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韩湘子全传  

 
 
第一回 雉衡山鹤儿毓秀 湘江岸香獐受谴
第二回 脱轮回鹤童转世 谈星相钟吕埋名
第三回 虎榜上韩愈题名 洞房中湘子合卺
第四回 洒金桥钟吕现形 睡虎山韩湘学道
第五回 砍芙蓉暗讽芦英 候城门众讥湘子
第六回 弃家缘湘子修行 化美女初试湘子
第七回 虎蛇拦路试韩湘 妖魔遁形避真火
第八回 菩萨显灵升上界 韩湘凝定守丹炉
第九回 韩湘子名登紫府 两牧童眼识神仙
第十回 自夸诩龟鹭罹灾 唱道情韩湘动众
第十一回 湘子假形传信息 石狮点化变成金
第十二回 退之祈雪上南坛 龙王躬身听号令
第十三回 驾祥云宪宗顶礼 论全真湘子吟诗
第十四回 闯华筵湘子谈天 养元阳退之不悟
第十五回 显神通地上鼾眠 假道童筵前畅饮
第十六回 入阴司查勘生死 召仙女庆祝生辰
第十七回 韩湘子神通显化 林芦英恩爱牵缠
第十八回 唐宪宗敬迎佛骨 韩退之直谏受贬
第十九回 贬潮阳退之赴任 渡爱河湘子撑船
第二十回 美女庄渔樵点化 雪山里牧子醒迷
第二十一回 问吉凶庙中求卜 解饥渴茅屋栖身
第二十二回 坐茅庵退之自叹 驱鳄鱼天将施功
第二十三回 苦修行退之觉悟 甘守节林氏坚贞
第二十四回 归故里韩湘显化 射莺哥窦氏执迷
第二十五回 吕纯阳崔家托梦 张二妈韩府求亲
第二十六回 崔尚书假公报怨 两渔翁并坐垂纶
第二十七回 卓韦庵主仆重逢 养牛儿文公悟道
第二十八回 墨尿山樵夫指路 麻姑庵婆媳修行
第二十九回 人熊驮韩清过岭 仙子传窦氏玄机
第三十回 香獐幸脱离水厄 韩林齐证圣超凡
 
 
第十一回 湘子假形传信息 石狮点化变成金
发布时间:2006/12/26   被阅览数:1708 次
(文字 〖 〗)
 
贫者衣中珠,本自圆明好。
不会自寻求,却数他人宝。
数他宝,终无益,只是教君空费力。
争如认取自家珠,价值黄金千万镒。
不说湘子走去。且说长安街上有一个淌老儿,家中也有几贯钱钞,只因不做生意,坐吃箱空,把这几贯钱钞都用尽了。没奈何,穷算计,攒凑些本钱,要开一个冷酒店。拣着这月这日这时,挂起招牌,开张店面。恰好湘子拍着渔鼓简板唱将来:
日月转东西,叹人生百岁稀,总不如我头挽一个双丫髻,身穿领布衣,脚穿双草履。许由瓢是俺随身计,待何如,云游海岛,谁似俺犹夷。
湘子唱到淌老儿门首,见店面上挂着花红,晓得是新开酒店。便近前一步道:“不化无缘化有缘,莫把神仙当等闲。老施主,今日新开酒店,小道化一壶酒,发个利市。”那淌老儿见湘子走来,连忙的回转了头,只做眼睛不看见,耳朵不听见,不理他。湘子见淌老儿这个模样,又走近前一步,敲着渔鼓唱道:
老公公,我看你两鬓白如绵,你今日开了酒店,只为要赚些钱,因此上,老少们不得安然。俺化你一壶香醪饮,保佑你买酒的闹喧喧。你若是肯欣然,俺替你做一个利市仙,包得你一本儿增出一倍钱。
那淌老儿道:“我今日才做好日,开得这店,你这道人就走将来要化酒吃,难道我开的店是布施店不成?”湘子道:“有本生利,我出家人怎敢要老人家布施?只是今日是个吉日,你老人家也该舍一壶酒,做利市钱。”淌老儿道:“你这样人忒不知趣,我开下店,还不曾卖一分银子,怎么叫我先把一壶酒舍与你做利市?”湘子道:“和合来,利市来,把钱来。你一毛不拔,也叫你做个人?”淌老儿道:“我老人家苦苦凑得本钱,做好日开这酒店,卖一壶酒恰像卖我身上的血一般,好笑你这师父,蛮力骨碌要我布施!”湘子道:“不是贫道硬要你老人家布施,只因你老人家新开店,酒毕竟是好的,贫道也讨一个出门利市耳。”那淌老儿吃湘子缠不过,低着头想了一会,就颤簌簌拿起一个酒盏儿,兜了大半盏酒,递与湘子,道:“师父,我舍这一盏血与你吃,你吃了快些去,省得又惹人来缠我。”湘子道:“你家酒果然好,我吃这盏就醉,若吃不醉,就是你的酒淡了。说恁么人来缠不缠。”淌老儿道:“我白白地舍与你吃,你倒来揭跳我。你这样人也来出家,请燥踱!”湘子拍手大笑,唱道:
堪叹那人心不足,朝朝暮暮,只把愁眉蹙。凡夫怎识大罗仙,胡言乱语多诋触。笑你年高犹自不修行,开张酒店空劳碌,人心待足何时足!
唱罢便走了去。那淌老儿道:“你看这人好不达时务,我刚刚开得店,你就来布施,我连忙布施你一盏酒,还不足意,倒说我轻薄他。我若是一滴不破悭,倒是没得说。”旁边人说道:“淌老官,你快快不要言三语四。这道人也不是好人,你既舍与他,落得做一个囫囵人情。”淌老儿道:“列位请坐。我淌某今庚七十三岁了,这般的道人不知见了若千若万,那里希罕他这一个人。比如我家对门韩尚书老爷家里一位公子,好端端的在馆里读书,平空地两个道人说是终南山上来的神仙,把他公子一拐就拐了去,经今许多年代没有寻处。那韩老爷、韩夫人好不烦恼得紧,终日着人缉访,再没一些儿踪影。今日不是我老淌捏得主意定时,也要被这道人骗坏了。”旁边人道:“然虽如此,只这一盏酒怎么骗得你老人家?”一递一句说了一遍。
湘子也不管他,一径走到退之门前。正值婶娘窦氏坐在房中打盹。湘子慧眼观见窦氏未醒,便遣睡魔神托一梦与窦氏。待窦氏醒来,着人寻他,他才乘机去点化他。那窦氏果然梦见湘子立在面前,叫他一声,他惊醒转来,心中好生不快。唤芦英出来商议,要着人去寻湘子。芦英道:“这是婆婆心思意想,所以有这个梦,叫人那里去寻他?”窦氏又叫韩清道:“我儿,你哥哥湘子方才在这里,叫我一声就不见了,你快去寻他来见我!”韩清道:“哥哥出家许多年,知他在那里地方,叫我去寻得他着?”
正说话间,那湘子坐在街上,把渔鼓简板敲拍一番。窦氏隐隐听见,便道:“韩清,这不是敲渔鼓响,怎他说没处寻你哥哥!”韩猜道:“是一个道童坐在门外马曼石上打渔鼓唱道情,簇拥着无数人在那里听。那里是哥哥。”窦氏道:“你去叫他进来,待我问他,或者晓得你哥哥的消息也不见得。”韩清连忙走到门外,看见这许多人挨挨挤挤,伸头探脑,侧耳踮脚,人架着人在那里听。便说道:“你这伙人也忒没要紧,生意不去做,倒在这里听唱道情。他靠着唱道情抄化过日子,难道你们也靠得这道情过日子不成?”这许多人见韩清这般说,打了一声号子,都四散跑了去,只剩下湘子坐在石头上。韩清便走近面前,叫道:“道童,我夫人叫你进来,和你说话!”湘子只是坐着不应他。韩清骂道:“贼道童,好生无礼!我是韩尚书府里相公,好意叫你,你怎敢大胆坐着不起身?”湘子忖道:“我当初在富阳馆中读书,叔父见我自抱书包,怕人笑话,讨得张家孩子张清,改名韩清,跟我读书。想因我出家修行,叔婶没有亲子,抬举他像儿子一般。如何就叫起韩相公来,岂不好笑。待他再来叫我,我把青淄泥撒他一脸,看他如何说话。”只见韩清又说起那着水官话,搬起那富阳呔声,嚷道:“你这贼道,真个可恶!若再不起身,叫手下打你这贼狗骨头!”湘子道:“我出家人又不上门布施你的钱钞,又不拦路冲撞着你;你怎么就骂我,平白地又要打我?”手拿青泥一把,照脸撒将去。韩清气忿忿跑进家里,叫人去打他。窦氏看见他变了脸乱跑,便叫住他道:“我使你去叫那打渔鼓的道人,你怎的做出这一副嘴脸来?”韩清只得立住脚,回复道:“孩儿去叫那贼囚,他身也不立起来,倒拿把青淄泥撒我一身。我如今叫人去拿他进来,吊在这里,打他一个下马威,才消得我这口气。”窦氏道:“必定是你倚家主势,打那道童,道童才敢将泥撒汝。汝快快进去,不要生事,惹得老爷不欢喜。”韩清只得依言走了进去。
窦氏唤叫张千道:“门外那敲渔鼓的道童,你好好地叫他来见我,不要大呼小叫,吓坏了他。”张千果然去叫湘子道:“小师父,我府中夫人请你进来唱个道情,散一散闷。你须小心上前,不可撒野放肆。”湘子便跟了他进来见窦氏,道:“老夫人,小道稽首。”窦氏道:“童儿,你是几岁上出家的?如今有多少年纪了?”湘子道:“小道是十六岁出家,也历过几遍寒暑,恰忘记了年庚岁月。”窦氏道:“出家的囊无宿钱,瓮无宿米,东趁西讨,有恁么好处?你小小年纪,便抛撇了父母妻小,做这般勾当。”湘子道:“夫人有所不知,小道有诗一首,敢念与夫人听者。”诗云:
一钵千家吃,孤身万里游。
为求生死路,乞化度春秋。
窦氏道:“千家饭有米麦生熟不均,烂湿干燥各别,吃在口中,有恁么好处?少年孤身一个,东不着庵堂,西不着寺观,飘荡荡似浮云孤鹤一般,饱一餐,饥一日,有恁么好快活?想起当初一时间差了念头,抛撇了家属,走了出家,就像我湘子一般行径,只怕如今也悔之晚矣!”湘子道:“小道并无悔心。只为着要度两位恩养的父母,故此暂离山洞,到这里走一遭。”窦氏道:“你从那一山来的?”湘子道:“小道是从终南山来的。”窦氏问张千道:“天下有几个终南山?”张千答道:“十五道三百五十八州府,只有一个终南山。”窦氏又问湘子道:“你那山到我这里有多少路程?”湘子道:“陆路有十万八千七百八十五里,还有三千里水路不算。”窦氏道:“你走几时才到这里?”湘子道:“不瞒夫人说,小道今早已时在山上辞别了师父,午时就到长安。”窦氏笑道:“先生这般说,莫不是驾云来的?”湘子道:“云便不会驾,略略沾些雾露儿,故此来得快。”窦氏道:“先生既腾云跨雾,往来霄汉之间,这一定是一位神仙了。”湘子道:“我头顶泰山,脚踏大地,手托日月,腰搨青天,四壁上没有遮拦,徒然怕无端漏泄。筑基炼己,功行满三千;降龙伏虎,不让大罗仙。”窦氏道:“先生上姓?”湘子道:“姓卓名韦。”窦氏道:“先生,你既是从终南山来,我要问你一个消息。”湘子道:“夫人问什么消息?”窦氏道:“数年前,有两个道人将我侄儿拐上终南山去,至今没有信息。不知他生死存亡,朝夕悬挂,所以要问先生一声。”湘子道:“夫人侄儿叫恁么名字?”窦氏道:“名唤韩湘,小字湘子。”湘子道:“山上是有两个湘子,只不知那一位是夫人的侄儿。”窦氏道:“他两个约有多少年纪?”湘子道:“大湘子是海东敖来国长眉李大仙的徒弟,约有一千多岁了。”窦氏笑道:“先生错说了,大湘子敢只有一百岁。”湘子道:“小湘子是永平州昌黎县人氏,山上钟离师父、两口先生的徒弟,还不满三十岁。”窦氏道:“据先生所言,小湘子是我的侄儿了。可怜!可怜!我侄儿几时才得回来?”湘子道:“我听得他说不回来了。”窦氏道:“他身上衣服何如?日逐吃些恁么物事?”湘子道:“那湘子效二皇圣父,身穿草衣,日餐树叶,苦捱时光,像小道一般模样。”窦氏哭道:“湘子儿,你在他乡外郡,受这般凄凉苦楚,只你自家知道,你叔父腰金衣紫,那一日不想着你来!”湘子道:“夫人不必啼哭,小道几乎忘了,今早小道起身时节,小湘子曾央我寄有一封家信在此。”窦氏道:“谢天谢地,有了信息,就好着人去寻他了。先生,我侄儿书信如今在那里?拿来我看,重重酬谢先生。”湘子假向腰间摸了一摸,道:“咳!小道因今日起得早了些,在那聚仙石上打个盹,倒失落了小湘子的家书,如何是好!”窦氏道:“我侄儿千难万难,寄个家信,如何把来失落了?这可是受人之托,终人之事的。”湘子想一想,道:“书信虽故失落,小湘子写的时节,我曾见来,还记得在此,小道便念一遍与夫人听罢。”窦氏道:“书是怎么样写的?你快念来,省得我心里像半空中吊桶,不上不落。”湘子道:“他写的是《画眉序》一首,夫人听小道念来:
儿封母拆书,霜毫未染泪如珠。幼年间,遭不幸,父母双徂。多亏叔婶抚遗孤,养育我二八青春富。虽然娶妻房林氏芦英,抛撇了去出家修行不顾。算将来六载有余,炼丹砂碧天洞府。谨附书拜覆,婶娘万勿空忧虑,万勿空忧虑!”
窦氏听念书中说话,号啕大哭。正是:
世上万般哀苦事,无过死别与生离。
今朝忽闻湘子信,高堂老母愈悲啼。
这湘子见窦氏号啕大哭,便打动渔鼓简板,唱一个《浪淘沙》道:
贫道乍离乡,受尽了恓惶;抛妻恩爱撇爹娘,万两黄金都不爱,去躲无常。
窦氏道:“我看先生身上衣服也没一件好的,甚是苦恼,没要紧去出家。”湘子又唱道:身穿破衣裳,百纳千行;手中持钵到门旁。上告夫人慈悲我,乞化斋粮,乞化斋粮。曹溪水茫茫,上至明堂;胎元十日体生香。身外有身真人现,怕甚无常,怕甚无常。窦氏见说,呵呵笑道:“这般一个艰难道人要化斋粮度日,兀自说嘴夸能。自古来有生必有死,就是佛也不免要涅盘,老君也不免要尸解,你怎么躲得那『无常』二字?”湘子道:“偏有小道躲得『无常』。”窦氏道:“孔圣留下仁义礼智信,老君留下金木水火土,佛家留下生老病死苦。你且把佛家那五个字唱一个与我听。”湘子轻敲渔鼓,缓拍简板,唱《浪淘沙》道:
生我离娘胎,铁树花开,移干就湿在娘怀。不是神天来庇佑,怎得成孩?
窦氏道:“人生在世,老来如何?”湘子唱道:
白发鬓边催,渐渐猥衰,腰驼背曲步难移,耳聋不听人言语,眼怕风吹。
窦氏道:“老来得病如何?”湘子唱道:得病卧牙牀,疼痛郎当,妻儿大小尽掠惶。晓夜不眠连叫苦,拜祷医王。窦氏道:“死去如何?”湘子唱道:人死好孤恓,撇下夫妻,头南脚北手东西,万两黄金将不去,身埋土泥。窦氏道:“死去受苦如何?”湘子唱道:死去见阎王,痛苦彷徨,两行珠泪落胸膛。上告阎王慈悲我,放我还乡。
又:瓜子土中埋,长出花来,红根绿叶紫花开。花儿受尽千般苦,苦有谁哀?
窦氏道:“卓先生,那浮世上光阴,你道如何?”湘子道:“浮世上急急忙忙,争名夺利,皆为着一身衣食计,儿女火坑,牵缠逼迫,何日得个了期!古语云:『百岁光阴若火烁,一生身世水泡浮。』寻思起来,人有万顷良田,日食一升米;房屋千间,夜眠七尺地。何苦把方寸来瞒昧天地,不肯修行,就是那夫妻子母恩爱也有散场的时节。徒然巴巴急急,替人作马牛,有何益哉!”窦氏道:“卓先生,我侄儿不肯回来,我如今助你些盘缠,劳你捎一个信儿与他,叫他早早归家,以免我们悬望。你肯捎去否?”湘子道:“书信替夫人捎去,盘缠小道却用不着。”窦氏道:“你衣不遮身,食不充口,拿些盘缠去,也省得一路上抄化,为何用不着?”湘子道:“小道有诗一首,呈上夫人。”诗云:
不事王侯不种田,日高犹自抱琴眠。
起来旋点黄金用,不便人间作孽钱。
窦氏道:“怎么叫做作孽钱?”湘子道:“
官吏钱,都在那滥刑枉问棒头上打来的;僧道钱,都是哄那十方施主三宝面上骗来的;经纪担头钱,都是那抠心挖颡算计得来的;新鲜腌腊行里钱,都是那戕生好杀害物性命换来的;赌坊、衏人家钱,都是那没廉耻、没礼义拐来的。这都叫作孽钱。
小道那里用不着。”窦氏怒道:“我好意要助你盘缠,你倒说出这许多唠叨浑话来。”湘子又吟诗一首道:
怕做公婆懒下船,饥时讨饭饱时眠。
风雪雨雪都堪卖,石化金银土化钱。
窦氏怒道:“风雷雨雪都是天上神物,如何随你变卖?石头泥土,乃至贱东西,如何可点化作金银?张千,可赶这野道童出门去!”张千禀道:“夫人息怒,那卓先生说会点石成金,夫人何不叫他点些看看。若点不成时,送到五城兵马司,问他游手骗财,惑世诬民,大大的罪名,他也甘心瞑服。”窦氏道:“也说得是。”便叫湘子道:“先生,你既说会点金,可把石头点些与我看?”湘子道:“夫人快着人取石头来,小道自有点化。”窦氏叫张千:“去睡虎山前取几块大石头来!”张千便叫众人同去。众人道:“哥,你叫我们何处去?”张千道:“那道童说会得点石成金,夫人叫我去拾些石块来与他点。你们都去拾些来,待他点成了,讨回家去也是好的。”众人听说,恨不得挑一担来。热烘烘一阵都望睡虎山前跑去。
湘子暗道:“婶娘叫人去取石头,我不放些手段出来,他也不信我是神仙。且吹一口气去,把那山前山后的石块都遮藏不见,看他如何处置。”当下,湘子显出神通,把气向睡虎山一口吹去,果然大大小小石头一块也没有了。张千同众人满山前后去寻一遍,要鸡蛋大石子也没一块,惊得呆了。道:“这山上石头被谁人都搬了去?若不是神偷鬼运,定然是这道童点化不来,故弄些法术遮藏过了。”只得回复窦氏道:“各处寻转,没有一块石头。”窦氏道:“山边既没有石头,可叫人夫去抬那石狮子来。”湘子道:“不消人夫去抬狮子,只用阳犀手帕一条,净水一碗,夫人焚香下拜,小道叫那石狮子自家走来。”窦氏就叫张千快取手帕、净水、香炉。张千忙取来时,湘子将阳犀手帕盖在狮子身上,窦氏拜跪上香。湘子用仙气一口吹去,那石狮子就如活的一般,望里面跳将进来,这狮子如何模样:
头上毛旋螺卷起,眼眶内露出金睛。遍身毛片似铜针,五爪攫拿不定,牙齿森排剑戟,舌尖风卷残云。山中虎豹尽心惊,只怕普贤拴定。
窦氏见狮子跳跃进来,惊得坐身不定。湘子叱道:“畜生住脚!不要惊动贵人。”狮子就住了脚,依然是一个守门的石狮子,没有些儿活动。窦氏道:“我虽是个女流,也晓得些道理。你既要点石为金,必须用些药物。快快说来,我好着人置办。”湘子道:“点石成金非容易,只要夫人着眼观。”那湘子仍用阳犀手帕盖在狮子身上,向葫芦内倾出一粒金丹,将来放在狮子口内,含水一口,向他一喷,口中念念有词,把右手一指,喝道:“西山白虎正猖狂,东海青龙势莫当。两手捉来临死斗,化成一块紫金霜。畜生不变,更待何时!”猛然间,天昏地暗,有一个时辰。只见霞光掩映,瑞气缤纷。揭起手帕看时,变做一个金狮子。有《西江月》为证:
本是深山顽石,良工雕琢成形。崚嶒气象貌狰狞,镇守门庭寂静。今日有缘有幸,皮毛色变黄金。功君莫笑巧妆成,世情翻掌变,总是这般情。
窦氏看了,道:“真是金狮子。”张千禀道:“狮子外面见得是金,里面端只是石头。夫人不要信他!”窦氏叫湘子道:“卓先生,这金是假的。”湘子道:“夫人凿一块看,便见真假。”窦氏便叫张千:“取锤凿来,看是金是石。若是金,方信这先生是神仙。”张千连忙拿锤凿,把狮子凿下一只脚爪。打一看时,里面比外边更紫黄三分。吓得张千目瞪口呆,倒退三步。窦氏道:“果有这般奇事。”张千跪禀窦氏道:“这神灿变得好金狮子,夫人赏他些酒饭吃也好。”窦氏便叫厨下安排一桌斋来与卓先生吃。张千抬桌面去摆在书房里,才来请湘子。湘子本待不去吃他的,晓得张千、李万要偷他葫芦内仙丹,不好说破他,只得随他到书房里坐下。他两个站在一壁厢。湘子道:“这许多酒肴,我吃不了,两位长官不憎嫌贫道,同坐吃一杯,何如?”张千道:“我也吃不多的。”李万道:“贫穷富贵,都是八字所生。先生是位神仙,我们有缘得遇,再添些酒,陪奉先生一醉。”湘子道:“我也量浅,三五杯就醉了。”他两人果然又拿些酒,对着湘子,你一杯、我一盏,吃了个不亦乐乎。
湘子略吃几杯,假推沉醉,故意倒在地上,鼾睡如雷。那张千就手去解他那葫芦。李万道:“葫芦没了,他醒来时,左右寻着我两人,少不得要还他。不如偷他些丹药,拿来点些金子用,倒是便益。”张千依了李万的话,在葫芦内倾出一丸药来,上得手时,变做一块火,张千丢也丢不及。李万不肯信,也去倾出一丸来,只见一条花蛇盘住手掌,惊得他两个魂飞魄散,丢在地上。那蛇与火依然向葫芦口钻进去了。恰好湘子醒来,假问道:“长官,你们为何在此喧闹?”张千道:“师父睡了,我们不曾去回复得夫人,怕夫人见责,故在此计较。”湘子便同往谢窦氏。
窦氏道:“我门前还有一个石狮子,先生索性也点成金子,待我相公回来,献与朝廷,讨一个官与你做。”湘子见说,微微笑道:“官有恁么好?小道不要他做。有诗在此:
为官不甚高,纸绳作系縧。
干时空好看,下水不坚牢。”
窦氏道:“这野道人甚不中抬举!你怎敢句句伤我?我也回你一首诗。诗云:为官身显达,功名四海扬。你是枯杨树,岂能作栋梁?”
湘子道:“杨树虽枯,逢春便发。贫道再献诗一首,夫人听取。”诗云:
杨树虽然死,还堪作栋梁。
为官运限到,败落势难当。
窦氏听了大怒,便叫张千赶他出去。湘子暗道:“婶娘偌大年纪,还不知死活,贪心不止,如何是好?我今日且去,再作理会。”正是:
酒逢知己千盅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毕竟不知湘子还来否,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