|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善恶图全传  

 
  第一回 闻仆报赶奔金陵 见世兄得授图章
第二回 张三闻报回溧水 教习擒拿没毛虎
第三回 张三被捉遭擒 邵青起造火牢
第四回 班兄弟李府做解 巡捕官奉命拿人
第五回 李雷收铁头太岁 闻公子阴鬼托梦
第六回 李振远赶母逐弟 十月朝看会抢掠
第七回 林孔昭哭诉城隍 金毕山改妆行刺
第八回 众英雄一闹李府 猿大仙相救汤雄
第九回 进卧室强奸表妹 遇义士相救千金
第十回 夏秋声遭凶丧命 火汉延相会高奇
第十一回 高奇关王庙卖拳 铜头太岁会天贼
第十二回 权昆仑带刀拼命 白茅岭好汉称雄
第十三回 公子小姐夫妇相会 铜头铁头并拼输赢
第十四回 投盟兄偏不相遇 心思虑撞破寿烛
第十五回 摩云师彩阴补阳 雷部神降凡点化
第十六回 石匣善恶图出现 奉差遇恶贼送命
第十七回 李鸣远花园遇难 王夫人救婚脱身
第十八回 老变种李府受聘 弥勒佛得遇世兄
第十九回 使教习杀弟杀母 受惊吓买榇收尸
第二十回 因看会又收好汉 使杆棒得遇故友
第二十一回 邓小姐烧香被抢 畜生脸计害邓端
第二十二回 李震远追赶姐弟 邵畜生计赚陆杭
第二十三回 因贪财奸人丧命 奈怕急英雄错路
第二十四回 无忧楼天火化焚 假朋友计骗东翁
第二十五回 假花超枪伤天贼 扮经略三闹李府
第二十六回 探虚实恶贼埋伏 祭大树猿仙解围
第二十七回 活阎罗出城捕盗 恶奸人乡村遇雨
第二十八回 权画堂心生歹意 登高楼又起是非
第二十九回 员小溪设计进宝 闹程庄抢虏兰英
第三十回 阿铁鞭劈破天贼 一杆枪屡败仇罗
第三十一回 臧知县程庄吃粪 李震远投奔太湖
第三十二回 王素洁虎丘被抢 郭鹏举征剿马脊
第三十三回 强梁盗太湖示众 林孔昭公府吟诗
第三十四回 公爷收捊李雷门生 天子观星驾设雷音
第三十五回 众冤魂梦中告状 卖茧绸私访李府
第三十六回 唐经略狱中受难 猿大仙相救钦差
第三十七回 周甸求黄公写状 黄辉捉李雷全家
第三十八回 唐大人斩王志远 林孔昭夫妇相逢
第三十九回 天子览奏批圣旨 唐端接旨剐李雷
第四十回 奏凯来京受官职 还乡祭祖大团园
 
 
第三十七回 周甸求黄公写状 黄辉捉李雷全家
发布时间:2007/1/20   被阅览数:2334 次
(文字 〖 〗)
 
词曰:
守分终朝受困,欺心日夜笙歌,瞒心昧己得钱多,积德终朝忍饿。
每见善人遭害,那见恶人受磨。试问此理是何如,且看收稍结果。
话说猿大仙在李府花园救了大人,说明来历,他便驾起遁光,回转他的仙山洞府。这且不提。再说唐大人望空作谢,四个家人跟随小船行去,不提。
且说李雷等上一会,不见蒯教头回话,心下十分疑惑。差人前去看来,少刻回报说:“大老爷不好了,唐大人被人救去,蒯教头被杀了。”李雷闻听大惊失色,叫了一声:“老邵呀!此事怎好?唐大人被人救去,杀了蒯明,非妖即怪。但他得了性命,上任必报此仇,如何是好?”邵青道:“不妨。快写书信进京求公爷,必然无碍。”说罢即刻修书,差了一个能干办的家人进京授书。不分星夜,一路赶行,到了半路,遇见了一起毛贼杀了性命,抢去了衣囊,书信失落,没有交待。
且说李大麻子自从唐大人去后,终朝心神不定,坐卧不安。过了几日,不见下书的人回信,更加烦闷。叫声:“老邵呀!不好了,我的事要坏了!京中下书的人不见回来,倘被唐大人上了南京的任,提兵前来拿我,如何逃脱?”邵青只是摇头,并无主见。又过了一日,邵青叫声:“我门下要回去走走,我的内人将足月了。”李雷怒道:“好得狠,你晓得我的事要坏了,想逃脱身躯么?人来,与我把这畜生脸王八羔子押下土牢,严加防守呀!”众家人如狼似虎,将邵青抬去,推下土牢。
不提李大麻子,再讲大人回转小船,更换衣冠靴,上了座船,一棒锣声,滔滔前进,直抵南京码头。早有文武官员迎接请安,大人就将李雷之事说了一遍。众文武大为吃惊,叩头请罪。大人开发清楚,传示在都堂,明日吉时上任。一夜无词,次早升了三通大炮,奏乐,大人上岸,摆开执事,走马上任。早到辕门,又是三炮,进了内宅,预备放告,商议捉拿李雷。这且按下。先讲周甸住在南京王三房,闻得大人已今到任,不知何时放告。那日先事与店小二谈心,问道:“此地可有名笔的代书么?”回道:“爷要写状词,此地有一位名手代书,姓黄名贵,今年七十三岁,住在状元桥巷内第三家,有六扇粉屏门就是他家。他养了个儿子,娶了媳妇,又生了孙子,他就对神发誓,再要代人写状子就死我的孙子。把支笔供在城隍面前。但是此刻已积有万金家财,你此时送他千金,也是不写的。”周甸闻言,说:“等我去碰碰看。”到第三家粉屏门,用手一敲,喊道:“里面有人么?”只听得一声答应,走出一个老人家,问道:“爷是哪里来的?”周甸问道:“你家太爷可在家么?”回道:“在家呢。爷有什么话讲?”周甸道:“与我回声,说我个姓周的有要紧的事情,面见你家太爷的。”家人道:“爷少待。”转身进内,见黄贵说知。黄爷一想此人并未会过,“罢,请他进来相见。”家人答应而去。不一刻引进周甸,黄爷迎接。周甸尊声:“太爷,我晚生访得太爷名工状词,故来求见太爷写一状词,其功莫大。”黄爷请周爷坐下,道:“周先生虽光降,但老朽有誓在前,人所共知,再不与人代写。为人良心要紧。”周爷道:“晚生特地奉求,自当重谢。此状与万人除害,是椿阴德。”黄爷笑道:“你就将家财一千与我,也是不能写的。得罪得罪。”
周爷闻言,心中烦闷,站起身来不辞而去。回到店中,并无主意,不觉得烦燥。如雷大声怪叫道:“放火烧这牢房吧。”喊着,拿个草把就要取火。店家王二娘一见吓了一跳,拦住问道:“爷什么意思?我们并未曾得罪与你,房子岂是烧得的?”周爷遂将黄老不肯写状之事说了一遍。王二娘一听,叫声:“周爷不须着急,我到有个计策在此,且请息怒。”周爷回嗔作喜,便问什么计策,快快说来。二娘道:“周爷每日去到他家后门等候,倘有妈子抱着他的孙子出来,使个计儿将他孙子悄悄抱来藏下。他家定然找寻,再如此如此,定然成功。”周爷闻听大喜道:“此计甚妙。”彼时用过中饭,出离店门,上了大街,找到黄府后门。只见有一个大池,他便踱来踱去。忽听得“呀”的一声,后门开处,走出一个少年奶奶,抱着一位小官儿。你道奶妈怎生打扮?年纪不过三十,上下一个磙子脸,两道柳叶眉,大股儿银钗。身穿白绵绸小褂,下系元色西绫灰裙,一双小脚只有四寸,穿了一双定蓝绸的半股花鞋,手腕上套了付洋纹响镯,轻移莲步,装成媚态,走至池边,将小官官放下,看那一对鸭子在池内打架。正看得高兴之际,那一首来了一个少年之人,年纪只在二十上下,担了一付水桶走至面前,将桶放下。这个奶妈抬头看见这位少年,笑道:“小伙子,你几日何处去充军?都忘却我了。此地都不来了!今日又来撞什么魂的?”那人回道:“连日因挑水忙,实在不得工夫。不要见怪。今日无事,特来与你叙叙旧情。”说罢,拉了奶妈,挑了水桶,奶娘带笑啐了一口,一同进了后门,将门关上,成其美事。奶娘只知苟合,不意忘却小官官站在那里,不防周甸躲在僻静之处,听得他们讲话,见他们进后门去了,急忙走将来,四下一望,并无一人,悄悄上前抱起小官官,出了巷口,回去饭店将小官交与王二娘看着。不提。
且说二人事毕出来,开后门不见小官,四下一望,无有踪迹。奶妈吓得高山失足,大海崩舟,飞奔后堂,哭到内里,来到太太跟前。太太一见大吃一惊,问道何事,奶妈哭道:“我带着小官官出后门去玩耍,因我一时小解进内,忘却关门。出来找时,已不见了。但见后门大开,不知小官走到哪里去了!”太太闻听,犹如头上浇了一盆凉水,一直冷到脚板心。说:“罢了,完了!”慌着丫环请出媳妇,说知此事。大娘闻听,魂飞天外,魄散巫山,不觉放声大哭。婆媳二人皆是忠厚之人,再当此急之时,无一语埋怨。大娘带哭连悲,飞奔书房来报太爷。黄公正在书房脔攮鸡汤面,但见媳妇哭来,停住问道:“为着何事,这等伤心?”大娘停悲,就将奶娘谎语,不知怎样失去小官,说了一遍。黄公一吓,道:“罢了!”这碗捞面不得下去,忙忙出来传齐家人出去快找。家人答应,分头找寻。不着一会功夫,回报说:“小的们到各街道巷子内都找到,并无下落。”太爷太太大娘闻听着急,有人说:“太爷何不写一招纸,上街鸣锣找寻,再送人点东西,自然有了。”太爷依允,登时取了笔砚,拿纸写道:“立招纸黄贵,年七十三岁,只生一孙,名唤金官,才年八岁。于本月十六日午后门首失去,未卜何人抱去。头戴金绒帽,身穿大红绣袄,足蹬缎靴。如有四方君子知情报信者,谢银五钱。送归者谢银一两。所出招纸是实。”写毕,交与家人道:“你们用心将小官找回,俱各有赏。”众人领命,出了府门,各自分头敲锣喊叫,一路而来。早到了王三房门首。但见周甸一张板凳,当街而坐。便问道:“你们可是黄贵太爷家找孙子的么?”道:“正是。你爷知道下落么?”周爷道:“下落不下落,你们不用费心。同我见了你家太爷,小官即刻可以相见。”众人一听大喜,道:“如此,请爷快行。”说罢,周甸同众人转弯抹角,早到黄府。先有家人进内送信,黄公吩咐请见。不一刻,周爷进内,宾主相见。礼毕坐下,黄公一见,早已明白。即问:“周先生,你所告何人?所为何事?将我孙儿还来,定然代你效劳。”周爷闻听大喜,道:“令孙现在下处,王三娘带玩呢。求太爷写状一纸,即将令孙送来。”黄公无奈,只得应允。差了四个家人相随周爷前去,不有多时,金官回家。黄公如获珍宝!吩咐带入后堂去见太太大娘,合家欢喜。黄公便问道:“周先生所告何人?所为何事?”周甸道:“告的李大麻子这个囚攮的!”于是遂将李雷所作所为,如此如此,细诉一遍。黄公听毕,先起草稿,然后誊真。写得十分真切。上写着:
告为冤沉黑海,急救万民事:窃身周甸,忠心耿耿,义胆恢恢,与众弟兄同心,共剿恶人。连杀三次,未能成功。李雷自得了金图章,猖狂无忌,终日带领四楼教习,抢占民间妻女。二月间,班清班洪领妻妹做解,进得李府花园,陡生淫欲,强占硬夺。现在班氏弟兄切证;盟友林孔昭仗义赠银,恩养数载,后来不思报德,反夺首妻罗氏。林孔昭切证;夏府拜寿,见表妹云娘美艳,强娶到家。虽未失节,雷击其尸,不知去向。高奇切证;上京瞧会,路遇孝女邓红济,路劫抢回。邓林切证;闻府二位公子生得端方,李雷留住,欲想鸡奸。弟兄宁死不从,火牢丧命。权昆仓切证;躲雨程庄,见宝起念,谋夺兰英。程春实切证;如此狂徒,天地不容,神祗震怒!身言词剀切,仰达苦衷,为此迫叩宪天大人,照鉴了然上告,感恩无概矣。
黄贵写毕,交与周甸。周爷收好,称谢不已。辞回下处,专等大人行香放告不提。且说黄公打发周爷去后,进内堂点烛焚香,拜谢家神祖先。又赏了众人的银钱,吩咐备酒,合家上下人等吃个太平宴。次日起来,将奶妈打发滚蛋。黄府事情,不得交待。
且说程春实等众英雄,齐到南京,在高公子府中住下等信息。再讲闻二公子并邓红济小姐,住在新庄,得了唐大人到任的信息,同了乳娘张妈妈一行三个人,带了银两,叫号快船,赶上南京告状。到了南京,租了住处,不言。
且说唐大人吉日上任,次日清晨传出示来,各庙拈香。辕门三通大炮,奏乐开门,属下文武伺候。大人乘轿,摆开执事,文庙武庙城隍庙,拈香各庙已毕,吩咐回转辕门,打道回衙。正行之间,只见巷内跳出一个人来,大叫“冤枉呀!”抢步上前,拦住轿子,匍匐在地。大人抬头一看,乃是周甸,吩咐住轿。有人接了状词,展开一看,看毕,带上辕门伺候。左右答应,回到衙门,入后堂,将词状又看一番,写得十分切实,吩咐将周甸权寄监中,候本都堂三日后严审。下面答应,将周爷寄了监。单讲三日后大人吩咐,将放告牌抬出。三日之内,收了七百五十六纸状词,都是告的李大麻子。大人一一检阅,心中十分恼恨。到了第四日早旦清晨,大人冠带升堂理事。入了公座,旗牌各官参见,站立两旁。大人先传知县,下面旗牌官答应一声,来至二门,喊道:传知县进见。不一刻,知县上了大堂。见了大人,行行庭参之礼,立在一旁,伺候大人。吩咐将周甸带上,早有旗牌将周爷打监中提出,带上辕门。大人问了几句,周爷将状上之言细细又诉了一遍。大人将周甸放了回寓,又问知县朱德道:“本都堂闻得贵县很为妥帖,你可知道溧水李雷,为人不端,恶贯满盈。贵县就该将他拿了,尚由他如此胡行么?”朱知县上前打了一恭,回道:“蒙大人恩典,此乃前任冯大人之世弟,宠用心腹,卑职不能奈何与他。”大人点头,就将私访吃亏之事说了一遍。知县闻听大惊失色,只是叩头道:“大人受惊了,卑职不知,罪该万死!”大人道:“与你何干?请起。”“谢大人”,站立一旁。吩咐传溧水知县,下面答应,飞马而去。不一刻将溧水知县臧汉祥传进辕门,进了宅门到书房,道:“大人在上,卑职溧水县知县臧汉祥请大人的金安。”大人抬头一见大怒,把惊堂一拍,喝道:“你好大一个知县,虚受朝廷俸禄,前任经略无有眼睛,将你放来!治城内住着如此一个恶徒,名叫李雷。你好个地方官儿,置之不理,要你何用?快交上印来!”臧知县“哎呀”说:“大人在上,卑职有下情禀明。”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