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发布时间:2006/2/7   被阅览数:3668 次
(文字 〖 〗)
 


孔子曰「受業身通者七十有七人」,〔一〕皆異能之士也。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政事:冉有,季路。言語:宰我,子貢。〔二〕文學:子游,子夏。師也辟,〔三〕參也魯,〔四〕柴也愚,〔五〕由也喭,〔六〕回也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七〕
〔一〕索隱孔子家語亦有七十七人,唯文翁孔廟圖作七十二人。

〔二〕索隱論語一曰德行,二曰言語,三曰政事,四曰文學。今此文政事在言語上,是其記有異也。

〔三〕集解馬融曰:「子張才過人,失於邪辟文過。」正義音癖。

〔四〕集解孔安國曰:「魯,鈍也。曾子遲鈍。」

〔五〕集解何晏曰:「愚直之愚。」

〔六〕集解鄭玄曰:「子路之行,失於喭。」索隱論語先言柴,次參,次師,次由。今此傳序之亦與論語不同,不得輒言其誤也。正義音畔。喭音岸。

〔七〕集解何晏曰:「言回庶幾於聖道,雖數空匱而樂在其中。賜不受教命,唯財貨是殖,億度是非。蓋美回所以勵賜也。一曰屢猶每也,空猶虛中也。以聖人之善道,教數子之庶幾,猶不至於知道者,各內有此害也。其於庶幾每能虛中者唯回,懷道深遠。不虛心不能知道。子貢無數子之病,然亦不知道者,雖不窮理而幸中,雖非天命而偶富,亦所以不虛心也。」

孔子之所嚴事:於周則老子;於衛,蘧伯玉;〔一〕於齊,晏平仲;〔二〕於楚,老萊子;〔三〕於鄭,子產;於魯,孟公綽。數稱臧文仲、柳下惠、〔四〕銅鞮〔五〕伯華、介山子然,孔子皆後之,不並世。〔六〕

〔一〕集解外寬而內直,自設於隱括之中,直己而不直人,汲汲於仁,以善自終,蓋蘧伯玉之行。索隱按:大戴禮又云「外寬而內直,自娛於隱括之中,直己而不直人,汲汲于仁,以善存亡,蓋蘧伯玉之行也」。

〔二〕集解君擇臣而使之,臣擇君而事之,有道順命,無道衡命,蓋晏平仲之行也。索隱大戴記曰:「君擇臣而使之,臣擇君而事之,有道順命,無道衡命,蓋晏平仲之行也。」

〔三〕索隱大戴記又云:「德恭而行信,終日言不在悔尤之內,貧而樂也,蓋老萊子之行也。」

〔四〕集解孝恭慈仁,允德圖義,約貨去怨,蓋柳下惠之行。索隱大戴記又云:「孝恭慈仁,允德圖義,約貨亡怨,蓋柳下惠之行也。」

〔五〕索隱地理志縣名,屬上黨。正義鞮,丁奚反。按:銅鞮,潞州縣。

〔六〕集解大戴禮曰:「孔子云『國家有道,其言足以興,國家無道,其默足以容,蓋銅鞮伯華之所行。觀於四方,不忘其親,苟思其親,不盡其樂,蓋介山子然之行也』。」說苑曰:「孔子歎曰『銅鞮伯華無死,天下有定矣』。」晉太康地記云:「銅鞮,晉大夫羊舌赤之邑,世號赤曰銅鞮伯華。」索隱按:自臧文仲已下,孔子皆後之,不並代。其所嚴事,自老子及公綽已上,皆孔子同時人也。按:戴德撰禮,號曰大戴禮,合八十五篇,其四十七篇亡,見今存者有三十八篇。今裴氏所引在衛將軍篇。孔子稱祁奚對晉平公之辭,唯舉銅鞮、介山二人行耳。家語又云:「不克不忌,不念舊怨,蓋伯夷、叔齊之行。思天而敬人,服義而行信,蓋趙文子之行。事君不愛其死,謀身不遺其友,蓋隨武子之行。」

顏回者,魯人也,字子淵。少孔子三十歲。〔一〕

〔一〕正義少,戍妙反。

顏淵問仁,孔子曰:「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一〕

〔一〕集解馬融曰:「克己,約身也。」孔安國曰:「復,反也。身能反禮,則為仁矣。」

孔子曰:「賢哉回也!〔一〕一簞食,一瓢飲,〔二〕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三〕「回也如愚;〔四〕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五〕「用之則行,捨之則藏,唯我與爾有是夫!」〔六〕

〔一〕集解衛瓘曰:「非大賢樂道,不能若此,故以稱之。」索隱衛瓘字伯玉,晉太保,亦注論語,故裴引之。

〔二〕集解孔安國曰:「簞,笥也。」

〔三〕集解孔安國曰:「顏回樂道,雖簞食在陋巷,不改其所樂也。」

〔四〕集解孔安國曰:「於孔子之言,默而識之,如愚也。」

〔五〕集解孔安國曰:「察其退還與二三子說釋道義,發明大體,知其不愚。」

〔六〕集解孔安國曰:「言可行則行,可止則止,唯我與顏回同也。」欒肇曰:「用己而後行,不假隱以自高,不屈道以要名,時人無知其實者,唯我與爾有是行。」正義肇字永初,高平人,晉尚書郎,作論語疑釋十卷,論語駮二卷。

回年二十九,髮盡白,蚤死。〔一〕孔子哭之慟,曰:「自吾有回,門人益親。」〔二〕魯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三〕。」

〔一〕索隱按:家語亦云「年二十九而髮白,三十二而死」。王肅云「此久遠之書,年數錯誤,未可詳也。校其年,則顏回死時,孔子年六十一。然則伯魚年五十先孔子卒時,孔子且七十也。今此為顏回先伯魚死,而論語曰顏回死,顏路請子之車,孔子曰『鯉也死,有棺而無槨』,或為設事之辭」。按:顏回死在伯魚之前,故以論語為設詞。

〔二〕集解王肅曰:「顏回為孔子胥附之友,能使門人日親孔子。」

〔三〕集解何晏曰:「凡人任情,喜怒違理。顏回任道,怒不過分。遷者移也,怒當其理,不移易也。不貳過者,有不善未嘗復行。」

閔損字子騫。〔一〕少孔子十五歲。

〔一〕集解鄭玄曰:「孔子弟子目錄云魯人。」索隱家語亦云「
魯人。少孔子十五歲」。

孔子曰:「孝哉閔子騫!人不閒於其父母昆弟之言。」〔一〕不仕大夫,不食汙君之祿。〔二〕「如有復我者,〔三〕必在汶上矣。」〔四〕

〔一〕集解陳群曰:「言子騫上事父母,下順兄弟,動靜盡善,故人不得有非閒之言。」

〔二〕索隱論語季氏使閔子騫為費宰,子騫曰「善為我辭焉」,是不仕大夫,不食汙君之祿也。

〔三〕集解孔安國曰:「復我者,重來召我。」

〔四〕集解孔安國曰:「去之汶水上,欲北如齊。」

冉耕字伯牛。〔一〕孔子以為有德行。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按:家語云魯人。

伯牛有惡疾,孔子往問之,自牖執其手,〔一〕曰:「命也夫!斯人也而有斯疾,命也夫!」〔二〕

〔一〕集解包氏曰:「牛有惡疾,不欲見人,孔子從牖執其手。」

〔二〕集解包氏曰:「再言之者,痛之甚也。」

冉雍字仲弓。〔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家語云:「伯牛之宗族,少孔子二十九歲。」

仲弓問政,孔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一〕在邦無怨,在家無怨。」〔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莫尚乎敬。」

〔二〕集解包氏曰:「在邦為諸侯,在為卿大夫。」

孔子以仲弓為有德行,曰:「雍也可使南面。」〔一〕

〔一〕集解包氏曰:「可使南面,言任諸侯之治。」

仲弓父,賤人。孔子曰:「犁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一〕

〔一〕集解何晏曰:「犁,雜文。騂,赤色也,角者,角周正,中犧牲,雖欲以其所生犁而不用,山川寧肯舍之乎?言父雖不善,不害於子之美。」

冉求字子有,〔一〕少孔子二十九歲。為季氏宰。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

季康子問孔子曰:「冉求仁乎?」曰:「千室之邑,百乘之家,〔一〕求也可使治其賦。仁則吾不知也。」〔二〕復問:「子路仁乎?」孔子對曰:「如求。」

〔一〕集解孔安國曰:「千室,卿大夫之邑。卿大夫稱家。諸侯千乘,大夫故曰百乘。」

〔二〕集解孔安國曰:「賦,兵賦也。仁道至大,不可全名也。」

求問曰:「聞斯行諸?」〔一〕子曰:「行之。」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二〕子華怪之,「敢問問同而答異?」孔子曰:「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三〕

〔一〕集解包氏曰:「賑窮救乏之事也。」

〔二〕集解孔安國曰:「當白父兄,不可自專。」

〔三〕集解鄭玄曰:「言冉有性謙退,子路務在勝尚人,各因其人之失而正之。」

仲由字子路,卞人也。〔一〕少孔子九歲。

〔一〕集解徐廣曰:「尸子曰子路,卞之野人。」索隱家語一字季路,亦云是卞人也。

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雞,佩豭豚,〔一〕陵暴孔子。孔子設禮稍誘子路,子路後儒服委質,〔二〕因門人請為弟子。

〔一〕集解冠以雄雞,佩以豭豚。二物皆勇,子路好勇,故冠帶之。

〔二〕索隱按:服虔注左氏云「古者始仕,必先書其名於策,委死之質於君,然後為臣,示必死節於其君也」。

子路問政,孔子曰:「先之,勞之。」〔一〕請益。曰:「無倦。」〔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先導之以德,使民信之,然後勞之。易曰『悅以使民,民忘其勞』。」

〔二〕集解孔安國曰:「子路嫌其少,故請益。曰『無倦』者,行此上事無倦則可。」

子路問:「君子尚勇乎?」孔子曰:「義之為上。君子好勇而無義則亂,〔一〕小人好勇而無義則盜。」

〔一〕集解李充曰:「既稱君子,不職為亂階也。若君親失道,國家昏亂,其於赴患致命而不知正顧義者,則亦陷乎為亂而受不義之責也。」索隱按:充字弘度,晉中書侍郎,亦作論語解。

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一〕

〔一〕集解孔安國曰:「前所聞未及行,故恐復有聞不得並行。」

孔子曰:「片言可以折獄者,其由也與!」〔一〕「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二〕「若由也,不得其死然。」〔三〕「衣敝縕袍〔四〕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五〕

〔一〕集解孔安國曰:「片猶偏也。聽訟必須兩辭以定是非,偏信一言折獄者,唯子路可也。」

〔二〕集解欒肇曰:「適用曰材,好勇過我用,故云『無所取』。」索隱按:肇字永初,晉尚書郎,作論語義也。

〔三〕集解孔安國曰:「不得以壽終也。」

〔四〕集解孔安國曰:「縕,枲著也。」

〔五〕集解馬融曰:「升我堂矣,未入於室耳。」

季康子問:「仲由仁乎?」孔子曰:「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不知其仁。」

子路喜從游,遇長沮、桀溺、荷蓧丈人。

子路為季氏宰,季孫問曰:「子路可謂大臣與?」孔子曰:「可謂具臣矣。」〔一〕

〔一〕集解孔安國曰:「言備臣數而已。」

子路為蒲大夫,〔一〕辭孔子。孔子曰:「蒲多壯士,又難治。然吾語汝:恭以敬,可以執勇;〔二〕寬以正,可以比眾;〔三〕恭正以靜,可以報上。」

〔一〕索隱蒲,衛邑,子路為之宰也。

〔二〕集解言恭謹謙敬,勇猛不能害,故曰「執」也。

〔三〕集解音鼻。言寬大清正,眾必歸近之。

初,衛靈公有寵姬曰南子。靈公太子蕢聵得過南子,懼誅出奔。及靈公卒而夫人欲立公子郢。郢不肯,曰:「亡人太子之子輒在。」於是衛立輒為君,是為出公。出公立十二年,其父蕢聵居外,不得入。子路為衛大夫孔悝之邑宰。〔一〕蕢聵乃與孔悝作亂,謀入孔悝家,遂與其徒襲攻出公。出公奔魯,而蕢聵入立,是為莊公。方孔悝作亂,〔二〕子路在外,聞之而馳往。遇子羔出衛城門,謂子路曰:「
出公去矣,而門已閉,子可還矣,毋空受其禍。」子路曰:「食其食者不避其難。」子羔卒去。有使者入城,城門開,子路隨而入。造蕢聵,蕢聵與孔悝登臺。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請得而殺之。」蕢聵弗聽。於是子路欲燔臺,蕢聵懼,乃下石乞、壺黶攻子路,擊斷子路之纓。子路曰:「君子死而冠不免。」遂結纓而死。

〔一〕索隱按:服虔云「為孔悝之邑宰」。

〔二〕索隱按:左傳蒯聵入孔悝家,悝母伯姬劫悝於廁,強與之盟而立蒯聵,非悝本心自作亂也。

孔子聞衛亂,曰:「嗟乎,由死矣!」已而果死。故孔子曰:「
自吾得由,惡言不聞於耳。」〔一〕是時子貢為魯使於齊。〔二〕

〔一〕集解王肅曰:「子路為孔子侍衛,故侮慢之人不敢有惡言,是以惡言不聞於孔子耳。」

〔二〕索隱按:左傳子貢為魯使齊在哀十五年,蓋此文誤也。

宰予字子我。〔一〕利口辯辭。既受業,問:「三年之喪不已久乎?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穀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二〕子曰:「於汝安乎?」曰:「安。」「汝安則為之。君子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故弗為也。」〔三〕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四〕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義也。」〔五〕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家語亦云魯人。

〔二〕集解馬融曰:「周書月令有更火之文。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一年之中,鑽火各異木,故曰『改火』。」

〔三〕集解孔安國曰:「旨,美也。責其無仁於親,故言『汝安則為之』。」

〔四〕集解馬融曰:「生未三歲,為父母所懷抱也。」

〔五〕集解孔安國曰:「自天子達於庶人。」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一〕糞土之牆不可圬也。」〔二〕

〔一〕集解包氏曰:「朽,腐也。雕,雕琢刻畫。」

〔二〕集解王肅曰:「圬,墁也。二者喻雖施功猶不成也。」

宰我問五帝之德,子曰:「予非其人也。」〔一〕

〔一〕集解王肅曰:「言不足以明五帝之德也。」

宰我為臨菑大夫,〔一〕與田常作亂,以夷其族,孔子恥之〔二〕。

〔一〕索隱按:謂仕齊。齊都臨淄,故云「為臨淄大夫」也。

〔二〕索隱按:左氏傳無宰我與田常作亂之文,然有闞止字子我,而因爭寵,遂為陳恆所殺。恐字與宰予相涉,因誤云然。

端沐〔一〕賜,衛人,字子貢。少孔子三十一歲。

〔一〕索隱家語作「木」。

子貢利口巧辭,孔子常黜其辯。問曰:「汝與回也孰愈?」〔一〕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愈猶勝也。」

子貢既已受業,問曰:「賜何人也?」孔子曰:「汝器也〔一〕。」曰:「何器也?」曰:「瑚璉也。」〔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言汝器用之人。」

〔二〕集解包氏曰:「瑚璉,黍稷器。夏曰瑚,殷曰璉,周曰簠簋,宗廟之貴器。」

陳子禽問子貢曰:「仲尼焉學?」子貢曰:「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夫子焉不學,〔一〕而亦何常師之有!」〔二〕又問曰:「孔子適是國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三〕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也。」〔四〕

〔一〕集解孔安國曰:「文武之道未墜落於地,賢與不賢各有所識,夫子無所不從學。」

〔二〕集解孔安國曰:「無所不從學,故無常師。」

〔三〕集解鄭玄曰:「怪孔子所至之邦必與聞國政,求而得之邪?抑人君自願與之為治者?」

〔四〕集解鄭玄曰:「言夫子行此五德而得之,與人求之異,明人君自與之。」

子貢問曰:「富而無驕,貧而無諂,何如?」孔子曰:「可也;〔一〕不如貧而樂道,富而好禮。」〔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未足多也。」

〔二〕集解鄭玄曰:「樂謂志於道,不以貧為憂苦也。」

田常欲作亂於齊,憚高、國、鮑、晏,故移其兵欲以伐魯。孔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夫魯,墳墓所處,父母之國,國危如此,二三子何為莫出?」子路請出,孔子止之。子張、子石〔一〕請行,孔子弗許。子貢請行,孔子許之。

〔一〕索隱公孫龍也。

遂行,至齊,說田常曰:「君之伐魯過矣。夫魯,難伐之國,其城薄以卑,其地狹以泄,〔一〕其君愚而不仁,大臣偽而無用,其士民又惡甲兵之事,此不可與戰。君不如伐吳。夫吳,城高以厚,地廣以深,甲堅以新,士選以飽,重器精兵盡在其中,又使明大夫守之,此易伐也。」田常忿然作色曰:「子之所難,人之所易;子之所易,人之所難:而以教常,何也?」子貢曰:「臣聞之,憂在內者攻彊,憂在外者攻弱。今君憂在內。吾聞君三封而三不成者,大臣有不聽者也。今君破魯以廣齊,戰勝以驕主,破國以尊臣,〔二〕而君之功不與焉,則交日疏於主。是君上驕主心,下恣群臣,求以成大事,難矣。夫上驕則恣,臣驕則爭,是君上與主有卻,下與大臣交爭也。如此,則君之立於齊危矣。故曰不如伐吳。伐吳不勝,民人外死,大臣內空,是君上無彊臣之敵,下無民人之過,孤主制齊者唯君也。」田常曰:「善。雖然,吾兵業已加魯矣,去而之吳,大臣疑我,柰何?」子貢曰:「君按兵無伐,臣請往使吳王,令之救魯而伐齊,君因以兵迎之。」田常許之,使子貢南見吳王。

〔一〕索隱按:越絕書其「泄」字作「淺」。

〔二〕集解王肅曰:「鮑、晏等帥師,若破國則臣尊矣。」

說曰:「臣聞之,王者不絕世,霸者無彊敵,千鈞之重加銖兩而移。今以萬乘之齊而私千乘之魯,與吳爭彊,竊為王危之。且夫救魯,顯名也;伐齊,大利也。以撫泗上諸侯,誅暴齊以服彊晉,利莫大焉。名存亡魯,實困彊齊。智者不疑也。」吳王曰:「善。雖然,吾嘗與越戰,棲之會稽。越王苦身養士,有報我心。子待我伐越而聽子。」子貢曰:「越之勁不過魯,吳之彊不過齊,王置齊而伐越,則齊已平魯矣。且王方以存亡繼絕為名,夫伐小越而畏彊齊,非勇也。夫勇者不避難,仁者不窮約,智者不失時,王者不絕世,以立其義。今存越示諸侯以仁,救魯伐齊,威加晉國,諸侯必相率而朝吳,霸業成矣。且王必惡越,〔一〕臣請東見越王,令出兵以從,此實空越,名從諸侯以伐也。」吳王大說,乃使子貢之越。

〔一〕索隱惡猶畏惡也。

越王除道郊迎,身御至舍而問曰:「此蠻夷之國,大夫何以儼然辱而臨之?」子貢曰:「今者吾說吳王以救魯伐齊,其志欲之而畏越,曰『待我伐越乃可』。如此,破越必矣。且夫無報人之志而令人疑之,拙也;有報人之志,使人知之,殆也;事未發而先聞,危也。三者舉事之大患。」句踐頓首再拜曰:「孤嘗不料力,乃與吳戰,困於會稽,痛入於骨髓,日夜焦脣乾舌,徒欲與吳王接踵而死,孤之願也。」遂問子貢。子貢曰:「吳王為人猛暴,群臣不堪;國家敝以數戰,士卒弗忍;百姓怨上,大臣內變;子胥以諫死,〔一〕太宰嚭用事,順君之過以安其私:是殘國之治也。今王誠發士卒佐之徼〔二〕其志,〔三〕重寶以說其心,卑辭以尊其禮,其伐齊必也。彼戰不勝,王之福矣。戰勝,必以兵臨晉,臣請北見晉君,令共攻之,弱吳必矣。其銳兵盡於齊,重甲困於晉,而王制其敝,此滅吳必矣。」越王大說,許諾。送子貢金百鎰,劍一,良矛二。子貢不受,遂行。

〔一〕索隱王劭按:家語、越絕並無此五字。是時子胥未死。

〔二〕集解結堯反。

〔三〕集解王肅曰:「激射其志。」

報吳王曰:「臣敬以大王之言告越王,越王大恐,曰:『孤不幸,少失先人,內不自量,抵罪於吳,軍敗身辱,棲于會稽,國為虛莽,〔一〕賴大王之賜,使得奉俎豆而修祭祀,死不敢忘,何謀之敢慮!』」後五日,越使大夫種頓首言於吳王曰:「東海役臣孤句踐使者臣種,敢修下吏問於左右。今竊聞大王將興大義,誅彊救弱,困暴齊而撫周室,請悉起境內士卒三千人,孤請自被堅執銳,以先受矢石。因越賤臣種奉先人藏器,甲二十領,鈇屈盧之矛,〔二〕步光之劍,以賀軍吏。」吳王大說,以告子貢曰:「越王欲身從寡人伐齊,可乎?」子貢曰:「不可。夫空人之國,悉人之眾,又從其君,不義。君受其幣,許其師,而辭其君。」吳王許諾,乃謝越王。於是吳王乃遂發九郡兵伐齊。

〔一〕集解虛音墟。莽,莫朗反。索隱有本作「棘」,恐誤也。

〔二〕索隱鈇音膚,斧也。劉氏云一本無此字。屈盧,矛名。

子貢因去之晉,謂晉君曰:「臣聞之,慮不先定不可以應卒〔一〕,兵不先辨不可以勝敵。今夫齊與吳將戰,彼戰而不勝,越亂之必矣;與齊戰而勝,必以其兵臨晉。」晉君大恐,曰:「為之柰何?」子貢曰:「修兵休卒以待之。」晉君許諾。

〔一〕索隱按:卒謂急卒也。言計慮不先定,不可以應卒有非常之事。

子貢去而之魯。吳王果與齊人戰於艾陵,〔一〕大破齊師,獲七將軍之兵而不歸,果以兵臨晉,與晉人相遇黃池〔二〕之上。吳晉爭彊。晉人擊之,大敗吳師。越王聞之,涉江襲吳,去城七里而軍。吳王聞之,去晉而歸,與越戰於五湖。三戰不勝,城門不守,越遂圍王宮,殺夫差而戮其相。〔三〕破吳三年,東向而霸。

〔一〕索隱按:左傳在哀十一年。

〔二〕索隱左傳黃池之會在哀十三年。越入吳,吳與越平也。

〔三〕索隱按:左傳越滅吳在哀二十二年,則事並懸隔數年。蓋此文欲終說其事,故其辭相連。

故子貢一出,存魯,亂齊,破吳,彊晉而霸越。子貢一使,使勢相破,十年之中,五國各有變。〔一〕

〔一〕索隱按:左傳謂魯、齊、晉、吳、越也,故云「子貢出,存魯,亂齊,破吳,彊晉而霸越」。

子貢好廢舉,與時轉貨貲。〔一〕喜揚人之美,不能匿人之過。常相魯衛,家累千金,卒終于齊。

〔一〕集解廢舉謂停貯也。與時謂逐時也。夫物賤則買而停貯,值貴即逐時轉易,貨賣取資利也。索隱按:家語「貨」作「化」。王肅云:「廢舉謂買賤賣貴也,轉化謂隨時轉貨以殖其資也。」劉氏云:「廢謂物貴而賣之,舉謂物賤而收買之,轉貨謂轉貴收賤也。」

言偃,吳人,〔一〕字子游。少孔子四十五歲。

〔一〕索隱家語云魯人。按:偃仕魯為武城宰耳。今吳郡有言偃冢,蓋吳郡人為是也。

子游既已受業,為武城宰。〔一〕孔子過,聞弦歌之聲。孔子莞爾而笑〔二〕曰:「割雞焉用牛刀?」〔三〕子游曰:「昔者偃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四〕孔子曰:「二三子,〔五〕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六〕孔子以為子游習於文學。

〔一〕正義括地志云:「在兗州,即南城也。輿地志云南武城縣,魯武城邑,子游為宰者也,在泰山郡。」

〔二〕集解何晏曰:「莞爾,小笑貌。」

〔三〕集解孔安國曰:「言治小何須用大道。」

〔四〕集解孔安國曰:「道謂禮樂也。樂以和人,人和則易使。」

〔五〕集解孔安國曰:「從行者。」

〔六〕集解孔安國曰:「戲以治小而用大。」

卜商〔一〕字子夏。少孔子四十四歲。

〔一〕集解家語云衛人。鄭玄曰溫國卜商。索隱按:家語云衛人,鄭玄云溫國人,不同者,溫國今河內溫縣,元屬衛故。

子夏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一〕子曰:「繪事後素。」〔二〕曰:「禮後乎?」〔三〕孔子曰:「商始可與言詩已矣。」〔四〕

〔一〕集解馬融曰:「倩,笑貌。盼,動目貌。絢,文貌。此上二句在衛風碩人之二章,其下一句逸詩。」

〔二〕集解鄭玄曰:「繪,畫文也。凡晝繪先布眾色,然後以素分布其閒以成其文,喻美女雖有倩盼美質,亦須禮以成也。」

〔三〕集解何晏曰:「孔言繢事後素,子夏聞而解知以素喻禮,故曰『禮後乎』。」

〔四〕集解包氏曰:「能發明我意,可與言詩矣。」

子貢問:「師與商孰賢?」子曰:「師也過,商也不及。」〔一〕「然則師愈與?」曰:「過猶不及。」

〔一〕集解孔安國曰:「言俱不得中。」

子謂子夏曰:「汝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一〕

〔一〕集解何晏曰:「君子之儒將以明道,小人為儒則矜其名。」

孔子既沒,子夏居西河〔一〕教授,為魏文侯師。〔二〕其子死,哭之失明。

〔一〕索隱在河東郡之西界,蓋近龍門。劉氏云:「今同州河西縣有子夏石室學堂也。」正義西河郡,今汾州也。爾雅云:「兩河閒曰冀州。」禮記云:「自東河至於西河。」河東故號龍門河為西河,漢因為西河郡,汾州也,子夏所教處。括地志云:「謁泉山一名隱泉山,在汾州隰城縣北四十里。注水經云『其山崖壁五,崖半有一石室,去地五十丈,頂上平地十許頃。隨國集記云此為子夏石室,退老西河居此』。有卜商神祠,今見在。」

〔二〕索隱按:子夏文學著於四科,序詩,傳易。又孔子以春秋屬商。又傳禮,著在禮志。而此史並不論,空記論語小事,亦其疏也。正義文侯都安邑。孔子卒後,子夏教於西河之上,文侯師事之,咨問國政焉。

顓孫師,陳人,〔一〕字子張。少孔子四十八歲。

〔一〕索隱鄭玄目錄陽城人。陽城,縣名,屬陳郡。

子張問干祿,〔一〕孔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二〕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三〕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四〕

〔一〕集解鄭玄曰:「干,求也。祿,祿位也。」

〔二〕集解包氏曰:「尤,過也。疑則闕之;其餘不疑,猶慎言之,則少過。」

〔三〕集解包氏曰:「殆,危也。所見危者,闕而不行,則少悔。」

〔四〕集解鄭玄曰:「言行如此,雖不得祿,得祿之道。」

他日從在陳蔡閒,困,問行。孔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國行也;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一〕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夫然後行。」〔二〕子張書諸紳〔三〕。

〔一〕集解鄭玄曰:「二千五百家為州,五家為鄰,五鄰為里。行乎哉,言不可行。」

〔二〕集解包氏曰:「衡,軶也。言思念忠信,立則常想見,參然在前;在輿則若倚於車軶。」

〔三〕集解孔安國曰:「紳,大帶也。」

子張問:「士何如斯可謂之達矣?」孔子曰:「何哉,爾所謂達者?」子張對曰:「在國必聞,在家必聞。」〔一〕孔子曰:「是聞也,非達也。夫達者,質直而好義,察言而觀色,慮以下人,〔二〕在國及家必達。〔三〕夫聞也者,色取仁而行違,居之不疑,〔四〕在國及家必聞。」〔五〕

〔一〕集解鄭玄曰:「言士之所在,皆能有名譽。」

〔二〕集解馬融曰:「常有謙退之志,察言語,觀顏色,知其所欲,其念慮常欲下於人。」

〔三〕集解馬融曰:「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

〔四〕集解馬融曰:「此言佞人也。佞人假仁者之色,行之則違;安居其偽而不自疑。」

〔五〕集解馬融曰:「佞人黨多。」

曾參,南武城人,〔一〕字子輿。少孔子四十六歲。

〔一〕索隱按:武城屬魯。當時魯更有北武城,故言南也。正義括地志云:「南武城在兗州,子游為宰者。地理志云定襄有武城,清河有武城,故此云南武城也。」

孔子以為能通孝道,〔一〕故授之業。作孝經。死於魯。

〔一〕正義韓詩外傳云:「曾子曰:『吾嘗仕為吏,祿不過鍾釜,尚猶欣欣而喜者,非以為多也,樂道養親也。親沒之後,吾嘗南游於越,得尊官,堂高九仞,榱提三尺,轂百乘,然猶北向而泣者,非為賤也,悲不見吾親也。』」

澹臺滅明,〔一〕武城人,〔二〕字子羽。少孔子三十九歲。

〔一〕集解包氏曰:「澹臺,姓;滅明,名。」正義括地志云:「延津在滑州靈昌縣東七里。注水經云:『黃河水至此為之延津。昔澹臺子羽齎千金之璧渡河,陽侯波起,兩蛟夾舟。子羽曰:「吾可以義求,不可以威劫。」操劍斬蛟。蛟死,乃投璧於河,三投而輒躍出,乃毀璧而去,亦無怪意。』即此津也。」

〔二〕正義括地志云亦在兗州。

狀貌甚惡。欲事孔子,孔子以為材薄。既已受業,退而修行,行不由徑,非公事不見卿大夫。〔一〕

〔一〕集解包氏曰:「言其公且方。」

南游至江,〔一〕從弟子三百人,設取予去就,名施乎諸侯。孔子聞之,曰:「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二〕。」

〔一〕索隱按:今吳國東南有澹臺湖,即其遺跡所在。

〔二〕索隱按:家語「子羽有君子之容,而行不勝其貌」。而上文云「滅明狀貌甚惡」,則以子羽形陋也。今此孔子云「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與家語正相反。正義按:澹子羽墓在兗州鄒城縣。

宓不齊字子賤。〔一〕少孔子三十歲。〔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魯人。正義顏氏家訓云:「兗州永昌郡城,舊單父縣地也。東門有子賤碑,漢世所立,乃云濟南伏生即子賤之後,是『虙』之與『伏』古來通,字誤為『宓』,較可明矣。虙字從『
虍』,音呼;宓從『』。音綿。下俱為『必』,世傳寫誤也。」

〔二〕索隱家語云「魯人,字子賤,少孔子四十九歲」。此云「三十」,不同。

孔子謂「子賤君子哉!魯無君子,斯焉取斯?」〔一〕

〔一〕集解包氏曰:「如魯無君子,子賤安得此行而學?」

子賤為單父宰,〔一〕反命於孔子,曰:「此國有賢不齊者五人,〔二〕教不齊所以治者。」孔子曰:「惜哉不齊所治者小,所治者大則庶幾矣。」

〔一〕正義宋州縣也。說苑云:「宓子賤理單父,彈琴,身不下堂,單父理。巫馬期以星出,以星入,而單父亦理。巫馬期問其故。宓子賤曰:『我之謂任人,子之謂任力。任力者勞,任人者逸。』」

〔二〕索隱按:家語云「不齊所父事者三人,所兄事者五人,所友者十一人」,不同也。

原憲〔一〕字子思。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鄭玄云魯人。家語云:「宋人。少孔子三十六歲。」

子思問恥。孔子曰:「國有道,穀。〔一〕國無道,穀,恥也。」〔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穀,祿也。邦有道,當食祿。」

〔二〕集解孔安國曰:「君無道而在其朝,食其祿,是恥辱也。」

子思曰:「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乎?」〔一〕孔子曰:「
可以為難矣,仁則吾弗知也。」〔二〕

〔一〕集解馬融曰:「克,好勝人也。伐,自伐其功。怨,忌也。欲,貪欲也。」

〔二〕集解包氏曰:「四者行之難,未足以為仁。」

孔子卒,原憲遂亡在草澤中。〔一〕子貢相衛,而結駟連騎,排藜藿入窮閻,過謝原憲。憲攝敝衣冠見子貢。子貢恥之,曰:「夫子豈病乎?」原憲曰:「吾聞之,無財者謂之貧,學道而不能行者謂之病。若憲,貧也,非病也。」子貢慚,不懌而去,終身恥其言之過也。

〔一〕索隱家語云:「隱居衛。」

公冶長,齊人,字子長。〔一〕

〔一〕索隱家語云:「魯人,名萇,字子長。」范甯云:「字子芝。」

孔子曰:「長可妻也,雖在累紲之中,〔一〕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累,黑索也。紲,攣也。所以拘罪人。」

〔二〕集解張華曰:「公冶長墓在城陽姑幕城東南五里所,墓極高。」

南宮括字子容。〔一〕

〔一〕集解孔安國曰:「容,魯人」。索隱家語作「南宮縚」。按:其人是孟僖子之子仲孫閱也,蓋居南宮因姓焉。

問孔子曰:「羿善射,奡盪舟,〔一〕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孔子弗答。〔二〕容出,孔子曰:「君子哉若人!上德哉若人!」〔三〕「國有道,不廢;〔四〕國無道,免於刑戮。」三復「白珪之玷」,〔五〕以其兄之子妻之。

〔一〕集解孔安國曰:「羿,有窮之君,篡夏后位,其徒寒浞殺之,因其室而生奡。奡多力,能陸地行舟,為夏后少康所殺。」正義羿音詣。盪,大浪反。

〔二〕集解馬融曰:「禹盡力於溝洫,稷播百穀,故曰『躬稼』也。禹及其身,稷及後世,皆王。括意欲以禹稷比孔子,孔子謙,故不答。」

〔三〕集解孔安國曰:「賤不義而貴有德,故曰君子。」

〔四〕集解孔安國曰:「不廢,言見用。」

〔五〕集解孔安國曰:「詩云『白珪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為也』。南容讀詩至此,三反之,是其心敬慎於言。」

公皙哀字季次。〔一〕

〔一〕集解孔子家語云齊人。索隱家語作「公皙克」。

孔子曰:「天下無行,多為家臣,仕於都;唯季次未嘗仕〔一〕。」

〔一〕索隱家語云:「未嘗屈節為人臣,故子特賞歎之。」亦見游俠傳也。

曾蒧〔一〕字皙。〔二〕

〔一〕集解音點。索隱音點,又音其炎反。

〔二〕集解孔安國曰:「皙,曾參父。」索隱家語云:「曾點字子皙,曾參之父。」

侍孔子,孔子曰:「言爾志。」蒧曰:「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一〕孔子喟爾歎曰:「吾與蒧也!」〔二〕

〔一〕集解徐廣曰:「一作『饋』。」駰案:包氏曰「暮春者,季春三月也。春服既成,衣單袷之時,我欲得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於沂水之上,風涼於舞雩之下,歌詠先王之道,歸於夫子之門」。

〔二〕集解周氏曰:「善蒧之獨知時也。」

顏無繇〔一〕字路。路者,顏回父,〔二〕父子嘗各異時事孔子。

〔一〕集解音遙。正義繇音由。

〔二〕索隱家語云「顏由字路,回之父也。孔子始教於闕里而受學焉。少孔子六歲」,故此傳云「父子異時事孔子」,故易稱「顏氏之子」者,是父子俱學孔門也。

顏回死,顏路貧,請孔子車以葬。〔一〕孔子曰:「材不材,亦各言其子也。鯉也死,有棺而無槨,吾不徒行以為之槨,以吾從大夫之後,不可以徒行。」〔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賣以作槨。」

〔二〕集解孔安國曰:「鯉,孔子子伯魚。孔子時為大夫,言從大夫之後,不可徒行,謙辭也。」

商瞿,〔一〕魯人,字子木。〔二〕少孔子二十九歲。

〔一〕正義具俱反。

〔二〕索隱家語云:「瞿年三十八無子,母欲更娶室。孔子曰『瞿過四十當有五丈夫子』,果然。瞿謂梁鱣勿娶,『吾恐子或晚生,非妻之過也』。」

孔子傳易於瞿,瞿傳楚人馯〔一〕臂子弘,〔二〕弘傳江東人矯〔三〕子庸疵,〔四〕疵傳燕人周子家豎,〔五〕豎傳淳于人光子乘羽,〔六〕羽傳齊人田子莊何,〔七〕何傳東武人〔八〕王子中同,〔九〕同傳菑川人楊何。〔一0〕何元朔中以治易為漢中大夫。

〔一〕集解徐廣曰:「音寒。」

〔二〕索隱馯,徐廣音韓,鄒誕生音汗。按:儒林傳、荀卿子及漢書皆云馯臂字子弓,今此獨作「弘」,蓋誤耳。應劭云子弓是子夏門人。正義馯音汗。顏師古云:「馯,姓也。」漢書及荀卿子皆云字子弓,此作「弘」,蓋誤也。應劭云:「子弓,子夏門人。」

〔三〕集解音橋。

〔四〕集解自移反。索隱儒林傳及系本皆作「蟜」。疵音自移反。疵字或作「疪」。蟜是姓,疪,名也,字子肩。然蟜姓,魯莊公族也,禮記「蟜固見季武子」。蓋魯人,史儒林傳皆云魯人,獨此云江東人,蓋亦誤耳。儒林傳云馯臂,江東人;橋疵,楚人也。正義漢書作「橋庇」,云魯人。顏師古云橋庇字子庸。

〔五〕索隱周豎字子家,有本作「林」。正義豎音時與反。周豎字子家,漢書作「周醜」也。

〔六〕索隱淳于,縣名,在北海。光羽字子乘。正義光乘字羽。括地志云:「淳于,國〔名〕,在密州安丘縣東三十里,古之州國,周武王封淳于國。」

〔七〕索隱田何字子莊。正義儒林傳云:「田何字子莊。」

〔八〕集解徐廣曰:「屬琅邪。」

〔九〕索隱王同字子中。正義括地志云:「東武縣今密州諸城縣是也。」漢〔書〕作「王同字子仲」。

〔一0〕索隱自商瞿傳易至楊何,凡八代相傳。儒林傳何字叔元。正義漢書云字叔元。按:商瞿至楊何凡八代。

高柴字子羔。〔一〕少孔子三十歲。

〔一〕集解鄭玄曰衛人。索隱鄭玄云衛人。家語「齊人,高氏之別族。長不盈六尺,狀貌甚惡」。此傳作「五尺」。誤也。正義家語云齊人。

子羔長不盈五尺,受業孔子,孔子以為愚。

子路使子羔為費郈宰,〔一〕孔子曰:「賊夫人之子!」〔二〕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為學!」〔三〕孔子曰:「是故惡夫佞者。」〔四〕

〔一〕正義括地志云:「鄆州宿縣二十三里郈亭。」

〔二〕集解包氏曰:「子羔學未孰習而使為政,所以賊害人。」

〔三〕集解孔安國曰:「言治人事神,於是而習,亦學也。」

〔四〕集解孔安國曰:「疾其以給應,遂己非而不知窮也。」

漆彫開字子開。〔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也。索隱鄭玄云魯人。家語云:「蔡人,字子若,少孔子十一歲。」又曰:「習尚書,不樂仕。孔子曰:『可以仕矣。』對曰:『吾斯之未能信。』」王肅云:「未得用斯書之意,故曰『未能信』也。」正義家語云:「蔡人,字子若,少孔子十一歲。習尚書,不樂仕。」

孔子使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一〕孔子說。〔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仕進之道。未能信者,未能究習。」

〔二〕集解鄭玄曰:「善其志道深。」

公伯繚字子周。〔一〕

〔一〕集解馬融曰魯人。索隱馬融云魯人。家語無公伯繚而有申繚子周。而譙周云「疑公伯繚是讒愬之人,孔子不責,而云『其如命何』,非弟子之流也」。今亦列比在七十二賢之數,蓋太史公誤。且「繚」亦作「遼」也。正義家語有申繚子周。古史考云:「疑公伯僚是讒愬之人,孔子不責,而云命,非弟子之流也。」

周愬子路於季孫,子服景伯以告孔子,曰:「夫子固有惑志〔一〕,繚也,吾力猶能肆諸市朝。」〔二〕孔子曰:「道之將行,命也;道之將廢,命也。公伯繚其如命何!」

〔一〕集解孔安國曰:「季孫信譖,恚子路也。」

〔二〕集解鄭玄曰:「吾勢猶能辨子路之無罪於季孫,使人誅僚而肆之也。有罪既刑,陳其尸曰肆。」

司馬耕字子牛。〔一〕

〔一〕集解孔安國曰宋人。索隱家語云「宋人,字子牛」,孔安國亦云「宋人,弟安子曰司馬犁」也。牛是桓魋之弟,以魋為宋司馬,故牛遂以司馬為氏也。

牛多言而躁。問仁於孔子,孔子曰:「仁者其言也訒。」〔一〕曰:「其言也訒,斯可謂之仁乎?」子曰:「為之難,言之得無訒乎!」〔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訒,難也。」

〔二〕集解孔安國曰:「行仁難,言仁亦不得不訒也。」

問君子,子曰:「君子不憂不懼。」〔一〕曰:「不憂不懼,斯可謂之君子乎?」子曰:「內省不疚,夫何憂何懼!」〔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牛兄桓魋將為亂,牛自宋來學,常憂懼,故孔子解之也。」

〔二〕集解包氏曰:「疚,病。自省無罪惡,無可憂懼。」

樊須字子遲。〔一〕少孔子三十六歲。

〔一〕集解鄭玄曰齊人。索隱家語云魯人也。正義家語云魯人。

樊遲請學稼,孔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圃,曰:「吾不如老圃。」〔一〕樊遲出,孔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二〕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三〕

〔一〕集解馬融曰:「樹五穀曰稼,樹菜蔬曰圃。」

〔二〕集解孔安國曰:「情,實也。言民化上各以實應。」

〔三〕集解包氏曰:「禮義與信足以成德,何用學稼以教民乎!負子之器曰襁。」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問智,曰:「知人。」

有若〔一〕少孔子四十三歲。〔二〕有若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三〕「信近於義,言可復也;〔四〕恭近於禮,遠恥辱也;〔五〕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六〕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

〔二〕索隱家語云:「魯人,字子有,少孔子三十三歲。」今此傳云「四十二歲」,不知傳誤,又所見不同也?正義家語云「魯人,字有,少孔子三十三歲」,不同。

〔三〕集解馬融曰:「人知禮貴和,而每事從和,不以禮為節,亦不可以行也。」

〔四〕集解何晏曰:「復猶覆也。義不必信,信非義也。以其言可覆,故曰近義。」

〔五〕集解何晏曰:「恭不合禮,非禮也。以其能遠恥辱,故曰近禮。」

〔六〕集解孔安國曰:「因,親也。言所親不失其親,亦可宗敬。」

孔子既沒,弟子思慕,有若狀似孔子,弟子相與共立為師,師之如夫子時也。他日,弟子進問曰:「昔夫子當行,使弟子持雨具,已而果雨。弟子問曰:『夫子何以知之?』夫子曰:『詩不云乎?「月離于畢,俾滂沱矣。」〔一〕昨暮月不宿畢乎?』他日,月宿畢,竟不雨。商瞿年長無子,其母為取室。〔二〕孔子使之齊,瞿母請之。孔子曰:『無憂,瞿年四十後當有五丈夫子。』已而果然。問夫子何以知此?」有若默然無以應。弟子起曰:「有子避之,此非子之座也!」

〔一〕集解毛傳曰:「畢,噣也。月離陰星則雨。」

〔二〕正義家語云:「瞿年三十八無子,母欲更娶室。孔子曰:『
瞿年過四十當有五丈夫子。』果然。」中備云:「魯人商瞿使向齊國,瞿年四十,今後使行遠路,畏慮,恐絕無子。夫子正月與瞿母筮,告曰:『後有五丈夫子。』子貢曰:『何以知?』子曰:『卦遇大畜,艮之二世。九二甲寅木為世,六五景子水為應。世生外象生象來爻生互內象,艮別子,應有五子,一子短命。』顏回云:『何以知之?』『內象是本子,一艮變為二醜三陽爻五,於是五子,一子短命。』『何以知短命?』『他以故也。』」

〔三〕集解五男也。索隱謂五男也。

公西赤字子華。〔一〕少孔子四十二歲。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

子華使於齊,冉有為其母請粟。孔子曰:「與之釜。」〔一〕請益,曰:「與之庾。」〔二〕冉子與之粟五秉。〔三〕孔子曰:「赤之適齊也,乘肥馬,衣輕裘。吾聞君子周急不繼富。」〔四〕

〔一〕集解馬融曰:「六斗四升曰釜。」

〔二〕集解包氏曰:「十六斗曰庾。」

〔三〕集解馬融曰:「十六斛曰秉,五秉合八十斛。」

〔四〕集解鄭玄曰:「非冉有與之太多。」

巫馬施字子旗。〔一〕少孔子三十歲。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鄭玄云魯人。家語云:「陳人,字子期。」正義音其。

陳司敗〔一〕問孔子曰:「魯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退而揖巫馬旗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魯君娶吳女為夫人,命之為孟子。孟子姓姬,諱稱同姓,故謂之孟子。魯君而知禮,孰不知禮!」〔二〕施以告孔子,孔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臣不可言君親之惡,為諱者,禮也。」〔三〕

〔一〕集解孔安國曰:「司敗,官名。陳大夫也。」

〔二〕集解孔安國曰:「相助匿非曰黨。禮同姓不婚,而君娶之。當稱『吳姬』,諱曰『孟子』。」

〔三〕集解孔安國曰:「以司敗之言告也。諱國惡,禮也。聖人之道弘,故受之為過也。」

梁鱣〔一〕字叔魚。〔二〕少孔子二十九歲。

〔一〕集解一作「鯉」。

〔二〕集解孔子家語曰齊人。索隱家語云齊人,字叔魚也。

顏幸字子柳。〔一〕少孔子四十六歲。〔二〕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家語云:「顏幸,字柳。」按:禮記有顏柳,或此人。

〔二〕索隱家語云「少三十六歲」,與鄭玄同。

冉孺字子魯,〔一〕少孔子五十歲。

〔一〕集解一作「曾」。索隱家語字子魯,魯人。作「冉儒」。

曹卹字子循。少孔子五十歲。〔一〕

〔一〕索隱曹卹少孔子五十歲。家語同。

伯虔字子析,〔一〕少孔子五十歲。

〔一〕索隱伯虔字子折。家語作「伯處字子」,皆轉寫字誤,未知適從。正義家語云「子哲」。

公孫龍字子石。〔一〕少孔子五十三歲。

〔一〕集解鄭玄曰楚人。索隱家語或作「寵」,又云「礱」,七十子圖非「礱」也。按:字子石,則「礱」或非謬。鄭玄云楚人,家語衛人。然莊子所云「堅白之談」,則其人也。正義家語云衛人,孟子云趙人,莊子云「堅白之談」也。

自子石已右三十五人,顯有年名及受業見于書傳。其四十有二人,無年及不見書傳者紀于左:〔一〕

〔一〕索隱按:家語此例唯有三十七人。其公良孺、秦商、顏亥、叔仲會四人,家語有事跡,史記闕。然自公伯遼、秦冉、鄡單三人,家語不載,而別有琴牢、陳亢、縣亶當此三人數,皆互有也。如文翁圖所記,又有林放、蘧伯玉、申棖、申堂,俱是後人所以見增益,於今殆不可考。

冉季字子產。〔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家語冉季字產。正義家語云冉季字子產。

公祖句茲字子之。〔一〕

〔一〕索隱句音鉤。正義句音鉤。

秦祖字子南。〔一〕

〔一〕集解鄭玄曰秦人。索隱家語字子南。

漆雕哆〔一〕字子斂。〔二〕

〔一〕集解音赤者反。索隱赤者反。家語字子斂。

〔二〕集解鄭玄曰魯人。

顏高字子驕。〔一〕

〔一〕索隱家語名產。孔子在衛,南子招夫子為次過市,時產為御也。正義孔子在衛,南子招夫子為次乘過市,顏高為御。

漆雕徒父。〔一〕

〔一〕索隱家語字固也。

壤駟赤字子徒。〔一〕

〔一〕集解鄭玄曰秦人。索隱家語字子徒者。

商澤。〔一〕

〔一〕集解家語曰字子季。索隱家語字季。

石作蜀字子明。〔一〕

〔一〕索隱家語同。

任不齊字選。〔一〕

〔一〕集解鄭玄曰楚人。索隱家語字子選也。

公良孺字子正。〔一〕

〔一〕集解鄭玄曰:「陳人,賢而有勇。」索隱家語作「良儒」。陳人,字子正,賢而有勇。孔子周遊,常以家車五乘從孔子遊。家語在三十五人之中。亦見系家,在三十二人不見,蓋傳之數亦誤也。鄒誕本作「公襄儒」。正義孔子周游,常以家車五乘從孔子。孔子世家亦云語在三十五人中,今在四十二人數,恐太史公誤也。

后處字子里。〔一〕

〔一〕集解鄭玄曰齊人。索隱家語同也。

秦冉字開。〔一〕

〔一〕正義家語無此人。王肅家語此等惟三十七人,其公良孺、秦商、顏亥、仲叔會四人,家語有事跡,而史記闕。公伯寮、秦冉、鄡單,家語不載,而別有琴牢、陳亢、縣亶三人。

公夏首字乘。〔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家語同也。

奚容箴字子皙。〔一〕

〔一〕索隱家語同也。正義衛人。

公肩定字子中。〔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或曰晉人。索隱家語同也。

顏祖字襄。〔一〕

〔一〕索隱家語無此人也。正義魯人。

鄡〔一〕單〔二〕字子家。〔三〕

〔一〕集解苦堯反。

〔二〕集解音善。

〔三〕集解徐廣曰:「一云『鄔單』。鉅鹿有鄡縣,太原有鄔縣。」索隱鄡音苦堯反,單音善,則單名。徐廣云「一作『鄔單』,鉅鹿有鄡縣,太原有鄔縣」。家語無此人也。

句井疆。〔一〕

〔一〕集解鄭玄曰衛人。正義句作「鉤」。

罕父黑字子索。〔一〕

〔一〕集解家語曰:「罕父黑字索。」索隱家語作「罕父黑字索」。

秦商字子丕。〔一〕

〔一〕集解鄭玄曰楚人。索隱家語:「魯人,字丕慈。少孔子四歲。其父堇,與孔子父紇俱以力聞也。」正義家語云:「魯人,字丕茲。」

申黨字周。〔一〕

〔一〕索隱家語有申繚,字周。論語有申棖。鄭玄云「申棖,魯人,弟子也」。蓋申堂是棖不疑,以棖堂聲相近。上又有公伯繚,亦字周。家語則無伯繚,是史記述伯繚一人者也。正義魯人。

顏之僕字叔。〔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家語並同。

榮旂字子祈。〔一〕

〔一〕索隱家語榮祈字子顏也。

縣成字子祺。〔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家語作「子謀」也。正義縣音玄。

左人郢字行。〔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家語同也。

燕伋字思。〔一〕

〔一〕索隱家語同也。

鄭國字子徒。〔一〕

〔一〕索隱家語薛邦字徒,史記作「國」而家語稱「邦」者,蓋避漢祖諱而改。「鄭」與「薛」,字誤也。正義家語云薛邦字徒,史記作「國」者,避高祖諱。「薛」字與「鄭」字誤耳。

秦非字子之。〔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

施之常字子恆。

顏噲字子聲。〔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

步叔乘字子車。〔一〕

〔一〕集解鄭玄曰齊人。

原亢籍。〔一〕

〔一〕集解家語曰:「名亢,字籍。」索隱家語名亢字籍。正義亢,作「」,仁勇反。

樂欬字子聲。〔一〕

〔一〕索隱家語同也。正義魯人。

廉絜字庸。〔一〕

〔一〕集解鄭玄曰衛人。索隱家語同也。

叔仲會字子期。〔一〕

〔一〕集解鄭玄曰晉人。索隱鄭玄云晉人。家語「魯人。少孔子五十四歲。與孔璇年相比,二孺子俱執筆迭侍於夫子,孟武伯見而放之」是也。

顏何字冉。〔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家語字稱。

狄黑字皙。〔一〕

〔一〕索隱家語同。

邦巽字子斂。〔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家語「巽」作「選」,字子斂。文翁圖作「國選」,蓋亦避漢諱改之。劉氏作「邽巽」,音圭,所見各異。

孔忠。〔一〕

〔一〕集解家語曰:「忠字子蔑,孔子兄之子。」索隱家語云「
忠字子蔑,孔子兄之子」也。

公西輿如字子上。〔一〕

〔一〕索隱家語同。

公西葴字子上。〔一〕

〔一〕集解鄭玄曰魯人。索隱公西箴字子上,家語子上作「子尚」也。

太史公曰:學者多稱七十子之徒,譽者或過其實,毀者或損其真,鈞之未睹厥容貌,則論言弟子籍,出孔氏古文近是。余以弟子名姓文字悉取論語弟子問并次為篇,疑者闕焉。

【索隱述贊】教興闕里,道在郰鄉。異能就列,秀士升堂。依仁遊藝,合志同方。將師宮尹,俎豆琳瑯。惜哉不霸,空臣素王!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