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仙卜奇缘  

 
  第一回 穷秀才古庙训蒙 真神仙直言算命
第二回 信子平巡抚择婿 定巧计神仙设谋
第三回 怀伪造当街闯道 信真命书馆留宾
第四回 请学师幕友陪宾试人品心术出对
第五回 学师一身联嘉偶 秀才双喜庆登科
第六回 联诗句各显奇才 留遗书暂回古洞
第七回 屈子路上过新年 慈母家中谈旧事
第八回 入都门侨寓旅店 谒姨丈开阁留宾
第九回 屈孝廉复试首选 李太师入朝承恩
第十回 写家书寄呈文字 游古寺雅赋诗歌
第十一回 放春榜师鲁成名 谒座主相国叙旧
第十二回 入词林喜邀馆选 设巧计赚赴章台
第十三回 见所见惊魂动魄 闻所闻解语留情
第十四回 宋武生巧娶才女 屈太史暂出都门
第十五回 闻捷报门楣添喜 避仇人巡抚弃官
第十六回 返家乡吴公还里 接书信屈子入秦
第十七回 久离别熊罴有梦 谋作乱犬豕称兵
第十八回 老国公奉旨救边 美佳人添丁产子
第十九回 庆生辰醉吐真言 到边庭喜逢谋士
第二十回 三路进兵惊反寇 两番用计胜敌人
第二十一回 强攻城炮打番兵 进谗言诏促元戎
第二十二回 宣诏书常爷气死 从知己吕老捐生
第二十三回 常国公梦中示兆 圣天子殿上除奸
第二十四回 托荐举假手报仇 不怨尤甘心赴敌
第二十五回 屈太史奉命专征 霍先锋用计惊贼
第二十六回 识诈降权留反寇 行中速喜得仙书
第二十七回 服灵药顿生神力 舞大刀惊吓番兵
第二十八回 闻信息番帅吃惊 逞勇力先锋被获
第二十九回 准宽限识破诡计 暗发兵追赶番王
第三十回 擒番王入关候信 送太子献表称臣
第三十一回 平番部入阙朝天 袭侯封乞假养母
第三十二回 一家团聚征厚福 两美相逢述旧缘
第三十三回 依舅氏丑女入秦 好武功郊外打猎
第三十四回 互爱英雄联眷属 荣归故里祭坟茔
第三十五回 吴巡抚遗言托儿女 屈通侯闻信返秦中
第三十六回 吴夫人命仆购美女 屈师鲁奉诏查边庭
第三十七回 荐媒婆买得二女 寄娇娥速下三吴
第三十八回 吴夫人向婢诉原由 华秋容尽心传音律
第三十九回 因教字渐入仙源 借嘉种欣占吉梦
第四十回 儿女庆双全子平有准 家业分三股屈子还乡
 
 
第三十八回 吴夫人向婢诉原由 华秋容尽心传音律
发布时间:2006/12/30   被阅览数:1744 次
(文字 〖 〗)
 
话说刘乔二人此番由陕西下扬州又到苏州,买得四女,花去三千余两,耽阁了三月有余,买舟到清江浦,雇了车,从旱路直奔长安大道而来。途中有一老妈一使女伏伺四女,通共八人上路,说不尽的那些闲言。无非是晓行夜宿,渴饮饥餐。计算路程,一去一来,往返日期将近半载。恰好应了吴夫人的话,限期所差不过数日。
那日已过了黄河,离了长安不远。刘升对四个女子道:“这一进城,到宅见了夫人小姐,须要小心应对,还有一位亲家太太。若论上人,都是宽洪大量,最能贴体人情。只要听他吩咐,决不会受气。内中有一样难事,如今我也瞒不住了,实对你说了罢。我家老爷已经谢世去了,算来已近周年。此番买人,是夫人另有主意。你们到了本宅,那夫人自会对你们说。”那四个女子一闻此言,摸不着头脑,心中疑疑惑惑,只好听其自然。
那一日已到省城,车辆一直到宅。刘乔二人先进去禀报,那时吴夫人正在盼望。忽听刘升已回,心中大喜。早见刘乔二人走进上房,堂前二人一齐跪下,口称:“太太,小人们回来了,女子已买得四人,两个扬州人,两个苏州人,外貌都还下得去。所费银钱,有账可凭。”说话间,老妈已同小丫头和四个女子一同上前跪下,口尊夫人,磕了头,又给小姐叩头。夫人细看,这四个人果然都长的清秀,内有一女更为风流秀雅。夫人看罢,遂问四人姓名年纪,华女道:“小女子姓华,名唤秋容,今年一十七岁。”吕女道:“我姓吕,名唤惠莲,十七岁。”施女道:“姓施,名菱儿,十六岁。”章女道:“我姓章,名保儿。”
吴夫人一个个看过,心中早已看中了,当下无言。吩咐老妈丫环安排他四人住处,向各人说了些安慰之言,命厨房预备接风喜筵,外面赏给刘乔二人,里面另备一席酒,专赏四个女子的。不多时,酒筵已齐。吴夫人命丫环等请四女入席,饱餐一顿。那边四个女子吃过了饭,有使女领去,各认住处,收拾床铺。到了掌灯以后,四人正在房中坐定。忽见一个使女走来,说:“那一位是华姑娘?”秋容忙上前答道:“奴家姓华。”使女道:“随我来,夫人有话同你说。:“秋容遂同了那使女,来至夫人内室。
华女细看,只见灯光下,夫人上坐,旁面坐着小姐,只母女二人。华女进了屋子,上前叩见夫人。夫人一见,忙用手相扶,命他一旁坐下。秋容道:“主人在此,婢子焉敢坐下?”夫人道:“贤妹,你不用拘礼,我今有话说,肺腑之言,要同你细谈。你是个聪明人,有千斤重担,要托付你的,你休要拘礼。”随问他:“如何卖身,家中还有何人,能识字否,细细告诉我。”秋容道:“婢子十七岁,无父,随老母度日。有一姊嫁在福州,杳无信息。因葬父卖身,蒙刘二爷不吝身价,竟给千金。婢子老母从此有衣食之资,皆出自夫人之所赐也,婢子感激无地。夫人有何事差遣,均管吩咐就是,赴汤蹈火,婢子都愿效力,请夫人示下。”
夫人道:“说起这话甚长,事关宗祧,若能如愿,乃吴氏门中一大功臣也。先老爷无子,立嗣之人,虽有堂侄两个,其母泼悍,孩子又笨,不能上进。先老爷算的八字有准,算的是死后方有两子承家。从前有一仙人指示,如借美人,可以获种,得产贵子。所以老身才不惜重价,你们四人,要会吹弹歌唱,才引得动二叔。只要身孕,四人中定有一个生男。若生得一男,吴家有嗣,嗣子将来邀恩,必有一官半职,其生母必有封诸。母以子贵,信不虚也。但此事是密秘,露不得风声,又要引他入门,又要使其不知是计。我看此事贤妹定然能为,那三个女子性情不知如何,你一路同来,可略看其举止否,但望四人同心,此事才成。一有勉强,或走漏消息,弄巧成拙,反被人笑。我所以先托你也。贤妹高才,看此事如此办理妥当否,还有何妙计胜于此者,只管说来,大家斟酌。”
秋容听了这番话,才透的明白。心中盘算了一会,开言道:“夫人所说一切,婢子都明白了。此事有两样难处,其余都容易。”夫人道:“那两件事?”秋容道:“第一,二老爷不同居,婢子如何去引他?第二,二太太若要知道,大闹起来,如何下场?只要二老爷入了牢笼,二太太处不露风声,四人中定有一人得子。依婢子愚见,只消如此,管保二老爷必入圈套就是。二太太处一层无法可想,这却要看家运了。或者二老爷能骗二太太使其不疑,不过一年之内,即可收功,夫人以为如何?”
吴夫人与小姐听他说的果然不差,而且虑的周到,十分欢悦。吴夫人由不得站了起来,口叫:“贤妹,难得你替我想到。依你所说,决无不成。你这心思,胜我多多。将来全仗你成功,先受我一拜。”说罢,跪下去了,叩首在地。慌的秋容连忙跪下,口称:“夫人,何以如此?真正折杀婢子了。夫人请放心,婢子必尽心竭力,教导三个女子,一同效劳。”小姐也要过来拜谢,秋容再三拦住。小姐道:“如此,奴只得暂不叩谢,将来一总拜谢罢。”
三人商议已妥,话休烦叙。秋容回房,慢慢的将这事细对吕、施、章三人说明,又教他三人按计行事,三人应允。从此是每日秋容教他三人吹弹唱曲,修饰容貌,专等吴二来上勾。这且不表。
再说吴二闻知嫂嫂令刘升到南方买人,已经买来,道:“嫂嫂是个女流,买人何用?”及至刘升回来,听说买了四个女子,都是十七八岁。吴二忙即来见嫂嫂,问起四个女子多早买的,吴夫人随即唤了出来见吴二。吴二个个看过,都长的不差,心想这四个人将来不知怎样下场,还是出嫁,还是养老一辈子呢。遂问道:“嫂嫂买他们何用?”吴夫人回道:“我买他们来,不过叫他们学习弹唱歌曲,陪我饮酒消遣岁月。过几年,替他们选择一个人家,遣嫁而已。但这四个人都不大识字,词曲中字句还须人教,将来只好烦二叔叔闲了无事,来教教他们。我也不敢白费心了,自然按月送上修金就是。二婶前要二叔回明,不要疑心才好。二叔肯教这女子否?”
吴二听了这话,心中甚喜,想道:又有修金,又得与美女相处,乐得为之。老婆前只消瞒过,还怕甚么。遂满口承应说:“这到可以效劳,弟妇前只要下人们不去混说,谅他也不能来多管闲事。”
当下吴夫人吩咐使女传话,命厨房添菜,留吴二吃饭。问起:“两个孩子读书何如,要买书籍笔墨只管开明问价,来取就是。衣服费用,按月计算,要多少钱,只管说,我决不吝啬。二婶前二叔务必将我的话说明,是一家人千万不可客气。将来孩子大了,能上进接续书香,这家产怕不是他的,更有谁人来争夺?”吴夫人一派的好话,说的吴二心中欢喜,越想越快活。饭毕回家,二奶奶问起在何处吃饭,吴二遂将吴夫人的话说了一遍,说到:“要孩子们好好读书,进个学就可以承继了,那时享受他一分家当,是稳稳到手。如今一切用度,开了账目去,他照价付来。如他不肯给,我们有话问他,他也无言可对。但是我们也不可太过,开销太多,怕旁人笑话。目下嫂嫂还要请我做先生,教他南边新买那四个女子,说是每月给我修金,不过教他们识字。每日里不过两个时辰,每月赚他几两银子也是好的。”二奶奶道:“嫂嫂买四个女子做什么?这教做花冤钱。说做婢女看待,何必要他知书识字?若做妾妇看待,都是妇女,要他何用?真令人不解,你去教他,我看有点不放心。不要先生学生,将来弄出笑话来,那才丢脸,见不了人。”
吴二道:“我早就知道你心太多,往往要冤枉人。你想,我为人是那种不顾体面的人不是?况且每日去教他认识字,有多少时候?更兼老妈使女耳目众多,难道还会有甚么苟且之事么?你若要疑心,我就不去教罢了。”
二奶奶道:“你一来就认真,我不过说说笑话罢了。你只要正正经经做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那就令人佩服。才说就说不教,倒的自己怕拿不稳才推出撇凄。哈哈,我可知道你了。”吴二道:“你放心,别说是柳下惠,就是那孔夫子我也学的来。你往后看罢。”
列公,吴二奶奶做人又泼又悍,若要处处监察,吴二何以与四女成就好事,借他人种?暗中有神明相助!不期然而然,那二奶奶身体又肥胖多痰,那一天也是合当有事,二奶奶干妹子家送了些糯米粽子,二奶奶吃了数个,到了晚间,起来小解,少穿了衣服,感受风寒,次早头疼身热,吴二延医诊视,医生误认做气虚,也用补药,服下更重,至夜周身烧的似火炭一般,三更以后,服侍的下人俱已睡,那二奶奶偏要喝茶,叫了数声,人都不醒,恨极便下床自己寻开水壶,要想倒茶喝。那知病中四肢无力,便站立不得稳,刚下床走了两三步,一个头晕,登时跌倒,仰面朝天。
一声喊叫,那时吴二惊醒,忙起来细看。见程氏倒地,口吐白沫,两眼上翻。吴二大惊叫道:“了不得了,二奶奶跌倒了,快些起来。”大家掺扶,登时仆妇使女连两位少爷都爬起来,七手八脚,将二奶奶抬上床去。吴二忙烧开水,先泡了一碗姜汤灌下去,幸亏还会喝水,只听喉中痰响,两眼上视,嘴歪舌木,说话不清,竟成中风之症。吴二又惊又急,眼巴巴盼天明。那二奶奶口中哼哼,说了些活,有一半懂,有一半听不清楚。说是不能翻身,身体麻木,还要喝两口姜汤。吴二忙又冲姜汤下去,少时沈沈睡去。好容易盼到天明,吴二忙命人去请先生说是急症,速即要请先生来的。幸而本街的陈希甫住的最近,家人去了半晌,先生已同了来了。
吴二已让至房中,先将病原诉说一遍,先生随到床边坐了,吴二将二奶奶手拉过来,先生诊脉。细细诊完,然后出内房到堂屋中坐下,吴二取笔墨纸,请先生开方药。问道:“这内人病无妨么?”陈先生道:“尊夫人素来发福,身体是个痰症,因受风寒未愈,自己起动失足跌倒,这是中风不语的症。亏得结实,不然早已闹乱了。性命虽不碍,但是要想起床行走,却再不能了。据脉而论,半身不遂,定了十二年后再看。十二年中,若不添病,决不会死。如若治好此症,除非扁鹊复生。”说罢,开了一个疏风化痰的药方,说赶紧服下,免得抽风。说罢告辞而去。
这里吴二忙叫下人买药,好在那二奶奶并无娘家,只他亲生两位少爷与吴二关切,其余下人,平日受他气也够了,今日看见他得了半身不遂的病,人人称愿,个个暗喜。
闲话少说,那吴二等药买来,忙自己打开,装在罐中,放在火炉上煎药。立等着煎好了,倒出半碗,等着不冷不热,才命仆妇帮着扶起二奶奶来,慢慢的靠在人身上坐著。吴二亲自端过药去,放在嘴边,一只手端碗,一只手去摸他头脸。觉得是冰凉的,烧到退了,那二奶奶居然张开了嘴,慢慢的将半碗药服下,然后重复睡下。
话休烦叙,二奶奶从此起不来床,言语不真,大小便都要人服侍,弄的吴二走投无路。那时吴夫人早已知道这事,乘此工夫,与小姐商定一计,遣了两个得力仆妇,一个能干使女,来轮班服侍二奶奶,吴二方才得有闲暇。感念嫂嫂,不觉过了两月,家中又添雇了仆妇,吴夫人又常来照应,吴二很可以放心偷闲。这一来,大可以教女弟子矣。要知怎样教四个女子,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