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发布时间:2006/2/7   被阅览数:3115 次
(文字 〖 〗)
 


索隱論語云:「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廣雅云:「殖,立也。」孔安國注尚書云:「殖,生也。生資貨財利。」
老子曰:「至治之極,鄰國相望,〔一〕雞狗之聲相聞,民各甘其食,美其服,安其俗,樂其業,至老死不相往來。」必用此為務,輓近世塗民耳目,〔二〕則幾無行矣。

〔一〕正義音亡。

〔二〕索隱輓音晚,古字通用。

太史公曰:夫神農以前,吾不知已。至若詩書所述虞夏以來,耳目欲極聲色之好,口欲窮芻豢之味,身安逸樂,而心誇矜埶能之榮使。俗之漸民久矣,雖戶說以眇論,〔一〕終不能化。故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誨之,其次整齊之,最下者與之爭。

〔一〕索隱上音妙,下如字。

夫山西饒材、竹、穀、纑、〔一〕旄、玉石;山東多魚、鹽、漆、絲、聲色;江南出柟、梓、〔二〕薑、桂、金、錫、連、〔三〕丹沙、犀、玳瑁、珠璣、齒革;龍門、碣石〔四〕北多馬、牛、羊、旃裘、筋角;銅、鐵則千里往往山出棋置:〔五〕此其大較〔六〕也。皆中國人民所喜好,謠俗被服飲食奉生送死之具也。故待農而食之,虞而出之,工而成之,商而通之。此寧有政教發徵期會哉?人各任其能,竭其力,以得所欲。故物賤之徵貴,〔七〕貴之徵賤,各勸其業,樂其事,若水之趨下,日夜無休時,不召而自來,不求而民出之。豈非道之所符,〔八〕而自然之驗邪?

〔一〕集解徐廣曰:「紵屬,可以為布。」索隱上音谷,又音雊。穀,木名,皮可為紙。纑,山中紵,可以為布,音盧。紵音佇,今山閒野紵,亦作「苧」。

〔二〕索隱南子二音。

〔三〕集解徐廣曰:「音蓮,鉛之未鍊者。」索隱下音蓮。

〔四〕正義龍門山在絳州龍門縣。碣石山在平州盧龍縣。

〔五〕索隱言如置棋子,往往有之。正義言出銅鐵之山方千里,如圍棋之置也。管子云:「凡天下名山五千二百七十,出銅之山四百六十七,出鐵之山三千六百有九。山上有赭,其下有鐵。山上有鉛,其下有銀。山上有銀,其下有丹。山上有磁石,其下有金也。」

〔六〕索隱音角。大較猶大略也。

〔七〕索隱徵者,求也。謂此處物賤,求彼貴賣之。

〔八〕索隱道之符。符謂合於道也。

周書曰:「農不出則乏其食,工不出則乏其事,商不出則三寶絕,虞不出則財匱少。」財匱少而山澤不辟〔一〕矣。此四者,民所衣食之原也。原大則饒,原小則鮮。上則富國,下則富家。貧富之道,莫之奪予,〔二〕而巧者有餘,拙者不足。故太公望封於營丘,地潟鹵,〔三〕人民寡,於是太公勸其女功,極技巧,通魚鹽,則人物歸之,繈至而輻湊。故齊冠帶衣履天下,海岱之閒斂袂而往朝焉。〔四〕其後齊中衰,管子修之,設輕重九府,〔五〕則桓公以霸,九合諸侯,一匡天下;而管氏亦有三歸,位在陪臣,富於列國之君。是以齊富彊至於威、宣也。

〔一〕索隱下音闢。辟,開也,通也。

〔二〕索隱音與。言貧富自由,無予奪。

〔三〕集解徐廣曰:「潟音昔。潟鹵,鹹地也。」

〔四〕索隱言齊既富饒,能冠帶天下,豐厚被於他邦,故海岱之閒斂衽而朝齊,言趨利者也。

〔五〕正義管子云「輕重」謂錢也。夫治民有輕重之法,周有大府、玉府、內府、外府、泉府、天府、職內、職金、職幣,皆掌財幣之官,故云九府也。

故曰:「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禮生於有而廢於無。故君子富,好行其德;小人富,以適其力。淵深而魚生之,山深而獸往之,人富而仁義附焉。富者得埶益彰,失埶則客無所之,以而不樂。夷狄益甚。諺曰:「千金之子,不死於市。」此非空言也。故曰:「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夫千乘之王,萬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猶患貧,而況匹夫編戶之民乎!

昔者越王句踐困於會稽之上,乃用范蠡、計然。〔一〕計然曰:「知鬥則修備,時用則知物,〔二〕二者形則萬貨之情可得而觀已。故歲在金,穰;水,毀;木,饑;火,旱。〔三〕旱則資舟,水則資車,〔四〕物之理也。六歲穰,六歲旱,十二歲一大饑。夫糶,二十病農,九十病末。〔五〕末病則財不出,農病則草不辟矣。上不過八十,下不減三十,則農末俱利,平糶齊物,關市不乏,治國之道也。積著〔六〕之理,務完物,無息幣。〔七〕以物相貿易,腐敗而食之貨勿留,無敢居貴。論其有餘不足,則知貴賤。貴上極則反賤,賤下極則反貴。貴出如糞土,賤取如珠玉。〔八〕財幣欲其行如流水。」修之十年,國富,厚賂戰士,士赴矢石,如渴得飲,遂報彊吳,觀兵中國,稱號「五霸」。

〔一〕集解徐廣曰:「計然者,范蠡之師也,名研,故諺曰『研、桑心筭』。」駰案:范子曰「計然者,葵丘濮上人,姓辛氏,字文子,其先晉國亡公子也。嘗南游於越,范蠡師事之。」索隱計然,韋昭云范蠡師也。蔡謨云蠡所著書名「計然」,蓋非也。徐廣亦以為范蠡之師,名研,所謂「研、桑心計」也。范子曰「計然者,葵丘濮上人,姓辛氏,字文,其先晉之公子。南游越,范蠡事之」。吳越春秋謂之「計倪」。漢書古今人表計然列在第四,則「倪」之與「研」是一人,聲相近而相亂耳。

〔二〕索隱時用知物。案:言知時所用之物。

〔三〕索隱五行不說土者,土,穰也。

〔四〕索隱國語大夫種曰「賈人旱資舟,水資車以待」也。

〔五〕索隱言米賤則農夫病也。若米斗直九十,則商賈病,故云「
病末」。末謂逐末,即商賈也。

〔六〕索隱音張呂反。

〔七〕索隱毋息弊。久停息貨物則無利。

〔八〕索隱夫物極貴必賤,極賤必貴。貴出如糞土者,既極貴後,恐其必賤,故乘時出之如糞土。賤取如珠玉者,既極賤後,恐其必貴,故乘時取之如珠玉。此所以為貨殖也。元注恐錯。

范蠡既雪會稽之恥,乃喟然而歎曰:「計然之策七,越用其五而得意。既已施於國,吾欲用之家。」乃乘扁舟〔一〕浮於江湖,〔二〕變名易姓,適齊為鴟夷子皮,〔三〕之陶〔四〕為朱公。朱公以為陶天下之中,諸侯四通,貨物所交易也。乃治產積居。與時逐〔五〕而不責於人。〔六〕故善治生者,能擇人而任時。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與貧交疏昆弟。此所謂富好行其德者也。後年衰老而聽子孫,子孫脩業而息之,遂至巨萬。〔七〕故言富者皆稱陶朱公。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特舟也。」索隱扁音篇,又音符殄反。服虔云:「特舟也。」國語云:「范蠡乘輕舟。」

〔二〕正義國語云句踐滅吳,反至五湖,范蠡辭於王曰:「君王勉之,臣不復入國矣。」遂乘輕舟,以浮於五湖,莫知其所終極。

〔三〕索隱大顏曰:「若盛酒者鴟夷也,用之則多所容納,不用則可卷而懷之,不忤於物也。」案:韓子云「鴟夷子皮事田成子,成子去齊之燕,子皮乃從之」也。蓋范蠡也。

〔四〕索隱服虔云:「今定陶也。」正義括地志云:「即陶山,在齊州平(陽)〔陵〕縣東三十五里陶山之陽也。今南五里猶有朱公冢。」又云:「曹州濟陽縣東南三里有陶朱公冢,又云在南郡華容縣西,未詳也。」

〔五〕集解漢書音義曰:「逐時而居貨。」索隱韋昭云:「隨時逐利也。」

〔六〕索隱案:謂擇人而與人不負之,故云不責於人也。

〔七〕集解徐廣曰:「萬萬也。」

子贛既學於仲尼,退而仕於衛,廢著〔一〕鬻財於曹、魯之閒,七十子之徒,賜最為饒益。原憲不厭糟糠,〔二〕匿於窮巷。子貢結駟連騎,束帛之幣以聘享諸侯,所至,國君無不分庭與之抗禮。夫使孔子名布揚於天下者,子貢先後之也。此所謂得埶而益彰者乎?

〔一〕集解徐廣曰:「子贛傳云『廢居』。著猶居也。著讀音如貯。」索隱著音貯。漢書亦作「貯」,貯猶居也。說文云:「貯,積也。」

〔二〕索隱饜,飽也。

白圭,周人也。當魏文侯時,李克〔一〕務盡地力,而白圭樂觀時變,故人棄我取,人取我與。夫歲孰取穀,予之絲漆;繭出取帛絮,予之食。〔二〕太陰在卯,穰;〔三〕明歲衰惡。至午,旱;明歲美。至酉,穰;明歲衰惡。至子,大旱;明歲美,有水。至卯,積著率〔四〕歲倍。欲長錢,取下穀;長石斗,取上種。能薄飲食,忍嗜欲,節衣服,與用事僮僕同苦樂,趨時若猛獸摯鳥之發。故曰:「吾治生產,猶伊尹、呂尚之謀,孫吳用兵,商鞅行法是也。是故其智不足與權變,勇不足以決斷,仁不能以取予,彊不能有所守,雖欲學吾術,終不告之矣。」蓋天下言治生祖白圭。白圭其有所試矣,能試有所長,非苟而已也。

〔一〕索隱案:漢書食貨志李悝為魏文侯作盡地力之教,國以富強。今此及漢書言「克」,皆誤也。劉向別錄則云「李悝」也。

〔二〕索隱謂穀。

〔三〕正義太陰,歲後二辰為太陰。

〔四〕正義貯律二音。

猗頓用盬鹽起。〔一〕而邯鄲郭縱以鐵冶成業,與王者埒富。

〔一〕集解孔叢子曰:「猗頓,魯之窮士也。耕則常飢,桑則常寒。聞朱公富,往而問術焉。朱公告之曰:『子欲速富,當畜五牸。』於是乃適西河,大畜牛羊于猗氏之南,十年之閒其息不可計,貲擬王公,馳名天下。以興富於猗氏,故曰猗頓。」索隱盬音古。案:周禮鹽人云「共苦鹽」,杜子春以為苦讀如盬。盬謂出鹽直用不煉也。一說云盬鹽,河東大鹽;散鹽,東海煮水為鹽也。正義案:猗氏,蒲州縣也。河東鹽池是畦鹽。作「畦」,若種韭一畦。天雨下,池中鹹淡得均,即畎池中水上畔中,深一尺許()〔坑〕,日暴之五六日則成,鹽若白礬石,大小如雙陸及(暮)〔棋〕,則呼為畦鹽。或有花鹽,緣黃河鹽池有八九所,而鹽州有烏池,猶出三色鹽,有井鹽、畦鹽、花鹽。其池中鑿井深一二尺,去泥即到鹽,掘取若至一丈,則著平石無鹽矣。其色或白或青黑,名曰井鹽。畦鹽若河東者。花鹽,池中雨下,隨而大小成鹽,其下方微空,上頭隨雨下池中,其滴高起若塔子形處曰花鹽,亦曰即成鹽焉。池中心有泉井,水淡,所作池人馬盡汲此井。其鹽四分入官,一分入百姓也。池中又鑿得鹽塊,闊一尺餘,高二尺,白色光明洞徹,年貢之也。

烏氏õ〔一〕畜牧,及眾,〔二〕斥賣,求奇繒物,〔三〕閒獻遺戎王。〔四〕戎王什倍其償,與之畜,〔五〕畜至用谷量馬牛〔六〕。秦始皇帝令õ比封君,以時與列臣朝請。而巴(蜀)寡婦清〔七〕,其先得丹穴,〔八〕而擅其利數世,家亦不訾。〔九〕清,寡婦也,能守其業,用財自衛,不見侵犯。秦皇帝以為貞婦而客之,為築女懷清臺。夫õ鄙人牧長,清窮鄉寡婦,禮抗萬乘,名顯天下,豈非以富邪?

〔一〕集解韋昭曰:「烏氏,縣名,屬安定。õ,名也。」索隱漢書作「臝」。案:烏氏,縣名。氏音支。名õ,音踝也。正義縣,古城在涇州安定縣東四十里。õ,名也。

〔二〕索隱謂畜牧及至眾多之時。

〔三〕索隱謂斥物賣之以求奇物也。

〔四〕集解徐廣曰:「閒,一作『奸』。不以公正謂之奸也。」索隱案:閒獻猶私獻也。

〔五〕索隱什倍其當,予之畜。謂戎王償之牛羊十倍也。「當」字漢書作「償」也。

〔六〕集解韋昭曰:「滿谷則具不復數。」索隱谷音欲。

〔七〕索隱漢書「巴寡婦清」。巴,寡婦之邑;清,其名也。

〔八〕集解徐廣曰:「涪陵出丹。」正義括地志云:「寡婦清臺山俗名貞女山,在涪州永安縣東北七十里也。」

〔九〕索隱案:謂其多,不可訾量。正義音子兒反。言資財眾多,不可訾量。一云清多以財餉遺四方,用衛其業,故財亦不多積聚。

漢興,海內為一,開關梁,弛山澤之禁,是以富商大賈周流天下,交易之物莫不通,得其所欲,而徙豪傑諸侯彊族於京師。

關中自汧、雍以東至河、華,膏壤沃野千里,自虞夏之貢以為上田,而公劉適邠,大王、王季在岐,文王作豐,武王治鎬,故其民猶有先王之遺風,好稼穡,殖五穀,地重,〔一〕重為邪。〔二〕及秦文、(孝)〔德〕、繆居雍,隙〔三〕隴蜀之貨物而多賈。〔四〕獻(孝)公徙櫟邑,〔五〕櫟邑北卻戎翟,東通三晉,亦多大賈。(武)〔孝〕、昭治咸陽,因以漢都,長安諸陵,四方輻湊並至而會,地小人眾,故其民益玩巧而事末也。南則巴蜀。巴蜀亦沃野,地饒卮、〔六〕薑、丹沙、石、銅、鐵、〔七〕竹、木之器。南御滇僰,僰僮。西近邛笮,笮馬、旄牛。然四塞,棧道千里,無所不通,唯褒斜綰轂其口,〔八〕以所多易所鮮。〔九〕天水、隴西、北地、上郡與關中同俗,然西有羌中之利,北有戎翟之畜,畜牧為天下饒。然地亦窮險,唯京師要其道。〔一零〕故關中之地,於天下三分之一,而人眾不過什三;然量其富,什居其六。

〔一〕索隱言重耕稼也。

〔二〕索隱重音逐隴反。重者,難也。畏(言)〔罪〕不敢為姦邪。正義重並逐拱反。言關中地重厚,民亦重難不為邪惡。

〔三〕集解徐廣曰:「隙者,閒孔也。地居隴蜀之閒要路,故曰隙。」索隱徐氏云隙,閒孔也。隙者,隴雍之閒閑隙之地,故云「雍隙」也。正義雍,縣。岐州雍縣也。

〔四〕索隱音古。

〔五〕集解徐廣曰:「在馮翊。」索隱上音藥,即櫟陽。

〔六〕集解徐廣曰:「音支。煙支也,紫赤色也。」

〔七〕集解徐廣曰:「邛都出銅,臨邛出鐵。」

〔八〕集解徐廣曰:「在漢中。」索隱言褒斜道狹,綰其道口,有若車轂之湊,故云「綰轂」也。

〔九〕索隱易音亦。鮮音尟。言以所多易其所少。

〔一零〕正義要音腰。言要束其路也。

昔唐人都河東,〔一〕殷人都河內,〔二〕周人都河南。〔三〕夫三河在天下之中,若鼎足,王者所更居也,建國各數百千歲,土地小狹,民人眾,都國諸侯所聚會,故其俗纖儉習事。楊、平陽陳〔四〕西賈秦、翟,〔五〕北賈種、代。〔六〕種、代,石北也,〔七〕地邊胡,數被寇。人民矜懻忮,〔八〕好氣,任俠為姦,不事農商。然迫近北夷,師旅亟往,中國委輸時有奇羨。〔九〕其民羯羠不均,〔一零〕自全晉之時固已患其僄悍,而武靈王益厲之,其謠俗猶有趙之風也。故楊、平陽陳掾其閒,〔一一〕得所欲。溫、軹〔一二〕西賈上黨,〔一三〕北賈趙、中山。〔一四〕中山地薄人眾,猶有沙丘紂淫地餘民,〔一五〕民俗懁急,〔一六〕仰機利而食。丈夫相聚游戲,悲歌慷慨,起則相隨椎剽,〔一七〕休則掘冢作巧姦冶,〔一八〕多美物,〔一九〕為倡優。女子則鼓鳴瑟,跕屣,〔二零〕游媚貴富,入後宮,遍諸侯。

〔一〕集解徐廣曰:「堯都晉陽也。」

〔二〕正義盤庚都殷墟,地屬河內也。

〔三〕正義周自平王已下都洛陽。

〔四〕索隱楊,平陽,二邑名,在趙之西。「陳」蓋衍字。以下有「楊平陽陳掾」,此因衍也。言二邑之人皆西賈於秦、翟,北賈於種、代。種、代在石邑之北也。

〔五〕正義賈音古。秦,關內也。翟,隰、石等州部落稽也。延、綏、銀三州皆白翟所居。

〔六〕正義上之勇反。種在恆州石邑縣北,蓋蔚州也。代,今代州。

〔七〕集解徐廣曰:「石邑縣也,在常山。」

〔八〕集解晉灼曰:「懻音慨。忮音堅忮。」瓚曰:「懻音慨。今北土名彊直為『懻中』也。」索隱上音冀,下音寘。

〔九〕索隱上音羈,下音羊戰反。奇羨謂奇有餘衍也。

〔一零〕集解徐廣曰:「羠音兕,一音囚几反,皆健羊名。」索隱羯音己紇反。羠音慈紀反。徐廣云羠音兕,皆健羊也。其方人性若羊,健捍而不均。

〔一一〕索隱掾音逐緣反。陳掾猶經營馳逐也。

〔一二〕索隱二縣名,屬河內。

〔一三〕正義澤、潞等州也。

〔一四〕正義洛州及定州。

〔一五〕集解晉灼曰:「言地薄人眾,猶復有沙丘紂淫地餘民,通係之於淫風而言也。」正義沙丘在邢州也。

〔一六〕集解徐廣曰:「懁,急也,音絹。一作『儇』,一作『惠』也,音翾也。」索隱懁音絹。儇音翾。

〔一七〕索隱椎,即追反。椎殺人而剽掠之。

〔一八〕集解徐廣曰:「一作『蠱』。」

〔一九〕集解徐廣曰:「美,一作『弄』,一作『椎』。」

〔二零〕集解徐廣曰:「跕音帖。」張晏曰:「跕,屣也。」瓚曰:「躡跟為跕也。」索隱上音帖,下所綺反。

然邯鄲亦漳、河之閒〔一〕一都會也。北通燕、涿,南有鄭、衛。鄭、衛俗與趙相類,然近梁、魯,微重而矜節。〔二〕濮上之邑徙野王,〔三〕野王好氣任俠,衛之風也。

〔一〕正義洺水本名漳水,邯鄲在其地。

〔二〕集解徐廣曰:「矜,一作『務』。」

〔三〕集解徐廣曰:「衛君角徙野王。」正義秦拔衛濮陽,徙其君於懷州野王。

夫燕亦勃、碣之閒〔一〕一都會也。南通齊、趙,東北邊胡。上谷至遼東,地踔遠,〔二〕人民希,數被寇,大與趙、代俗相類,而民雕捍〔三〕少慮,有魚鹽棗栗之饒。北鄰烏桓、〔四〕夫餘,東綰穢貉、〔五〕朝鮮、真番之利。〔六〕

〔一〕正義勃海、碣石在西北。

〔二〕索隱劉氏上音卓,一音敕教反,亦遠騰貌也。

〔三〕索隱人雕悍。言如雕性之捷捍也。

〔四〕索隱鄰,一作『臨』。臨者,亦卻背之義,他並類此也。

〔五〕索隱東綰穢貊。案:綰者,綰統其要津;則上云「臨」者,謂卻背之。

〔六〕正義番音潘。

洛陽東賈齊、魯,南賈梁、楚。故泰山之陽則魯,其陰則齊。

齊帶山海,〔一〕膏壤千里,宜桑麻,人民多文綵布帛魚鹽。臨菑亦海岱之閒一都會也。其俗寬緩闊達,而足智,好議論,地重,難動搖,怯於眾鬥,勇於持刺,故多劫人者,大國之風也。其中具五民。〔二〕

〔一〕集解徐廣曰:「齊世家曰齊自泰山屬之琅邪,北被于海,膏壤二千里,其民闊達多匿智。」

〔二〕集解服虔曰:「士農商工賈也。」如淳曰:「游子樂其俗不復歸,故有五方之民。」

而鄒、魯濱洙、泗,猶有周公遺風,俗好儒,備於禮,故其民齪齪。〔一〕頗有桑麻之業,無林澤之饒。地小人眾,儉嗇,畏罪遠邪。及其衰,好賈趨利,甚於周人。

〔一〕索隱齪音側角反,又音側齗反。

夫自鴻溝以東,〔一〕芒、碭以北,〔二〕屬巨野,〔三〕此梁、宋也。〔四〕陶、〔五〕睢陽〔六〕亦一都會也。昔堯作(游)〔
於〕成陽,〔七〕舜漁於雷澤,〔八〕湯止于亳。〔九〕其俗猶有先王遺風,重厚多君子,好稼穡,雖無山川之饒,能惡衣食,致其蓄藏。

〔一〕集解徐廣曰:「在滎陽。」

〔二〕集解徐廣曰:「今為臨淮。」

〔三〕正義鄆州鉅野縣(在)〔有〕鉅野澤也。

〔四〕集解徐廣曰:「今之浚儀。」正義鴻溝以東,芒、碭以北至鉅野,梁宋二國之地。

〔五〕集解徐廣曰:「今之定陶。」正義今曹州。

〔六〕正義今宋州宋城也。

〔七〕集解如淳曰:「作,起也。成陽在定陶。」

〔八〕集解徐廣曰:「在成陽。」正義澤在雷澤縣西北也。

〔九〕集解徐廣曰:「今梁國薄縣。」正義宋州穀熟縣西南四十五里南亳州故城是也。

越、楚則有三俗。〔一〕夫自淮北沛、陳、汝南、南郡,此西楚也。〔二〕其俗剽輕,易發怒,地薄,寡於積聚。江陵故郢都,〔三〕西通巫、巴,〔四〕東有雲夢之饒。〔五〕陳在楚夏之交,〔六〕通魚鹽之貨,其民多賈。徐、僮、取慮,〔七〕則清刻,矜己諾〔八〕。

〔一〕正義越滅吳則有江淮以北,楚滅越兼有吳越之地,故言「越楚」也。

〔二〕正義沛,徐州沛縣也。陳,今陳州也。汝,汝州也。南郡,今荊州也。言從沛郡西至荊州,並西楚也。

〔三〕正義荊州江陵縣故為郢,楚之都。

〔四〕正義巫郡、巴郡在江陵之西也。

〔五〕集解徐廣曰:「在華容。」

〔六〕正義夏都陽城。言陳南則楚,西及北則夏,故云「楚夏之交」。

〔七〕集解徐廣曰:「皆在下邳。」正義取音秋,慮音閭。徐即徐城,故徐國也。僮、取慮二縣並在下邳,今泗州。

〔八〕正義上音紀。

彭城以東,東海、吳、廣陵,此東楚也。〔一〕其俗類徐、僮。朐、繒以北,俗則齊。〔二〕浙江南則越。夫吳自闔廬、春申、王濞三人招致天下之喜游子弟,東有海鹽之饒,章山之銅,三江、五湖之利,亦江東一都會也。

〔一〕正義彭城,徐州治縣也。東海郡,今海州也。吳,蘇州也。廣陵,楊州也。言從徐州彭城歷楊州至蘇州,並東楚之地。

〔二〕正義朐,其俱反。縣在海州。故繒縣在沂州之承縣。言二縣之北,風俗同於齊。

衡山、〔一〕九江、〔二〕江南、〔三〕豫章、〔四〕長沙〔五〕,是南楚也,其俗大類西楚。郢之後徙壽春,〔六〕亦一都會也。而合肥受南北潮,〔七〕皮革、鮑、木輸會也。與閩中、干越雜俗,故南楚好辭,巧說少信。江南卑溼,丈夫早夭。多竹木。豫章出黃金,〔八〕長沙出連、錫,然堇堇〔九〕物之所有,取之不足以更費。〔一零〕九疑、〔一一〕蒼梧以南至儋耳者,〔一二〕與江南大同俗,而楊越多焉。番禺〔一三〕亦其一都會也,珠璣、犀、玳瑁、果、布之湊。〔一四〕

〔一〕集解徐廣曰:「都邾。邾,縣,屬江夏。」正義故邾城在(潭)〔黃〕州東南百二十里。

〔二〕正義九江,郡,都陰陵。陰陵故城在濠州定遠縣西六十五里。

〔三〕集解徐廣曰:「高帝所置。江南者,丹陽也,秦置為鄣郡,武帝改名丹陽。」正義案:徐說非。秦置鄣郡在湖州長城縣西南八十里,鄣郡故城是也。漢改為丹陽郡,徙郡宛陵,今宣州地也。上言吳有章山之銅,明是東楚之地。此言大江之南豫章長沙二郡,南楚之地耳。徐、裴以為江南丹陽郡屬南楚,誤之甚矣。

〔四〕正義今洪州也。

〔五〕正義今潭州也。十三州志云「有萬里沙祠,而西自湘州至東萊萬里,故曰長沙也」。淮南衡山、九江二郡及江南豫章、長沙二郡,並為楚也。

〔六〕正義楚考烈王二十二年,自陳徙都壽春,號之曰郢,故言「
郢之徙壽春」也。

〔七〕集解徐廣曰:「在臨淮。」正義合肥,縣,廬州治也。言江淮之潮,南北俱至廬州也。

〔八〕集解徐廣曰:「鄱陽有之。」正義括地志云:「江州潯陽縣有黃金山,山出金。」

〔九〕正義音謹。

〔一零〕集解應劭曰:「堇,少也。更,償也。言金少少耳,取之不足用,顧費用也。」

〔一一〕集解徐廣曰:「山在營道縣南。」

〔一二〕正義今儋州在海中。廣州南去京七千餘里。言嶺南至儋耳之地,與江南大同俗,而楊州之南,越民多焉。

〔一三〕正義潘虞二音。今廣州。

〔一四〕集解韋昭曰:「果謂龍眼、離支之屬。布,葛布。」

潁川、南陽,夏人之居也。〔一〕夏人政尚忠朴,猶有先王之遺風。潁川敦愿。秦末世,遷不軌之民於南陽。南陽西通武關、鄖關,〔二〕東南受漢、江、淮。宛亦一都會也。俗雜好事,業多賈。其任俠,交通潁川,故至今謂之「夏人」。

〔一〕集解徐廣曰:「禹居陽翟。」正義禹居陽城。潁川、南陽皆夏地也。

〔二〕集解徐廣曰:「案漢中。一作『隕』字。」索隱鄖音雲。正義武關在商州。地理志云宛西通武關,而無鄖關。蓋「鄖」當為「徇」。徇水上有關,在金州洵陽縣。徐案漢中,是也。徇,亦作「
郇」,與鄖相似也。

夫天下物所鮮所多,人民謠俗,山東食海鹽,山西食鹽鹵,〔一〕領南、沙北〔二〕固往往出鹽,大體如此矣。

〔一〕正義謂西方鹹地也。堅且鹹,即出石鹽及池鹽。

〔二〕正義謂池、漢之北也。

總之,楚越之地,地廣人希,飯稻羹魚,或火耕而水耨,〔一〕果隋〔二〕蠃蛤,不待賈而足,〔三〕地埶饒食,無飢饉之患,以故呰窳〔四〕偷生,無積聚〔五〕而多貧。是故江淮以南,無凍餓之人,亦無千金之家。沂、泗水以北,宜五穀桑麻六畜,地小人眾,數被水旱之害,民好畜藏,故秦、夏、梁、魯好農而重民。三河、宛、陳亦然,加以商賈。齊、趙設智巧,仰機利。燕、代田畜而事蠶。

〔一〕集解徐廣曰:「乃遘反。除草也。」正義言風草下種,苗生大而草生小,以水灌之,則草死而苗無損也。耨,除草也。

〔二〕集解徐廣曰:「地理志作『蓏』。」索隱下音徒火反。注蓏音郎果反。正義隋,今為「」,音同,上古少字也。蠃,力和反。果猶疊包裹也,今楚越之俗尚有「裹」之語。楚越水鄉,足螺魚鱉,民多採捕積聚,疊包裹,煮而食之。班固不曉「裹」之方言,脩太史公書述地志,乃改云「果蓏蠃蛤」,非太史公意,班氏失之也。

〔三〕正義賈音古。言楚越地勢饒食,不用他賈而自足,無飢饉之患。

〔四〕集解徐廣曰:「音紫。呰窳,苟且墮嬾之謂也。」駰案:應劭曰「呰,弱也」。晉灼曰「窳,病也」。索隱上音紫,下音庾。苟且懶惰之謂。應劭云「呰,弱也」。晉灼曰「窳,病也」。正義案:食螺蛤等物,故多羸弱而足病也。淮南子云「古者民食蠃蛖之肉,多疹毒之患」也。

〔五〕正義言江淮以南有水族,民多食物,朝夕取給以偷生而已。不為積聚,乃多貧也。

由此觀之,賢人深謀於廊廟,論議朝廷,守信死節隱居巖穴之士設為名高者安歸乎?歸於富厚也。是以廉吏久,久更富,廉賈歸富。〔一〕富者,人之情性,所不學而俱欲者也。故壯士在軍,攻城先登,陷陣卻敵,斬將搴旗,前蒙矢石,不避湯火之難者,為重賞使也。其在閭巷少年,攻剽椎埋,劫人作姦,掘冢鑄幣,任俠并兼,借交報仇,篡逐幽隱,不避法禁,走死地如騖者,〔二〕其實皆為財用耳。今夫趙女鄭姬,設形容,揳鳴琴,揄長袂,躡利屣,〔三〕目挑心招,〔四〕出不遠千里,不擇老少者,奔富厚也。游閑公子,飾冠劍,連車騎,亦為富貴容也。弋射漁獵,犯晨夜,冒霜雪,馳阬谷,不避猛獸之害,為得味也。博戲馳逐,鬥雞走狗,作色相矜,必爭勝者,重失負也。醫方諸食技術之人,焦神極能,為重糈也。吏士舞文弄法,刻章偽書,不避刀鋸之誅者,沒於賂遺也。農工商賈畜長,固求富益貨也。此有知盡能索耳,終不餘力而讓財矣。

〔一〕集解駰案:歸者,取利而不停貨也。

〔二〕集解徐廣曰:「騖,一作『流』。」

〔三〕集解徐廣曰:「揄音臾。躡,一作『跕』。跕音吐協反。屣音山耳反,舞屣也。」

〔四〕正義挑音田鳥反。

諺曰:「百里不販樵,千里不販糴。」居之一歲,種之以穀;十歲,樹之以木;百歲,來之以德。德者,人物之謂也。今有無秩祿之奉,爵邑之入,而樂與之比者。命曰「素封」。〔一〕封者食租稅,歲率〔二〕戶二百。千戶之君〔三〕則二十萬,朝覲聘享出其中。庶民農工商賈,率亦歲萬〔四〕息二千(戶),百萬之家則二十萬,而更傜租賦出其中。衣食之欲,恣所好美矣。故曰陸地牧馬二百蹄〔五〕,牛蹄角千,〔六〕千足羊,澤中千足彘,〔七〕水居千石魚陂,〔八〕山居千章之材。〔九〕安邑千樹棗;燕、秦千樹栗;蜀、漢、江陵千樹橘;淮北、常山已南,河濟之閒千樹萩;陳、夏千畝漆;齊、魯千畝桑麻;渭川千畝竹;及名國萬家之城,帶郭千畝畝鍾之田,〔一零〕若千畝卮茜,〔一一〕千畦薑韭:〔一二〕此其人皆與千戶侯等。然是富給之資也,不窺市井,不行異邑,坐而待收,身有處士之義而取給焉。若至家貧親老,妻子軟弱,歲時無以祭祀進醵,〔一三〕飲食被服不足以自通,如此不慚恥,則無所比矣。是以無財作力,少有鬥智,〔一四〕既饒爭時,〔一五〕此其大經也。今治生不待危身取給,則賢人勉焉。是故本富為上,末富次之,姦富最下。無巖處奇士之行,而長貧賤,好語仁義,亦足羞也。

〔一〕索隱謂無爵邑之入,祿秩之奉,則曰「素封」。素,空也。正義言不仕之人自有園田收養之給,其利比於封君,故曰「素封」也。

〔二〕正義音律。

〔三〕索隱千戶之邑,戶率二百,故千戶二十萬。

〔四〕索隱息二千,故百萬之家亦二十萬。

〔五〕集解漢書音義曰:「五十匹。」索隱案:馬有四足,二百蹄有五十匹也。漢書則云「馬蹄噭千」,所記各異。

〔六〕集解漢書音義曰:「百六十七頭也。馬貴而牛賤,以此為率。」索隱牛足角千。案:馬貴而牛賤,以此為率,則牛有百六十六頭有奇也。

〔七〕集解韋昭曰;「二百五十頭。」索隱韋昭云:「二百五十頭。」

〔八〕集解徐廣曰:「魚以斤兩為計也。」索隱陂音詖。漢書作「皮」,音披。正義言陂澤養魚,一歲收得千石魚賣也。

〔九〕集解徐廣曰:「一作『楸』。」駰案:韋昭曰「楸木所以為轅,音秋」。索隱漢書作「千章之萩」,音秋。服虔云:「章,方也。」如淳云:「言任方章者千枚,謂章,大材也。」樂產云:「萩,梓木也,可以為轅。」

〔一零〕集解徐廣曰:「六斛四斗也。」

〔一一〕集解徐廣曰:「卮音支,鮮支也。茜音倩,一名紅藍,其花染繒赤黃也。」索隱卮音支,鮮支也。茜音倩,一名紅藍花,染繒赤黃也。

〔一二〕集解徐廣曰:「千畦,二十五畝。」駰案:韋昭曰「畦猶隴」索隱韋昭云:「埒中畦猶隴也,謂五十畝也。」劉熙注孟子云:「今俗以二十五畝為小畦,五十畝為大畦。」王逸云:「畦猶區也。」

〔一三〕集解徐廣曰:「會聚食。」索隱音渠略反。

〔一四〕正義言少有錢財,則鬥智巧而求勝也。

〔一五〕正義既饒足錢財,乃逐時爭利也。

凡編戶之民,富相什則卑下之,伯則畏憚之,千則役,萬則僕,物之理也。夫用貧求富,農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繡文不如倚市門,此言末業,貧者之資也。通邑大都,酤一歲千釀,〔一〕醯醬千瓨,〔二〕漿千甔,〔三〕屠牛羊彘千皮,販穀糶千鍾,〔四〕薪稿千車,船長千丈,〔五〕木千章,〔六〕竹竿萬,〔七〕其軺車百乘,〔八〕牛車千兩,〔九〕木器髹者千枚,〔一零〕銅器千鈞,〔一一〕素木鐵器若卮茜千石,〔一二〕馬蹄躈千,〔一三〕牛千足,羊彘千雙,僮手指千,〔一四〕筋角丹沙千斤,其帛絮細布千鈞,文采千匹,榻布皮革千石,〔一五〕漆千斗,〔一六〕糱麴鹽豉千荅,〔一七〕鮐鮆〔一八〕千斤,鯫千石,鮑千鈞,〔一九〕棗栗千石者三之,〔二零〕狐〔二一〕裘千皮,羔羊裘千石,〔二二〕旃席千具,佗果菜千鍾,〔二三〕子貸金錢千貫,〔二四〕節駔會,〔二五〕貪賈三之,廉賈五之,〔二六〕此亦比千乘之家,其大率也。〔二七〕佗雜業不中什二,則非吾財也。〔二八〕

〔一〕正義釀千瓮。酤醯醋(云)〔也〕。酒酤。

〔二〕集解徐廣曰:「長頸罌。」索隱醯醢千。閑江反。

〔三〕集解徐廣曰:「大罌缶。」索隱醬千檐。下都甘反。漢書作「儋」。孟康曰「儋,石甖」。石甖受一石,故云儋石。一音都濫反。

〔四〕集解徐廣曰:「出穀也。糶音掉也。」

〔五〕索隱按:積數長千丈。

〔六〕集解漢書音義曰:「洪洞方稿。章,材也。舊將作大匠掌材曰章曹掾。」索隱案:將作大匠掌材曰章曹掾。洪,胡孔反;洞音動。又並如字也。

〔七〕集解徐廣曰:「古賀反。」索隱竹干萬。釋名云:「竹曰箇,木曰枚。」方言曰:「,枚也。」儀禮、禮記字為「」。又功臣表「楊僅入竹三萬箇」。箇古今字也。正義釋名云:「竹曰,木曰枚。」

〔八〕集解徐廣曰:「馬車也。」正義軺音遙。說文云:「軺,小車也。」

〔九〕正義車一乘為一兩。風俗通云:「箱轅及輪,兩兩而偶之,稱兩也。」

〔一零〕集解徐廣曰:「髹音休,漆也。」索隱髹者千。上音休。謂漆也。千謂千枚也。正義顏云「以漆物謂之髹」。又音許昭反。今關東俗器物一再漆者謂之「稍漆」,即髹聲之轉耳。今關西俗云黑髹盤,朱〔髹盤〕,兩義並通。

〔一一〕集解徐廣曰:「三十斤。」

〔一二〕集解徐廣曰:「百二十斤為石。」駰案:漢書音義曰「素木,素器也」。

〔一三〕集解徐廣曰:「躈音苦弔反,馬八也,音料。」索隱徐廣音苦弔反,馬八也,音料。埤倉云「尻骨謂八,一曰夜蹄」。小顏云「噭,口也。蹄與口共千,則為二百匹」。若顧胤則云「上文馬二百蹄,比千乘之家,不容亦二百。則躈謂九竅,通四蹄為十三而成一馬,所謂『生之徒十有三』是也。凡七十六匹馬」。案:亦多於千戶侯比,則不知其所。

〔一四〕集解漢書音義曰:「僮,奴婢也。古者無空手游日,皆有作務,作務須手指,故曰手指,以別馬牛蹄角也。」

〔一五〕集解徐廣曰:「榻音吐合反。」駰案:漢書音義曰「榻布,白疊也」。索隱荅布。注音吐合反,大顏音吐盍反。案:以為麤厚之布,與皮革同以石而秤,非白疊布也。吳錄云「有九真郡布,名曰白疊」。廣志云「疊,毛織也」。正義顏師古曰:「麤厚之布也。其價賤,故與皮革同重耳,非白疊也。荅者,厚之貌也。」案:白疊,木綿所織,非中國有也。

〔一六〕索隱漢書作「漆大斗」。案:謂大斗,大量也。言滿量千斗,即今之千桶也。

〔一七〕集解徐廣曰:「或作『台』,器名有瓵。孫叔然云瓵,瓦器,受斗六升合為瓵。音貽。」索隱鹽豉千蓋。下音貽。〔孫〕炎(
反)說(文)云「瓵,瓦器,受斗六合」,以解此「蓋」,非也。案:尚書大傳云「文皮千合」,則數兩謂之合也。三倉云「橢,盛鹽豉器,音他果反」,則蓋或橢之異名耳。

〔一八〕集解漢書音義曰:「音如楚人言薺,鮆魚與鮐魚也。」索隱說文云:「鮐,海魚。音胎。鮆魚,飲而不食,刀魚也。」爾雅謂之鮤魚也。鮆音才爾反,又音薺。正義鮐音臺,又音貽。說文云「
鮐,海魚」也。鮆音齊禮反,刀魚也。

〔一九〕集解徐廣曰:「鯫音輒,膊魚也。」索隱鯫音輒,一音昨苟反。鯫,小魚也。鮑音抱,步飽反,今之鯫魚也。膊音鋪博反。案:破鮑不相離謂之膊,(兒)〔魚〕漬云鮑。聲類及韻集雖為此解,而「鯫生」之字見與此同。案:鯫者,小雜魚也。正義鯫音族苟反,謂雜小魚也。鮑,白也。然鮐鮆以斤論,鮑鯫以千鈞論,乃其九倍多,故知鮐是大好者,鯫鮑是雜者也。徐云鯫,膊魚也。膊,並各反。謂破開中頭尾不相離為鮑,謂之膊關者也,此亦大魚為之也。

〔二零〕索隱案:三之者,三千石也。必三之者,取類上文故也。以棗栗賤,故三之為三千石也。正義謂三千石也。言棗栗三千石乃與上物相等。

〔二一〕索隱下音雕也。正義音彫。

〔二二〕索隱羔羊千石。謂秤皮重千石。

〔二三〕索隱果菜千種。千種者,言其多也。正義鍾,六斛四斗。果菜謂雜果菜,於山野采取之。

〔二四〕索隱案:子謂利息也。貸音土代反。

〔二五〕集解徐廣曰:「駔音祖朗反,馬儈也。」駰案:漢書音義曰「會亦是儈也。節,節物貴賤也。謂估儈其餘利比千乘之家」。索隱案:節者,節貴賤也。駔,舊音祖朗反,今音。駔者,度牛馬巿;云駔儈者,合市也,音古外反。淮南子云「段干木,晉國之大駔」,注云「干木,度市之魁也」。

〔二六〕集解漢書音義曰:「貪賈未當賣而賣,未可買而買,故得利少,而十得三。廉賈貴而賣,賤乃買,故十得五。」

〔二七〕正義率音律。

〔二八〕正義言雜惡業,而不在什分中得二分之利者,非世之美財也。

請略道當世千里之中,賢人所以富者,令後世得以觀擇焉。

蜀卓氏之先,〔一〕趙人也,用鐵冶富。秦破趙,遷卓氏。卓氏見虜略,獨夫妻推輦,行詣遷處。諸遷虜少有餘財,爭與吏,求近處,處葭萌。〔二〕唯卓氏曰:「此地狹薄。吾聞汶山之下,〔三〕沃野,下有蹲鴟,〔四〕至死不飢。民工於市,易賈。」乃求遠遷。致之臨邛,大喜,即鐵山鼓鑄,運籌策,〔五〕傾滇蜀之民,〔六〕富至僮千人。〔七〕田池射獵之樂,擬於人君。

〔一〕集解徐廣曰:「卓,一作『淖』。」索隱注「卓,一作『
淖』」,並音斲,一音鬧。淖亦音泥淖,亦是姓,故齊有淖齒,漢有淖蓋,與卓氏同出,或以同音淖也。

〔二〕集解徐廣曰:「屬廣漢。」正義葭萌,今利州縣也。

〔三〕索隱汶山下。上音也。正義汶音。

〔四〕集解徐廣曰:「古『蹲』字作『踆』。」駰案:漢書音義曰「水鄉多鴟,其山下有沃野灌溉。一曰大芋」。正義蹲鴟,芋也。言邛州臨邛縣其地肥又沃,平野有大芋等也。華陽國志云汶山郡都安縣有大芋如蹲鴟也。

〔五〕索隱漢書云「運籌以賈滇」。

〔六〕正義滇,一作「沮」。漢書亦作「滇(池)〔蜀〕」。今益州郡有蜀州,亦因舊名及漢江為名。江在益州,南入導江,非漢中之漢江也。

〔七〕索隱漢書及相如列傳並云「八百人」也。

程鄭,山東遷虜也,亦冶鑄,賈椎髻之民,〔一〕富埒卓氏〔二〕,俱居臨邛。

〔一〕索隱魋結之人。上音椎髻,謂通賈南越也。

〔二〕索隱埒者,鄰畔,言鄰相次。

宛孔氏之先,梁人也,用鐵冶為業。秦伐魏,遷孔氏南陽。大鼓鑄,規陂池,連車騎,游諸侯,因通商賈之利,有游閑公子之賜與名。〔一〕然其贏得過當,愈於纖嗇,〔二〕家致富數千金,故南陽行賈盡法孔氏之雍容。

〔一〕集解韋昭曰:「優游閑暇也。」索隱謂通賜與於游閒公子,得其名。

〔二〕索隱謂孔氏以資給諸侯公子,既已得賜與之名,又蒙其所得之贏過於本資,故云「過當」,乃勝於細碎儉嗇之賈也。纖,細也。方言云「纖,小也。愈,勝也」。正義音色。嗇,吝也。言孔氏連車騎,游於諸侯,以資給之,兼通商賈之利,乃得游閑公子交名。然其通計贏利,過於所資給餉遺之當,猶有交游公子雍容,而勝於慳也。

魯人俗儉嗇,而曹邴氏〔一〕尤甚,以鐵冶〔二〕起,富至巨萬。然家自父兄子孫約,俛有拾,仰有取,貰貸行賈遍郡國。鄒、魯以其故多去文學而趨利者,以曹邴氏也。

〔一〕索隱邴音柄也。

〔二〕集解徐廣曰:「魯縣出鐵。」

齊俗賤奴虜,而刀閒〔一〕獨愛貴之。桀黠奴,人之所患也,唯刀閒收取,使之逐漁鹽商賈之利,或連車騎,交守相,然愈益任之。終得其力,起富數千萬。故曰「寧爵毋刀」,〔二〕言其能使豪奴自饒而盡其力。

〔一〕索隱上音雕,姓也。閒,如字。正義刀,丁遙反,姓名。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奴自相謂曰:『寧欲免去作民有爵邪?將止為刀氏作奴乎?』毋,發聲語助。」索隱案奴自相謂曰:「寧免去求官爵邪?」曰:「無刀。」無刀,相止之辭也,言不去,止為刀氏作奴也。

周人既纖,〔一〕而師史〔二〕尤甚,轉轂以百數,賈郡國,無所不至。洛陽街居在齊秦楚趙之中,〔三〕貧人學事富家,相矜以久賈,〔四〕數過邑不入門,設任此等,故師史能致七千萬。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儉,嗇也。」

〔二〕索隱師,姓;史,名。正義師史,人姓名。

〔三〕正義洛陽在齊秦楚趙之中,其街巷貧人,學於富家,相矜以久賈諸國,皆數歷里邑不入其門,故前云「洛陽東賈齊、魯,南賈梁、楚」是也。

〔四〕集解漢書音義曰:「謂街巷居民無田地,皆相矜久賈在此諸國也。」

宣曲〔一〕任氏之先,為督道倉吏。〔二〕秦之敗也,豪傑皆爭取金玉,而任氏獨窖倉粟。〔三〕楚漢相距滎陽也,民不得耕種,米石至萬,而豪傑金玉盡歸任氏,任氏以此起富。富人爭奢侈,而任氏折節為儉,力田畜。田畜人爭取賤賈,〔四〕任氏獨取貴善。〔五〕富者數世。然任公家約,非田畜所出弗衣食,公事不畢則身不得飲酒食肉。以此為閭里率,故富而主上重之。

〔一〕集解徐廣曰:「高祖功臣有宣曲侯。」索隱韋昭云:「地名。高祖功有宣曲侯。」上林賦云「西馳宣曲」,當在京輔,今闕其地。正義案:其地合在關內。張揖云「宣曲,宮名,在昆池西也」。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若今吏督租穀使上道輸在所也。」韋昭曰:「督道,秦時邊縣名。」

〔三〕集解徐廣曰:「窖音校,穿地以藏也。」

〔四〕索隱晉灼云:「爭取賤賈金玉也。」正義音價也。

〔五〕索隱謂買物必取貴而善者,不爭賤價也。

塞之斥也,〔一〕唯橋姚〔二〕已致馬千匹,〔三〕牛倍之,羊萬頭,粟以萬鍾計。吳楚七國兵起時,長安中列侯封君行從軍旅,齎貸子錢,〔四〕子錢家以為侯邑國在關東,關東成敗未決,莫肯與。唯無鹽氏出捐千金貸,〔五〕其息什之。〔六〕三月,吳楚平,一歲之中,則無鹽氏之息什倍,用此富埒關中。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邊塞主斥侯卒也。唯此人能致富若此。」索隱孟康云:「邊塞主斥候之卒也。」又案:斥,開也,相如傳云「邊塞益斥」是也。正義孟康云:「邊塞主斥候卒也。唯此人能致富若此。」顏云:「塞斥者,言國斥開邊塞,更令寬廣,故橋姚得恣其畜牧也。」

〔二〕索隱橋姓,姚名。正義姓橋,名姚也。

〔三〕索隱言橋姚因斥塞而致此資。風俗通云:「馬稱匹者,俗說云相馬及君子與人相匹,故云匹。或說馬夜行目照前四丈,故云一匹。或說度馬縱橫適得一匹。」又韓詩外傳云:「孔子與顏回登山,望見一匹練,前有藍,視之果馬,馬光景一匹長也。」

〔四〕索隱齎音子稽反。貨,假也,音吐得反。與人物云齎。周禮注「齎所給與」也。

〔五〕索隱吐代反。

〔六〕索隱謂出一得十倍。

關中富商大賈,大抵盡諸田,田嗇、田蘭。韋家栗氏,安陵、杜杜氏,〔一〕亦巨萬。

〔一〕集解徐廣曰:「安陵及杜,二縣名,各有杜姓也。宣帝以杜為杜陵。」

此其章章尤異者也。〔一〕皆非有爵邑奉祿弄法犯姦而富,盡椎埋去就,與時俯仰,獲其贏利,以末致財,用本守之,以武一切,用文持之,變化有概,故足術也。若至力農畜,工虞商賈,為權利以成富,大者傾郡,中者傾縣,下者傾鄉里者,不可勝數。

〔一〕集解徐廣曰:「異,一作『淑』,又作『較』。」

夫纖嗇筋力,治生之正道也,而富者必用奇勝。田農,掘業〔一〕,而秦揚以蓋一州。〔二〕掘冢,姦事也,而田叔以起。博戲,惡業也,而桓發〔三〕用(之)富。行賈,丈夫賤行也,而雍樂成以饒。販脂,〔四〕辱處也,而雍伯千金。〔五〕賣漿,小業也,而張氏千萬。洒削,〔六〕薄技也,而郅氏鼎食。胃脯,〔七〕簡微耳,濁氏連騎。馬醫,淺方,張里擊鍾。此皆誠壹之所致。

〔一〕集解徐廣曰:「古『拙』字亦作『掘』也。」

〔二〕索隱漢書作「甲一州」。服虔云:「富為州之中第一。」

〔三〕索隱漢書作「稽發」。正義桓發,人姓名。

〔四〕正義說文云「戴角者脂,無角者膏」也。

〔五〕集解徐廣曰:「雍,一作『翁』。」索隱雍,於恭反。漢書作「翁伯」也。

〔六〕集解徐廣曰:「洒,或作『細』。」駰案:漢書音義曰「治刀劍名」。索隱上音先禮反,削刀者名。洒削,謂摩刀以水洒之。又方言云「劍削,關東謂之削,音肖」。削,一依字讀也。

〔七〕索隱晉灼云:「太官常以十月作沸湯燖羊胃,以末椒薑粉之訖,暴使燥,則謂之脯,故易售而致富。」正義案:胃脯謂和五味而脯美,故易售。

由是觀之,富無經業,則貨無常主,能者輻湊,不肖者瓦解。千金之家比一都之君,巨萬者乃與王者同樂。豈所謂「素封」者邪?非也?

【索隱述贊】貨殖之利,工商是營。廢居善積,倚巿邪贏。白圭富國,計然強兵。õ參朝請,女築懷清。素封千戶,卓鄭齊名。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