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发布时间:2006/2/7   被阅览数:2814 次
(文字 〖 〗)
 

〔一〕正義六藝,云言田獵訖,則遍遊六藝,而疾驅於仁義之道也。

〔二〕集解郭璞曰:「春秋所以觀成敗,明善惡者。」

〔三〕集解禮射義曰:「天子以騶虞為節,諸侯以貍首為節。騶虞者,樂官備也。貍首者,樂會時也。」

〔四〕索隱張揖云:「,畢也。」文穎曰:「即天畢,星名。前有九旒雲之車。」案:說者以雲為旌旗,非也。且案中朝鹵簿圖云「雲駕駟」,不兼言九旒,車與九旒車別。

〔五〕集解漢書音義曰:「大雅、小雅也。」索隱揜,捕也。張揖曰:「詩小雅之材七十四人,大雅之材三十一人,故曰群雅也。言雲載之於車,以捕群雅之士。」

〔六〕索隱張揖曰:「其詩刺賢者不遇明主也。」

〔七〕索隱毛詩云「君子樂胥,受天之祜」。言王者樂得賢材之人,使之在位,故天與之福祿也。胥音先呂反。

〔八〕正義禮所以自修飾整威儀也。

〔九〕正義尚書所以明帝王君臣之道也。

〔一零〕正義易所以絜靜微妙,上辨二儀陰陽,中知人事,下明地理也。言田獵乃射訖,又歷涉六經之要也。

〔一一〕正義張揖云:「苑中奇怪之獸,不復獵也。」

〔一二〕正義明堂有五帝廟,故言「清廟」,王者朝諸侯之處。

〔一三〕正義言天下之人無不受恩惠。

〔一四〕索隱喟,漢書作「芔」,音許貴反。

〔一五〕索隱司馬彪云:「羨,溢也。」音怡戰反。

「若夫終日暴露馳騁,勞神苦形,罷車馬之用,抏士卒之精,〔一〕費府庫之財,而無德厚之恩,務在獨樂,不顧眾庶,忘國家之政,而貪雉兔之獲,則仁者不由也。從此觀之,齊楚之事,豈不哀哉!地方不過千里,而囿居九百,是草木不得墾辟,而民無所食也。夫以諸侯之細,而樂萬乘之所侈,僕恐百姓之被其尤也。」

〔一〕索隱抏音五官反。

於是二子愀然〔一〕改容,超若自失,逡巡避席曰:「鄙人固陋,不知忌諱,乃今日見教,謹聞命矣。」

〔一〕索隱郭璞云:「變色貌。」音作酉反。

賦奏,天子以為郎。無是公言天子上林廣大,山谷水泉萬物,乃子虛言楚雲夢所有甚眾,侈靡過其實,且非義理所尚,故刪取其要,歸正道而論之。〔一〕

〔一〕索隱大顏云:「不取其夸奢靡麗之論,唯取終篇歸於正道耳。」小顏云:「刪要,非謂削除其詞,而說者謂此賦已經史家刊剟,失之也。」

相如為郎數歲,會唐蒙使略通〔一〕夜郎西僰中,〔二〕發巴蜀〔三〕吏卒千人,郡又多為發轉漕萬餘人,用興法〔四〕誅其渠帥,巴蜀民大驚恐。上聞之,乃使相如責唐蒙,因喻告巴蜀民以非上意。檄曰:

〔一〕索隱張揖曰:「蒙,故鄱陽令,今為郎中,使行略取之。」

〔二〕集解徐廣曰:「羌之別種也。音扶逼反。」索隱夜郎、僰中,文穎曰皆西〔南〕夷。後以為夜郎屬牂柯,僰屬犍為。音步北反。

〔三〕索隱案:巴、蜀,二郡名。

〔四〕集解漢書曰「用軍興法」也。

告巴蜀太守:蠻夷自擅不討之日久矣,時侵犯邊境,勞士大夫。陛下即位,存撫天下,輯安中國。然後興師出兵,北征匈奴,單于怖駭,交臂受事,詘膝請和。康居西域,重譯請朝,稽首來享。移師東指,閩越相誅。右弔番禺,太子入朝。〔一〕南夷之君,西僰之長,常效貢職,不敢怠墮,延頸舉踵,喁喁然〔二〕皆爭歸義,欲為臣妾,道里遼遠,山川阻深,不能自致。夫不順者已誅,而為善者未賞,故遣中郎將往賓之,〔三〕發巴蜀士民各五百人,以奉幣帛,衛使者不然,靡有兵革之事,戰鬥之患。今聞其乃發軍興制,〔四〕驚懼子弟,憂患長老,郡又擅為轉粟運輸,皆非陛下之意也。當行者或亡逃自賊殺,亦非人臣之節也。

〔一〕索隱文穎曰:「番禺,南海郡理也。弔,至也。東伐閩越,後至番禺,故言右至也。」案:姚氏弔讀如字。小顏云「兩國相伐,漢發兵救之,令弔番禺,故遣太子入朝,弔非至也」。

〔二〕正義喁,五恭反,口向上也。

〔三〕索隱賈逵云:「賓,伏也。」

〔四〕索隱張揖曰:「發三軍之眾也。興制,謂起軍法制也。」案:唐蒙為使,而用軍興法制也。

夫邊郡之士,聞烽舉燧燔,〔一〕皆攝弓〔二〕而馳,荷兵而走,流汗相屬,唯恐居後,觸白刃,冒流矢,義不反顧,計不旋踵,人懷怒心,如報私讎。彼豈樂死惡生,非編列之民,而與巴蜀異主哉?計深慮遠,急國家之難,而樂盡人臣之道也。故有剖符之封,析珪〔三〕而爵,位為通侯,居列東第,〔四〕終則遺顯號於後世,傳土地於子孫,行事甚忠敬,居位甚安佚,名聲施於無窮,功烈著而不滅。是以賢人君子,肝腦塗中原,膏液潤野草而不辭也。今奉幣役至南夷,即自賊殺,或亡逃抵誅,身死無名,謚為至愚,恥及父母,為天下笑。人之度量相越,豈不遠哉!然此非獨行者之罪也,父兄之教不先,子弟之率不謹也;寡廉鮮恥,而俗不長厚也。其被刑戮,不亦宜乎!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烽如覆米,縣著桔槔頭,有寇則舉之。燧,積薪,有寇則燔然之。」索隱烽燧。韋昭曰:「烽,束草置之長木之端,如挈皋,見敵則燒舉之。燧者,積薪,有難則焚之。烽主晝,燧主夜。」字林云:「,漉米籔也,音一六反。」又纂要云:「,淅箕也。」此注是孟康說。

〔二〕索隱上音奴頰反。

〔三〕索隱如淳曰:「析,中分也。白藏天子,青在諸侯也。」

〔四〕索隱列甲第在帝城東,故云東第也。

陛下患使者有司之若彼,悼不肖愚民之如此,故遣信使曉喻百姓以發卒之事,因數之以不忠死亡之罪,讓三老孝弟以不教誨之過。方今田時,重煩百姓,〔一〕已親見近縣,恐遠所谿谷山澤之民不遍聞,檄到,亟下縣道,〔二〕使咸知陛下之意,唯毋忽也。

〔一〕索隱重猶難也。

〔二〕集解漢書百官表曰:「縣有蠻夷曰道。」索隱亟音紀力反。亟,急也。

相如還報。唐蒙已略通夜郎,因通西南夷道,發巴、蜀、廣漢卒,作者數萬人。治道二歲,道不成,士卒多物故,費以巨萬計。〔一〕蜀民及漢用事者〔二〕多言其不便。是時邛筰之君長〔三〕聞南夷與漢通,得賞賜多,多欲願為內臣妾,請吏,比南夷。〔四〕天子問相如,相如曰:「邛、筰、冉、駹者近蜀,道亦易通,秦時嘗通為郡縣,至漢興而罷。今誠復通,為置郡縣,愈於南夷。」〔五〕天子以為然,乃拜相如為中郎將,〔六〕建節往使。副使王然于、壺充國、〔七〕呂越人馳四乘之傳,因巴蜀吏幣物以賂西夷。至蜀,蜀太守以下郊迎,縣令負弩矢先驅,〔八〕蜀人以為寵。〔九〕於是卓王孫、臨邛諸公皆因門下獻牛酒以交驩。卓王孫喟然而歎,自以得使女尚司馬長卿晚,〔一零〕而厚分與其女財,與男等同。司馬長卿便略定西夷,邛、筰、冉、駹、斯榆〔一一〕之君皆請為內臣。除邊關,關益斥,〔一二〕西至沬、若水,〔一三〕南至牂柯為徼,〔一四〕通零關道,〔一五〕橋孫水〔一六〕以通邛都。〔一七〕還報天子,天子大說。

〔一〕索隱案:巨萬猶萬萬也。案:數有大小二法。張揖曰「算法萬萬為億」,是大數也。鬻子曰「十萬為億」,是小數也。

〔二〕索隱案:謂公孫弘也。

〔三〕索隱邛笮之君長。文穎曰:「邛者,今為邛都縣;笮者,今為定笮縣:皆屬越嶲郡。」

〔四〕索隱謂請置漢吏,與南夷為比例也。

〔五〕索隱張揖曰:「愈,差也。」又云:「愈猶勝也。」晉灼曰:「南夷謂犍為、牂柯也。西夷謂越嶲、益州。」

〔六〕索隱張揖曰:「秩四百石,五歲遷補大縣令。」

〔七〕索隱案:漢書公卿表太初元年為鴻臚卿也。

〔八〕索隱案:亭吏二人,弩矢合是亭長負之;令縣令自負矢,則亭長當負弩也。且負弩亦守宰無定,或隨輕重耳。案:霍去病出擊匈奴,河東太守郊迎負弩。又魏公子救趙擊秦,秦軍解去,平原君負矢迎公子於界上。

〔九〕索隱蜀以為寵。華陽國志云:「蜀大城北十里有升仙橋,有送客觀也。相如初入長安,題其門云『不乘赤車駟馬,不過汝下』也。」

〔一零〕索隱小顏云:「尚猶配也。」本或作「當」也。

〔一一〕索隱斯,鄭氏音曳。張揖云「斯俞,國也」。案:今斯讀如字,益郡耆舊傳謂之「斯臾」。華陽國志邛都縣有四部,斯臾一也。

〔一二〕索隱張揖曰:「斥,廣也。」

〔一三〕索隱張揖曰:「沬水出蜀廣平徼外,與青衣水合也。若水出旄牛徼外,至僰道入江。」華陽國志漢嘉縣有沬水。音妹,又音末。

〔一四〕索隱張揖曰:「徼,塞也。以木柵水為蠻夷界。」

〔一五〕集解徐廣曰:「越嶲有零關縣。」

〔一六〕集解韋昭曰:「為孫水作橋。」

〔一七〕索隱橋孫水通笮。韋昭曰:「為孫水作橋也。」案:華陽國志云「相如卒開僰道通南夷,置越嶲郡。韓說開益州,唐蒙開牂柯,斬筰王首,置牂柯郡」也。

相如使時,蜀長老多言通西南夷不為用,唯大臣亦以為然。相如欲諫,業已建之,〔一〕不敢,乃著書,籍以蜀父老為辭,而己詰難之,以風天子,且因宣其使指,令百姓知天子之意。其辭曰:

〔一〕索隱案:業者,本也。謂本由相如立此事也。

漢興七十有八載,〔一〕德茂存乎六世,〔二〕威武紛紜,湛恩〔三〕汪濊,群生澍濡,洋溢乎方外。於是乃命使西征,隨流而攘,〔四〕風之所被,罔不披靡。因朝冉從駹,定筰存邛,略斯榆,舉苞滿,〔五〕結軼〔六〕還轅,東鄉將報,至于蜀都。

〔一〕集解徐廣曰:「元光六年也。」

〔二〕正義高祖、惠帝、高后、孝文、孝景、孝武。

〔三〕索隱韋昭云:「上音沈。」

〔四〕索隱攘,卻也,汝羊反。

〔五〕索隱服虔云:「夷種也。」「滿」字或作「蒲」也。

〔六〕索隱下音轍。漢書作「軌」。張揖云「結,屈也」。

耆老大夫薦紳先生之徒二十有七人,儼然造焉。辭畢,因進曰:「蓋聞天子之於夷狄也,其義羈縻〔一〕勿絕而已。今罷三郡之士,通夜郎之塗,三年於茲,而功不竟,士卒勞倦,萬民不贍,今又接以西夷,百姓力屈,恐不能卒業,此亦使者之累也,竊為左右患之。且夫邛、筰、西僰之與中國並也,歷年茲多,不可記已。仁者不以德來,彊者不以力并,意者其殆不可乎!今割齊民以附夷狄,弊所恃以事無用,鄙人固陋,不識所謂。」

〔一〕索隱案:羈,馬絡頭也。縻,牛韁也。漢官儀「馬云羈,牛云縻」。言制四夷如牛馬之受羈縻也。

使者曰:「烏謂此邪?必若所云,則是蜀不變服而巴不化俗也。余尚惡聞若說。〔一〕然斯事體大,固非觀者之所覯也。余之行急,其詳不可得聞已,請為大夫粗陳其略。

〔一〕索隱張揖曰:「惡聞若曹之言也。」包愷音一故反。又音烏。烏者,安也。

「蓋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後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後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異也。〔一〕故曰非常之原,黎民懼焉;〔二〕及臻厥成,天下晏如也。

〔一〕索隱案:常人見之以為異。

〔二〕索隱張揖曰:「非常之事,其本難知,眾人懼也。」

「昔者鴻水浡出,氾濫衍溢,民人登降移徙,陭而不安。夏后氏戚之,乃堙鴻水,決江疏河,漉沈贍菑,〔一〕東歸之於海,而天下永寧。當斯之勤,豈唯民哉。〔二〕心煩於慮而身親其勞,躬胝無胈,膚不生毛。〔三〕故休烈顯乎無窮,聲稱浹乎于茲。

〔一〕集解徐廣曰:「漉,一作『灑』。」索隱漉沈澹菑。漉音鹿。菑音災。漢書作「澌沈澹」,解者云「澌作『灑』,灑,分也,音所綺反。澹,安;沈,深也。澹音徒暫反」。

〔二〕索隱案:謂非獨人勤,禹亦親其勞也。

〔三〕集解徐廣曰:「胝音竹移反。胈,踵也。一作『腠』,音湊。膚,理也。胈音魃。」索隱躬奏胝無胈。張揖曰:「奏,作『戚』。躬,體也。戚,腠理也。」韋昭曰:「胈,其中小毛也。」胝音丁私反。莊子云「禹腓無胈,脛不生毛」。李頤云「胈,白肉也,音蒲末反」。

「且夫賢君之踐位也。豈特委瑣握,〔一〕拘文牽俗,循誦習傳,當世取說云爾哉!必將崇論閎議,創業垂統,為萬世規。故馳騖乎兼容并包,而勤思乎參天貳地。〔二〕且詩不云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三〕是以六合之內,八方之外,浸潯〔四〕衍溢,懷生之物有不浸潤於澤者,賢君恥之。今封疆之內,冠帶之倫,咸獲嘉祉,靡有闕遺矣。而夷狄殊俗之國,遼絕異黨之地,舟輿不通,人跡罕至,政教未加,流風猶微。內之則犯義侵禮於邊境,外之則邪行橫作,放弒其上。君臣易位,尊卑失序,父兄不辜,幼孤為奴,係纍號泣,內嚮而怨,曰『蓋聞中國有至仁焉,德洋而恩普,物靡不得其所,今獨曷為遺己』。舉踵思慕,若枯旱之望雨。盭夫為之垂涕,〔五〕況乎上聖,又惡能已?故北出師以討彊胡,南馳使以誚勁越。四面風德,二方之君〔六〕鱗集仰流,願得受號者以億計。故乃關沬、若,〔七〕徼牂柯,鏤零山,梁孫原。創道德之塗,垂仁義之統。將博恩廣施,遠撫長駕,使疏逖不閉,〔八〕阻深闇昧〔九〕得耀乎光明,以偃甲兵於此,而息誅伐於彼。遐邇一體,中外提福,〔一零〕不亦康乎?夫拯民於沈溺,奉至尊之休德,反衰世之陵遲,繼周氏之絕業,斯乃天子之急務也。百姓雖勞,又惡可以已哉?

〔一〕索隱孔文祥云:「委璅,細碎。握,局促也。」

〔二〕索隱案:天子比德於地,是貳地也。與己并天為三,是參天也。故禮曰「天子與天地參」是也。

〔三〕集解毛詩傳曰:「濱,涯也。」

〔四〕索隱浸淫。案:浸淫猶漸浸。

〔五〕集解徐廣曰:「盭音戾。」索隱張揖曰:「很戾之夫也。」字或作「戾」。盭,古「戾」字。

〔六〕索隱謂西夷邛、僰,南夷牂柯、夜郎也。

〔七〕集解漢書音義曰:「以沬、若水為關。」

〔八〕索隱逖,遠。言其疏遠者不被閉絕也。

〔九〕索隱曶爽闇昧。三蒼云:「曶爽,早朝也。曶音昧。」案:字林又音忽。

〔一零〕集解徐廣曰:「提,一作『禔』,音支。」索隱禔福。說文云:「禔,安也。」市支反。

「且夫王事固未有不始於憂勤,而終於佚樂者也。然則受命之符,合在於此矣。〔一〕方將增泰山之封,加梁父之事,鳴和鸞,揚樂頌,上咸五,下登三。〔二〕觀者未睹指,聽者未聞音,猶鷦明已翔乎寥廓,而羅者猶視乎藪澤。悲夫!」

〔一〕索隱張揖云:「在於憂勤佚樂之中也。」

〔二〕集解徐廣曰:「咸,一作『函』。」駰案:韋昭曰「咸同於五帝,登三王之上」。索隱上減五,下登三。李奇曰:「五帝之德,漢比為減;三王之德,漢出其上:故云『減五登三』也。」虞志林云:「相如欲減五帝之一,以漢盈之。然以漢為五帝之數,自然是登於三王之上也。」今本「減」或作「咸」,是韋昭之說也。

於是諸大夫芒然喪其所懷來而失厥所以進,喟然並稱曰:「
允哉漢德,此鄙人之所願聞也。百姓雖怠,請以身先之。」敞罔靡徙,〔一〕因遷延而辭避。

〔一〕索隱案:敞罔,失容也。靡徙,失正也。

其後人有上書言相如使時受金,失官。居歲餘,復召為郎。

相如口吃而善著書。常有消渴疾。與卓氏婚,饒於財。其進仕宦,未嘗肯與公卿國家之事,稱病閒居,不慕官爵。常從上至長楊獵,〔一〕是時天子方好自擊熊彘,馳逐野獸,相如上疏諫之。其辭曰:

〔一〕正義括地志云:「秦長楊宮在雍州盩厔縣東南三里。上起以宮,內有長楊樹,以為名。」

臣聞物有同類而殊能者,故力稱烏獲,〔一〕捷言慶忌〔二〕,勇期賁、育。〔三〕臣之愚,竊以為人誠有之,獸亦宜然。今陛下好陵阻險,射猛獸,卒然〔四〕遇軼材之獸,駭不存之地,〔五〕犯屬車之清塵,〔六〕輿不及還轅,人不暇施巧,雖有烏獲、逢蒙之伎,力不得用,〔七〕枯木朽株盡為害矣。是胡越起於轂下,而羌夷接軫也,豈不殆哉!雖萬全無患,然本非天子之所宜近也。

〔一〕索隱張揖曰:「秦武王力士,舉龍文鼎者也。」

〔二〕索隱張揖曰:「吳王僚之子」

〔三〕正義賁音奔。孟賁,古之勇士,水行不避蛟龍,陸行不避豺狼,發怒吐氣,聲音動天。夏育,亦古之猛士也。

〔四〕索隱猝然。廣雅云:「猝,暴也,音倉兀反。」

〔五〕索隱謂所不慮而猛獸駭發也。

〔六〕集解蔡邕曰:「古者諸侯貳車九乘,秦滅九國,兼其車服,故大駕屬車八十一乘。」

〔七〕集解吳越春秋曰:「羿傳射於逢蒙。」索隱孟子云「逢蒙學射於羿,盡羿之道」也。

且夫清道而後行,中路而後馳,猶時有銜橛之變,〔一〕而況涉乎蓬蒿,馳乎丘墳,前有利獸之樂而內無存變之意,其為禍也不亦難矣!夫輕萬乘之重不以為安,而樂出於萬有一危之塗以為娛,臣竊為陛下不取也。

〔一〕集解徐廣曰:「橛音巨月反。鉤逆者謂之橛矣。」索隱銜橛之變。張揖曰:「銜,馬勒銜也。橛,騑馬口長銜也。」周遷輿服志云:「鉤逆上者為橛。橛在銜中,以鐵為之,大如雞子。」鹽鐵論云:「無銜橛而禦捍馬。」橛音巨月反。

蓋明者遠見於未萌而智者避危於無形,禍固多藏於隱微而發於人之所忽者也。故鄙諺曰「家累千金,坐不垂堂」。〔一〕此言雖小,可以喻大。臣願陛下之留意幸察。

〔一〕索隱張揖云:「畏簷瓦墮中人。」樂產云:「垂,邊也。恐墮墜(之)也。」

上善之。還過宜春宮,〔一〕相如奏賦以哀二世行失也。其辭曰:

〔一〕正義括地志:「秦宜春宮在雍州萬年縣西南三十里。宜春苑在宮之東,杜之南。始皇本紀云葬二世杜南宜春苑中。」案:今宜春宮見二世陵,故作賦以哀也。

登陂阤〔一〕之長阪兮,坌入〔二〕曾宮之嵯峨。臨曲江之隑州兮,〔三〕望南山之參差。巖巖深山之谾谾兮,〔四〕通谷豁兮谽。〔五〕汩淢〔六〕習以永逝兮,注平皋之廣衍。觀眾樹之塕薆兮,〔七〕覽竹林之榛榛。東馳土山兮,北揭石瀨。〔八〕彌節容與兮,〔九〕歷弔二世。持身不謹兮,亡國失埶。信讒不寤兮,宗廟滅絕。嗚呼哀哉!操行之不得兮,墳墓蕪穢而不脩兮,魂無歸而不食。敻邈絕而不齊兮,彌久遠而愈。精罔閬而飛揚兮,拾九天而永逝。〔一零〕嗚呼哀哉!

〔一〕索隱登陂陀。陂音普何反。陀音徒何反。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坌,並也。」索隱上音步反。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隑,長也。苑中有曲江之象,泉中有長洲也。」索隱案:隑音祈。隑即碕,謂曲岸頭也。張揖曰:「隑,長也。苑中有曲江之象,中有長州,又有宮閣路,謂之曲江,在杜陵西北五里。」又三輔舊事云「樂游原在北」是也。

〔四〕集解徐廣曰:「谾音力工反。」索隱谾音苦江反。晉灼曰:「音籠,古『豅』字。」蕭該云:「谾,或作『豅』,長大貌也。」

〔五〕索隱呼含呼加二反。

〔六〕索隱上音于筆反。淢音域,疾貌也。音許及反。漢書作「
靸」,靸,輕舉意也。

〔七〕索隱薆音薆,謂隱也。

〔八〕索隱說文云:「瀨,水流沙上也。」

〔九〕索隱容與,游戲貌也。

〔一零〕正義太玄經云:「九天謂一為中天,二為羨天,三為從天,四為更天,五為晬天,六為廓天,七為減天,八為沈天,九為成天。」

相如拜為孝文園令。〔一〕天子既美子虛之事,相如見上好僊道,因曰:「上林之事未足美也,尚有靡者。臣嘗為大人賦,未就,請具而奏之。」相如以為列僊之傳居山澤閒,〔二〕形容甚臞,〔三〕此非帝王之僊意也,乃遂就大人賦。其辭曰:

〔一〕索隱百官志云「陵園令,六百石,掌案行掃除」也。

〔二〕索隱列仙之傳居山澤。案:傳者,謂相傳以列仙居山澤閒,音持全反。小顏及劉氏並作「儒」。儒,柔也,術士之稱,非。

〔三〕集解徐廣曰:「臞,瘦也。」索隱韋昭曰:「臞,瘠也。」舍人云:「臞,瘦也。」文子云:「堯瘦。」音巨俱反。

世有大人〔一〕兮,在于中州。宅彌萬里兮,曾不足以少留。悲世俗之迫隘兮,〔二〕朅輕舉而遠遊。垂絳幡之素蜺兮,載雲氣而上浮。建格澤之長竿兮,總光耀之采旄。〔三〕垂旬始以為幓兮,抴彗星而為髾。〔四〕掉指橋以偃蹇兮,〔五〕又旖旎以招搖。攬欃槍以為旌兮,〔六〕靡屈虹而為綢。〔七〕紅杳渺以眩湣兮,〔八〕猋風涌而雲浮。駕應龍象輿之蠖略逶麗兮,驂赤螭青虯之蟉蜿蜒。低卬夭蟜据以驕驁兮,〔九〕詘折隆窮蠼以連卷〔一零〕沛艾赳螑仡以佁儗兮,〔一一〕放散畔岸驤以孱顏。〔一二〕跮踱輵轄容以委麗兮,綢繆偃蹇怵以梁倚。〔一三〕糾蓼叫奡蹋以艐路兮,〔一四〕蔑蒙踊躍騰而狂趡。〔一五〕蒞颯卉翕熛至電過兮,煥然霧除,霍然雲消。

〔一〕索隱張揖云:「喻天子。」向秀云:「聖人在位,謂之大人。」張華云:「相如作遠遊之體,以大人賦之也。」

〔二〕索隱如淳曰:「武帝云『誠得如黃帝,去妻子如脫屣』,是悲世俗迫隘也。」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格澤之氣如炎火狀,黃白色,起地上至天,以此氣為竿。旄,葆也,總,係也。係光耀之氣於長竿,以為葆者。」

〔四〕集解漢書音義曰:「旬始氣如雄雞,縣於葆下以為旒也。髾,燕尾也。抴彗星,綴著旒以為燕尾。」

〔五〕集解漢書音義曰:「指橋,隨風指靡。」索隱棹音徒弔反。指音居桀反。橋音矯。張揖曰:「指矯,隨風指靡。偃蹇,高貌。」應劭云:「旌旗屈撓之貌。」

〔六〕正義天官書云:「天欃長四丈,末銳。天槍長數丈,兩頭銳,其形類彗也。」

〔七〕集解漢書音義曰:「綢,韜也。以斷虹為旌杠之韜。」索隱綢音籌,或音韜。屈虹,斷虹也。

〔八〕集解漢書音義曰:「旬始,屈虹,氣色。紅杳渺,眩湣,闇冥無光也。」索隱紅杳眇以泫湣。蘇林曰:「泫音炫。湣音妤。」晉灼曰:「紅,赤色貌。杳眇,深遠;泫湣,混合也。」紅,或作「
虹」也。

〔九〕索隱張揖曰:「据,直項也。驕驁,縱恣也。」据音據。驕音居召反。驁音五到反。

〔一零〕索隱躩以連卷。韋昭曰:「龍之形貌也。」躩音起碧反。連卷音輦卷也。

〔一一〕集解漢書音義曰:「赳螑,申頸低卬也。佁儗,不前也。」索隱孟康曰:「赳螑,申頸低頭。」張揖曰;「赳螑,牙跳也。」赳音居幼反。螑音許救反。張揖曰;「仡,舉頭也。佁儗,不前也。」佁音敕吏反。儗音魚吏反也。

〔一二〕索隱服虔曰:「馬仰頭,其口開,正孱顏也。」韋昭曰:「
顏音吾板反。」詩云「兩服上驤」,注云「驤,馬」是也。

〔一三〕集解徐廣曰:「跮踱,乍前乍卻也。跮音丑栗反。踱音敕略反。輵,烏葛反。轄音曷。綢,一作『雕』。音他略反。」駰案:漢書音義曰「怵,走也。梁倚,相著也」。索隱跮踱輵磍。張揖曰:「跮踱,疾行貌。輵磍,前卻也。」跮音褚栗反。踱音褚略反。輵音烏葛反。磍音曷。蜩蟉偃蹇。蜩音徒弔反。蟉音敕弔反。張揖曰:「偃蹇,卻距也。」廣雅曰:「偃蹇,夭矯之貌。」張揖曰:「怵,奔走。梁倚,相著。」韋昭曰:「音笞略反。相如傳云『倏遠去』,,視也。」

〔一四〕集解徐廣曰:「艐音介,至也。」索隱蓼音了。奡音五到反。小顏云:「叫奡,高舉貌。」踏音徒答反。艐音屆。三倉云:「
踏,著地。」孫炎云:「艐,古『界』字也。」

〔一五〕集解漢書音義曰:「蔑蒙,飛揚也。趡,走。」索隱蒙。張揖曰:「蒙,飛揚也。趡,走貌。」

邪絕少陽而登太陰兮,與真人乎相求。〔一〕互折窈窕以右轉兮,橫厲飛泉以正東。〔二〕悉徵靈圉而選之兮,部乘眾神於瑤光。〔三〕使五帝先導兮,〔四〕反太一而從陵陽。〔五〕左玄冥而右含雷兮,〔六〕前陸離而後潏湟。〔七〕廝征伯僑〔八〕而役羨門兮,〔九〕屬岐伯使尚方。〔一零〕祝融驚而蹕御兮,〔一一〕清雰氣而後行。屯余車其萬乘兮,綷雲蓋而樹華旗。〔一二〕使句芒其將行兮,〔一三〕吾欲往乎南嬉。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少陽,東極;太陰,北極。邪度,東極而升北極者也。

〔二〕正義厲,渡也。張云:「飛泉,谷也,在崑崙山西南。」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搖光,北斗杓頭第一星。」

〔四〕正義遵,導。應云「五帝,五畤,帝太皓之屬也」。

〔五〕集解漢書音義曰:「仙人陵陽子明也。」正義天官書云:「中官天極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列仙傳云:「子明於沛銍縣旋溪釣得白龍,放之,後白龍來迎子明去,止陵陽山上百餘年,遂得仙也。」

〔六〕集解漢書音義曰:「含雷,黔嬴也,天上造化神名也。或曰水神。」

〔七〕集解漢書音義曰:「皆神名。」

〔八〕集解徐廣曰:「燕人也,形解而仙也。」索隱應劭曰:「
冢,役也。」張揖曰:「王子喬也。」漢書郊祀志作「正伯僑」,此當別人,恐非王子喬也。

〔九〕正義張云:「羨門,碣石山上仙人羨門高也。」

〔一零〕集解徐廣曰:「岐伯,黃帝臣。」駰案:漢書音義曰「尚,主也。岐伯,黃帝太醫,屬使主方藥」。

〔一一〕正義張云:「祝融,南方炎帝之佐也。獸身人面,乘兩龍,應火正也。火正祝融警蹕清氛氣也。」

〔一二〕索隱綷音祖內反。如淳曰:「綷,合也。合五綵雲為蓋也。」

〔一三〕正義張云:「句芒,東方青帝之佐也。鳥身人面,乘兩龍。」顏云:「將行,領從者也。」

歷唐堯於崇山兮,過虞舜於九疑。〔一〕紛湛湛〔二〕其差錯兮,雜遝膠葛〔三〕以方馳。騷擾衝蓯〔四〕其相紛挐兮,滂濞泱軋灑以林離。鑽羅列聚叢以蘢茸兮,衍曼流爛壇以陸離。〔五〕徑入雷室之砰磷鬱律兮,洞出鬼谷之礨嵬。〔六〕遍覽八紘而觀四荒兮,朅渡九江而越五河。〔七〕經營炎火而浮弱水兮,〔八〕杭絕浮渚而涉流沙。〔九〕奄息總極氾濫水嬉兮,〔一零〕使靈媧鼓瑟而舞馮夷。〔一一〕時若薆薆將混濁兮,召屏翳〔一二〕誅風伯〔一三〕而刑雨師。〔一四〕西望崑崙〔一五〕之軋沕洸忽兮,直徑馳乎三危。〔一六〕排閶闔而入帝宮兮,〔一七〕載玉女而與之歸。〔一八〕舒閬風而搖集兮,〔一九〕亢烏騰而一止。〔二零〕低回陰山翔以紆曲兮,〔二一〕吾乃今目睹西王母曤然白首。〔二二〕載勝而穴處兮,〔二三〕亦幸有三足烏為之使。〔二四〕必長生若此而不死兮,雖濟萬世不足以喜。

〔一〕正義張云:「崇山,狄山也。海外經云『狄山,帝堯葬其陽』。九疑山,零陵營道縣,舜所葬處。」

〔二〕索隱音徒感反。

〔三〕索隱膠輵。廣雅云:「膠輵,驅馳也。」

〔四〕索隱上昌勇反,下息反。

〔五〕集解徐廣曰:「壇音坦。」

〔六〕集解漢書音義曰:「鬼谷在北辰下,眾鬼之所聚也。楚辭曰『贅鬼谷于北辰』也。」正義,口骨反。礨音力罪反。嵬音烏迴反。音回。張云:「礨嵬,不平也。」

〔七〕正義顏云:「五色之河也。仙經云紫、碧、絳、青、黃之河也。」

〔八〕正義姚丞云:「大荒西經云崑崙之丘,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輒然。」括地志云:「弱水有二原,俱出女國北阿達山,南流會于國北,又南歷國北,東去一里,深丈餘,闊六十步,非乘舟不可濟,流入海。阿達山一名崑崙山,其山為天柱,在雍州西南一萬五千三百七十里。」又云:「弱水在甘州張掖縣南山下也。」

〔九〕集解漢書音義曰:「杭,船也。絕,渡也。浮渚,流沙中渚也。」

〔一零〕集解漢書音義曰:「總極,蔥領山也,在西域中也。」

〔一一〕集解徐廣曰:「媧,一作『貽』。」駰案:漢書音義曰「靈媧,女媧也。馮夷,河伯字也。淮南子曰『馮夷得道,以潛大川』」。正義姓馮名夷,以庚日溺死。河常以庚日好溺死人。

〔一二〕正義應云:「屏翳,天神使也。」韋云:「雷師也。」

〔一三〕正義張云:「風伯字飛廉。」

〔一四〕正義沙州有雨師祠。

〔一五〕正義張云:「海內經云崑崙去中國五萬里,天帝之下都也。其山廣袤百里,高八萬仞,增城九重,面九井,以玉為檻,旁有五門,開明獸守之。」括地志云:「崑崙在肅州酒泉縣南八十里。十六國春秋後魏昭成帝建國十年,涼張駿酒泉太守馬岌上言:『酒泉南山即崑崙之體,周穆王見西王母,樂而忘歸,即謂此山。有石室,王母堂,珠璣鏤飾,煥若神宮。』又刪丹西河名云弱水,禹貢崑崙在臨羌之西,即此明矣。」括地志云:「又阿達山亦名建末達山,亦名崑崙山。恆河出其南吐師子口,經天竺入達山。媯水今名為滸海,出於崑崙西北隅吐馬口,經安息、大夏國入西海。黃河出東北隅吐牛口,東北流經濫澤,潛出大積石山,至華山北,東入海。其三河去山入海各三萬里。此謂大崑崙,肅州謂小崑崙也。禹本紀云『河出崑崙二千五百餘里,日月所相隱避為光明也』。」

〔一六〕集解三危,山名也。正義括地志云:「三危山在沙州東南三十里。」

〔一七〕正義韋昭云:「閶闔,天門也。淮南子曰『西方曰西極之山,閶闔之門』。」

〔一八〕正義張云:「玉女,青要、乘弋等也。」

〔一九〕正義張云:「閬風在崑崙閶闔之中。楚辭云『登閬風而馬』也。」

〔二零〕集解漢書音義曰:「亢然高飛,如烏之騰也。」

〔二一〕正義張云:「陰山在大崑崙西二千七百里。」

〔二二〕集解徐廣曰:「曤音下沃反。」索隱曤音鶴也。正義張云:「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蓬鬢,曤然白首。石城金穴,居其中。」

〔二三〕集解郭璞曰:「勝,玉勝也。」正義顏云:「勝(代),婦人首飾也,漢代謂之華勝也。」

〔二四〕正義張云:「三足烏,青烏也。主為西王母取食,在昆墟之北。」

回車朅來兮,絕道不周,〔一〕會食幽都。呼吸沆瀣〔兮〕餐朝霞(兮),咀芝英兮嘰瓊華。〔二〕嬐侵潯〔三〕而高縱兮,紛鴻涌而上厲。貫列缺之倒景兮,〔四〕涉豐隆之滂沛。〔五〕馳游道而脩降兮,〔六〕騖遺霧而遠逝。迫區中之隘陜兮,舒節出乎北垠。遺屯騎於玄闕兮,軼先驅於寒門。〔七〕下崢嶸而無地兮,上寥廓而無天。視眩眠而無見兮,聽惝恍而無聞。乘虛無而上假兮,超無友而獨存。〔八〕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不周山在崑崙東南。」

〔二〕集解徐廣曰:「嘰音祈,小食也。」駰案:韋昭曰「瓊華,玉英」。

〔三〕集解徐廣曰:「嬐音孅。」索隱漢書「嬐」作「僸」。僸,仰也,音襟。嬐音魚錦反。

〔四〕集解漢書音義曰:「列缺,天閃也。倒景,日在下。」

〔五〕正義張云:「豐崇,雲師也,淮南子云『季春三月,豐崇乃出以將雨』。」案:豐崇將雲雨,故云「滂沛」。

〔六〕正義游,游車也。道,道車也。脩,長也。降,下也。

〔七〕集解漢書音義曰:「玄闕,北極之山。寒門,天北門。」

〔八〕集解徐廣曰:「假音古下反,至也。」

相如既奏大人之頌,天子大說,飄飄有淩雲之氣,似游天地之閒意。

相如既病免,家居茂陵。天子曰:「司馬相如病甚,可往從悉取其書;若不然,後失之矣。」使所忠〔一〕往,而相如已死,家無書。問其妻,對曰:「長卿固未嘗有書也。時時著書,人又取去,即空居。長卿未死時,為一卷書,曰有使者來求書,奏之。無他書。」其遺札書言封禪事,奏所忠。忠奏其書,天子異之。其書曰:

〔一〕索隱張揖曰:「使者姓名,見食貨志。」正義姓所,名忠也。風俗通姓氏云:「漢書有諫大夫所忠氏。」

伊上古之初肇,自昊穹兮生民,歷撰〔一〕列辟,以迄于秦。率邇者踵武,〔二〕逖聽者風聲。〔三〕紛綸葳蕤,〔四〕堙滅而不稱者,不可勝數也。續昭夏,崇號謚,略可道者七十有二君。〔五〕罔若淑而不昌,疇逆失而能存?〔六〕

〔一〕集解徐廣曰:「撰,一作『選』。」索隱歷選。文穎曰:「選,數之也。」

〔二〕集解徐廣曰:「率,循也。邇,近也。武,跡也。循省近世之遺跡。」索隱案:率,循也。邇,近也。言循覽近代之事,則繼跡可知也。

〔三〕集解徐廣曰:「逖,遠也。聽察遠古之風聲。」索隱風聲,風雅之聲。以言聽遠古之事,則著在風雅之聲也。

〔四〕索隱紛綸威蕤。胡廣曰:「紛,亂也。綸,沒也。威蕤,委頓也。」張揖云:「亂貌。」

〔五〕集解漢書音義曰:「昭,明也。夏,大也。德明大,相繼封禪於泰山者七十有二人。」索隱七十有二君,韓詩外傳及封禪書皆然。

〔六〕集解徐廣曰:「若,順也。」駰案:韋昭曰「疇,誰也。言順善必昌,逆失必亡」。

軒轅之前,遐哉邈乎,其詳不可得聞也。五三六經〔一〕載籍之傳,維見可觀也。書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因斯以談,君莫盛於唐堯,臣莫賢於后稷。后稷創業於唐,公劉發跡於西戎,文王改制,爰周郅隆,〔二〕大行越成,〔三〕而後陵夷衰微,千載無聲,〔四〕豈不善始善終哉。然無異端,慎所由於前,謹遺教於後耳。故軌跡夷易,易遵也;湛恩濛涌,易豐也;憲度著明,易則也;垂統理順,易繼也。是以業隆於繈褓而崇冠于二后。〔五〕揆厥所元,終都攸卒,〔六〕未有殊尤絕跡可考于今者也。然猶躡梁父,登泰山,建顯號,施尊名。大漢之德,逢涌原泉,〔七〕沕潏漫衍,旁魄四塞,雲尃霧散,〔八〕上暢九垓,下泝八埏。〔九〕懷生之類霑濡浸潤,協氣橫流,武節飄逝,邇陜游原,迥闊泳沫,〔一零〕首惡湮沒,闇昧昭晢,〔一一〕昆蟲凱澤,回首面內。〔一二〕然後囿騶虞之珍群,徼麋鹿之怪獸,〔一三〕一莖六穗於庖,〔一四〕犧雙觡共抵之獸,〔一五〕獲周餘珍收龜于岐,〔一六〕招翠黃乘龍於沼。〔一七〕鬼神接靈圉,賓於閒館。〔一八〕奇物譎詭,俶儻窮變。欽哉,符瑞臻茲,猶以為薄,不敢道封禪。蓋周躍魚隕杭,休之以燎,〔一九〕微夫斯之為符也,以登介丘,不亦恧乎!〔二零〕進讓之道,其何爽與?〔二一〕

〔一〕索隱胡廣云:「五,五帝也。三,三王也。六,六經也。」案:六經,詩、書、禮、樂、易、春秋也。

〔二〕集解徐廣曰:「『郅』蓋字誤。皇甫謐曰『王季徙郢』,故周書曰『維王季宅郢』。孟子稱『文王(生)〔卒〕於畢郢』。或者『郅』字宜為『郢』乎?或為『胵』,北地有郁郅縣。胵,大也,音質。」駰案:漢書音義曰「郅,至也」。索隱爰,於,及也。郅,大也。隆,盛也。應劭曰「郅,至也」。樊光云「郅,可見之大也」。徐及皇甫之說皆非也。以言文王改制,及周而大盛也。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行,道也。文王始開王業,改正朔,易服色,太平之道於是成矣。」索隱案:行,道也。越,於也。以言道德大行,於是而成之也。

〔四〕集解徐廣曰:「周之王四海,千載之後聲教乃絕。」駰案:韋昭曰「無惡聲」。

〔五〕集解漢書音義曰:「繈褓謂成王也。二后謂文、武也。周公負成王致太平,功德冠於文武者,道成法易故也。」

〔六〕集解漢書音義曰:「都,於;卒,終也。」

〔七〕集解韋昭曰:「漢德逢涌如泉原也。」索隱逢源泉。張揖曰:「逢,遇也。喻其德盛若遇泉源之流也。」又作「峰」,讀曰烽。胡廣曰:「自此已下,論漢家之德也。」

〔八〕集解徐廣曰:「尃音布。」

〔九〕集解徐廣曰:「音衍。」駰案:漢書音義曰「暢,達;垓,重也。泝,流也。埏音延,地之際也。言其德上達於九重之天,下流於地之八際也」。

〔一零〕集解漢書音義曰:「邇,近;原,本也。迥,遠;闊,廣也。泳,浮也。恩德比之於水,近者游其原,遠者浮其沫。」

〔一一〕集解漢書音義曰:「始為惡者皆湮滅。闇昧,喻夷狄皆化。」

〔一二〕集解韋昭曰:「面,向也。」

〔一三〕集解漢書音義曰:「徼,遮也。麋鹿得其奇怪者,謂獲白麟也。」

〔一四〕集解徐廣曰:「,瑞禾也。」駰案:漢書音義曰「謂嘉禾之米,於庖廚以供祭祀」。索隱一莖六蕙。鄭玄云:「,擇也。」說文云:「嘉禾一名。」字林云:「禾一莖六蕙謂之也。」

〔一五〕集解徐廣曰:「抵音底。」駰案:漢書音義曰「犧,牲也。觡,角也。底,本也。武帝獲白麟,兩角共一本,因以為牲也」。

〔一六〕集解徐廣曰:「一作『放龜』。」駰案:漢書音義曰「餘珍,得周鼎也。岐,水名也」。索隱餘珍,案謂得周鼎也。

〔一七〕集解漢書音義曰:「翠黃,乘黃也。龍翼馬身,黃帝乘之而登仙。言見乘黃而招呼之。禮樂志曰『訾黃其何不來下』。余吾渥洼水中出神馬,故曰乘龍於沼。」索隱服虔云「龍翠色」。又云「即乘黃也。乘四龍也」。周書云「乘黃似狐,背上有兩角」也。

〔一八〕集解徐廣曰:「言至德與神明通接,故靈圉為賓旅于閒館矣。」郭璞曰:「靈圉,仙人名也。」

〔一九〕索隱杭,舟也。胡廣云:「武王渡河,白魚入于王舟,俯取以燎。隕,墜之於舟中也。」

〔二零〕集解漢書音義曰:「介,大;丘,山也。言周以白魚為瑞,登太山封禪,不亦慚乎!」

〔二一〕集解徐廣曰:「爽,差異也。」駰案:漢書音義曰「進,周也。讓,漢也。言周未可封禪而封禪為進,漢可封禪而不封禪為讓也」。索隱何其爽與。爽猶差也。言周未可封而封,漢可封而不封,為進讓之道皆差之也。

於是大司馬進曰:「陛下仁育群生,義征不憓,〔一〕諸夏樂貢,百蠻執贄,德侔往初,功無與二,休烈浹洽,符瑞眾變,期應紹至,不特創見。〔二〕意者泰山、梁父設壇場望幸,〔三〕蓋號以況榮,〔四〕上帝垂恩儲祉,將以薦成,〔五〕陛下謙讓而弗發也。挈三神之驩,〔六〕缺王道之儀,群臣恧焉。或謂且天為質闇,珍符固不可辭;〔七〕若然辭之,是泰山靡記而梁父靡幾也。〔八〕亦各並時而榮,咸濟世而屈,〔九〕說者尚何稱於後,〔一零〕而云七十二君乎?夫修德以錫符,奉符以行事,不為進越。〔一一〕故聖王弗替,而修禮地祇,謁款天神,〔一二〕勒功中嶽,以彰至尊,舒盛德,發號榮,受厚福,以浸黎民也。皇皇哉斯事!天下之壯觀,王者之丕業,不可貶也。願陛下全之。而後因雜薦紳先生之略術,使獲燿日月之末光絕炎,以展采錯事,〔一三〕猶兼正列其義,校飭厥文,作春秋一藝,〔一四〕將襲舊六為七,〔一五〕攄之無窮,〔一六〕俾萬世得激清流,揚微波,蜚英聲,騰茂實。〔一七〕前聖之所以永保鴻名而常為稱首者用此,〔一八〕宜命掌故悉奏其義而覽焉。」〔一九〕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大司馬,上公也,故先進議。憓音惠,順也。」

〔二〕集解徐廣曰:「不但初顯符瑞而已,蓋將終以封禪之事。」索隱文穎曰:「不獨一物,造次見之。」胡廣云:「符瑞眾多,應期相繼而至也。」

〔三〕索隱設壇場望幸華。案:諸本或作「望華蓋」。華蓋,星名,在紫微太帝之上。今言望華蓋、太帝耳。且言設壇場望幸者,望聖帝之臨幸也,義亦兩通。而孟康、服虔注本皆云「望幸」下有「華」字,而摯虞流別集則唯云「望幸」,當是也,於義易通。直以後人見「幸」下有「蓋」字,又「幸」字似「華」字,因疑惑,遂定「華」字,使之誤也。

〔四〕集解徐廣曰:「以況受上天之榮為名號。」索隱案:文穎曰「蓋,合也。言考合前代之君,揆其榮而相比況而為號也」。大顏云「蓋,語辭也。言蓋欲紀功立號,受天之況賜榮名也」。於義為愜。然其文云「蓋」,詞義典質,又上與「幸」字連文,致令有「華蓋」之謬也。

〔五〕集解徐廣曰:「以眾瑞物初至封禪處,薦之上天,告成功也。」索隱薦,案漢書作「慶」,義亦通也。

〔六〕集解徐廣曰:「挈猶言垂也。」駰案:韋昭曰「挈,缺也。三神,上帝、泰山、梁父也」。索隱案:徐氏云「挈猶垂」,非也。應劭作「絕」,李奇、韋昭作「闕」,意亦不遠。三神,韋昭以為上帝、太山、梁父,如淳謂地祇、天神、山岳也。

〔七〕集解漢書音義曰:「言天道質昧,以符瑞見意,不可辭讓也。」索隱孟康曰:「言天道質昧,以符瑞見意,不可辭讓也。」

〔八〕集解漢書音義曰:「太山之上無所表記,梁父壇場無所庶幾。」索隱案:幾音冀。

〔九〕集解漢書音義曰:「屈,絕之也。言古帝王但作一時之榮,畢代而絕也。」索隱言自古封禪之帝王,是各並時而榮貴,咸有濟代之勳;而屈者,謂言抑屈總不封禪,使說者尚何稱述於後代也,如上文云「七十二君」者哉?

〔一零〕集解徐廣曰:「若無封禪之遺跡,則榮盡於當時,至於歷世之後,人何所述?」

〔一一〕索隱文穎曰:「越,踰也。不為苟進踰禮也。」

〔一二〕集解漢書音義曰:「款,誠也。謁告之報誠也。」

〔一三〕集解徐廣曰:「錯音厝。」駰案:漢書音義曰「采,官也。使諸儒記功著業,得睹日月末光殊絕之用,以展其官職,設厝其事業者也」。

〔一四〕集解徐廣曰:「校,一作『祓』。祓猶拂也,音廢也。」駰案:漢書音義曰「春秋者,正天時,列人事,諸儒既得展事業,因兼正天時,列人事,敘述大義為一經」。

〔一五〕集解韋昭曰:「今漢書增一,仍舊六為七也。」

〔一六〕集解徐廣曰:「攄,一作『臚』。臚,敘也。」索隱廣雅云:「攄,張舒也。」

〔一七〕索隱胡廣曰:「飛揚英華之聲,騰馳茂盛之實也。」

〔一八〕索隱案:謂用此封禪。

〔一九〕集解漢書音義曰:「掌故,太史官屬,主故事也。」

於是天子沛然改容,曰:「愉乎,朕其試哉!」乃遷思回慮,總公卿之議,詢封禪之事,詩大澤之博,廣符瑞之富。〔一〕乃作頌曰: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詩,歌詠功德也,下四章之頌也。大澤之博,謂『自我天覆,雲之油油』。廣符瑞之富,謂『斑斑之獸』以下三章,言符瑞廣大富饒也。」

自我天覆,雲之油油。〔一〕甘露時雨,厥壤可游。滋液滲漉,〔二〕何生不育;嘉穀六穗,我穡曷蓄。〔三〕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油油,雲行貌。孟子曰『油然作雲,沛然下雨』。」

〔二〕集解徐廣曰:「滲音色蔭反。」索隱案:說文云「滲漉,水下流之貌也」。

〔三〕集解徐廣曰:「何所畜邪?畜嘉穀。」

非唯雨之,又潤澤之;非唯濡之,氾尃濩之。〔一〕萬物熙熙,懷而慕思。名山顯位,望君之來。〔二〕君乎君乎,侯不邁哉!〔三〕

〔一〕集解徐廣曰:「古『布』字作『尃』。」索隱胡廣曰:「
氾,普也。言雨澤非偏於我,普遍布散,無所不濩之也。」

〔二〕集解韋昭曰:「名山,大山也。顯位,封禪也。」

〔三〕索隱李奇云:「侯,何也。言君何不行封禪之事也。」案:邁訓行也。如淳云「侯,維也」。

般般之獸,〔一〕樂我君囿;白質黑章,其儀可(嘉)〔喜〕;旼旼睦睦,君子之能。〔二〕蓋聞其聲,今觀其來。厥塗靡蹤,天瑞之徵。〔三〕茲亦於舜,虞氏以興。〔四〕

〔一〕索隱案:般般,文彩之貌也,音班。胡廣曰「謂騶虞也」。

〔二〕集解徐廣曰:「旼音旻,和貌也。能,一作『態』。」駰案:漢書音義曰「旻和穆敬,言和且敬,有似君子」。索隱旼音旻。

〔三〕集解徐廣曰:「其所來路非有跡,蓋自天降瑞,不行而至也。」

〔四〕索隱文穎曰:「舜百獸率舞,則騶虞亦在其中者已。」

濯濯之麟,〔一〕游彼靈畤。〔二〕孟冬十月,君俎郊祀。馳我君輿,帝以享祉。三濯濯之麟,〔一〕游彼靈畤。〔二〕孟冬十月,君俎郊祀。馳我君輿,帝以享祉。三

代之前,蓋未嘗有。

〔一〕索隱詩人云「麀鹿濯濯」,注云「濯濯,嬉遊貌」也。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武帝祠五畤,獲白麟,故言游靈畤。」

宛宛黃龍,〔一〕興德而升;采色炫燿,熿炳煇煌〔二〕。正陽顯見,〔三〕覺寤黎烝。宛宛黃龍,〔一〕興德而升;采色炫燿,熿炳煇煌。〔二〕正陽顯見,〔三〕覺寤黎烝。

於傳載之,云受命所乘。〔四〕

〔一〕索隱胡廣曰:「屈伸也。」

〔二〕集解徐廣曰:「熿音晃。煇音魂。」

〔三〕索隱文穎曰:「陽,明也。謂南面受朝也。」

〔四〕索隱如淳云:「書傳所載,揆其比類,以為漢土德,黃龍為之應,見之於成紀,故云受命所乘也。」

厥之有章,不必諄諄。〔一〕依類託寓,諭以封巒〔二〕。厥之有章,不必諄諄。〔一〕依類託寓,諭以封巒。〔二〕

〔一〕集解徐廣曰:「諄,止純反。告之丁寧。」駰案:漢書音義曰「天之所命,表以符瑞,章明其德,不必諄諄然有語言也。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寓,寄也。巒,山也。言依事類託寄,以喻封禪者。」

披藝觀之,天人之際已交,上下相發允答。聖王之德,兢兢翼翼也。故曰「興必慮衰,安必思危」。是以湯武至尊嚴,不失肅祗;舜在假典,〔一〕顧省厥遺:此之謂也。

〔一〕集解徐廣曰:「假,大也。」

司馬相如既卒〔一〕五歲,天子始祭后土。八年而遂先禮中嶽,〔二〕封于太山,〔三〕至梁父禪肅然。〔四〕

〔一〕集解徐廣曰:「元狩五年也。」

〔二〕正義嵩高也,在洛州陽城縣西北二十二里。

〔三〕正義在兗州博城縣西北三十里。

〔四〕集解徐廣曰:「小山,在泰山下趾東北。」

相如他所著,若遺平陵侯〔一〕書、與五公子相難、草木書篇不采,采其尤著公卿者云。

〔一〕集解徐廣曰:「蘇建也。」

太史公曰:春秋推見至隱,〔一〕易本隱之以顯,〔二〕大雅言王公大人而德逮黎庶,〔三〕小雅譏小己之得失,其流及上。〔四〕所以言雖外殊,其合德一也。相如雖多虛辭濫說,然其要歸引之節儉,此與詩之風諫何異。楊雄以為靡麗之賦,勸百風一,猶馳騁鄭衛之聲,曲終而奏雅,不已虧乎?余采其語可論者著于篇。

〔一〕集解韋昭曰:「推見事至於隱諱,謂若晉文召天子,經言『
狩河陽』之屬。」索隱李奇曰:「隱猶微也。言其義彰而文微,若隱公見弒,而經不書,諱之。」韋昭曰:「推見事至于隱諱,謂若晉文召天子,經言『狩河陽』之屬。」

〔二〕集解韋昭曰:「易本隱微妙,出為人事乃顯著也。」索隱韋昭曰:「易本陰陽之微妙,出為人事乃更昭著也。」虞喜志林曰:「春秋以人事通天道,是推見以至隱也。易以天道接人事,是本隱以之明顯也。」

〔三〕集解韋昭曰:「先言王公大人之德,乃後及眾庶也。」索隱文穎曰:「大雅先言大人王公之德,後及眾庶。」

〔四〕集解韋昭曰:「小雅之人志狹小,先道己之憂苦,其流乃及上政之得失者。」索隱文穎曰:「小雅之人材志狹小,先道己之憂苦,其末流及上政之得失也。故禮緯云小雅譏己得失,及之於上也。」

【索隱述贊】相如縱誕,竊貲卓氏。其學無方,其才足倚。子虛過吒,上林非侈。四馬還邛,百金獻伎。惜哉封禪,遺文卓爾。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