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韩湘子全传  

 
 
第一回 雉衡山鹤儿毓秀 湘江岸香獐受谴
第二回 脱轮回鹤童转世 谈星相钟吕埋名
第三回 虎榜上韩愈题名 洞房中湘子合卺
第四回 洒金桥钟吕现形 睡虎山韩湘学道
第五回 砍芙蓉暗讽芦英 候城门众讥湘子
第六回 弃家缘湘子修行 化美女初试湘子
第七回 虎蛇拦路试韩湘 妖魔遁形避真火
第八回 菩萨显灵升上界 韩湘凝定守丹炉
第九回 韩湘子名登紫府 两牧童眼识神仙
第十回 自夸诩龟鹭罹灾 唱道情韩湘动众
第十一回 湘子假形传信息 石狮点化变成金
第十二回 退之祈雪上南坛 龙王躬身听号令
第十三回 驾祥云宪宗顶礼 论全真湘子吟诗
第十四回 闯华筵湘子谈天 养元阳退之不悟
第十五回 显神通地上鼾眠 假道童筵前畅饮
第十六回 入阴司查勘生死 召仙女庆祝生辰
第十七回 韩湘子神通显化 林芦英恩爱牵缠
第十八回 唐宪宗敬迎佛骨 韩退之直谏受贬
第十九回 贬潮阳退之赴任 渡爱河湘子撑船
第二十回 美女庄渔樵点化 雪山里牧子醒迷
第二十一回 问吉凶庙中求卜 解饥渴茅屋栖身
第二十二回 坐茅庵退之自叹 驱鳄鱼天将施功
第二十三回 苦修行退之觉悟 甘守节林氏坚贞
第二十四回 归故里韩湘显化 射莺哥窦氏执迷
第二十五回 吕纯阳崔家托梦 张二妈韩府求亲
第二十六回 崔尚书假公报怨 两渔翁并坐垂纶
第二十七回 卓韦庵主仆重逢 养牛儿文公悟道
第二十八回 墨尿山樵夫指路 麻姑庵婆媳修行
第二十九回 人熊驮韩清过岭 仙子传窦氏玄机
第三十回 香獐幸脱离水厄 韩林齐证圣超凡
 
 
第三十回 香獐幸脱离水厄 韩林齐证圣超凡
发布时间:2006/12/26   被阅览数:1708 次
(文字 〖 〗)
 
德行修逾八百,阴功积满三千。均齐物我与亲冤,始合神仙本愿。
虎兕刀兵不害,无常大宅难牵。宝符降后去朝天,稳驾鸾车凤辇。
话说吕师擎丹在手,高叫湘子道:“仙弟,韩愈既复卷帘旧职,窦氏、芦英又已离凡,你功行将满,还少了一件。”湘子道:“师父,弟子还少那一件?”吕师道:“苍梧岸中还有一个伴儿,在那深潭之下,不曾去度,你终是缺典。”韩夫人道:“芦英便是师父的伴儿,已在此了;怎的又有一个伴儿,在恁么深潭底下?”湘子道:“这是我前世的因由,要在今生结证。”韩夫人道:“师父试说一番,弟子们拱听。”湘子道:“鼓不打不响,钟不撞不鸣。试说前因,无劳洗耳。”当下,湘子开口说道:“我前生是雉衡山上一只白鹤,因吸取日精月华,活得百有余岁。这山上又有一个香獐,也自修炼成了气候,常与我在苍梧郡湘江岸口逍遥游戏。也不知过了几度春秋,历了几番寒暑,巧巧的一日,我两个正在那里闲游,撞见钟、吕两位师父按落云头,到于江口。我与香獐随即腾那变化,化作两个云游道人,向前迎接。只说自家的神通广大,变幻多端,瞒得两位师父过了,谁知两师慧眼早已看出我们的本相。我便低头礼拜,求师一粒金丹,脱换毛躯羽壳;那香獐不知死活,在两师跟前兀自强辩饰非,指望掩藏本相。那钟师父犹可,吕师父便怒气腾腾,掣出宝剑道:『你这孽畜,待要瞒谁?敢谓我剑不利乎!』只这这一声,吓得我心胆俱裂,匍匐哀求。钟师说:『这鹤儿倒也成得个不,这獐儿我用不着,快快去罢!』香獐见钟师说出这话,他便呵呵笑道:“师父不度我也罢休,我这湘江景致赛得过你那阆苑瑶池,我尽好逍遥自在,也不愿到大罗天上,受玉皇大帝的束拘。』吕师听言,愈加忿怒,口中便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召下黑虎玄坛赵元帅,把香獐直贬到江潭深处,牢拴固锁,不许放逸。吩咐他:『待我成仙,才去度他,做个守山大神。』其时,钟师就于葫芦内取出一粒金丹,与我吃了,我即化作一个青衣童子,唤名鹤童,随着两师去朝玉帝。我忖是三生有幸,万劫难逢,得遇两师,今日脱换了躯壳,又谁知我父母没有儿子,终日祈天祝圣,愿求一子,以接香火。那昌黎县城隍社令奏闻玉帝,便发下敕旨,着两师先送我到韩家去投胎脱化,然后度我成仙。我再三不肯行,两师说:『玉旨既出,谁敢有违?你且去托生,我们自来度你。』我只得依两位师父,前往托生为人,不幸父母双亡,亏叔婶抚育成人。请师父训我,我师父不教我读书,暗地里把金丹大道、秘密玄机,尽传与我,才得果证超凡,逍遥快乐。一向为度叔父、婶娘、芦英小姐,忙忙碌碌,竟忘了香獐这一节了。今日得吕师父提起,索性做一个彻头彻尾的事。”吕师道:“张千、李万,统一朝宗。”当下,湘子便向东南方念念有词,只见一员天将立在面前。那天将如何打扮:
头戴着罡叉盔,金光耀日;手执着缠丝枪,银色迎眸。身穿的是绿蟒紧环,腰系的是玉縧洁白。三只眼闪闪烁烁,不容魑魅潜藏;一只脚整整齐齐,不怕妖魔冲突。算来不是普陀门下大金刚,恰是那华光藏前马元帅。
这马元帅躬身喏道:“复仙师,有何差遣?”湘子道:“苍梧郡湘江潭底,拘系着一个香獐,罪业已满,快去取来!”元帅领命前去,不一时间,把香獐取到,腾身别去。
那香獐看见吕师掣着仙丹,立在上头,惊得魂不附体,倒身叩首道:“弟子今朝重见天日,望师父不念旧恶,饶恕弟子则个。”吕师微微笑了一声,道:“獐儿,你怎的不享用那湘江景致,来此做恁?”香獐道:“井蛙陋见,蠡测管窥,师父慈悲,三生有幸。”湘子开口叫香獐道:“汝近前来,听我吩咐!”香獐匍匐向前,低头换听。湘子道:“生身难得,仙路难通。汝虽堕落畜主道中,喜得性灵不昧,可以返本还元。我今取汝前来,做一个守山大神,管辖这一片山场洞府,享人祭赛,汝情愿么?”香獐叩首道:“弟子沉埋水底、养性潜灵,得守名山,已出望外,岂有不情愿的理。但昔年吕师父在湘江岸口曾说:“待鹤兄成仙,度我去看守洞府。今日师父取我来守山,吕师父的言语已应验了,但不知鹤兄今在那里,也曾成得仙否?怎的不见他前来度我?”湘子道:“我前生就是鹤儿,今日已成正果,做第八位神仙了。”香獐道:“师父是几时成仙的?这隔世因由,再来结果,师父试说一番。”湘子当下把前事说了一遍。香獐叩头说道:“过去现在,虽有不同,望师父动念前因,舍一粒金丹,度脱弟子去做一个仙人,也是一缘一法。”湘子道:“汝孽缘未脱,罪障未除,只好管辖山灵,享此血食;汝若从今以后皈依大道,变换肝肠,做一个清净道人,辖一方无逸世界,积功累行,德厚尊崇,到那时节,我再来度汝脱却尘家,超凌仙境。”香獐道:“只求师父慈悲,弟子敢不反邪归正。”这正是:
但存心里正,何愁眼下迟。
得师顺指力,是我运通时。
这是香獐一段事情,不必多赘。
当下,吕师开口说道:“我这金丹非同容易,夺天地主宰之造化,夺太极未分之造化,夺乾坤交始之造化,夺阴阳不测之造化,夺水火既济之造化,夺五行战克之造化,夺万物生成之造化。人人具有,个个完成。只是聪明者视为空玄,愚迷者琼森执着,遂致元阳走漏,兵气铁亡,我今将这两粒红丹度化窦氏、芦英,三粒白丹度化张千、李万与香獐。各各近前,听吾吩咐!”香獐又道:“吕师父说话有些古怪蹊跷。”吕师道:“恁么古怪蹊跷?”香獐道:“玄门设教,彼己一般,再无厚薄;今日师父舍大丹救人,为何分红白二样?岂不是砖儿能厚,瓦儿能薄?”吕师呵呵笑道:“砖儿瓦儿都是土坯做的,窑里烧的,本来厚薄微有区分;上清阐教,因人造就,各成其是,不容躐等,所以丹有红白之分,岂是厚薄其间!汝这畜生,摇唇鼓舌,妄肆咀晤,情更可恶。”湘子道:“师父大量,何所不容,望恕獐儿多言之罪。”吕师便把手向南一招,说声道:“来!”顷刻间,张千、李万到了,看见窦氏、芦英俱在,便问道:“夫人、小姐,如何来在此间?”韩夫人道:“你今日好来,我便好先在这里住了。”说犹未了,退之又到,大家不胜欢喜。正是:
别时容易见时难,要见犹遮万仞山。
今日突然相遇着,喜从天降两开颜。
吕师叫韩夫人道:“汝本是圣母临凡,沾染了荣华俗境,向来迷恋,今始脱钩。吞下金丹,认取自家面目,未来现在,两境俱忘。”
又叫芦英道:“凌霄玉女,颇忆前传否?”芦英道:“弟子沉迷下土,劣无知。”吕师道:“汝本凌霄玉女,因天门来闭,私窥下方,遂致沦落,喜得尘根断绝,觉悟前因,洗濯夙缘,顿消旧错,返真精干黄金之室,养真气成黍米之珠。吞下金丹,早归原位。”
又叫张千、李万道:“汝两人是无福孩儿,今做了有福弟子,只因汝一心事主,百折不回,出百死十一生,无分毫之报怨,忠义可嘉,金丹各赐。”
叫香獐道:“据汝当年头路,念念皆差,免汝分死,已为大幸,喜得潜修潭底,专气致柔,身心不动,魂魄受制。今将仙丹付汝,脱汝毛躯,果证为神;再须修炼,仙阶有级,福进有基。”当下,窦氏、芦英、张千、李万、香樟拜受仙丹,各各吞咽下去。正是:
坎电烹轰金水方,火发昆仑阴与阳。
二物若还和合了,自然遍体透馨香。
湘子道:“师父,他们既已吞丹脱换,则复职者该还原位,上升者引列仙班,地行者闲游蓬岛,只有弟子父亲韩会、母亲郑氏尚隔幽扃,未曾拔度,不免有终天之恨。”吕师道:“一子升仙,九族登天。汝父母自然脱离苦海,踏上莲台,只待玉旨到来,便见分晓,不必多虑。”道犹未了,只见祥云缥缈,瑞霭氤氲,鸾鹤盘旋,幢幡缭绕,半空中众仙齐到。钟师父双手擎着玉旨,叫道:“尔等众仙听宣玉旨!”旨云:
夫仙者,转造化之权衡,握乾坤之枢纽,运神功于终旦,现旭日于深潭。汞清金旺,天上之蟾朗星辉:铅遇癸生,人间之万物可炼。象帝之先,后天不老。兹尔韩湘,天关在义,地轴维心,行颠倒之法,搬六十四卦于阴符;持逆参之功,绕二十四气于阳火。回七十二候之要津,攒归胸内;夺三千六百之正气,辐辏胎中。济人利物,德益重而鬼神钦;炼已虚心,道愈高而龙虎伏。伊叔韩愈,原系卷帘大将,贬降尘凡,今能省悟前缘,皈依大道,遵天地盈虚,精专运用;法庚申圆缺,谨成仙派。窦氏、芦英,以一念之妄萌,致罪愆之做,及幸六振之清净,无五毒之熏心,夙障既除,合还原位。湘子父韩会,母郑氏,种善根于九代,积阴德于三生,子既登真,亲宜拔度,速着豁无明沙界,登无碍天宫。云阳子林圭,植慧根于天上,弃轩冕于尘寰,阴阳既济,尸鬼消亡,水火互交,魂神卓越。张千、李万,以无缘之浊骨,投有漏之凡胎,虽斗靡丽于初生,实效忠诚于末路,潜修既尽,寿算遐增,着在卓韦山再修二纪,考核成功。獐儿悟毛壳之难终,冀长生之妙诀,守清闲于地上,享血食于峰岭,已属幸生,无容再计。但善根无尽,积累可以报成,业罪易消,更变允称返辙。若能断绝腥膻,铲削尘想,亦许纪功懋赏,引列仙班。阎浮之诸尘尽断,烦恼不生;仙家之真乐非常,得大自在。尔众钦哉。毋怠,毋忽!
宣旨已罢,众仙顶礼谢恩,各归本位,韩会,郑氏,魂魄来归,英灵不昧,诸仙接引,得见。
韩湘初时恸哭难当,恨生前之不聚;既而次喜无限,幸死后之重逢。有《青天歌》八阕纪其事:
真仙聚会瑶池上,仙乐和鸣鸾凤降。鸾凤双飞下紫霄,仙鹤共舞仙童唱。
仙童唱歌歌太平,尝得鹤算寿万龄。瑞霭祥光满天地,群仙会里说长生。
长生自知微妙诀,几番口开应难说。不妨泄漏这玄机,惊得虚空长吐舌。
舌端放出玉毫光,辉辉朗朗照十方,春风只在花梢上,何处园林不艳阳。
艳阳时节彩灵苗,莫等中秋月色高,颠倒离男逢坎女,黄婆拍手喜相招。
相招相唤配阴阳,密雨浓云入洞房。千载灵胎生个子,倒骑白鹤上穹苍。
穹苍灏气罡风健,吹得右璇从左转。三辰万象总森罗,三界仙宫朝玉殿。
玉殿金阶列众仙,蟠桃高捧献华筵。仙酒仙花映仙果,长生不老亿千年。
当下,张千、李万再转人身,更回阳世,二纪之后,方得成真。香獐道守山灵,遇师点化,元神不散,契合无生。因此所以留传下《第八洞神仙韩湘子十二度韩文公蓝关记》。有诗以为证。诗云:
艳色即空花,浮生乃蕉谷。
良姻在佳偶,顷刻为单独。
入仕欲荣身,须臾成黜辱。
合者离之始,乐者忧所伏。
愁恨憎祗长,欢荣剎那促。
觉悟因傍喻,迷执由当局。
膏明诱暗蛾,阳焱奔痴鹿。
贪为苦聚落,爱是悲林麓。
水荡无明波,轮回死生辐。
尘应甘露洒,垢待醍醐浴。
障要智灯烧,魔须慧剑戮。
外熏性易染,内心难衄戮。
既去诚奠追,将来幸前勖。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