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发布时间:2006/2/7   被阅览数:2018 次
(文字 〖 〗)
 


魯仲連者,齊人也。好奇偉俶儻之畫策,〔一〕而不肯仕宦任職,好持高節。游於趙。
〔一〕索隱按:廣雅云「俶儻,卓異也」。正義俶,天歷反。魯仲連子云:「齊辯士田巴,服狙丘,議稷下,毀五帝,罪三王,服五伯,離堅白,合同異,一日服千人。有徐劫者,其弟子曰魯仲連,年十二,號『千里駒』,往請田巴曰:『臣聞堂上不奮,郊草不芸,白刃交前,不救流矢,急不暇緩也。今楚軍南陽,趙伐高唐,燕人十萬,聊城不去,國亡在旦夕,先生柰之何?若不能者,先生之言有似梟鳴,出城而人惡之,願先生勿復言。』田巴曰:『謹聞命矣。』巴謂徐劫曰:『先生乃飛兔也,豈直千里駒!』巴終身不談。」

趙孝成王時,而秦王使白起破趙長平之軍前後四十餘萬,秦兵遂東圍邯鄲。趙王恐,諸侯之救兵莫敢擊秦軍。魏安釐王使將軍晉鄙救趙,畏秦,止於蕩陰不進。〔一〕魏王使客將軍新垣衍〔二〕閒入邯鄲,因平原君謂趙王曰:「秦所為急圍趙者,前與齊湣王爭彊為帝,已而復歸帝;今齊(湣王)已益弱,方今唯秦雄天下,此非必貪邯鄲,其意欲復求為帝。趙誠發使尊秦昭王為帝,秦必喜,罷兵去。」平原君猶預未有所決。

〔一〕集解地理志河內有蕩陰縣。正義蕩,天郎反,相州縣。

〔二〕索隱新垣,姓;衍,名也。為梁將。故漢有新垣平。

此時魯仲連適游趙,會秦圍趙,聞魏將欲令趙尊秦為帝,乃見平原君曰:「事將柰何?」平原君曰:「勝也何敢言事!前亡四十萬之眾於外,今又內圍邯鄲而不能去。魏王使客將軍新垣衍令趙帝秦〔一〕,今其人在是。勝也何敢言事!」魯仲連曰:「吾始以君為天下之賢公子也,吾乃今然後知君非天下之賢公子也。梁客新垣衍安在?吾請為君責而歸之。」平原君曰:「勝請為紹介〔二〕而見之於先生。」平原君遂見新垣衍曰:「東國有魯仲連先生者,今其人在此,勝請為紹介,交之於將軍。」新垣衍曰:「吾聞魯仲連先生,齊國之高士也。衍人臣也,使事有職,吾不願見魯仲連先生。」平原君曰:「勝既已泄之矣。」新垣衍許諾。

〔一〕索隱新垣衍欲令趙尊秦為帝也。

〔二〕集解郭璞曰:「紹介,相佑助者。」索隱按:紹介猶媒介也。且禮,賓至必因介以傳辭。紹者,繼也。介不一人,故禮云「介紹而傳命」是也。

魯連見新垣衍而無言。新垣衍曰:「吾視居此圍城之中者,皆有求於平原君者也;今吾觀先生之玉貌,非有求於平原君者也,曷為久居此圍城之中而不去?」魯仲連曰:「世以鮑焦為無從頌而死者,皆非也。〔一〕眾人不知,則為一身。〔二〕彼秦者,棄禮義而上首功之國也,〔三〕權使其士,虜使其民。〔四〕彼即肆然而為帝,〔五〕過〔六〕而為政於天下,〔七〕則連有蹈東海而死耳,吾不忍為之民也。〔八〕所為見將軍者,欲以助趙也。」

〔一〕集解鮑焦,周之介士也。見莊子。索隱從頌者,從容也。世人見鮑焦之死,皆以為不能自寬容而取死,此言非也。正義韓詩外傳云:「姓鮑,名焦,周時隱者也。飾行非世,廉潔而守,荷擔採樵,拾橡充食,故無子胤,不臣天子,不友諸侯。子貢遇之,謂之曰:『吾聞非其政者不履其地,汙其君者不受其利。今子履其地,食其利,其可乎?』鮑焦曰:『吾聞廉士重進而輕退,賢人易愧而輕死。』遂抱木立枯焉。」按:魯仲連留趙不去者,非為一身。

〔二〕索隱言眾人不識鮑焦之意,焦以恥居濁世而避之,非是自為一身而憂死。事見莊子也。

〔三〕集解譙周曰:「秦用衛鞅計,制爵二十等,以戰獲首級者計而受爵。是以秦人每戰勝,老弱婦人皆死,計功賞至萬數。天下謂之『上首功之國』,皆以惡之也。」索隱秦法,斬首多為上功。謂斬一人首賜爵一級,故謂秦為「首功之國」也。

〔四〕索隱言秦人以權詐使其戰士,以奴虜使其人。言無恩以恤下。

〔五〕索隱肆然猶肆志也。

〔六〕正義至「過」字為絕句。肆然其志意也。言秦得肆志為帝,恐有烹醢納筦,遍行天子之禮。過,失也。

〔七〕索隱謂以過惡而為政也。

〔八〕正義若趙、魏帝秦,得行政教於天下,魯連蹈東海而溺死,不忍為秦百姓。

新垣衍曰:「先生助之將柰何?」魯連曰:「吾將使梁及燕助之,齊、楚則固助之矣。」新垣衍曰:「燕則吾請以從矣;若乃梁者,則吾乃梁人也,先生惡能使梁助之?」魯連曰:「梁未睹秦稱帝之害故耳。使梁睹秦稱帝之害,則必助趙矣。」

新垣衍曰:「秦稱帝之害何如?」魯連曰:「昔者齊威王嘗為仁義矣,率天下諸侯而朝周。周貧且微,諸侯莫朝,而齊獨朝之。居歲餘,周烈王崩,〔一〕齊後往,周怒,赴於齊〔二〕曰:『天崩地坼,天子下席。〔三〕東藩之臣因齊後至,則斮。』〔四〕齊威王勃然怒曰:『叱嗟,而母婢也!』〔五〕卒為天下笑。故生則朝周,死則叱之,誠不忍其求也。彼天子固然,其無足怪。」

〔一〕集解徐廣曰:「烈王十年崩,威王之七年。」正義周本紀及年表云烈王七年崩,齊威王十年也,與徐不同。

〔二〕正義鄭玄云:「赴,告也。」今文「赴」作「訃」。

〔三〕索隱按:謂烈王太子安王驕也。下席,言其寢苫居廬。

〔四〕集解公羊傳曰:「欺三軍者其法斮。」何休曰:「斮,斬也。」

〔五〕正義罵烈王后也。

新垣衍曰:「先生獨不見夫僕乎?十人而從一人者,寧力不勝而智不若邪?畏之也。」〔一〕魯仲連曰:「嗚呼!梁之比於秦若僕邪?」新垣衍曰:「然。」魯仲連曰:「吾將使秦王烹醢梁王。」新垣衍怏然不悅,曰:〔二〕「噫嘻,〔三〕亦太甚矣先生之言也!先生又惡能使秦王烹醢梁王?」魯仲魯曰:「固也,吾將言之。昔者九侯、鄂侯、〔四〕文王,紂之三公也。九侯有子而好,獻之於紂,紂以為惡,醢九侯。鄂侯爭之彊,辯之疾,故脯鄂侯。文王聞之,喟然而歎,故拘之牖里之庫百日,〔五〕欲令之死。曷為與人俱稱王,卒就脯醢之地?齊湣王之魯,夷維子〔六〕為執策而從,謂魯人曰:『子將何以待吾君?』魯人曰:『吾將以十太牢待子之君。』夷維子曰:『子安取禮而來〔待〕吾君?彼吾君者,天子也。天子巡狩,諸侯辟舍,〔七〕納筦籥,〔八〕攝衽抱机,〔九〕視膳於堂下,天子已食,乃退而聽朝也。』魯人投其籥,不果納。〔一零〕不得入於魯,將之薛,〔一一〕假途於鄒。當是時,鄒君死,湣王欲入弔,夷維子謂鄒之孤曰:『天子弔,主人必將倍殯棺,設北面於南方,然后天子南面弔也。』〔一二〕鄒之群臣曰:『必若此,吾將伏劍而死。』固不敢入於鄒。鄒、魯之臣,生則不得事養,死則不得賻襚,〔一三〕然且欲行天子之禮於鄒、魯,鄒、魯之臣不果納。〔一四〕今秦萬乘之國也,梁亦萬乘之國也。俱據萬乘之國,各有稱王之名,睹其一戰而勝,欲從而帝之,是使三晉之大臣不如鄒、魯之僕妾也。且秦無已而帝,則且變易諸侯之大臣。彼將奪其所不肖而與其所賢,奪其所憎而與其所愛。彼又將使其子女讒妾為諸侯妃姬。處梁之宮。梁王安得晏然而已乎?而將軍又何以得故寵乎?」

〔一〕索隱言僕夫十人而從一人者,寧是力不勝,亦非智不如,正是畏懼其主耳。

〔二〕正義怏,於尚反。

〔三〕索隱上音依。噫者,不平之聲。下音僖。嘻者,驚恨之聲。

〔四〕集解徐廣曰:「鄴縣有九侯城。九,一作『鬼』。鄂,一作『邢』。」正義九侯城在相州滏陽縣西南五十里。

〔五〕正義相州蕩陰縣北九里有羑城。

〔六〕索隱按:維,東萊之邑,其居夷也,號夷維子。故晏子為萊之夷維人是也。正義密州高密縣,古夷安城。應劭云「故萊夷維邑也」。蓋因邑為姓。子者,男子之美號。又云子,爵也。

〔七〕索隱辟音避。避正寢。案:禮「天子適諸侯,必舍(於)〔
其〕祖廟」。

〔八〕索隱音管藥。

〔九〕索隱音紀。正義衽音而甚反。

〔一零〕索隱謂闔內門不入齊君。正義籥即鑰匙也。投鑰匙於地。

〔一一〕正義薛侯故城在徐州滕縣界也。

〔一二〕索隱倍音佩。謂主人不在殯東,將背其殯棺立西階上,北面哭,是背也。天子乃於阼階上,南面而弔之也。

〔一三〕正義衣服曰襚,貨財曰賻,皆助生送死之禮。

〔一四〕索隱謂時君弱臣彊,故鄒、魯君生時臣並不得盡事養,死亦不得行賻襚之禮。然齊欲行天子禮於鄒、魯,鄒、魯之臣皆不果納之,是猶秉禮而存大體。

於是新垣衍起,再拜謝曰:「始以先生為庸人,吾乃今日知先生為天下之士也。吾請出,不敢復言帝秦。」秦將聞之,為卻軍五十里。適會魏公子無忌奪晉鄙軍以救趙,擊秦軍,秦軍遂引而去。

於是平原君欲封魯連,魯連辭讓(使)者三,終不肯受。平原君乃置酒,酒酣起前,以千金為魯連壽。魯連笑曰:「所貴於天下之士者,為人排患釋難解紛亂而無取也。即有取者,是商賈之事也,而連不忍為也。」遂辭平原君而去,終身不復見。

其後二十餘年,燕將攻下聊城,〔一〕聊城人或讒之燕,燕將懼誅,因保守聊城,不敢歸。齊田單攻聊城〔二〕歲餘,士卒多死而聊城不下。魯連乃為書,約之矢以射城中,遺燕將。書曰:

〔一〕正義今博州縣也。

〔二〕集解徐廣曰:「案年表,田單攻聊城在長平後十餘年也。」索隱按:徐廣據年表,以為田單攻聊城在長平後十餘年耳,言「三十餘年」,誤也。

吾聞之,智者不倍時而棄利,勇士不卻死而滅名,〔一〕忠臣不先身而後君。今公行一朝之忿,不顧燕王之無臣,非忠也;殺身亡聊城,而威不信於齊,非勇也;功敗名滅,後世無稱焉,非智也。三者世主不臣,說士不載,故智者不再計,勇士不怯死。今死生榮辱,貴賤尊卑,此時不再至,願公詳計而無與俗同。

〔一〕索隱卻死猶避死也。

且楚攻齊之南陽,〔一〕魏攻平陸,〔二〕而齊無南面之心,以為亡南陽之害小,不如得濟北之利大,〔三〕故定計審處之。今秦人下兵,魏不敢東面;衡秦之勢成,〔四〕楚國之形危;齊棄南陽,〔五〕斷右壤,〔六〕定濟北,〔七〕計猶且為之也。且夫齊之必決於聊城,公勿再計。今楚魏交退於齊,而燕救不至。〔八〕以全齊之兵,無天下之規,與聊城共據期年之敝,則臣見公之不能得也。且燕國大亂,君臣失計,上下迷惑,栗腹以十萬之眾五折於外,〔九〕以萬乘之國被圍於趙,壤削主困,為天下僇笑。國敝而禍多,民無所歸心。今公又以敝聊之民距全齊之兵,是墨翟之守也。〔一零〕食人炊骨,士無反外之心,是孫臏之兵也。〔一一〕能見於天下。雖然,為公計者,不如全車甲以報於燕。車甲全而歸燕,燕王必喜;身全而歸於國,士民如見父母,交游攘臂而議於世,功業可明。上輔孤主以制群臣,下養百姓以資說士,〔一二〕矯國更俗,〔一三〕功名可立也。亡意亦捐燕棄世,東游於齊乎?〔一四〕裂地定封,富比乎陶、衛,〔一五〕世世稱孤,與齊久存,又一計也。此兩計者,顯名厚實也,願公詳計而審處一焉。

〔一〕索隱即齊之淮北、泗上之地也。

〔二〕索隱平陸,邑名,在西界。正義兗州縣也。

〔三〕索隱即聊城之地也。正義言齊無南面攻楚、魏之心,以為南陽、平陸之害小,不如聊城之利大,言必攻之也。

〔四〕索隱此時秦與齊和,故云「衡秦之勢成」也。

〔五〕索隱棄楚所攻之泗上也。

〔六〕索隱又斷絕魏之所攻齊右壤之地平陸是也。言右壤斷棄而不救也。

〔七〕索隱志在攻聊城而定濟北也。

〔八〕索隱按:交者,俱也。前時楚攻南陽,魏攻平陸,今二國之兵俱退,而燕救又不至,是勢危也。

〔九〕集解徐廣曰:「此事去長平十年。」

〔一零〕正義如墨翟守宋,卻楚軍。

〔一一〕正義言孫臏能撫士卒,士卒無二心也。

〔一二〕索隱言既養百姓,又資說士,終擬強國也。劉氏云讀「說士」為「銳士」,意雖亦便,不如依字。

〔一三〕索隱欲令燕將歸燕,矯正國事,改更獘俗也。

〔一四〕索隱亡音無。言若必無還燕意,則捐燕而東游於齊乎。

〔一五〕索隱按:延篤注戰國策云「陶,陶朱公也;衛,衛公子荊」,非也。王劭云「魏冉封陶,商君姓衛」。富比陶、衛,謂此也。

且吾聞之,規小節者不能成榮名,惡小恥者不能立大功。昔者管夷吾射桓公中其鉤,篡也;遺公子糾不能死,怯也;〔一〕束縛桎梏,辱也。若此三行者,世主不臣而鄉里不通。鄉使管子幽囚而不出,身死而不反於齊,則亦名不免為辱人賤行矣。臧獲且羞與之同名矣,〔二〕況世俗乎!故管子不恥身在縲紲之中而恥天下之不治,不恥不死公子糾而恥威之不信於諸侯,故兼三行之過而為五霸首,〔三〕名高天下而光燭鄰國。曹子〔四〕為魯將,三戰三北,而亡地五百里。鄉使曹子計不反顧,議不還踵,刎頸而死,則亦名不免為敗軍禽將矣。曹子棄三北之恥,而退與魯君計。桓公朝天下,會諸侯,曹子以一劍之任,枝桓公之心〔五〕於壇坫之上,顏色不變,辭氣不悖,三戰之所亡一朝而復之,天下震動,諸侯驚駭,威加吳、越。若此二士者,非不能成小廉而行小節也,以為殺身亡軀,絕世滅後,功名不立,非智也。故去感忿之怨,立終身之名;棄忿悁之節,〔六〕定累世之功。是以業與三王爭流,而名與天壤相獘也。願公擇一而行之。

〔一〕索隱遺,棄也。謂棄子糾而事小白也。正義管仲傅子糾而魯殺之,不能隨子糾死,是怯懦畏死。

〔二〕集解方言曰:「荊、淮、海、岱、燕、齊之閒罵奴曰臧,罵婢曰獲。」

〔三〕正義按:齊桓最初得周襄王賜文武胙、彤弓矢、大輅,故為五伯首也。

〔四〕索隱魯將曹昧是也。

〔五〕索隱按:枝猶擬也。

〔六〕正義忿,敷粉反。悁,於緣反。

燕將見魯連書,泣三日,猶豫不能自決。欲歸燕,已有隙,恐誅;欲降齊,所殺虜於齊甚眾,恐已降而後見辱。喟然歎曰:「與人刃我,寧自刃。」乃自殺。聊城亂,田單遂屠聊城。歸而言魯連,欲爵之。魯連逃隱於海上,曰:「吾與富貴而詘於人,寧貧賤而輕世肆志焉。」〔一〕

〔一〕索隱肆猶放也。

鄒陽者,齊人也。游於梁,與故吳人莊忌夫子、〔一〕淮陰枚生〔二〕之徒交。上書而介於羊勝、公孫詭之閒。〔三〕勝等嫉鄒陽,惡之梁孝王。孝王怒,下之吏,將欲殺之。鄒陽客游,以讒見禽,恐死而負累,〔四〕乃從獄中上書曰:

〔一〕索隱忌,會稽人,姓莊氏,字夫子。後避漢明帝諱,改姓曰嚴。

〔二〕索隱名乘,字叔,其子皋,漢書並有傳。蓋以銜枚氏而得姓也。

〔三〕索隱言鄒陽上書自達,而游於二人之閒,或往彼,或往此。介者,言有隔於其閒,故杜預曰「介猶閒也」。

〔四〕正義諸不以罪為累。

臣聞忠無不報,信不見疑,臣常以為然,徒虛語耳。昔者荊軻慕燕丹之義,白虹貫日,太子畏之;〔一〕衛先生為秦畫長平之事,太白蝕昴,而昭王疑之。〔二〕夫精變天地而信不喻兩主,豈不哀哉!今臣盡忠竭誠,畢議願知,〔三〕左右不明,〔四〕卒從吏訊,為世所疑,是使荊軻、衛先生復起,而燕、秦不悟也。願大王孰察之。

〔一〕集解應劭曰:「燕太子丹質於秦,始皇遇之無禮,丹亡去,故厚養荊軻,令西刺秦王。精誠感天,白虹為之貫日也。」如淳曰:「白虹,兵象。日為君。」烈士傳曰:「荊軻發後,太子自相氣,見虹貫日不徹,曰:『吾事不成矣。』後聞軻死,事不立,曰『吾知其然也。』」索隱烈士傳曰:「荊軻發後,太子自相氣,見虹貫日不徹,曰『吾事不成』。後聞軻死,事不就,曰『吾知其然』。」是畏也。又王劭云「軻將入秦,待其客未發,太子丹疑其畏懼,故曰畏之」,其解不如見虹貫日不徹也。戰國策又云聶政刺韓傀,亦曰「白虹貫日」也。

〔二〕集解蘇林曰:「白起為秦伐趙,破長平軍,欲遂滅趙,遣衛先生說昭王益兵糧,乃為應侯所害,事用不成。其精誠上達於天,故太白為之蝕昴。昴,趙地分野。將有兵,故太白食昴。食,干歷之也。」如淳曰:「太白乃天之將軍也。」索隱服虔云:「衛先生,秦人。白起攻趙軍於長平,遣衛先生說昭王請益兵糧,為穰侯所害,事不成。精誠感天,故太白食昴。昴,趙分也。」如淳云:「太白主西方,秦在西,敗趙之兆也。食謂干歷之也。」又王充云:「夫言白虹貫日,太白食昴,實也。言荊軻之謀,衛先生之策,感動皇天而貫日食昴,是虛也。」

〔三〕集解張晏曰:「盡其計議,願王知之也。」

〔四〕索隱言左右之不明,不欲斥王。

昔卞和獻寶,楚王刖之;〔一〕李斯竭忠,胡亥極刑。是以箕子詳狂,〔二〕接輿辟世,〔三〕恐遭此患也。願大王孰察卞和、李斯之意,而後楚王、胡亥之聽,〔四〕無使臣為箕子、接輿所笑。臣聞比干剖心,子胥鴟夷,〔五〕臣始不信,乃今知之。願大王孰察,少加憐焉。

〔一〕集解應劭曰:「卞和得玉璞,獻之武王。武王示玉人,玉人曰『石也』。刖右足。武王沒,復獻文王,玉人復曰『石也』。刖其左足。至成王時,卞和抱璞哭于郊,乃使玉尹攻之,果得寶玉。」索隱楚人卞和得玉璞事見國語及呂氏春秋。案世家,楚武王名熊通。文王名賢,武王子也。成王,文王子也,名惲。

〔二〕索隱詳音陽。謂詐為狂也。司馬彪曰「箕子名胥餘」是也。

〔三〕集解張晏曰:「楚賢人,詳狂避世也。」索隱張晏曰「楚賢人」。高士傳「楚人陸通,字接輿」是也。

〔四〕索隱謂以楚王、胡亥之聽為謬,故後之而不用。後猶下也。

〔五〕索隱按:韋昭云「以皮作鴟鳥形,名曰『鴟夷』。鴟夷,皮榼也」。服虔曰「用馬革作囊也,以裹尸,投之于江」。

諺曰:「有白頭如新,〔一〕傾蓋如故。」〔二〕何則?知與不知也。〔三〕故昔樊於期逃秦之燕,藉荊軻首以奉丹之事;〔四〕王奢去齊之魏,臨城自剄以卻齊而存魏。〔五〕夫王奢、樊於期非新於齊、秦而故於燕、魏也,所以去二國死兩君者,行合於志而慕義無窮也。是以蘇秦不信於天下,而為燕尾生;〔六〕白圭戰亡六城,為魏取中山。〔七〕何則?誠有以相知也。蘇秦相燕,燕人惡之於王,王按劍而怒,食以駃騠;〔八〕白圭顯於中山,中山人惡之魏文侯,文侯投之以夜光之璧。何則?兩主二臣,剖心坼肝相信,豈移於浮辭哉!

〔一〕索隱案:服虔云「人不相知,自初交至白頭,猶如新也」。

〔二〕索隱服虔云:「如吳札、鄭僑也。」按:家語「孔子遇程子於途,傾蓋而語」。又志林云「傾蓋者,道行相遇,軿車對語,兩蓋相切,小欹之,故曰傾也。」

〔三〕集解桓譚新論曰:「言內有以相知與否,不在新故也。」

〔四〕索隱藉音子夜反。韋昭云:「謂於期逃秦之燕,以頭與軻,使入秦以示信也。」

〔五〕集解漢書音義曰:「王奢,齊人也,亡至魏。其後齊伐魏,奢登城謂齊將曰:『今君之來,不過以奢之故也。夫義不苟生以為魏累。』遂自剄也。」

〔六〕索隱服虔云:「蘇秦於齊不出其信,於燕則出尾生之信。」韋昭云:「尾生守信而死者。」案:言蘇秦於燕獨守信如尾生,故云「為燕之尾生」也。

〔七〕集解張晏曰:「白圭為中山將,亡六城,君欲殺之,亡入魏,文侯厚遇之,還拔中山。」索隱案:事見戰國策及呂氏春秋也。

〔八〕集解漢書音義曰:「駃騠,駿馬也,生七日而超其母。敬重蘇秦,雖有讒謗,而更膳以珍奇之味。」索隱案:字林云「決啼二音,北狄之良馬也,馬父‰母」。正義食音寺。駃騠音決蹄。北狄良馬也。

故女無美惡,入宮見妒;士無賢不肖,入朝見嫉。昔者司馬喜髕腳於宋,卒相中山;〔一〕范睢摺脅折齒〔二〕於魏,卒為應侯。此二人者,皆信必然之畫,捐朋黨之私,挾孤獨之位,故不能自免於嫉妒之人也。是以申徒狄自沈於河,〔三〕徐衍負石入海。〔四〕不容於世,義不苟取,比周於朝,以移主上之心。故百里奚乞食於路,繆公委之以政;甯戚飯牛車下,而桓公任之以國。〔五〕此二人者,豈借宦於朝,假譽於左右,然後二主用之哉?感於心,合於行,親於膠漆,昆弟不能離,豈惑於眾口哉?故偏聽生姦,獨任成亂。昔者魯聽季孫之說而逐孔子,〔六〕宋信子罕之計而囚墨翟。〔七〕夫以孔、墨之辯,不能自免於讒諛,而二國以危。何則?眾口鑠金,〔八〕積毀銷骨也。〔九〕是以秦用戎人由余而霸中國,齊用越人蒙而彊威、宣。〔一零〕此二國,豈拘於俗,牽於世,繫阿偏之辭哉?公聽並觀,垂名當世。〔一一〕故意合則胡越為昆弟,由余、越人蒙是矣;不合,則骨肉出逐不收,朱、象、管、蔡是矣。今人主誠能用齊、秦之義,後宋、魯之聽,則五伯不足稱,三王易為也。

〔一〕集解晉灼曰:「司馬喜三相中山。」蘇林曰:「六國時人,被此刑也。」索隱事見戰國策及呂氏春秋。蘇林云:「六國時人,相中山也。」

〔二〕索隱案:應侯傳作「折脅摺齒」是也。說文「拉,摧也」,音力答及。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殷之末世人。」索隱申屠狄。按:莊子「申屠狄諫而不用,負石自投河」。韋昭云「六國時人」。漢書云自沈於雍河,服虔曰雍州之河,又新序作「抱甕自沈於河」,不同也。

〔四〕集解列士傳曰:「周之末世人。」索隱亦見莊子。張晏曰「負石欲沈」。

〔五〕集解應劭曰:「齊桓公夜出迎客,而甯戚疾擊其牛角商歌曰:『南山矸,白石爛,生不遭堯與舜禪。短布單衣適至骭,從昏飯牛薄夜半,長夜曼曼何時旦?』公召與語,說之,以為大夫。」索隱事見呂氏春秋。商歌謂為商聲而歌也,或云商旅人歌也,二說並通。矸音公彈反。矸者,白淨貌也。顧野王又作岸音也。禪音膳,如字讀,協韻失之故也。埤蒼云「骭,脛也」。字林音下諫反。

〔六〕索隱論語「齊人歸女樂,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也。

〔七〕索隱案左氏,司城子罕姓樂名喜,乃宋之賢臣也。漢書作「
子冉」。不知子冉是何人。文穎曰「子冉,子罕也」。又按:荀卿傳云「墨翟,孔子時人,或云在孔子後」。又襄二十九年左傳「宋饑,子罕請出粟」。按:時孔子適八歲,則墨翟與子罕不得相輩,或以子冉為是也。

〔八〕索隱案:國語云「眾心成城,眾口鑠金」。賈逵云「鑠,消也。眾口所惡,雖金亦為之消亡」。又風俗通云「或說有美金於此,眾人或共詆訿,言其不純金,賣者欲其必售,因取鍛燒以見其真,是為眾口鑠金也」。

〔九〕索隱大顏云:「讒人積久譖毀,則父兄伯叔自相誅戮,骨肉為之消滅也。」

〔一零〕索隱越人蒙未見所出。漢書作「子臧」。又張晏云「子臧,越人」。或蒙之字也。

〔一一〕索隱小顏云:「公聽,言不私;並觀,所見齊同也。」

是以聖王覺寤,捐子之之心,〔一〕而能不說於田常之賢;〔二〕封比干之後,修孕婦之墓,〔三〕故功業復就於天下。何則?欲善無厭也。夫晉文公親其讎,彊霸諸侯;齊桓公用其仇,而一匡天下。〔四〕何則,慈仁慇勤,誠加於心,不可以虛辭借也。

〔一〕集解徐廣曰:「燕王讓國於其大臣子之也。」

〔二〕集解應劭曰:「田常事齊簡公,簡公說之,而殺簡公。使人君去此心,則國家安全也。」

〔三〕集解應劭曰:「紂刳者,觀其胎產也。」索隱案:比干之後,後謂子也,不見其文。尚書封比干之墓,又惟云刳剔孕婦,則武王雖反商政,亦未必修孕婦之墓也。

〔四〕集解謂晉寺人勃鞮、齊管仲也。

至夫秦用商鞅之法,東弱韓、魏,兵彊天下,而卒車裂之;越用大夫種之謀,禽勁吳,霸中國,而卒誅其身。是以孫叔敖三去相而不悔,〔一〕於陵子仲辭三公為人灌園。〔二〕今人主誠能去驕傲之心,懷可報之意,披心腹,見情素,墮肝膽,施德厚,終與之窮達,無愛於士,則桀之狗可使吠堯,〔三〕而蹠之客可使刺由;〔四〕況因萬乘之權,假聖王之資乎?然則荊軻之湛七族,〔五〕要離之燒妻子,〔六〕豈足道哉!

〔一〕索隱案:三得相不喜,知其才之自得也;三去相不悔,知非己之罪也。

〔二〕集解列士傳曰:「楚於陵子仲,楚王欲以為相,而不許,為人灌園。」索隱案:孟子云陳仲子,齊陳氏之族。兄為齊卿,仲子以為不義,乃適楚,居于於陵,自謂於陵子仲。楚王騁以為相,子仲遂夫妻相與逃,為人灌園。烈士傳云字子終。

〔三〕集解韋昭曰:「言恩厚無不使也。」索隱及下「跖之客可使刺由」,此並見戰國策。服虔云仲由也。應劭云許由也。

〔四〕集解應劭曰:「跖之客為其人使刺由。由,許由也。跖,盜跖也。」

〔五〕集解應劭曰:「荊軻為燕刺秦始皇,不成而死,其族坐之湛沒。吳王闔閭欲殺王子慶忌,要離詐以罪亡,令吳王燔其妻子,要離走見慶忌,以劍刺之。」張晏曰:「七族,上至曾祖,下至曾孫。」索隱湛音沈。張晏云「七族,上至曾祖,下至元孫」。又一說云,父之族,一也;姑之子,二也;姊妹之子,三也;女子之子,四也;母之族,五也;從子,六也;及妻父母凡七。

〔六〕索隱事見呂氏春秋。

臣聞明月之珠,夜光之璧,以闇投人於道路,人無不按劍相眄者。何則?無因而至前也。蟠木根柢,輪囷〔一〕離詭,〔二〕而為萬乘器者。何則?以左右先為之容也。〔三〕故無因至前,雖出隨侯之珠,夜光之璧,猶結怨而不見德。故有人先談,則以枯木朽株樹功而不忘。今夫天下布衣窮居之士,身在貧賤,雖蒙堯、舜之術〔四〕,挾伊、管之辯,懷龍逢、比干之意,欲盡忠當世之君,而素無根柢之容,雖竭精思,欲開忠信,輔人主之治,則人主必有按劍相眄之跡,是使布衣不得為枯木朽株之資也。

〔一〕索隱孟康云:「蟠結之木也。」晉灼云:「槃柢,木根也。」

〔二〕集解張晏曰:「根柢,下本也。輪囷離詭,委曲槃戾也。」

〔三〕索隱謂左右先加雕刻,是為之容飾也。

〔四〕索隱案:言雖蒙被堯、舜之道。

是以聖王制世御俗,獨化於陶鈞之上,〔一〕而不牽於卑亂之語,不奪於眾多之口。故秦皇帝任中庶子蒙嘉之言,以信荊軻之說,而匕首竊發;〔二〕周文王獵涇、渭,載呂尚而歸,以王天下。故秦信左右而殺,周用烏集而王。〔三〕何則?以其能越攣拘之語,馳域外之議,獨觀於昭曠之道也。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陶家名模下圓轉者為鈞,以其能制器為大小,比之於天。」索隱張晏云:「陶,冶;鈞,範也。作器,下所轉者名鈞。」韋昭曰:「陶,燒瓦之灶。鈞,木長七尺,有絃,所以調為器具也。」崔浩云:「以鈞制器萬殊,故如造化也。」

〔二〕索隱案:通俗文云「其頭類匕,故曰匕首,短而便用也」。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太公望塗覯卒遇,共成王功,若烏鳥之暴集也。」索隱韋昭云:「呂尚適周,如烏之集。」

今人主沈於諂諛之辭,牽於帷裳之制,〔一〕使不羈之士與牛驥同皁,〔二〕此鮑焦所以忿於世而不留富貴之樂也。〔三〕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言為左右便辟侍帷裳臣妾所見牽制。」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食牛馬器,以木作,如槽也。」索隱案:言駿足不可羈絆,以比逸才之人。應劭云「皁,櫪也」。韋昭云「皁,養馬之官,下士也」。案:養馬之官,其衣皁也。又郭璞云「
皁,養馬器也」。正義顏云:「不羈,言才識高遠,不可羈係。皁,在早反。方言云『梁、宋、齊、楚、燕之閒謂櫪曰皁』。」

〔三〕集解如淳曰:「莊子云鮑焦飾行非世,抱木而死。」索隱晉灼云:「列士傳鮑焦怨世不用己,採蔬於道。子貢難曰:『非其代而採其蔬,此焦之有哉?』棄其蔬,乃立枯洛水之上。」案:此事見莊子及說苑、韓詩外傳,小有不同耳。

臣聞盛飾入朝者不以利汙義,砥厲名號者不以欲傷行,故縣名勝母〔一〕而曾子不入,〔二〕邑號朝歌而墨子回車。〔三〕今欲使天下寥廓之士,攝於威重之權,主於位勢之貴,故回面〔四〕汙行以事諂諛之人而求親近於左右,則士伏死堀穴巖(巖)〔藪〕之中耳,〔五〕安肯有盡忠信而趨闕下者哉!

〔一〕集解漢書云里名勝母也。正義鹽鐵論皆云里名,尸子及此傳云縣名,未詳也。

〔二〕索隱按:淮南子及鹽鐵論並云里名勝母,曾子不入,蓋以名不順故也。尸子以為孔子至勝母縣,暮而不宿,則不同也。

〔三〕集解晉灼曰:「朝歌者,不時也。」正義朝歌,今衛州縣也。

〔四〕索隱杜預云:「回,邪也。」

〔五〕集解詩云:「節彼南山,維石巖巖。」

書奏梁孝王,孝王使人出之,卒為上客。

太史公曰:魯連其指意雖不合大義,然余多其在布衣之位,蕩然肆志,不詘於諸侯,談說於當世,折卿相之權。鄒陽辭雖不遜,然其比物連類,有足悲者,亦可謂抗直不橈矣,吾是以附之列傳焉。

【索隱述贊】魯連達士,高才遠致。釋難解紛,辭祿肆志。齊將挫辯,燕軍沮氣。鄒子遇讒,見詆獄吏。慷慨獻說,時王所器。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