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七剑十三侠  

 
 
第一回 徐公子轻财好客 黎道人重义传徒
第二回 海鸥子临别显才能 鹤阳楼英雄初出手
第三回 伍天豹大闹宜春院 李文孝鞭打扑天鵰
第四回 赛孟尝怒打小霸王 方国才避难走他方
第五回 徐定标寻访一枝梅 伍天然私下九龙山
第六回 神箭手逆旅逢侠客 铁头陀行刺遇英豪
第七回 一枝梅徐府杀头陀 慕容贞李庄还首级
第八回 徐鸣皋弟兄观打擂 飞云子风鉴识英雄
第九回 雅仙楼鸣皋遇师伯 玄都观严虎摆擂台
第十回 赛孟尝拳打严虎 罗季芳扯倒擂台
第十一回 救义兄反牢劫狱 换犯人李代桃僵
第十二回 铁稜关挑灯大战 救妹丈弃邪归正
第十三回 警奸王剑仙呈绝技 杀土豪义士报冤仇
第十四回 扬州府严拿凶手 轩辕庙锤打夜叉
第十五回 赛元庆误落李家店 杨小舫大闹清风镇
第十六回 除黑店兄弟相逢 明报应三娘再嫁
第十七回 避冤仇四海远游 徐鸣皋一上金山
第十八回 非非设计擒众杰 徐庆神箭射了凡
第十九回 徐义士二次上金山 众英雄一同陷地穴
第二十回 一枝梅金山救兄弟 狄洪道千里请师尊
第二十一回 句曲山侠客遇高人 华阳洞众妖谈邪道
第二十二回 徐鸣皋刀斩七怪 狄洪道路遇妖人
第二十三回 皇甫良杀人医病 狄洪道失陷王能
第二十四回 草上飞踪寻表弟 狄洪道喜遇焦生
第二十五回 草上飞斩符常谭闵 狄洪道擒皇甫医生
第二十六回 云阳生仗义下江南 王守仁惧祸投钱塘
第二十七回 红衣娘单身入地穴 徐鸣皋三次上金山
第二十八回 大雄殿众杰逞威能 地穴门侠女显绝技
第二十九回 云阳生斩非非和尚 赛孟尝破金山禅寺
第三十回 徐鸣皋焚烧淫窟 林兰英父女团圆
第三十一回 太平县弟兄失散 石埭镇故友相逢
第三十二回 石埭山强徒作窟 望山楼义士施威
第三十三回 徐鸣皋力斩五虎将 飞龙岭火炸五雷峰
第三十四回 霓裳仙救鸣皋李武 山中子劫罗德王能
第三十五回 朱宸濠献美人巧计 唐子畏绘十美图容
第三十六回 杨小舫穷途逢义友 周湘帆好侠结金兰
第三十七回 王守仁谏纳美人 包行恭遵师下山
第三十八回 孙寄安为财轻离别 沈醴泉设计抛银钱
第三十九回 睹娇容沈三思恶意 用奸谋苏氏入牢笼
第四十回 老虔婆设金蝉巧计 沈三郎蹈杀身危机
第四十一回 除奸淫夜斩沈三郎 包行恭大闹杏花村
第四十二回 张家堡厮打成相识 英雄馆举鼎遇故人
第四十三回 南昌府群英聚首 兴隆楼兄弟重逢
第四十四回 一枝梅安义山寻友 徐鸣皋元宵节遇妖
第四十五回 安义山主仆重逢 梅村道弟兄齐会
第四十六回 黄三保狐假虎威 徐鸣皋为朋雪耻
第四十七回 众义士大闹勾栏院 徐鸣皋痛打铁教头
第四十八回 军师府铁昂求计 郑元龙走马报信
第四十九回 徐鸣皋智料奸谋 李自然发兵遣将
第五十回 小侠客箭射至刚僧 邺将军力擒三勇士
第五十一回 徐鸣皋一探宁王府 朱宸濠疏劾俞巡抚
第五十二回 王府戒严防刺客 村店谈心遇异人
第五十三回 宁藩府禁军为盗 赵王庄歃血练兵
第五十四回 一枝梅弹打铁教头 三侠士大战邺将军
第五十五回 鹪寄生逼走邺天庆 徐鸣皋相会焦大鹏
第五十六回 备御敌造奇法炮箭 结同盟合佐玉良才
第五十七回 李自然狠心施毒计 邺天庆再打赵王庄
第五十八回 霓裳子独救赵王庄 邺天庆枪挑草上飞
第五十九回 余半仙祭炼招魂法 霓裳子全殿显奇能
第六十回 徐鸣皋二探宁王府 朱宸濠叛逆动刀兵
第六十一回 朱宸濠传檄江南 玄贞子投书海外
第六十二回 傀儡生度脱凡胎 飞云子斩除淫恶
第六十三回 王妈妈谋利亡身 苏月娥贪淫自缢
第六十四回 飞云子名言劝世 玄贞子妙术传徒
第六十五回 焦大鹏独救苏州城 徐鸣皋三探宁王府
第六十六回 傀儡生救万人性命 徐鸣皋遇十世姻缘
第六十七回 徐鸣皋了结宿世缘 余半仙摆设迷魂阵
第六十八回 孙大娘错斗王凤姑 狄洪道打死常德保
第六十九回 十三生大破迷魂阵 众剑客齐会赵王庄
第七十回 约后会玄贞子回山 传圣旨张太监遇盗
第七十一回 张太监落水庆重生 陆松年设筵款良友
第七十二回 陆家湾庄汉说前因 葫芦套英雄诛众寇
第七十三回 宁寿宫垂询往事 武英殿召见英雄
第七十四回 挂帅印杨御史讨贼 拒叛逆毕知府出征
第七十五回 知府尽忠参戎死节 将军建议元帅分兵
第七十六回 郭汝曾议守宁远县 徐鸣皋伏兵土耳墩
第七十七回 投密约射矢遗书 慢军心设计骄敌
第七十八回 徐鸣皋活捉左天成 一枝梅计败吴方杰
第七十九回 西和城慕容行刺 安化县徐庆进兵
第八十回 仇游击暗地说前情 杨元帅督兵攻逆贼
第八十一回 高铭智败杨小舫 刘杰弹打周湘帆
第八十二回 周湘帆中弹昏沉 鹪寄生送药解救
第八十三回 鹪寄生力辞杨元帅 王文龙巧激一枝梅
第八十四回 李智诚献书诈降 杨元帅运筹决胜
第八十五回 一枝梅弹打魏光达 徐鸣皋枪挑王文龙
第八十六回 寘鐇败投兰州城 鸣皋暂领巩昌府
第八十七回 拒王师周昂设毒计 审奸细元帅探军惰
第八十八回 杨元帅误困兰州 徐指挥踏翻贼寨
第八十九回 上密书元帅得消息 托疾病游击设奇谋
第九十回 轻骑飞来叛王受缚 诸城克复元帅班师
第九十一回 平逆藩论功受赏 避近幸决计归田
第九十二回 杨丞相上表乞休 王御史奉旨招讨
第九十三回 料敌情一番议论 剿贼寨五路进兵
第九十四回 询土人将军思破贼 献野味猎户暗行刁
第九十五回 假奉承强盗入牢笼 真顺从村民献密计
第九十六回 改装衣服将士潜行 巧语花言强人受骗
第九十七回 探路径密记情形 发号令进攻山寨
第九十八回 徐鸣皋火烧浰头寨 卧山虎被困枣木林
第九十九回 枣木林卧山虎丧身 大瘐营徐鸣皋报捷
第一百回 咨诹野老元帅尊贤 试探贼情将军诱敌
第一百一回 运筹帷幄三次骄兵 决胜疆场一番出令
第一百二回 徐鸣皋奉令助三军 池大鬓枵腹敌二将
第一百三回 徐鸣皋力新二寇 任大海独战三人
第一百四回 徐将军义勇兼施 王元帅恩威并用
第一百五回 卜大武矢志投诚 王远谋现身说法
第一百六回 献妙计卜大武陈词 去诈降谢志山受骗
第一百七回 一枝梅盗箭斩冯云 赛花荣暗器伤徐寿
第一百八回 一枝梅得箭还箭 玄贞子知灾救灾
第一百九回 一枝梅再盗弩箭 卜大武初下说词
第一百十回 奔邪归正独力锄强 阳助阴违双刀杀贼
第一百十一回 驰奏章元帅报捷 论战绩武宗加封
第一百十二回 击杀命宫宸濠造反 奉旨征讨守仁督师
第一百十三回 徐鸣皋分兵驰救 邺天庆督队进攻
第一百十四回 一枝梅独奋神勇 邺天庆误听人言
第一百十五回 设妙策令派官兵 因劫寨火焚贼众
第一百十六回 牵羊担酒太守犒师 折将损兵逆贼请罪
第一百十七回 分雄师急救南康城 刺降贼夜入按察署
第一百十八回 劝儿夫妻妾进良言 杀从贼英雄留首级
第一百十九回 见首级骇倒奸王 发弹子打伤贼将
第一百二十回 抉异端余七保逆贼 仗邪术非幻败王师
第一百二十一回 刘养正议围安庆 王守仁再打南昌
第一百二十二回 擅绝技一箭射降贼 杖邪术二次败官军
第一百二十三回 解药施丹救全军士 反风灭火败走妖人
第一百二十四回 非幻妖召神劫大寨 傀儡生遗法代官兵
第一百二十五回 丁人虎面禀细根由 王守仁预设反间计
第一百二十六回 王元帅移檄召诸侯 众官军黑夜劫贼寨
第一百二十七回 众英雄大破非幻寨 一枝梅夜入南昌城
第一百二十八回 遗书反间布散谣言 度势陈词力排众议
第一百二十九回 刘养正议取全陵城 一枝梅力打南昌府
第一百三十回 一枝梅诱敌国贼兵 邺天庆守城战官将
第一百三十一回 马耳山英雄齐却敌 南昌府赋将再兴兵
第一百三十二回 用火攻官军大败 摆恶阵妖道逞能
第一百三十三回 徐鸣皋探阵陷阵 海鸥子知情说情
第一百三十四回 海鸥子演说非幻阵 狄洪道借宿独家村
第一百三十五回 狄洪道除害斩山魈 白乐山殷情留勇士
第一百三十六回 独家村赠金辞金 飞霞楼遇旧叙旧
第一百三十七回 赶路程二义士御风 具杯酒两盟嫂设馔
第一百三十八回 焦大鹏初见王元帅 玄贞子遣盗招凉珠
第一百三十九回 焦大鹏设计盗宝 一枝梅奋勇杀官
第一百四十回 自然建议请鸿儒 余七回山延师父
第一百四十一回 徐鸿儒下山奉伪诏 河海生盗扇得真情
第一百四十二回 同类相仇恨如切齿 终身谁托刻不忘心
第一百四十三回 一尘子劝秀英归诚 徐鸿儒约守仁开战
第一百四十四回 比剑术玄贞子对敌 助破阵傀儡生重来
第一百四十五回 余秀英敬献光明镜 王元帅允从美满缘
第一百四十六回 徐鸣皋救出亡门阵 众守军昏倒落魂亭
第一百四十七回 余秀英嘘寒送暖 徐鸣皋倚玉偎香
第一百四十八回 知恋新思秀英盗扇 不忘旧德鸣皋遗书
第一百四十九回 王元帅国书约内应 御风生见面说前因
第一百五十回 伍天熊率眷来归 玄贞子登坛发令
第一百五十一回 十三生大破非非阵 众剑客齐攻逆贼营
第一百五十二回 闻内变妖道惊心 遇仇人鸿儒切齿
第一百五十三回 焦大鹏独救余秀英 王凤姑力斩非幻道
第一百五十四回 玄贞子飞剑斩妖人 王守仁分兵取二郡
第一百五十五回 朱宸濠议救二郡 徐鸣皋智败三军
第一百五十六回 攻大寨贼将丧师 献计谋元帅诈病
第一百五十七回 徐庆夜夺广顺门 自然遁出南昌府
第一百五十八回 众官兵巧获宜春王 余秀英智赚王元帅
第一百五十九回 徐鸣皋奉书遵大令 余秀英暗地说私情
第一百六十回 逞绝技女将破离宫 听良言从贼甘投地
第一百六十一回 徐鸣皋抄检宁王宫 朱宸濠逼走盘螺谷
第一百六十二回 朱宸濠退保樵舍 雷大春进攻九江
第一百六十三回 明武宗御驾亲征 朱宸濠暗遣刺客
第一百六十四回 巧立水军联舟作阵 议破战舰用火为工
第一百六十五回 师成然罴大队南征 性本豺狼中宵行刺
第一百六十六回 焦大鹏行宫救圣驾 明武宗便殿审强徒
第一百六十七回 明式宗移跸驻荆州 孙知府奉命审刺客
第一百六十八回 用骗供刺客承招 上表章知府覆命
第一百六十九回 伍定谋遗书约战 一枝梅奉调进兵
第一百七十回 鄱阳湖轻舟试练 潜谷口黑夜烧粮
第一百七十一回 用奇谋官军纵火 施奋勇贼将亡身
第一百七十二回 觐天颜元帅辞功 奏这状娄妃引罪
第一百七十三回 朱宸濠夜遁小安山 洪广武安居德兴县
第一百七十四回 雷大春诚心投表弟 洪广武设计绊奸王
第一百七十五回 用反言喁喁试妾妇 明大义侃侃责夫君
第一百七十六回 殷勤款待假意留宾 激烈陈辞真心劝主
第一百七十七回 投机密义仆奔驰 入网罗奸王就擒
第一百七十八回 朱宸淳割舌敲牙 明武宗散财发粟
第一百七十九回 明武宗西山看剑术 众英雄黑店灭强人
第一百八十回 大奸已殛御驾班师 丑虏悉平功臣受赏
 
 
第一百七十三回 朱宸濠夜遁小安山 洪广武安居德兴县
发布时间:2006/12/11   被阅览数:1848 次
(文字 〖 〗)
 
 
话说武宗听了娄妃这番话,暗道:“人说娄妃之贤,信非过誉。今朕看他所奏各节,皆是罪归自己,并无丝毫怨及宸濠;出词而且仁爱为怀,还要代他无辜乞罪。朕本有此意,但治首恶之罪,其余一概豁免。今据娄妃如此陈奏,朕岂有不以仁爱为心呢!”因问道:“尔为宸濠打入冷宫几年了?”娄妃道:“整整八年。”武宗道:“宫中除尔以外,进谏者尚有何人?宜春王平对究竟有何罪恶?尔可一一奏来。”娄妃道:“宜春王所为各节,早在圣明洞鉴之中,臣妃又何敢乱言。而况臣妃自贬入冷宫,其实毫无知觉。总之臣妃不德,致累宁王有灭族之祸。愿陛下治臣妃似极重之刑,或可藉此上报国恩,下分宁王之罪。虽粉身碎骨,臣妃亦所深愿。”武宗道:“尔方才所奏,首恶当诛,其余无辜者意在求朕豁免、但不知谁为无罪,谁是无辜?尔可细细奏来,朕亦可体上天好生之心,存罪人不孥之德。”娄妃道:“有罪无罪,陛下自有神明。臣妃不敢妄指无辜,亦不敢概言有罪。网开三面,悉在圣明。”斌宗道:“朕闻尔素有贤声,今观尔所奏各情,实与人言悉相符合。只恨宸濠不能听从尔谏,致有今日之祸。”娄妃道:“臣妃何敢称贤。若果能贤,也不致宁王有灭族之患。臣妃之罪,罪莫大焉!”
 
武宗见娄妃如此,却也十分叹息,因命王守仁道:“卿可先将娄妃仍然带回,候将宸濠擒后。再行候旨施行便了。”王守仁遵旨,娄妃又磕头谢思毕,然后才有太监送出行宫,押往南昌府而去。王守仁也当即退出殿外,众官各散而回。
 
话分两头。再说宸濠自与雷大春由夹湖口躲入深港以内,四面看了看,并无追兵前来,宸濠叹道:“孤不料今日败得如此,既无家可归,又无国可逃,这便如何是好!”雷大春道:“千岁尚宜保重。今已如此,急也无益,不如暂且躲避,再作良图。”宸濠道:“孤今孑然一身,尚望什么良图么!”雷大春道:“末将有一亲戚,离此不远,家住饶州府德兴县小安山,姓洪名广武。家道饶余,广有田产,独霸一方。好结交天下英雄,为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却是末将姑表弟兄。前曾闻末将在千岁处当差,他也欣然乐从,欲令末将代他引见。后因末将姑母尚在,不准他远离,因此中止。前年末将的姑母已经去世。末将之意,请千岁暂到他处。他一闻千岁驾临,必然殷勤相待。再与他相商如何报仇,他必肯答应。而且他结识的英雄不少,或者因他引进,再能举事,以报此仇。他又住在山僻之中,无人知觉。即使有人知道,他亦毫不惧人。合村有一二百家,皆是他的佃户。他家中所有的兵器,亦皆全备。千岁当此进退两难之间,国亡家破之时,只有此处可去。不然,恐沿途耳目甚众,尚患不免大祸将临。千岁不可狐疑,宜自早计为是。”
 
宸濠道:“虽承将军多情,万一令表弟不便相留,孤又当如何是好?”雷大春道:“千岁不去则已,若千岁肯去,末将的表弟未有不愿相留的。但是千岁如此行装,恐碍沿途耳目,却须暂作权宜之计,须要改扮而行。”宸濠道:“如何改扮呢?”雷大春道:“也没有什么改扮,但将外面的龙袍脱去,除去头上金冠,可将未将所穿的衬衣与千岁穿上。又须晓伏夜行,只要到了小安山,就可无事了。”宸濠道:“如此改装,有何不可。”说罢,即刻将身上所穿的龙袍脱下,挂在树林以内,又将头上金冠除下来。雷大春也脱下外面的战袍,将内里的衬袄解下来与宸濠罩上。二人等到天黑,便望饶州而去。沿路皆是夜行昼伏,不日已至德兴县界。
 
这小安山,就在县东六十里外,却是一个人材落,这村落就在小安山的山洼子里,虽有一二百家,皆是洪广武的佃户。雷大春与宸濠又走了半夜,却好天明,已到庄口,雷大春便与宸濠进庄。宸濠见这村庄地势甚险僻,处山中,四面树木环蔽,山色撑空,倒映其下,实在好一个所在,羡慕不已。雷大春与宸濠二人便缓步走到洪广武庄口,只见犬吠猜猜不已,向着宸濠、雷大春二人乱吠。当有庄丁闻见犬吠,便出庄来,看见有二人由庄口而来,便侍立一旁,以便迎接。
 
不一刻,雷大春先走到那庄丁面前,问道:“你家庄主在家么?”那庄丁道:“我家庄主尚未起来。客人尊姓?从何处而来?与我家庄主有何交谊?有何话说?”雷大春道:“我姓雷,名大春,与你家庄主是姑表兄弟。现由南昌府来,特会你家庄主,有要话面讲,烦你进去通报一声。”那庄丁又问道:“这位客人可是与你老同来的么?”雷大春道:“正是同来,与你家庄主也有交谊。”那庄丁听说一个是主人的姑表兄弟,一个与主人有交情,那敢怠慢,当即跑回去报。
 
宸濠站在庄口,四面观看,但见洪广武家这一所房屋就高大异常,迎庄口一带,方砖围墙中间,开着一道大门,左右皆有两道小门。四面风火墙高耸半空,到后约有五六进的正屋,两旁尚有群屋。庄口两旁鳞比柿次,约有二三十家茅屋,却皆盖得极其修洁,光景是庄头的田佃所居。鸡鸣狗吠之声,达于远近。宸濠看罢,实在羡慕,暗道:“这洪广武若将孤留下,井肯为孤出力,再图大事,就这一处地方,也还藏得许多兵马。再将这山上收拾起来,亦不亚于南昌宫室。但不知这洪广武究能如雷大春之言么?”
 
不言宸濠暗想胡思,再说那庄丁走到里面,先与那内宅的丫头说明,叫丫头去报。那丫头道:“我记不得许多的噜噜苏苏话,还是你进去说罢。”那庄丁道:“庄主现在尚未起来,我何能进去?”那丫头道:“我给你去说一声,就说你有话说,看大爷如何,我给你送信。若叫你进去,你就进去便了。”庄丁答应。那丫头便转身进内。
 
到了房里,在床面前低低向洪广武唤了两声。广武醒来,问道:“那个在此乱叫?”那丫头道:“是婢子秋霞。”广武道:“你叫什么?”秋霞道:“只因家丁王六说:‘有个客人现在庄外,要会大爷。’他进来叫婢于通报大爷知道。他本是要进来的,因为大爷还不曾起身,不敢惊扰,所以叫婢子先唤醒大爷说一声。”广武道:“你且将他唤进来,等我问他是谁。”秋霞答应,转身出了房门,来到宅门口,将手一招,说了一声:“王老爹,大爷叫你进去呢。”王六答应着,走了进来,站在房门外。秋霞复又进房与广武说道:“玉六进来了。”广武睡在床上,即问道:“王六,外面是那个要会我?是熟客是生客?”王六道:“两个皆不曾见过,总是生客。却有一个姓雷,名唤大春,说是与大爷姑表兄弟,方从南康而来。那一个不曾说出姓名,据雷大爷说,也与大爷是要好的朋友。因叫小人进来通报。大爷可有这么个姓雷的表兄弟?还是会他不会?候大爷示下。”洪广武听说,想了半刻,说道:“我晓得了,那姓雷的是我表兄,你且请他进来,我去会他。”王六答应,即忙转身出去。
 
洪广武复自暗说道:“雷大春现在南康,随着那宁王宸濠,已经作了大将,闻得他颇为信任,何以忽到此地?难道他前来,因我从前有‘要与他同去’的这句话,他此时见我母亲已死,他来招我不成?若果有此事,他可将我看错了。我从前不过是句戏言,岂真有此事!我放着如此家产,不在家守田园之乐,反去投效他做一员将官,跟着他做走狗?而况宁王也不正道,我又何必去到那里受罪,被他拘束得紧。且等他进来,看他如何说项,我再以言辞他便了。”因又道:“他同来的这个人是谁呢?莫非是他的同伴不成?”自己暗想了一会,也就坐起来穿好衣服。他的妻子方氏因也说道:“你这表兄可算是冒失鬼,怎么这大早跑来要会人?难道他连夜走来的么?”
 
洪广武听了这句话,忽觉心中一动,暗道:“真个为什么如此大早就跑了来,其中必有缘故。”欲知洪广武能否收留宸濠,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