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发布时间:2006/2/7   被阅览数:2208 次
(文字 〖 〗)
 


季布者,楚人也。為氣任俠,〔一〕有名於楚。項籍使將兵,數窘漢王。〔二〕及項羽滅,高祖購求布千金,敢有舍匿,罪及三族。季布匿濮陽周氏。周氏曰:「漢購將軍急,跡且至臣家,將軍能聽臣,臣敢獻計;即不能,願先自剄。」季布許之。迺髡鉗季布,衣褐衣,置廣柳車中,〔三〕并與其家僮數十人,之魯朱家所賣之。朱家心知是季布,迺買而置之田。誡其子曰:「田事聽此奴,必與同食。」朱家迺乘軺車〔四〕之洛陽,見汝陰侯滕公。滕公留朱家飲數日。因謂滕公曰:「季布何大罪,而上求之急也?」滕公曰:「布數為項羽窘上,上怨之,故必欲得之。」朱家曰:「君視季布何如人也?」曰:「賢者也。」朱家曰:「臣各為其主用,季布為項籍用,職耳。項氏臣可盡誅邪?今上始得天下,獨以己之私怨求一人,何示天下之不廣也!且以季布之賢而漢求之急如此,此不北走胡即南走越耳。夫忌壯士以資敵國,此伍子胥所以鞭荊平王之墓也。君何不從容為上言邪?」汝陰侯滕公心知朱家大俠,意季布匿其所,迺許曰:「諾。」待閒,果言如朱家指。上迺赦季布。當是時,諸公皆多季布能摧剛為柔,朱家亦以此名聞當世。季布召見,謝,上拜為郎中。
〔一〕集解孟康曰:「信交道曰任。」如淳曰:「相與信為任,同是非為俠。所謂『權行州里,力折公侯』者也。」或曰任,氣力也;俠,俜也。索隱任,而禁反。俠音協。如淳曰「相與為任,同是非為俠,權行州里,力折公侯者」,其說為近。俜音普丁反,其義難喻。

〔二〕集解如淳曰:「窘,困也。」

〔三〕集解服虔曰:「東郡謂廣轍車為『柳』。」鄧展曰:「皆棺飾也。載以喪車,欲人不知也。」李奇曰:「大牛車也。車上覆為柳。」瓚曰:「茂陵書中有廣柳車,每縣數百乘,是今運轉大車是也。」索隱案:服虔、臣瓚所據,云東郡謂廣轍車為廣柳車,及茂陵書稱每縣廣柳車數百乘,則凡大車任載運者,通名廣柳車,然則柳為車通名。鄧展所說「柳皆棺飾,載以喪車,欲人不知也」,事義相協,最為通允。故禮曰「設柳翣,為使人勿惡也」。鄭玄注周禮云「柳,聚也,諸飾所聚也」。則是喪車稱柳,後人通謂車為柳也。

〔四〕集解徐廣曰:「馬車也。」索隱案:謂輕車,一馬車也。

孝惠時,為中郎將。單于嘗為書嫚呂后,不遜,呂后大怒,召諸將議之。上將軍樊噲曰:「臣願得十萬眾,橫行匈奴中。」諸將皆阿呂后意,曰「然」。季布曰:「樊噲可斬也!夫高帝將兵四十餘萬眾,困於平城,今噲柰何以十萬眾橫行匈奴中,面欺!且秦以事於胡,陳勝等起。于今創痍未瘳,噲又面諛,欲搖動天下。」是時殿上皆恐,太后罷朝,遂不復議擊匈奴事。

季布為河東守,孝文時,人有言其賢者,孝文召,欲以為御史大夫。復有言其勇,使酒難近。〔一〕至,留邸一月,見罷。季布因進曰:「臣無功竊寵,待罪河東。〔二〕陛下無故召臣,此人必有以臣欺陛下者;今臣至,無所受事,罷去,此人必有以毀臣者。夫陛下以一人之譽而召臣,一人之毀而去臣,臣恐天下有識聞之有以闚陛下也。」〔三〕上默然慚,良久曰:「河東吾股肱郡,故特召君耳。」布辭之官。

〔一〕索隱使音如字。近音其靳反。因酒縱性謂之使酒,即酗酒也。

〔二〕索隱季布言己無功能,竊承恩寵,得待罪河東。其詞典省而文也。

〔三〕集解韋昭曰:「闚見陛下深淺也。」

楚人曹丘生,辯士,數招權顧金錢。〔一〕事貴人趙同等,〔二〕與竇長君善。季布聞之,寄書諫竇長君曰:「吾聞曹丘生非長者,勿與通。」及曹丘生歸,欲得書請季布。〔三〕竇長君曰:「季將軍不說足下,足下無往。」固請書,遂行。使人先發書,季布果大怒,待曹丘。曹丘至,即揖季布曰:「楚人諺曰『得黃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諾』,足下何以得此聲於梁楚閒哉?且僕楚人,足下亦楚人也。僕游揚足下之名於天下,顧不重邪?何足下距僕之深也!」季布迺大說,引入,留數月,為上客,厚送之。季布名所以益聞者,曹丘揚之也。

〔一〕集解孟康曰:「招,求也。以金錢事權貴,而求得其形勢以自炫燿也。」文穎曰:「事權貴也。與通勢,以其所有辜較,請託金錢以自顧。」索隱義如孟康、文穎所說。辜較音姑角。正義言曹丘生依倚貴人,用權勢屬請,數求他人。顧錢,賞金錢也。

〔二〕集解徐廣曰:「漢書作『趙談』,司馬遷以其父名談,故改之。」

〔三〕集解張晏曰:「欲使竇長君為介於布,請見。」

季布弟季心,〔一〕氣蓋關中,遇人恭謹,為任俠,方數千里,士皆爭為之死。嘗殺人,亡之吳,從袁絲〔二〕匿。長事袁絲,弟畜灌夫、籍福之屬。嘗為中司馬,〔三〕中尉郅都不敢不加禮。少年多時時竊籍其名〔四〕以行。當是時,季心以勇,布以諾,著聞關中。

〔一〕集解徐廣曰:「一作『子』。」

〔二〕索隱盎字絲。

〔三〕集解如淳曰:「中尉之司馬。」索隱漢書作「中尉司馬」。

〔四〕索隱籍音子亦反。

季布母弟丁公,〔一〕為楚將。丁公為項羽逐窘高祖彭城西,短兵接,高祖急,顧丁公曰:「兩賢豈相厄哉!」於是丁公引兵而還,漢王遂解去。及項王滅,丁公謁見高祖。高祖以丁公徇軍中,曰:「
丁公為項王臣不忠,使項王失天下者,迺丁公也。」遂斬丁公,曰:「使後世為人臣者無效丁公!」

〔一〕集解晉灼曰:「楚漢春秋云薛人,名固。」索隱案:謂布之舅也。

欒布者,梁人也。始梁王彭越為家人時,〔一〕嘗與布游。窮困,賃傭於齊,為酒人保。〔二〕數歲,彭越去之巨野中為盜,而布為人所略賣,為奴於燕。為其家主報仇,燕將臧荼舉以為都尉。臧荼後為燕王,以布為將。及臧荼反,漢擊燕,虜布。梁王彭越聞之,迺言上,請贖布以為梁大夫。

〔一〕索隱謂居家之人,無官職也。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酒家作保傭也。可保信,故謂之保。」

使於齊,未還,漢召彭越,責以謀反,夷三族。已而梟彭越頭於雒陽下,詔曰:「有敢收視者,輒捕之。」布從齊還,奏事彭越頭下,祠而哭之。吏捕布以聞。上召布,罵曰:「若與彭越反邪?吾禁人勿收,若獨祠而哭之,與越反明矣。趣亨〔一〕之。」方提趣〔二〕湯,布顧曰:「願一言而死。」上曰:「何言?」布曰:「方上之困於彭城,敗滎陽、成皋閒,項王所以(遂)不能〔遂〕西,徒以彭王居梁地,與漢合從苦楚也。當是之時,彭王一顧,與楚則漢破,與漢而楚破。且垓下之會,微彭王,項氏不亡。天下已定,彭王剖符受封,亦欲傳之萬世。今陛下一徵兵於梁,彭王病不行,而陛下疑以為反,反形未見,以苛小〔三〕案誅滅之,臣恐功臣人人自危也。今彭王已死,臣生不如死,請就亨。」於是上迺釋布罪,拜為都尉。

〔一〕索隱上音促,下音普盲反。謂疾令赴鑊也。

〔二〕集解徐廣曰:「一作『走』。」索隱上音啼,下音趨。徐廣云一作「走」,走亦趣向之也。

〔三〕集解徐廣曰:「小,一作『峭』。」

孝文時,為燕相,至將軍。布迺稱曰:「窮困不能辱身下志,非人也;富貴不能快意,非賢也。」於是嘗有德者厚報之,有怨者必以法滅之。吳(軍)〔楚〕反時,以軍功封俞侯,〔一〕復為燕相。燕齊之閒皆為欒布立社,號曰欒公社。

〔一〕集解徐廣曰:「擊齊有功也。」

景帝中五年薨。子賁嗣,為太常,犧牲不如令,國除。

太史公曰:以項羽之氣,而季布以勇顯於楚,身屨(典)軍〔一〕搴旗者數矣,可謂壯士。然至被刑戮,為人奴而不死,何其下也!彼必自負其材,故受辱而不羞,欲有所用其未足也,故終為漢名將。賢者誠重其死。夫婢妾賤人感慨而自殺者,〔二〕非能勇也,其計畫無復之耳。〔三〕欒布哭彭越,趣湯如歸者,彼誠知所處,〔四〕不自重其死。雖往古烈士,何以加哉!

〔一〕集解徐廣曰:「屨,一作『屢』,一曰『覆』。」駰案:孟康曰「屨,履蹈之也」。瓚曰「屢,數也」。索隱身履軍。按:徐氏云一作「覆」,按下云「搴旗」,則「覆軍」為是,勝於「屢」之與「履」。

〔二〕集解徐廣曰:「或作『概』字,音義同。」

〔三〕集解徐廣曰:「復,一作『冀』。」

〔四〕集解如淳曰:「非死者難,處死者難。」

【索隱述贊】季布、季心,有聲梁、楚。百金然諾,十萬致距。出守河東,股肱是與。欒布哭越,犯禁見虜。赴鼎非冤,誠知所處。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