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韩湘子全传  

 
 
第一回 雉衡山鹤儿毓秀 湘江岸香獐受谴
第二回 脱轮回鹤童转世 谈星相钟吕埋名
第三回 虎榜上韩愈题名 洞房中湘子合卺
第四回 洒金桥钟吕现形 睡虎山韩湘学道
第五回 砍芙蓉暗讽芦英 候城门众讥湘子
第六回 弃家缘湘子修行 化美女初试湘子
第七回 虎蛇拦路试韩湘 妖魔遁形避真火
第八回 菩萨显灵升上界 韩湘凝定守丹炉
第九回 韩湘子名登紫府 两牧童眼识神仙
第十回 自夸诩龟鹭罹灾 唱道情韩湘动众
第十一回 湘子假形传信息 石狮点化变成金
第十二回 退之祈雪上南坛 龙王躬身听号令
第十三回 驾祥云宪宗顶礼 论全真湘子吟诗
第十四回 闯华筵湘子谈天 养元阳退之不悟
第十五回 显神通地上鼾眠 假道童筵前畅饮
第十六回 入阴司查勘生死 召仙女庆祝生辰
第十七回 韩湘子神通显化 林芦英恩爱牵缠
第十八回 唐宪宗敬迎佛骨 韩退之直谏受贬
第十九回 贬潮阳退之赴任 渡爱河湘子撑船
第二十回 美女庄渔樵点化 雪山里牧子醒迷
第二十一回 问吉凶庙中求卜 解饥渴茅屋栖身
第二十二回 坐茅庵退之自叹 驱鳄鱼天将施功
第二十三回 苦修行退之觉悟 甘守节林氏坚贞
第二十四回 归故里韩湘显化 射莺哥窦氏执迷
第二十五回 吕纯阳崔家托梦 张二妈韩府求亲
第二十六回 崔尚书假公报怨 两渔翁并坐垂纶
第二十七回 卓韦庵主仆重逢 养牛儿文公悟道
第二十八回 墨尿山樵夫指路 麻姑庵婆媳修行
第二十九回 人熊驮韩清过岭 仙子传窦氏玄机
第三十回 香獐幸脱离水厄 韩林齐证圣超凡
 
 
第二十二回 坐茅庵退之自叹 驱鳄鱼天将施功
发布时间:2006/12/26   被阅览数:1648 次
(文字 〖 〗)
 
十二时中风雨恶,悔却从前一念错。坎离互换体中交,纯阴剥尽纯阳乐。
纯阳乐,不萧索,干干夕阳如胎鹤。回头拾取水中金,胜似潮州去驱鳄。
话说退之在那茅屋内,既没个牀帷衾褥可以安息,又没灯火亮光人影儿相伴,冷清清独自一个,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得把门来拴得紧紧的,坐在椅子上打盹。思量要睡一觉,无奈心儿里凄惨怆惶,耳朵里东吟西震,免不得爬起眠倒,那里合眼睡得一刻?因口占《清江引》一词,以消长夜。
一更里,昏昏睡不成,对影成孤另。我意秉忠贞,谁想成画饼,只落得腮边两泪零。
二更里,不由人不泪珠抛,雪拥蓝关道。回首望长安,路远无消耗,想初话儿莫错了。
三更里,又刮狂风雪,门外有鬼说:马儿命难逃,孤身何处歇?想韩愈前生多罪业。
四更里,鸡叫天未晓,听猛虎沿山叫。三魂七魄荡悠悠,生死真难保。没计出羊肠,只得把神仙告。
五更里,金鸡声三唱,不觉东方亮。忙起整衣裳,要到蓝关上,怎当那风雪儿把身躯葬。
退之一夜要睡不得睡,嗟叹到天明,正要整理鞍辔上马前行,看那马时,已直僵僵死在地上。退之见这马四脚挺直,两眼无光,不觉跌脚捶胸,放声大哭,道:“记得昔日在长安起身时节,一行共有四个,一路上虽然冷落,还不孤恓。不想张千、李万被老虎咬了去,我只得朝朝暮暮与马相依。走遍了崎岖险路,踏遍了厚雪层冰,饥无料喂,寒无草眠。还指望赶到潮阳做一日官,博得恩宥还乡,我与马依旧在长安街上驰骋。怎知今日马死荒郊,我留茅舍,这都是前生分定,我也不怨,只是教我怎生走得到潮阳?”那时苦痛不已,便将心事作诗一首,写在茅庵壁上。诗云: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本为圣朝除弊政,肯将衰朽惜残年。
退之苦吟四句,还未有后四句,因思向日那金莲花瓣上有诗一联,正应着今日的事,乃续吟云: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退之正欲凑完后韵,不料笔冻紧了写不得,只得放下了笔。那时节才晓得自家的性命如同雪里的灯,炉上的雪,一心一意指望见湘子一面,以求拔救性命。只是独自一个在茅庵中不为结局,便又向前走去。
谁知走不过半里之程,又有一只猛虎拦住路头。退之叫道:“我今番死了!湘子侄儿如何还不来救我?”只见半空中立下一个人来,叱虎道:“孽畜,不得伤人!好生回上。”那虎就像是人家养熟的猫儿、狗儿一般,俯首帖耳,咆哮而去。退之看见,就狠叫道:“救苦救难大罗仙,救我一救!我情愿跟你去修行,再不思量做官了。”湘子道:“叔父,叔父,我不是恁么大罗仙,乃是你侄儿韩湘来看你,你怎的不认得我了?”退之抱住湘子,号陶大哭,道:“懊悔当初不听汝的言语。整整在路上受了许多苫,汝如何早不来救我?”因把一路里的事情细组告诉湘子一遍,又道:“我方才在茅庵中题一首诗,以表我的苦衷,因笔冻坏了,只做得六句,如今喜得见汝,我续成了这诗。”湘子道:“叔父的诗是那几联?”退之道:“我念与汝听。”诗云:
一封朝奏九重大,夕贬潮阳路八千。
本为圣朝除弊政,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葬江边。
湘子道:“叔父不须絮烦,侄儿都知道了。请问叔父,如今还去到任做官,还是别图勾当?”退之摇手道:“感天地、祖宗护佑,死里逃生,一心去修行办道,寻一个收成结果,再不思量那做官的勾当了。”口占《驻马唱》一词,以告湘子。
我痛改前非,再不去为官惹是非。撇却了金章紫绶、象简乌靴、锦绣朝衣。想君恩友谊若灰飞,花情酒债俱抛弃。脱却藩篱,一心只望清修善地。
湘子道:“叔父,你既回心向道,一意修行,自然超升仙界。只是这山里没有师父,教那个传与你丹头妙诀?”退之道:“闻道先乎吾者,吾之师也。汝既已成仙,我就拜汝为师,何消又寻别个帅父?”湘子道:“父子不传心,叔侄难授道,这个断然使不得的。”退之道:“侄儿这般说话,又是嫌我轻师慢道,心不志诚了。我若有一点悔心,永堕阿鼻地狱!”湘子道:“侄儿蒙叔父恩养成人,岂不知叔父的心事,何须立誓。只是违了朝廷饮限,又要连累家属,怎生是好?”退之道:“我一心只要修行,顾不得他们了。”湘子道:“虽然如此说,叔父的清名直节着闻一世,岂可因今日遭贬,便改变了初心。侄儿思量起来,叔父还是去到任做官,缴完了朝廷钦限,然后去修行,才是道理。”退之道:“我单身独自去也枉然,倘或前途又遇见老虎,岂不是断送了性命?”湘子道:“果然叔父一个人到任也不济事,不如侄儿同叔父去做官,了些公务事情,留下好名儿在那里,我便把先天尸解妙法换了叔父形骸,只说叔父中风,死在公署;我另脱化一身,回到长安,上本报死,求复叔父封诰,仍旧同叔父寻师访道。上不违朝廷的钦命,下可完叔父为官的美名,中可得长生不死的妙诀,却不是好?”退之听罢,不胜欢喜道:“但凭汝作用,我只依汝便是了。”恰才整顿上路,湘子也不驾云踏雾,跟着退之一般的餐风宿雨,冒冷耽寒。
一连走了两日,远远望见一座城楼,湘子道:“前面已是潮阳郡了,他那里定有人夫来迎接,叔父可冠带起来,好接见他们。”退之依言,穿了冠带,坐在那十里长亭之下。果然有一个探事人,青衣小帽,近前问道:“你们是那里官长?有恁事来到这里?”湘子道:“我老爷是礼部尚书,姓韩,因佛骨一表,触犯龙颜,贬在本府为刺史,今日前来到任。”探事人道:“这般说是本府太爷了,且请少坐,待小人去报与官吏得知,出来迎接上任。”那探事人说了这几句话,没命的跑进城去,报与客官知道。不一时间,就有许多职官并乡里耆老、师生人等,备了些彩(纟鲁)旗帜,飞也似拥出城来,迎接退之,各各参谒礼毕,退之吩咐道:“今朝上吉,我就要到任,一应须知册籍、禁约、条例,俱要齐备,不得违误。”官吏连声喏喏而退。当下退之坐了四人官轿,皂甲人役,鼓乐旗帐,簇拥进城,在官衙驻扎。次旱升堂画卯,谒庙行香,盘算库藏,点闸狱囚。各样事务已毕,便张挂告示,晓谕军民人等,凡有地方大利当兴,极弊当革,许一一条陈,以便振刷。凡有贪官污吏,鱼肉小民;大户土豪,凌轹百姓;及含冤负屈,抱枉无伸者,许细细具告,以便施行。
张挂得二日,只见许多百姓,老老少少,一齐拥入公堂,跪在地下禀道:“老爷新任,小的们也不敢多言,有一个歌儿,乃是向来传下的,今日念与老爷听,凭老爷自作个主见。”退之道:“歌儿是怎么佯的?念来我听。”百姓们道:
潮州原在海崖边,潮去潮回去复连。
风土古来官不久,鳄鱼为害自年年。
退之道:“潮去潮回自有汛候,说他做恁?若说为官,则做一日官,管一日事。俗语说,做一日长老撞一日钟,怎说那不长久的话?”众百姓道:“歌语流传,小的们也不晓得怎么样起,只是古来有那『五日京兆』,便是不长久的榜样。”退之道:“不消闲说,你们且把那鳄鱼为害的事情备细说一番我听。”众百姓答道:“我这地方近着大海,数年前头海内淌一个大鱼来,这鱼身子有几十丈长,朝暮随海水出入,海水泛涨起来,就淹坏了民间田地。他那尾巴也有几丈长,起初看见牛、羊、马畜在岸上,他便把那尾巴卷下水去吞吃了。落后来看见人,他也把尾巴卷人去吃,因此人怕他得紧,叫他做鳄鱼。这几年间,竟不知被他吃了多少人畜,如今十室九空,怜仃贫苦。往往来的大爷都无法可治。老爷必先除此害,以救万民。”退之道:“那鳄鱼形状若何?”众百姓道:“龙头狮口,虎尾蛇身,游泳海中,身占数里,不论人、畜,一口横吞。”退之道:“汝等暂退,我有处治。”众百姓纷纷队队走出了衙门。
退之正要散堂回衙,只见一人蓬头大哭,叫苦连天,进来告状。退之道:“你告恁么状?且不要啼哭,慢慢说上来。”那人道:“小的姓刘,名可,告为人命事。”退之道:“死的是汝恁么人?凶身姓恁名谁?现今住在何处地方?”刘可道:“小的每日在秦乔口钓鱼,家中止有一个母亲,日日送饭来与小的吃。昨日等过午时,不见母亲送饭,小的等不过了,只得沿河接到家去。不知被恁人把小的母亲打死了,丢下河内,只留得一双鞋子在岸上,真个是有屈无处伸,望老爷可怜作主。”退之道:“这等是没头人命了,你快去补一纸状子来,我好差人查访凶身,偿汝母亲的命。”刘可磕一个头道:“青天老爷,小的不会写字,只好口禀。”退之道:“没有状词,我怎么好去拿人。你既不会写,可明白说来,我著书吏替汝誊写。”刘可道:告状人刘可,告为人命事:今月今日,有母张氏,被人打死抛弃,骸骨无存,止存绣鞋一双可证。伏乞严缉凶人,究问致死根因,抵偿母命。急切上告。
刘可口中念诵,退之叫值当书吏替他一句句写了,打发刘可出去。自家回到衙内,暗忖道:“百姓们都说鳄鱼惯吞人食畜,为害不小,莫不这刘可的母亲也是鳄鱼咬下河里去?只不知为何到脱得这两只鞋子在岸上?”便叫湘子近前,把刘可的话与湘子说了一遍。那湘子慧眼早已知道这件事情,正要等退之回衙计较,除去这害。恰好退之叫他,他便对退之说道:“鳄鱼为害已久,从来府官谨谨避他,只候得升迁,离了这个地方就是福了,谁人顾去驱逐他?所以养成这个祸患。叔父明日出堂,可写下一道檄文祭告天地。待侄儿遣马、赵二将,把檄文纳在鳄鱼口中,驱逐鳄鱼下了大海,锢禁住他,不许再为民害。然后表白出刘可母亲致死缘由,才见叔父忠照天地,信及豚鱼,使这阖郡士民建祠尸祝,岂不美哉!”
退之依了湘子说话,次早出堂,即便取下榜纸,研墨挥毫,作《祭鳄鱼文》云:
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使军事衙推秦济,以羊一、猪一,投恶溪之潭水,以与鳄鱼食,而告之曰:昔先王既有天下,列山泽,网绳擉刃,以除虫蛇恶物为民害者,驱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后王德薄,不能远有,则江淮之间,尚皆弃之,以与蛮夷楚越,况潮岭海之间,去京师万里哉?鳄鱼之涵淹卵育于此,亦固其所。
今天子嗣位,神圣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内,皆抚而有之。况禹迹所掩,维扬之近地,刺史县令之所治,出贡赋以供天地宗庙百神之祀之壤者哉!鳄鱼其不可与刺史杂处此土也!刺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而鳄鱼悍然不安溪潭,据处食民畜鸡豕鹿獐,以肥其身,以种其子孙,与刺史抗拒,争为长雄。刺史虽驽弱,亦安肯为鳄鱼低首下心,伈伈倪倪,为民吏羞,以偷活于此耶?且承天子命以来为吏。固其势不得不与鳄鱼辨。鳄鱼有知,其听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鲸鹏之大,虾蟹之细,无不容归,以生以食,鳄鱼朝发而夕至也。今与鳄鱼约,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终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听其言也。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刺史虽有言,不闻不知也。夫徼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徒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
退之作檄文已毕,遣军事衙推秦济赍捧到河边,投下水去。
原来那鳄鱼自从来到潮州河内,每日出来游衍,遇着民畜的影儿,他便乘着水势把尾巴卷到岸上,将民畜一溜风卷下水去吞吃了。以此人人都怕得紧,没人敢走到那里去。鳄鱼没得吃,又迎风簸浪,拥水腾波,把城里城外住的人都淹得不死不活,没一个安身之地。这秦济领了退之的檄文,思量要去,恐怕撞见鳄鱼发起威来,被他卷下肚子;要不去时,又怕新官新府法令严明,先受了杖责,削夺了职衔。左思右算,趑趄没法,不得已大着胆,硬着肚肠,带几个人,拿了祭物,跑到河边。恰好那鳄鱼仰着头,开着大口,在那里观望。
看官,且说鳄鱼每日到河边便掀天揭地,作怪逞凶,今日为何这般敛气呆观,停眸不动?原来是韩湘子差遣马、赵二将,暗中制缚定他,只等秦济把檄文投他口中,便驱他下了海去。那秦济那里知道这样事情,只说鳄鱼遇着人便吃的,远远望见鳄鱼昂头开口,先吓得手足都酥了,动不得,满身寒籁籁,一堆儿抖倒在地上。抖了一个多时辰,再睁眼看时,那鳄鱼端然是这个模样,一些儿威势都没了。他思量道:“鳄鱼从来凶狂待甚,怎么今日韩老爷教我来下檄文,他便身子呆瞪瞪不动一动,岂不是古怪?”正在那里算计,只见天上一时间昏霾阴暗,轰雷掣电,大雨倾盆的落将下来。那潮水就像有人推的一般,高高的涌将起来,一点儿也不淌到岸上。秦济没奈何,大着胆,冒着雨,把那檄文向鳄鱼头上只一丢,巧巧的丢在那鳄鱼口里。那鳄鱼衔了檄文,便低着头,闭着口,悠然而逝,好似有恁么神驱鬼遣的一般,一溜烟的去了。
秦济眼花乌暗,不得知鳄鱼已是去了,且趁着势头把猪羊祭品教,一下子都推落水去,没命的转身便跑,跑得到府中时节,退之还坐在厅上。他喘吁吁的禀复道:“猪羊檄文,檄文猪羊。”退之道:“你是着惊的光景了,且停歇一会,定了喘息,慢慢地说来。”秦济呆了半晌,说道:“猪、羊、檄文,都被鳄鱼吞下肚了,小官的性命直从那七层宝塔顶上滴溜溜儿滚将下来,留得这口气在此。”退之道:“那鳄鱼还在也不在?”秦济答道:“还在,还在。”又道:“他吞了檄文,便游衍去了。”退之道:“他既吞檄文,自然徒下海去,汝怎么还说在那里?”秦济又思量半晌,答道:“小官险被他惊坏了,所以答应差错。”方才把他去下檄文,看见鳄鱼的模样,细细说了一遍。退之道:“是亏你了。”叫库中取元宝一锭,赏劳秦济;吩咐秦济且回家安歇一宵,明日早来衙门前伺候差遣。秦济辞谢去了。
退之回衙,与湘子说知秦济的事情。湘子道:“叔父明早升堂,须写一张告示,晓谕地方军民人等,以见叔父化乃豚鱼之政。”
到得次日,退之果然写了告示,着秦济去各处张挂。那告示如何样写的,他道:
潮州府刺史韩,为公务事照得:本府初莅兹土,存心为国为民,有利必兴,有害必革,一夫失所,若己推而纳之沟中。乃有鳄鱼为害甚久,前官不行驱逐,遂令民不聊生。本府目击刘可之母遭鳄吞害,深用悯悼,遂发檄文,遣军事衙推秦济投鳄口中,驱鳄下海。幸苍天悯尔百姓横遭吞噬,皇王仁恩远布,感动蠢灵,不费张弓只矢,不劳步卒马兵,一日之间,顿除夙害。本府喜而不寐,为此晓谕汝等,自今以后,各安生理,无摇神于妖孽,惑志于横亡,以取罪戾。所有告人,刘可虽痛母横亡,陈词控诉,亦且安心委命,以尽孝思,毋再攀害平人,以滋烦扰。特示。
告示挂完,满郡黎民挨肩迭背,诵读一遍,无不赞叹,说道:“若非本府太爷神明,我辈十死其九,谁与理任伸冤?今日得这般帖息,真万代恩也。”正是:
一念精诚答上苍,鳄鱼今日已消亡。
潮阳自此民安乐,青史千年姓字香。
毕竟不知后来若何,且看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