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天官書第五下
发布时间:2006/2/7   被阅览数:2005 次
(文字 〖 〗)
 
〔一〕索隱始日謂食始起之日也。依此文計,唯有一百二十一月,與元數甚為懸校,既無太初曆術,不可得而推定。今以漢志三統曆法計,則六月者七,五月者一,又六月者一,五月者一,凡一百三十五月而復始耳。或術家各異,或傳寫錯謬,故此不同,無以明知也。  

〔二〕集解晉灼曰:「海外遠,甲乙日時不以占候。」  

國皇星,〔一〕大而赤,〔二〕狀類南極。〔三〕所出,其下起兵,兵彊;其衝不利。  

〔一〕正義國皇星者,大而赤,類南極老人,去地三丈,如炬火。見則內外有兵喪之難。  

〔二〕集解孟康曰:「歲星之精散所為也。五星之精散為六十四變,記不盡。」  

〔三〕集解徐廣曰:「老人星也。」  

昭明星,〔一〕大而白,無角,乍上乍下。〔二〕所出國,起兵,多變。  

〔一〕索隱案:春秋合誠圖云「赤帝之精,象如太白,七芒」。釋名為筆星,氣有一枝,末銳似筆,亦曰筆星也。  

〔二〕集解孟康曰:「形如三足机,机上有九彗上向,熒惑之精。」  

五殘星,〔一〕出正東東方之野。其星狀類辰星,去地可六丈。  

〔一〕索隱孟康云:「星表有青氣如暈,有毛,填星之精也。」正義五殘,一名五鋒,出正東東方之分野。狀類辰星,去地可六七丈。見則五分毀敗之徵,大臣誅亡之象。  

大〔一〕賊星,〔二〕出正南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有光。  

〔一〕集解徐廣曰:「大,一作『六』。」  

〔二〕集解孟康曰:「形如彗,九尺,太白之精。」正義大賊星者,一名六賊,出正南,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有光,出則禍合天下。  

司危星,〔一〕出正西西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白,類太白。  

〔一〕集解孟康曰:「星大而有尾,兩角,熒惑之精也。」正義司危者,出正西西方分野也。大如太白,去地可六丈,見則天子以不義失國而豪傑起。  

獄漢星,〔一〕出正北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數動,察之中青。此四野星所出,出非其方,其下有兵,衝不利。  

〔一〕集解孟康曰:「青中赤表,下有二彗縱橫,亦填星之精。」漢書天文志獄漢一名咸漢。  

四填星,所出四隅,去地可四丈。  

地維咸光,亦出四隅,去地可三丈,若月始出。所見,下有亂;亂者亡,有德者昌。  

燭星,狀如太白,〔一〕其出也不行。見則滅。所燭者,城邑亂。  

〔一〕集解孟康曰:「星上有三彗上出,亦填星之精。」  

如星非星,如雲非雲,命曰歸邪。〔一〕歸邪出,必有歸國者。  

〔一〕集解李奇曰:「邪音蛇。」孟康曰:「星有兩赤彗上向,上有蓋狀如氣,下連星。」  

星者,金之散氣,〔其〕本曰火。〔一〕星眾,國吉;少則凶。  

〔一〕集解孟康曰:「星,石也。」  

漢者,亦金之散氣,〔一〕其本曰水。漢,星多,多水,少則旱,〔二〕其大經也。  

〔一〕索隱案:水生〔於〕金,散氣即水氣。河圖括地象曰「河精為天漢」也。  

〔二〕集解孟康曰:「漢,河漢也。水生於金。多,少,謂漢中星。」  

天鼓,有音如雷非雷,音在地而下及地。其所往者,兵發其下。  

天狗,狀如大奔星,〔一〕有聲,其下止地,類狗。所墮及,望之如火光炎炎〔二〕衝天。其下圜如數頃田處,上兌者則有黃色,千里破軍殺將。  

〔一〕集解孟康曰:「星有尾,旁有短彗,下有如狗形者,亦太白之精。」  

〔二〕索隱豔音也。  

格澤星〔一〕者,如炎火之狀。黃白,起地而上。下大,上兌。其見也,不種而穫;不有土功,必有大害。  

〔一〕索隱一音鶴鐸,又音格宅。格,胡客反。  

蚩尤之旗,〔一〕類彗而後曲,象旗。見則王者征伐四方。  

〔一〕集解孟康曰:「熒惑之精也。」晉灼曰:「呂氏春秋曰其色黃上白下。」  

旬始,出於北斗旁,〔一〕狀如雄雞。其怒,青黑,象伏鱉〔二〕。  

〔一〕集解徐廣曰:「蚩尤也。旬,一作『營』。」  

〔二〕集解李奇曰:「怒當音帑。」晉灼曰:「帑,雌也。或曰怒則色青。」  

枉矢,類大流星,蛇行而倉黑,望之如有毛羽然。  

長庚,如一匹布著天。〔一〕此星見,兵起。  

〔一〕正義著音直略反。  

星墜至地,則石也。〔一〕河、濟之閒,時有墜星。  

〔一〕正義春秋云「星隕如雨」是也。今吳郡西鄉見有落星石,其石天下多有也。  

天精而見景星。〔一〕景星者,德星也。其狀無常,常出於有道之國。  

〔一〕集解孟康曰:「精,明也。有赤方氣與青方氣相連,赤方中有兩黃星,青方中一黃星,凡三星合為景星。」索隱韋昭云「精謂清朗」。漢書作「」,亦作「」。郭璞注三蒼云「,雨止無雲也」。正義景星狀如半月,生於晦朔,助月為明。見則人君有德,明聖之慶也。  

凡望雲氣,〔一〕仰而望之,三四百里;平望,在桑榆上,千餘(里)二千里;登高而望之,下屬地者三千里。雲氣有獸居上者,勝。〔二〕  

〔一〕正義春秋元命包云:「陰陽聚為雲氣也。」釋名云:「雲猶云,眾盛也。氣猶餼然也。有聲即無形也。」  

〔二〕正義勝音升剩反。雲雨氣相敵也。兵書云:「雲或如雄雞臨城,有城必降。」  

自華以南,氣下黑上赤。嵩高、三河之郊,氣正赤。恆山之北,氣下黑下青。勃、碣、海、岱之閒,氣皆黑。江、淮之閒,氣皆白。  

徒氣白。土功氣黃。車氣乍高乍下,往往而聚。騎氣卑而布。卒氣摶。〔一〕前卑而後高者,疾;前方而後高者,兌;後兌而卑者,卻。其氣平者其行徐。前高而後卑者,不止而反。氣相遇者,〔二〕卑勝高,兌勝方。氣來卑而循車通者,〔三〕不過三四日,去之五六里見。氣來高七八尺者,不過五六日,去之十餘里見。氣來高丈餘二丈者,不過三四十日,去之五六十里見。  

〔一〕集解如淳曰:「摶,專也。或曰摶,徒端反。」  

〔二〕索隱遇音偶。漢書作「禺」  

〔三〕集解車通,車轍也。避漢武諱,故曰通。  

稍雲精白者,其將悍,其士怯。其大根而前絕遠者,當戰。青白,其前低者,戰勝;其前赤而仰者,戰不勝。陣雲如立垣。杼雲類杼。〔一〕軸雲摶兩端兌。杓雲〔二〕如繩者,居前亙天,其半半天。其蛪〔三〕者類闕旗故。鉤雲句曲。〔四〕諸此雲見,以五色合占。而澤摶密,〔五〕其見動人,乃有占;兵必起,合鬥其直。  

〔一〕索隱姚氏案:兵書云「營上雲氣如織,勿與戰也。」  

〔二〕索隱杓,劉氏音時酌反。說文音丁了反。許慎注淮南云「杓,引也」。  

〔三〕索隱五結反。亦作「蜺」,音同。  

〔四〕正義句音古侯反。  

〔五〕正義崔豹古今注云:「黃帝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常有五色雲氣,金枝玉葉,止於帝上,有花蘤之象,故因作華蓋也。」京房易(兆)〔飛〕候云:「視四方常有大雲,五色具,其下賢人隱也。青雲潤澤蔽日在西北,為舉賢良也。」  

王朔所候,決於日旁。日旁雲氣,人主象。〔一〕皆如其形以占。  

〔一〕正義洛書云:「有雲象人,青衣無手,在日西,天子之氣。」  

故北夷之氣如群畜穹閭,〔一〕南夷之氣類舟船幡旗。大水處,敗軍場,破國之虛,下有積錢,〔二〕金寶之上,皆有氣,不可不察。海旁蜄氣象樓臺;廣野氣成宮闕然。雲氣各象其山川人民所聚積。〔三〕  

〔一〕索隱鄒云一作「弓閭」。天文志作「弓」字,音穹。蓋謂以氈為閭,崇穹然。又宋均云「穹,獸名」,亦異說也。  

〔二〕集解徐廣曰:「古作『泉』字。」  

〔三〕正義淮南子云:「土地各以類生人,是故山氣多勇,澤氣多瘖,風氣多聾,林氣多躄,木氣多傴,石氣多力,險阻氣多壽,谷氣多痺,丘氣多狂,廟氣多仁,陵氣多貪,輕土多利足,重土多遲,清水音小,濁水音大,湍水人重,中土多聖人。皆象其氣,皆應其類也。」  

故候息秏者,入國邑,視封疆田疇之正治,〔一〕城郭室屋門戶之潤澤,次至車服畜產精華。實息者,吉;虛秏者,凶。  

〔一〕集解如淳曰:「蔡邕云麻田曰疇。」  

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郁郁紛紛,蕭索輪囷,是謂卿雲。〔一〕卿雲(見),喜氣也。若霧〔二〕非霧,衣冠而不濡,見則其域被甲而趨。  

〔一〕正義卿音慶。  

〔二〕索隱音如字,一音蒙,一音亡遘反。爾雅云「天氣下地不應曰霧」,言蒙昧不明之意也。  

(天)〔夫〕雷電、蝦虹、辟歷、夜明者,陽氣之動者也,春夏則發,秋冬則藏,故候者無不司之。  

天開縣物,〔一〕地動坼絕。〔二〕山崩及徙,川塞谿垘;〔三〕水澹(澤竭)地長,〔澤竭〕見象。城郭門閭,閨臬〔枯槁〕槁枯;宮廟邸第,人民所次。謠俗車服,觀民飲食。五穀草木,觀其所屬。倉府廄庫,四通之路。六畜禽獸,所產去就;魚鱉鳥鼠,觀其所處。鬼哭若呼,其人逢俉。化言,〔四〕誠然。  

〔一〕集解孟康曰:「謂天裂而見物象,天開示縣象。」  

〔二〕正義趙世家幽繆王遷五年,「代地動,自樂徐以西,北至平陰,臺屋牆垣太半壞,地坼東西百三十步」。  

〔三〕集解徐廣曰:「土雍曰垘,音服。」駰案:孟康曰「谿,谷也。垘,崩也」。蘇林曰「伏,流也」。  

〔四〕俉,迎也。伯莊曰:「音五故反。」索隱俉音五故反。逢俉謂相逢而驚也。亦作「迕」,音同。「化」當為「訛」,字之誤耳。  

凡候歲美惡,謹候歲始。歲始或冬至日,產氣始萌。臘明日,人眾卒歲,一會飲食,發陽氣,故曰初歲。正月旦,王者歲首;立春日,四時之(卒)始也。〔一〕四始者,候之日。〔二〕  

〔一〕索隱謂立春日是去年四時之終卒,今年之始也。  

〔二〕正義謂正月旦歲之始,時之始,日之始,月之始,故云「四始」。言以四時之日候歲吉凶也。  

而漢魏鮮〔一〕集臘明正月旦決八風。風從南方來,大旱;西南,小旱;西方,有兵;西北,戎菽為,〔二〕小雨,〔三〕趣兵〔四〕;北方,為中歲;東北,為上歲;〔五〕東方,大水;東南,民有疾疫,歲惡。故八風各與其衝對,課多者為勝。多勝少,久勝亟,疾勝徐。旦至食,為麥;食至日昳,為稷;昳至餔,為黍;餔至下餔,為菽;下餔至日入,為麻。欲終日(有雨)有雲,有風,有日。〔六〕日當其時者,深而多實;無雲有風日,當其時,淺而多實;有雲風,無日,當其時,深而少實;有日,無雲,不風,當其時者稼有敗。如食頃,小敗;熟五斗米頃,大敗。則風復起,有雲,其稼復起。各以其時用雲色占種(其)所宜。其雨雪若寒,歲惡。  

〔一〕集解孟康曰:「人姓名,作占候者。」  

〔二〕集解孟康曰:「戎菽,胡豆也。為,成也。」索隱戎叔為。韋昭云「戎叔,大豆也。為,成也」。又郭璞注爾雅亦云「戎叔,胡豆」。孟康同也。  

〔三〕集解徐廣曰:「一無此上兩字。」  

〔四〕索隱趣音促。謂風從西北來,則戎叔成。而又有小雨,則國兵趣起也。  

〔五〕集解韋昭曰:「歲大穰。」  

〔六〕正義正月旦,欲其終一日有風有日,則一歲之中五穀豐熟,無災害也。  

是日光明,聽都邑人民之聲。聲宮,則歲善,吉;商,則有兵;徵,旱;羽,水;角,歲惡。  

或從正月旦比數雨。〔一〕率日食一升,至七升而極;〔二〕過之,不占。數至十二日,日直其月,占水旱。〔三〕為其環(城)〔  
域〕千里內占,則(其)為天下候,竟正月。〔四〕月所離列宿〔五〕,日、風、雲,占其國。然必察太歲所在。在金,穰;水,毀;木,饑;火,旱。此其大經也。  

〔一〕索隱比音鼻律反。數音疏矩反。謂以次數日以候一歲之雨,以知豐穰也。  

〔二〕集解孟康曰:「正月一日雨,民有一升之食;二日雨,民有二升之食;如此至七日。」  

〔三〕集解孟康曰:「月一日雨,正月水。」  

〔四〕集解孟康曰:「月三十日周天,歷二十八宿,然後可占天下。」正義案:月列宿,日、風、雲有變,占其國,并太歲所在,則知其歲豐稔、水旱、饑饉也。  

〔五〕索隱月離于畢。案:韋昭云「離,歷也」。  

正月上甲,風從東方,宜蠶;風從西方,若旦黃雲,惡。  

冬至短極,縣土炭,〔一〕炭動,鹿解角,蘭根出,泉水躍,略以知日至,要決晷景。歲星所在,五穀逢昌。其對為衝,歲乃有殃。〔二〕  

〔一〕集解孟康曰:「先冬至三日,縣土炭於衡兩端,輕重適均,冬至日陽氣至則炭重,夏至日陰氣至則土重。」晉灼曰:「蔡邕律曆記『候鍾律權土炭,冬至陽氣應黃鍾通,土炭輕而衡仰,夏至陰氣應蕤賓通,土炭重而衡低。進退先後,五日之中』。」  

〔二〕正義言晷景歲星行不失次,則無災異,五穀逢其昌盛;若晷景歲星行而失舍有所衝,則歲乃有殃禍災變也。  

太史公曰:自初生民以來,世主曷嘗不曆日月星辰?及至五家、〔一〕三代,紹而明之,〔二〕內冠帶,外夷狄,分中國為十有二州,仰則觀象於天,俯則法類於地。天則有日月,地則有陰陽。天有五星,地有五行。天則有列宿,地則有州域。三光者,陰陽之精,氣本在地,而聖人統理之。  

〔一〕索隱案:謂五紀,歲、月、日、星辰、曆數,各有一家顓學習之,故曰「五家」也。  

〔二〕正義五家,黃帝、高陽、高辛、唐虞、堯舜也。三代,夏、殷、周也。言生民以來,何曾不曆日、月、星辰,及至五帝、三王,亦於紹繼而明天數陰陽也。  

幽厲以往,尚矣。所見天變,皆國殊窟穴,家占物怪,以合時應,其文圖籍禨祥不法。〔一〕是以孔子論六經,紀異而說不書。至天道命,不傳;傳其人,不待告;〔二〕告非其人,雖言不著。〔三〕  

〔一〕正義禨音機。顧野王云「禨祥,吉凶之先見也」。案:自古以來所見天變,國皆異具,所說不同,及家占物怪,用合時應者書,其文并圖籍,凶吉並不可法則。故孔子論六經,記異事而說其所應,不書變見之蹤也。  

〔二〕正義待,須也。言天道性命,忽有志事,可傳授之則傳,其大指微妙,自在天性,不須深告語也。  

〔三〕正義著,作慮反。著,明也。言天道性命,告非其人,雖為言說,不得著明微妙,曉其意也。  

昔之傳天數者:高辛之前,重、黎;〔一〕於唐、虞,羲、和;〔二〕有夏,昆吾;〔三〕殷商,巫咸;〔四〕周室,史佚、萇弘;〔五〕於宋,子韋;鄭則裨灶;〔六〕在齊,甘公;〔七〕楚,唐眛;〔八〕趙,尹皋;魏,石申。〔九〕  

〔一〕正義左傳云蔡墨曰「少昊氏之子曰黎,為火正,號祝融」,即火行之官,知天數。  

〔二〕正義羲氏,和氏,掌天地四時之官也。  

〔三〕正義昆吾,陸終之子。虞翻云「昆吾名樊,為己姓,封昆吾」。世本云昆吾衛者也。  

〔四〕正義巫咸,殷賢臣也,本吳人,冢在蘇州常熟海隅山上。子賢,亦在此也。  

〔五〕正義史佚,周武王時太史尹佚也。萇弘,周靈王時大夫也。  

〔六〕正義裨灶,鄭大夫也。  

〔七〕集解徐廣曰:「或曰甘公名德也,本是魯人。」正義七錄云楚人,戰國時作天文星占八卷。  

〔八〕正義莫葛反。  

〔九〕正義七錄云石申,魏人,戰國時作天文八卷也。  

夫天運,三十歲一小變,百年中變,五百載大變;三大變一紀,三紀而大備:此其大數也。為國者必貴三五。〔一〕上下各千歲,然后天人之際續備。  

〔一〕索隱三五謂三十歲一小變,五百歲一大變。  

太史公推古天變,未有可考于今者。蓋略以春秋二百四十二年之閒,〔一〕日蝕三十六,〔二〕彗星三見,〔三〕宋襄公時星隕如雨。〔四〕天子微,諸侯力政,〔五〕五伯代興,〔六〕更為主命,自是之後,眾暴寡,大并小。秦、楚、吳、越,夷狄也,為彊伯。〔七〕田氏篡齊,〔八〕三家分晉,〔九〕並為戰國。爭於攻取,兵革更起,城邑數屠,因以饑饉疾疫焦苦,臣主共憂患,其察禨祥候星氣尤急。近世十二諸侯七國相王,〔一0〕言從衡者繼踵,而皋、唐、甘、石因時務論其書傳,故其占驗淩雜米鹽。〔一一〕  

〔一〕正義謂從隱公元年至哀公十四年獲麟也。隱公十一年,桓公十八年,莊公三十二年,閔公二年,僖公三十三年,文公十八年,宣公十八年,成公十八年,襄公三十一年,昭公三十二年,定公十五年,哀公十四年:凡二百四十二年也。  

〔二〕正義謂隱公三年二月乙巳;桓公三年七月壬辰朔,十七年十月朔;莊公十八年三月朔,二十五年六月辛未朔,二十六年十二月癸亥朔,三十年九月庚午朔;僖公五年九月戊申朔,十二年三月庚午朔,十五年五月朔;文公元年二月癸亥朔,十五年六月辛卯朔;宣公八年七月庚子朔,十年四月丙辰朔,十七年六月癸卯朔;成公十六年六月丙辰朔,十七年七月丁巳朔;襄公十四年二月乙未朔,十五年八月丁巳朔,二十年十月丙辰朔,二十一年九月庚戌朔,十月庚辰朔,二十三年二月癸酉朔,二十四年七月甲子朔,八月癸巳朔,二十七年十二月乙亥朔;昭公七年四月甲辰朔,十五年六月丁巳朔,十七年六月甲戌朔,二十一年七月壬午朔,二十二年十二月癸酉朔,二十四年五月乙未朔,三十年十二月辛亥朔;定公五年三月辛亥朔,十二年十一月丙寅朔,十五年八月庚辰朔:凡蝕三十六也。  

〔三〕正義謂文公十四年七月有星入于北斗,昭公十七年冬有星孛于大辰,哀公十三年有星孛于東方。  

〔四〕正義謂僖公十六年正月戊申朔,隕石于宋五也。  

〔五〕集解徐廣曰:「一作『征』。」  

〔六〕正義趙岐注孟子云齊桓、晉文、秦穆、宋襄、楚莊也。  

〔七〕正義秦祖非子初邑於秦,地在西戎。楚子鬻熊始封丹陽,荊蠻。吳太伯居吳,周章因封吳,號句吳。越祖少康之子初封於越,以守禹祀,地稱東越。皆戎夷之地,故言夷狄也。後秦穆、楚莊、吳闔閭、越句踐皆得封為伯也。  

〔八〕正義周安王二十三年,齊康公卒,田和并齊而立為齊侯。  

〔九〕正義周安王二十六年,魏武侯、韓文侯、趙敬侯共滅晉靜而三分其地。  

〔一0〕正義王,于放反。謂漢孝景三年,吳王濞、楚王戊、趙王遂、濟南王辟光、淄川王賢、膠東王雄渠也。  

〔一一〕正義淩雜,交亂也。米鹽,細碎也。言皋、唐、甘、石等因時務論其書傳中災異所記錄者,故其占驗交亂細碎。其語在漢書五行志中也。  

二十八舍主十二州,〔一〕斗秉兼之,所從來久矣。〔二〕秦之疆也,候在太白,占於狼、弧。〔三〕吳、楚之疆,候在熒惑,占於鳥衡。〔四〕燕、齊之疆,候在辰星,占於虛、危。〔五〕宋、鄭之疆,候在歲星,占於房、心。〔六〕晉之疆,亦候在辰星,占於參罰。〔七〕  

〔一〕正義二十八舍,謂東方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斗、牛、女、虛、危、室、壁;西方奎、婁、胃、昴、畢、觜、參;南方井、鬼、柳、星、張、翼、軫。星經云:「角、亢,鄭之分野,兗州;氐、房、心,宋之分野,豫州;尾、箕,燕之分野,幽州;南斗、牽牛,吳、越之分野,揚州;須女、虛,齊之分野,青州;危、室、壁,衛之分野,并州;奎、婁,魯之分野,徐州;胃、昴,趙之分野,冀州;畢、觜、參,魏之分野,益州;東井、輿鬼,秦之分野,雍州;柳、星、張,周之分野,三河;翼、軫,楚之分野,荊州也。」  

〔二〕正義言北斗所建秉十二辰,兼十二州,二十八宿,自古所用,從來久遠矣。  

〔三〕正義太白、狼、弧,皆西方之星,故秦占候也。  

〔四〕正義熒惑、鳥衡,皆南方之星,故吳、楚之占候也。鳥衡,柳星也。一本作「注張」也。  

〔五〕正義辰星、虛、危,皆北方之星,故燕、齊占候也。  

〔六〕正義歲星、房、心,皆東方之星,故宋、鄭占候也。  

〔七〕正義辰星、參、罰,皆北方西方之星,故晉占候也。  

及秦并吞三晉、燕、代,自河山以南者中國。〔一〕中國於四海內則在東南,為陽;〔二〕陽則日、歲星、熒惑、填星;〔三〕占於街南,畢主之。〔四〕其西北則胡、貉、月氏諸衣旃裘引弓之民,為陰;〔五〕陰則月、太白、辰星;〔六〕占於街北,昴主之。〔七〕故中國山川東北流,其維,首在隴、蜀,尾沒于勃、碣。〔八〕是以秦、晉好用兵,〔九〕復占太白,太白主中國;而胡、貉數侵掠〔一0〕,獨占辰星,辰星出入躁疾,常主夷狄:其大經也。此更為客主人。〔一一〕熒惑為孛,外則理兵,內則理政。故曰「雖有明天子,必視熒惑所在」。〔一二〕諸侯更彊,時菑異記,無可錄者。  

〔一〕正義河,黃河也。山,華山也。從華山及黃河以南為中國也。  

〔二〕正義爾雅云「九夷,八狄,七戎,六蠻,謂之四海之內」。中國,從河山東南為陽也。  

〔三〕正義日,人質反。填音鎮。日,陽也。歲星屬東方,熒惑屬南方,填星屬中央,皆在南及東,為陽也。  

〔四〕正義天街二星,主畢、昴,主國界也。街南為華夏之國,街北為夷狄之國,則畢星主陽。  

〔五〕正義貉音陌。氏音支。從河山西北及秦、晉為陰也。  

〔六〕正義月,陰也。太白屬西方,辰星屬北方,皆在北及西,為陰也。  

〔七〕正義天街星北為夷狄之國,則昴星主之,陰也。  

〔八〕正義言中國山及川東北流行,若南山首在崑崙蔥嶺,東北行,連隴山至南山、華山,渡河東北盡碣石山。黃河首起崑崙山;渭水、岷江發源出隴山:皆東北東入渤海也。  

〔九〕集解韋昭曰:「秦晉西南維之北為陰,猶與胡、貉引弓之民同,故好用兵。」  

〔一0〕正義主猶領也,入也。星經云「太白在北,月在南,中國敗;太白在南,月在北,中國不敗也」。是胡貉數侵掠之也。  

〔一一〕正義更,格行反,下同。星經云:「辰星不出,太白為客;辰星出,太白為主人。辰星、太白不相從,雖有軍不戰。辰星出東方,太白出西方,若辰星出西方,太白出東方,為『格野』,雖有兵不戰;合宿乃戰。辰星入太白中五日,及入而上出,破軍殺將,客勝;不出,客亡地。視旗所指。」  

〔一二〕索隱必視熒惑之所在。此據春秋緯文耀鉤,故言「故曰」。  

秦始皇之時,十五年彗星四見,久者八十日,長或竟天。其後秦遂以兵滅六王,并中國,外攘四夷,死人如亂麻,因以張楚並起,三十年之閒〔一〕兵相駘藉,〔二〕不可勝數。自蚩尤以來,未嘗若斯也。  

〔一〕正義謂從秦始皇十六年起兵滅韓,至漢高祖五年滅項羽,則三十六年矣。  

〔二〕集解蘇林曰:「駘音臺,登躡也。」  

項羽救鉅鹿,枉矢西流,山東遂合從諸侯,西坑秦人,誅屠咸陽。  

漢之興,五星聚于東井。平城之圍,〔一〕月暈參、畢七重〔二〕。諸呂作亂,日蝕,晝晦。吳楚七國叛逆,彗星數丈,天狗過梁野;及兵起,遂伏尸流血其下。元光、元狩,蚩尤之旗再見,長則半天。其後京師師四出,〔三〕誅夷狄者數十年,而伐胡尤甚。越之亡,熒惑守斗;〔四〕朝鮮之拔,星茀〔五〕于河戍;〔六〕兵征大宛,星茀招搖:〔七〕此其犖犖〔八〕大者。若至委曲小變,不可勝道。由是觀之,未有不先形見而應隨之者也。  

〔一〕索隱漢高祖之七年。  

〔二〕索隱案:天文志「其占者畢、昴閒天街也。街北,胡也。街南,中國也。昴為匈奴;參為趙;畢為邊兵。是歲高祖自將兵擊匈奴,至平城,為冒頓所圍,七日乃解」。則天象有若符契。七重,主七日也。  

〔三〕正義元光元年,太中大夫衛青等伐匈奴;元狩二年,冠軍侯霍去病等擊胡;元鼎五年,衛尉路博德等破南越;及韓說破東越,并破西南夷,開十餘郡;元年,樓船將軍楊僕擊朝鮮也。  

〔四〕正義南斗為吳、越之分野。  

〔五〕索隱音佩,即孛星也。  

〔六〕索隱案:天文志「武帝元封之中,星孛于河戍,其占曰『南戍為越門,北戍為胡門』。其後漢兵擊拔朝鮮,以為樂浪、玄菟郡。朝鮮在海中,越之象,居北方,胡之域也」。其河戍即南河、北河也。  

〔七〕正義招搖一星,次北斗杓端,主胡兵也。占:角變,則兵革大行。  

〔八〕索隱力角反。犖犖,大事分明也。  

夫自漢之為天數者,星則唐都,氣則王朔,占歲則魏鮮。故甘、石曆五星法,唯獨熒惑有反逆行;逆行所守,及他星逆行,日月薄蝕,〔一〕皆以為占。  

〔一〕集解孟康曰:「日月無光曰薄。京房易傳曰『日赤黃為薄』。或曰不交而蝕曰薄。」韋昭曰:「氣往迫之為薄,虧毀為蝕。」  

余觀史記,考行事,百年之中,五星無出而不反逆行,反逆行,嘗盛大而變色;日月薄蝕,行南北有時:此其大度也。故紫宮、〔一〕房心、〔二〕權衡、〔三〕咸池、〔四〕虛危〔五〕列宿部星〔六〕,此天之五官坐位也,為經,不移徙,大小有差,闊狹有常。〔七〕水、火、金、木、填星,〔八〕此五星者,天之五佐,〔九〕為(  
經)緯,見伏有時,〔一0〕所過行贏縮有度。  

〔一〕正義中宮也。  

〔二〕正義東宮也。  

〔三〕正義南宮也  

〔四〕正義西宮也。  

〔五〕正義北宮也。  

〔六〕正義五官列宿部內之星也  

〔七〕集解孟康曰:「闊狹,若三台星相去遠近。」  

〔八〕集解徐廣曰:「木、火、土三星若合,是謂驚位絕行。」  

〔九〕正義言水、火、金、木、土五星佐天行德也。  

〔一0〕正義五星行南北為經,東西為緯也。  

日變脩德,月變省刑,星變結和。凡天變,過度乃占。國君彊大,有德者昌;羽小,飾詐者亡。太上脩德,其次脩政,其次脩救,其次脩禳,正下無之。夫常星之變希見,而三光之占亟用。日月暈適,〔一〕雲風,此天之客氣,其發見亦有大運。然其與政事俯仰,最近(大)〔天〕人之符。此五者,天之感動。為天數者,必通三五〔二〕。終始古今,深觀時變,察其精粗,則天官備矣。  

〔一〕集解徐廣曰:「適者,災變咎徵也。」李斐曰:「適,見災于天。劉向以為日、月蝕及星逆行,非太平之常。自周衰以來,人事多亂,故天文應之遂變耳。」駰案:孟康曰「暈,日旁氣也。適,日之將食,先有黑氣之變」。  

〔二〕索隱案:三謂三辰,五謂五星。  

蒼帝行德,天門為之開。〔一〕赤帝行德,天牢為之空。〔二〕黃帝行德,天夭為之起。〔三〕風從西北來,必以庚、辛。一秋中,五至,大赦;三至,小赦。白帝行德,以正月二十日、二十一日,月暈圍,常大赦載,謂有太陽也。一曰:〔四〕白帝行德,畢、昴為之圍。圍三暮,德乃成;〔五〕不三暮,及圍不合,德不成。二曰:以辰圍,不出其旬。黑帝行德,天關為之動。〔六〕天行德,天子更立年;〔七〕不德,風雨破石。三能、三衡者,天廷也。〔八〕客星出天廷,有奇令。  

〔一〕索隱案:謂王者行春令,布德澤,被天下,應靈威仰之帝,而天門為之開,以發德化也。天門,即左右角閒也。正義為,于偽反,下同。蒼帝,東方靈威仰之帝也。春,萬物開發,東作起,則天發其德化,天門為之開也。  

〔二〕索隱亦謂王者行德,以應火精之帝。謂舉大禮,封諸侯之地,則是赤帝行德。夏陽,主舒散,故天牢為之空,則人主當赦宥也。正義赤帝,南方赤熛怒之帝也。夏萬物茂盛,功作大興,則天施德惠,天牢為之空虛也。天牢六星,在北斗魁下,不對中台,主秉禁暴,亦貴人之牢也。  

〔三〕正義黃帝,中央含樞紐之帝。季夏萬物盛大,則當大赦,含養群品也。  

〔四〕索隱一曰,二曰,案謂星家之異說,太史公兼記之耳。  

〔五〕正義白帝,西方白招矩之帝也。秋萬物咸成,則暈圍畢、昴三暮,帝德乃成也。  

〔六〕正義黑帝,北方協光紀之帝也。冬萬物閉藏,為之動,為之開閉也。天關一星,在五車南,畢西北,為天門,日、月、五星所道,主邊事,亦為限隔內外,障絕往來,禁道之作違者。占:芒,角,有兵起;五星守之,主貴人多死也。  

〔七〕索隱案:天,謂北極,紫微宮也。言王者當天心,則北辰有光耀,是行德也。北辰光耀,則天子更立年也。  

〔八〕索隱上云「南宮朱鳥,權衡,衡,太微,三光之廷」,則三衡者即太微也。其謂之三者,為日、月、五星也。然斗第六第五星亦名衡,又參三星亦名衡,然並不為天廷也。正義晉書天文志云:「  
三台,主開德宣符也,所以和陰陽而理萬物也。三衡者,北斗魁四星為璇璣,杓三星為玉衡,人君之象,號令主也。又太微,天子宮庭也。太微為衡,衡主平也,為天庭理,法平辭理也。」案:言三台、三衡者,皆天帝之庭,號令舒散平理也,故言三台、三衡。言若有客星出三台、三衡之廷,必有奇異教令也。  

【索隱述贊】在天成象,有同影響。觀文察變,其來自往。天官既書,太史攸掌。雲物必記,星辰可仰。盈縮匪愆,應驗無爽。至哉玄監,云誰欲!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