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韩湘子全传  

 
 
第一回 雉衡山鹤儿毓秀 湘江岸香獐受谴
第二回 脱轮回鹤童转世 谈星相钟吕埋名
第三回 虎榜上韩愈题名 洞房中湘子合卺
第四回 洒金桥钟吕现形 睡虎山韩湘学道
第五回 砍芙蓉暗讽芦英 候城门众讥湘子
第六回 弃家缘湘子修行 化美女初试湘子
第七回 虎蛇拦路试韩湘 妖魔遁形避真火
第八回 菩萨显灵升上界 韩湘凝定守丹炉
第九回 韩湘子名登紫府 两牧童眼识神仙
第十回 自夸诩龟鹭罹灾 唱道情韩湘动众
第十一回 湘子假形传信息 石狮点化变成金
第十二回 退之祈雪上南坛 龙王躬身听号令
第十三回 驾祥云宪宗顶礼 论全真湘子吟诗
第十四回 闯华筵湘子谈天 养元阳退之不悟
第十五回 显神通地上鼾眠 假道童筵前畅饮
第十六回 入阴司查勘生死 召仙女庆祝生辰
第十七回 韩湘子神通显化 林芦英恩爱牵缠
第十八回 唐宪宗敬迎佛骨 韩退之直谏受贬
第十九回 贬潮阳退之赴任 渡爱河湘子撑船
第二十回 美女庄渔樵点化 雪山里牧子醒迷
第二十一回 问吉凶庙中求卜 解饥渴茅屋栖身
第二十二回 坐茅庵退之自叹 驱鳄鱼天将施功
第二十三回 苦修行退之觉悟 甘守节林氏坚贞
第二十四回 归故里韩湘显化 射莺哥窦氏执迷
第二十五回 吕纯阳崔家托梦 张二妈韩府求亲
第二十六回 崔尚书假公报怨 两渔翁并坐垂纶
第二十七回 卓韦庵主仆重逢 养牛儿文公悟道
第二十八回 墨尿山樵夫指路 麻姑庵婆媳修行
第二十九回 人熊驮韩清过岭 仙子传窦氏玄机
第三十回 香獐幸脱离水厄 韩林齐证圣超凡
 
 
第十六回 入阴司查勘生死 召仙女庆祝生辰
发布时间:2006/12/26   被阅览数:1788 次
(文字 〖 〗)
 
真幻幻真真亦幻,幻真真幻幻非真。
本来面目无真幻,一笑红尘有幻真。
且说湘子先前饮得三杯酒,睡倒在地上,人人都说他酒醉跌倒了,恰不知道湘子出了阳神,径住阴司地府去。看官,且说湘子为何这等时候,忙忙地去见阎罗天了,有恁事故?只因玉帝敕旨,着他去度韩退之成真复职,他见退之禀性迂疏,立心戆直,贪恋着高官大禄,不肯回头,恐怕一时间无常迅速,有误差遣,因此上一径到阴司阎君殿上,查看退之还有几年阳寿,几时官禄,待他命断禄绝的时节,狠去度他,庶不枉费心机,这正是:
钦承朝命出南天,直往阴司地府前。
查勘韩公生死案,度他了道证金仙。
当下湘子那一点元神来到鬼门关上,三十六员天将前遮后拥,七十二位功曹、社令沿路趋迎。白鹤双双,青鸾对对;幢幡旌节,缭绕缤纷,只见毫光现处,照彻了黑暗酆都;神气氤氲,冲破了刀山地狱。吓得那牛头马面胆战心惊,鬼卒阴官手忙脚乱。地藏佛忘拿了九环锡杖,谛听神空撇下两耳聪灵。打扫的不见了苕帚,殿宇堆尘;焚香的消煞了沉檀,金炉冷淡;左判官倒捧善恶薄,寿夭难分;右判官横执铁笔管,死生未定。当下牛头击鼓,马面撞钟,聚集那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十殿阎罗天子,齐来迎接湘子。只是一个个衣冠不整,礼度仓惶,装哑推聋,蹑足附耳,都不知上八洞神仙下降阴司有何事故。
那湘子展开袍袖,摆踱逍遥,手捧金牌,口宣玉旨,对阎君道:“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人间一昼夜,阴司十二年。我无事不来冥府,劈破幽扃,开通地府,止因玉帝差我度化叔父韩退之成仙了道,证果朝元,我度化几次,叔父略不回心,倔强犹昔。我恐怕行年犯煞,禄马归空,一旦鬼使来催,枉费辛勤跋涉,因此上,径来查勘俺叔父还该几年阳寿官禄?以便下手度他。”那阎罗天子听言才罢,便唤鬼判:“快把报应轮回簿拿来,待神仙亲自查勘。”左判官忙忙将簿呈上湘子。湘子接到在手,展开看时,第一张是晋公裴度,第二张是皇甫镈,第三张是李晟。第四张上面写着:“永平州昌黎县韩愈,三岁而孤。后登进士第,为宣城观察推官,迁监察御史,贬山阳令,改江陵法曹参军。元和初,擢知国子博士,分司朵都改都官员外郎,即拜河南令;迁职方员外郎,复为博士;改比部郎中,史官修撰,辅考功知制诰,进中书舍人;改太子右庶子为淮西行军司马,迁刑部侍郎,转兵部侍郎,升礼部尚书,上表切谏佛骨,贬为潮州刺史,一路上豺狼当道,雪拥马头,饥寒迫身,几陨性命;得改袁州刺史,召拜国子祭酒,复为京兆尹,吏部侍郎。”湘子看完道:“原来叔父还有这许多官禄,所以不肯回心。我如今把他官禄一笔勾销,除去他的名字,省得善恶薄中轮回展转,生死帐上解厄延年。”正是:
阎王殿上除名字,紫府瑶池列姓名。
那右判官慌忙捧笔,饱掭浓墨,递与湘子。湘子即便把退之这一张尽行涂抹了。揭到第五张,恰好是学士林圭的终身结果。湘子道:“岳父是云阳子转世,叔父复了原职,岳父也要归天回位,索性一笔涂抹了,免得又走一遭。”那十殿阎君齐齐拱手问道:“六道轮回,天有神而地有鬼;五行变化,生有死而死有生。因阴阳以分男女,合聚散而别彭殇,故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小圣谨守成案,不敢变易。今福仙不行关会,一概涂抹,只怕上帝得知,见罪小圣。”湘子道:“俺叔父韩退之是卷帘大将军冲和子,学士林圭是云阳子,俱因醉夺蟠桃,打碎玻璃玉盏,冲犯太清圣驾,贬谪下凡,不是那俗骨尘躯,经着轮回,魂销魄散,如今谪限将满,合还本位。玉帝怕他迷昧前因,堕落轮回恶趣,差俺下来度他二人,故此先除名字,省得追魂摄魄,勾扰滋烦。”那十殿阎罗天子各各躬身下礼道:“小圣有所不知,故尔唐突,幸得神仙明诏,心胸豁然。”当下随着湘子,送出阴司。这许多牛头鬼卒、马面判官,青脸獠牙,靛身红发,都齐斩斩摆列两行,匍匐跪送。湘子捧着渔鼓,拥着祥光,离了阴司,复来阳世,假装酒醒转来的光景,但凡人不识得耳。
却说湘子问退之讨被,盖了那小道人,复与退之说了半晌,又上前一步道:“韩大人,有酒再化几杯与贫道吃。”退之道:“汝方才吃得三杯就跌倒在地上,那小道人睡至此时还不曾醒,又化恁么酒?”湘子道:“贫道不是酒醉跌倒,乃是到阴司地府阎罗天子案前去看一位大人的官禄寿数,故此睡着了。那陪酒的师弟,贫道适与大人说话的时节,已辞去多时了,怎么大人说他还不醒?”退之道:“好胡说!汝师弟若酒醒去了,那被下盖的是恁么人?”湘子道:“大人揭起被来一看便见端的。”退之叫张千把那被揭起看时,不见那吃酒的道人,只见一只大缸盖在被底下,满贮着一缸好酒,倒吃了一惊,走上前禀退之道:“道人不见了,只有一只缸,满满盛着好酒。”退之道:“我只说这吃酒的人是真酒量,原来也是障眼法儿。”便开口叫湘子道:“野道人,我且问汝,汝到阴司去查那一位大人的官禄寿数?”湘子道:“列位大人中一位。”退之道:“在席有三百五十六位朝官,是张是李,索性说个明白,日后也显得汝的言语真实。若这般含糊鹘突,谁人肯信汝的说话?”湘子道:“单查礼部尚书韩大人的官禄寿数。”退之道:“你查我做恁?”湘子道:“我要度大人修行,恐怕大人阳寿不久,故此到阴司去查勘一个明白。”退之道:“我今庚五十七岁了,你查得我还有几十年阳寿?几十年官禄?若说不着,一定要处置你这大言不惭妖言惑众的贼道了。”湘子道:“大人莫怪贫道口直,你若要做官,明年决遭贬谪。寿算只有一年多些;若肯跟我修行,可与日月同庚,后天不老。”退之道:“我自幼年到今日,算命、相脸的不知见过了多少,那一个不说我官居一品,独掌朝纲,寿活百年,康宁矍铄。汝怎敢如此胡说!”湘子道:“延寿命虽然难算,恰也要大人自去延,若不修行,便是自投罗网了。”退之道:“你不过是一个游方道人,既不是活无常在世,又不曾死去还魂,那里得见阴间的生死簿子?”湘子道:“贫道身卧阶前,神游地府,那鬼门关上阎君、鬼判、狱卒、阴兵,那一个不来迎接?我坐在森罗殿上,取生死簿从头一查,见大人名字在那簿子上,注庚五十七岁,五十八岁丧黄泉,字字行行,看得真实。若说那死去还魂的,自家救死且不暇,那得功夫去查别人?”退之道:“这话分明是活见鬼,我不信,我不信!”湘子道:“大人不信也由你,只怕明年要见贫道时没处寻了。”退之怒发如雷,喝叫张千推湘子出去。
湘子出门一步,又转到门首叫道:“长官,我要进去见你老爷,说一句紧要的话。”张千道:“你这道人脸忒涎了,莫说老爷要恼,连我们也厌烦了,快些去倒是好的。”湘子道:“你们怎么也厌烦我?这叫做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了。”张千道:“圣人说得好:『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你又不是双盲瞎子,看了老爷这般发怒,赶打你出门,你只该识俏去了罢,只管在此油嘴创舌讨没趣吃,也没要紧。”湘子道:“我是笋壳脸,剥了一层又一层,极吃得没意思的。你只做个囫囵人情,放我进去对老爷说一句话,就回去了。”李万道:“你要骂就骂我一场,要打就打我一顿,若要我放你进去,实是使不得。你就是做我的爷和娘,只要挣饭养得你,也不替你吃这许多没趣。”湘子见他们这般说,便用仙气一口吹到张千、李万的脸上去,他两个如醉如梦,昏昏沉沉睡着了。
湘于闪进里面,打起渔鼓。退之道:“这野道人又来搅我,真是可恶!”叫手下:“拿他去打四十板,枷号在门首,以警这些游方憎道!”手下人一齐动手来拿湘子。湘子不慌不忙,把仙气一口吹在林学士看马的王小二身上,那王小二就变作湘子模样站在那里。退之看见这些人乱窜,便喝道:“你这一干人眼睛都花了,明明一个道人站在那厢,不去拿他,倒在这里胡诌乱扯!”手下人见退之发怒,便一下子把王小二拿将过来,揿在地上,用竹片打他,却看不见湘子。这王小二被揿住了打,发狠的喊叫道:“我是林老爷家的王小二,为何打我?”林学士道:“叫的是学生小仆,不知亲家何事打他?就是小仆触犯了亲家,也须与学生说明,打他才是。俗云:『打狗看主面』。为何这般没体面,就把小仆乱打?”退之道:“亲家勿罪,方才叫人打那贼道人,如何敢打尊使王小二!想是贼道人用寄杖法,寄在尊使身上。”林学士道:“贼道这般可恶,如今在那里?待我拿来打一顿还他。”湘子挺身道:“贫道在此。”林学士喝道:“汝来搅扰韩大人的酒筵,故此韩大人要打汝。汝受不得这样羞辱,吃不得这样苦楚,只合急急去了,才是出家人的行径,为恁么苦苦在此缠扰,倒把我的人来替你打?”湘子道:“大人勿罪,这是金蝉脱壳,仙家的妙用。尊使该受这几下官棒,贫道才敢借他替打,与他消除灾难。”林学士道:“王小二没有过犯,白白的受这顿打,还说替他消除灾难。我算汝的灾难目下断难躲过,何不先替自家消除一消除?”王小二道:“我和你都是父娘皮肉,打也是疼的。你慷他人之慨,风自己之流,不要忒爽神过火。”退之道:“这样奸顽贼道,不要与他闲说,只是赶他出去,大家才得安静。?湘子道:“俺偏生不去。”退之道:“汝不肯去,待要怎么!”湘子道:“大人肯跟贫道出家,贫道就去了。”退之道:“肯出家不肯出家,凭着人心里,汝十分强劝,谁肯听汝?”湘子道:“不是贫道不识进退,强劝大人,只是这回错过,万劫难逢,贫道不好去缴金旨,大人从此便堕轮回。去而复来,皆贫道不得已的心。”退之道:“缴恁么金旨?堕恁么轮回?这些话忒惹厌了。我且问汝,从我生辰至今日,也是四五日了,汝逐日来搅扰我筵席,今朝也说是仙家,明朝也说是仙家,但见汝说这许多不吉利的言语,再不见汝拿出一件仙家的奇异对象来与我上寿,岂不可羞?”湘子道:“大人说得有理,我有一幅仙画献于大人,愿大人万寿无疆!”退。之道:“我家有无数好画,少也值百十两一幅,怎见得汝的画就是仙画?”湘子道:“大人虽然有许多好画,都是死的。贫道这一幅画恰是活的,要长就长,要短就短,人物都是叫得下来的,只怕大人府中没有俺这样一幅。”退之道:“如今在那里?有多少长短?快拿来挂在中间,与列位大人赏鉴一赏鉴。”湘子道:“直有丈二,横有八尺,恰好挂在大人这间厅上。”退之道:“张千,取画又来,将那道人的画儿挂起我看。”
张千拿了画叉,道:“先生,画儿在那里?”湘于道:“在我袖中,待我取出来。”张千道:“你说直有丈二,横有八尺,如今说藏在袖中,可不道手长衣袖短。”湘子道:“长官休得取笑,我拿出来便见分晓。”那湘子从从容容在袖子里面抽出一幅画儿,递与张千。张千接过手中,用画叉挂将起来。果然直长丈二,横阔八尺,上面画着许多美女,一个个就像活的一般,好不动人。有诗为证:
斜倚雕栏拂翠翘,名花倾国惜妖挠。
娥眉扫月横双黛,云髻堆鸦压二乔。
洛浦瑶姬留王佩,凤台仙子赠琼萧。
写真纵有僧繇笔,隔断巫山去路遥。
退之道:“画倒也好。”林学土道:“你既来庆寿,怎么不画些寿意?
单单画这许多美人,莫不足把韩大人比做石季伦么?”湘子道:“韩大人正色立朝,直己行道,怎比那铜臭愚犬,守钱贱虏。我因韩大人寿日,特到终南山碧霞洞碧霞真人那里,借这八洞仙姬来与他庆寿。”退之道:“美人画得好,不过是传神得法,图绘入神,恁么碧霞洞的仙姬?”湘子道:“贫道一心要度大人出家,故借仙姬来与列位大人递酒。”退之道:“汝叫得下来,我才信是仙姬。”湘子道:“这个有何难哉!”用手向画儿一指,叫声:“仙妹,下来劝列位大人的酒。”那画儿上美女果然走下两个。怎见得仙女的美处?
金钗斜軃,掩映乌云;翠袖巧裁,轻笼瑞雪。樱桃口,浅晕微红;春笋手,轻舒嫩白。纤腰袅娜,绿罗裙微露金莲;素体轻盈,红袖袄偏宜玉腕。脸堆三月桃花,眉扫初春杨柳,香肌曲簌瑶台月,翠鬓笼松楚岫云。
这两个仙姬近前道:“列位大人万福。”众官看了,真个是天姿国色,绝世无双,便道:“韩大人,这不是月殿嫦娥,定是蓬莱仙子。道人若不是真神仙,如何请得他下来?”湘子打动渔鼓,叫道:“仙妹唱一个《步步娇》,奉列位大人一杯。”仙女唱道:
苦海茫茫深万丈,今古皆沦丧,英雄没主张。特驾慈航,稳载尔离风浪。今日里若不悟无常,凡鱼终堕青丝网。
〔新水令〕你若肯一朝挥手谢君王,脱朝衣,把布袍儿穿上,早离了金銮殿,即便到水云乡。两袖飘扬,两袖飘扬,觅一个长生不死方。
两个唱毕,忽然隐形去了,那画儿上就不见了两个。湘子又用手招画儿上仙姬道:“仙妹,再请两位下来。”只见袅袅娜娜,摇摇摆摆,又走下两个来。有诗为证。
八幅罗裙三寸鞋,妖娆体态是仙胎。
九天玉女临凡世,为度文公去复来。
仙女缓步上前,道了万福。湘子便拍动云阳简板,叫道:“仙妹,列位大人在此庆寿饮酒,你唱一阕《寄生草》何如?”仙女捧上一杯酒,递上韩退之,口中唱道:
叹富贵风中烛,想浮名水上泡。劝你把包中换了乌纱帽,袖衣渔鼓祥云罩。仙家妙境谁能到?只这个五湖四海恣游遨,煞强如王家一品花封诰。
〔煞尾〕风急浪花浮,鼠啮枯藤倒,便从此撒手回头犹欠早,莫等到席冷筵残人散了,一沉苦海中,永劫难捞。但灵消难认皮毛,鬼窟。翻身知几遭?平生意气豪,只争一些儿不到。这时节,那里寻贵王公官品高?
湘子道:“仙妹唱完,请归洞府,再请两位来祝寿筵。”霎时间就不见了这两个仙姬。另有两个舞向筵前。众官抬头看时,比先前来的更觉得娉婷娇媚。怎见得他的娉婷娇媚?但见:蓬松云髻,插一枝碧玉簪儿;袅娜纤腰,系六幅绎绡裙子。素白单衫笼雪体,淡黄软袜衬弓鞋,娥眉紧麾,惺惺凤眼赛明珠;粉面低垂,细细香肌欺瑞雪。若非月窟嫦娥女,也是湘皇洛浦妃。
这仙姬回旋飞舞,口中唱道:
叹人生空自忙,不觉的两鬓霜。你便积下米千担,攒黄金万万两,晓夜在思量,费心肠。恨不得比石崇家私样,王恺富豪强,孟尝君食客成行。总之一身难卧两张牀,一日难餐一斗粮。有一日大限临在你头上,那一个亲的儿,热的女,替得你无常?有钱难买不死方,有钱难买不无常。你就有李老君的丹,释迦佛的相,孔夫子的文章,周公八卦阴阳,卢医扁鹊仙方,他也一个个身亡。世间人谁敢和阎王强,假如你做了梁王,置买下田庄,留与儿郎;或生下不成才破家子,出头来一扫儿光。花开时三月天,家家在荒郊外挂纸钱。百般挑列在坟前。孝子泪涟涟,亡人几曾沾?你如今有得吃,有得穿,速回头去学仙,过几年得自然。若还不肯抽身早,免不得北邙山里稳稳眠。
退之道:“换来换去,总是这两个女子,没什么奇异;说来说去,只说我为官的不好,也不十分新鲜。今后再有说着做官不好的,就先打嘴巴十下,连那道童也不饶他。”仙姬道:“大人何须发恼,我有个《黄莺儿》唱与大人听:劝大人莫猖狂,烈烈轰轰总一场。吉凶祸福从天降,站立在朝堂,谁人敢相抗。那个高官得久长?细推详,君王怒发,遣成在他方。”
退之喝道:“我正直当朝,清廉律己,有恁么罪过,遣戍得我?连这些女子也胡言乱语了,左右,快与我叉他出去,不许在此絮烦!”湘子道:“大人息怒,又有一个仙姬来劝酒了。”
〔混江龙〕位冠群僚,官居极品身荣耀。果然是清廉律己,正色当朝。殿上待君悬玉带,家中宴客续兰膏。自恃雄豪,名扬八表,从古官高祸亦高。船行险处难回棹。只恐怕一封朝奏,夕贬不相饶。
退之大怒,叫左右:“把这女子拿下,送到法司问他一个捏造妖言、侮慢官长的罪名。”湘子道:“大人既做过刑部侍郎,难道不晓得女子有罪,罪坐夫男?这女子不过是说官高必险的意思,又不曾唐突了大人,他又没有夫男在这里,如何送他到法司拟罪?且请息怒,又有一个仙姬来了,大人试听他唱一个《皂罗袍》何如?”林学士道:“亲家不必性躁,他这伙人是笼中鸟,釜中鱼,要拿就拿住的,怕他走在何方去。且听这个女子唱些恁么来?”湘子拍响渔鼓,仙姬唱道:
软弱的安闲自在,刚强的惹祸招灾。闲争好斗是非来,闭口藏身无害。安然守分,愁眉展开。光阴有限,青春不来,功名得意终须耐。
林学士道:“这一曲唱得好,再饮一杯。”退之道:“这女子劝人凡百忍耐,倒也有理。你再唱一曲,我重重赏你。”仙姬道:“六月披裘不是拾遗,浪子千金不易,宁甘曳尾泥涂。咱在阆苑寄楼,蓬莱暂住,既无利心圂扰,亦无妄念牵缠,大人怎么说个重赏来?”湘子拍动渔鼓,仙姬又唱道:
劝大人且从容,春花能有几时红?堆金积玉成何用?叹金谷石崇,笑南阳卧龙,今来古往都成梦。细研穷,归湖范蠡,他到得安荣。
退之道:“这般言语,总是那野道人一派传来的,可恶,可恶!我这里一句也听不、得,快叉他出去!”
退之说得一声叉出去,那张千、李万许多人蜂拥也似赶来叉仙女。这仙女化一阵清风,又不见了。壁上刚刚剩得一幅白纸,不见一个仙姬,也不见有诗歌、山水,犹如裱褙铺里做的祭轴一般挂在那里。激得退之三尸神暴跳,五脏气冲霄,恶狠狠的道:“这贼道明明欺侮下官,做出这般不吉利的模样,可恨!可恼!”这正是:
甜言送客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毕竟不知退之恼怒若何,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