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发布时间:2006/2/7   被阅览数:1789 次
(文字 〖 〗)
 


劉敬〔一〕者,齊人也。漢五年,戍隴西,過洛陽,高帝在焉。婁敬脫輓輅,〔二〕衣其羊裘,見齊人虞將軍曰:「臣願見上言便事。」虞將軍欲與之鮮衣,〔三〕婁敬曰:「臣衣帛,衣帛見;衣褐,衣褐見:終不敢易衣。」於是虞將軍入言上。上召入見,賜食。
〔一〕索隱敬本姓婁,漢書作「婁敬」。高祖曰「婁即劉也」,因姓劉耳。

〔二〕集解蘇林曰:「一木橫鹿車前,一人推之。」孟康曰:「輅音胡格反。輓音晚。」索隱輓者,牽也。音晚。輅者,鹿車前橫木,二人前輓,一人後推之。音胡格反。

〔三〕索隱上音仙。鮮衣,美服也。

已而問婁敬,婁敬說曰:「陛下都洛陽,豈欲與周室比隆哉?」上曰:「然。」婁敬曰:「陛下取天下與周室異。周之先自后稷,堯封之邰,〔一〕積德累善十有餘世。公劉避桀居豳。太王以狄伐故,去豳,杖馬箠居岐,〔二〕國人爭隨之。及文王為西伯,斷虞芮之訟,始受命,呂望、伯夷自海濱來歸之。〔三〕武王伐紂,不期而會孟津之上八百諸侯,皆曰紂可伐矣,遂滅殷。成王即位,周公之屬傅相焉,迺營成周洛邑,〔四〕以此為天下之中也,諸侯四方納貢職,道里均矣,有德則易以王,無德則易以亡。凡居此者,欲令周務以德致人,不欲依阻險,令後世驕奢以虐民也。及周之盛時,天下和洽,四夷鄉風,慕義懷德,附離〔五〕而並事天子,不屯一卒,不戰一士,八夷大國之民莫不賓服,效其貢職。及周之衰也,分而為兩,〔六〕天下莫朝,周不能制也。非其德薄也,而形勢弱也。今陛下起豐沛,收卒三千人,以之徑往而卷蜀漢,定三秦,與項羽戰滎陽,爭成皋之口,大戰七十,小戰四十,使天下之民肝腦塗地,父子暴骨中野,不可勝數,哭泣之聲未絕,傷痍者未起,而欲比隆於成康之時,臣竊以為不侔也。且夫秦地被山帶河,四塞以為固,卒然有急,百萬之眾可具也。因秦之故,資甚美膏腴之地,此所謂天府〔七〕者也。陛下入關而都之,山東雖亂,秦之故地可全而有也。夫與人鬥,不搤其亢,〔八〕拊其背,未能全其勝也。今陛下入關而都,案秦之故地,此亦搤天下之亢而拊其背也。」

〔一〕正義邰音胎。雍州武功縣西南二十三里故斄城是也。說文云:「邰,炎帝之後,姜姓所封國,棄外家也。」毛萇云:「邰,姜嫄國,堯見天因邰而生后稷,故因封於邰也。」

〔二〕集解張晏曰:「言馬箠,示約。」

〔三〕正義呂望宅及廟在蘇州海鹽縣西也。伯夷孤竹國在平州。皆濱東海也。

〔四〕正義括地志云:「故王城一名河南城,本郟鄏,周公所築,在洛州河南縣北九里苑中東北隅。帝王紀云武王伐紂,營洛邑而定鼎焉。」按此即營都城也。書云「乃營成周」。括地志云:「洛陽故城在洛州洛陽城東二十六里,周公所築,即成周城也。尚書〔序〕曰『
成周既成,遷殷頑民』。帝王世紀云『居鄘之眾』。」按:劉敬說周之美,豈言居頑民之所?以此而論,(漢書)〔書序〕非也。

〔五〕集解莊子曰「附離不以膠漆」也。索隱案:謂使離者相附也。義見莊子。

〔六〕正義公羊傳云:「東周者何?成周也。西周者何?王城也。」按:周自平王東遷,以下十二王皆都王城,至敬王乃遷都成周,王赧又居王城也。

〔七〕索隱案:戰國策蘇秦說惠王曰「大王之國,地勢形便,此所謂天府」。高誘注云「府,聚也」。

〔八〕集解張晏曰:「亢,喉嚨也。」索隱搤音厄。亢音胡朗反,一音胡剛反。蘇林以為亢,頸大脈,俗所謂「胡脈」也。

高帝問群臣,群臣皆山東人,爭言周王數百年,秦二世即亡,不如都周。上疑未能決。及留侯明言入關便,即日車駕西都關中。〔一〕

〔一〕索隱案:謂即日西都之計定也。

於是上曰:「本言都秦地者婁敬,『婁』者乃『劉』也。」賜姓劉氏,拜為郎中,號為奉春君。〔一〕

〔一〕索隱案:張晏云「春為歲之始,以其首謀都關中,故號奉春君。」。

漢七年,韓王信反,高帝自往擊之。至晉陽,聞信與匈奴欲共擊漢,上大怒,使人使匈奴。匈奴匿其壯士肥牛馬,但見老弱及羸畜。〔一〕使者十輩來,皆言匈奴可擊。上使劉敬復往使匈奴,還報曰:「兩國相擊,此宜夸矜見所長。〔二〕今臣往,徒見羸瘠〔三〕老弱,此必欲見短,伏奇兵以爭利。愚以為匈奴不可擊也。」是時漢兵已踰句注,〔四〕二十餘萬兵已業行。上怒,罵劉敬曰:「齊虜!以口舌得官,今迺妄言沮吾軍。」〔五〕械繫敬廣武。〔六〕遂往,至平城,匈奴果出奇兵圍高帝白登,七日然後得解。高帝至廣武,赦敬,曰:「吾不用公言,以困平城。吾皆已斬前使十輩言可擊者矣。」迺封敬二千戶,為關內侯,號為建信侯。

〔一〕正義上力為反,下許又反。

〔二〕集解韋昭曰:「夸,張;矜,大也。」

〔三〕索隱上力為反。瘠音稷。瘠,瘦也。漢書作「胔」,音漬。胔,肉也,恐非。

〔四〕正義句注山在代州鴈門縣西北三十里。

〔五〕索隱沮音才敘反。詩傳曰「沮,止也,壞也」。

〔六〕索隱地理志縣名,屬鴈門。正義廣武故縣在句注山南也。

高帝罷平城歸,韓王信亡入胡。當是時,冒頓為單于,兵彊,控弦三十萬,〔一〕數苦北邊。上患之,問劉敬。劉敬曰:「天下初定,士卒罷於兵,未可以武服也。冒頓殺父代立,妻群母,以力為威,未可以仁義說也。獨可以計久遠子孫為臣耳,然恐陛下不能為。」上曰:「誠可,何為不能!顧為柰何?」劉敬對曰:「陛下誠能以適長公主妻之,厚奉遺之,彼知漢適女送厚,蠻夷必慕以為閼氏,生子必為太子。代單于。何者?貪漢重幣。陛下以歲時漢所餘彼所鮮數問遺,因使辯士風諭以禮節。冒頓在,固為子婿;死,則外孫為單于。豈嘗聞外孫敢與大父抗禮者哉?兵可無戰以漸臣也。若陛下不能遣長公主,而令宗室及後宮詐稱公主,彼亦知,不肯貴近,無益也。」高帝曰:「善。」欲遣長公主。呂后日夜泣,曰:「妾唯太子、一女,柰何棄之匈奴!」上竟不能遣長公主,而取家人子名為長公主,妻單于。使劉敬往結和親約。

〔一〕集解應劭曰:「控,引也。」

劉敬從匈奴來,因言「匈奴河南白羊、樓煩王,〔一〕去長安近者七百里,輕騎一日一夜可以至秦中。秦中新破,少民,地肥饒,可益實。夫諸侯初起時,非齊諸田,楚昭、屈、景莫能興。今陛下雖都關中,實少人。北近胡寇,東有六國之族,宗彊,一日有變,陛下亦未得高枕而臥也。臣願陛下徙齊諸田,楚昭、屈、景,燕、趙、韓、魏後,及豪桀名家居關中。無事,可以備胡;諸侯有變,亦足率以東伐。此彊本弱末之術也」。上曰:「善。」迺使劉敬徙所言關中十餘萬口。〔二〕

〔一〕集解張晏云:「白羊,匈奴國名。」索隱案:張晏云白羊,國名。二者並在河南。河南者,案在朔方之河南,舊並匈奴地也,今亦謂之新秦中。

〔二〕索隱案:小顏云「今高陵、櫟陽諸田,華陰、好畤諸景,及三輔諸屈諸懷尚多,皆此時所徙也」。

叔孫通者,〔一〕薛人也。〔二〕秦時以文學徵,待詔博士。數歲,陳勝起山東,使者以聞,二世召博士諸儒生問曰:「楚戍卒攻蘄入陳,於公如何?」博士諸生三十餘人前曰:「人臣無將,將即反,罪死無赦。〔三〕願陛下急發兵擊之。」二世怒,作色。叔孫通前曰:「諸生言皆非也。夫天下合為一家,毀郡縣城,鑠其兵,示天下不復用。且明主在其上,法令具於下,使人人奉職,四方輻輳,安敢有反者!此特群盜鼠竊狗盜耳,何足置之齒牙閒。郡守尉今捕論,何足憂。」二世喜曰:「善。」盡問諸生,諸生或言反,或言盜。於是二世令御史案諸生言反者下吏,非所宜言。諸言盜者皆罷之。迺賜叔孫通帛二十匹,衣一襲,〔四〕拜為博士。叔孫通已出宮,反舍,諸生曰:「先生何言之諛也?」通曰:「公不知也,我幾不脫於虎口!」〔五〕迺亡去,之薛,薛已降楚矣。及項梁之薛,叔孫通從之。敗於定陶,從懷王。懷王為義帝,徙長沙,叔孫通留事項王。漢二年,漢王從五諸侯入彭城,叔孫通降漢王。漢王敗而西,因竟從漢。

〔一〕集解晉灼曰:「楚漢春秋名何。」

〔二〕索隱按:楚漢春秋云名何。薛,縣名,屬魯國。

〔三〕集解瓚曰:「將謂逆亂也。公羊傳曰『君親無將,將而必誅』。」

〔四〕索隱案:國語謂之「一稱」,賈逵案禮記「袍必有表不單,衣必有裳,謂之一稱」。杜預云「衣單複具云稱也」。

〔五〕正義幾音祈。

叔孫通儒服,漢王憎之;迺變其服,服短衣,楚製,〔一〕漢王喜。

〔一〕索隱案:孔文祥云「短衣便事,非儒者衣服。高祖楚人,故從其俗裁製」。

叔孫通之降漢,從儒生弟子百餘人,然通無所言進,專言諸故群盜壯士進之。弟子皆竊罵曰:「事先生數歲,幸得從降漢,今不能進臣等,專言大猾,〔一〕何也?」叔孫通聞之,迺謂曰:「漢王方蒙矢石爭天下,〔二〕諸生寧能鬥乎?故先言斬將搴旗〔三〕之士。諸生且待我,我不忘矣。」漢王拜叔孫通為博士,號稷嗣君。〔四〕

〔一〕索隱案:類集云「猾,狡也。音滑」。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謂發石以投人。」

〔三〕集解張晏曰:「搴,卷也。」瓚曰:「拔取曰搴。楚辭曰『
朝搴阰之木蘭』。」索隱搴音起焉反,又己勉反。案:方言云「南方取物云搴」。許慎云「搴,取也」。王逸云「阰,山名」。又案:埤蒼云「山在楚,音毗」。

〔四〕集解徐廣曰:「蓋言其德業足以繼蹤齊稷下之風流也。」駰案:漢書音義曰「稷嗣,邑名」。

漢五年,已并天下,諸侯共尊漢王為皇帝於定陶,叔孫通就其儀號。高帝悉去秦苛儀法,為簡易。群臣飲酒爭功,醉或妄呼,拔劍擊柱,高帝患之。叔孫通知上益厭之也,說上曰:「夫儒者難與進取,可與守成。臣願徵魯諸生,與臣弟子共起朝儀。」高帝曰:「得無難乎?」叔孫通曰:「五帝異樂,三王不同禮。禮者,因時世人情為之節文者也。故夏、殷、周之禮所因損益可知者,謂不相復也。臣願頗采古禮與秦儀雜就之。」上曰:「可試為之,令易知,度吾所能行為之。」

於是叔孫通使徵魯諸生三十餘人。魯有兩生不肯行,曰:「公所事者且十主,皆面諛以得親貴。今天下初定,死者未葬,傷者未起,又欲起禮樂。禮樂所由起,積德百年而後可興也。吾不忍為公所為。公所為不合古,吾不行。公往矣,無汙我!」叔孫通笑曰:「若真鄙儒也,不知時變。」

遂與所徵三十人西,及上左右為學者與其弟子百餘人為綿蕞〔一〕野外。習之月餘,叔孫通曰:「上可試觀。」上既觀,使行禮,曰:「吾能為此。」迺令群臣習肄,〔二〕會十月。

〔一〕集解徐廣曰:「表位標準。音子外反。」駰案:如淳曰「置設綿索,為習肄處。蕞謂以茅翦樹地為纂位。春秋傳曰『置茅蕝』也」。索隱徐音子外反。如淳云「翦茅樹地,為纂位尊卑之次」。蘇林音纂。韋昭云「引繩為綿,立表為蕞。音茲會反」。按:賈逵云「
束茅以表位為蕝」。又纂文云「蕝,今之『纂』字。包愷音即悅反。又音纂」。

〔二〕索隱肄亦習也,音異。

漢七年,長樂宮成,諸侯群臣皆朝十月。〔一〕儀:先平明,謁者治禮,引以次入殿門,廷中陳車騎步卒衛宮,設兵張旗志。〔二〕傳言「趨」。〔三〕殿下郎中俠陛,陛數百人。功臣列侯諸將軍軍吏以次陳西方,東鄉;文官丞相以下陳東方,西鄉。大行設九賓,臚傳。〔四〕於是皇帝輦出房,〔五〕百官執職〔六〕傳警,〔七〕引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以次奉賀。自諸侯王以下莫不振恐肅敬。至禮畢,復置法酒。〔八〕諸侍坐殿上皆伏抑首,〔九〕以尊卑次起上壽。觴九行,謁者言「罷酒」。御史執法舉不如儀者輒引去。竟朝置酒,無敢讙譁失禮者。於是高帝曰:「吾迺今日知為皇帝之貴也。」迺拜叔孫通為太常,賜金五百斤。

〔一〕索隱小顏云「漢以十月為正,故行朝歲之禮,史家追書十月也」。案:諸書並云十月為歲首,不言以十月為正月。古今注亦云「
群臣始朝十月」也。

〔二〕集解徐廣曰:「一作『幟』。」

〔三〕索隱案:小顏云「傳聲教入者皆令趨。趨,疾行致敬也」。

〔四〕集解漢書音義曰:「傳從上下為臚。」索隱漢書云「設九賓臚句傳」。蘇林云「上傳語告下為臚,下傳語告上為句」。臚猶行者矣。韋昭云「大行人掌賓客之禮,今謂之鴻臚也。九賓,則周禮九儀也,謂公、侯、伯、子、男、孤、卿、大夫、士也」。漢依此以為臚傳,依次傳令上也。向秀注莊子云「從上語下為臚」,音閭。句音九注反。

〔五〕索隱案:輿服志云「殷周以輦載軍器,職載芻豢,至秦始去其輪而輿為尊」也。

〔六〕集解徐廣曰:「一作『幟』。」

〔七〕索隱職音幟,亦音試。傳警者,漢儀云「帝輦動,則左右侍帷幄者稱警」是也。

〔八〕集解文穎曰:「作酒令法也。」蘇林曰:「常會,須天子中起更衣,然後入置酒矣。」索隱按:文穎云「作酒法令也」。姚氏云「進酒有禮也。古人飲酒不過三爵,君臣百拜,終日宴不為之亂也」。

〔九〕集解如淳曰:「抑屈。」

叔孫通因進曰:「諸弟子儒生隨臣久矣,與臣共為儀,願陛下官之。」高帝悉以為郎。叔孫通出,皆以五百斤金賜諸生。諸生迺皆喜曰:「叔孫生誠聖人也,知當世之要務。」

漢九年,高帝徙叔孫通為太子太傅。漢十二年,高祖欲以趙王如意易太子,叔孫通諫上曰:「昔者晉獻公以驪姬之故廢太子,立奚齊,晉國亂者數十年,為天下笑。秦以不蚤定扶蘇,令趙高得以詐立胡亥,自使滅祀,此陛下所親見。今太子仁孝,天下皆聞之;呂后與陛下攻苦食啖,〔一〕其可背哉!陛下必欲廢適而立少,臣願先伏誅,以頸血汙地。」〔二〕高帝曰:「公罷矣,吾直戲耳。」叔孫通曰:「太子天下本,本一搖天下振動,柰何以天下為戲!」高帝曰:「吾聽公言。」及上置酒,見留侯所招客從太子入見,上迺遂無易太子志矣。

〔一〕集解徐廣曰:「攻猶今人言擊也。啖,一作『淡』。」駰案:如淳曰「食無菜茹為啖」。索隱案:孔文祥云「與帝共攻冒苦,難俱食淡也」。案:說文云「淡,薄味也」。音唐敢反。

〔二〕索隱楚漢春秋:「叔孫何云『臣三諫不從,請以身當之』。撫劍將自殺。上離席云『吾聽子計,不易太子』。」

高帝崩,孝惠即位,迺謂叔孫生曰:「先帝園陵寢廟,群臣莫(
能)習。」徙為太常,定宗廟儀法。及稍定漢諸儀法,皆叔孫生為太常所論箸也。

孝惠帝為東朝長樂宮,〔一〕及閒往,數蹕〔二〕煩人,迺作複道,方築武庫南。〔三〕叔孫生奏事,因請閒曰:「陛下何自築複道高寢,衣冠月出游高廟?高廟,漢太祖,柰何令後世子孫乘宗廟道上行哉?」〔四〕孝惠帝大懼,曰:「急壞之。」叔孫生曰:「人主無過舉。〔五〕今已作,百姓皆知之,今壞此,則示有過舉。願陛下原廟渭北,衣冠月出游之,益廣多宗廟,大孝之本也。」上迺詔有司立原廟。原廟起,以複道故。

〔一〕集解關中記曰:「長樂宮本秦之興樂宮也,漢太后常居之。」

〔二〕索隱韋昭云:「蹕,止人行也。」按:長樂、未央宮東西相去稍遠。閒往謂非時也。中閒往來,清道煩人也。

〔三〕集解韋昭曰:「閣道也。」如淳曰:「作複道,方始築武庫南。」

〔四〕集解應劭曰:「月出高帝衣冠,備法駕,名曰游衣冠。」如淳曰:「三輔黃圖高寢在高廟西,高祖衣冠藏在高寢。」月出游於高廟,其道值所作複道下,故言乘宗廟道上行。

〔五〕索隱案:謂舉動有過也。左傳云「君舉必書」。

孝惠帝曾春出游離宮,叔孫生曰:「古者有春嘗果,方今櫻桃孰,可獻,〔一〕願陛下出,因取櫻桃獻宗廟。」上迺許之。諸果獻由此興。

〔一〕索隱案:呂氏春秋「仲春羞以含桃先薦寢廟」。高誘云「進含桃也。鳥所含,故曰含桃」。今之朱櫻即是也。

太史公曰:語曰「千金之裘,非一狐之腋也;臺榭之榱,非一木之枝也;三代之際,非一士之智也」。信哉!夫高祖起微細,定海內,謀計用兵,可謂盡之矣。然而劉敬脫輓輅一說,建萬世之安,智豈可專邪!叔孫通希世度務,制禮進退,與時變化,卒為漢家儒宗。「
大直若詘,〔一〕道固委蛇」,〔二〕蓋謂是乎?

〔一〕索隱音屈。

〔二〕索隱音移。

【索隱述贊】廈藉眾幹,裘非一狐。委輅獻說,綿蕝陳書。皇帝始貴,車駕西都。既安太子,又和匈奴。奉春、稷嗣,其功可圖。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