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广陵潮  

 
  第一回避灾荒村奴择主演迷信少妇求儿
第二回宦途水淡公子下场异想天开女儿剖腹
第三回鹤唳风声避兵亡爱妾疑神见鬼赏月病高年
第四回失儿得儿酿成惨剧死女生女演出新闻
第五回误参芩庸医蝎毒歌莒恶妇蛇心
第六回痴公子肠断达生编新嫁娘祸胎马桶盖
第七回白虎当头县官笞秃婿红鸾错配娇女嫁书呆
第八回睡柴堆鸳鸯惊赤焰编花榜狐兔聚青年
第九回师道失尊严雷先生痛哭尼庵藏污垢贺公子春嬉
第十回嫠妇宵行蓬门窥暖昧玉人命促酒座话酸辛
第十一回栋折榱崩贫儿发迹女婚男读孀母关心
第十二回是前生孽障泪断莲钩悔昔日风流魂飞棘院
第十三回礼成释菜童子谒蒙师会启盂兰佳人惊恶鬼
第十四回里巷相惊老妇侈谈天主教书斋苦寂先生羞听女儿经
第十五回吊荒坟风前增怅惘堕粪窖月下捉迷藏
第十六回老梅克除夕渡慈航恶顾三中秋劫喜轿
第十七回劣弟恃蛮奸嫂嫂顽儿装势做哥哥
第十八回锦袜留痕居丧权折齿絮袍肇祸遇事便生波
第十九回赌局翻新快谈麻雀仙机入妙误掷番蚨
第二十回强盗分金对句倡言革命党儿童躲学书包偷掷土神祠
第二十一回母惩爱子小妹谑娇音鬼责贪夫贤姬成大礼
第二十二回侮乡愚小嬉仙女镇应科试大闹海陵城
第二十三回赌嘴功竹叶杯倾玫瑰酒试怀挟桃花纸嵌茯苓糕
第二十四回家庭压制泼妇扇雌威淫窟深沉娈童传妄语
第二十五回信风闻恶姑施毒手误日者淑女阻嘉姻
第二十六回误姻缘伤心成幻梦假道学雄辩到敦伦
第二十七回论新闻政体俨翻专制局编小说才人例堕奈何天
第二十八回结新欢瀛眷辞湘水惊异宠游踪卜润州
第二十九回酒绿灯红孀妇怨枫丹荻翠估人船
第三十回雌押衙隔江劫美丑司事拦路求人
第三十一回求荐举儿子赠余桃避喧嚣夫君歌折柳
第三十二回卜书贞替人吃醋林雨生拚命戒烟
第三十三回一往情深离筵争进酒百无聊赖欢宴独愁眠
第三十四回春生雪地幽室结同心义薄云天空门惊祝发
第三十五回重黄金啬夫槛凤疑白璧浪子杯蛇卜
第三十六回家庭戾气蓄志杀亲娘世界奇闻丧心告妻父
第三十七回风定江平登轮惊铳手霜寒夜永拥被话刀头
第三十八回胪言风听诟谇起家庭断发文身凄皇游岛国
第三十九回万树梅花新旧党一江榆荚去来船
第四十回意外缘惊魂沉水底心上事吉谶出山中
第四十一回使醋劲波涨莫愁湖遇酒疯途穷真武庙
第四十二回救危祸幸遇旧情人发狂言交欢新志士
第四十三回拜干娘巧施拍马老父快论精虫
第四十四回打电报孝子奔丧设乩坛奸徒作古
第四十五回乞捐资短尽英雄气吞巨款空生宵小心
第四十六回欺小姑红闺娇割臂充侠客黑夜惨飞头
第四十七回惩蚁媒官留疑案发蛟水民苦苛捐
第四十八回别恨满琴书挹秀轩中成旅客吟场森剑戟消闲录上感诗人
第四十九回拨雨撩云缠绵痴婢意含沙射影憔悴小妻心
第五十回负心郎空撰芙蓉诔薄命女虚赓荇菜诗
第五十一回学校春深莺莺燕燕佛堂夜永雨雨风风
第五十二回蛮舅爷无心槛凤痴妓女有意离鸾
第五十三回革命家汉皋小驻负心汉媒孽为奸
第五十四回捕厅暑劣弟诌谎言平山堂群雄开大会
第五十五回弄假成真毒人施毒手将机就计情种寓情痴
第五十六回江宁府书生脱祸武昌城民党成功
第五十七回黄天霸只手陷扬州孟海华一心攻浦口
第五十八回碧血凝愁孀妇归旅榇红旗报捷娘子集雄师
第五十九回大义灭亲娇娃忙北伐阴谋未已奸侣又南来
第六十回武昌城仓皇惊炮火黄歇浦呜咽听潮声好笑
第六十一回几颗蜜炙樱桃联欢卫队四枚茶叶鸡蛋谢罪议员
第六十二回深闺缱绻都督多情天理昭彰奸人授首
第六十三回逛马路托足娼寮驳轿夫伤心政局
第六十四回真多情无心逢彼美假殉难到处散丧条
第六十五回明伦堂腐儒大会净慧寺泼妇飞来
第六十六回起黑心莽秀才被辱盟白首死和尚招亲且祝
第六十七回筵前碎语阿姊话从头寺里游踪美人惊觌面
第六十八回洗尘酒芳筵生雅谑照乘珠密室动幽情
第六十九回席地幕天英雄出屠狗鸠形鹄面乞丐想从龙
第七十回纷纷劝进洪宪辟新元踽踽独行腐儒思旧梦
第七十一回分香卖履故督多情返剑还珠痴郎快意
第七十二回小团圆商量联宅眷真妖孽研究到文言
第七十三回故友重逢中分鸳耦纤儿无赖妄肆音
第七十四回触娇芳筵工笑谑结新好情海起波澜
第七十五回大设冥筵谰言发噱重收孤子高谊可风
第七十六回吃虚惊祸生眉睫设妙策任用心机
第七十七回一夕话款款续良缘半江风匆匆送行色
第七十八回兴尽悲来商量作归计时衰运倒租赁到妻房
第七十九回雇挑夫朱成谦受窘见爱媳柳克堂装憨
第八十回鱼肉善良奸蠹枉法呻吟床榻寡鹄工愁
第八十一回诉芳衷璇闺伤往事谈果报酒馆说新闻
第八十二回详灵签双方工索隐论医理一味乱吹牛
第八十三回逞谈锋当场演说辞职务暗地输金
第八十四回还夙愿酬神旗杆巷得急电复辟北京城
第八十五回遗老拜牌演成趣剧腐儒说梦志在科名
第八十六回报师恩门生忙后事助丧费壮士念前情
第八十七回养娇娃老人托梦兆排劣货学子散传单
第八十八回大示威国民开会小受罚绅士说情
第八十九回诗社联欢园林雅集天空照相机械神仙
第九十回轧姘头老年染梅毒禁私塾暗地起风潮
第九十一回念前情璇闺生鼠雀绵后泽深夜续鸾凰
第九十二回黑吃黑乔家运欺人冤报冤田福恩丧父
第九十三回加车租苦力闹风潮停工厂贫民绝生计
第九十四回捐秋扇闺房惊恶梦度春风旅馆殉佳期
第九十五回悬弧设三府徵祥进爵添筹一堂集庆
第九十六回巧结合新郎被骗辨是非败子回头
第九十七回柳克堂因财受祸明似珠失计潜踪
第九十八回严取缔庸医侥幸办清乡劣董倒霉
第九十九回贤淑仪历劫归太虚呆云麟忏情入幻境
第一百回秦太君考终团圆宴华登云归结
 
 
第三十九回万树梅花新旧党一江榆荚去来船
发布时间:2007/1/10   被阅览数:2308 次
(文字 〖 〗)
 
诸君知道中国最大休息日子,便是过年,在下也写不尽这过年乐趣。只知道我们中国人遇着甚么赏心乐意的事,开口便说个比过年还快活,可半是可遇不可求的了。在下这部书,虽不把来叙述些琐事,然而在下说的这一年年景,却是风和日丽,芳草在那冻地上,已渐渐露着绿嘴儿。瓶里的红梅花,探着半边身子,把个头钻出窗外,就着日光,开得十分灿烂。这一日黎明,那外面爆竹声煮粥也似的价响,比元旦那一天还利害。东方一片黄云,捧着圆溜溜的红日儿,缓缓的升上来。云麟衣冠齐楚,堂上设着香案,放了五个酒杯儿,五个茶杯儿。一方五十三两猪肉,用盘子盛着,也把来放在桌上。香烛辉煌,恭恭敬敬磕了头,又替母亲秦氏贺节。秦氏笑道:“多谢你相公,今年名利双辉,财源辐辏。”
云麟敬过了神,随意闲语笑道:“娘呀,我看世上敬财神的人也不少,怎么有钱的还是有钱,穷的还是穷,可想这财神也没有甚么公道。如我们家里,那一年不敬财神,谁知敬来敬去,今日桌上放供的还是五十三两一块猪肉,并不曾敬出一块五十三两的元宝来。”
秦氏笑道:“儿呀,这些话到也不用乱说,发财这两个字,也没有凭据,成千成万也是发财,三十五十也是发财,各人有各人福命。我们家里虽算不得富足,然而今日敬神还备得这一方猪肉,便就是神天庇佑,假如命里便连买猪肉这笔钱,财神老爷都不容你发,你又该如何。你不看见叫化子,比我们算苦了,然而也还算是财神老爷帮着他,尚有些冷饭残羹,苟延残喘,不然保不定早已骨头打了鼓了。”
此时黄大妈正捧了两碗糖圆子上来,递给他们母子,听秦氏说这话,也搀着嘴道“太太的话,真是一点不错。穷有穷过,富有富过。就像我们庄子上那个陈百万,先前何等烈烈轰轰,不到二十年功夫,他如今孙子流落下来,转在我们乡里当地保。去年腊月初八,我送封糖糕给网狗老子去,网狗老子还笑着告诉我说:陈百万家的孙子,今年穷得要死,反到我们家里去借米,我还说莫不是陈百万家的财神老爷,跑到我们家里来了。”
网狗子在旁撅着嘴道:“谁说陈百万家的财神,不曾跑到我们家里来,我在家里过年的时辰,的的确确亲眼看见那财神老爷红袍纱帽,站在我们门口。”网狗子说这话,秦氏同黄大妈都不曾留神,云麟转动了好奇的心,一把将网狗子扯在旁边,问适才的话,可确不确?网狗子笑道:“确确确,等我解一泡溺来,再告诉你。”说着撩起衣服,跑至前面院子里去撒尿。过了一会,又跑进来,笑嘻嘻的抓了一大把梅红名片说:“这些红纸,都在我家门缝子里的,相公你瞧瞧。”
云麟接过来一看,也不过是些左邻右舍亲戚朋友的拜年帖儿,也便搁在一旁。忽见网狗子又在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望了望,便伸手去撕。云麟喝道:“你手里还拿的是甚么?”网狗子笑道:“我也是在门缝子里拾得来的,我爱这上面山水画得好玩,好相公你赏了我罢。”云麟道:“胡说,知道是谁寄我的,等我看了再给你不迟。”网狗子不得已,便把那封信递过来。云麟忙将封头拆开,抽出一张红花笺儿,约莫有十来个字。云麟一面看一面脸红起来。忙将那花笺扭成一团儿,望嘴里一阵嚼。秦氏笑道:“这信是谁寄你的?”云麟支吾道:“不过左右是同学几个朋友。”网狗子见云麟将信看完毕,竟将那信封要了去。云麟挨到午饭过后向秦氏扯了一个谎,说出城去逛逛,恐怕夜间不能回家,请母亲不用老等。”
秦氏道:“孩儿这天气怪冷的,白白跑出城做甚么?”云麟涎着脸哀告道:“母亲你看这梅红柳绿,春气溶溶的,有甚么冷。”秦氏拗他不过,说:“好好你快去快回。”云麟得了这句话,拔步飞跑,一溜烟早奔出北城,果然游人真是不少,三三五五,成群结队,像个有甚么举动光景。云麟也不暇旁顾,高一脚低一脚,直望前走。猛然背后来了一丛人,都是时式衣帽,嘻天哈地,跌跌撞撞走得来。看见云麟高叫道:“小云,你望那里去,敢是也到史公祠里去听演说?”
云麟将那人一望,只见他戴一顶尖顶京式帽儿,短马褂,长呢袍子,腰间络络索索,还挂着许多表套荷包,嘴里衔一根纸烟,原来不是别人,就是同学的乔家运,也便含笑站下来问他道:“我们许久不见了,你近来在甚么地方得意?目下想是回来过年的?史公祠里有甚么演说?我却不得而知。我出城是为的别事。”一面说,一面大家都望前走。乔家运笑道:“原来你不能算听演说的,我是从去年便到了上海,如今在一家报馆里弄弄笔墨,也不能算是得意,不过尽我们国民一份子的义务。只是终年不得闲空,残岁二十五才回家走走,不久就要去了。因为我们报馆过了正月初五便要出版。目下听见我们扬州居然有个青年志士,订于今日在这史公祠内演说,我们是一鼻孔出气的,所以不可不前去观观光。”
云麟笑道:“原来你弄进报馆了,你这报馆叫甚么名字?”乔家运道:“我那报馆就是上海堂堂享着大名的千锤报。”云麟笑道:“这名字到不曾听见过。好利害,一锤便是个死,何况千锤呢。”乔家运笑道:“不是这样讲,是说我们这报上的文字,俱是个千锤百炼,不是朱仙镇上用的那锤。”云麟笑道:“不管你一锤也罢,两锤也罢,我们几时得暇,再陪你吃茶闲谈,此时却不便同走了。”云麟说则此时脚下便向斜刺里紧走几步,要想离开这班人。乔家运是最狡猾不过,如何肯依,赶上去将云麟的手一扯,尽管钉着眼睛向云麟脸上望。云麟被他望得脸上红起来说:“得望我做甚么?”
乔家运笑道:“我望望你的眉毛,看曾破过瓜不曾?”说得那一班人同声一笑。云麟更是羞愧说:“越变越惫赖了,怎么说起这些话。”乔家运笑道:“这城外不是甚么好地方,你向这里鬼鬼祟祟的做甚?今天对你不起,断乎要你陪我们一路走。有好演说不去听,你敢不是中国青年。好弟弟,像你这身子单弱弱的,淘碌坏了,敢是犯不着。”云麟被他这一阵冷讥热讽,几乎要钻入地缝里去。硬着头皮答道:“乔大哥,你要我陪你走走也不妨,没的将这些话来污蔑人。”
乔家运拍手笑道:“好好,只要你肯陪我走就是了,算我说的话多多唐突。阿呀好一个黄花相公,不要点污了你的清白。”说着已一窝风的向史公祠走入来。云麟咕噜着嘴,勉强随着他们。早见男女宾多纷纷拥挤,旁边一座牡丹厅上,贴着一张红纸条儿,写着来宾请进四个小字。有几个秀才模样的人,在那里招呼。还有背地里悄悄向来宾索钱的。只是专拣着乡村妇女及肩挑负贩的唣。见了乔家运一班人,却装出文明样子谦让着进去。云麟见厅上整整齐齐的排着无数长凳,上面搭着一个高台儿,像是茶馆里讲评话的,又像放焰口的经桌儿,来的人已是不少,究竟男客们居多,有些女眷,大半伸伸缩缩躲在玻璃窗子外面向内张望。等了好一会,只听见那几个秀才一顿乱嚷说:“少爷来了,少爷来了。”
又有一个人跑至厅上,将桌子上面一个铃铛子摇得价响。此时大家都将头掉转过去向外面看,早见一位少年,短发齐眉,浑身西装,右手持着一根柱杖,滴搭滴搭脚上震得那皮鞋响个不住,仿佛眼眶里还含着一包清泪,直跨进门,将头向两旁微微一点,像个行礼模样,兀的便跳上台去。云麟一望吃了一个大惊,不想这窄袖短襟皮鞋草帽的青年志士,便是他朝夕追随慷慨让妻的好友富玉鸾。见他这样举动,又不知他是何用意,觉着看去总有些叫人心酸。不禁站起来,要想大声呼唤他,猛被乔家运拦着说:“会场规则,是不许你乱叫人的,你敢是认得这少年,你随后再同他讲话不迟。此时不便做出这不规则的形状,被人家笑话。”
云麟好生纳闷,只得重又坐下,心里想:怪道这几日去访他,他都叫门口回绝,说少爷不肯见客,原来他早躲在家里弄这玄虚。此时又惊天动地的做甚么演说会,若是传到地方官耳朵里,怕不又别起风波。咳,这个人种种作为,都算是奇极了。看他神情,明是见了我,他转不同我打话,难道才变了一个洋人,就认不得我们中国朋友了?云麟这个当儿,又可气,又可笑,又替他可怜。正在万绪千头,无从说起。早听见富玉鸾轻轻提着那悲咽声音,说道:“诸君呀诸君,知道我们中国的大势呀,诸君看看我们这中国外面好像个如花如火,其实内里已经溃烂了。……”说到此,云麟忽然听见人丛之中,隐隐的有手掌敲得响,只是东一声劈拍,西一声劈拍,总不甚起劲儿。云麟十分纳罕,想这又是做甚么呢?便轻轻问乔家运道:“这是那里响?”乔家运笑道:“这叫做拍掌。譬如唱戏,台下喊好的意思。”云麟点点头,又听见台上接着说道:“北美西欧,谁也不想来瓜分这中国。我们救死的计策,只有一着,便是出洋留学。留学又贵取法乎近,所以兄弟拚着舍弃了财产,自备资斧,向日本游历一番,准于明日动身。……”
云麟听到此处,不知道这日本又在那个地方,保不定千里万里,此时好像富玉鸾便去寻死一般,几无生还之望,不禁滚滚的流下泪来。此时会场中已不似前时安静,早四面叽叽喳喳的议论。富玉鸾更不理会,又提着喉咙说道:“诸君呀,兄弟此去,临别赠言,没有别的嘱付,第一要劝诸君中有明白事体的,从速将那无用八股,决意抛弃,专心在实业上用功。以我们中国同胞的聪明,也断不让于外人,只是二千余年以来,转被那咬文嚼字的腐儒弄坏了。像日本目下敬重圣人,又不是这样,只不过取孔圣人书中大意,可行的便照他去做,不可行的便把来放在一旁,何尝去寻章摘句,一味牵强附会呢。恐怕乘桴浮海那句话,转要应在今日了。……”
富玉鸾说到此,那眉棱眼角,早露着无限热诚的意思。云麟不觉为他也有些感动起来。那会场上拍掌的声音,也就比适才发达了许多。再瞧瞧乔家运的掌心,都隐隐现出一条一条红紫痕迹。云麟不由也便跟着拍了几下。拍掌未终,猛听那场里东南角上惊天动地起了一片哭泣之声。乔家运扯了一把,说:“何如?可知道中国人心不死,听了这演说,便都慷慨痛哭起来,我们到要留神看是那一种人如此热诚?”于是乔家运同着云麟便都伸长了头,垫高了脚,仔细向人丛中望去。谁知不等你望他,那些痛哭的人早都站起来了。内中一个短髯如戟的人,挺胸凸肚,一手挥着眼泪,一手指着富玉鸾骂道:“我把你这少不更事的小生,上刀山,下油锅,用阎王老爷面前一架大秤钩子,挑你的牙,滴你的血,入十八层阿鼻地狱,万世不得人身。你侮蔑圣经,妖言惑众,该当何罪。八股乃历代圣贤立言,我朝自开国以来,便以此得的天下。文官武将,大都从此中出身。有我辈然后国可以兴,无我辈然后国可以败。你是那一国的奸细,得了洋人几多贿赂,叫你来说这亡国的话?况且你说的话,漏洞正多。既说中国溃烂,为何又说外国要求瓜分?外国难不成转看上这溃烂的瓜,我们不为你这无知小子惜,我转替我们堂堂大圣人伤心。阿呀呀,讲到此,我肝肠已是痛碎的了。”说毕,重又捶胸顿足,放声痛哭起来。接着同他一路来的朋友,也都擘踊哀号,如丧考妣。直把一会场的人,吓得目瞪口呆。从中便有那些打太平拳头,夹杂在里面,吆喝的吆喝,谈笑的谈笑,鸦飞雀乱,看看会场已是要散乱了。富玉鸾猛见此种举动,直是意外想不到的事,再要想同他们驳诘,知道这吵嚷之中,断听不出说话的声音,不觉恨了一恨,曳着他那一根柱杖,飞也似的跑出史公祠外去了。那几个在会场照料一切的秀才,又都追着他满口大叫说:“你不允我们的酬劳,我们也犯不着抛这有用的功夫来替这当差,你为何白跑掉了?你便跑到日本,看我们还会从蓬莱山顶上,将你拖得下来。”说着也便向祠外跑去。乔家运毕竟眼快,一眼早瞧见骂玉鸾的那位老先生,望着云麟跌脚道:“不好不好,这老牛又在这里闹出笑话儿来了,我是不敢去惹他,我们还是走开罢。”说着,拉着他一班朋友并云麟,从人丛中想挤出去。偏生才挤到厅口,云麟又被那人看见了,大声喝道:“云麟,你也在此听这大逆无道的说话么?”
云麟再躲不得,只得恭恭敬敬垂手喊了一声先生。又向那几位也招呼了,原来这骂富玉鸾的便是何其甫。其余便是严大成、古慕孔一般人物。再望望乔家运,早已溜得无影无踪。云麟勉强答道:“学生不知道这里演说是讲的这些话,早知道如此,不该来了。学生心里此时却十分懊悔得很。”
何其甫泪容满面,说:“不谈了,不谈了,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似此种无知狂吠,地方官转不来禁止,这也可怪极了。中流砥柱非赖我辈老成,又将谁赖?我们回去便趁这年下无事,转要杜渐防微起来,方不愧为圣门子弟。”严大成含泪说道:“杜渐防微,说来却还容易,只是怎么样杜法,怎么样防法呢?”
何其甫道:“如今我们大家就把在先立的那个惜字社,加倍振作起来。先前每人一百文入会,今番却改成二百文。这以外一百文做甚么呢?第一件是搜罗古今闱墨,保全国粹。第二件印刷几百张大成至圣先师孔大牌位,是我们同道,都散给他一张,叫他们每日用一杯清水,诚诚敬敬供在家堂上,供一次,磕一次头,保佑他老人家有灵有圣,消灭邪说,八股昌明。第三件专供酒饭之资。”
严大成、古慕孔一般人齐声赞好,这时候全场的人将都散净。云麟心里记挂着那件事,恨不得立刻辞了何其甫走得去。不料何其甫更比乔家运利害,仿佛押犯人一般,将云麟一路押进了城。天寒日短,想再出城,已来不及。云麟这一晚望云惆怅,对雪相思,也就彀他消受的了。何其甫别了众人回转家中,美娘坐在房里没事,将一副牙骨牌儿,摊在桌上,左一搭,右一搭,起那牙牌神数。头一次拿了一副九开,第二次又拿了一副十二开。小媳妇站在旁边,一手托着腮颊,把那个屁股尖儿撅得高高的。笑对美娘道:“再拿一副上上,今年定然吃你的喜蛋。”
美娘含笑道:“呸,我是不想。不好的干净床铺不睡,弄些累赘,尿里来,屎里去,好不龌龊死了。”刚笑着,何其甫突然进门,向书案上一坐,又思起适才苦楚,不觉重又放声大哭,吓得美娘与小媳妇都赶出房门问他说:“你怎么了?财神日子,你也不图顺遂,还亏你是读圣贤书的人呢!”
何其甫听见美娘提紧圣贤两个字,格外呜呜咽咽,哭得抬不起头来。美娘平时虽然知道他有些呆头呆脑,然而总不曾像今日这般举动,怕是遇了邪祟,转吓得索索的抖。小媳妇见这神态,笑得跑到前面告诉汪老太去了。却好美琴、玉琴都在家里贺年,一齐拢进屏门,远远瞧着。美娘拖着他的手急道:“天呀这不坑死人了,有话也该好好说,哭得这个样子做甚么?难不成是我得罪了你。”说着也就滴下泪来。何其甫见美娘为他啼哭,毕竟保存国粹的诚心,不及爱恋艳妻的真念,忙拭了鼻涕说:“你不知道,并不是你得罪我,实情是我们这吃饭家伙,渐渐保不住了。去年听见外面谣言,就有停止科举的消息,不料如今居然有一种无知少年,也都随声附和起来。像今日那个少年,也不足十五六岁,若在当初,正是上书房读书的时候,一节五大元束,是最少不过。他忽的天空海阔,说上些一篇撩天大话,万一世界上的少年都像他来,不是要了我们当教书匠的性命。”美娘听到此处不禁破涕笑起来,说:“原来为的这没要紧的事。你也是太过虑了,等到那山砍那柴,不教书难道便没有别的事干。”
何其甫翻着白眼急道:“请问你,我除得教书干甚么?我若不教书,除是你便去为娼。”这一句引得大家都笑了。何其甫方才不哭,说:“凡天下事要没有这个发端,到也罢了。只要有点影响,他都会真个做出来。”
这一年朝廷里发下一道上论,沉沉痛痛的将一个八股科举说得简直没有一毫价值,通饬天下士子,一概研心实学,造就真才,把科举限三年为止,一律改为考试策论。巧巧这一年下半年,便又逢乡试。何其甫听见策论两个字,先吓矮了半截。连日聚集了无数秀才,研究这策论是个甚么讲解。后来方醒悟过来,原来将八股头面略略一换,改成散文模样便是了,也没有甚么苦人所难的地方,便都高兴起来,却是另外花费了几块钱,买得几部《瀛寰志略》《时务通论》,便可以充得一个通达中外的大儒。一到乡试的时辰操演起来,居然做出来的策论,从头至尾,都还可以看得过去。大家聚在一处,会过几次文课,互相捧着卷子,啧啧叹赏,说真是皇上如天之福,即便就这考试一层而论,要我辈改个甚么样儿,便是个甚么样儿,他既可以拔取真才。我们也可以纡金拖紫。怕不是天上左辅右弼的星宿,特特降下凡尘来,扶助圣明天子的呢。于是大家依然兴高采烈,准备晋省赴试。别人不表,单表何其甫特特纠合了云麟说:“我们师徒最好是结伴同行,彼此有个照应。”
云麟听见这句话,好生不快活。又不敢拿话头驳回他,只得勉强答应。你道他为甚缘故呢?原来云麟这半年以来,同妓女红珠,正是打得火热。红珠的父母,准备带着他们姊妹两个向南京秦淮河一带去赶考,碰碰机会。妙珠自他师傅灵修死后,已不在送子庵里走动。听见要往南京,到也欢喜。惟有红珠却恋着云麟,舍不得离他走开。后来知道云麟也是要到南京去应试的,便私地里商议,雇一只船坐着同往。云麟一口应允,直乐得手舞足蹈。这一天已将船雇定,红珠的老子娘,携着红珠同妙珠都上了船,偏生云麟被何其甫绊着,怏怏的将行李挑在何其甫船上。云麟抽了一个空儿,先将此话向红珠说明,叫他们将船跟着自己的船走不要离开。路上还可以偷偷相见,却千万不要给我们这何先生知道,要紧要紧。红珠没法,只得放云麟走了。
云麟走进何其甫船舱里,早看见里面已坐着三个人。一个是严大成,一个是龚学礼,一个是汪圣民。当初在惜字会里,都是见过的。云麟招呼了一声,遂将长衫子脱下,掠在船窗上。龚学礼赤着肩膊,一条草葛裤儿,臭汗湿透了半段。严大成体质甚胖,热得不耐烦,便连裤子都脱得干净,下面只围了一条大一巾。汪圣民略斯文些,一身白夏布褂裤,泥垢得看不出眼来,用一柄破芭蕉扇子,扇得桌上包的字纸儿,像蝴蝶飞舞。保其甫将一双袜子扯下搁在肩膀上。用指头在脚缝里抠。抠了又闻,闻了又抠,满舱里臭气。云麟几乎要呕吐起来。只得将一个头送在窗子外面,吸吸河中水腥,顺便看后面走的船。是时正值午日当空,炎风拂面,果然见红珠的船赶着这船而来。红珠穿了一件粉红汗衫,香气馥郁。一阵一阵向云麟鼻孔中递进去。云麟好不爽快,却好前去是个顺风,云麟这只船甚大,扯起风篷,走得像快马一般。红珠船上的篙工,便伸过一只篙子,搭着大船的艄尾,藉着风劲,直望沙漫洲一路驰去。云麟船上的人见小船这样取巧,不禁勃然大怒,便泼口骂起来,不许小船借他风力。小船上的人也不相让,遂两边对骂。云麟此时忙赶出来招呼船上的水手说:“请看我的分上,让他们一让到了南京,我多开发几个酒钱赏给你。”
船上的人见客官招呼,遂不再骂。何其甫同严大成早拖着鞋子,也赶出来查问这事。本船上的水手便一五一十将这话告诉他,何其甫先前见事情当小,到也阻拦船家不用争竞。猛然留神向小船上看去,见舱里坐的是女眷,不觉放下脸来说:“原来这小船上不是我们奉旨江南乡试的考秀才,如何转容他傍着我们同走,云生还替他讲人情,这也太不自爱了。一个读书君子,一举一动,都有神明鉴察,虽屋漏之中,旦明之地,一毫也不能苟且。你因为他们生得标致,你便存了邪心,私相庇护。你年纪轻,不知道科场里最重的是妇女名节,当初我有一个老师杨古愚先生,不是因为这件事死在场屋里的。前车之覆,后车之戒,你还不躲进舱来。”说着便命自己船上水手,将小船上篙子拔开了。那小船一经离了大船,一转眼已不见他影子。云麟急得只管暗骂,赌气向舱里一坐。严大成笑道:“毕竟何老先生中有主宰,这事做得很正派,你看那两个女子,妖模怪样,不像正经路数,何容玷污我辈。我辈生平自信的,不曾做过一件亏心的事。所以早早的便入黉门,雀顶蓝衫,小小的功名,大大的福分。若是稍不检束,哼哼,怕这天榜上不容易列着姓名呢。”
龚学礼接着说道:“这话确是,不独女色是第一件要紧关头,务宜打破。比如每逢江南考试,是去赴考的,谁不偷偷的将淮北的私盐,成箱成笼望南京装载,以图多得点利息,补助教费。这种人不但瞒漏关税,辜负了皇上天恩,论他品行,已是狗彘不食其余。……”又低低唱道:“狗彘不食其余了乎哉。……”正讲得快活,忽见船已泊着,不向前进,吆喝一声,早跳过几个如狼似虎子手,还有一个师爷模样的人,都来向他们船里查盐。七手八脚,扯板的扯板,开箱的开箱,闹得烟雾涨气。何其甫、严大成、龚学礼、汪圣民都拚命拦着说:“我们是奉旨应试的,那里是私盐贩子。要你们搜检起来,这还了得。”
那个师爷见他们说得嘴硬,到也不敢动手。谁知这个当儿,有一个子手早打开一只箱子,里面便装的满满白盐。云麟认得正是龚学礼的。龚学礼见已露出破绽,不禁羞得脸上通红,眼睁睁的望着他们将盐一古拢儿拿得去了。此时一群子手得了彩头,更不容分说,大家蜂拥似的都来查看。又从汪圣民、严大成衣包里搜出了许多,只有云麟同何其甫行李里一毫没有。云麟暗想:毕竟我们先生人是诚实,到不曾像他们这般无赖。再四面一望,却不知何其甫向那里去了。子手一直查检到后艄上,云麟看见何其甫将裤子扯下,精庇股坐在一个马桶上,见人走进,死也不肯站起身来。子手起了疑心,一定要等何其甫出过恭,查验马桶里可有盐没有。何其甫好生着急,哼哼唧唧的装做腹泻。子手等得不耐烦了,走过两人,将何其甫死命一扯。那里知道这马桶里一点屎屑也无,都变成雪白上好的食盐。大家哄然一笑,连马桶都提得走了。这才安静。何其甫等人走入舱里,面面相觑,一言不发,只管短吁长叹。云麟好生快活,忍不住吃吃的笑。龚学礼怒道:“小子何知!”
云麟也不理他,转低唱道:“狗彘不食其余了乎哉。……”念了两句,念得龚学礼腮红耳赤。船一过了这座关卡,知道前面没有查验的了。毕竟他们还在水里拎起一洋铁桶的盐来,这是汪贤民的主意,用盛洋油的马铁桶,将油倾了,满满装着食盐,用锡汁封好了口,一头放在水里,一头系在船舵上,因此不会被查验的人看出形迹。后来便因为这盐分贼不平,何其甫还同他们绝了交情,此是后话不提。过了黄天荡的江面,天色近晚,那一轮落日,鲜血也似的返射在水上,恍如万道金蛇。谁知红珠的船,因为他们在关卡上耽搁了一会,此时反行赶在他们大船前面。一帆风定,燕子矶山色,已照人眼中。刚刚傍着一个小镇市,大家夜里行不得船,都聚拢来泊在岸边。何其甫这只船早同红珠的船紧系靠着。早见江面如飞的来了许多渔船,一二尺来长的鳊鱼,赤尾雪鳞,鲜活得可爱。还有新起水的虾儿,带跳带纵。那些渔父口里嚷着:“卖鲜鱼呀卖鲜鱼呀。……”
红珠此时明知云麟的船在此,便伶伶俐俐的跳上船头,故意同卖鱼的讲价,争短论长。又命他老子捧了许多虾儿,放入舱里。她一片圆转莺吭,咭咭咕咕叫得别的船上的行人,都钻出舱来瞧看。云麟也借着看人家买鱼,同红珠四只眼睛儿在那里讲话。何其甫、严大成他们一干人,看着这鱼虾,不觉馋涎欲滴,大家商议,凑着公分儿,想买点虾子来用酒醉着,预备晚饭时小酌。云麟却便凑趣,自己掏出几百文买了两尾鱼,一荷叶活虾。真喜得个何其甫心花怒放,拍手打掌的喊起来说:“有客无酒,有酒无,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归而谋诸云生。”
云生曰:“我有鱼虾,藏之久矣。以备先生不时之需。”严大成笑道:“改得妙极,只须轻轻将妇字换个云生,便像当日这篇古文是何其翁做出来的了。所以同是一部大题文府,小题文府,也要看人套得取巧不取巧呢。”龚学礼同严大成丢了一个眼色说:“大成兄,酒还未饮,你却先醉了,甚么叫做大题文府,小题文府,我们眼睛里几曾看见过这种书的。我们的文章,谁也不是一字一字,打心眼儿里挖出来。不瞒诸位说,像兄弟做一篇文章,心血都要耗得两斗。无怪每次月课承两淮运使都转大人,高高标出来,卷面上总批着八个大字是:文有肉心,语无泛血呢。莫要说文章没有凭据,这便看出各人的本领来了。”
严大成知道他是因为云麟在此,所以故意掩饰,也便接口说道:“不错不错,狗养的才看大题文府。”龚学礼也接着骂道:“王八蛋才看小题文府。”云麟正在船舱里忙着鱼虾,忽然听见他们在外面发誓。再一细听,原来是为的大题文府。却好严大成适才睡在炕上,顺手在他自家箱子里拖出几本书来做枕头,云麟看得清楚,正是大题文府。不禁暗暗好笑,匆忙里拿了一本,恭恭敬敬送出舱外,递给严大成说:“学生才在严先生炕上,拾到一本书,不知道是甚么,特来请教的。”
严大成好生羞愧,装着不懂,便接过来悄悄向袖里一塞。东山缺处,推出银盆似的一个凉月,暑气已渐渐灭了几分。何其甫好不爽快,叫船家将鱼虾拿在后艄上去烹调,又沽了些村酒来,点起红烛,大家围坐在舱里,浅斟低酌,好不有趣。彼此都有些醉意,正在惝恍迷离之际,猛听得隔壁小船上叮叮弹起月琴来。欲知后事,且阅下文。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