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发布时间:2006/2/7   被阅览数:1953 次
(文字 〖 〗)
 

孔子曰:「導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一〕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二〕老氏稱:「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法令滋章,盜賊多有。」太史公曰:信哉是言也!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濁之源也。昔天下之網嘗密矣〔三〕,然姦偽萌起,其極也,上下相遁,至於不振。當是之時,吏治若救火揚沸,〔四〕非武健嚴酷,惡能勝其任而愉快乎!言道德者,溺其職矣。故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下士聞道大笑之」。非虛言也。漢興,破觚而為圜,〔五〕斲雕而為朴,〔六〕網漏於吞舟之魚,而吏治烝烝,不至於姦,黎民艾安。由是觀之,在彼不在此。〔七〕
〔一〕集解孔安國曰:「免,苟免也。」

〔二〕集解何晏曰:「格,正也。」

〔三〕索隱昔天下之罔嘗密矣。案:鹽鐵論云「秦法密於凝脂」。

〔四〕索隱言本弊不除,則其末難止。

〔五〕集解漢書音義曰:「觚,方。」索隱應劭云:「觚,八棱有隅者。高祖反秦之政,破觚為圜,謂除其嚴法,約三章耳。」

〔六〕索隱應劭云:「削琱為璞也。」晉灼云:「凋,弊也。斲理凋弊之俗,使反質樸。」

〔七〕集解韋昭曰:「在道德,不在嚴酷。」

高后時,酷吏獨有侯封,刻轢宗室,侵辱功臣。呂氏已敗,遂(
禽)〔夷〕侯封之家。孝景時,晁錯以刻深頗用術輔其資,而七國之亂,發怒於錯,錯卒以被戮。其後有郅都、寧成之屬。

郅都者,〔一〕楊人也。〔二〕以郎事孝文帝。孝景時,都為中郎將,敢直諫,面折大臣於朝。嘗從入上林,賈姬〔三〕如廁,野彘卒入廁。上目都,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賈姬,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復一姬進,天下所少寧賈姬等乎?陛下縱自輕,柰宗廟太后何!」上還,彘亦去。太后聞之,賜都金百斤,由此重郅都。

〔一〕索隱郅音質。

〔二〕集解徐廣曰:「屬河東。」索隱漢書云「河東大陽人」。正義括地志云:「故楊城本秦時楊國,漢楊縣城也,今晉州洪洞縣也。至隋為楊,唐初改為洪洞,以故洪洞鎮為名也。秦及漢皆屬河東郡。郅都墓在洪洞縣東南二十里。」漢書云「郅都,河東大陽人」,班固失之甚也。大陽,今陝州河北縣是,亦屬河東郡也。

〔三〕索隱案:姬生趙王彭祖也。

濟南氏〔一〕宗人三百餘家,豪猾,二千石莫能制,於是景帝乃拜都為濟南太守。至則族滅氏首惡,餘皆股栗。〔二〕居歲餘,郡中不拾遺。旁十餘郡守畏都如大府。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音閒,小兒癇病也。」索隱荀悅音閑,鄒氏劉氏音並同也。

〔二〕集解徐廣曰:「髀腳戰搖也。」

都為人勇,有氣力,公廉,不發私書,問遺無所受,請寄無所聽。常自稱曰:「已倍親而仕,身固當奉職死節官下,終不顧妻子矣。」

郅都遷為中尉。丞相條侯至貴倨也,而都揖丞相。是時民朴,畏罪自重,而都獨先嚴酷,致行法不避貴戚,列侯宗室見都側目而視,號曰「蒼鷹」。

臨江王徵詣中尉府對簿,臨江王欲得刀筆為書謝上,而都禁吏不予。魏其侯使人以閒與臨江王。臨江王既為書謝上,因自殺。竇太后聞之,怒,以危法中都,〔一〕都免歸家。孝景帝乃使使持節拜都為鴈門太守,而便道之官,得以便宜從事。匈奴素聞郅都節,居邊,為引兵去,竟郅都死不近鴈門。匈奴至為偶人象郅都,〔二〕令騎馳射莫能中,見憚如此。匈奴患之。竇太后乃竟中都以漢法。景帝曰:「
都忠臣。」欲釋之。竇太后曰:「臨江王獨非忠臣邪?」於是遂斬郅都。

〔一〕索隱案:中,如字。謂以法中傷之。

〔二〕索隱漢書作「寓人象」。案:寓即偶也,謂刻木偶類人形也。一云寄人形於木也。

寧成者,〔一〕穰人也。〔二〕以郎謁者事景帝。好氣,為人小吏,必陵其長吏;為人上,操下〔三〕如束溼薪。〔四〕滑賊任威。稍遷至濟南都尉,〔五〕而郅都為守。始前數都尉〔六〕皆步入府,因吏謁守如縣令,其畏郅都如此。及成往,直陵都出其上。都素聞其聲,於是善遇,與結驩。久之,郅都死,後長安左右宗室多暴犯法,於是上召寧成為中尉。〔七〕其治效郅都,其廉弗如,然宗室豪桀皆人人惴恐。

〔一〕集解徐廣曰:「寧,一作『甯』。」

〔二〕集解徐廣曰:「屬南陽。」

〔三〕索隱操音七刀反。操,執也。

〔四〕集解徐廣曰:「一無此字。」駰案:韋昭曰「言急也」。

〔五〕正義百官表云:「(都)〔郡〕尉,秦官,掌佐守典武職甲卒,秩比二千石,有丞,秩皆六百石,景帝中二年更名都尉。」若周之司馬。

〔六〕索隱數音所注反。

〔七〕正義百官表云:「中尉,秦官,掌徼循京師,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執金吾。」顏云:「金吾,鳥名也,主辟不祥。天子出行,職主先道,以禦非常,故執此鳥之象,因以名官。」

武帝即位,徙為內史。外戚多毀成之短,抵罪髡鉗。是時九卿罪死即死,少被刑,而成極刑,自以為不復收,於是解脫,〔一〕詐刻傳出關歸家。稱曰:「仕不至二千石,賈不至千萬,安可比人乎!」乃貰貸〔二〕買陂田千餘頃,假貧民,役使數千家。數年,會赦。致產數千金,為任俠,持吏長短,出從數十騎。其使民威重於郡守。

〔一〕索隱上音紀買反,下音他活反。謂脫鉗。

〔二〕索隱上音食夜反。貰,賒也,又音勢。下音天得反。

周陽由者,其父趙兼以淮南王舅父侯周陽,故因姓周陽氏。〔一〕由以宗家任為郎,〔二〕事孝文及景帝。景帝時,由為郡守。武帝即位,吏治尚循謹甚,然由居二千石中,最為暴酷驕恣。所愛者,撓法活之;所憎者,曲法誅滅之。所居郡,必夷其豪。為守,視都尉如令。為都尉,必陵太守,奪之治。與汲黯俱為忮,〔三〕司馬安之文惡,〔四〕俱在二千石列,同車未嘗敢均茵伏。〔五〕

〔一〕集解徐廣曰:「侯五年,孝文六年國除。」正義周陽故城在絳州聞〔喜〕縣東二十九里。

〔二〕索隱案:與國家有外戚姻屬,比於宗室,故曰「宗家」也。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堅忮也。」

〔四〕集解漢書音義曰:「以文法傷害人。」

〔五〕集解徐廣曰:「漢書作『馮』。伏者,軾。」索隱案:均,等也。茵,車蓐也。伏,車軾也。言二人與由同載一車,尚不敢與之均茵軾也,謂下之也。漢書「伏」作「憑」也。

由後為河東都尉,時與其守勝屠公〔一〕爭權,相告言罪。勝屠公當抵罪,義不受刑,自殺,而由棄市。

〔一〕索隱風俗通云:「勝屠即申屠。」

自寧成、周陽由之後,事益多,民巧法,大抵吏之治類多成、由等矣。

趙禹者,斄人。〔一〕以佐史補中都官,〔二〕用廉為令史,事太尉亞夫。亞夫為丞相,禹為丞相史,府中皆稱其廉平。然亞夫弗任,曰:「極知禹無害,〔三〕然文深,〔四〕不可以居大府。」今上時,禹以刀筆吏積勞,稍遷為御史。上以為能,至太中大夫。與張湯論定諸律令,〔五〕作見知,吏傳得相監司。用法益刻,蓋自此始。

〔一〕集解徐廣曰:「屬扶風,音台。」索隱音胎。斄縣屬扶風。正義音胎。故斄城在雍武功縣西南二十二里。古邰國,后稷所封,漢斄縣也。

〔二〕索隱案:謂京師諸官府吏。正義若京都府史。

〔三〕索隱蘇林云:「言若無比也,蓋云其公平也。」

〔四〕集解漢書音義曰:「禹持文法深刻。」

〔五〕集解徐廣曰:「論,一作『編』。」

張湯者,杜人也。〔一〕其父為長安丞,出,湯為兒守舍。還而鼠盜肉,其父怒,笞湯。湯掘窟得盜鼠及餘肉,劾鼠掠治,傳爰書,訊鞫論報,〔二〕并取鼠與肉,具獄磔堂下。〔三〕其父見之,視其文辭如老獄吏,大驚,遂使書獄。〔四〕父死後,湯為長安吏,久之。

〔一〕集解徐廣曰:「爾時未為陵。」

〔二〕集解蘇林曰:「謂傳囚也。爰,易也。以此書易其辭處。鞫,窮也。」張晏曰:「傳,考證驗也。爰書,自證不如此言,反受其罪,訊考三日復問之,知與前辭同不也。鞫,一吏為讀狀,論其報行也。」索隱韋昭云:「爰,換也。古者重刑,嫌有愛惡,故移換獄書,使他官考實之,故曰『傳爰書』也。」

〔三〕集解鄧展曰:「罪備具。」

〔四〕集解如淳曰:「決獄之書,謂律令也。」

周陽侯始為諸卿時,〔一〕嘗繫長安,湯傾身為之。〔二〕及出為侯,大與湯交,遍見湯貴人。湯給事內史,為寧成掾,以湯為無害,言大府,調為茂陵尉,治方中。〔三〕

〔一〕集解徐廣曰:「田勝也。武帝母王太后之同母弟也。武帝始立而封為周陽侯。」

〔二〕集解韋昭曰:「為之先後。」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方中,陵上土作方也。湯主治之。」蘇林曰:「天子即位,豫作陵,諱之,故言『方中』。」如淳曰:「大府,幕府也。茂陵尉,主作陵之尉也。」韋昭曰:「太府,公府。」

武安侯為丞相,徵湯為史,時薦言之天子,補御史,使案事。治陳皇后蠱獄,深竟黨與。於是上以為能,稍遷至太中大夫。與趙禹共定諸律令,務在深文,拘守職之吏。〔一〕已而趙禹遷為中尉,徙為少府,而張湯為廷尉,兩人交驩,而兄事禹。禹為人廉倨。為吏以來,舍毋食客。公卿相造請禹,禹終不報謝,務在絕知友賓客之請,孤立行一意而已。見文法輒取,亦不覆案,求官屬陰罪。湯為人多詐,舞智以御人。〔二〕始為小吏,乾沒,〔三〕與長安富賈田甲、魚翁叔之屬交私。〔四〕及列九卿,收接天下名士大夫,己心內雖不合,然陽浮慕之。

〔一〕集解蘇林曰:「拘刻於守職之吏。」

〔二〕集解韋昭曰:「制御人。」

〔三〕集解徐廣日:「隨勢沈浮也。」駰案:服虔曰「射成敗也」。如淳曰「得利為乾,失利為沒」。索隱如淳曰:「得利為乾,失利為沒。」正義此二說非也。按:乾沒謂無潤及之而取他人也。又云陽浮慕為乾,心內不合為沒也。

〔四〕集解徐廣曰:「姓魚也。」

是時上方鄉文學,湯決大獄,欲傅古義,〔一〕乃請博士弟子治尚書、春秋補廷尉史,亭疑法。〔二〕奏讞疑事,必豫先為上分別其原,上所是,受而著讞決法廷尉,絜令〔三〕揚主之明。奏事即譴,湯應謝,〔四〕鄉上意所便,必引正、監、掾史賢者,〔五〕曰:「
固為臣議,如上責臣,臣弗用,愚抵於此。」〔六〕罪常釋。(聞)〔七〕〔閒〕即奏事,上善之,曰:「臣非知為此奏,乃正、監、掾史某為之。」其欲薦吏,揚人之善蔽人之過如此。所治即上意所欲罪,予監史深禍者;即上意所欲釋,與監史輕平者。所治即豪,必舞文巧詆;即下戶羸弱,時口言,雖文致法,上財察。〔八〕於是往往釋湯所言。〔九〕湯至於大吏,內行脩也。通賓客飲食。於故人子弟為吏及貧昆弟,調護之尤厚。其造請諸公,不避寒暑。是以湯雖文深意忌不專平,然得此聲譽。而刻深吏多為爪牙用者,依於文學之士。丞相弘數稱其美。及治淮南、衡山、江都反獄,皆窮根本。嚴助及伍被,上欲釋之。湯爭曰:「伍被本畫反謀,而助親幸出入禁闥爪牙臣,乃交私諸侯如此,弗誅,後不可治。」於是上可論之。其治獄所排大臣自為功,多此類。於是湯益尊任,遷為御史大夫。〔一零〕

〔一〕索隱傅音附。

〔二〕集解李奇曰:「亭,平也,均也。」索隱廷史,廷尉之吏也。亭,平也。使之平疑事也。

〔三〕集解韋昭曰:「在板絜。」正義按:謂律令也。古以板書之。言上所是,著之為正獄,以廷尉法令決平之,揚主之明監也。

〔四〕集解徐廣曰:「應,一作『權』。」

〔五〕正義百官表云:「廷尉,秦官。有正、左、右監,皆秩千石也。」按:上即責,湯應對謝之如上意,必引正、監等賢者本為臣建議如上意,臣不用,愚昧不從至此也。

〔六〕集解蘇林曰:「主坐不用諸掾語,故至於此。」

〔七〕集解徐廣曰:「詔,答聞也,如今制曰『聞』矣。」駰案:瓚曰「謂常見原」。

〔八〕集解李奇曰:「先見上,口言之,欲與輕平也。」

〔九〕集解李奇曰:「湯口所先言皆見原釋。」

〔一零〕集解徐廣曰:「元狩二年。」

會渾邪等降,漢大興兵伐匈奴,山東水旱,貧民流徙,皆仰給縣官,縣官空虛。於是丞上指,請造白金及五銖錢,籠天下鹽鐵,排富商大賈,出告緡令,〔一〕鉏豪彊并兼之家,舞文巧詆以輔法。湯每朝奏事,語國家用,日晏,天子忘食。丞相取充位,〔二〕天下事皆決於湯。百姓不安其生,騷動,縣官所興,未獲其利,姦吏並侵漁,於是痛繩以罪。則自公卿以下,至於庶人,咸指湯。湯嘗病,天子至自視病,其隆貴如此。

〔一〕正義緡音岷,錢貫也。武帝伐四夷,國用不足,故稅民田宅船乘畜產奴婢等,皆平作錢數,每千錢一算,出一等,賈人倍之;若隱不稅,有告之,半與告人,餘半入官,謂緡。出此令,用鋤築豪強兼并富商大賈之家也。一算,百二十文也。

〔二〕集解徐廣曰:「時李蔡、莊青翟為丞相。」

匈奴來請和親,群臣議上前。博士狄山曰:「和親便。」上問其便,山曰:「兵者凶器,未易數動。高帝欲伐匈奴,大困平城,乃遂結和親。孝惠、高后時,天下安樂。及孝文帝欲事匈奴,北邊蕭然苦兵矣。孝景時,吳楚七國反,景帝往來兩宮閒,寒心者數月。吳楚已破,竟景帝不言兵,天下富實。今自陛下舉兵擊匈奴,中國以空虛,邊民大困貧。由此觀之,不如和親。」上問湯,湯曰:「此愚儒,無知。」狄山曰:「臣固愚忠,若御史大夫湯乃詐忠。若湯之治淮南、江都,以深文痛詆諸侯,別疏骨肉,使蕃臣不自安。臣固知湯之為詐忠。」於是上作色曰:「吾使生居一郡,能無使虜入盜乎?」曰:「
不能。」曰:「居一縣?」對曰:「不能。」復曰:「居一障閒?」〔一〕山自度辯窮且下吏,曰:「能。」於是上遣山乘鄣。至月餘,匈奴斬山頭而去。自是以後,群臣震慴。

〔一〕正義障謂塞上要險之處別築城,置吏士守之,以扞寇盜也。

湯之客田甲,雖賈人,有賢操。始湯為小吏時,與錢通,〔一〕及湯為大吏,甲所以責湯行義過失,亦有烈士風。

〔一〕集解徐廣曰:「以利交。」

湯為御史大夫七歲,敗。

河東人李文嘗與湯有卻,已而為御史中丞,恚,數從中文書事有可以傷湯者,不能為地。湯有所愛史魯謁居,知湯不平,使人上蜚變告文姦事,事下湯,湯治論殺文,而湯心知謁居為之。上問曰:「言變事縱跡安起?」湯詳驚曰:「此殆文故人怨之。」謁居病臥閭里主人,湯自往視疾,為謁居摩足。趙國以冶鑄為業,王數訟鐵官事,湯常排趙王。趙王求湯陰事。謁居嘗案趙王,趙王怨之,并上書告:「
湯,大臣也,史謁居有病,湯至為摩足,疑與為大姦。」事下廷尉。謁居病死,事連其弟,弟繫導官。〔一〕湯亦治他囚導官,見謁居弟,欲陰為之,而詳不省。謁居弟弗知,怨湯,使人上書告湯與謁居謀,共變告李文。事下減宣。宣嘗與湯有卻,及得此事,窮竟其事,未奏也。會人有盜發孝文園瘞錢,〔二〕丞相青翟朝,與湯約俱謝,至前,湯念獨丞相以四時行園,當謝,湯無與也,不謝。丞相謝,上使御史案其事。湯欲致其文丞相見知,〔三〕丞相患之。三長史皆害湯,欲陷之。

〔一〕集解如淳曰:「太官之別也,主酒。」

〔二〕集解如淳曰:「瘞埋錢於園陵以送死。」

〔三〕集解張晏曰:「見知故縱,以其罪罪之。」

始長史朱買臣,會稽人也。〔一〕讀春秋。莊助使人言買臣,買臣以楚辭與助俱幸,侍中,為太中大夫,用事;而湯乃為小吏,跪伏使買臣等前。已而湯為廷尉,治淮南獄,排擠莊助,買臣固心望。及湯為御史大夫,買臣以會稽守為主爵都尉,列於九卿。數年,坐法廢,守長史,見湯,湯坐床上,丞史遇買臣弗為禮。買臣楚士,〔二〕深怨,常欲死之。王朝,齊人也。以術至右內史。邊通,學長短〔三〕,剛暴彊人也,官再至濟南相。故皆居湯右,已而失官,守長史,詘體於湯。湯數行丞相事,知此三長史素貴,常淩折之。以故三長史合謀曰:「始湯約與君謝,已而賣君;今欲劾君以宗廟事,此欲代君耳。吾知湯陰事。」使吏捕案湯左田信等,〔四〕曰湯且欲奏請,信輒先知之,居物致富,與湯分之,及他姦事。事辭頗聞。上問湯曰:「吾所為,賈人輒先知之,益居其物,是類有以吾謀告之者。」湯不謝。湯又詳驚曰:「固宜有。」減宣亦奏謁居等事。天子果以湯懷詐面欺,使使八輩簿責湯。〔五〕湯具自道無此,不服。於是上使趙禹責湯。禹至,讓湯曰:「君何不知分也。君所治夷滅者幾何人矣?今人言君皆有狀,天子重致君獄,欲令君自為計,何多以對簿為?」湯乃為書謝曰:「湯無尺寸功,起刀筆吏,陛下幸致為三公,無以塞責。然謀陷湯罪者,三長史也。」遂自殺。

〔一〕正義朱買臣,吳人也,此時蘇州為會稽郡也。

〔二〕正義周末越王句踐滅吳,楚威王滅越,吳之地總屬楚,故謂朱買臣為楚士。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長短術興於六國時。行長入短,其語隱謬,用相激怒。」

〔四〕集解漢書音義曰:「左,證左也。」正義言湯與田信為左道之交,故言「左田信等」。

〔五〕集解蘇林曰:「簿音『主簿』之『簿』,悉責也。」

湯死,家產直不過五百金,皆所得奉賜,無他業。昆弟諸子欲厚葬湯,湯母曰:「湯為天子大臣,被汙惡言而死,何厚葬乎!」載以牛車,有棺無槨。天子聞之,曰:「非此母不能生此子。」乃盡案誅三長史。丞相青翟自殺。出田信。上惜湯。稍遷其子安世。

趙禹中廢,已而為廷尉。始條侯以為禹賊深,弗任。及禹為少府,比九卿。禹酷急,至晚節,事益多,吏務為嚴峻,而禹治加緩,而名為平。王溫舒等後起,治酷於禹。禹以老,徙為燕相。數歲,亂悖有罪,免歸。後湯十餘年,以壽卒于家。

義縱者,河東人也。為少年時,嘗與張次公俱攻剽〔一〕為群盜。縱有姊姁,〔二〕以醫幸王太后。王太后問:「有子兄弟為官者乎?」姊曰:「有弟無行,不可。」太后乃告上,拜義姁弟縱為中郎,〔三〕補上黨郡中令。〔四〕治敢行,少蘊藉,〔五〕縣無逋事,舉為第一。遷為長陵及長安令,直法行治,不避貴戚。以捕案太后外孫脩成君子仲,〔六〕上以為能,遷為河內都尉。至則族滅其豪穰氏之屬,河內道不拾遺。而張次公亦為郎,以勇悍從軍,敢深入,有功,為岸頭侯。〔七〕

〔一〕集解徐廣曰:「剽音扶召反。」索隱說文云:「剽,刺也。」一云剽劫,又音敷妙反。

〔二〕索隱李奇音吁,孟康音詡也。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姁音煦,縱姊名也。」

〔四〕索隱案:謂補上黨郡中之令,史失其縣名。

〔五〕集解漢書音義曰:「敢行暴政而少蘊藉也。」索隱蘊音慍。藉音才夜反。張晏云:「為人無所避,故少所假借也。」

〔六〕索隱案:王太后之女號脩成君,其子名仲。

〔七〕集解徐廣曰:「受封五年,與淮南王女淩姦及受財物,國除。」

寧成家居,上欲以為郡守。御史大夫弘曰:「臣居山東為小吏時,寧成為濟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成不可使治民。」上乃拜成為關都尉。歲餘,關東吏隸郡國出入關者,〔一〕號曰「寧見乳虎,無值寧成之怒」。義縱自河內遷為南陽太守,聞寧成家居南陽,及縱至關,寧成側行送迎,然縱氣盛,弗為禮。至郡,遂案寧氏,盡破碎其家。成坐有罪,及孔、暴之屬皆奔亡,〔二〕南陽吏民重足一跡。而平氏朱彊、杜衍、杜周為縱牙爪之吏,任用,遷為廷史。軍數出定襄,定襄吏民亂敗,於是徙縱為定襄太守。縱至,掩定襄獄中重罪輕繫二百餘人,及賓客昆弟私入相視亦二百餘人。縱一捕鞠,曰「為死罪解脫」。〔三〕是日皆報殺四百餘人。其後郡中不寒而栗,猾民佐吏為治。〔四〕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隸,閱也。」

〔二〕集解徐廣曰:「孔、暴二姓,大族。」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一切皆捕之也。律,諸囚徒私解脫桎梏鉗赭,加罪一等;為人解脫,與同罪。縱鞫相贍餉者二百人為解脫死罪,盡殺也。」

〔四〕索隱案:謂豪猾之人干豫吏政,故云「佐吏為理」也。

是時趙禹、張湯以深刻為九卿矣,然其治尚寬,輔法而行,而縱以鷹擊毛摯為治。〔一〕後會五銖錢白金起,民為姦,京師尤甚,乃以縱為右內史,王溫舒為中尉。溫舒至惡,其所為不先言縱,縱必以氣淩之,敗壞其功。其治,所誅殺甚多,然取為小治,姦益不勝,直指始出矣。吏之治以斬殺縛束為務,閻奉以惡用矣。縱廉,其治放郅都。上幸鼎湖,病久,已而卒起幸甘泉,〔二〕道多不治。上怒曰:「縱以我為不復行此道乎?」嗛之。〔三〕至冬,楊可方受告緡〔四〕,縱以為此亂民,部吏捕其為可使者。〔五〕天子聞,使杜式治,以為廢格沮事,〔六〕棄縱市。後一歲,張湯亦死。

〔一〕集解徐廣曰:「鷙鳥將擊,必張羽毛也。」

〔二〕索隱卒音七忽反。

〔三〕集解徐廣曰:「嗛音銜。」

〔四〕集解韋昭曰:「人有告言不出緡者,可方受之。」索隱緡,錢貫也。漢氏有告緡令,楊可主之。謂緡錢出入有不出算錢者,令得告之也。

〔五〕索隱謂求楊可之使。

〔六〕集解漢書音義曰:「武帝使楊可主告緡,沒入其財物,縱捕為可使者,此為廢格詔書,沮已成之事。」索隱應劭云:「沮敗已成之事。格音閣。」

王溫舒者,陽陵人也。〔一〕少時椎埋為姦。〔二〕已而試補縣亭長,數廢。為吏,以治獄至廷史。事張湯,遷為御史。督盜賊,殺傷甚多,稍遷至廣平都尉。擇郡中豪敢任吏十餘人,以為爪牙,皆把其陰重罪,而縱使督盜賊,快其意所欲得。此人雖有百罪,弗法;即有避,因其事夷之,亦滅宗。以其故齊趙之郊盜賊不敢近廣平,廣平聲為道不拾遺。上聞,遷為河內太守。

〔一〕集解徐廣曰:「屬馮翊。」

〔二〕集解徐廣曰:「椎殺人而埋之。或謂發冢。」

素居廣平時,皆知河內豪姦之家,及往,九月而至。令郡具私馬五十匹,為驛自河內至長安,部吏如居廣平時方略,捕郡中豪猾,郡中豪猾相連坐千餘家。上書請,大者至族,小者乃死,家盡沒入償臧。奏行不過二三日,得可事。論報,至流血十餘里。河內皆怪其奏,以為神速。盡十二月,郡中毋聲,毋敢夜行,野無犬吠之盜。其頗不得,失之旁郡國,黎來,〔一〕會春,溫舒頓足歎曰:「嗟乎,令冬月益展一月,足吾事矣!」其好殺伐行威不愛人如此。天子聞之,以為能,遷為中尉。其治復放河內,徙諸名禍猾吏〔二〕與從事,河內則楊皆、麻戊,〔三〕關中楊贛、成信等。義縱為內史,憚未敢恣治。及縱死,張湯敗後,徙為廷尉,而尹齊為中尉。

〔一〕索隱黎音犁。黎,比也。

〔二〕集解徐廣曰:「有殘刻之名。」索隱徒請名禍猾吏。案:漢書作「徒請召猜禍吏」。服虔曰:「徒,但也。猜,惡也」。應劭曰「猜,疑也。取吏名為好猜疑人作禍敗者而使之」。

〔三〕集解徐廣曰:「一云『麻成』。」

尹齊者,東郡茌平人。〔一〕以刀筆稍遷至御史。事張湯,張湯數稱以為廉武,使督盜賊,所斬伐不避貴戚。遷為關內都尉,聲甚於寧成。上以為能,遷為中尉,吏民益凋敝。尹齊木彊少文,豪惡吏伏匿而善吏不能為治,以故事多廢,抵罪。上復徙溫舒為中尉,而楊僕以嚴酷為主爵都尉。

〔一〕索隱茌音仕疑反。

楊僕者,宜陽人也。以千夫為吏。〔一〕河南守案舉以為能,遷為御史,使督盜賊關東。治放尹齊,以為敢摯行。稍遷至主爵都尉,列九卿。天子以為能。南越反,拜為樓船將軍,有功,封將梁侯。為荀彘所縛。〔二〕居久之,病死。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千夫若五大夫。武帝軍用不足,令民出錢穀為之。」

〔二〕集解徐廣曰:「受封四年,征朝鮮還,贖為庶人。」索隱案:漢書云「與左將軍荀彘俱擊朝鮮,為彘所縛。還,免為庶人,病死。」

而溫舒復為中尉。為人少文,居廷惛惛〔一〕不辯,至於中尉則心開。督盜賊,素習關中俗,知豪惡吏,豪惡吏盡復為用,為方略。吏苛察,盜賊惡少年投缿〔二〕購告言姦,置伯格長〔三〕以牧司姦盜賊。溫舒為人,善事有埶者;即無埶者,視之如奴。有埶家,雖有姦如山,弗犯;無埶者,貴戚必侵辱。舞文巧詆下戶之猾,以焄大豪。〔四〕其治中尉如此。姦猾窮治,大抵盡靡爛獄中,行論無出者。其爪牙吏虎而冠。於是中尉部中中猾以下皆伏,有勢者為游聲譽,稱治。治數歲,其吏多以權富。

〔一〕索隱音昏。

〔二〕集解徐廣曰:「音項,器名也,如今之投書函中。」索隱缿音項,器名。受投書之器,入不可出。三倉音胡江反。

〔三〕集解徐廣曰:「一作『落』。古『村落』字亦作『格』。街陌屯落皆設督長也。」索隱伯音阡陌,格音村落。言阡陌村落皆置長也。

〔四〕集解焄音熏。索隱以熏大豪。案:熏猶熏炙之。謂下戶之中有姦猾之人,令案之,以熏逐大姦。

溫舒擊東越還,〔一〕議有不中意者,坐小法抵罪免。是時天子方欲作通天臺〔二〕而未有人,溫舒請覆中尉脫卒,得數萬人作。上說,拜為少府。徙為右內史,治如其故,姦邪少禁。坐法失官。復為右輔,行中尉事。如故操。

〔一〕集解徐廣曰:「元鼎六年,出會稽破東越。」

〔二〕正義漢書元封三年。三輔舊事云:「起甘泉通天臺,高五十丈。」

歲餘,會宛軍發,〔一〕詔徵豪吏,溫舒匿其吏華成,及人有變告溫舒受員騎錢,他姦利事,罪至族,自殺。其時兩弟及兩婚家亦各自坐他罪而族。光祿徐自為曰:「悲夫,夫古有三族,而王溫舒罪至同時而五族乎!」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發兵伐大宛。」

溫舒死,家直累千金。後數歲,尹齊亦以淮陽都尉病死,家直不滿五十金。所誅滅淮陽甚多,及死,仇家欲燒其尸,尸亡去歸葬〔一〕。

〔一〕集解徐廣曰:「尹齊死未及斂,恐怨家欲燒之,屍亦飛去。」

自溫舒等以惡為治,而郡守、都尉、諸侯二千石欲為治者,其治大抵盡放溫舒,而吏民益輕犯法,盜賊滋起。南陽有梅免、白政,楚有殷中、〔一〕杜少,齊有徐勃,燕趙之閒有堅盧、范生之屬。大群至數千人,擅自號,攻城邑,取庫兵,釋死罪,縛辱郡太守、都尉,殺二千石,為檄告縣趣具食;小群(盜)以百數,掠鹵鄉里者,不可勝數也。於是天子始使御史中丞、丞相長史督之。猶弗能禁也,乃使光祿大夫范昆、諸輔都尉及故九卿張德等衣繡衣,持節,虎符發兵以興擊,斬首大部或至萬餘級,及以法誅通飲食,坐連諸郡,甚者數千人。數歲,乃頗得其渠率。散卒失亡,復聚黨阻山川者,往往而群居,無可柰何。於是作「沈命法」,〔二〕曰群盜起不發覺,發覺而捕弗滿品者,二千石以下至小吏主者皆死。其後小吏畏誅,雖有盜不敢發,恐不能得,坐課累府,府亦使其不言。故盜賊寖多,上下相為匿,以文辭避法焉。〔三〕

〔一〕集解徐中曰:「殷,一作『假』,人亦有姓假者也。」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沈,藏匿也。命,亡逃也。」索隱服虔云:「沈匿不發覺之法。」韋昭云:「沈,沒也。」

〔三〕集解徐廣曰:「詐為虛文,言無盜賊也。」

減宣者,楊人也。以佐史無害給事河東守府。衛將軍青使買馬河東,見宣無害,言上,徵為大廄丞。〔一〕官事辨,稍遷至御史及中丞。使治主父偃及治淮南反獄,所以微文深詆,殺者甚眾,稱為敢決疑。數廢數起,為御史及中丞者幾二十歲。王溫舒免中尉,而宣為左內史。其治米鹽,事大小皆關其手,自部署縣名曹實物,官吏令丞不得擅搖,痛以重法繩之。居官數年,一切郡中為小治辨,然獨宣以小致大,能因力行之,難以為經。中廢。為右扶風,坐怨成信,〔二〕信亡藏上林中,宣使郿令〔三〕格殺信,吏卒格信時,射中上林苑門,宣下吏詆罪,以為大逆,當族,自殺。而杜周任用。

〔一〕正義百官表云大僕屬官有大廄,各五丞一尉也。

〔二〕集解漢書曰:「成信,宣吏。」

〔三〕正義郿令,今岐州岐縣北,時屬右扶風。

杜周者,〔一〕南陽杜衍人。義縱為南陽守,以為爪牙,舉為廷尉史。事張湯,湯數言其無害,至御史。使案邊失亡,〔二〕所論殺甚眾。奏事中上意,任用,與減宣相編,更為中丞十餘歲。

〔一〕索隱地名也。正義杜氏譜云字長孺。

〔二〕集解文穎曰:「邊卒多亡也。或曰郡縣主守有所亡失也。」

其治與宣相放,然重遲,外寬,內深次骨。〔一〕宣為左內史,周為廷尉,其治大放張湯而善候伺。上所欲擠者,因而陷之;上所欲釋者,久繫待問而微見其冤狀。客有讓周曰:「君為天子決平,不循三尺法,〔二〕專以人主意指為獄。獄者固如是乎?」周曰:「三尺安出哉?前主所是著為律,後主所是疏為令,當時為是,何古之法乎!」

〔一〕集解李奇曰:「其用罪深刻至骨。」索隱次,至也。李奇曰:「其用法刻至骨。」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以三尺竹簡書法律也。」

至周為廷尉,詔獄亦益多矣。二千石繫者新故相因,不減百餘人。郡吏大府舉之廷尉,〔一〕一歲至千餘章。章大者連逮證案數百,小者數十人;遠者數千,近者數百里。會獄,吏因責如章告劾,不服,以笞掠定之。於是聞有逮皆亡匿。獄久者至更數赦〔二〕十有餘歲而相告言,大抵盡詆以不道〔三〕以上。廷尉及中都官詔獄逮至六七萬人,吏所增加十萬餘人。

〔一〕集解如淳曰:「郡吏,郡太守也。」孟康曰:「舉之廷尉,以章劾付廷尉治之。」

〔二〕集解張晏曰:「詔書赦,或有不從此令。」

〔三〕索隱大氐盡柢以不道。案:大氐猶大都也。氐音至。

周中廢,後為執金吾,逐盜,捕治桑弘羊、衛皇后昆弟子刻深,天子以為盡力無私,遷為御史大夫。〔一〕家兩子,夾河為守。其治暴酷皆甚於王溫舒等矣。杜周初徵為廷史,有一馬,且不全;及身久任事,至三公列,子孫尊官,家訾累數巨萬矣。

〔一〕集解徐廣曰:「天漢三年為御史大夫,四歲,太始三年卒。」

太史公曰:自郅都、杜周十人者,此皆以酷烈為聲。然郅都伉直,引是非,爭天下大體。張湯以知陰陽,人主與俱上下,時數辯當否,國家賴其便。趙禹時據法守正。杜周從諛,以少言為重。自張湯死後,網密,多詆嚴,官事寖以秏廢。九卿碌碌奉其官,救過不贍,何暇論繩墨之外乎!然此十人中,其廉者足以為儀表,其污者足以為戒,〔一〕方略教導,禁姦止邪,一切亦皆彬彬質有其文武焉。雖慘酷,斯稱其位矣。至若蜀守馮當暴挫,廣漢李貞擅磔人,東郡彌僕〔二〕鋸項,天水駱璧推咸,〔三〕河東褚廣妄殺,京兆無忌、馮翊殷周蝮鷙,〔四〕水衡閻奉朴擊賣請,何足數哉!何足數哉!

〔一〕集解徐廣曰:「一本無此四字。」

〔二〕索隱彌,姓;僕,名。

〔三〕集解徐廣曰:「一作『成』。」索隱上音直追反,下音減。一作「成」,是也。謂(推繫)〔椎擊〕之以成獄也。

〔四〕索隱上音蝮蛇,下音鷙鷹也。言其酷比之蝮毒鷹攫。

【索隱述贊】太上失德,法令滋起。破觚為圓,禁暴不止。姦偽斯熾,慘酷爰始。乳獸揚威,蒼鷹側視。舞文巧詆,懷生何恃!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