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韩湘子全传  

 
 
第一回 雉衡山鹤儿毓秀 湘江岸香獐受谴
第二回 脱轮回鹤童转世 谈星相钟吕埋名
第三回 虎榜上韩愈题名 洞房中湘子合卺
第四回 洒金桥钟吕现形 睡虎山韩湘学道
第五回 砍芙蓉暗讽芦英 候城门众讥湘子
第六回 弃家缘湘子修行 化美女初试湘子
第七回 虎蛇拦路试韩湘 妖魔遁形避真火
第八回 菩萨显灵升上界 韩湘凝定守丹炉
第九回 韩湘子名登紫府 两牧童眼识神仙
第十回 自夸诩龟鹭罹灾 唱道情韩湘动众
第十一回 湘子假形传信息 石狮点化变成金
第十二回 退之祈雪上南坛 龙王躬身听号令
第十三回 驾祥云宪宗顶礼 论全真湘子吟诗
第十四回 闯华筵湘子谈天 养元阳退之不悟
第十五回 显神通地上鼾眠 假道童筵前畅饮
第十六回 入阴司查勘生死 召仙女庆祝生辰
第十七回 韩湘子神通显化 林芦英恩爱牵缠
第十八回 唐宪宗敬迎佛骨 韩退之直谏受贬
第十九回 贬潮阳退之赴任 渡爱河湘子撑船
第二十回 美女庄渔樵点化 雪山里牧子醒迷
第二十一回 问吉凶庙中求卜 解饥渴茅屋栖身
第二十二回 坐茅庵退之自叹 驱鳄鱼天将施功
第二十三回 苦修行退之觉悟 甘守节林氏坚贞
第二十四回 归故里韩湘显化 射莺哥窦氏执迷
第二十五回 吕纯阳崔家托梦 张二妈韩府求亲
第二十六回 崔尚书假公报怨 两渔翁并坐垂纶
第二十七回 卓韦庵主仆重逢 养牛儿文公悟道
第二十八回 墨尿山樵夫指路 麻姑庵婆媳修行
第二十九回 人熊驮韩清过岭 仙子传窦氏玄机
第三十回 香獐幸脱离水厄 韩林齐证圣超凡
 
 
第二十一回 问吉凶庙中求卜 解饥渴茅屋栖身
发布时间:2006/12/26   被阅览数:1698 次
(文字 〖 〗)
 
渺渺秦关百二重,车尘马迹各西东。
悬崖高阁参天柏,古道禅房化石松。
半壁虺虬笼晓日,一池萍藻漾清风。
茅庵独坐无人问,惟有斜阳映地红。
不说退之一行人马冒雪赶路。且说蓝彩和对湘子说道:“仙弟,你看韩退之一连十日路绝人烟,身无宁处,他略不回心转意,懊悔当初,真是铁石般坚的性子。但这十分寒冷,倘或冻饿坏他,岂不反误大事?我和你去岗岭上吩咐土地化一间庙宇,暂且与他安身躲雪,有何不可?”湘子道:“仙兄之言有理。”实时唤出山神、土地,吩咐他道:“俺叔父韩退之原是卷帘大将,谪降尘凡。玉帝有旨着俺去度他,已经屡次,尚不回心,今日这般风雪,在那秦岭蓝关路上,冻馁之极。你可往双叉路口,化一座庙宇与他躲避一时。他若求签问兆,连赐下下,不可有误。”山神、土地领了湘子的话,果然在那双叉路口化出一座庙宇。这庙的光景若何?
矮矮三间殿屋,低低两下厢房,周围黄土半摊墙,门扇东歪西放。中塑土公土母,旁边鬼判施张。往来过客苦难当,问兆求签混帐。
退之与张千、李万冒风雪走了半日,苦不可言,忽见前面有一座庙堂,张千便道:“老爷,前头喜得有个庙堂,我们且进去略躲片时。若有庙祝在内,叫他安排些热汤、热水,吃一口儿也好。”退之道:“既有庙堂,我们且走到里边权宿一宵,明早赶早又走。”李万连忙上前,带住了马。退之下得马来,走到庙前,抬头一看,见牌额上写着“土谷神祠”。退之便叹道:“既有土地庙,便该有人家附近了,怎的走来这许多路,不见有一家烟火?”当下一行人马走进庙里。退之向前躬身喏道:“土地公公,你正直无私为神。我尽忠报国遭贬潮阳,一路上风餐露宿,饥寒难禁。今日雪拥马头,上前不得,只得权借庙中安歇一宵。望神灵庇佑,风雪早霁,仕路亨通,得赐回乡,夫妻聚首。”张千道:“香案有一签筒,定是往来的人在此求签,老爷也求一签,卜此去吉凶何如?”退之依言,撮土为香,对神祝告道:“明神在上,我韩愈贬谪潮阳,一路里受了许多磨折,今到蓝关秦岭,不知离潮阳还有多少路程?若是此去吉多凶少,愿神灵赐一个上上的签;若是凶多吉少,愿赐一个下下的签。”捧着签筒摇了半日,求得一个下签。连求三签,都是下下。退之看了道:“可怜,可怜!我连求三个下签,想是我命合休于此。”只见张千、李万在那庙后边去,寻见一个庙祝。这庙祝龙龙钟钟,拄着一条拐杖儿,走将出来,摇头战战的向着退之大笑。退之道:“你有恁么好笑?我们奔驰了许多路,肚中饥饿,可做些饭与我们充饥,重重谢你。”庙祝道:“我老人家夜里睡不着,清早爬不起,走得起来,已是巳牌过了,摸摸索索煮得一餐,只好做一日吃。你们若肚饥,有米在此,自家去煮,倒得落肚快些。”退之道:“你有火种,拿一个与我们。”庙祝道:“你像个读书的人,怎不晓得石中有火?”退之便叫张千道:“老道人说得有理,你去拿一块石头来取火做饭。”张千道:“小的只晓得钻燧取火,这石头如何取得火出?”退之道:“你去拿来,我自有处。”张千连忙去扒开雪,取一块石头,递与退之。那庙祝便向袖中取出铁击子、淬火纸筒。退之接过在手,左敲右敲,那里有一个火垦爆出。庙祝看见敲不出火,便近前来,接过石头击子,战抖抖的敲了两三下,就红焰焰出火来。张千喜欢不尽,连忙接过手中,去寻厨灶。只见房歪壁倒,灶塌锅破,盆钵也没有一件,叹了一口气,扯了庙祝说道:“你老人家想是个不吃食服气的东西。”这庙祝推聋装哑说道:“我不得地的时节,也不东奔西谒,摇尾乞怜;那得地的时节,也肯知足知止,急流勇退,那里得有气淘?”退之道:“这老道人言语分明是讥诮下官。”张千道:“老人家吃了隔夜螺蛳,古颠古倒来缠话,老爷不必介怀。”便和李万两个去寻了许多石块,搭下一个地灶,攀些树枝,烧起火来。又去行囊内取出随身带的小铜锅,装了一锅雪,架在地灶上,谁知那雪消化来不上一碗水,一连化了几锅雪,方才够做饭,直侮到天晚,才吃得一餐。
那庙祝走进后边去,再也不走出来。大家没处存身,张千道:“庙里又没有洁静客房,干净牀帐,老爷若不憎嫌,到后边同这庙祝睡一夜也罢。”李万道:“老爷且慢些进去,待小的先去看看这庙祝的房,然后又做计较。”张千道:“你说得有理。”李万便跑到后边一看,只见一领草荐铺在地上,庙祝和衣倒在上头,也没有被盖,那里有恁么牀帐。李万回身就走,口里喃喃道:“不是老爷不进来,原来这庙祝是这般齐整的牀帐。”一五一十对退之说了一遍。退之道:“这地方前不爬村,后不着店,庙祝又是老年待尽的人,度得日子过也是好了,教他那里去布施牀帐来睡?只是我的命苦,贬到这个地方。”张千道:“老爷不要烦恼,据这般风雪天气,又亏得有这个古庙堂等我们安歇,若没有这庙堂时,我们一发苦了。”大家说了一回,只得在神柜前团聚做一堆。
那退之长吁短叹,一夜不曾合眼,眼巴巴到得天明,开眼一看,大家都聚在一株老松树下,一匹马也立在那里不动,四面空荡荡都是雪,幸喜得不落在他们身上,并不见有恁么庙宇,恁么老庙祝,惊得目瞪口呆,慌忙叫张千、李万道:“你两个怎的还睡着?”李万魂梦中用手擦一擦眼睛,道:“起来了。”张千抬起身一看,也吃一个大惊,道:“这老道人是个积贼!”退之道:“怎么,他是积贼?”张千道:“若不是积贼恐怕我们查出他根脚来,怎的连庙宇也拆了去?”李万道:“料这一个老道人也拆不得这般干净,毕竟还有几个木作来帮他。我们为何这般睡得着,连斧头、锯子声也不听得一些儿?”李万道:“我们是行路辛苦的,又白碌了这一黄昏,故此睡着了。”退之道:“你两个都是乱猜,难道拆卸房子,瓦片木屑,也收拾得这般干净?这还是上天怜悯我忠义被谪,饥寒待毙,故遣山神、土地点化这间庙堂,与我权宿一宵,你们休得说那混话。”张千就拴扣马匹,李万便挑担行李,赶上前路。正是:
忆昔当年富贵时,岂知今日受孤恓。
潮阳路远何时到,回首长安云树迷。
退之一行人马,走得不上三五里程途,陡然寒风又作,雪片扑面而来。
张千道:“老爷,雪又大了,怎生是好?”退之哀哀的啼哭道:“湘子!湘子!你虽不念我夫妻抚育深恩,也索念我是你爹的同胞兄弟,怎么到这般苦楚时节,还不来救我一救?”李万道:“大叔不知死在那州、那县、那个地方,连骨殖也不知有人收拾没人收拾,老爷如今在这里叫他,他就是神仙,也听不见,叫他怎的?”
原来湘子正在云端里跟着退之,听见退之哀苦叫他,他便变做一个田夫模样,驮着一把锄头,从前面走将过来。退之看见这个田夫;便暗忖道:“这般旷野雪天,如何得有种田的,莫不是一个鬼?前日被那樵夫、渔父两个活鬼混了一日,我如今且念些《易经》去压伏他,看他怕也不怕?”一地里寻思,一地里便念干、元、亨、利、贞几遍。湘子听见退之念诵《易经》,暗暗笑道:“鬼是纯阴之物,被《周易》上『精气为物,游魂为变』两句说破了他的来踪去迹,故此怕《易经》。我是纯阳之体,从《周易》上悟出参同大道,那怕恁般干、元、亨、利、贞,且由他念诵,莫先说破了机关。”退之一口气念了许多干、元、亨、利、贞,见这田夫端端正正立在面前不动,便又暗忖道:“前日的樵夫、渔父是鬼也不见得,今日这个田夫的的确确是人了。”便又近前施礼道:“借问老哥一声,此去潮阳还有多少路?”田夫答道:田夫只晓耕田事,不知高岭几多峰。也不知峰头有多少树和水。也不知岭脚有多少柏和松,也不知瀑布流泉从那里来,从那里去,也不知僧尼道士打恁么鼓,撞恁么钟。饶你锦衣跨骏马,饶你玉斝仗千钟,饶你财多过北斗,饶你心高气吐虹,到头来终久不如农。那田夫说完了几句,不瞅不睬,径自去了。退之要赶上前去拽住了他,又恐怕他不分皂白,言三语四,反讨一场没趣;欲待不去赶他,心中又与决不下。张千道:“此时此际老爷还不赶路,等待何时?”退之道:“我心里思量还要问田夫,讨一个明白。”李万道:“要知山下路,须问过来人。这田夫只在山里种田,何曾出去穿州过县,问水寻山,老爷苦挤挤去问他恁的?”退之见张千、李万絮叨叨,只得把马加上一鞭,望前而去,眼中却扑籁籁流下泪来。这正是:
胸中无限伤心事,尽在汪汪两泪中。
一行三口儿又奔了十数里,指望寻个店家安歇,不料远远地跳出两只猛虎来,真好怕人。
深山雾隐,皮毛赛玄豹丰标;大地风生,牙爪共青狮斗利。高岩才发啸,昂头摇尾震山川;绝壑漫迎风,怒目睁眉惊樵牧。任你卞庄再世,受饥寒难逞英雄;假饶冯妇重生,遭冻馁怎施拳棒?今日退之遇着呵,这才叫做屋漏更遭连夜雨,行船又值打头风。魂灵不赴森罗殿,也应飞上半空中。
张千转身就跑道:“老爷,不好了,前面有两只猛虎赶来了!”退之闻言,一骨碌在马上跌将下来,晕倒地上,没一丝儿气息。那两只虎奔迸近前,把张千、李万一口儿都咬了去,单单只剩下一个退之。这才是:
命如五鼓衔山月,身似三更油尽灯。
话分两头,且说湘子既教山神化猛虎来驮了张千、李万去,惊得退之晕在地上不苏醒,蓝彩和便道:“仙弟,你叔父只剩得只身昏晕不醒,你可速去救他醒来,省得他把真性都迷乱了。”湘子道:“仙兄,我叔父还不心死,思量去潮州做官,待我作一阵冷风吹醒他来,又去前路化一间茅屋,把花篮盛着他昔日与我的馒头、好酒,放在屋里与他充饥烫寒。再过一日,把马一发收去魂魄死了,绝了他的脚力,然后去点化他。”蓝彩和道:“如此却好。”果然退之惊得晕死半晌,被一阵冷风吹得浑身冰冷,才苏醒䦶䦟起来,定睛一看,不见了张千、李万,只剩得这匹马,乜乜遮遮立在那里不动。不觉两泪交流,叹一口气道:“我韩愈尽忠尽孝,为国为民,只指望名标青史,死有余芳,谁知佛骨一表,弄得家破人亡,夫妻拆散。来时还有三个人,今日把两个葬于猛虎腹中,到前路去只我一个,若再撞见虎时,性命决难逃躲。想我自作自受,应该命断禄绝在这个地方,不如早早寻个自尽,倘或有人怜悯是无主孤魂,掘个坑儿埋葬了我,也得个囫囵尸首,煞强如被老虎咬嚼得粉骨碎身。”左思右算,走到前面树林茂处,解下腰縧,要悬挂而死。谁知退之不该缢死,縧儿挂得上去,又跌了下来。退之拣得一桠粗壮的树枝,说道:“这桠儿决挂得牢了。”及至挂上縧儿,连树桠儿也折了下来。退之道:“我想是不该绳上死,该在刀下亡,故此圣上要把我在云阳市上斩首,亏了林亲家并众官力救,得贬潮阳,今日终七终八不免这条路。”连忙向行囊上解下佩刀,要自刎时,那刀有如生了根在鞘内的一般,左拔也拔不出来,右拽也拽不出来,急得退之叫道:“天那!我韩愈到了这个田地,求生不得生,要死不得死,留我韩愈一个也是徒然的了。”叫声未绝,只闻得远远地渔鼓敲响,退之道:“好了,好了!我侄儿湘子来救我了。”举头四下里只一看,只见蝶翅鹅毛,好不上下刮得紧,那里见有湘子侄儿?那里有恁么渔鼓简板?退之急得欲奔无路,举眼无人,忙忙去解缰绳,对马说道:“马,我骑坐你这几时,没一日离了你,我千死万死终须是死,我今与你分离,你再不要恋着我了。你若不该死,快快依着来的路头,一径回到长安,省得被虎咬坏了。”一头对马说,两行眼泪汪汪的流下来,哽哽咽咽,气都出不来了。只听得渔鼓又敲响,退之听了一会,道:“这敲渔鼓的分明是我侄儿湘子,怎的只闻其声,不见其形?昔日他曾说到蓝关道上救我,今日怎么还不来?教我受这般凄凉苦楚。”便仰面朝天,不绝口的叫了湘子几声,那得有一个人应他?
他正在恓惶没法,忽然听得渔鼓又响,只见一个道童,头上挽着双丫髻,身上穿件缁布单衣,手里拿着渔鼓,肩上驮着花蓝,冒着雪走将来,那大片的雪没有一片沾着他的身上,越显得唇红齿白,仙家的模样,口唱道情,是一阕〔寄生草〕,又是一阕〔山坡羊〕。
〔寄生草〕家住在深山旷野,又无东邻西舍。只见些山水幽清,禽鸟飞鸣,麂鹿忙奔。到晚来,人烟稀,鸟声静,冷冷清清。做伴的是,树梢头残月晓星。
〔山坡羊〕想当初,有驷马高车,为恁么到蓝关险地?今日英雄在何处?只怕要马倦人亡矣!心惨凄,夫妻两处飞,更添那雪积。雪积如银砌,回首家乡一路迷。伤悲!此际艰难,谁替你孤恓?早早回头也是迟。
退之看见这道童体貌清标,形容卓异,言词慷慨,音调激扬,便向着他拜倒在地上,道:“神仙救我!神仙救我!”道童忙用手扯住退之,道:“你是何等样人?来到这个没人烟的所在,有恁么贵干?”退之道:“我是在朝的礼部尚书韩愈。”道童道:“既是在朝的大人,出入有高牙大纛,后拥前呼。这样雪天,何不在红楼暖阁,烹羊煮酒,浅斟低唱,以展豪兴?却为恁单人独马,在此走路?”退之道:“我韩愈也是会快活的,只因侄儿湘子劝我修行,我不肯依他,今日在此受这般磨难,教我望前看不见招商客店,望后不见张千、李万,单单剩下我孤身,左难右难,因此上要寻一条自尽的路头。幸遇着仙兄来,借问仙兄,此去潮阳还有多少路程?”道童用手一指道:“前面就是蓝关城了。”
退之抬头看时,这道童化一阵清风,又不见了。退之忖道:“想是我不该死在这里,所以老天降下仙童指引我的路头,不免趱行几步,寻个安歇店家,又作道理。”偏生雪又大得紧,那匹马冻得寒凛凛的倒在地上,不肯立起来。退之道:“我因得罪于朝廷该受此苦,马,马!你得何罪,也同我在此处受这般饥寒?”只得慢慢地扶起马来,整理鞍辔,上马而行。只是马已冻坏,行走不得,一步一颠,几乎把退之跌下马来。退之此时也有八九分信湘子是神仙,做官的心也有八九分灰了。
走不上半里多路,望见一间茅屋在那山边,便自言自语道:“那间屋不是茶坊、酒肆,一定是个出家人修行的所在,我且前去,权躲灾难,却不是好。”连忙带了马到得茅屋门前,只见两扇门关得紧紧的,并没有人声气息。退之道:“好古怪,怎的有房子却没有一个人在外头?想是睡着了,或是有病卧在牀上起来不得;或是出外抄化不曾回来,或是寻师访友,或是踏雪寻梅,或被虎狼伤死,或遭魍魉迷魂也不见得。”又自道:“虽然是这样说,只是深山去处,不是一个人住的,少不得也合几个道伴看守房屋,难道没有一个人在屋里不成?”退之把马拴住了,推开门看时,门里并无一个人,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摆在那里。桌子上放着花篮一个,花篮内盛着许多馒头,热气腾腾,就像新落蒸笼的一般。篮旁一个葫芦,盛着一葫芦热酒。退之正当饥渴时节,拿起馒头就吃,刚刚咬得一口,猛然想道:“这馒头好像我生日那一日蒸的一般模样。”仔细看时,果然是厨子赵小乙蒸的馒头,那日赏与那黄瘦道人,用障眼法儿把我席上三百五十六分馒头都装在花篮里面,如何到在这里?为何还是这般热的?真是古怪!又道:“那道人原说我有蓝关雪拥之灾,故此收了我三百五十六分馒头。待我如今把花篮里的馒头细细数看,若是三百五十六分,不消说了;或多或少,不拘定三百五十六分之数,必然是出家人别处化来的馒头,天教他放在茅屋里济我的饥渴。”当下退之将手去花篮内摸出一个,又是一个,摸去摸来,整整的摸出三百五十六分来,一分也不少,一分也不多,乃叹一口气道:“我有眼何曾识好人,谁知那黄瘦道人真是个神仙,真有仙术。且胡乱吃几个馒头充饥,吃些酒解渴。”退之吃得一个馒头,吸得一口酒下肚子去,便觉得神清气爽,身上也轻松和暖了好些。又自想道:“马与我同受饥寒,又没草料吃,不免也把馒头喂他几个。”只见那马垂头落颈,眼中泪出,一些也不肯吃。退之看了,好些伤感,道:“张千、李万被虎咬了去,我只靠这匹马做个伴儿,倘若有些跷蹊,教我怎生区处!”一边摸着这马,一边叹息,不觉天色昏沉,看看晚了,只得在茅庵中权坐一宵。正是:
情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
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