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韩湘子全传  

 
 
第一回 雉衡山鹤儿毓秀 湘江岸香獐受谴
第二回 脱轮回鹤童转世 谈星相钟吕埋名
第三回 虎榜上韩愈题名 洞房中湘子合卺
第四回 洒金桥钟吕现形 睡虎山韩湘学道
第五回 砍芙蓉暗讽芦英 候城门众讥湘子
第六回 弃家缘湘子修行 化美女初试湘子
第七回 虎蛇拦路试韩湘 妖魔遁形避真火
第八回 菩萨显灵升上界 韩湘凝定守丹炉
第九回 韩湘子名登紫府 两牧童眼识神仙
第十回 自夸诩龟鹭罹灾 唱道情韩湘动众
第十一回 湘子假形传信息 石狮点化变成金
第十二回 退之祈雪上南坛 龙王躬身听号令
第十三回 驾祥云宪宗顶礼 论全真湘子吟诗
第十四回 闯华筵湘子谈天 养元阳退之不悟
第十五回 显神通地上鼾眠 假道童筵前畅饮
第十六回 入阴司查勘生死 召仙女庆祝生辰
第十七回 韩湘子神通显化 林芦英恩爱牵缠
第十八回 唐宪宗敬迎佛骨 韩退之直谏受贬
第十九回 贬潮阳退之赴任 渡爱河湘子撑船
第二十回 美女庄渔樵点化 雪山里牧子醒迷
第二十一回 问吉凶庙中求卜 解饥渴茅屋栖身
第二十二回 坐茅庵退之自叹 驱鳄鱼天将施功
第二十三回 苦修行退之觉悟 甘守节林氏坚贞
第二十四回 归故里韩湘显化 射莺哥窦氏执迷
第二十五回 吕纯阳崔家托梦 张二妈韩府求亲
第二十六回 崔尚书假公报怨 两渔翁并坐垂纶
第二十七回 卓韦庵主仆重逢 养牛儿文公悟道
第二十八回 墨尿山樵夫指路 麻姑庵婆媳修行
第二十九回 人熊驮韩清过岭 仙子传窦氏玄机
第三十回 香獐幸脱离水厄 韩林齐证圣超凡
 
 
第七回 虎蛇拦路试韩湘 妖魔遁形避真火
发布时间:2006/12/26   被阅览数:1760 次
(文字 〖 〗)
 
莫笑荆棘丛,荆棘生芝兰。除却荆棘刺,芝兰掌上看。
芝兰近有香,荆棘远勾裳。庭阶植芝兰,荆棘置道旁。
话说湘子被那女子推了出门,正值星月无光,不辨路径,只得凝神定息,坐在一株大树底下,等候亮光。不想那女子在家中埋怨老头儿道:“这般一个标致小师哥儿,料是受苦不过的,待我把他吊在后头梁上,他自然赘在我家了,生生的被老祖公赶了他去。倘或路上遇着虎狼,不可咬杀了他,那里再寻得这样一个标致的小官人来?”一会儿又咒诅湘子道:“这个小贼道不看人在眼里,十分轻慢人得紧,想他是空桑里生出来的,不然也是江流儿初尚淌来生的,今夜出了我的门,不被虎咬,定被蛇伤,又要吃猪拖狗嚼的,只是辜负了我这一点热心肠。”一会儿又叫道:“你这般一个标致人,心里岂不聪明,为何硬着肚肠。一些儿也没转变?难道是柳下惠重生,封陟再世?”一会儿又叫老头儿道:“祖公公做你不着,快点了火把去寻那小官人转来,不要枉送了他性命。”一会儿又道:“你老人家眼昏耳聋,黑地里没寻他处,料他也去不远,我虽然鞋弓袜小,待我自去邀他回来。”这几段娇声细语软款的话儿,被那顺风儿一句句都吹到湘子的耳朵里,只指望打动湘子。谁知湘子这一点修行的念头如金如石,一毫也惑不动,听了这些声音言语,越发不奈烦了,便顾不得天气昏黑,脚步高低,一径往前乱走。走不上三五十步,只闻得风声泣树,水响潺潺,伥鬼高呼,山魈后应,没奈何强跑了二三里程途。远远的望见前面亮烁烁两盏灯,一阵大风随着那两盏灯吼地而起,这灯光直望湘子面前射将来,并不因风摇动。湘子口中自念道:“我师父有灵有感,见我黑地摸天走不得路,故远远送两盏灯来照我了。”念诵未已,那灯看看移到跟前,止离半箭之地,原来不是两盏灯,是猛虎的两只眼睛光。那虎见了湘子,便发起威势来,怎见得那虎的威势怕人:
头低尾翘,口中吼吼似雷鸣;腰矗爪爬,地下纷纷起泥土。满身上斑斑点点丝毛,硬比钢针;遍口中截截齐齐牙齿,森排剑戟。山中狐兔闻其声,隐迹潜踪;坞内獐狍嗅其气,藏形匿影。这真是金睛白额兽中王,不让那玄豹黄狮青色吼。
湘子不看见是虎,还说是明晃晃两盏灯笼,远远的望见是老虎的眼睛,不觉惊倒在地上,一些儿也动弹不得。
那只老虎在湘子身边左盘右旋,闻了又闻,嗅了又嗅,却像不吃伏肉的模样,忽地里用只爪把湘子拨一个转身。那湘子方才魂复附体,如梦初醒一般,战兢兢爬起身来,道:“我师父常说有降龙伏虎的手段,我今日弃了家计,万里寻师,难道舍身在老虎口里,死得不明白不成?”当下挣扎向前,叱道:“虎是山中百兽之长,算来也通些人性。我韩湘抛弃父母坟茔,妻孥恩爱,找寻帅父,原是舍得身躯,丢得性命的主子,不是那贪生怕死的云游道人!汝今撑开威势,装出头颅,终不然我怕你不成!我又不做那割肉喂鹰、舍身喂虎的老佛,就是我胆怯心惊,被汝这畜生吓杀了,我的帅父也不肯饶汝,我也少不得到阎罗殿前告汝,难道平白地就等汝吃了我!”那只虎听了湘子这一篇话,恰像知言识语的一般,把头摇一摇,尾巴翘一翘,望山那边一溜烟跑去了。湘子此时才明心见性,还却本来面目。正是:
莫道无神却有神,举头三尺有神明。
若还少有差池念,猛虎横吞活不成。
湘子见猛虎去了,不免趱行几步,只见腾云冠峰,高霞翼岭,岫壑冲深,含烟罩雾,天色渐渐明朗起来。正欲赶上前去,寻个人家化些斋饭吃了再走,忽然间火光灼烁,云雾晦冥,分明是一条大路,恰是周围无客往,四望少人行。湘子定睛仔细看时,见一条毒蟒,约有庭柱般粗细,七八丈长短,横躺在地上,拦住了湘子的去路。怎见得毒蟒的凶猛,行人不敢近前,有赋为证:
满身鳞甲,似赤龙出现山岗;遍体毫光,如野火延烧岭麓。昂头吐舌势凶顽,钻南落北;凹眼曝腮形丑恶,游东过西。尾未有钩,中之则折;鳞中有足,逢人便伤。料不是白龙鱼服,网堕豫且;亦不比酒影弓形,忧添楚客。斯时也,韩湘子不学得孙叔敖,埋瘗两头,功高阴骘,也须学汉沛公剑诛当道,鼎定三秦。
这蛇望着湘子,喷出一口毒气,湘子望后扑地便倒,正在惊惶,不料那蛇望草丛中游去了。看官,且说这蛇这虎既来赶扑湘子,为何不吃了他,便隐隐寂寂的去了?只因湘子背了叔婶,丢了妻孥,万里跋涉,修行辨道,钟、吕两师怕他道心不坚,人心陡发,难以脱化凡躯,超升天界,故此化这蛇虎来惊吓他,看他生退悔心不生。湘子既无退悔的心,虎蛇自然不敢伤他。
当下钟、吕两师慧眼看见湘子不贪女色,不畏蛇虎,不怕辛苦勤劬,真真是个玄门弟子,意欲度他,还恐他魔障未除,孽根未净,又吩咐一行鬼判:“在黄沙树下试他一试,待他吐出三昧真火,方许放他过来见我。他若畏缩退避,便把他射在阴司地府,永不翻身。”鬼判领旨,前去黄沙树下,拦着往来的路头。这鬼判怎般模样:
头角狰狞,面目凶恶。头角狰狞,恰似蛟龙离土窟;面目凶恶,犹如瘗嗻立庙门。身躯靛染又加红,个个獠牙青脸;手足露筋还见骨,双双赤发钩拳。远望着,顶天席地胜金刚;近看时,横阔扁圆如簸斗。若不是追魂摄魄地府无常,也应是铁脚铜头取经行者。
湘子一见鬼判拦着路口,便忖道:“我万里寻师,辛勤跋涉,只指望得见师父以慰夙心,谁知一路来遭这许多障害。不是师父不来救我,只是我道心不坚,所以不得见我师父,我且上前喝问是恁么妖魔,再作计较。”当下湘子挺一挺身子,整一整衣襟,向前喝道:“汝是何方妖怪?恁处邪魔?敢来拦挡我的去路!”鬼判应道:“咱是凛凛威雄,正直无私之帅将;堂堂猛烈,公平有道之神君。占据一方,庙食千载,专啖生人肝胆,血肉身躯。汝小小道童不够咱家一饱,来此何干?”湘子道:“世间只有天帝,神仙、城隍、社令,顺时风雨,保护下民,那有称为神者纵性贪饕,恣情口腹?据汝说来,不过是妖精鬼怪,假托神灵,妄啖生民,擅干天宪!我韩湘子不辞辛苦,万里寻师,性命脱于蛇虎口中,那怕汝这邪妖拦挡去路!”那鬼判听他言语,便张起欲焰,煽动情烟,把一个天遮得昏蒙蒙,伸手不见掌;一条大路黑漫漫,似有铜墙铁壁阻挡住的一般。烟焰中间现出许多奇形异状、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怪物,正不知有几千几百,一齐嘻嘻哈哈直迸到湘子跟前。湘子到此地位,犹如鸡堕厕中,万蛆攒簇;膻落地上,千蚁丛扛。颤笃速心忙意乱,似狗丧家;还喜得性定神清,如龙蜇穴。当下直截截立着身子,略不退缩;赤裸裸吐出真火,冲着妖魔。怎见得是真火:
无炉无灶,自丹田透出重楼;没焰没烟,奔泥丸光摇银海。不用硫黄发烛,红的的直射斗牛墟;何烦鼓鞴风箱,赤腾腾遥冲霄汉里。当着的头焦额烂,化作飞灰;近着的手慌脚忙,藏无踪迹。正是:灵台有种,何须乞自邻家;绛府滋生,不让咸阳当日。
湘子吐出那三尺三寸真火,真个把那许多鬼判冲得无影无形,不知逃躲在何方去了。湘子才把心来放下,道:“我若不亏师父传授秘诀,口吐真火,冲散邪魔,岂不被他一伙挤落阴山背后。”于是大踏步往前又走。不觉过得几日,平安无事。远远望见前面有一座高山,怎见得那山高处?
苍崖翠岭,千寻矗耸接层霄;赤岸青峰。万仞崔巍连上界。巅顶上,松柏森罗;腰凹里,草芝蕃殖。飞禽有玄鹤,青鸾,黄鹂,练雀;走兽有黑熊,苍鹿,玄豹,灰獐。放鹰逐犬,冬天猎户满张罗;觅静寻幽,随月道人常驻足。真是神仙洞府,蓬岛梯航。
湘子见了这座山,便道:“前面高山,一定是终南山了,两位师父必然住在那里。不免奔上山去,寻见师父,方才心满意足。”正是:得道何愁仙路远,文高那怕状元迟。
湘子进步上山,口里说道:“怎么走了这许多路,还不见一些影子?不知师父住在那一个山头?”恰好抬起头来,隐隐的树木丛中,露出一个金字匾额。湘子道:“那个去处断然是师父的道院了。”急抓攀藤附葛,大踏步走。但见层松饰岩,列柏绮望;方岭云回,奇峰霞举,孤标秀出,罩络群山。遥见石室之中,有一仙人坐石牀上,凝瞩不转,恰不见有金字匾额的神仙洞府。湘子左顾右盼,又不见有一条去路,不觉心里焦躁,仰天叫道:“师父!韩湘今日走到这个去处,还不得见师父一面,是韩湘道念不坚,师父不肯来接引我耳。我韩湘这一点修行的念头除死方休,不如就这里寻个自尽,把魂灵去见师父罢。”说犹未了,只听得远远地吹笛响,定睛看时,一个牧童骑着一匹青牛在树丛里过。湘子叫道:“牧童哥,你到这边来,我问你一个消息。”牧童答道:“那边都是尘罗欲网。你是恁么人?踏在这里面还不转头。我是识得这条蔑的,决不踏着这个箍。”湘子哀恳道:“牧童哥,没奈何引我一条活路,待我脱离了网罗,自当重重谢你。”牧童道:“既然如此,我这青牛到认得路头,待我牵到你那边,同你骑在牛背上,慢慢领你出活路罢。”湘子道:“哥,你不要哄我。”那牧童果然骑了牛,直冲过湘子这边来,叫湘子爬上牛背,坐在他的前头,呜呜的吹着笛儿,往前便走。那笛儿吹出来的却是一首诗。诗云:
牛儿呼吼发颠狂,鼻内穿绳要酌量。
若是些儿松放了,尘迷欲障走元阳。
湘子听了笛声,不觉心内有感,便问道:“牧童哥,这笛儿是谁人教你吹的?”牧童道:“是我师父教我的。”湘子道:“你师父是准?”牧童道:”我师父是天上神仙,不是凡夫俗子。”湘子道:“莫不是钟离师父么?”牧童道:“若说那钟离,他是个贪财尚气杀人不转眼的魔头,不是神仙,不是神仙!”湘子又道:“莫不是吕洞宾师父么?”牧童笑道:“那吕道人三醉岳阳楼,私戏白牡丹,鼎州卖假墨,浔阳卖敝梳,一派都是障眼法儿哄人,一发不是神仙了。”湘子叱道:“你这童儿有眼不识泰山,趁口胡说!我那钟、吕两师父是天仙的领袖,神圣的班头,你不曾认得他便罢,怎敢谤毁他!”牧童道:“我在这山中,那一日一时不见几个神仙,希罕这两个鸟道人!我老实对你说,若要见我的师父时,却也有许多艰难。你若只要寻钟、吕两个道人,远不千里,近在目前,我引你去就是。”湘子道:“哥,我只要见钟、吕师父,烦你指引一指引。”牧童拽着那牛的鼻索儿向东就走,这湘子如梦里醒来一般。正是:
分明指与平川路,提起天罗地网人。
毕竟不知湘子走到哪里,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