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禅真逸史  

 
  第一回 高丞相直谏辟邪 林将军急流勇退
第二回 钟爱儿圆慧出家 梁武帝金銮听讲
第三回 林长老除孽安民 丘县尹荐贤礼释
第四回 妙相寺王妃祝寿 安平村苗二设谋
第五回 大侠夜阑降盗贼 淫.僧梦里害相思
第六回 说风情赵尼画策 赴佛会赛玉中机
第七回 绣闺禅室两心通 淫妇奸僧双愿逐
第八回 信婆唆沈全逃难 全友谊澹然直言
第九回 害忠良守净献谗 逃灾难澹然遇旧
第十回 贪利工人生歹意 知恩店主犯官刑
第十一回 弥勒寺苗龙叙情 武平郡杜帅访信
第十二回 都督巧计解僧头 守净狼心验枕骨
第十三回 桂姐遗腹诞佳儿 长老借宿擒怪物
第十四回 得天书符救李秀 正夫纲义激沈全
第十五回 佞子妙相寺遭殃 奸党风尾林中箭
第十六回 夺先锋诸将斗勇 定埋伏陈玉鏖兵
第十七回 古崤关啜守存孤 张老庄伏邪皈正
第十八回 梁武帝愎谏纳降 虞天敏感妻死节
第十九回 司农忠愤大兴兵 梁武幽囚甘饿死
第二十回 都督冥府指翁孙 阿丑书堂弄师父
第二十一回 窃天书后园遣将 破妖术古刹诛邪
第二十二回 张氏园中三义侠 隔尘溪畔二仙舟
第二十三回 清虚境天主延宾 孟门山杜郎结义
第二十四回 伏威计夺胜金姐 贤士教唆桑皮筋
第二十五回 遭屈陷叔侄下狱 反囹圄俊杰报仇
第二十六回 山径逃踪锄秃恶 黄河访故阻官兵
第二十七回 计诈降薛举破敌 图霸业伏威求贤
第二十八回 汤府丞中计败兵 杜元帅纳言正位
第二十九回 轩辕庙苏朴遭擒 延州府伏威遇弟
第三十回 沈兰劫寨陷全军 牛进迎街惩大恶
第三十一回 报仇沥血祭先灵 释怨营坟安父骨
第三十二回 张善相梦中配偶 段春香月下佳期
第三十三回 计入香闺贻异宝 侠逢朔郡庆良缘
第三十四回 善相破法斩冯谦 士开解围推段帅
第三十五回 元帅兵陷苦株湾 众侠同心归齐国
第三十六回 双玉人重逢合卺 三义侠衣锦还乡
第三十七回 罗默伽肆凶受戮 尹氏女尽节还魂
第三十八回 土地争位动阴兵 孽虎改邪皈释教
第三十九回 顺天时三侠称王 宴李谔诸贤逞法
第四十回 禅师坐化证菩提 三主云游成大道
 
 
第三十回 沈兰劫寨陷全军 牛进迎街惩大恶
发布时间:2006/12/11   被阅览数:1948 次
(文字 〖 〗)
 
 
诗曰:
 
齐君千驷夸豪富,没世无名总是空。
 
采蕨首阳彰大义,辞金暮夜荫三公。
 
强梁牛进图鸿业,谄佞周乾作祸丛。
 
恶贯满盈灾害至,昭然天理岂相容;
 
话说杜伏威见了城下那一员大将,大笑道:“公端既来,吾事成矣!”薛举也笑道:“果是缪兄,今日方会。”查讷等惊问何人,杜伏威道:“这是我结义之兄,姓缪,名一麟,字公端,本贯河南人氏,有一身好武艺,在黄河孟门山上聚义,和我偶尔相会,拜为刎颈交。日前杀败蒋太守,曾立大功。为打延州府,各自分兵,他在黄河港口招军买马。向因征战,无暇遣使迎请,今日自临,必是招得军马来相助也。”查讷道:“元帅得这枝兵,如虎添翼,速开门迎进。”杜伏威与众将下楼迎出城来,那将厉声高叫:“君武用十之,别来无恙,可贺可贺!”杜伏威一马当先,笑迎道:“缪大哥,来何迟也?”缪公端拍马向前,两下拱手大喜,并马入城,诸将随后。分付带来众军,暂于城外屯扎。
 
杜伏威等进城,到帅府下马升堂。众将上前,一一相见已毕,坐定。杜伏威道:“自从与兄长拜别之后,倏尔数月。近日托兄福庇,一连得了几个城子,正要差官迎请,幸蒙驾临,小弟不胜欣跃。”缪公端道:“闻贤弟连捷,小可特来奉贺。”薛举道:“日前烦大哥招兵之事,不知已得多少人马了?”缪一麟道:“赖二贤弟虎威,数月间,招得健卒万余,良马八百匹,粮草亦多,这也不在话下。更获得一件无价活宝,专来进贡。”杜伏威、薛举同笑道:“公端获甚异宝?乞借一观。”缪一麟道:“此宝乃杜君武瓜葛。一月前,喽啰来报,关下一对男女,要见什么杜将军。我谅杜将军必是贤弟了,开关令进。那一对夫妇道是杜阳城凤凰岭朱家坞乡民,为因日前留一有孕女人,说是一位杜客人之姐,路途不便,难以同行,暂寄在小人家内。自别之后,杳无音耗。这女人十月临盆,产下一个俊秀孩儿,将及弥月,方说他是岐阳府杜员外应元之妾安氏,名为胜金。夫主被凶徒诬陷而死,幸员外亲侄杜某救援,逃难至此,得生孩童,奈何昼夜啼哭,梦寐不宁。今杜某在黄河孟门山缪将军寨中,特说小人夫妻二人伴送到贵寨来。我问他名姓,他说姓朱名庆,讲起昔日妻子被奸僧所劫,仗杜客官之力,将和尚焚死,夫妇感德,故送母子两个还将军报恩。可煞作怪!这小儿到我赛中,啼哭便止了。我已赐金银酬谢二人而去,今送此子同胜金姐来与贤弟抚养,骨肉相逢,岂不是世间的活宝!”即唤随行军士,轿中抬过胜金姐来,两下相见,悲喜交集。胜金姐双手将孩儿递与杜伏威,伏威接过,抱于怀中,细观容貌,生得磊落非常。想起日前叔婶双亡之事,不觉腮边泪落,哽咽不已。薛举、查讷齐劝道:“令先叔先婶虽遭陷害,幸生遗腹之子,后裔有人,不须悲切、”杜伏威谢了众人,令胜金姐母子,后堂暂息。备办筵席庆贺,尊缑一麟为帅府督理粮储大总管之职,又命查讷犒劳新招勇士。另拨后堂房屋一所,与胜金姐居住,带来丫鬟仍旧伏侍,又买婢子二人炊囗,供胜金使用。一连数日欢宴,众心大悦。
 
一日,查讷请杜伏威、薛举升堂议事,聚集大小将士参见。但见:
 
旌旗密布,刀戟齐排。将军显八面威风,士卒列千群虎豹。人人贾
 
勇,个个披肝。纶巾羽扇,军师谈笑运神机;宝剑金符,元帅登堂颁号
 
令。果然杀气冲牛斗,须信英风振海隅。查讷道:“目今连得了数个州郡,杀了蒋太守,朝廷闻知,早晚必起兵来,其敌不小。吾闻兵法有云:三军司命,粮食为先;兵不宿饱,徒多无益。大元帅速遣大将,统精兵夺取附近城池,资其府库钱粮,以充兵饷。兵精粮足,那时虽有大敌,可保无虞,此今日之急务也。”杜伏威道:“承军师指教,但不知发兵先攻何郡?”缪一麟道:“某久闻朔州府钱粮广大,百姓富强,若得此郡,便是基业。况有一件妙处:那郁郅县有一宦家,田园万顷,产业极多,金银满库,米票如山。论此家私,果堪敌国。我们得这家财物,尽够军粮支应,煞强似得几处窄小城池。”查讷笑道:“世间也有这等豪富之家,不知此家姓甚名谁,平日为人若何?”缪一麟道:“若论这人心地,却也利害,比我们江湖上好汉还狠十倍。我山寨里常有被他所害的穷民来投奔诉说。这人姓牛名进,绰号‘牛剜心’,当初为梁武帝枢密院右仆射,极贪极酷,冒禄妄功,逢君之恶,一味糊涂,所以致富。后因侯景作乱,杀戮大臣,用计逃回,大置田产,广放私债。门下又用了一个知趣的帮手,实是狠毒,姓周名乾,原是枢密院判官,因他残忍不仁,人人叫他做‘周剥皮’,助这牛进为恶。抢人产业,夺人妻女,大斗重秤,克剥小民,轻则私行吊拷,重则赂官断送。还要说人情,讲公事,买良为娟,贱买贵卖,掠人女子,养作瘦马。故此十年之间,家私巨万。这等恶人,纵使碎尸族灭,不足为过。”说话未完,只见杜伏威咬牙嚼齿,怒发冲冠,离座大怒道:“杀了这厮,剐了这厮,油内烹了这老煞才,方出我心中之气!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每欲擒来剜其驴心,以条先尊,一向不知下落,故尔羁迟。今闻公端言及,此仇可报,此忿可雪矣!”查讷等惊其故。杜伏威将父杜都督救林澹然,被牛进奏劾梁武帝,差武士提究惊死之故说了,后牛进与周乾、史文通私自抄没家产。二母相继而亡,以致飘零流落,冥中相会,从头备说一遍,因此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言毕,失声恸哭,诸将亦各嗟叹。查讷劝道:“主帅不必悲伤。今日缪总管提起此人,乃元帅先尊之灵也。乘此机会,只索整兵踏破朔州,擒此老贼报仇便了。”有诗为证:
 
饮恨终天末得伸,欲诛仇寇慰亲灵。
 
今朝恶满难回避,远在儿孙近在身。杜伏威拭泪,商议攻取之策。查讷传将令:以常泰为正先锋,曹汝丰副之,领马步军五千为前队;杜、薛二元帅领马军三千,步军七千为中队;查讷、黄松、缪一麟领马步军五千为合后,直走朔州郡。诸将得令,陆续往南进发,其余将土,俱留延州帅府驻扎。
 
且说常泰、曹汝丰二将领军将朔州府围困,鼓噪攻城。城中刺史梅先春急聚合府官员计议军情。梅先春道:“杜伏威巨寇猖狂特甚,蒋太守、俞福等皆遭其害,汤府丞弃家逃窜,苏侍御逼得自缢而死。某前者急递求救表文至京,久不见援兵来到,目今贼势甚锐,何以当之?”府判沈兰道:“某观贼势甚大,若出军厮战,恐非万全。喜得本郡城廓厚固,壕堑又深,粮草丰足,尽可坚守。待彼势懈,出奇兵袭之,一战而可擒矣。”梅先春道:“公言乃金石之论。”遂亲自督军守城,多设擂木炮石,检点各门军士。常泰、曹汝丰率众并力攻城,城上擂木炮石打将下来,军士多致打伤,不能近前。一连攻打数日,无一些破绽。报后军已到,常泰迎着杜伏威、查讷,备言其事。查讷道:“常将军可远远围城,不可太通,徒损军士,待我另设良计以破之。”于是离城二十里太白山南,屯下三个大寨:中寨杜元帅,左寨查讷,右寨常泰。三寨中,每日早间出兵攻打,下午撤兵回寨。又早过了十余日,城中愈加严谨。
 
查讷道:“攻此小城,半月不下,城内固守,如之奈何?”杜伏威笑道:“久矣哉,不用吾法矣。此城难破,只得弄那法术,试看城内怎生救应。”查讷道:“除是如此,或者可以攻破。”杜伏威出令:“三寨军士,并力攻打东南北三门,只留西门不打。”城内梅太守、沈通判见了,商议道:“贼人今日只留西门不攻,其中必有诡计,西门愈加要添兵守护。”城外杜伏威亲督三军,并力攻打三门,城上诉如飞蝗,不能近城。捱至申时,杜伏威率领千余马军,扛了四五个竹笼,径奔西门,打开笼子。伏威马上仗剑念咒,喝一声“疾!”只听得呼呼风响,笼内飞出无数火龙火马、异兽毒蛇,齐飞上城头,盘旋冲突。守城军士见了,尽皆惊倒,各顾性命而走,自相践踏,死者甚众。只见火龙火马口中吐出火焰,将城楼四围烧着。霎时间烈焰飞腾,西门鼎沸。杜伏威传令,提三寨之兵,尽打西门。梅太守看了,惊得面如土色,手足无措。沈通判忙出军令:军士妄动者斩!立刻教取人溺、蒜汁、犬马之血,望空乱设。那火龙火马,愈加炽甚,不能浇灭。原来林澹然之法乃天心正法,非金刚禅之邪法也,所以非秽物可破。沈通判慌了,亦无计可施。梅太守急中生出智来,命军士齐上,把附近民居房屋尽行拆毁。那火龙等只烧得城楼,遇石遇空即止。沈通判忙教把擂木乱石抛下乱打,杜伏威军马立脚不住,只得远远退军回寨。但见:
 
旗幡皆倒卷,步骑尽回身。金以静之,惟间聒耳锣呜;鼓以动之,那
 
用喧天催战?将军怏怏,士卒佯佯。望营投止且埋锅,解甲休兵齐下
 
寨。
 
杜伏威与查讷商议道:“我今日用此法,以为无人敢当,不期城内又有如此豪杰,军师何以处之?”查讷道:“某闻城中粮米,可支数年,廓厚壕深,郡官甚是贤能,一时未必可破。另有一计在此,所重不在攻击。闻朔州城内尽是富室豪家,人民繁杂,寸土如金,所少者柴薪耳,必要出城樵采。如今但分军四门,昼夜围困,不容柴木入城,不过半月,城中必然有变。有米无柴,岂能久守?百姓自然慌乱。那时乘机而进,此城可得矣。”忽哨马报西北上有数千人马,杀奔前来,不知是何处军马。杜伏威、查讷、薛举率众将一齐准备迎敌。原来这一枝军,是南安府刺史班僖,因探马飞报朔州府被围,贼攻甚急,与幕宾封大宾计议,发军救应。敦请一员大将,姓樊,名武瑞,原是河南人氏,前任梁武帝殿前护驾骠骑大将军,因剿薛志义有功,重加宠用。后侯景篡位,不回原籍,径往南安州避难。素有英名,礼请来解朔州之围,带领步车五千,稗将数员,杀至朔州。却好杜伏威两军相撞,各布成阵势。樊武瑞一马当先,大喝:“何处贼奴,敢侵我城池,杀害百姓?快快下马受缚,免污我刀!”众军视之,怎生模样?有《南柯子》为证:
 
白发如彭祖,银髯赛老聃。提刀跃马敢争先,一似黄忠杀下定军
 
山。  功成弥勒寺,名扬薛判官。藏锋敛锷已多年,今日一军惊机尚
 
童颜。
 
常泰挺枪跃马,大骂:“何等匹夫,自来纳命?”一合之中,若不擒汝,不显英雄!”樊武瑞大怒,舞大刀一面砍来,常泰挺枪架住,二人战二十余合,不分胜负。两军呐喊,声振山岳。城内看见是南安救军到来,通判沈兰慌忙率领裨将袁良臣、王照、邓晖及精兵五千,大开东门,杀出接应。缪一麟、黄松迎住,两头厮杀。这边樊武瑞和常泰又斗了十余合,常泰架隔不住,看看败阵,曹汝丰舞手中截头大刀,飞出阵来助战。樊武瑞力敌二将,全无惧怯。薛举立马观看良久,见常泰、曹汝丰战不下那将,对杜伏威道:“大哥可分兵一半前去助缪大哥,敌住城里之兵,待小弟去擒那一员大将。”说罢,即分兵一半,挺方天画戟,飞马而来,大喝:“来贼且往!快快下马受死!”樊武瑞更不打话,提手中大刀,接住厮杀。数合之中,薛举一戟,早刺伤樊武瑞左臂,翻身落马,众牙将并力救回。薛举招动大军,冲杀过来,杀得官军大败。众将单救得樊武瑞和数百败残人马,抄小路逃到南门。城上见了,急开门接应入城去了。再说沈通判人马和缪一麟厮战,王昭被黄松一箭射中心窝,死于马下。沈通判心慌,跑马先回。众军见了,各自逃散。梅太守亲率大军,救援沈通判入城。
 
杜伏威大胜一阵,斩首千余级,夺得器械马匹无算,收兵回寨。天色已晚,大赏三军,饮酒作乐。忽见群鸦数十,自西北向南而飞,鸣噪不已。查讷道:“主帅和诸位将军,看此鸦鸣,主何凶吉?”薛举道:“皓月初升,群鸦疑以为晓,故此飞鸣耳。”杜伏威道:“不然。鸦鸣不祥之兆也。西北方位属金,金方主杀,群鸦自西北而至南,金火相战,必有杀气从空而起,故此飞鸣。以我度之,今夜防有贼人劫寨,不可不备。”查讷道:“元帅言者是也。梅太守若坚守不出,此城实为难破;若来劫寨,则自送城池与元帅,中吾计矣。只须如此如此,必擒此人!”杜伏威大喜。当晚查讷调遣人马,先令副元帅带精兵三千,到南门外离城一里东北山僻处埋伏:“只听喊声起、炮响之际,领军乘势夺取南门,这是要紧第一个所在。”薛举领军去了。次令常泰、缪一麟、黄松、曹汝丰田将各领兵二千,寨外四下埋伏:“只等中军炮响,一齐杀出。如遇敌兵,尽力追赶,直至离城三里,放起号炮,和薛元帅并力夺城,不可怠慢!”常泰等四将领兵埋伏去了。“杜元帅可守中军,待敌将入寨之时,布起风雷,惊怯其胆,敌兵必退。然后率精兵继进,攻取城池。”查讷独守大寨,分拨已定。
 
再说梅太守接得樊武瑞、沈兰两处败兵入城,知王昭中箭身死,又没了千余人马,心下忧闷,与众将商议。樊武瑞道:“小将初交锋,那两个贼渐渐输了,后来冲出一员少年贼将,其实武艺出众,勇力绝伦,被他刺中左臂,幸喜伤浅不妨。誓擒此贼,以报一戟之仇”沈兰道:“久闻老将军英名盖世,今反被鼠辈所欺,如之奈何?”樊武瑞道:“胜败兵家之常,固不足道。目下贼兵大胜,其志必骄,决无准备。我这里选精兵数千,待夜静径劫大寨,出其不意,决然取胜,贼党可擒。”梅先春、沈兰齐道:“老将军深谙孙吴,此计大妙!”当晚选精锐军士五千,饱食严妆,人衔枚,马勒口,樊武瑞、袁良臣为先锋,沈兰、邓晖为后应,悄悄开南门进发。有诗为证:
 
老将偷营胆如斗,人尽衔枚马勒口。
 
平欺孺子不知兵,强中更有强中手!
 
到得杜伏威寨前,已是半夜。樊武瑞听得更传三鼓,指麾军士呐喊杀入寨中,却是空寨!樊武瑞叫苦不迭,急教退军。众心慌乱,望后便退,只听得寨后炮声响处,震动山岳。忽然狂风骤起,霹雳交加,四下伏兵尽起,火把齐明:东南常泰杀来,西南缪一麟杀来,东北曹汝丰杀来,西北黄松杀来。四下喊声,如翻江搅海,惊得樊武瑞、袁良臣心胆皆落,不顾军土,放马先逃。后面军马被杜伏威冲作两截,中抢着箭者,不计其数,降者千余人。常泰四将紧紧追赶着樊武瑞、袁良臣。沈兰、邓晖领兵正来接应,只听得前军大喊,炮声震天,已知中计。二人慌忙拨转马,麾军速退,后面追兵已近。樊武瑞随着沈兰一同奔走,将近城边,只隔里余,又听得后边连珠炮响。沈兰笑道:“贼兵施放号炮,虚张声势,惊我等也。今已近城,不必心慌。”樊武瑞道:“且奔入城,再作区处。”二人商议间,只见东北上火把齐明,喊声大振,冲出一彪人马,势不可当。沈兰等大惊,拼命冲突而走。背后一员少年将,手挺方天戟,大叫:“不要走了沈通判!”这里袁良臣、邓晖二将,舍命护卫沈兰奔到城边,仗得梅太守领兵开城接应。沈兰人马刚入得城,薛举军马已到,仓猝闭门不迭,被薛举一骑马一枝戟,当先抢入城里。袁良臣、邓晖并牙将一齐向前来挡,薛举大喝一声,将邓晖一戟刺于马下,其余惊散。梅太守见势大难敌,单骑逃走,袁良臣只保得沈兰逃命。
 
薛举引军大进,后边常泰诸将陆续杀到,杜伏威大队人马如潮涌杀来,将朔州府据住,四下放火杀人,喊声不绝。杜伏威、薛举各带数百军士。围住牛进、周乾两家宅子。杜伏威杀入牛进府中,不分良贱老幼,尽行屠戮。单剩得牛进一人,反剪绑了,先着人监锁在狱,用心看守,然后抄札家私,把他粮食尽解入府,放起火来。牛进房屋顷刻化为灰烬。
 
再说薛举杀入周乾府中,遇人便杀,只不见了周乾。拿住一个丫鬟,说:“昨日早上出去未回。”薛举问道:“何处去了?”丫鬟道:“我是偿债的,来得四五日,那晓得他出没所在。”薛举收住宝剑,叫军士背他出外,饶了性命。其余不分男女,尽皆杀了,鸡犬不留。把细软财物,装载起解,也放火将住宅烧毁了。此时天色黎明,查讷军亦到,鸣金收军。杜伏威令遍处张挂榜文,有人擒获梅知府、沈通判、樊武瑞投献者,赏银三千贯。生擒周乾投献者,赏银五百两。将首级来献者,赏银三百两。其余将士,尽皆赦宥不究。有诗为证:
 
堪笑牛周二贼臣,胸藏矛戟起奸心。
 
一朝天理还相报,财散人亡化作尘。
 
再说梅先春弃府撇妻,单马逃命。出了北门,骤马加鞭,如飞而走。行数十里,忽然遇见沈兰、袁良臣,三人掩面而哭。沈兰道:“如今失陷城池。两家老小不知下落,这事怎了?”梅先春道:“早知如此,只依足下坚守,不致今日之苦。反被樊武瑞害了,侍勇劫寨,堕贼奸计。我与你上不能保封疆,下不能全妻子,进退无路,不如一死。”沈兰道:“堂尊差矣!大丈夫为国忘家,岂因家室被害,即欲自经于沟读?目今南安府刺史班公智勇足备,且城池坚固,人强马壮,不如投之借兵报仇,以复朔州,有何不可!”梅先春从之,三人径到南安府来叫门。城上见说是朔州刺史,即忙通报。班僖开门迎接入城,相见毕,梅先春哭诉其事。班僖道:“学生见贵郡被贼围困甚急,故令樊将军领兵前来救援;不期反中贼人奸计,失陷城池,害了宝眷。今无别说,须作速传檄诸近州郡,借兵救援;急急写表申奏朝廷,发军征剿。我和你招募勇士,聚集乡兵,操练将士。待诸处兵会,并力杀贼,务取城池,以复列公之仇,此为上策,二公不必忧心。”梅先春、沈兰拜谢。正说间,管门军士报樊将军回府。班僖迎入惊问:“将军何以得还?”樊武瑞请罪道:“失却朔州,小将之罪也。昨晚劫寨,误中奸计,城门东北冲出一队人马,势不可当。小将谅不能胜,只得走回,再作商议。”班僖道:“今彼起兵讨贼报仇,樊将军还肯向前否?”樊武瑞道:“小将愿决一死战,以雪前忿。不擒贼首,誓死沙场!”班僖大喜,商议起兵。
 
话分两头,再说杜伏威占住朔州府城,取府库钱粮,一半收入公用,一半散给百姓。将梅太守、沈通判家眷,安顿在府衙不许一人擅入。出榜安民,设宴庆贺。席间谈及牛进为恶之事,杜伏威大怒道:“几忘了要紧大事!”叫狱内取出牛进来,裸衣赤体跪于堂下。杜伏威指着大骂道:“老剥皮!日读圣贤之书,心存狼虎之毒。汝既位至公卿,不思辅国爱民,一味贪财好色,剥民脂膏,食人脑髓,虽碎尸万段,不足以雪万民之怨!我且问你:那林澹然长老与你有甚冤仇,苦苦逼他逃窜,无立锥之地?那杜都督老爷和汝有何仇隙,可怜害得他人亡家破,含冤莫伸。也有今日拿住的日子!”牛进叩头道:“老朽自知所为过分,虽死亦可矣。但追拿林和尚与抄札杜都督两桩事,皆是钟守净那秃驴唆哄朝廷。以致如此。非关老朽作孽。便是放债一节,将本觅利,岂是贪财?妾媵虽多,皆因乏嗣,亦非好色。生平或有些不公不法的小事,今已灭门绝后,是以报之。老朽年过八旬,无用之物,乞将军怜悯,赦宥一喘。自今以后,改恶迁善,学做好人便了。”杜伏威笑道:“这花嘴老贼奴,到了此际,兀自巧语花言,说得自己身上干干净净,一些事都没了。”叫左右掌嘴行刑。军校齐喝一声,将牛进提住头发,打了一二十个巴掌。杜伏威怒气不息,喝左右扯下去,先打五十闷棍。军校吆喝一声,捶发倒拖下堂,打不上数棍。牛进年老,熬不得疼痛,一时晕死。杜伏威喝教喷醒来。军校提起头来喷水,渐渐苏醒。复令行杖。有诗为证:
 
势焰滔天气概遒,英雄谁敢不低头?
 
须知运败彰天理,一顿皮鞭打老牛。
 
正喧哄间,只听得门外擂鼓声急,杜伏威问:“有何事故?”管门军校报进:“有一壮士擂鼓,口称要报机密大事,见了元帅爷方肯说出。”杜伏威叫令进来。那壮士进见,跪禀道:“小人姓吕,排行第十,家住府城外。昨日山上打猎,遇着恶官周乾在一小庵躲避,小人拿获在此。这周乾日前替人追私债,将小人父亲吕毅活活逼死狱中,今特解送元帅爷,以报昔日之仇。”杜伏威大喜,喝教:“快解这厮进来,待我看他怎么样一副凶嘴脸,号做周剥皮!”只见三五条汉子,将周乾背剪花绑了,解入府里来,跪于阶下。见了牛进,俱各低头不语。杜伏威见了,不觉毛发倒竖,大喝一声:“你这驴心狗肺的贼子,误国害民的蠢奴,罪恶深重!不知你驴心生得怎地模样?我先取来看一看,然后剥皮,以应尊号。”周乾道:“今日如此,悔无及矣,只求早死。”杜伏威笑道:“奸贼子!你求速死,我偏教你慢死,生受些儿苦楚。”令军士用细索将周乾手指脚指缉了,吊起来悬空挂于梁上,用黄荆条自头至足,浑身打遍。周乾叫苦乞饶,薛举、查讷等拍手大笑。打了一回,唤库吏取出白金,赏那壮士吕十回去。吕十叩头领赏而去。杜伏威令放下周乾来,取朱墨二色,将牛进脸上涂了红朱,周乾脸上搭了黑墨,俱各背剪两手。牛进项上插一面白旗,上写着:“欺君误国,剥削小民,残害忠良,奸脸凶恶犯人一名牛进,游街示众。”周乾项上插一面黄旗,上写着:“贪功冒赏,谗谄阿谀,阴险助恶犯人一名周乾示众。”拨数十名军校押着,往本城四门游遍,要牛进、周乾口内自叫犯罪情由,如不叫时,令军校以利锥锥其手足,至晚方回。众军校领了将令,簇拥牛进、周乾出府,走遍六街三市。二人怕受锥子,只得口里自称罪犯。看的人千千万万,仅各拍掌欢笑说:“有天理,报应不差!这是作恶的样子。”直至天暮,解回府中,正是: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不知二人生死若何,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