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发布时间:2006/2/7   被阅览数:3232 次
(文字 〖 〗)
 


索隱王劭云:「此醫方,宜與日者、龜筴相接,不合列於此,後人誤也。」正義此傳是醫方,合與龜策、日者相次。以淳于意孝文帝時醫,奉詔問之,又為齊太倉令,故太史公以次述之。扁鵲乃春秋時良醫,不可別序,故引為傳首,太倉公次之也。
扁鵲者,〔一〕勃海郡鄭人也,〔二〕姓秦氏,名越人。少時為人舍長。〔三〕舍客長桑君〔四〕過,〔五〕扁鵲獨奇之,常謹遇之。長桑君亦知扁鵲非常人也。出入十餘年,乃呼扁鵲私坐,閒與語曰:〔六〕「我有禁方,年老,欲傳與公,公毋泄。」扁鵲曰:「敬諾。」乃出其懷中藥予扁鵲:「飲是以上池之水,三十日當知物矣。」〔七〕乃悉取其禁方書盡與扁鵲。忽然不見,殆非人也。扁鵲以其言飲藥三十日,視見垣一方人。〔八〕以此視病,盡見五藏癥結,〔九〕特以診脈〔一零〕為名耳。為醫或在齊,〔一一〕或在趙。在趙者名扁鵲。

〔一〕正義黃帝八十一難序云:「秦越人與軒轅時扁鵲相類,仍號之為扁鵲。又家於盧國,因命之曰盧醫也。」

〔二〕集解徐廣曰:「『鄭』當為『鄚』。鄚,縣名,今屬河閒。」索隱案:勃海無鄭縣,當作鄚縣,音莫,今屬河閒。

〔三〕索隱為舍長。劉氏云:「守客館之帥。」正義長音丁丈反。

〔四〕索隱隱者,蓋神人。

〔五〕正義過音戈。

〔六〕正義閒音閑。

〔七〕索隱案:舊說云上池水謂水未至地,蓋承取露及竹木上水,取之以和藥,服之三十日,當見鬼物也。

〔八〕索隱方猶邊也。言能隔牆見彼邊之人,則眼通神也。

〔九〕正義五藏謂心、肺、脾、肝、腎也。六府謂大小腸、胃、膽、膀胱、三焦也。王叔和脈經云:「左手脈橫,癥在左;右手脈橫,癥在右。脈,頭大者在上,頭小者在下。兩手脈,結上部者濡,結中部者緩,結三里者豆起。陽邪來見浮洪,陰邪來見沈細,水穀來見堅實。」

〔一零〕索隱診,鄒氏音丈忍反,劉氏音陳忍反。司馬彪云:「診,占也。」

〔一一〕正義號盧醫。今濟州盧縣。

當晉昭公時,〔一〕諸大夫彊而公族弱,趙簡子為大夫,專國事。簡子疾,五日不知人,〔二〕大夫皆懼,於是召扁鵲。扁鵲入視病,出,董安于問扁鵲,扁鵲曰:「血脈治也,而何怪!昔秦穆公嘗如此,七日而寤。寤之日,告公孫支與子輿〔三〕曰:『我之帝所甚樂。吾所以久者,適有所學也。〔四〕帝告我:「晉國且大亂,五世不安。其後將霸,未老而死。霸者之子且令而國男女無別。」』公孫支書而藏之,秦策於是出。夫獻公之亂,文公之霸,而襄公敗秦師於殽而歸縱淫,此子之所聞。今主君之病與之同,不出三日必閒,閒必有言也。」

〔一〕索隱案左氏,簡子專國在定、頃二公之時,非當昭公之世。且趙系家敘此事亦在定公之初。

〔二〕索隱案:韓子云「十日不知人」,所記異也。

〔三〕索隱案:二子皆秦大夫。公孫支,子桑也。子輿未詳。

〔四〕索隱適音釋。言我適來有所受教命,故云學也。

居二日半,簡子寤,語諸大夫曰:「我之帝所甚樂,與百神游於鈞天,廣樂九奏萬舞,不類三代之樂,其聲動心。有一熊欲援我,帝命我射之,中熊,熊死。有羆來,我又射之,中羆,羆死。帝甚喜,賜我二笥,皆有副。吾見兒在帝側,帝屬我一翟犬,曰:『及而子之壯也以賜之。』帝告我:『晉國且世衰,七世而亡。〔一〕嬴姓將大敗周人於范魁之西,〔二〕而亦不能有也。』」董安于受言,書而藏之。以扁鵲言告簡子,簡子賜扁鵲田四萬畝。

〔一〕正義晉定公、出公、哀公、幽公、烈公、孝公、靜公為七世。靜公二年,為三晉所滅。據此及趙世家,簡子疾在定公之十一年也。

〔二〕正義嬴,趙氏本姓也。周人謂衛也。晉亡之後,趙成侯三年,伐衛,取鄉邑七十三是也。賈逵云「小阜曰魁」也。

其後扁鵲過虢。〔一〕虢太子〔二〕死,〔三〕扁鵲至虢宮門下,問中庶子喜方者〔四〕曰:「太子何病,國中治穰過於眾事?」中庶子曰:「太子病血氣不時,交錯而不得泄,暴發於外,則為中害。精神不能止邪氣,邪氣畜積而不得泄,是以陽緩而陰急,故暴蹶而死。」〔五〕扁鵲曰:「其死何如時?」曰:「雞鳴至今。」曰:「收乎?」〔六〕曰:「未也,其死未能半日也。」「言臣齊勃海秦越人也,家在於鄭,未嘗得望精光侍謁於前也。聞太子不幸而死,臣能生之。」中庶子曰:「先生得無誕之乎?何以言太子可生也!臣聞上古之時,醫有俞跗,〔七〕治病不以湯液醴灑,〔八〕鑱石撟引,案扤毒熨,〔九〕一撥見病之應,因五藏之輸,〔一零〕乃割皮解肌,訣脈結筋,搦髓腦,揲荒〔一一〕爪幕,〔一二〕湔浣〔一三〕腸胃,漱滌五藏,練精易形。先生之方能若是,則太子可生也;不能若是而欲生之,曾不可以告咳嬰之兒。」終日,扁鵲仰天歎曰:「夫子之為方也,若以管窺天,以]視文。越人之為方也,不待切脈〔一四〕望色〔一五〕聽聲〔一六〕寫形,〔一七〕言病之所在。聞病之陽,論得其陰;聞病之陰,論得其陽。〔一八〕病應見於大表,不出千里,決者至眾,不可曲止也。〔一九〕子以吾言為不誠,試入診太子,當聞其耳鳴而鼻張,〔二零〕循其兩股以至於陰,當尚溫也。」

〔一〕正義陝州城,古虢國。又陝州河北縣東北下陽故城,古虢,即晉獻公滅者。又洛州氾水縣古東虢國。而未知扁鵲過何者,蓋虢至此並滅也。

〔二〕集解傅玄曰:「虢是晉獻公時先是百二十年滅矣,是時焉得有虢?」索隱案:傅玄云「虢是晉獻所滅,先此百二十餘年,此時焉得有虢」,則此云「虢太子」,非也。然案虢後改稱郭,春秋有郭公,蓋郭之太子也。

〔三〕正義下云「色廢脈亂」,故形靜如死狀也。

〔四〕索隱喜音許既反。喜,好也,愛也。方,方技之人也。正義中庶子,古官號也。喜方,好方術,不書姓名也。

〔五〕索隱蹶音厥。正義釋名云:「蹶,氣從下蹶起上行,外及心脅也。」

〔六〕集解收謂棺斂。

〔七〕索隱音臾附。下又音趺。正義臾附二音。應劭云:「黃帝時將也。」

〔八〕正義上音禮,下山解反。

〔九〕索隱鑱音士咸反,謂石針也。撟音九兆反,謂為按摩之法,夭撟引身,如熊顧鳥伸也。扤音玩,亦謂按摩而玩弄身體使調也。毒熨謂毒病之處以藥物熨帖也。

〔一零〕索隱音東注反。正義八十一難云:「肺之原出於太淵,心之原出於太陵,肝之原出於太衝,脾之原出於太白,腎之原出於太谿,少陰之原出於兌骨,膽之原出於丘虛,胃之原出於衝陽,三焦之原出於陽池,膀胱之原出於京骨,大腸之原出於合谷,小腸之原出於腕骨。十二經皆以輸為原也。」按:此五藏六府之輸也。

〔一一〕集解徐廣曰:「揲音舌。」索隱搦音女角反。揲音舌。荒,膏荒也。

〔一二〕索隱幕音漠。漠,病也。謂以爪決之。正義以爪決其闌幕也。

〔一三〕正義上子錢反,下胡管反。

〔一四〕正義黃帝素問云:「待切脈而知病。寸口六脈,三陰三陽,皆隨春秋冬夏觀其脈之變,則知病之逆順也。」楊玄操云:「切,按也。」

〔一五〕正義素問云:「面色青,脈當弦急;面色赤,脈當浮而短;面色黑,脈當沈浮而滑也。」

〔一六〕正義素問云:「好哭者肺病,好歌者脾病,好妄言者心病,好呻吟者腎病,好叫呼者肝病也。」

〔一七〕正義素問云:「欲得溫而不欲見人者藏家病,欲得寒而見人者府家病也。」

〔一八〕正義八十一難云:「陰病行陽,陽病行陰,故令幕在陰,俞在陽。」楊玄操云:「腹為陰,五藏幕皆在腹,故云幕皆在陰。背為陽,五藏俞皆在背,故云俞皆在陽。內藏有病則出行於陽,陽俞在背也。外體有病則入行於陰,陰幕在腹也。」鍼法云:「從陽引陰,從陰引陽也。」

〔一九〕索隱止,語助也。不可委曲具言。正義言皆有應見,不可曲言病之止住所在也。

〔二零〕正義音漲。

中庶子聞扁鵲言,目眩然而不瞚,〔一〕舌撟然而不下,〔二〕乃以扁鵲言入報虢君。虢君聞之大驚,出見扁鵲於中闕,曰:「竊聞高義之日久矣,然未嘗得拜謁於前也。先生過小國,幸而舉之,偏國寡臣〔三〕幸甚。有先生則活,無先生則棄捐填溝壑,長終而不得反。」言末卒,因噓唏服臆,〔四〕魂精泄橫,流涕長潸,〔五〕忽忽承,〔六〕悲不能自止,容貌變更。扁鵲曰:「若太子病,所謂『
尸蹶』者也。夫以陽入陰中,動胃〔七〕繵〔八〕緣,〔九〕中經維絡,〔一零〕別下於三焦、膀胱,〔一一〕是以陽脈下遂,〔一二〕陰脈上爭,〔一三〕會氣閉而不通,〔一四〕陰上而陽內行,下內鼓而不起,上外絕而不為使,上有絕陽之絡,下有破陰之紐,〔一五〕破陰絕陽,(之)色(已)廢〔一六〕脈亂,故形靜如死狀。太子未死也。夫以陽入陰支蘭藏者生,〔一七〕以陰入陽支蘭藏者死。凡此數事,皆五藏蹶中之時暴作也。良工取之,〔一八〕拙者疑殆。」

〔一〕索隱眩音縣。瞚音舜。

〔二〕索隱撟音紀兆反。撟,舉也。

〔三〕索隱謂虢君自謙,云己是偏遠之國,寡小之臣也。

〔四〕索隱上音皮力反,下音憶。

〔五〕集解徐廣曰:「一云『言未卒,因涕泣交流,噓唏不能自止』也。」索隱潸音山。長潸謂長垂淚也。

〔六〕索隱音接。即睫也。承,言淚恆垂以承於睫也。

〔七〕正義八十一難云:「脈居陰部反陽脈見者,為陽入陰中,是陽乘陰也,脈雖時沈濇而短,此謂陽中伏陰也。脈居陽部而陰脈見者,是陰乘陽也,脈雖時沈滑而長,此謂陰中伏陽也。胃,水穀之海也。」

〔八〕索隱音直延反。

〔九〕正義繵音直延反。繵緣謂脈纏繞胃也。素問云「延緣落,絡脈也」,恐非此義也。

〔一零〕集解徐廣曰:「維,一作『結』。」正義八十一難云:「
十二經脈,十五絡脈,陽維陰維之脈也。」

〔一一〕正義八十一難云:「三焦者,水穀之道路,氣之所終始也。上焦在心下,下鬲在胃上口也。中焦在胃中脘,不上不下也。下焦在臍下,當膀胱上口也。膀胱者,津液之府也,溺九升九合也。」言經絡下于三焦及膀胱也。

〔一二〕集解徐廣曰:「一作『隊』。」

〔一三〕正義遂音直類反。素問云:「陽脈下遂難反,陰脈上爭如弦也。」

〔一四〕正義八十一難云:「府會太倉,藏會季脅,筋會陽陵泉,髓會絕骨,血會鬲俞,骨會大杼,脈會大淵,氣會三焦,此謂八會也。」

〔一五〕正義女九反。素問云:「紐,赤脈也。」

〔一六〕集解徐廣曰:「一作『發』。」

〔一七〕正義素問云:「支者順節,蘭者橫節,陰支蘭膽藏也。」

〔一八〕正義八十一難云:「知一為下工,知二為中工,知三為上工。上工者十全九,中工者十全八,下工者十全六。」呂廣云:「五藏一病輒有五,解一藏為下工,解三藏為中工,解五藏為上工也。」

扁鵲乃使弟子子陽〔一〕厲鍼砥石,〔二〕以取外三陽五會〔三〕。有閒,太子蘇。乃使子豹為五分之熨,以八減之齊〔四〕和煮之,以更〔五〕熨兩脅下。太子起坐。更適陰陽,但服湯二旬而復故。故天下盡以扁鵲為能生死人。扁鵲曰:「越人非能生死人也,此自當生者,越人能使之起耳。」

〔一〕索隱陽,扁鵲之弟子也。

〔二〕索隱鍼音針。厲謂磨也。砥音脂。

〔三〕正義素問云:「手足各有三陰三陽:太陰,少陰,厥陰;太陽,少陽,陽明也。五會謂百會、胸會、聽會、氣會、臑會也。」

〔四〕索隱五分之熨,八減之齊。案:言五分之熨者,謂熨之令溫暖之氣入五分也。八減之齊者,謂藥之齊和所減有八。並越人當時有此方也。

〔五〕正義格彭反。

扁鵲過齊,齊桓侯客之。〔一〕入朝見,曰:「君有疾在腠理,〔二〕不治將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謂左右曰:「醫之好利也,欲以不疾者為功。」後五日,扁鵲復見,曰:「君有疾在血脈,不治恐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不悅。後五日,扁鵲復見,曰;「君有疾在腸胃閒,不治將深。」桓侯不應。扁鵲出,桓侯不悅。後五日,扁鵲復見,望見桓侯而退走。桓侯使人問其故。扁鵲曰:「疾之居腠理也,湯熨之所及也;在血脈,鍼石之所及也;其在腸胃,酒醪之所及也;其在骨髓,雖司命無柰之何。今在骨髓,臣是以無請也。」後五日,桓侯體病,使人召扁鵲,扁鵲已逃去。桓侯遂死。

〔一〕集解傅玄曰:「是時齊無桓侯。」駰謂是齊侯田和之子桓公午也。索隱案:傅玄曰「是時齊無桓侯」。裴駰云「謂是齊侯田和之子桓公午也」。蓋與趙簡子頗亦相當。

〔二〕正義上音湊,謂皮膚。

使聖人預知微,能使良醫得蚤從事,則疾可已,身可活也。人之所病,病疾多;〔一〕而醫之所病,病道少。〔二〕故病有六不治:驕恣不論於理,一不治也;輕身重財,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適,三不治也;陰陽并,藏氣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藥,五不治也;信巫不信醫,六不治也。有此一者,則重難治也。

〔一〕正義病厭患多也,言人厭患疾病多甚也。

〔二〕集解徐廣曰;「所病猶療病也。」

扁鵲名聞天下。過邯鄲,聞貴婦人,即為帶下醫;過雒陽,聞周人愛老人,即為耳目痹〔一〕醫;來入咸陽,聞秦人愛小兒,即為小兒醫:隨俗為變。秦太醫令李醯自知伎不如扁鵲也,使人刺殺之。至今天下言脈者,由扁鵲也。

〔一〕索隱音必二反。

太倉公者,齊太倉長,臨菑人也,姓淳于氏,名意。〔一〕少而喜醫方術。高后八年,更受師同郡元里公乘陽慶。〔二〕慶年七十餘,無子,使意盡去其故方,更悉以禁方予之,傳黃帝、扁鵲之脈書,五色診病,〔三〕知人死生,決嫌疑,定可治,及藥論,甚精。受之三年,為人治病,決死生多驗。然左右行游諸侯,不以家為家,或不為人治病,病家多怨之者。

〔一〕正義括地志云:「淳于國城在密州安丘縣東北三十里,古之斟灌國也。春秋『州公如曹』,傳云『冬,淳于公如曹』。注水經云『淳于縣,故夏后氏之斟灌國也,周武王以封淳于公,號淳于國也』。」

〔二〕正義百官表云公乘,第八爵也。顏師古云:「言其得乘公之車也。」

〔三〕正義八十一難云:「五藏有色,皆見於面,亦當與寸口尺內相應也。」其面色與相應,已見前也。

文帝四年中,人上書言意,以刑罪當傳西之長安。〔一〕意有五女,隨而泣。意怒,罵曰:「生子不生男,緩急無可使者!」於是少女緹縈傷父之言,〔二〕乃隨父西。上書曰:「妾父為吏,齊中稱其廉平,今坐法當刑。妾切痛死者不可復生而刑者不可復續,〔三〕雖欲改過自新,其道莫由,終不可得。妾願入身為官婢,以贖父刑罪,使得改行自新也。」書聞,上悲其意,此歲中亦除肉刑法。〔四〕

〔一〕索隱傳音竹戀反。傳,乘傳送之。

〔二〕索隱緹音啼。縈音紆營反。

〔三〕集解徐廣曰:「一作『贖』。」

〔四〕集解徐廣曰:「案年表孝文十二年除肉刑。」正義漢書刑法志云「孝文帝即位十三年,除肉刑三」。孟康云:「黥劓二,左右趾一,凡三也。」班固詩曰:「三王德彌薄,惟後用肉刑。太倉令有罪,就遞長安城。自恨身無子,困急獨煢煢。小女痛父言,死者不可生。上書詣闕下,思古歌雞鳴。憂心摧折裂,晨風揚激聲。聖漢孝文帝,惻然感至情。百男何憒憒,不如一緹縈!」

意家居,詔召問所為治病死生驗者幾何人也,主名為誰。

詔問故太倉長臣意:「方伎所長,及所能治病者?〔一〕有其書無有?皆安受學?受學幾何歲?嘗有所驗,何縣里人也?何病?醫藥已,其病之狀皆何如?具悉而對。」臣意對曰:

〔一〕集解徐廣曰:「一作『為』,為亦治。」

自意少時,喜醫藥,醫藥方試之多不驗者。至高后八年〔一〕,得見師臨菑元里公乘陽慶。慶年七十餘,意得見事之。謂意曰:「盡去而方書,非是也。慶有古先道遺傳黃帝、扁鵲之脈書,五色診病,知人生死,決嫌疑,定可治,及藥論書,甚精。我家給富,心愛公,欲盡以我禁方書悉教公。」臣意即曰:「幸甚,非意之所敢望也。」臣意即避席再拜謁,受其脈書上下經、五色診、奇咳〔二〕術、揆度陰陽外變、藥論、石神、接陰陽禁書,受讀解驗之,可一年所。明歲即驗之,有驗,然尚未精也。要事之三年所,即嘗已為人治,診病決死生,有驗,精良。今慶已死十年所,臣意年盡三年,年三十九歲也。

〔一〕集解徐廣曰:「意年三十六。」

〔二〕集解奇音羈。咳音該。正義八十一難云:「奇經八脈者,有陽維,有陰維,有陽蹻,有陰蹻,有衝,有督,有任,有帶之脈。凡此八者,皆不拘於經,故云奇經八脈也。」顧野王云:「胲當也。」又云:「胲指毛皮也。」蓺文志有五音奇胲用兵二十六卷。許慎云:「胲,軍中約也。」

齊侍御史成自言病頭痛,臣意診其脈,告曰:「君之病惡,不可言也。」即出,獨告成弟昌曰:「此病疽〔一〕也,內發於腸胃之閒,後五日當腫,〔二〕後八日嘔膿〔三〕死。」成之病得之飲酒且內。成即如期死。所以知成之病者,臣意切其脈,得肝氣。肝氣濁〔四〕而靜,〔五〕此內關之病也。〔六〕脈法曰「脈長而弦,不得代四時者,〔七〕其病主在於肝。和即經主病也,〔八〕代則絡脈有過」。〔九〕經主病和者,其病得之筋髓裏。其代絕而脈賁者,病得之酒且內。所以知其後五日而腫,八日嘔膿死者,切其脈時,少陽初代。代者經病,病去過人,人則去。絡脈主病,當其時,少陽初關一分,故中熱而膿未發也,及五分,則至少陽之界,〔一零〕及八日,則嘔膿死,故上二分而膿發,至界而腫,盡泄而死。熱上則熏陽明,爛流絡,流絡動則脈結發,脈結發則爛解,故絡交。熱氣已上行,至頭而動,故頭痛。

〔一〕集解七如反。

〔二〕正義上於恭反,下之勇反。

〔三〕正義女東反。

〔四〕集解徐廣曰:「一作『黽』。」

〔五〕集解徐廣曰;「一作『清』。」

〔六〕正義八十一難云:「關遂入尺為內關。」呂廣云;「脈從關至尺澤,名內關也。」

〔七〕正義王叔和脈經云:「來數而中止,不能自還,因而復動者,名曰代。代者死。」素問曰:「病在心,愈在夏,甚於冬;病在脾,愈在秋,甚於春;病在肺,愈在冬,甚於夏;病在腎,愈在春,甚於夏;病在肝,愈在夏,甚於秋也。」

〔八〕正義王叔和脈經云:「脈長而弦,病於肝也。」素問云:「
得病於筋,肝之和也。」

〔九〕正義素問云:「脈有不及,有太過,有經,有絡。和即經主病,代則絡有過也。」八十一難云:「關之前者,陽之動也,脈當見九分而浮。過者法曰太過,減者法曰不及。遂上魚際為溢,為外關內格,此陰乘之脈也。關以後者,陰之動也,脈當見一寸而沈。過者法曰太過,減者法曰不及。遂入尺為覆,為內關外格,此陽乘之脈也。故曰覆溢,是其真藏之脈,人不病而死也。」呂廣云:「過九分,出一寸,各名太過也。不及九分,至二分或四分五分,此太過。不滿一寸,見八分或五分六分,此不及。」

〔一零〕集解徐廣曰:「一作『分』。上章曰『肝與心相去五分,故曰五日盡』也。」正義王叔和脈經云:「分別三門(鏡)〔境〕界脈候所主,云從魚際至高骨,卻行一寸,其中名曰寸口;其自高骨從寸至尺,名曰尺澤,故曰尺。寸後尺前,名曰關。陽出陰入,以關為界,陽出三分,故曰三陰三陽。陽生於尺,動於寸;陰生於寸,動於尺。寸主射上焦,出頭及皮毛,竟手。關主射中焦,腹及於腰。尺主射下焦,少腹至足也。」

齊王中子諸嬰兒小子病,召臣意診切其脈,告曰:「氣鬲病。病使人煩懣,食不下,時嘔沫。病得之(少)〔心〕憂,數忔食飲。」〔一〕臣意即為之作下氣湯以飲之,一日氣下,二日能食,三日即病愈。所以知小子之病者,診其脈,心氣也,濁〔二〕躁而經也,此絡陽病也。脈法曰「脈來數疾去難而不一者,病主在心」。周身熱,脈盛者,為重陽。〔三〕重陽者,逿心主。〔四〕故煩懣食不下則絡脈有過,絡脈有過則血上出,血上出者死。此悲心所生也,病得之憂也。

〔一〕索隱忔音疑乙反。忔者,風痺忔然不得動也。

〔二〕集解徐廣曰:「一作『黽』,又作『猛』。」

〔三〕索隱上音直隴反。

〔四〕集解徐廣曰:「逿音唐。逿者,盪也。謂病盪心者,猶刺其心。」索隱逿,依字讀。正義八十一難云:「手心主中宮,在中部。」楊玄操云:「手心主胞絡也。自臍已上至帶鬲為中焦也。」

齊郎中令循病,眾醫皆以為蹶入中,而刺之。臣意診之,曰:「湧疝也,〔一〕令人不得前後溲。」〔二〕循曰:「不得前後溲三日矣。」臣意飲以火齊湯,〔三〕一飲得前〔後〕溲,再飲大溲,三飲而疾愈。病得之內。所以知循病者,切其脈時,右口氣急,〔四〕脈無五藏氣,右口〔五〕脈大而數。數者中下熱而湧,左為下,右為上,皆無五藏應,故曰湧疝。中熱,故溺赤也。〔六〕

〔一〕索隱上音勇。下音訕,所諫反。鄒誕生疝音山也。

〔二〕索隱溲音所留反。前溲謂小便。後溲,大便也。

〔三〕正義飲,於禁反。

〔四〕集解徐廣曰:「右,一作『有』。」正義王叔和脈經云:「右手寸口乃氣口也。」

〔五〕正義謂右手寸口也。

〔六〕正義溺,徒弔反。

齊中御府長信病,臣意入診其脈,告曰:「熱病氣也。然暑汗,脈少衰,不死。」曰:「此病得之當浴流水而寒甚,已則熱。」信曰:「唯,然!〔一〕往冬時,為王使於楚,至莒縣〔二〕陽周水,而莒橋梁頗壞,信則〔三〕車轅未欲渡也,馬驚,即墮,信身入水中,幾死,吏即來救信,出之水中,衣盡濡,有閒而身寒,已熱如火,至今不可以見寒。」臣意即為之液湯火齊逐熱,一飲汗盡,再飲熱去,三飲病已。即使服藥,出入二十日,身無病者。所以知信之病者,切其脈時,并陰。脈法曰「熱病陰陽交者死」。切之不交,并陰。并陰者,脈順清而愈,其熱雖未盡,猶活也。腎氣有時閒濁,〔四〕在太陰脈口而希,是水氣也。腎固主水,故以此知之。失治一時,即轉為寒熱。

〔一〕正義唯,惟癸反。

〔二〕正義莒,密州縣。

〔三〕正義音牽。

〔四〕集解徐廣曰:「一作『黽』。」

齊王太后病,召臣意入診脈,曰:「風癉客脬,〔一〕難於大小溲,溺赤。」臣意飲以火齊湯,一飲即前後溲,再飲病已,溺如故。病得之流汗出。〔二〕者,去衣而汗晞也。所以知齊王太后病者,臣意診其脈,切其太陰之口,溼然風氣也。脈法曰「沈之而大堅,〔三〕浮之而大緊者,〔四〕病主在腎」。腎切之而相反也,脈大而躁。大者,膀胱氣也;躁者,中有熱而溺赤。

〔一〕索隱癉,病也,音亶。脬音普交反,字或作「胞」。正義癉音單旱(也)〔反〕。脬亦作「胞」,膀胱也。言風癉之病客居在膀胱。

〔二〕索隱劉氏音巡。

〔三〕正義沈,一作「深」。王叔和脈經云:「脈大而堅,病出於腎也。」

〔四〕正義緊音吉忍反。素問云:「脈短實而數,有似切繩,名曰緊也。」

齊章武里曹山跗病,〔一〕臣意診其脈,曰:「肺消癉也,加以寒熱。」即告其人曰:「死,不治。適其共養,此不當醫〔二〕治。」法曰「後三日而當狂,妄起行,欲走;後五日死」。即如期死。山跗病得之盛怒而以接內。所以知山跗之病者,臣意切其脈,肺氣熱也。脈法曰「不平不鼓,形獘」。〔三〕此五藏高之遠數以經病也,故切之時不平而代。〔四〕不平者,血不居其處;代者,時參擊並至,乍躁乍大也。此兩絡脈絕,故死不治。所以加寒熱者,言其人尸奪。尸奪者,形獘;形獘者,不當關灸鑱石及飲毒藥也。臣意未往診時,齊太醫先診山跗病,灸其足少陽脈口,而飲之半夏丸,病者即泄注,腹中虛;又灸其少陰脈,是壞肝剛絕深,如是重損病者氣,以故加寒熱。所以後三日而當狂者,肝一絡連屬結絕乳下陽明,〔五〕故絡絕,開陽明脈,陽明脈傷,即當狂走。後五日死者,肝與心相去五分,故曰五日盡,盡即死矣。

〔一〕索隱跗,方符反。

〔二〕索隱適音釋。共音恭。案:謂山跗家適近所持財物共養我,我不敢當,以言其人不堪療也。

〔三〕集解徐廣曰:「一作『散』。」正義王叔和脈經云:「平謂春肝木王,其脈細而長;夏心火王,其脈洪大而散;六月脾土王,其脈大阿阿而緩;秋肺金王,其脈浮濇而短;冬腎水王,其脈沈而滑:名平脈也。」

〔四〕正義素問云:「血氣易處曰不平,脈候動不定曰代。」

〔五〕正義素問云:「乳下陽明,胃絡也。」

齊中尉潘滿如病少腹痛,〔一〕臣意診其脈,曰:「遺積瘕也。」〔二〕臣意即謂齊太僕臣饒、內史臣繇曰:「中尉不復自止於內,則三十日死。」後二十餘日,溲血死。病得之酒且內。所以知潘滿如病者,臣意切其脈深小弱,其卒然合〔三〕合也,是脾氣也〔四〕。右脈口氣至緊小,〔五〕見瘕氣也。以次相乘,故三十日死。三陰俱摶者,〔六〕如法;不俱摶者,決在急期;一摶一代者,近也。故其三陰摶,溲血如前止。〔七〕

〔一〕正義少音式妙反。王叔和脈經云:「脈急,疝瘕少腹痛也。」

〔二〕索隱劉氏音加雅反,舊音遐,鄒氏音嫁。正義龍魚河圖云:「犬狗魚鳥不熟食之,成瘕痛。」

〔三〕集解徐廣曰:「一云『來然合』。」

〔四〕正義卒音蔥忽反。卒,一本作「來」。素問云:「疾病之生,生於五藏。五藏之合,合於六府。肝合氣於膽,心合氣於小腸,脾合氣於胃,肺合氣於大腸,腎合氣於膀胱。三焦內主勞。」

〔五〕正義上音結忍反。

〔六〕正義如淳云:「音徒端反。」素問云:「左脈口曰少陰,少陰之前名厥陰,右脈口曰太陰,此三陰之脈也。」

〔七〕集解徐廣曰:「前,一作『筋』也。」

陽虛侯相趙章病,召臣意。眾醫皆以為寒中,臣意診其脈曰:「迵風。」〔一〕迵風者,飲食下嗌〔二〕而輒出不留。法曰「五日死」,而後十日乃死。病得之酒。所以知趙章之病者,臣意切其脈,脈來滑,是內風氣也。飲食下嗌而輒出不留者,法五日死,皆為前分界法。〔三〕後十日乃死,所以過期者,其人嗜粥,故中藏實,中藏實故過期。師言曰「安穀者過期,不安穀者不及期」。

〔一〕集解迵音洞。言洞徹入四支。索隱下云「飲食下嗌輒出之」,是風疾洞徹五藏,故曰迵風。

〔二〕集解音益,謂喉下也。

〔三〕正義分,扶問反。

濟北王病,召臣意診其脈,曰:「風蹶胸滿。」即為藥酒,盡三石,病已。得之汗出伏地。所以知濟北王病者,臣意切其脈時,風氣也,心脈濁。〔一〕病法「過入其陽,陽氣盡而陰氣入」。陰氣入張,則寒氣上而熱氣下,故胸滿。汗出伏地者,切其脈,氣陰。陰氣者,病必入中,出及瀺水也。〔二〕

〔一〕集解徐廣曰:「一作『黽』。」

〔二〕索隱瀺音士咸反。正義顧野王云:「手足液,身體汋。音常灼反。」

齊北宮司空命婦〔一〕出於〔二〕病,眾醫皆以為風入中,病主在肺,〔三〕刺其足少陽脈。臣意診其脈,曰:「病氣疝,客於膀胱,難於前後溲,而溺赤。病見寒氣則遺溺,使人腹腫。」出於病得之欲溺不得,因以接內。所以知出於病者,切其脈大而實,其來難,是蹶陰之動也。〔四〕脈來難者,疝氣之客於膀胱也。腹之所以腫者,言蹶陰之絡結小腹也。蹶陰有過則脈結動,動則腹腫。臣意即灸其足蹶陰之脈,左右各一所,即不遺溺而溲清,小腹痛止。即更為火齊湯以飲之,三日而疝氣散,即愈。

〔一〕集解徐廣曰:「一作『奴』。奴蓋女奴。」

〔二〕正義命婦名也。

〔三〕集解徐廣曰:「一作『肝』。」

〔四〕正義鄒〔云〕:「厥陰之脈也。」

故濟北王阿母〔一〕自言足熱而懣,臣意告曰:「熱蹶也。」則刺其足心各三所,案之無出血,病旋已。〔二〕病得之飲酒大醉。

〔一〕集解徐廣曰:「濟,一作『齊王』。」索隱案:是王之嬭母也。正義服虔云:「乳母也。」鄭〔云〕:「慈己者。」

〔二〕索隱言尋則已止也。正義謂旋轉之閒,病則已止也。

濟北王召臣意診脈諸女子侍者,至女子豎,豎無病。臣意告永巷長曰:「豎傷脾,不可勞,法當春嘔血死。」臣意言王曰:「才人女子豎何能?」王曰:「是好為方,多伎能,為所是案法新,〔一〕往年市之民所,四百七十萬,曹偶四人。」〔二〕王曰:「得毋有病乎?」臣意對曰:「豎病重,在死法中。」王召視之,其顏色不變,以為不然,不賣諸侯所。至春,豎奉劍從王之廁,王去,豎後,王令人召之,即仆於廁,〔三〕嘔血死。病得之流汗。流汗者,(同)法病內重,毛髮而色澤,脈不衰,此亦(關)內〔關〕之病也。

〔一〕集解徐廣曰:「所,一作『取』。」索隱謂於舊方技能生新意也。

〔二〕索隱案:當今之四千七百貫也。曹偶猶等輩也。

〔三〕索隱仆音赴,又音步北反。

齊中大夫病齲齒,〔一〕臣意灸其左大陽明脈,即為苦參湯,日嗽三升,出入五六日,病已。得之風,及臥開口,食而不嗽。

〔一〕正義上丘羽反。釋名云:「齲,朽也。蟲齧之,缺朽也。」

菑川王美人懷子而不乳,〔一〕來召臣意。臣意往,飲以莨〔二〕藥一撮,以酒飲之,旋乳。〔三〕臣意復診其脈,而脈躁。躁者有餘病,即飲以消石一齊,出血,血如豆比五六枚。〔四〕

〔一〕索隱乳音人喻反。乳,生也。

〔二〕正義浪宕二音。

〔三〕索隱旋乳者,言迴旋即生也。

〔四〕索隱比音必利反。

齊丞相舍人奴從朝入宮,臣意見之食閨門外,望其色有病氣。臣意即告宦者平。平好為脈,學臣意所,臣意即示之舍人奴病,告之曰:「此傷脾氣也,當至春鬲塞不通,不能食飲,法至夏泄血死。」宦者平即往告相曰:「君之舍人奴有病,病重,死期有日。」相君曰:「卿何以知之?」曰:「君朝時入宮,君之舍人奴盡食閨門外,平與倉公立,即示平曰,病如是者死。」相即召舍人(奴)而謂之曰:「公奴有病不?」舍人曰:「奴無病,身無痛者。」至春果病,至四月,泄血死。所以知奴病者,脾氣周乘五藏,傷部而交,故傷脾之色也,望之殺然黃,〔一〕察之如死青之茲。眾醫不知,以為大蟲,〔二〕不知傷脾。所以至春死病者,胃氣黃,黃者土氣也,土不勝木,故至春死。所以至夏死者,脈法曰「病重而脈順清者曰內關」,內關之病,人不知其所痛,心急然無苦。若加以一病,死中春;一愈順,及一時。其所以四月死者,診其人時愈順。愈順者,人尚肥也。奴之病得之流汗數出,(灸)〔炙〕於火而以出見大風也。

〔一〕集解徐廣曰:「殺音蘇葛反。」正義殺,蘇亥反。

〔二〕索隱即蚖虫也。

菑川王病,召臣意診脈,曰:「蹶上〔一〕為重,頭痛身熱,使人煩懣。」〔二〕臣意即以寒水拊其頭,〔三〕刺足陽明脈,左右各三所,病旋已。病得之沐髮未乾而臥。診如前,所以蹶,頭熱至肩。

〔一〕正義時掌反。蹶,逆氣上也。

〔二〕正義亡本反。非但有煩也。

〔三〕索隱拊音附,又音撫。

齊王黃姬兄黃長卿家有酒召客,召臣意。諸客坐,未上食。臣意望見王后弟宋建,告曰:「君有病,往四五日,君要脅痛不可俛仰,〔一〕又不得小溲。不亟治,病即入濡腎。及其未舍五藏,急治之。病方今客腎濡,〔二〕此所謂『腎痺』也。」宋建曰:「然,建故有要脊痛。往四五日,天雨,黃氏諸倩〔三〕見建家京下方石〔四〕,即弄之,建亦欲效之,效之不能起,即復置之。暮,要脊痛,不得溺,至今不愈。」建病得之好持重。所以知建病者,臣意見其色,太陽色乾,腎部上及界要以下者枯四分所,故以往四五日知其發也。臣意即為柔湯使服之,十八日所而病愈。

〔一〕正義上音免。

〔二〕正義濡,溺也。病方客在腎,欲溺,腎也。

〔三〕集解徐廣曰:「倩者,女婿也。」駰案:方言曰「東齊之閒,婿謂之倩」。郭璞曰「言可假倩也」。正義倩音七姓反。

〔四〕集解徐廣曰:「京者,倉廩之屬也。」

濟北王侍者韓女病要背痛,寒熱,眾醫皆以為寒熱也。臣意診脈,曰:「內寒,月事不下也。」即竄以藥,〔一〕旋下,病已。病得之欲男子而不可得也。所以知韓女之病者,診其脈時,切之,腎脈也,嗇而不屬。嗇而不屬者,其來難,堅,故曰月不下。肝脈弦,出左口,故曰欲男子不可得也。

〔一〕索隱謂以燻燻之,故云。竄音七亂反。

臨菑氾〔一〕里女子薄吾病甚,眾醫皆以為寒熱篤,當死,不治。臣意診其脈,曰:「蟯瘕。」〔二〕蟯瘕為病,腹大,上膚黃麤,循之戚戚然。臣意飲以芫華一撮,即出蟯可數升,病已,三十日如故。病蟯得之於寒溼,寒溼氣宛〔三〕篤不發,化為蟲。臣意所以知薄吾病者,切其脈,循其尺,〔四〕其尺索刺麤,而毛美奉髮〔五〕,是蟲氣也。其色澤者,中藏無邪氣及重病。

〔一〕索隱氾音凡。

〔二〕集解徐廣曰:「蟯音饒。」索隱音饒檟,舊音遶遐。正義人腹中短蟲。

〔三〕集解音鬱。索隱又如字。

〔四〕正義王叔和云:「寸,關,尺。寸謂三分,尺謂八分。寸口在關上,尺在關下。寸、關、尺共有一寸九分也。」

〔五〕集解徐廣曰:「奉,一作『奏』,又作『秦』。」索隱循音巡。案:謂手循其尺索也。刺音七賜反。麤音七胡反。言循其尺索,刺人手而麤,是婦人之病也。徐氏云奉一作「奏」,非其義也。又云一作「秦」,秦謂螓首,言髮如蠐螬,事蓋近也。

齊淳于司馬病,臣意切其脈,告曰:「當病迵風。迵風之狀,飲食下嗌輒後之。〔一〕病得之飽食而疾走。」淳于司馬曰:「我之王家食馬肝,食飽甚,見酒來,即走去,驅疾至舍,即泄數十出。」臣意告曰:「為火齊米汁飲之,七八日而當愈。」時醫秦信在旁,臣意去,信謂左右閣都尉〔二〕曰:「意以淳于司馬病為何?」曰:「以為迵風,可治。」信即笑曰:「是不知也。淳于司馬病,法當後九日死。」即後九日不死,其家復召臣意。臣意往問之,盡如意診。臣即為一火齊米汁,使服之,七八日病已。所以知之者,診其脈時,切之,盡如法。其病順,故不死。

〔一〕集解徐廣曰:「如廁。」

〔二〕索隱案:閣者,姓也,為都尉。一云閣即宮閣,都尉掌之,故曰閣都尉也。

齊中郎破石病,臣意診其脈,告曰:「肺傷,不治,當後十日丁亥溲血死。」即後十一日,溲血而死。破石之病,得之墮馬僵石上。所以知破石之病者,切其脈,得肺陰氣,其來散,數道至而不一也。色又乘之。所以知其墮馬者,切之得番陰脈。〔一〕番陰脈入虛裏,乘肺脈。肺脈散者,固色變也乘也。所以不中期死者,師言曰:「病者安穀即過期,不安穀則不及期」。其人嗜黍,黍主肺,故過期。所以溲血者,診脈法曰「病養喜陰處者順死,養喜陽處者逆死」。其人喜自靜,不躁,又久安坐,伏几而寐,故血下泄。

〔一〕索隱番音芳袁反。

齊王侍醫遂病,自練五石服之。臣意往過之,遂謂意曰:「
不肖有病,幸診遂也。」臣意即診之,告曰:「公病中熱。論曰『中熱不溲者,不可服五石』。石之為藥精悍,公服之不得數溲,亟勿服。色將發臃。」遂曰:「扁鵲曰『陰石以治陰病,陽石以治陽病』。夫藥石者有陰陽水火之齊,故中熱,即為陰石柔齊治之;中寒,即為陽石剛齊治之。」臣意曰:「公所論遠矣。扁鵲雖言若是,然必審診,起度量,立規矩,稱權衡,合色脈〔一〕表裏有餘不足順逆之法,參其人動靜與息相應,乃可以論。論曰『陽疾處內,陰形應外者,不加悍藥及鑱石』。夫悍藥入中,則邪氣辟矣,〔二〕而宛氣愈深〔三〕。診法曰『二陰應外,一陽接內者,不可以剛藥』。剛藥入則動陽,陰病益衰,陽病益箸,邪氣流行,為重困於俞,〔四〕忿發為疽。」意告之後百餘日,果為疽發乳上,入缺盆,死。〔五〕此謂論之大體也,必有經紀。拙工有一不習,文理陰陽失矣。

〔一〕集解徐廣曰:「合,一作『占』。」

〔二〕索隱辟音必亦反,猶聚也。

〔三〕索隱愈音庾。

〔四〕集解徐廣曰:「音始喻反。」

〔五〕索隱按:缺盆,人乳房上骨名也。

齊王故為陽虛侯時,病甚,〔一〕眾醫皆以為蹶。臣意診脈,以為痺,根在右脅下,大如覆杯,令人喘,逆氣不能食。臣意即以火齊粥且飲,六日氣下;即令更服丸藥,出入六日,病已。病得之內。診之時不能識其經解,大識其病所在。

〔一〕集解徐廣曰:「齊悼惠王子也,名將廬,以文帝十六年為齊王,即位十一年卒,謚孝王。」

臣意嘗診安陽武都里成開方,開方自言以為不病,臣意謂之病苦沓風,〔一〕三歲四支不能自用,使人瘖,〔二〕瘖即死。今聞其四支不能用,瘖而未死也。病得之數飲酒以見大風氣。所以知成開方病者,診之,其脈法奇咳言曰「藏氣相反者死」。〔三〕切之,得腎反肺,〔四〕法曰「三歲死」也。

〔一〕索隱沓音徒合反,風病之名也。

〔二〕集解徐廣曰:「一作『脊』,音才亦反。」索隱瘖者,失音也,讀如音。又作「厝」。厝者,置也。言使人運置其手足也。

〔三〕集解徐廣曰:「反,一作『及』。」

〔四〕集解徐廣曰;「反,一作『及』。」

安陵阪里公乘項處病,〔一〕臣意診脈,曰:「牡疝。」〔
二〕牡疝在鬲下,上連肺。病得之內。臣意謂之:「慎毋為勞力事,為勞力事則必嘔血死。」處後蹴〔三〕踘,〔四〕要蹶寒,汗出多,即嘔血。臣意復診之,曰:「當旦日日夕死。」〔五〕即死。病得之內。所以知項處病者,切其脈得番陽。〔六〕番陽入虛裏,處旦日死。一番一絡者,〔七〕牡疝也。

〔一〕索隱案:公乘,官名也。項,姓;處,名。故上云倉公之師,元里公乘陽慶,亦然也。

〔二〕索隱上音母,下音色諫反。

〔三〕集解徐廣曰:「一作『』。」

〔四〕正義上千六反,下九六反,謂打毬也。

〔五〕索隱案:旦日,明日也。言明日之夕死也。

〔六〕索隱脈病之名曰番陽者,以言陽脈之翻入虛裏也。

〔七〕集解徐廣曰:「絡,一作『結』。」

臣意曰:他所診期決死生及所治已病眾多,久頗忘之,不能盡識,不敢以對。

問臣意:「所診治病,病名多同而診異,或死或不死,何也?」對曰:「病名多相類,不可知,故古聖人為之脈法,以起度量,立規矩,縣權衡,案繩墨,調陰陽,別人之脈各名之,與天地相應,參合於人,故乃別百病以異之,有數者能異之,〔一〕無數者同之。然脈法不可勝驗,診疾人以度異之,乃可別同名,命病主在所居。今臣意所診者,皆有診籍。所以別之者,臣意所受師方適成,師死,以故表籍所診,期決死生,觀所失所得者合脈法,以故至今知之。」

〔一〕索隱數音色住反。謂術數之人乃可異其狀也。

問臣意曰:「所期病決死生,或不應期,何故?」對曰:「此皆飲食喜怒不節,或不當飲藥,或不當鍼灸,以故不中期死也。」

問臣意:「意方能知病死生,論藥用所宜,諸侯王大臣有嘗問意者不?及文王病時,〔一〕不求意診治,何故?」對曰:「趙王、膠西王、濟南王、吳王皆使人來召臣意,臣意不敢往。文王病時,臣意家貧,欲為人治病,誠恐吏以除拘臣意也,〔二〕故移名數,左右〔
三〕不脩家生,出行游國中,問善為方數者事之久矣,〔四〕見事數師,〔五〕悉受其要事,盡其方書意,及解論之。身居陽虛侯國,因事侯。侯入朝,臣意從之長安,以故得診安陵項處等病也。」

〔一〕集解徐廣曰:「齊文王也,以文帝十五年卒。」

〔二〕集解徐廣曰:「時諸侯得自拜除吏。」

〔三〕正義以名籍屬左右之人。

〔四〕索隱數音「術數」之「數」。

〔五〕正義上色庾反。

問臣意:「知文王所以得病不起之狀?」臣意對曰:「不見文王病,然竊聞文王病喘,頭痛,目不明。臣意心論之,以為非病也。以為肥而蓄精,身體不得搖,骨肉不相任,故喘,不當醫治。脈法曰『
年二十脈氣當趨,年三十當疾步,年四十當安坐,年五十當安臥,年六十已上氣當大董』。〔一〕文王年未滿二十,方脈氣之趨也而徐之,不應天道四時。後聞醫灸之即篤,此論病之過也。臣意論之,以為神氣爭而邪氣入,非年少所能復之也,以故死。所謂氣者,當調飲食,擇晏日,車步廣志,以適筋骨肉血脈,以瀉氣。故年二十,是謂『
易』。〔二〕法不當砭灸,砭灸至氣逐。」

〔一〕集解徐廣曰:「董謂深藏之。一作『堇』。」索隱堇音謹。

〔二〕集解徐廣曰:「一作『賀』,又作『質』。」

問臣意:「師慶安受之?聞於齊諸侯不?」對曰:「不知慶所師受。慶家富,善為醫,不肯為人治病,當以此故不聞。慶又告臣意曰:『慎毋令我子孫知若學我方也。』」

問臣意:「師慶何見於意而愛意,欲悉教意方?」對曰:「臣意不聞師慶為方善也。意所以知慶者,意少時好諸方事,臣意試其方,皆多驗,精良。臣意聞菑川唐里公孫光善為古傳方,〔一〕臣意即往謁之。得見事之,受方化陰陽及傳語法,〔二〕臣意悉受書之。臣意欲盡受他精方,公孫光曰:『吾方盡矣,不為愛公所。〔三〕吾身已衰,無所復事之。是吾年少所受妙方也,悉與公,毋以教人。』臣意曰:『得見事侍公前,悉得禁方,幸甚。意死不敢妄傳人。』居有閒,公孫光閒處,〔四〕臣意深論方,見言百世為之精也。師光喜曰:『公必為國工。吾有所善者皆疏,同產處臨菑,善為方,吾不若,其方甚奇,非世之所聞也。吾年中時,〔五〕嘗欲受其方,楊中倩〔六〕不肯,曰「若非其人也」。胥與公往見之,〔七〕當知公喜方也。其人亦老矣,其家給富。』時者未往,會慶子男殷來獻馬,因師光奏馬王所,意以故得與殷善。光又屬意於殷曰:『意好數,〔八〕公必謹遇之,其人聖儒。』〔九〕即為書以意屬陽慶,以故知慶。臣意事慶謹,以故愛意也。」

〔一〕索隱謂好能傳得古方也。正義謂全傳寫得古人之方書。

〔二〕集解徐廣曰:「法,一作『五』。」

〔三〕索隱言於意所,不愛惜方術也。

〔四〕正義上音閑,下昌汝反。

〔五〕索隱案:年中謂中年時也。中年亦壯年也,古人語自爾。

〔六〕索隱倩音七見反,人姓名也。

〔七〕集解徐廣曰:「胥猶言須也。」

〔八〕索隱數,色句反。謂好術數也。

〔九〕索隱言意儒德,慕聖人之道,故云聖儒也。

問臣意曰:「吏民嘗有事學意方,及畢盡得意方不?何縣里人?」對曰:「臨菑人宋邑。〔一〕邑學,臣意教以五診,〔二〕歲餘。濟北王遣太醫高期、王禹〔三〕學,臣意教以經脈高下及奇絡結〔四〕,當論俞〔五〕所居,及氣當上下出入邪〔正〕逆順,以宜鑱石,定砭灸處,歲餘。菑川王時遣太倉馬長馮信正方,臣意教以案法逆順,論藥法,定五味及和齊湯法。高永侯家丞杜信,喜脈,來學,臣意教以上下經脈五診,二歲餘。臨菑召里唐安來學,臣意教以五診上下經脈,奇咳,四時應陰陽重,未成,除為齊王侍醫。」

〔一〕集解徐廣曰:「一作『昆』。」

〔二〕正義謂診五藏之脈。

〔三〕集解徐廣曰:「一作『齲』。」

〔四〕正義素問云:「奇經八脈,往來舒時,一止而復來,名之曰結也。」

〔五〕正義式喻反。

問臣意:「診病決死生,能全無失乎?」臣意對曰:「意治病人,必先切其脈,乃治之。敗逆者不可治,其順者乃治之。心不精脈,所期死生視可治,時時失之,臣意不能全也。」

太史公曰:女無美惡,居宮見妒;士無賢不肖,入朝見疑。故扁鵲以其伎見殃,倉公乃匿跡自隱而當刑。緹縈通尺牘,父得以後寧。故老子曰「美好者不祥之器」,豈謂扁鵲等邪?若倉公者,可謂近之矣。

【索隱述贊】上池祕術,長桑所傳。始候趙簡,知夢鈞天。言占虢嗣,尸蹶起焉。倉公贖罪,陽慶推賢。效驗多狀,式具于篇。

正義胃大一尺五寸,徑五寸,長二尺六寸,橫尺,受水穀三斗五升,其中常留穀二斗,水一斗五升。凡人食,入於口而聚於胃中,穀熟,傳入小腸也。小腸大二寸半,徑八分分之少半,長三丈二尺,受穀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回腸(小)〔大〕腸,謂受穀而傳入於大腸也。大四寸,徑一寸半,長二丈二尺,受穀一斗,水七升半。廣腸大八寸,徑二寸半,長二尺八寸,受穀九升三合八分合之一。故腸胃凡長五丈八尺四寸,合受水穀八斗七升六合八分合之一,此腸胃長短受水穀之數也。甲乙經「腸胃凡長丈六尺四寸四分」,從口至腸而數之。此徑從胃至腸而數之,故短也。肝重四斤四兩,左三葉,右四葉,凡七葉,主藏魂。肝者,幹也。於五行為木,其體狀有枝幹也。肝之神七人,老子名曰明堂宮,蘭臺府,從官三千六百人。又云肝神六:童子三,女子三。心重十二兩,中有七孔,三毛,盛精汁三合,主藏神。心,纖也,所識纖微也。其神九,太尉公名曰絳宮,太始、南極老人、員光之身,其從官三千六百人。又為帝王,身之王也。脾重二斤三兩,扁廣三寸,長五寸,有散膏半斤,主(裏)〔裹〕血溫五藏,主藏意。脾,也。在助氣,主化穀。其神云光玉女子母,其從官三千六百人也。肺重三斤三兩,六葉兩耳,凡八葉,主藏魂魄。肺,孛也。言其氣孛,故短也,鬱也。其神八人,太和君名曰玉堂宮,尚書府。其從官三千六百人。又云肺神十四:童子七,女子七也。腎有兩枚,重一斤一兩,主藏志。腎,引也。腎屬水,主引水氣,灌注諸脈也。其神六人,司徒、司空、司命、司錄、司隸校尉、尉卿也。膽在肝之短葉閒,重三兩三銖,盛精汁三合。膽,敢也。言人有膽氣而能果敢也。其神五人,太一道君居紫房宮中,其從官三千六百人也。胃重二斤十四兩,紆曲屈申,長二尺六寸,大一尺五寸,徑五寸,盛穀二斗,水一斗五升。胃,圍也。言圍受食物也。其神十二人,五元之氣,諫議大夫也。小腸重二斤十四兩,長三丈二尺,廣二寸半,徑八分分之少半,迴積十六曲,盛穀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腸,暢也。言通暢胃氣,牽去穢也。其神二人,元梁使者也。大腸重三斤十二兩,長二丈一尺,廣四寸,徑一寸半,當齊,右迴十六曲,盛穀一斗水七升半。大腸即迴腸也。其迴曲,因以名之。其神二人,元梁使者也。膀胱重九兩二銖,縱廣九寸,盛溺九升九合。膀,橫也。胱,廣也。體短而又名胞。胞,虛空也,主以虛承水液。口廣二寸半。脣至齒長九分。齒已後至會厭,深三寸半,大容五合也。舌重十兩,長七寸,廣二寸半。舌,泄也。言可舒泄言語也。咽門重十兩,廣二寸半,至胃長一尺六寸。咽,嚥也。言咽物也。又謂之咽,主地氣。胃為土,故云主地氣也。喉嚨重十二兩,廣二寸,長一尺二寸九節。喉嚨,空虛也。言其中空虛,可以通氣息焉。心,肺之系也,呼吸之道路。喉嚨與咽並行,其實兩異,而人多惑也。肛門重十二兩,大八寸,徑二寸太半,長二尺八寸,受穀九升三合八分合之一。肛,釭也。言其處似車釭,故曰釭門。即廣腸之門,又名(瞋)〔
腸〕也。

手三陽之脈,從手至頭長五尺,五六合三丈。一手有三陽,兩手為六陽,故云五六三丈。手三陰之脈,從手至胸中長三尺五寸,三六一丈八尺,五六三尺,合二丈一尺。兩手各有三陰,合為六陰,故云三六一丈八尺也。足三陽之脈,從足至頭長八尺,六八合四丈八尺。兩足各有三陽,故曰六八四丈八尺也。足三陰之脈,從足至胸長六尺五寸,六六三丈六尺,五六三尺,合三丈九尺。兩足各有三陰,故云六六三丈六尺也。按:足太陰、少陰皆至舌下,厥陰至於項上。今言至胸中者,蓋據其相接之次者也。人兩足蹻脈,從足至目長七尺五寸,二七一丈四尺,二五一尺合一丈五尺。督任脈各長四尺五寸,二四八尺,二五一尺,合九尺。凡脈長一十六丈二尺也,此所謂十二經脈長短之數也。督脈起於胲頭,上於面,至口齒縫,計此不止長四尺五寸,當取其上極於風府而言之也。手足各十二脈,為二十四,并督任兩蹻四脈,都合二十八脈,以應二十八宿。凡長十六丈二尺,營衛行周此數,則一度也。寸口,脈之大會,手太陰之動也。太陰者,脈之會也。肺,諸藏主,蓋主通陰陽,故十二經皆手太陰,所以決吉凶者。十二經有病,皆寸口,知其何經之動浮沈滑濇逆順,知其死生之兆也。人一呼脈行三寸,一吸脈行三寸,呼吸定息,脈行六寸。十二經,十五絡,二十七氣,皆候於寸口,隨呼吸上下。呼脈上行三寸,吸脈下行三寸,二十七氣皆逐上下行,無有息時。人一日一夜凡一萬三千五百息。脈行五十周於身,漏水下百刻。營衛行陽二十五度,行陰二十五度。度為一周也,故五十度復會於手太陰。寸口者,五藏六府之所終始,故法於寸口也。人一息行六寸,百息六丈,千息六十丈,一萬三千五百息合為八百一十丈。陽脈出行二十五度,陰脈入行二十五度,陰陽出入行二十五度,陰陽呼吸覆行周畢度數也。脈行身畢,即水下百刻亦畢。謂一旦夜刻盡,天明,日出東方,脈還得寸口,當更始也。故寸口者,五藏六府之所終始也。

肺氣通於鼻,鼻和則知臭香矣。肝氣通於目,目和則知白黑矣。脾氣通於口,口和則知穀味矣。心氣通於舌,舌和則知五味矣。腎氣通於耳,耳和則聞五音矣。五藏不和,則九竅不通;六府不和,則留為癰也。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