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绣云阁  

 
  第一回 聚仙台诸真论道 虚无子四境游神
第二回 遵师言投生择地 游冥府奉命提魂
第三回 三缄观剧遇狐狸 七窍乘舟见毒龙
第四回 访友人误入仙庄 遇苏子巧生魔障
第五回 背福海三妖丧命 遇不情七窍迷心
第六回 迷女色师提入梦 临渤海怪亦充仙
第七回 望红灯误认兰若 游绿野忽遇仙亭
第八回 率野鬼石村排阵 遇柳精泥郭为神
第九回 朝元洞六魔扰世 灵根寺三道传功
第十回 黄河岛赤鲤为害 泥丸国白凤衔珠
第十一回 盗电光三缄负疾 游白马万里思亲
第十二回 奉父母诚感天地 读诗书道易功名
第十三回 查良缘三请月老 得王爵四失云卿
第十四回 谪辽阳情伤毒役 过秦岭念切慈亲
第十五回 遇杜公山亭养疾 逢匈奴塞外看羊
第十六回 羊奔涧得逢仙友 虎出穴又仗神威
第十七回 转后洞折磨苦甚 诉前言赎取情深
第十八回 化仙府凭空试法 出辽阳选地为家
第十九回 集诸仙洞中议道 化田翁郭外谈玄
第二十回 冒三缄题诗访友 引七窍入阁言情
第二十一回 过裙山邀入洞府 离沐水错认归途
第二十二回 弃道心皆由巧辩 崇儒学幸服青衿
第二十三回 纯阳观求桃卜卦 聚阴台遇鬼问神
第二十四回 仙缘庄梦友谈道 盘涧谷有怪为邻
第二十五回 蚌女精花中献媚 江清道元外谈情
第二十六回 讨毒龙西方请佛 诛水怪东海兴兵
第二十七回 战蛟王连江失计 收蚌女乌泽复仇
第二十八回 白鹿洞雪中三顾 黄粱梦榻上重逢
第二十九回 入静境神能冶性 居闹市念已无尘
第三十回 珠光女魂遇灵宅 郝丞相姻结探花
第三十一回 仙妖配海南上任 父母没盘涧居丧
第三十二回 易俗形拜师立髻 出梓里逐日云游
第三十三回 集锦村妇女遭害 落花渡龙子宣淫
第三十四回 集春山狐鬼斗法 凤仪阁师徒降魔
第三十五回 困冤魔云衣赐宝 过集春鬼首拜门
第三十六回 铁马溪仁施凤女 铜头鬼力战龙宾
第三十七回 收龙子龙君设宴 除道士道署停官
第三十八回 挽道心勤施苦口 游东岳得遇神仙
第三十九回 收人妖全凭舌战 教毒虎本此仁心
第四十回 碧玉山蕉精夺纛 葫芦井金镜迷人
第四十一回 收二翠凤春作梗 酿五毒龙子救民
第四十二回 三贤庄道止雪雹 五里村法伏虹腰
第四十三回 入阴罗山猿寄信 奔阳关野马谈妖
第四十四回 停云阁谈元伏虎 侍郎院讲义还官
第四十五回 灵宅洞群妖毕集 北凤山二翠同修
第四十六回 过桃溪突遇野鬼 游梅峡又见人妖
第四十七回 紫泉洞獐妖避席 赤水江鳖怪离宫
第四十八回 湖心亭与人说鬼 江月镇化世弹琴
第四十九回 过富山暗服芝草 行朱郭假冒土神
第五十回 游南海莲飞水面 充白帝霞卷空中
第五十一回 诛白蟒群妖助战 游南岳独自归乡
第五十二回 灵宅子使妖入彀 赤鲤精剖案如神
第五十三回 太仓洞凌虚寄信 八卦台道祖分功
第五十四回 遇谷神恨殄天物 逢社令恶坏人心
第五十五回 釜形山黄祜为害 鼎月桥白檖生花
第五十六回 椒花子过岭遇鳖 螭蛛儿结网遮天
第五十七回 海潮峰驱龟出洞 云飞岭见鬼燃灯
第五十八回 映月潭老龙献绂 宿云渡野鹿指迷
第五十九回 南龙郡妖害三缄 北雁山诗警七窍
第六十回 讲法台群仙显法 剖奇案七窍惊奇
第六十一回 祈雨泽神通旱魃 保节妇法遣榴姑
第六十二回 绝尘山妖收吉了 登天阁道伏阴魔
第六十三回 重圆山乐道为霸 三壑峡弃海称雄
第六十四回 落雁江大战弃海 飞龙岭义聚妖兵
第六十五回 破莲田道友团聚 诛虾族龙女争光
第六十六回 游文笔得遇乐道 至武库戏战金光
第六十七回 设筵席二翠为主 望桑梓三缄思归
第六十八回 归桑梓建祠睦族 离盘涧传道称师
第六十九回 聚仙台议传妙道 海口镇骤遇水精
第七十回 水精王兴兵复仇 金轮将对敌投师
第七十一回 北海关花精问道 南龙郡圣旨升官
第七十二回 离北关误入槐市 布朋风搬及诸真
第七十三回 锦霞大破阴风阵 绣雾同登道岸舟
第七十四回 梦花轩精收阿醋 种草阁仁化盗儿
第七十五回 集恶村厉鬼排阵 居货镇仙子劝淫
第七十六回 梨花岛大战毒虎 杏子山义聚群妖
第七十七回 战野牛苦无收伏 发慈悲幸遣菩萨
第七十八回 显佛法贪狼俯首 归旧洞诸道重圆
第七十九回 试道行设庄以待 收异士谈虎而醒
第八十回 元冥关卖道求友 梭儿峡除暴伏强
第八十一回 梦觉园舌擒淫妇 金花库言破财奴
第八十二回 平海怪君心宠爱 入龙宫玩好难名
第八十三回 离龙宫回国缴旨 败虎阵入洞兴戎
第八十四回 游碧玉是非颠倒 选北海道友重逢
第八十五回 化儿童赤松试道 登仙座道祖谈功
第八十六回 九头怪出户班师 八境宫假言传道
第八十七回 擒九头紫霞请宝 破万顷降虚来临
第八十八回 白兔庄农人说怪 西村地老丈谈妖
第八十九回 男女妖全凭舌伏 牛虎斗又遇天仙
第九十回 阴锁亭预排阵势 古佛剎得遇须无
第九十一回 破万鬼灵宅失利 擒一鼠绣雾遭殃
第九十二回 入绣都化及陈茂 到蛇岭劝转匪人
第九十三回 天鱼池荷妖买道 走马岭黄蝶为仇
第九十四回 遣仙鹤指明去路 恨艳冶排设色坑
第九十五回 铁旗山老道赐宝 银瓶洞酒鬼复仇
第九十六回 铜臭阵耗星吐气 烈焰关忍汉标名
第九十七回 万星台师徒聚首 群仙会议论传功
第九十八回 弃海归途遇灵宅 三缄登岭见紫霞
第九十九回 养胎婴猿精窃道 收金钟道士拜门
第一○○回 收吴子三缄巧辩 设西方万佛奇谈
第一○一回 施妙法灵宅缩首 奏元功圣旨颁行
第一○二回 数次化身勤指点 几番形变巧提撕
第一○三回 试道法离奇可羡 讲仙踪曲折堪思
第一○四回 化卖镜妖术解迷 导游冥仙子力劝
第一○五回 门屏内巧献瑞宝 睡梦中误认龙宫
第一○六回 游都外倏逢复礼 入部衙故意谈妖
第一○七回 骂野道戎兴迩室 寻贵宦妖遇鬼头
第一○八回 鬼缝中地祗送食 茅篷里夫妇认亲
第一○九回 任采薪夫妇受苦 思死路鬼物频临
第一一○回 逃庐外虎狼相逼 寄贤母残毒交加
第一一一回 紫阳山持斧遇道 李妪宅悟道谈元
第一一二回 收鬼物老妪试道 从赤鲤妖部生嫌
第一一三回 毒龙洞来鲤变色 慈航殿虎仆为殃
第一一四回 虾精倏尔来解说 蚌母又复遇途间
第一一五回 通天岭夫妇同处 绣云阁仙凡分看
第一一六回 见仙子甚厌凡体 遇郝相又动凡心
第一一七回 劝归都仍享爵秩 游幻境尚自痴迷
第一一八回 贬塞外遭逢不偶 遇老道拯救归亭
第一一九回 走万星途遇赤鲤 思七窍杀动虾精
第一二○回 灵宅子暗施诡谲 紫霞仙预识机关
第一二一回 集群妖大展法术 祭宝剑又复前仇
第一二二回 老猿公败遇仙子 穿云剑收入长虹
第一二三回 长虹山诛及四恶 道祖宫遣发四星
第一二四回 收灵宅道祖发落 投仙师妖魄阻行
第一二五回 传大道功分深浅 游幻境心见高低
第一二六回 试众子频施妙道 独二翠得遇心魔
第一二七回 幻境中许多变化 幽室内最见心性
第一二八回 坠孽海悲道空修 望儿孙是心甚切
第一二九回 仁厚村重逢蔡女 云溪镇又见故巢
第一三○回 二光并试分道法 双蜂同往悟前因
第一三一回 空灵洞并陷凤春 金丹河同沉老道
第一三二回 到石穴前非痛悔 游玉女故辙仍循
第一三三回 遇熊鹿邀去野马 呼达诀迷归狄山
第一三四回 玉镜中难迷八道 晶光内又试三鲸
第一三五回 人道中分班统试 妖部内共烛同心
第一三六回 蓬庐中倏生彪虎 仙府内仰若奇珍
第一三七回 独仙根能知仙道 教弟子重试徒心
第一三八回 遣彩鸾空中捧诏 登八境座里谈元
第一三九回 奏上皇群真拜舞 祈师尊同入上乘
第一四○回 换骨池妖部入浴 脱物壳人体长存
第一四一回 朝上皇通明拜舞 封仙品人物同沾
第一四二回 送绣云王母懿诏 接玉旨上帝仁恩
第一四三回 拜圣人夸及仙子 排御驾送归绣云
 
 
第五十一回 诛白蟒群妖助战 游南岳独自归乡
发布时间:2006/12/19   被阅览数:1772 次
(文字 〖 〗)
 
乐道得二翠之言,同驾风车,向北凤山而投。半空中,遥见此山高险可畏,中山形同鸟腹,首尾皆尖,如能飞舞,恰似一只彩凤。三人来至山顶,微将风车坠下。二翠导乐道入洞,香茗献后,设筵待之。
席间,二翠询曰:“乐道兄自碧玉分散以来,吾师行藏毫不知耶?”乐道曰:“道兄道弟一无所遇,未识尚有几人随师云游。兄弟四处访寻,渺无音信,不期至此与道妹相会。但访师在后,现今白蟒挫辱于吾,道妹如何收之,以雪吾恨。”二翠曰:“白蟒道法,群妖不及,如得吾师肠绋子,治之不难。”乐道曰:“师形不见,何由得耶?”二翠曰:“吾于明月高竖花幡,招聚北凤山大小妖部,访有能收者,然后再至小月洞一决雌雄。”乐道曰:“如是事不宜缓,明日速行。”昧爽,二翠将花幡高竖,微风飘荡,妖娇如龙。
群妖见之,陆续而至,一时约集数百有余,交相问曰:“是谁立此花幡,招吾等前来酌议何事?”二翠曰:“花幡乃吾姊妹所竖,招得众仙子来此,别无酌议,因小月洞之白蟒扰害生灵,而且压及群妖,有罚无赏,藐视一切,吾姊妹意欲兴师问罪,扫除恶魁,一以安靖生灵,一为群妖出气。不知尔等以为何如?”群妖曰:“白蟒为人应当诛戮,无如彼之道法高过百里内外一概妖部,兼得南蟒紫花棍,真有万妖不敌之勇。群妖久欲除之,所以隐忍不前者,实此故也。二翠仙姑既欲除此恶魁,谅所炼道法必胜于彼,吾等不过效厥奔走,冲锋对敌还赖仙姑。”二翠曰:“此紫花棍系何物所化,厉害如斯?”群妖曰:“九曲山半有紫棠一株,历经日月精华数万年久,已成为妖,常在是山现美女形,迷弄人间男子。好色之辈,为彼毒死者不计其数。后得道祖《太极图》一照,化作此棍。先为八公山鹿妖所得,獐妖为之驱使不堪,无可如何,将一女配之,以讲和好。鹿妖美恋獐女,寻为獐女击毙。獐女得棍称雄,压及群妖,与南蟒有桑间约。南蟒假为匹配,同洞而居。居约月余,南蟒又复乘隙以毙獐女,亦犹白蟒之毙南蟒然。至若伏此棍者,则不知用何物焉。”二翠曰:“紫花棍之由如是,然不知伏棍何物,乌能与彼争斗乎?”
中一老妖曰:“要伏此棍,亦不为难。”二翠顾而询曰:“尔系何物所成?”老妖曰:“吾非他,乃九曲山之马缨树也。”二翠曰:“尔修多年?”老妖曰:“吾与紫棠同时耳。”二翠曰:“老妖仙既与紫棠同时,谅知治伏此棍之物。”老妖曰:“若得雅泉山樵鬼手斧,自易治之。”二翠曰:“樵鬼系何人灵爽哉?”老妖曰:“前有樵子采薪吾山,欲伐紫棠,刚伐至半,虑极而没,尸成樵鬼。见紫棠已毙,寻至雅泉山内洞中修炼。仙姑要除此棍,非彼不能,此棍一除,群妖之内能战白蟒者尚属多多。”二翠曰:“樵鬼在洞,谁去相请?”老妖曰:“吾去请之。”二翠曰:“如此甚好,尔其速行。”老妖欣然,飞身而去。
半日之久,樵鬼果至,但见狞狰面目,甚是怕人。二翠迓入洞中,设筵款待。言及紫花棍一事,樵鬼一力承担。二翠不胜欢欣,遂商于乐道曰:“道兄可至小月洞叫骂白蟒,如彼出战,且战且走,吾姊妹左右截杀。俟彼身逢樵鬼,先夺此棍,然后擒之。”乐道曰:“此计妙甚,待吾即去。”去不多时,已到洞前,叫骂数声,内无影响。近洞而视,只有七八小妖坐于其中。乐道曰:“尔洞白帝安在?”小妖曰:“今日群妖供献佳酿,现为山后豹妖请去矣。”乐道曰:“后山不远,尔去请彼归来,吾亦有佳酿供之。”小妖曰:“白帝性最乖张,归早归迟,谁敢相强。”乐道见小妖不去,心中火发,手持利刃,横顺相刺。
小妖骇,奔至后山,哭诉其由。白蟒闻言,忙传群妖布阵以待。急急驰归本洞,见乐道已入洞中。白蟒吼曰:“仇人在此,休放彼逃也。”手持紫花棍,连击乐道。乐道不能对敌,旋败旋走,已败在遂阳山前。
正值力竭势穷,倏左有翠华冲出,与白蟒大战。白蟒击以紫花棍,翠华败走。败未甚远,翠盖冲出,又与白蟒力战,白蟒以紫花棍接连而击。翠盖败去,翠华又战;翠华败去,乐道又战。战到垂杨枝下,樵鬼向前吼曰:“紫棠老妖,死而尚作厉耶?吾为尔虑毙山中,只言难以相逢,今日得遇,不伐尔数段,吾不休也。”言已,抛去樵斧,当劈紫花棍为粉碎。乐道、二翠见白蟒失却此宝,四面攻敌。白蟒靡有所恃,腾空而遁。四人不舍,随后追逐。
白蟒为彼追得山穷水尽,无路可奔,忽见前面黑风拥着一团,白蟒直入,见一黑盔大汉立于其间。大汉睹此女妖貌美可爱,乃询之曰:“女妖何往?”白蟒曰:“尔快救吾,吾与他妖相战,败下阵来,无地躲藏。尔如救得吾躬,愿为尔配。”大汉喜,遂将黑风愈布愈开,遮却天日。
四人赶至此地,黑风突起,不知白蟒去向何所。顷之黑风收卷,大汉暗将白蟒隐于风内,坠下洞中。白蟒曰:“承得妖仙救吾,前言已出,愿与尔结为夫妇,以复四妖之仇。但不知尔属何妖,尚祈明以告我。”大汉曰:“吾乃黑泉洞中黑蟒精也。”白蟒曰:“若然结为良缘,真其匹配。”黑蟒曰:“如何?”白蟒曰:“吾与尔同类耳。”黑蟒喜甚,即与白蟒交拜成礼。礼毕,白蟒泣曰:“四妖仇结于吾,将何报彼?”黑蟒曰:“吾有一兄名『飞长蟒』,道法高妙,吾去搬弄,自复尔仇。”白蟒曰:“既为夫妇,妻仇即夫仇也,宜速去之。”黑蟒曰:“尔毋容忧,待吾兄搬至,断将四妖毙命,以遂尔心。”白蟒聆言,喜不自胜。
乐道不见白蟒,搜寻殆遍,踪迹渺然。二翠、樵鬼曰:“彼已远逃,穷寇勿追,不如各归洞中,以为修炼计。”乐道曰:“可。”刚将风车播转,后面走石飞沙。二翠曰:“白蟒必又搬兵至矣,各宜勇力敌之。”言犹未已,白蟒已至,怒气言曰:“尔我素无仇隙,何相逼如斯?今特搬来精兵,与尔一决胜负。”乐道曰:“尔有精兵,吾辈不畏。”白蟒不复与语,身闪一旁;飞天蟒驱过风车,力战乐道;黑蟒力战樵鬼,白蟒力战二翠。
酣战良久,莫决雌雄。
鸡心山前,有一蜈蚣成道,无事游玩,遥见西北角上一缕黑气,或升或降,或斜或倚,未审何妖在此斗法。因将风车一展,于云脚下用目偷觇,乃三蟒妖与虎蕉、樵鬼相斗也。蜈蚣暗思:“蟒妖乃害人之物,吾且除之。”按下风车,大声吼曰:“虎、樵等精,吾来助尔一阵。”二翠拜曰:“如得仙妖相助,此蟒不难除矣。”蜈蚣不慌不忙,转过东南隅,口吐毒烟,截住三蟒去路。三蟒闻烟畏甚,飞身欲逃。白蟒稍迟,已被蜈蚣铁杵击毙。飞天蟒见白蟒已死,急向西遁,黑蟒亦向南奔。蜈蚣曰:“吾去追此二怪,尔等各归洞府。”言置,飞空逐去。
樵鬼亦辞二翠,归于本洞。
二翠谓乐道曰:“白蟒既除,已遂兄志,同至北凤相与炼道,可乎?”乐道曰:“不可,吾与道妹道根未深,倘惹邪缘,坠落难升矣。尔姊妹仍回故处。如闻吾师消息,急急与兄寄信。兄也不复游玩,恐如前此生出无限风波。”二翠曰:“道兄又如何主见耶?”乐道曰:“而今白蟒已诛,吾即借彼洞中为修炼所。”言毕分别而去。自此乐道居于小月洞,二翠仍回北凤山。
三缄是时在南海游观已十余日,狐疑一夕禀曰:“海岛之地绝少人烟,师徒长居,怎堪习道。”三缄曰:“南海地界本非凡境,在此炼道,道自易成,但不能广积外功,如何飞升天府?吾已准定明日又向别地遄征矣。”言谈之间,天光发晓,师徒离了南海,向故道而回。
行约廿日,已抵南岳山麓。三缄曰:“未到南海,思至南岳,谁知南岳未至,先到南海。云游之乡,诚有次序也。”师徒喜形于色,转转折折,直登峰顶。诸庙游遍,来至东岳行宫,见一贫妇,送一幼子以为小僧,子母分离,抱头大哭。三缄亦为凄楚,不禁潸然泣下,曰:“母之爱儿如是其极,回忆吾亲在日,其爱惜乎吾也,必有更甚焉者。吾自欲修大道,未娶妻室,抱子承宗,天下云游,迄今八载,不知吾子宗继于佳节时,可能亲身拜扫祖墓否。吾念及此,殊令吾有桑梓之悲矣。”
狐疑瞥见三缄泪下纷纷,禀询所以,三缄详细告之。狐疑、紫光亦各有所思,而悲泣靡已。紫光曰:“吾非吾师指示,已入逆党坠于地狱。今也云影望断,难见亲容,午夜思维,罪伊胡底。”言讫,不胜欷献。狐疑曰:“吾物也,尚多孝亲心念,人而忤逆,真物不如。”三缄曰:“世之人不如物者,岂少也哉?此吾辈习道,所以先敦五伦,五伦一敦,其道即得。彼避兄离母而隐于深山者,是谓之不知务也。汝等从师同游天壤,凡遇忤逆,先为化导,即是第一积善功夫。”狐疑曰:“师言甚善,弟子辈窃愿学之。”三缄曰:“吾屈指算来,八载云游,未归梓里。师欲一返乡井,弟子以为何如?”狐疑曰:“师既欲归,弟子愿随。”紫光曰:“师归,弟子得返故里,一省亲墓,虽不若父母在日得睹形容,然见墓犹之见亲,亦可稍申孝念。”三缄曰:“人不入道,所为属昏昏焉。一入道中,将伦常习熟,不啻又入一重天矣。信哉!人不可不讲道也。”师徒是夜宿于东岳行宫,次日别了是宫老僧,向故园而返。
下得南岳,又是秋深,但见柳叶萧疏,蓼红江岸,虫声唧唧,和鸿雁以飞鸣,天籁唔唔,偕秋风而隐约。三缄因以触于目者,发诸口曰:“师徒同游不计秋,南来北往任周流;倏然触动思亲念,望望邱园趁意投。”吟已,师徒各抱思亲之感,默默无言。久之,狐疑乃曰:“日将夕矣,吾师可以息足矣。”三缄曰:“尔向前途寻一所在,村庄寺观俱无论焉。”狐疑奉命前行里许,听得山盘一声,铿然达外,心窃思曰:“是地必有寺观,吾不免向盘声处而行之。”
复行一二里,途遇老母,泪痕满面,伛偻而来。狐疑见其形异,因问之曰:“老母奚自?”老母曰:“老身一子疾卧牀头,靡有药费,而且家计无出,度日维艰。前去义谷庄中借贷杜母,杜母始而不允,继又暗使朱母与老身言曰:『尔子此病,大约凶而不吉。如将尔媳许配杜母次子,愿予谷二石,以敷日用。』老身暗思,吾媳甚贤,将媳一出,不惟吾儿必死,老身亦难以生,况膝下呱呱待乳者乎?沿途思之,不觉泪落不干矣。”狐疑曰:“老母不必悲伤,吾有一师善全人事,今夜暂宿尔室,自保无虞。”老母喜曰:“如是吾家虽属蓬闾,尚然宽敞,可容行人四五。”言罢欲去。狐疑曰:“老母毋得先归,吾辈远来路径不稔,尔且在此候着,免吾师徒有误歧途。”老母诺。
狐疑忙忙将返,不意三缄、紫光已由山坳而至,见得狐疑而询曰:“宿地可得乎?”狐疑曰:“得矣。”三缄曰:“观耶,剎耶,亦村庄耶?”狐疑曰:“村庄耳。师可速行,导路者待已久矣。”三缄急急行走,遥见老母席地而坐。及至老母导入村庄,呼媳献茗。茗毕,老母曰:“恨吾家无颗粟以款高贤,其奈之何?”紫光曰:“腹已饿矣,汝方可有售粟者乎?”老母曰:“有,但无银耳。”紫光曰:“此有银二两,祈老母命人易之。”老母即命乃媳携筐而去。顷易粟归,烹熟以待。
食已,狐疑将老母情景向师详告。三缄于是询及老母曰:“汝子何疾?”老母曰:“别无疾苦,只能食而不能行焉。”三缄曰:“可将汝子扶出堂前,待吾一观。”老母闻说,命媳扶出。
三缄极目,两足臃肿,举动号啕。三缄曰:“汝素日善开古冢而平为田土乎?”其子曰:“然。”三缄曰:“汝足之不能行者,即冢中人之报汝者也。”其子曰:“望道长与吾解释,若得痊愈,肺腑铭恩。”三缄曰:“汝自兹后,犹平之否?”其子曰:“再不敢矣。”三缄曰:“如此将足移至吾前。”俟足移妥,三缄且捏且言曰:“冢中人,冢中人,千百年来有精灵。一时将墓毁,在汝固伤情。听吾劝,解此冤,他年度汝享清闲。”言毕,愈捏愈重,当将臃肿捏成好足。其子立起身来,行动如常,拜谢三缄疗疾之德。三缄复与纹银廿两,以作资本。老母及子称谢不尽,欲留师徒厚设斋筵。三缄知之,暗于天晓时不辞而行,又向里闾缓缓进发。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