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 |纪念版|||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会员:
密码:
    注册
 
 
 
属于:集==>古文观止  

 
  校对说明
左传·郑伯克段于鄢
左传·周郑交质
左传·石[石昔]谏宠州吁
左传·曹刿论战
左传·齐桓公伐楚盟屈完
左传·宫之奇谏假道
左传·子鱼论战
左传·烛之武退秦师
左传·吕相绝秦
左传·驹支不屈于晋
左传·子产告范宣子轻币
左传·晏子不死君难
左传·子产论政宽猛
国语·召公谏厉王止谤
国语·襄王不许请隧
国语·敬姜论劳逸
国语·句践复国
公羊传·宋人及楚人平
谷梁传·虞师晋师灭夏阳
檀弓·晋献公杀世子申生
檀弓·杜蒉扬觯
战国策·苏秦以连横说秦
战国策·邹忌讽齐王纳谏
战国策·颜[斤蜀]说齐王
战国策·冯谖客孟尝君
战国策·触龙说赵太后
战国策·鲁共公择言
李斯·谏逐客书
屈原·卜居
屈原·渔父
宋玉·宋玉对楚王问
史记·孔子世家赞
史记·伯夷列传
史记·管晏列传
史记·货殖列传序
廉颇蔺相如列传
史记·荆轲传
司马迁·报任少卿书
贾谊·过秦论上
晁错·论贵粟疏
司马相如·长门赋
汉书·苏武传
马援·戒兄子严敦书
曹丕 典论.论文
曹丕·与吴质书
曹植·与杨德祖书
诸葛亮·前出师表
诸葛亮·后出师表
李密·陈情表
王羲之·兰亭集序
陶渊明·归去来辞
陶渊明·桃花源记
陶渊明·五柳先生传
郦道元·水经注·江水
魏徵·谏太宗十思疏
骆宾王·为徐敬业讨武[(上)明(下)空]檄
王勃·滕王阁序
刘禹锡·陋室铭
杜牧·阿房宫赋
韩愈·原道
韩愈·杂说一
韩愈·杂说四
韩愈·师说
韩愈·进学解
韩愈·圬者王承福传
韩愈·祭十二郎文
韩愈·祭鳄鱼文
韩愈·张中丞传后叙
柳宗元·桐叶封弟辨
柳宗元·捕蛇者说
柳宗元·种树郭橐驼传
柳宗元·梓人传
柳宗元·钴[钅母]潭西小丘记
柳宗元·小石城山记
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记
柳宗元·袁家渴记
柳宗元·袁家渴记
白居易·与元微之书
范仲淹·岳阳楼记
司马光·谏院题名记
司马光·训俭示康
资治通鉴·鲁仲连义不帝秦
钱公辅·义田记
欧阳修·纵囚论
欧阳修·醉翁亭记
欧阳修·秋声赋
欧阳修·祭石曼卿文
欧阳修·泷冈阡表
欧阳修·五代史记一行传叙
欧阳修·送徐无党南归序
苏洵·辨奸论
苏洵·送石昌言使北引
苏轼·留侯论
苏轼·放鹤亭记
苏轼·石钟山记
苏轼·潮州韩文公庙碑
苏轼·前赤壁赋
苏轼·后赤壁赋
苏轼·教战守策
苏辙·六国论
苏辙·上枢密韩太尉书
曾巩·赠黎安二生序
曾巩·战国策目录序
王安石·读孟尝君传
王安石·游褒禅山记
朱熹·白鹿洞书院学规
文天祥·正气歌并序
元好问·送秦中诸人引
虞集·尚志斋说
刘基·司马季主论卜
刘基·卖柑者言
刘基·尚节亭记
方孝孺·深虑论
王守仁·瘗旅文
王守仁·教条示龙场诸生
宗臣·报刘一丈书
归有光·沧浪亭记
归有光·先妣事略
归有光·项脊轩志
王世贞·蔺相如完璧归赵论
袁宏道·徐文长传
袁宏道·西湖杂记
 
 
韩愈·原道
发布时间:2006-4-10   被阅览数:3491 次
(文字 〖 〗)
 
原 道          韩 愈 



  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无待于外之谓德。仁与义为定名,道与德为虚位。故道有君子小人,而德有凶有吉。老子之小仁义,非毁之也,其见者小也。坐井而观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彼以煦煦为仁,孑孑为义,其小之也则宜。其所谓道,道其所道,非吾所谓道也;其所谓德,德其所德,非吾所谓德也。凡吾所谓道德云者,合仁与义言之也,天下之公言也。老子之所谓道德云者,去仁与义言之也,一人之私言也。 

  周道衰,孔子没。火于秦,黄老于汉,佛于晋、魏、梁、隋之间。其言道德仁义者,不入于杨,则入于墨;不入于老,则入于佛。入于彼,必出于此。入者主之,出者奴之;入者附之,出者污之。噫!后之人其欲闻仁义道德之说,孰从而听之?老者曰:「孔子,吾师之弟子也。」佛者曰:「孔子,吾师之弟子也。」为孔子者,习闻其说,乐其诞而自小也,亦曰:「吾师亦尝师之云尔。」不惟举之于其口,而又笔之于其书。噫!后之人,虽欲闻仁义道德之说,其孰从而求之?甚矣!人之好怪也,不求其端,不讯其末,惟怪之欲闻。 

  古之为民者四,今之为民者六;古之教者处其一,今之教者处其三。农之家一,而食粟之家六;工之家一,而用器之家六;贾之家一,而资焉之家六。奈之何民不穷且盗也! 

  古之时,人之害多矣。有圣人者立,然后教之以相生养之道。为之君,为之师,驱其虫蛇禽兽,而处之中土。寒,然后为之衣;饥,然后为之食。木处而颠,土处而病也,然后为之宫室。为之工,以赡其器用;为之贾,以通其有无;为之医药,以济其夭死;为之葬埋祭祀,以长其恩爱;为之礼,以次其先后;为之乐,以宣其湮郁;为之政,以率其怠倦;为之刑,以锄其强梗。相欺也,为之符玺斗斛权衡以信之。相夺也,为之城郭甲兵以守之。害至而为之备,患生而为之防。今其言曰:「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剖斗折衡,而民不争。」呜呼!其亦不思而已矣!如古之无圣人,人之类灭久矣。何也?无羽毛鳞介以居寒热也,无爪牙以争食也。是故君者,出令者也;臣者,行君之令而致之民者也;民者,出粟米麻丝,作器皿,通货财,以事其上者也。君不出令,则失其所以为君;臣不行君之令而致之民,则失其所以为臣;民不出粟米麻丝,作器皿,通货财,以事其上,则诛。今其法曰:「必弃而君臣,去而父子,禁而相生养之道。」以求其所谓清净寂灭者。呜呼!其亦幸而出于三代之后,不见黜于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也;其亦不幸而不出于三代之前,不见正于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也。 

  帝之与王,其号名殊,其所以为圣一也。夏葛而冬裘,渴饮而饥食,其事虽殊,所以为智一也。今其言曰:「曷不为太古之无事?」是亦责冬之裘者曰:「曷不为葛之之易也?」责饥之食者曰:「曷不为饮之之易也。」传曰:「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然则古之所谓正心而诚意者,将以有为也。今也欲治其心,而外天下国家,灭其天常;子焉而不父其父,臣焉而不君其君,民焉而不事其事。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经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诗曰:「戎狄是膺,荆舒是惩。」今也举夷狄之法,而加之先王之教之上,几何其不胥而为夷也! 

  夫所谓先王之教者,何也?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无待于外之谓德。其文,诗书易春秋;其法,礼乐刑政;其民,士农工贾;其位,君臣父子师友宾主昆弟夫妇;其服,麻丝;其居,宫室;其食,粟米果蔬鱼肉。其为道易明,而其为教易行也。是故以之为己,则顺而祥;以之为人,则爱而公;以之为心,则和而平;以之为天下国家,无所处而不当。是故生则得其情,死则尽其常;郊焉而天神假,庙焉而人鬼享。曰:「斯道也,何道也?」曰:「斯吾所谓道也,非向所谓老与佛之道也。」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荀与扬也,择焉而不精,语焉而不详。由周公而上,上而为君,故其事行;由周公而下,下而为臣,故其说长。  然则如之何而可也?曰:「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人其人,火其书,庐其居,明先王之道以道之,鳏寡孤独废疾者,有养也,其亦庶乎其可也。」 

 
|关于我们 |木子科技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