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仙卜奇缘  

 
  第一回 穷秀才古庙训蒙 真神仙直言算命
第二回 信子平巡抚择婿 定巧计神仙设谋
第三回 怀伪造当街闯道 信真命书馆留宾
第四回 请学师幕友陪宾试人品心术出对
第五回 学师一身联嘉偶 秀才双喜庆登科
第六回 联诗句各显奇才 留遗书暂回古洞
第七回 屈子路上过新年 慈母家中谈旧事
第八回 入都门侨寓旅店 谒姨丈开阁留宾
第九回 屈孝廉复试首选 李太师入朝承恩
第十回 写家书寄呈文字 游古寺雅赋诗歌
第十一回 放春榜师鲁成名 谒座主相国叙旧
第十二回 入词林喜邀馆选 设巧计赚赴章台
第十三回 见所见惊魂动魄 闻所闻解语留情
第十四回 宋武生巧娶才女 屈太史暂出都门
第十五回 闻捷报门楣添喜 避仇人巡抚弃官
第十六回 返家乡吴公还里 接书信屈子入秦
第十七回 久离别熊罴有梦 谋作乱犬豕称兵
第十八回 老国公奉旨救边 美佳人添丁产子
第十九回 庆生辰醉吐真言 到边庭喜逢谋士
第二十回 三路进兵惊反寇 两番用计胜敌人
第二十一回 强攻城炮打番兵 进谗言诏促元戎
第二十二回 宣诏书常爷气死 从知己吕老捐生
第二十三回 常国公梦中示兆 圣天子殿上除奸
第二十四回 托荐举假手报仇 不怨尤甘心赴敌
第二十五回 屈太史奉命专征 霍先锋用计惊贼
第二十六回 识诈降权留反寇 行中速喜得仙书
第二十七回 服灵药顿生神力 舞大刀惊吓番兵
第二十八回 闻信息番帅吃惊 逞勇力先锋被获
第二十九回 准宽限识破诡计 暗发兵追赶番王
第三十回 擒番王入关候信 送太子献表称臣
第三十一回 平番部入阙朝天 袭侯封乞假养母
第三十二回 一家团聚征厚福 两美相逢述旧缘
第三十三回 依舅氏丑女入秦 好武功郊外打猎
第三十四回 互爱英雄联眷属 荣归故里祭坟茔
第三十五回 吴巡抚遗言托儿女 屈通侯闻信返秦中
第三十六回 吴夫人命仆购美女 屈师鲁奉诏查边庭
第三十七回 荐媒婆买得二女 寄娇娥速下三吴
第三十八回 吴夫人向婢诉原由 华秋容尽心传音律
第三十九回 因教字渐入仙源 借嘉种欣占吉梦
第四十回 儿女庆双全子平有准 家业分三股屈子还乡
 
 
第十二回 入词林喜邀馆选 设巧计赚赴章台
发布时间:2006/12/29   被阅览数:1679 次
(文字 〖 〗)
 
话说屈生自谒见李太师叙起旧谊,才知太师为乃祖门人,朱公又与太师有旧交,今日得此老师,实为万幸,随即谒见杨都御史黄侍郎,见面后因其少年联捷,品貌又佳,所以杨黄二公亦十分器重。
坐谈之间述及两公吴朱之垂青,李太师旧有世谊,中后谒见说起方知。杨黄二公闻言不胜叹息道:“可见世间事都有一定,李太师不忘师门,恰好取中先生贤孙。吴中丞赏议寒士,果然光彩门楣。士子得一人知己,可以不恨,今贤契屡遇知己,此非几世修积不易有此。从今更宜自爱不可长骄傲心,虚心求益不可存自满心,俭约自奉不可有奢侈心,忠孝克尽不可变赤子心。时存敬畏,战战兢兢,日后功名不可限量,无愧为人子名臣。若有所恃而骄不知谦,而入富贵之场,顿多嗜好,以人爵为贵,忘却本原,则譬如美玉生瑕,节妇改操,前后若出两人,无以对知己矣。贤契勉之!”
屈生听了这一番言语,只吓的汗流浃背,连忙站起说道:“门生敬佩师训,终身不敢偶忘。”
列公!杨黄两公何以对屈生说这一番话?盖爱之也。爱之愈深勉之愈切,非同泛泛者但褒奖而已。然非屈生亦未必能服膺斯言,听如不闻者有之,更有腹诽者矣。
闲言少叙,言归正传。再说屈生到了复试之期,随众复试,名在一等,及到殿试对策,屈生用心条对,字句斟酌,阅卷大臣取在十本之内,皇上于四月二十四日登殿传胪,是科状元邱联甲,南通州人;榜眼俞彦,山东人;探花周士涛,江西人;传胪沈金章,河南人。屈生名在二甲第三名,朝考入选引见,钦点翰林院庶吉士。
那朱公因与屈生有亲,例虽不回避,终有嫌疑,是以告假,朝殿皆不派阅卷也。程公只在二甲后朝考二等,引见以中书,张生殿试三甲用了,即用知县,分省补用。
屈生身入词林,已心满意足,朱公夫妇尚以不得鼎甲为之抱屈。屈生引见后忙去谒见朝殿阅卷老师,又拜同乡、会同年、请老师,每日出去应酬,竟无暇晷。幸亏带的银子多,一切使费不必张罗。
过了半月应酬渐少,专候七月授书,大拜前辈后才得告假回籍省亲。于是先写下家信报捷,信中言明李太师认出世谊一节,现在等候授书拜前辈考课,须秋后方能告假回川等语,发信后专等回信,这且不表。
再说朱大公子有个妻兄,名陆感星,号吉人,扬州江都人,原任侍郎公子也。其母梦吞星而怀娠,因此生而名感星。年已三十岁,读书未成,纳粟议叙了官,候选州用。其父由外任行取进京,升至侍郎而没,家中颇有银钱。母亲庄氏生子女各一人,女即朱大公子之妻。那感星天生的愚鲁,不喜读书,娶妻孙氏乃扬州盐商之女。
陆公在日,商仰望声势,所以将女许与感星,赔嫁足有数万金之资。那孙氏的姿容有限,性情贤淑,孝顺婆婆尊敬丈夫,而陆生见其非绝色佳人,不满其意,因贪其财,却假意与之好合,暗中在街花柳巷游荡,相与了几个妓女,时常在外住宿。起初家中问起,推故在朋友处会文作诗。日久其母访知其事,再三苦劝,全然不听。因此夫妻反目,孙氏终日啼哭,婆婆婉言相劝。孙氏道:“丈夫若嫌奴丑陋,置买姬妾,媳妇无怨。今闻其宿娼与妓女来往,万一招上恶疮,岂不害了终身?还望婆婆管束丈夫,不令出门才是。”
老母闻言也曾唤了感星至面前开导说:“你要娶妾,你妻子都依你,那嫖妓断断使不得的。万一染了恶疾生了疮癣,怎样见人?”感星闻言假意应承改过自新,托买人为名,仍然乘空往妓馆中走走。其母又碍在是独子,不肯十分管教。此陆生荒唐之大略也。
至于花费银钱,半是用的孙氏之资,一半是自己家当,盖其父当初在京曾置下产业房子与地,约值数万金。计房租所入,每月可得百余金,地租所入每岁可得二干余金。自二十六岁荒唐至今,三年半工夫,已将租房卖去十分之七,田地卖去一半。还有孙氏之资,亦在万金全然花在青楼。目下孙氏刻刻留心,分文都不给与,那陆生无奈,惟有押房点地以供嫖资。而相与妓女有三人,其初一见视若国色,熟即生厌,又欲另访佳人。
其时有一美妓号称寒牡丹白秀英,年方二九,闻尚未破瓜。颇通翰墨,每与文人学士诗酒唱酬,自云非能相从以终身者不留宿,否则任凭财帛不足动心。美貌之名既出,往往有读书君子、宦室儿郎访之,见面时视其才学之高下待之,遇能诗能文风雅之辈,或歌一曲,陪坐饮酒,与之倾谈,倘语言近亵即避去。若遇市井粗俗之流,则默坐相对,不笑不言;以势逼之,宁死不变亦不惧。真令人无计可施。
陆氏子曾见其人,心醉神昏,与鸨母再三言欲寻鸳梦,鸨母告以非从一而终不可,但能陪坐饮酒。如效于飞之乐,则万难从命。陆生闻之甚怒,转叩其所能,则诗词歌赋、书画琴棋,无一不工。且有言:若遇真才子,即作小星亦愿抱衾绸;若庸才俗子,即刀加以颈亦难望好颜相向也。
陆生常闻朱大公子称赞屈生之才,一日至朱处得睹屈生,又惊其貌,旋见联捷登科,愈深佩服。心中想,何不设计赚屈往妓院,令白秀英见之,看他怎样相待,再试他平日果有才否?籍此可以试出屈生之才,倘能压倒白秀英,以后他也不敢轻慢我。倘屈生看上白秀英,秀英亦爱屈生,大可作伐,使他二人成就良缘,从此妓馆中人都知我是一个会成全好事的人。越想越妙。拼着花费酒资请他一请,但此人明说必不肯去,必须如此方才骗得他入门。
主意打算好了,那一日来见屈生。见了面恭维奉承,说了多少佩服的话,故意向朱大公子道:“我有个朋友有几本旧书,据说是宋朝人所著,如今天下无有第二本,我要借看,他再三不肯,反说我不懂得那书的好处。若说要看,须到他家中看,他情愿备酒肴请看书人吃,保管那看书人看了此书如获异宝。我想屈太史是大才子,大约无书不知。可惜贵人不肯动步,不然去看看到底是甚么好书,如此贵重?”
屈生一生最爱的奇书,听了这话信以为真,忙说:“贵友在何处住?弟意欲同兄往访贵友,一看此书,好开眼界。”
陆生道:“当真肯赏光么?等我先去送信叫他准备了美酒嘉肴,打扫的干净书室,我再来奉陪去赏鉴古书,乐得扰他一顿吃的。”
屈生道:“那倒不必费心,止要看见了书就妙极了。”
陆生道:“那是他自己说的,明日下午我来奉陪去看就是了。”说罢告别去了。
朱大公子信以为真,想那书必是秘本,世上难见之书,所以不肯出门,要人上门去看。且等明日往看即知。
再说陆生一番谎言骗信了屈生,他忙走到妓馆。老鸨是认得的,忙让坐。陆生道:“说今来告诉你一件事,举荐你发财好不好?”鸨母道:“很好,请爷快说何事!”
陆生道:“明日我约一个大才子来,那人有财有势,人品又好,年纪又轻,止要你家白姑娘出来好好的奉承他喜欢了,那怕他不大包的银子花?而且那人有情有义,专讲究的是佳人才子,作诗对对子,不是那眠花宿柳一味的好色。如今我先给你二十两银子,你明日准备下一桌上好的酒席,把我这些话对你家白姑娘说明,千万不要轻慢了他。”
鸨母闻言大喜,接了银子说道:“知道了!陆少爷放心,明日只管同那一位爷来,包你伺候的好。”
陆生安排下酒席,到了次日午后来到朱宅,约了屈生。朱大公子出门说道:“不用坐车,步行最妙,好教那人知道咱们是为看古书,不俟驾而行,可算得心虔了。”
朱屈二人应允,于是同他至胭脂胡同双珠堂内。要知三人进去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