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南齐书  

 
  本纪第一高帝上
本纪第二高帝下
本纪第三武帝
本纪第四郁林王
本纪第五海陵王
本纪第六明帝
本纪第七东昏侯
本纪第八和帝
志第一礼上
志第二礼下
志第三乐
志第四天文上
志第五天文下
志第六州郡上
志第七州郡下
志第八百官
志第九舆服
志第十祥瑞
志第十一五行
列传第一皇后
列传第二文惠太子
列传第三豫章文献王
列传第四 褚渊(渊弟澄 徐嗣) 王俭
列传第五柳世隆 张瑰
列传第六垣崇祖 张敬儿
列传第七
列传第八刘怀珍 李安民 王玄载(弟玄邈)
列传第九崔祖思 刘善明 苏侃 垣荣祖
列传第十吕安国(全景文) 周山图 周盘龙 王广之
列传第十一薛渊 戴僧静 桓康(尹略) 焦度 曹虎
列传第十二江谧 荀伯玉
列传第十三王琨 张岱 褚炫 何戢 王延之 阮韬
列传第十四 王僧虔 张绪
列传第十五虞玩之 刘休 沈冲 庾杲之 王谌
列传第十六高帝十二王
列传第十七谢超宗 刘祥
列传第十八到捴 刘悛 虞悰 胡谐之
列传第十九萧景先 萧赤斧(子颖胄)
列传第二十刘瓛(弟巉) 陆澄
列传第二十一武十七王
列传第二十二张融 周颙
列传第二十三王晏 萧谌 萧坦之 江祏
列传第二十四江敩 何昌宇 谢抃 王思远
列传第二十五徐孝嗣 沈文季
列传第二十六宗室
列传第二十七王秀之 王慈 蔡约 陆慧晓(顾宪之) 萧惠基
列传第二十八王融 谢朓
列传第二十九袁彖 孔稚珪 刘绘
列传第三十王奂(从弟缋) 张冲
列传第三十一文二王 明七王
列传第三十二裴叔业 崔慧景 张欣泰
列传第三十三文学
列传第三十四良政
列传第三十五高逸
列传第三十六孝义
列传第三十七幸臣
列传第三十八魏虏
列传第三十九蛮 东南夷
列传第四十芮芮虏 河南 氐 羌
 
 
列传第二十四江敩 何昌宇 谢抃 王思远
发布时间:2006/2/10   被阅览数:1211 次
(文字 〖 〗)
 
江籞,字叔文,济阳考城人也。祖湛,宋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父恁,著作
郎,为太子劭所杀。敩母,文帝女淮阳公主。幼以戚属召见,孝武谓谢庄曰:“此
小儿方当为名器。”少有美誉。桂阳王休范临州,辟迎主簿,不就。尚孝武女临汝
公主,拜驸马都尉。除著作郎,太子舍人,丹阳丞。时袁粲为尹,见敩叹曰:“风
流不坠,政在江郎。”数与宴赏,留连日夜。迁安成王抚军记室,秘书丞,中书郎。
敩庶祖母王氏老疾,敩视膳尝药,七十余日不解衣。及累居内官,每以侍养陈请,
朝廷优其朝直。寻转安成王骠骑从事中郎。初,湛娶褚秀之女,被遣,褚渊为卫军,
重敩为人,先通音意,引为长史。加宁朔将军。顺帝立,随府转司空长史,领临淮
太守,将军如故。转太尉从事中郎。
    齐台建,为吏部郎。太祖即位,敩以祖母久疾连年,台阁之职,永废温清,启
乞自解。初,宋明帝敕敩出继从叔愻,为从祖淳后。于是仆射王俭启:“礼无后小
宗之文,近世缘情,皆由父祖之命,未有既孤之后,出继宗族也。虽复臣子一揆,
而义非天属。江忠简胤嗣所寄,唯籞一人,傍无眷属,籞宜还本。若不欲江愻绝后,
可以籞小儿继愻为孙。”尚书参议,谓“间世立后,礼无其文。荀顗无子立孙,坠
礼之始;何琦又立此论,义无所据。”于是籞还本家,诏使自量立后者。出为宁朔
将军、豫章内史,还,除太子中庶子,领骁骑将军。未拜,门客通赃利,世祖遣信
捡核,籞藏此客而躬自引咎,上甚有怪色。王俭从容启上曰:“江籞若能治郡,此
便是具美耳。”上意乃释。
    永明初,仍为豫章王太尉谘议,领录事,迁南郡王友,竟陵王司徒司马。籞好
文辞,围棋第五品,为朝贵中最。迁侍中,领本州中正。司徒左长史,中正如故。
五年,迁五兵尚书。明年,出为辅国将军、东海太守,加秩中二千古,行南徐州事。
七年,徙为侍中,领骁骑将军,寻转都官尚书,领骁骑将军。王晏启世祖曰:“江
敩今重登礼阁,兼掌六军,慈渥所覃,实有优忝。但语其事任,殆同闲辈。天旨既
欲升其名位,愚谓以侍中领骁骑,望实清显,有殊纳言。”上曰:“敩常启吾,为
其鼻中恶。今既以何胤、王莹还门下,故有此回换耳。”
    郁林即位,迁掌吏部。隆昌元年,为侍中,领国子祭酒。郁林废,朝臣皆被召
入宫,敩至云龙门,托药醉吐车中而去。明帝即位,改领秘书监,又改领晋安王师。
    建武二年,卒,年四十四。遗令俭约葬,不受赙赠。诏赙钱三万,布百匹。子
蒨启遵敩令,让不受。诏曰:“敩贻厥之训,送终以俭,立言归善,益有嘉伤,可
从所请。”赠散骑常侍、太常,谥曰敬子。
    何昌宇,字俨望,庐江灊人也。祖叔度,吴郡太守。父佟之,太常。昌宇少而
淹厚,为伯父司空尚之所遇。宋建安王休仁为扬州,辟昌宇州主簿。迁司徒行参军,
太傅五官,司徒东阁祭酒,尚书仪曹郎。建平王景素为征北南徐州,昌宇又为府主
簿,以风素见重。母老求禄,出为湘东太守,加秩千石。为太祖骠骑功曹。昌宇在
郡,景素被诛,昌宇痛之。至是启太祖曰:
    伏寻故建平王,因心自远,忠孝基性。徽和之誉,早布国言;胜素之情,夙洽
民听。世祖绸缪,太宗眷异,朝中贵人,野外贱士,虽闻见有殊,谁不悉斯事者?
元徽之间,政关群小,构扇异端,共令倾覆。殷勤之非,古人所悼,况苍梧将季,
能无衒惑?一年之中,藉者再三,有必巅之危,无暂立之安,行路寒心,往来跼蹐。
而王夷虑坦然,委之天命,惟谦惟敬,专诚奉国;闺无执戟之卫,门阙衣介之夫,
此五尺童子所见,不假阔曲言也。一沦疑似,身名顿灭,冤结渊泉,酷贯穹昊。时
经隆替,岁改三元,旷荡之惠亟申,被枉之泽未流。俱沐温光,独酸霜露。
    明公铺天地之施,散云雨之润,物无巨细,咸被庆渥。若今日不蒙照涤,则为
万代冤魂。昌宇非敢慕慷慨之士,激扬当世;实义切于心,痛入骨髓。沥肠纾愤,
仰希神照。辩明枉直,亮王素行,使还名帝籍,归灵旧茔,死而不泯,岂忘德于黄
垆!分躯碎首,不足上谢。
    又与司空褚渊书曰:
    天下之可哀者有数,而埋冤于黄泉者为甚焉。何者?百年之寿,同于朝露,挥
忽去留,宁足道哉!政欲阖棺之日,不陨令名,竹帛传芳烈,钟石纪清英。是以昔
贤甘心于死所者也。若怀忠抱义而负枉冥冥之下,时主未之矜,卿相不为言,良史
濡翰,将被以恶名,岂不痛哉!岂不痛哉!
    窃寻故建平王,地属亲贤,德居宗望,道心惟冲,睿性天峻。散情风云,不以
尘务婴衿;明发怀古,惟以琴书娱志。言忠孝,行惇慎,二公之所深鉴也。前者阮、
杨连党,构此纷纭,虽被明于朝贵,愈结怨于群丑。觇察继踪,疑防重著,小人在
朝,诗史所叹,少一句    清识饮涕。王每永言终日,气泪交横。既推信以期物,
故日去其备卫,朱门萧条,示存典刑而已。求解徐州,以避北门要任;苦乞会稽,
贪处东瓯闲务。此并彰于事迹。与公道味相求,期心有素,方共经营家国,劬劳王
室,何图时不我与,契阔屯昏,忠诚弗亮,罹此百殃!
    岁朔亟流,已经四载。皇命惟新,人沾天泽,而幽然深酷,未蒙照明。封殡卑
杂,穷魂莫寄,昭穆不序,松柏无行。事伤行路,痛结幽显。吾等叩心泣血,实有
望于圣时。公以德佐世,欲物得其所,岂可令建平王枉直不分邪?田叔不言梁事,
袁丝谏止淮南,以两国衅祸,尚回帝意,岂非亲亲之义,宁从敦厚?而今疑以未辨,
为世大戮。若使王心迹得申,亦示海内理冤枉,明是非。夫存亡国,继绝世,周汉
之通典,有国之所急也。昔叔向之理,恃祁大夫而获亮;戾太子之冤,资车丞相而
见察。幽灵有知,岂不眷眷于明顾?碎首抽胁,自谓不殒。
    渊答曰:“追风古人,良以嘉叹。但事既昭晦,理有逆从。建平初阻,元徽未
悖,专欲委咎阮、杨,弥所致疑。于时正亦谬参此机,若审如高论,其愧特深。”
太祖嘉其义,转为记室,迁司徒左西、太尉户曹属,中书郎,王俭卫军长史。俭谓
昌宇曰:“后任朝事者,非卿而谁?”
    永明元年,竟陵王子良表置文、学官,以昌宇为竟陵王文学,以清信相得,意
好甚厚。转扬州别驾,豫章王又善之。迁太子中庶子,出为临川内史。除庐陵王中
军长史,未拜,复为太子中庶子,领屯骑校尉。迁吏部郎,转侍中。
    临海王昭秀为荆州,以昌宇为西中郎长史、辅国将军、南郡太守,行荆州事。
明帝遣徐玄庆西上害蕃镇诸王,玄庆至荆州,欲以便宜从事。昌宇曰:“仆受朝廷
意寄,翼辅外蕃,何容以殿下付君一介之使!若朝廷必须殿下还,当更听后旨。”
昭秀以此得还京师。
    建武二年,为侍中,领长水校尉,转吏部尚书。复为侍中,领骁骑将军。四年,
卒。年五十一。赠太常,谥简子。
    昌宇不杂交游,通和泛爱,历郡皆清白。士君子多称之。
    谢䴙,字义洁,陈郡阳夏人也。祖弘微,宋太常。父庄,金紫光禄大夫。抃四
兄扬、朏、颢、軿,世谓谢庄名儿为风、月、景、山、水。颢字仁悠,少简静。解
褐秘书郎,累至太祖骠骑从事中郎。建元初,为吏部郎,至太尉从事中郎。永明初,
高选友、学,以颢为竟陵王友。至北中郎长史。卒。
    抃年七岁,王彧见而异之,言于宋孝武。孝武召见于稠人广众之中,抃举动闲
详,应对合旨,帝甚悦,诏尚公主,值景和败,事寝。仆射褚渊闻抃年少,清正不
恶,以女结婚,厚为资送。解褐车骑行参军,迁秘书郎,司徒祭酒,丹阳丞,抚军
功曹。世祖为中军,引为记室。
    齐台建,迁太子中舍人。建元初,转桂阳王友。以母老须养,出为安成内史。
还为中书郎。卫军王俭引为长史,雅相礼遇。除黄门郎,兼掌吏部。寻转太子中庶
子,领骁骑将军,转长史兼侍中。抃以晨昏有废,固辞不受。世祖敕令速拜,别停
朝直。
    迁司徒左长史,出为吴兴太守。长城县民卢道优家遭劫,诬同县殷孝悌等四人
为劫,抃收付县狱考正。孝悌母骆诣登闻诉称孝悌为道优所诽谤,横劾为劫,一百
七十三人连名保征,在所不为申理。䴙闻孝悌母诉,乃启建康狱覆,道优理穷款首,
依法斩刑。有司奏免抃官。抃又使典药吏煮汤,失火,烧郡外斋南厢屋五间。又辄
鞭除身,为有司所奏,诏并赎论,在郡称为美绩。母丧去官。服阕,为吏部尚书。
    高宗废郁林,领兵入殿,左右惊走报抃。抃与客围棋,每下子,辄云“其当有
意”。竟局,乃还斋卧,竟不问外事也。明帝即位,抃又属疾不视事。后上宴会,
功臣上酒,尚书令王晏等兴席,抃独不起,曰:“陛下受命,应天顺民,王晏妄叨
天功以为己力。”上大笑解之。座罢,晏呼抃共载还令省,欲相抚悦,抃又正色曰:
“君巢窟在何处?”晏初得班剑,抃谓之曰:“身家太傅裁得六人。君亦何事一朝
至此。”晏甚惮之。
    加领右军将军。兄朏在吴兴,论启公事稽晚,䴙辄代为启,上见非其手迹,被
问,见原。转侍中,领太子中庶子,豫州中正。永泰元年,转散骑常侍,太子詹事。
其年卒,年四十五。赠金紫光禄大夫。谥简子。
    初,兄朏为吴兴,抃于征虏渚送别,朏指抃口曰:“此中唯宜饮酒。”抃建武
之初专以长酣为事,与刘瑱、沈昭略以觞酌交饮,各至数斗。
    世祖尝问王俭,当今谁能为五言诗?俭对曰:“谢朏得父膏腴,江淹有意。”
上起禅灵寺,敕抃撰碑文。
    王思远,琅邪临沂人。尚书令晏从弟也。父罗云,平西长史。思远八岁,父卒,
祖弘之及外祖新安太守羊敬元,并栖退高尚,故思远少无仕心。宋建平王景素辟为
南徐州主簿,深见礼遇。景素被诛,左右离散,思远亲视殡葬,手种松柏。与庐江
何昌宇、沛郡刘璡上表理之,事感朝廷。景素女废为庶人,思远分衣食以相资赡,
年长,为备笄总,访求素对,倾家送遣。
    除晋熙王抚军行参军,安成王车骑参军。建元初,为长沙王后军主簿,尚书殿
中郎,出补竟陵王征北记室参军,府迁司徒,仍为录事参军。迁太子中舍人。文惠
太子与竟陵王子良素好士,并蒙赏接。思远求出为远郡,除建安内史。长兄思玄卒,
思远友于甚至,表乞自解,不许。及详日,又固陈,世祖乃许之。除中书郎,大司
马谘议。
    世祖诏举士,竟陵王子良荐思远及吴郡顾暠之、陈郡殷叡。邵陵王子贞为吴郡,
世祖除思远为吴郡丞,以本官行郡事,论者以为得人。以疾解职,还为司徒谘议参
军,领录事,转黄门郎。出为使持节、都督广交越三州诸军事、宁朔将军、平越中
郎将、广州刺史。高宗辅政,不之任,仍迁御史中丞。临海太守沈昭略赃私,思远
依事劾奏,高宗及思远从兄晏、昭略叔父文季请止之,思远不从,案事如故。
    建武中,迁吏部郎。思远以从兄晏为尚书令,不欲并居内台权要之职,上表固
让。曰:“近频烦归启,实有微概。陛下矜遇之厚,古今罕俦。臣若孤恩,谁当戮
力!既自誓轻躯命,不复以尘点为疑,正以臣与晏地惟密亲,必不宜俱居显要。
慺慺丹赤,守之以死。臣实庸鄙,无足奖进。陛下甄拔之旨,要是许其一节。臣
果不能以理自固,有乖则哲之明。犯冒之尤,诛责在己,谬赏之私,惟尘圣鉴。权
其轻重,宁守褊心。且亦缘陛下以德御下,故臣可得以礼进退。伏愿思垂拯宥,不
使零坠。今若祗膺所忝,三公不足为泰,犯忤之后,九泉未足为剧。而臣苟求刑戮,
自弃富荣,愚夫不为,臣亦庶免。此心此志,可怜可矜。如其上命必行,请罪非理,
圣恩方置之通涂,而臣固求摈压,自愍自悼,不觉涕流。谨冒鈇钺,悉心以请。穷
则呼天,仰祈一照。”上知其意,乃改授司徒左长史。
    初,高宗废立之际,思远与晏闲言,谓晏曰:“兄荷世祖厚恩,今一旦赞人如
此事,彼或可以权计相须,未知兄将来何以自立。若及此引决,犹可不失后名。”
晏不纳。及拜骠骑,集会子弟,谓思远兄思微曰:“隆昌之末,阿戎劝吾自裁。若
从其语,岂有今日?”思远遽应曰:“如阿戎所见,犹未晚也。”及晏败,故得无
他。
    思远清修,立身简洁。衣服床筵,穷治素净。宾客来通,辄使人先密觇视,衣
服垢秽,方便不前,形仪新楚,乃与促膝。虽然,既去之后,犹令二人交帚拂其坐
处。上从祖弟季敞性甚豪纵,上心非之,谓季敞曰:“卿可数诣王思远。”
    上既诛晏,迁之侍中,掌优策及起居注。永元二年,迁度支尚书。未拜,卒,
年四十九。赠太常,谥贞子。
    思远与顾暠之友善。暠之卒后家贫,思远迎其儿子,经恤甚至。
    暠之,字士明,少孤,好学有义行。初举秀才,历官府阁。永明末,为太子中
舍人,兼尚书左丞。隆昌初,为安西谘议,兼著作,与思远并属文章。建武初,以
疾归家,高宗手诏与思远曰:“此人殊可惜。”就拜中散大夫。卒,年四十九。
    思微,永元中为江州长史,为陈伯之所杀。
    史臣曰:德成为上,艺成为下。观夫二三子之治身,岂直清体雅业,取隆基构,
行礼蹈义,可以勉物风规云。君子之居世,所谓美矣!
    赞曰:江纂世业,有闻时陂。何申旧主,辞出乎义。谢献寿觞,载色载刺。思
远退食,冲心笃寄。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