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仙卜奇缘  

 
  第一回 穷秀才古庙训蒙 真神仙直言算命
第二回 信子平巡抚择婿 定巧计神仙设谋
第三回 怀伪造当街闯道 信真命书馆留宾
第四回 请学师幕友陪宾试人品心术出对
第五回 学师一身联嘉偶 秀才双喜庆登科
第六回 联诗句各显奇才 留遗书暂回古洞
第七回 屈子路上过新年 慈母家中谈旧事
第八回 入都门侨寓旅店 谒姨丈开阁留宾
第九回 屈孝廉复试首选 李太师入朝承恩
第十回 写家书寄呈文字 游古寺雅赋诗歌
第十一回 放春榜师鲁成名 谒座主相国叙旧
第十二回 入词林喜邀馆选 设巧计赚赴章台
第十三回 见所见惊魂动魄 闻所闻解语留情
第十四回 宋武生巧娶才女 屈太史暂出都门
第十五回 闻捷报门楣添喜 避仇人巡抚弃官
第十六回 返家乡吴公还里 接书信屈子入秦
第十七回 久离别熊罴有梦 谋作乱犬豕称兵
第十八回 老国公奉旨救边 美佳人添丁产子
第十九回 庆生辰醉吐真言 到边庭喜逢谋士
第二十回 三路进兵惊反寇 两番用计胜敌人
第二十一回 强攻城炮打番兵 进谗言诏促元戎
第二十二回 宣诏书常爷气死 从知己吕老捐生
第二十三回 常国公梦中示兆 圣天子殿上除奸
第二十四回 托荐举假手报仇 不怨尤甘心赴敌
第二十五回 屈太史奉命专征 霍先锋用计惊贼
第二十六回 识诈降权留反寇 行中速喜得仙书
第二十七回 服灵药顿生神力 舞大刀惊吓番兵
第二十八回 闻信息番帅吃惊 逞勇力先锋被获
第二十九回 准宽限识破诡计 暗发兵追赶番王
第三十回 擒番王入关候信 送太子献表称臣
第三十一回 平番部入阙朝天 袭侯封乞假养母
第三十二回 一家团聚征厚福 两美相逢述旧缘
第三十三回 依舅氏丑女入秦 好武功郊外打猎
第三十四回 互爱英雄联眷属 荣归故里祭坟茔
第三十五回 吴巡抚遗言托儿女 屈通侯闻信返秦中
第三十六回 吴夫人命仆购美女 屈师鲁奉诏查边庭
第三十七回 荐媒婆买得二女 寄娇娥速下三吴
第三十八回 吴夫人向婢诉原由 华秋容尽心传音律
第三十九回 因教字渐入仙源 借嘉种欣占吉梦
第四十回 儿女庆双全子平有准 家业分三股屈子还乡
 
 
第八回 入都门侨寓旅店 谒姨丈开阁留宾
发布时间:2006/12/29   被阅览数:1746 次
(文字 〖 〗)
 
话说屈生取出吴公带京信函观看,见有致朱侍郎一信,外有夫人小姐带呈物件两包。吴公当日曾说过,朱公是联襟,其夫人乃吴夫人胞妹,屈生礼应以姨甥婿礼往见,诸事可以照应。屈生检出这封信与王升商议,配了几样川中土产并吴处两个包裹,写了姨甥婿红柬,命王升雇车同去。王升早已打听准朱公住处在延寿寺街,西河沿去不远。少时车来,屈生衣冠整肃,王升将物件信函放在车内,屈生登车,王升跨沿,往朱宅而来。
 
 
那朱公是甘肃人,由翰林充上书房师傅,升任兵部左侍郎,名锡瓒字璧斋,年近五旬,有二子,长良佐,次良辅,长子已娶妇陆氏,次子聘许氏,尚来过门。朱公为人慷慨好客,家本巨富,在朝为官,接物待人宽厚和平,人称为长者。夫人丁氏少公六岁,为人柔顺,待仆婢有恩,惟有两个公子天资愚鲁,年已及冠尚不能文,现在请的江南名士程先生教读,那住房是十年前置买,中有花园,修的十分整齐,园中书室有数处,自然幽雅,松竹掩映,花木参差,朱公每公退余闲,优游其中享受清福,不必细表。
 
 
且说屈生车已到了朱宅,主仆下车,相烦门上通报。王升将信函物件交与门上,说明来历,那门上忙携了信物入内禀报。不多时出来说有请,在前引路来至书房,屈生进去坐下。少顷朱公出来,屈生忙站起立于下面,口称:“姨丈大人请台坐,甥婿参拜!”
 
 
朱公道:“既是至亲,只行常礼罢。”
 
 
屈生已跪下叩拜,朱公连忙跪下还礼,说:“不敢当,快请起,何须如此客气?起来让坐。”
 
 
朱公正欲问话,屈生道:“甥婿还当进去叩见姨母大人。”
 
 
朱公道:“至亲自然要见,请少坐用茶,遣人通知再请进去。”一面令家人进内通报夫人,一面与屈生叙话道:“贤甥婿英年高发,才学如此美富,将来不可限量。舍亲何幸,得此快婿,连老朽亦有荣识大才,容日漫漫请教。”
 
 
屈生谦让不遑,旋见家人传命说夫人已出房在堂前等候,请屈姑爷进见。朱公忙站起同屈生入内,家人领路转过厅堂来至内堂,早看见朱夫人在堂中立等。屈生走上阶沿步进堂中,口称:“姨母大人请上,容甥婿叩见。”说罢跪下叩了四个头。夫人受了两礼,还了两礼。见毕,朱公让屈生上面东边交椅上坐定,朱公夫妇分东西列坐相陪。
 
 
屈生先开言向朱夫人道:“家母与岳母及令甥女都给姨母大人请安,并问表弟妹好,快请二位表弟出来拜见。”
 
 
朱公道:“两个顽儿现随业师往西山游玩去了,不日归来,令他拜见。”
 
 
朱夫人随问吴家人口安否,又问屈生家中还有何人,老母高寿?屈生答道:“岳母阖家都好,甥婿家中只有老母,现年五十七岁,精神尚健。”
 
 
朱公道:“贤甥婿现寓客店,诸多不便,敝寓花园中有书室数楹,尚可下榻,如不嫌简慢,何妨搬来暂住?一切供给,似较客店方便。尊意以为何如?”
 
 
屈生道:“承蒙姨丈姨母厚爱,甥婿何敢自外生成?惟目下还有许多琐事未了,俟过数日将琐事办毕,当即来府随侍,朝夕亲聆训诲,受益多矣。”
 
 
朱公夫妇同声道:“既如此,过几日我们打发人来搬行李什物何如?”
 
 
屈生答应遵命,当下告辞要行。朱公留他用点心,屈生道:“今日甥婿还要去谒见两位座师,拜会同乡,不能久留。”
 
 
朱公道:“既有正事,请即速往。”
 
 
于是屈生告辞外行,朱公送至门前,看着上车方才回去。
 
 
这屈生随即拜见几位同乡,谒见两位座师。次日又拜同年,应酬数日,方得清闲。
 
 
那一日清晨,屈生方才起来,朱宅已遣人来说,奉主人之命,说今日是个好日子。就请屈姑爷今日搬去。已套车来迎接,快请收拾同去,主人在家立等。屈生闻言,忙命王李二人将行李什物收拾好了,装在车上,叫了店主人算明店帐付讫,又赏了店火酒钱,诸事已毕,屈生登车。朱宅家人与王李二人跟随行李车往朱宅来。
 
 
相隔不远,一会已到,屈生下车,门上忙上前迎接引路,直入花园中住房内。旋见行李什物一一搬进,王升当将屈生床铺安放停当,铺设床帐安排已毕,门上来禀主人尚未下朝。夫人传命请屈生至上房相见。屈生忙整肃衣冠来到上房,见了姨母告坐。叙了些数日忙乱之事,朱公已回宅,走进上房。屈生上前叩见,朱公让坐。
 
 
屈生随问两位表弟已回府否?朱公道:“昨日方归。”命侍婢快去唤两位公子来见客。侍婢去不多时,但见两公子已衣冠楚楚随着侍婢而来。屈生一见忙站起上前相迎,两位公子忙抢步至前,口称:“表姊丈来京,弟等失于迎候,罪甚!又拜见来迟,尚乞原谅!”说罢三人一齐跪下拜见。
 
 
朱公道:“两个顽儿天生鲁钝,诸事要贤甥婿指教。”
 
 
屈生道:“生婿草茅新进,有何才能?还要求两位表弟教导。”
 
 
朱公道:“贤甥婿何其太谦?”遂令两公子先往花园中去叫人安排早饭,朱公向屈生道:“早间只家常便饭,晚间略添数味佳肴,算不得接风,聊供一饮而已,叨在至亲,谅不嫌简慢。”
 
 
大家又坐谈了一会,家人来禀,饭齐请早膳。朱公随陪了屈生来至园厅,又去着人请了程师爷来。少顷程公已到,彼时作揖打恭,说些仰慕客套话,然后入座。程公首坐,屈生次之,朱公父子三人相陪。家人斟上酒,大家畅饮,虽非盛馔,却也有果品佳肴。程公与屈生谈论些一路风景,蜀中古迹,屈生对答如流,程公十分佩服。
 
 
屈生问起两公子现作文章诗赋,每月几课,朱公代答道:“儿子天分太差,长子初开笔,现作起讲而不合法;二小儿仅对四五字对论,读书亦是中人资质。就是文思迟钝,运化不开,只好听其自然,贤甥婿幸勿见笑。”
 
 
屈生道:“姨丈说那里话?甥婿自问学问荒疏,焉敢笑人?”
 
 
又谈了些京中规矩,屈生辞不胜酒,于是用饭,饭后屈生回到住房,两公子跟了进来,归坐细谈。屈生要看大公子诗文,公子不肯。屈生道:“表弟何竟吝教?你我非外人可比,倘文诗中有可推敲处,我亦可以为他山之助。今不肯以文字见示,是视我非至亲也。表弟台高明,试思愚兄之言何如?”
 
 
大公子道:“既如此说,弟无奈只得要献丑了。但有一言交代,看了文字切勿对外人言,传为笑柄,则幸甚。”
 
 
屈生道:“放心,决不向他人提及一字。”
 
 
大公子听了这话,方才去书房中将窗课取来,送至屈生手中说:“请看罢,留心喷出饭来。”
 
 
屈生道:“何必如此谦虚?”忙接过来细看,见是薄薄的一本窗稿,揭开看题目,乃:“不学诗”三字。公子破承题作的通顺,起讲竟有费解之处,看那先生改笔,过于深奥,非初学所能明白。看了数首,竟是一样。及看诗句,题目有江上数峰青,原本并无不妥之句,竟全改完,四韵诗一句不留,批语近于苛刻。屈生看毕,向大公子道:“表弟文笔甚好,诗才更佳。无奈不合贵老夫子之意,所以处处皆疵,改笔太高,初学焉能领悟?既不能悟,焉能受益?依愚兄鄙见,不如以后作文,另誊一分呈与姨丈改削细讲,程先生改本留而不览。如此自有进境,不然每作一课,心先害怕,文机滞涩,焉能有得意疾书之境哉?”
 
 
大公子闻言大喜道:“姊丈之言真所谓如见其心,小弟作文时预存一害怕之心,越作越昏,自己连主意都无了。以后也不必呈家严,如姊丈有暇,弟即录呈改削,但恐姊丈不屑教诲耳!”
 
 
屈生道:“当得效劳,但不可令贵老夫子知道。”大公子道:“那是自然。”
 
 
是夜朱公仍请程先生屈生园中痛饮,直到二更后方散。
 
 
过了数日,已到复试之期,屈生在礼部投卷,朱公替他内城租下考寓。要知如何覆试,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