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孝文本紀第十
发布时间:2006/2/7   被阅览数:1947 次
(文字 〖 〗)
 
 

孝文皇帝,〔一〕高祖中子也。高祖十一年春,已破陳豨軍,定代地,立為代王,都中都。〔二〕太后薄氏子。即位十七年,高后八年七月,高后崩。九月,諸呂呂產等欲為亂,以危劉氏,大臣共誅之,謀召立代王,事在呂后語中。
〔一〕集解漢書音義曰:「諱恆。」

〔二〕正義括地志云:「中都故城在汾州平遙縣西南十二里,秦屬太原郡也。」

丞相陳平、太尉周勃等使人迎代王。代王問左右郎中令張武等。張武等議曰:「漢大臣皆故高帝時大將,習兵,多謀詐,此其屬意非止此也,特畏高帝、呂太后威耳。今已誅諸呂,新啑血〔一〕京師,〔二〕此以迎大王為名,實不可信。願大王稱疾毋往,以觀其變。」中尉宋昌進曰:〔三〕「群臣之議皆非也。夫秦失其政,諸侯豪桀並起,人人自以為得之者以萬數,然卒踐天子之位者,劉氏也,天下絕望,一矣。高帝封王子弟,地犬牙相制,〔四〕此所謂盤石之宗也,〔五〕天下服其彊,二矣。漢興,除秦苛政,約法令,施德惠,人人自安,難動搖,三矣。夫以呂太后之嚴,立諸呂為三王,擅權專制,然而太尉以一節入北軍,〔六〕一呼士皆左袒,為劉氏,叛諸呂,卒以滅之。此乃天授,非人力也。今大臣雖欲為變,百姓弗為使,其黨寧能專一邪?方今內有朱虛、東牟之親,外畏吳、楚、淮南、琅邪、齊、代之彊。方今高帝子獨淮南王與大王,大王又長,賢聖仁孝,聞於天下,故大臣因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大王勿疑也。」代王報太后計之,猶與未定。卜之龜,卦兆得大橫。〔七〕占曰:「大橫庚庚,余為天王,夏啟以光。」〔八〕代王曰:「寡人固已為王矣,又何王?」卜人曰:「所謂天王者乃天子。」於是代王乃遣太后弟薄昭往見絳侯,絳侯等具為昭言所以迎立王意。薄昭還報曰:「信矣,毋可疑者。」代王乃笑謂宋昌曰:「果如公言。」乃命宋昌參乘,張武等六人乘傳詣長安。至高陵休止,〔九〕而使宋昌先馳之長安觀變。

〔一〕索隱啑,漢書作「喋」,音跕,丁牒反。漢書陳湯杜業皆言喋血,無盟歃事。廣雅云「蹀,履也」,謂履涉之。

〔二〕集解公羊傳曰:「京,大;師,眾也,天子之居,必以眾大之辭言也。」

〔三〕索隱東觀漢記宋楊傳宋義後有宋昌。又會稽典錄昌,宋義孫也。

〔四〕索隱言封子弟境土交接,若犬之牙不正相當而相銜入也。

〔五〕索隱言其固如盤石。此語見太公六韜也。

〔六〕索隱即紀通所矯帝之節。

〔七〕集解應劭曰:「以荊灼龜,文正橫。」

〔八〕集解服虔曰:「庚庚,橫貌也。」李奇曰:「庚庚,其繇文也。」張晏曰:「橫(行)〔謂〕無思不服。庚,更也。言去諸侯而即帝位也。先是五帝官天下,老則禪賢,至啟始傳父爵,乃能光治先君之基業。文帝亦襲父跡,言似夏啟者也。」索隱荀悅云:「大橫,龜兆橫理也。」按:庚庚猶「更更」,言以諸侯更帝位也。荀悅云「繇,抽也,所以抽出吉凶之情也」。杜預云「繇,兆辭也,音冑也」。按:漢書蓋寬饒云「五帝官天下,三王家天下,官以傳賢人,家以傳子孫」。官猶公也,謂不私也。

〔九〕正義括地志云:「高陵故城在雍州高陵縣西南一里,本名橫橋,架渭水上。三輔舊事云秦於渭南有興樂宮,渭北有咸陽宮。秦昭王欲通二宮之閒,造橫橋,長三百八十步,橋北(京)〔壘〕石水中,舊有忖留神象。此神曾與魯班語,班令其出,留曰『我貌醜,卿善圖物容,不出』。班於是拱手與語曰『出頭見我』。留乃出首。班以腳畫地,忖留覺之,便沒水。故置其像於水上,唯有腰以上。魏太祖馬見而驚,命移下之。」

昌至渭橋,〔一〕丞相以下皆迎。宋昌還報。代王馳至渭橋,群臣拜謁稱臣。代王下車拜。太尉勃進曰:「願請閒言。」〔二〕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不受私。」太尉乃跪上天子璽符。代王謝曰:「至代邸而議之。」〔三〕遂馳入代邸。群臣從至。丞相陳平、太尉周勃、大將軍陳武、御史大夫張蒼、宗正劉郢、〔四〕朱虛侯劉章、東牟侯劉興居、典客劉揭皆再拜言曰:「子弘等皆非孝惠帝子,不當奉宗廟。臣謹請(與)陰安侯〔五〕列侯頃王后〔六〕與琅邪王、宗室、大臣、列侯、吏二千石議曰:『大王高帝長子,宜為高帝嗣。』願大王即天子位。」代王曰:「奉高帝宗廟,重事也。寡人不佞,不足以稱宗廟。願請楚王計宜者,〔七〕寡人不敢當。」群臣皆伏固請。代王西鄉讓者三,南鄉讓者再。〔八〕丞相平等皆曰:「臣伏計之,大王奉高帝宗廟最宜稱,雖天下諸侯萬民以為宜。臣等為宗廟社稷計,不敢忽。願大王幸聽臣等。臣謹奉天子璽符再拜上。」代王曰:「宗室將相王列侯以為莫宜寡人,寡人不敢辭。」遂即天子位。

〔一〕集解蘇林曰:「在長安北三里。」索隱三輔故事:「咸陽宮在渭北,興樂宮在渭南,秦昭王通兩宮之閒,作渭橋,長三百八十步。」又關中記云石柱以北屬扶風,石柱以南屬京兆也。

〔二〕索隱包愷音閑,言欲向空閒處語。顏師古云:「閒,容也,猶言中閒。請容暇之頃,當有所陳,不欲即公論也。」

〔三〕索隱說文:「邸,屬國舍。」

〔四〕集解漢書百官表曰:「宗正,秦官。」應劭曰:「周成王時,彤伯入為宗正。」

〔五〕集解蘇林曰:「高帝兄伯妻羹頡侯信母,丘嫂也。」

〔六〕集解徐廣曰:「代頃王劉仲之妻。」駰按:蘇林曰「仲子濞為吳王,故追謚頃王」也。如淳曰「頃王后封陰安侯,時呂嬃為林光侯,蕭何夫人亦為酇侯」。又宗室表此時無陰安,知其為頃王后也。索隱按:蘇林、徐廣、韋昭以為二人封號,而樂產引如淳,以頃王后別封陰安侯,與漢祠令相會。今以陰安是別人封爵,非也。頃王后是代王后,文帝之伯母。代王降為郃陽侯,故云「列侯頃王后」。韋昭曰「陰安屬魏郡」也。

〔七〕集解蘇林曰:「楚王名交,高帝弟。」索隱楚王交,高帝弟,最尊。言更請楚王計宜者,故下云「皆為宜」也。

〔八〕集解如淳曰:「讓群臣也。或曰賓主位東西面,君臣位南北面,故西向坐,三讓不受,群臣猶稱宜,乃更迴坐示變,即君位之漸也。」

群臣以禮次侍。乃使太僕嬰與東牟侯興居清宮,〔一〕奉天子法駕,〔二〕迎于代邸。皇帝即日夕入未央宮。乃夜拜宋昌為衛將軍,鎮撫南北軍。以張武為郎中令,行殿中。還坐前殿。於是夜下詔書曰:「閒者諸呂用事擅權,謀為大逆,欲以危劉氏宗廟,賴將相列侯宗室大臣誅之,皆伏其辜。朕初即位,其赦天下,賜民爵一級,女子百戶牛酒,〔三〕酺五日。」〔四〕

〔一〕集解應劭曰:「舊典,天子行幸所至,必遣靜宮令先案行清靜殿中,以虞非常。」索隱按:漢儀云「皇帝起居,索室清宮而後行。」

〔二〕索隱漢官儀云:「天子鹵簿有大駕、法駕。大駕公卿奉引,大將軍參乘,屬車八十一乘。法駕公卿不在鹵簿中,惟京兆尹、執金吾、長安令奉引,侍中參乘,屬車三十六乘也。」

〔三〕集解蘇林曰:「男賜爵,女子賜牛酒。」索隱按:封禪書云「百戶牛一頭,酒十石」。樂產云「婦人無夫或無子不霑爵,故賜之也」。

〔四〕集解文穎曰:「漢律三人已上無故群飲,罰金四兩。今詔橫賜得令會聚飲食五日。」索隱說文云「酺,王者布德,大飲酒也」。出錢為醵,出食為酺。又按:趙武靈王滅中山,酺五日,是其所起也。

孝文皇帝元年十月庚戌,徙立故琅邪王澤為燕王。

辛亥,皇帝即阼,〔一〕謁高廟。右丞相平徙為左丞相,〔二〕太尉勃為右丞相,大將軍灌嬰為太尉。諸呂所奪齊楚故地,皆復與之。

〔一〕正義主人階也。

〔二〕正義此時尚右。

壬子,遣車騎將軍薄昭迎皇太后于代。皇帝曰:「呂產自置為相國,呂祿為上將軍,擅矯遣灌將軍嬰將兵擊齊,欲代劉氏,嬰留滎陽弗擊,與諸侯合謀以誅呂氏。呂產欲為不善,丞相陳平與太尉周勃謀奪呂產等軍。朱虛侯劉章首先捕呂產等。太尉身率襄平侯通持節承詔入北軍。典客劉揭身奪趙王呂祿印。益封太尉勃萬戶,賜金五千斤。丞相陳平、灌將軍嬰邑各三千戶,金二千斤。朱虛侯劉章、襄平侯通、東牟侯劉興居邑各二千戶,金千斤。〔一〕封典客揭為陽信侯〔二〕,賜金千斤。」

〔一〕集解徐廣曰:「十一月辛丑。」

〔二〕索隱韋昭云勃海縣。正義括地志云:「陽信故城在滄州無棣縣東南三十里,漢陽信縣。」

十二月,上曰:「法者,治之正也,所以禁暴而率善人也。今犯法已論,而使毋罪之父母妻子同產坐之,及為收帑,朕甚不取。其議之。」有司皆曰:「民不能自治,故為法以禁之。相坐坐收,所以累其心,使重犯法,所從來遠矣。如故便。」上曰:「朕聞法正則民愨,罪當則民從。且夫牧民而導之善者,吏也。其既不能導,又以不正之法罪之,是反害於民為暴者也。何以禁之?朕未見其便,其孰計之。」有司皆曰:「陛下加大惠,德甚盛,非臣等所及也。請奉詔書,除收帑諸相坐律令。」〔一〕

〔一〕集解應劭曰:「帑,子也。秦法一人有罪,并坐其家室。今除此律。」

正月,有司言曰:「蚤建太子,所以尊宗廟。請立太子。」上曰:「朕既不德,上帝神明未歆享,天下人民未有嗛志。〔一〕今縱不能博求天下賢聖有德之人而禪天下焉,而曰豫建太子,是重吾不德也。謂天下何?〔二〕其安之。」〔三〕有司曰:「豫建太子,所以重宗廟社稷,不忘天下也。」上曰:「楚王,季父也,春秋高,閱天下之義理多矣,〔四〕明於國家之大體。吳王於朕,兄也,惠仁以好德。淮南王,弟也,秉德以陪朕。〔五〕豈為不豫哉!諸侯王宗室昆弟有功臣,多賢及有德義者,若舉有德以陪朕之不能終,是社稷之靈,天下之福也。今不選舉焉,而曰必子,人其以朕為忘賢有德者而專於子,非所以憂天下也。朕甚不取也。」有司皆固請曰:「古者殷周有國,治安皆千餘歲,古之有天下者莫長焉,用此道也。〔六〕立嗣必子,所從來遠矣。高帝親率士大夫,始平天下,建諸侯,為帝者太祖。諸侯王及列侯始受國者皆亦為其國祖。子孫繼嗣,世世弗絕,天下之大義也,故高帝設之以撫海內。今釋宜建而更選於諸侯及宗室,非高帝之志也。更議不宜。〔七〕子某最長,純厚慈仁,請建以為太子。」上乃許之。因賜天下民當代父後者爵各一級〔八〕封將軍薄昭為軹侯。〔九〕

〔一〕索隱按:嗛者,(不)滿之意也。未有嗛志,言天下皆志不滿也。漢書作「志」,安也。

〔二〕索隱言何以謂於天下也。

〔三〕索隱其,發聲也。安者,徐也。言徐徐且待也。

〔四〕集解如淳曰:「閱,猶言多所更歷也。」

〔五〕集解文穎曰:「陪,輔也。」

〔六〕索隱言古之有天下者,無長於立子,故云「莫長焉」。用此道者,用殷周立子之道,故安治千有餘歲也。

〔七〕索隱言不宜更別議也。

〔八〕集解韋昭曰:「文帝以立子為後,不欲獨饗其福,故賜天下為父後者爵。」

〔九〕集解徐廣曰:「正月乙巳也。」

三月,有司請立皇后。薄太后曰:「諸侯皆同姓,立太子母為皇后。」〔一〕皇后姓竇氏。上為立后故,賜天下鰥寡孤獨窮困及年八十已上孤兒九歲已下布帛米肉各有數。上從代來,初即位,施德惠天下,填撫諸侯四夷皆洽驩,乃循從代來功臣。上曰:「方大臣之誅諸呂迎朕,朕狐疑,皆止朕,唯中尉宋昌勸朕,朕以得保奉宗廟。已尊昌為衛將軍,其封昌為壯武侯。〔二〕諸從朕六人,官皆至九卿。」〔三〕

〔一〕索隱謂帝之子為諸侯王,皆同姓。姓,生也。言皆同母生,故立太子母也。

〔二〕集解徐廣曰:「四月辛亥封,封三十四年,景帝中四年奪侯,國除。」索隱韋昭云膠東縣。正義括地志云:「壯武故城在萊州即墨縣西六十里,古萊夷國,有漢壯武縣故城。」

〔三〕正義漢置九卿,一曰太常,二曰光祿,三曰衛尉,四曰太僕,五曰廷尉,六曰大鴻臚,七曰宗正,八曰大司農,九曰少府,是為九卿也。

上曰:「列侯從高帝入蜀、漢中者六十八人皆益封各三百戶,故吏二千石以上從高帝潁川守尊等十人食邑六百戶,淮陽守申徒嘉等十人五百戶,衛尉定等十人四百戶。封淮南王舅父趙兼為周陽侯,〔一〕齊王舅父駟鈞為清郭侯。」〔二〕秋,封故常山丞相蔡兼為樊侯。〔三〕

〔一〕正義括地志云:「周陽故城在絳州聞喜縣東二十九里。」

〔二〕集解如淳曰:「邑名,六國時齊有清郭君。清音靜。」索隱按表,駟鈞封鄔侯。不同者,蓋後徙封於鄔。鄔屬鉅鹿郡。

〔三〕索隱韋昭云:「樊,東平之縣。」正義括地志云:「漢樊縣城在兗州瑕丘西南二十五里。地理志云樊縣古樊國,仲山甫所封。」

人或說右丞相曰:「君本誅諸呂,迎代王,今又矜其功,受上賞,處尊位,禍且及身。」右丞相勃乃謝病免罷,左丞相平專為丞相。〔一〕

〔一〕集解徐廣曰:「八月中。」

二年十月,丞相平卒,復以絳侯勃為丞相。上曰:「朕聞古者諸侯建國千餘(歲),各守其地,以時入貢,民不勞苦,上下驩欣,靡有遺德。今列侯多居長安,邑遠,吏卒給輸費苦,而列侯亦無由教馴其民。〔一〕其令列侯之國,為吏及詔所止者,遣太子。」〔二〕

〔一〕正義馴,古「訓」字。

〔二〕集解張晏曰:「為吏,謂以卿大夫為兼官者。詔所止,特以恩愛見留者。」

十一月晦,日有食之。〔一〕十二月望,日又食。〔二〕上曰:「朕聞之,天生蒸民,為之置君以養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則天示之以菑,以誡不治。乃十一月晦,日有食之,適見于天,菑孰大焉!朕獲保宗廟,以微眇之身託于兆民君王之上,天下治亂,在朕一人,唯二三執政猶吾股肱也。朕下不能理育群生,上以累三光之明,其不德大矣。令至,其悉思朕之過失,及知見思之所不及,以告朕。及舉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者,以匡朕之不逮。因各飭其任職,務省繇費以便民。朕既不能遠德,故憪然念外人之有非,〔三〕是以設備未息。今縱不能罷邊屯戍,而又飭兵厚衛,其罷衛將軍軍。太僕見馬遺財足,〔四〕餘皆以給傳置。」〔五〕

〔一〕正義按:說文云日蝕則朔,月蝕則望。而云晦日食之,恐曆錯誤。

〔二〕集解徐廣曰:「此云望日又食。按:漢書及五行志無此日食文也。一本作『月食』,然史書不紀月食。」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憪然猶介然也。非,姦非也。」索隱蘇林云「憪,寢視不安之貌」,蓋近其意。餘說皆疏。憪音下板反。

〔四〕索隱遺猶留也。財,古字與「纔」同。言太僕見在之馬,今留纔足充事而已也。

〔五〕索隱按:廣雅云「置,驛也」。續漢書云「驛馬三十里一置」。故樂產亦云傳置一也。言乘傳者以傳次受名,乘置者以馬取匹。傳音丁戀反。如淳云「律,四馬高足為傳置,四馬中足為馳置,下足為乘置,一馬二馬為軺置,如置急者乘一馬曰乘也」。

正月,上曰:「農,天下之本,其開籍田,〔一〕朕親率耕,以給宗廟粢盛。」〔二〕

〔一〕集解應劭曰:「古者天子耕籍田千畝,為天下先。籍者,帝王典籍之常。」韋昭曰:「籍,借也。借民力以治之,以奉宗廟,且以勸率天下,使務農也。」瓚曰:「景帝詔曰『朕親耕,后親桑,為天下先』。本以躬親為義,不得以假借為稱也。籍,蹈籍也。」

〔二〕集解應劭曰:「黍稷曰粢,在器中曰盛。」

三月,有司請立皇子為諸侯王。上曰:「趙幽王幽死,朕甚憐之,已立其長子遂為趙王。遂弟辟彊及齊悼惠王子朱虛侯章、東牟侯興居有功,可王。」乃立趙幽王少子辟彊為河閒王,以齊劇郡立朱虛侯為城陽王,立東牟侯為濟北王,皇子武為代王,子參為太原王,子揖為梁王。

上曰:「古之治天下,朝有進善之旌,〔一〕誹謗之木,〔二〕所以通治道而來諫者。今法有誹謗妖言之罪,是使眾臣不敢盡情,而上無由聞過失也。將何以來遠方之賢良?其除之。民或祝詛上以相約結而後相謾,〔三〕吏以為大逆,其有他言,而吏又以為誹謗。此細民之愚無知抵死,朕甚不取。自今以來,有犯此者勿聽治。」

〔一〕集解應劭曰:「旌,幡也。堯設之五達之道,令民進善也。」如淳曰:「欲有進善者,立於旌下言之。」

〔二〕集解服虔曰:「堯作之,橋梁交午柱頭。」應劭曰:「橋梁邊板,所以書政治之愆失也。至秦去之,今乃復施也。」索隱按:尸子云「堯立誹謗之木」。誹音非,亦音沸。韋昭云「慮政有闕失,使書於木,此堯時然也,後代因以為飾。今宮外橋梁頭四植木是也」。鄭玄注禮云「一縱一橫為午,謂以木貫表柱四出,即今之華表」。崔浩以為木貫表柱四出名「桓」,陳楚俗桓聲近和,又云「和表」,則「華」與「和」又相訛耳。

〔三〕集解漢書音義曰:「民相結共祝詛上也。謾者,而後謾而止之,不畢祝詛也。」索隱韋昭云:「謾,相抵讕也。」說文云:「
謾,欺也。」謂初相約共行祝,後相欺誑,中道而止之也。

九月,初與郡國守相為銅虎符、竹使符。〔一〕

〔一〕集解應劭曰:「銅虎符第一至第五,國家當發兵,遣使者至郡合符,符合乃聽受之。竹使符皆以竹箭五枚,長五寸,鐫刻篆書,第一至第五。」張晏曰:「符以代古之珪璋,從簡易也。」索隱漢舊儀銅虎符發兵,長六寸。竹使符出入徵發。說文云分符而合之。小顏云「右留京師,左與之。」古今注云「銅虎符銀錯書之」。張晏云「銅取其同心也」。

三年十月丁酉晦,日有食之。十一月,上曰:「前日(計)〔詔〕遣列侯之國,或辭未行。丞相朕之所重,其為朕率列侯之國。」絳侯勃免丞相就國,以太尉潁陰侯嬰為丞相。罷太尉官,屬丞相。四月,城陽王章薨。淮南王長與從者魏敬殺辟陽侯審食其。

五月,匈奴入北地,居河南為寇。帝初幸甘泉。〔一〕六月,帝曰:「漢與匈奴約為昆弟,毋使害邊境,所以輸遺匈奴甚厚。今右賢王離其國,將眾居河南降地,非常故,往來近塞,捕殺吏卒,驅保塞蠻夷,令不得居其故,陵轢邊吏,入盜,甚敖無道,非約也。其發邊吏騎八萬五千詣高奴,遣丞相潁陰侯灌嬰擊匈奴。」匈奴去,發中尉〔二〕材官屬衛將軍軍長安。

〔一〕集解蔡邕曰:「天子車駕所至,民臣以為僥倖,故曰幸。至見令長三老官屬,親臨軒,作樂,賜食帛越巾刀佩帶,民爵有級數,或賜田租之半,故因是謂之幸。」索隱應劭云:「宮名,在雲陽。一名林光。」臣瓚云:「甘泉,山名。林光,秦離宮名。」又顧氏按:邢承宗西征賦注云「甘泉,水名」。今按:蓋因地有甘泉以名山,則山水皆通也。宮名謬爾。

〔二〕集解漢書百官表曰:「中尉,秦官。」

辛卯,帝自甘泉之高奴,因幸太原,見故群臣,皆賜之。舉功行賞,諸民里賜牛酒。復晉陽〔一〕中都民三歲。留游太原十餘日。

〔一〕正義故城在汾州平遙縣西南十三里。

濟北王興居聞帝之代,欲往擊胡,乃反,發兵欲襲滎陽。於是詔罷丞相兵,遣棘蒲侯陳武為大將軍,將十萬往擊之。祁侯賀〔一〕為將軍,軍滎陽。七月辛亥,帝自太原至長安。迺詔有司曰:「濟北王背德反上,詿誤吏民,為大逆。濟北吏民兵未至先自定,及以軍地邑降者,皆赦之,復官爵。與王興居去來,亦赦之。」〔二〕八月,破濟北軍,虜其王。赦濟北諸吏民與王反者。

〔一〕集解徐廣曰:「姓繒,以文帝十一年卒,謚曰敬。」索隱漢書音義祁音遲。賀姓繒。繒,古國,夏同姓也。正義括地志云:「
并州祁縣城,晉大夫祁奚之邑。」

〔二〕集解徐廣曰:「乍去乍來也。」駰案:張晏曰「雖始與興居反,今降,赦之」。

六年,有司言淮南王長廢先帝法,不聽天子詔,居處毋度,出入擬於天子,擅為法令,與棘蒲侯太子奇謀反,遣人使閩越及匈奴,發其兵,欲以危宗廟社稷。群臣議,皆曰「長當棄市」帝不忍致法於王,赦其罪,廢勿王。群臣請處王蜀嚴道、邛都,〔一〕帝許之。長未到處所,行病死,上憐之。後十六年,追尊淮南王長謚為厲王,立其子三人為淮南王、〔二〕衡山王、〔三〕廬江王。〔四〕

〔一〕集解徐廣曰:「漢書或作『郵』字,或直云『邛僰』。邛都乃本是西南夷,爾時未通嚴道,有邛僰山。」正義邛,其恭反。括地志云:「嚴道今為縣,即邛州所理縣也。縣有蠻夷曰道,故曰嚴道。邛都縣本邛都國,漢為縣,今嶲州也。西南夷傳云『滇池以北君長以十數,邛都最大』是也。」按:群臣請處淮南王長蜀之嚴道,不爾,更遠邛都西有邛僰山也。邛僰山在雅州榮經縣界。榮經,武德年閒置,本秦嚴道地。華陽國志云:「邛筰山故邛人、筰人界也。山巖峭峻,曲回九折乃至,上下有凝冰。按即王尊登者也。今從九折西南行至嶲州,山多雨少晴,俗呼名為漏天。」

〔二〕索隱名安,阜陵侯也。

〔三〕索隱名勃,安陽侯也。

〔四〕索隱名賜,周陽侯也。

十三年夏,上曰:「蓋聞天道禍自怨起而福繇德興。百官之非,宜由朕躬。今祕祝之官移過于下,〔一〕以彰吾之不德,朕甚不取。其除之。」

〔一〕集解應劭曰:「祕祝之官移過于下,國家諱之,故曰祕。」

五月,齊太倉令淳于公〔一〕有罪當刑,詔獄逮徙繫長安。太倉公無男,有女五人。太倉公將行會逮,罵其女曰:「生子不生男,有緩急非有益也!」其少女緹縈〔二〕自傷泣,乃隨其父至長安,上書曰:「妾父為吏,齊中皆稱其廉平,今坐法當刑。妾傷夫死者不可復生,刑者不可復屬,雖復欲改過自新,其道無由也。妾願沒入為官婢,贖父刑罪,使得自新。」書奏天子,天子憐悲其意,乃下詔曰:「
蓋聞有虞氏之時,畫衣冠異章服以為僇,〔三〕而民不犯。何則?至治也。今法有肉刑三,〔四〕而姦不止,其咎安在?非乃朕德薄而教不明歟?吾甚自愧。故夫馴道不純而愚民陷焉。詩曰『愷悌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過,教未施而刑加焉?或欲改行為善而道毋由也。朕甚憐之。夫刑至斷支體,刻肌膚,終身不息,何其楚痛而不德也,豈稱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

〔一〕索隱名意,為齊太倉令,故謂之倉公也。

〔二〕索隱緹音啼。鄒氏音體,非。

〔三〕正義晉書刑法志云:「三皇設言而民不違,五帝畫衣冠而民知禁。犯黥者阜其巾,犯劓者丹其服,犯臏者墨其體,犯宮者雜其屨,大辟之罪,殊刑之極,布其衣裾而無領緣,投之於市,與眾棄之。」

〔四〕集解李奇曰:「約法三章無肉刑,文帝則有肉刑。」孟康曰:「黥劓二,左右趾合一,凡三。」索隱韋昭云:「斷趾、黥、劓之屬。」崔浩漢律序云:「文帝除肉刑而宮不易。」張斐注云:「以淫亂人族序,故不易之也。」

上曰:「農,天下之本,務莫大焉。今勤身從事而有租稅之賦,是為本末者毋以異,〔一〕其於勸農之道未備。其除田之租稅。」

〔一〕集解李奇曰:「本,農也。末,賈也。言農與賈俱出租無異也,故除田租。」

十四年冬,匈奴謀入邊為寇,攻朝塞,殺北地都尉卬。〔一〕上乃遣三將軍軍隴西、北地、上郡,中尉周舍為衛將軍,郎中令張武為車騎將軍,軍渭北,車千乘,騎卒十萬。帝親自勞軍,勒兵申教令,賜軍吏卒。帝欲自將擊匈奴,群臣諫,皆不聽。皇太后固要帝〔二〕,帝乃止。於是以東陽侯張相如為大將軍,成侯赤〔三〕為內史,欒布為將軍,擊匈奴。匈奴遁走。

〔一〕集解徐廣曰:「姓孫。封其子單為缾侯。匈奴所殺。」

〔二〕集解如淳曰:「必不得自征也。」

〔三〕集解徐廣曰:「姓董也。」

春,上曰:「朕獲執犧牲珪幣以事上帝宗廟,十四年于今,歷日(縣)〔綿〕長,以不敏不明而久撫臨天下,朕甚自愧。其廣增諸祀墠場珪幣。昔先王遠施不求其報,望祀不祈其福,右賢左戚,〔一〕先民後己,至明之極也。今吾聞祠官祝釐,〔二〕皆歸福朕躬,不為百姓,朕甚愧之。夫以朕不德,而躬享獨美其福,百姓不與焉,是重吾不德。其令祠官致敬,毋有所祈。」

〔一〕集解韋昭曰:「右猶高,左猶下也。」索隱劉德云:「先賢後親也。」

〔二〕集解如淳曰:「釐,福也。賈誼傳『受釐坐宣室』。」索隱音禧,福也。

是時北平侯張蒼為丞相,方明律曆。魯人公孫臣上書陳終始傳五德事,〔一〕言方今土德時,土德應黃龍見,當改正朔服色制度。天子下其事與丞相議。丞相推以為今水德,始明正十月上黑事,以為其言非是,請罷之。

〔一〕索隱五行之德,帝王相承傳易,終而復始,故云「終始傳五德之事」。傳音轉也。

十五年,黃龍見成紀,〔一〕天子乃復召魯公孫臣,以為博士,申明土德事。於是上乃下詔曰:「有異物之神見于成紀,無害於民,歲以有年。朕親郊祀上帝諸神。禮官議,毋諱以勞朕。」〔二〕有司禮官皆曰:「古者天子夏躬親禮祀上帝於郊,故曰郊。」於是天子始幸雍,郊見五帝,以孟夏四月答禮焉。趙人新垣平以望氣見,因說上設立渭陽五廟。〔三〕欲出周鼎,當有玉英見。〔四〕

〔一〕集解韋昭曰:「成紀縣屬天水。」

〔二〕集解漢書音義曰:「言無所諱,勿以朕為勞。」

〔三〕集解韋昭曰:「在渭城。」

〔四〕集解瑞應圖云:「玉英,五常並修則見。」

十六年,上親郊見渭陽五帝廟,亦以夏答禮而尚赤。

十七年,得玉杯,〔一〕刻曰「人主延壽」。於是天子始更為元年,〔二〕令天下大酺。其歲,新垣平事覺,夷三族。

〔一〕集解應劭曰:「新垣平詐令人獻之。」

〔二〕索隱按:秦本紀惠文王十四年更為元年。又汲冢竹書魏惠王亦有後元,當取法於此。又按:封禪書以新垣平候日再中,故改元也。

後二年,上曰:「朕既不明,不能遠德,是以使方外之國或不寧息。夫四荒之外不安其生,〔一〕封畿之內勤勞不處,二者之咎,皆自於朕之德薄而不能遠達也。閒者累年,匈奴並暴邊境,多殺吏民,邊臣兵吏又不能諭吾內志,以重吾不德也。夫久結難連兵,中外之國將何以自寧?今朕夙興夜寐,勤勞天下,憂苦萬民,為之怛惕不安,未嘗一日忘於心,故遣使者冠蓋相望,結軼於道,〔二〕以諭朕意於單于。今單于反古之道,計社稷之安,便萬民之利,親與朕俱棄細過,偕之大道,結兄弟之義,以全天下元元之民。〔三〕和親已定,始于今年。」

〔一〕索隱顧胤按:爾雅孤竹、北戶、西王母、日下謂之四荒也。

〔二〕集解韋昭曰:「使車往還,故轍如結也。相如曰『結軌還轍』。」索隱鄒氏軼音逸,又音轍。漢書作「轍」。顧氏按:司馬彪云「結謂車轍回旋錯結之也」。

〔三〕索隱戰國策云:「制海內,子元元,非兵不可。」高誘注云:「元元,善也。」又按:姚察云「古者謂人云善,言善人也。因善為元,故云黎元。其言元元者,非一人也」。顧野王又云「元元猶喁喁,可憐愛貌」。未安其說,聊記異也。

後六年冬,匈奴三萬人入上郡,三萬人入雲中。以中大夫令勉〔
一〕為車騎將軍,軍飛狐;〔二〕故楚相蘇意為將軍,軍句注;〔三〕將軍張武屯北地;河內守周亞夫為將軍,居細柳;〔四〕宗正劉禮為將軍,居霸上;祝茲侯〔五〕軍棘門:〔六〕以備胡。數月,胡人去,亦罷。

〔一〕集解徐廣曰:「衛尉改名也。」駰案:漢書百官表景帝初改衛尉為中大夫令,非此年也。索隱裴駰按:表景帝改衛尉為中大夫令,則中大夫令是官號,勉其名。後此官改為光祿勳。虞世南以此稱中大夫令,是史家追書耳。顏遊秦以令是姓,勉是名,為中大夫。據風俗通,令姓令尹子文之後也。

〔二〕集解如淳曰:「在代郡。」蘇林曰:「在上黨。」

〔三〕集解應劭曰:「山險名也,在鴈門陰館。」索隱句,伏儼音俱,包愷音鉤。

〔四〕集解徐廣曰:「在長安西。」駰按:如淳曰「長安圖細柳倉在渭北,近石徼」。張揖曰「在昆明池南,今有柳市是也」。索隱按:三輔故事細柳在直城門外阿房宮西北維。又匈奴傳云「長安西細柳」,則如淳云在渭北,非也。

〔五〕集解徐廣曰:「表作松茲侯,姓徐,名悍。」

〔六〕集解徐廣曰:「在渭北。」駰案:孟康曰「在長安北,秦時宮門也。」如淳曰「三輔黃圖棘門在橫門外」。

天下旱,蝗。帝加惠:令諸侯毋入貢,弛山澤,〔一〕減諸服御狗馬,損郎吏員,發倉庾〔二〕以振貧民,民得賣爵。〔三〕

〔一〕集解韋昭曰:「弛,廢也。廢其常禁以利民。」

〔二〕集解應劭曰:「水漕倉曰庾。」胡公曰:「在邑曰倉,在野曰庾。」索隱郭璞注三蒼云:「庾,倉無屋也。」胡公名廣,後漢太尉,作漢官解詁也。

〔三〕索隱崔浩云:「富人欲爵,貧人欲錢,故聽買賣也。」

孝文帝從代來,即位二十三年,宮室苑囿狗馬服御無所增益,有不便,輒弛以利民。嘗欲作露臺,〔一〕召匠計之,直百金。上曰:「百金中民十家之產,吾奉先帝宮室,常恐羞之,何以臺為!」上常衣綈衣,〔二〕所幸慎夫人,令衣不得曳地,幃帳不得文繡,以示敦朴,為天下先。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銀銅錫為飾,不治墳,欲為省,毋煩民。南越王尉佗自立為武帝,然上召貴尉佗兄弟,以德報之,佗遂去帝稱臣。與匈奴和親,匈奴背約入盜,然令邊備守,不發兵深入,惡煩苦百姓。吳王詐病不朝,就賜几杖。群臣如袁盎等稱說雖切,常假借用之。〔三〕群臣如張武等受賂遺金錢,覺,上乃發御府金錢賜之,以愧其心,弗下吏。專務以德化民,是以海內殷富,興於禮義。

〔一〕集解徐廣曰:「露,一作『靈』。」索隱顧氏按:新豐南驪山上猶有臺之舊址也。

〔二〕集解如淳曰:「賈誼云『身衣皁綈』。」

〔三〕集解蘇林曰:「假音休假。借音以物借人。」

後七年六月己亥,帝崩於未央宮。〔一〕遺詔曰:「朕聞蓋天下萬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者,奚可甚哀。當今之時,世咸嘉生而惡死,厚葬以破業,重服以傷生,吾甚不取。且朕既不德,無以佐百姓;今崩,又使重服久臨,以離寒暑之數,哀人之父子,傷長幼之志,損其飲食,絕鬼神之祭祀,以重吾不德也,謂天下何!朕獲保宗廟,以眇眇之身託于天下君王之上,二十有餘年矣。賴天地之靈,社稷之福,方內安寧,〔二〕靡有兵革。〔三〕朕既不敏,常畏過行,以羞先帝之遺德;維年之久長,懼于不終。今乃幸以天年,得復供養于高廟。朕之不明與嘉之,〔四〕其奚哀悲之有!其令天下吏民,令到出臨三日,皆釋服。毋禁取婦嫁女祠祀飲酒食肉者。自當給喪事服臨者,皆無踐。〔五〕絰帶無過三寸,毋布車及兵器,〔六〕毋發民男女哭臨宮殿。宮殿中當臨者,皆以旦夕各十五舉聲,禮畢罷。非旦夕臨時,禁毋得擅哭。已下,〔七〕服大紅十五日,小紅十四日,纖七日,釋服。〔八〕佗不在令中者,皆以此令比率從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霸陵山川因其故,〔九〕毋有所改。歸夫人以下至少使。」〔一0〕令中尉亞夫為車騎將軍,屬國悍〔一一〕為將屯將軍,〔一二〕郎中令武為復土將軍,〔一三〕發近縣見卒萬六千人,發內史卒萬五千人,〔一四〕藏郭穿復土屬將軍武。

〔一〕集解徐廣曰:「年四十七。」

〔二〕集解瓚曰:「方,四方也。內,中也。猶云中外也。」

〔三〕集解徐廣曰:「一云『方內安,兵革息』。」

〔四〕集解如淳曰:「與,發聲也。得卒天年已善矣。」

〔五〕集解服虔曰:「踐,翦也。謂無斬衰也。」孟康曰:「踐,跣也。」晉灼曰:「漢語作『跣』。跣,徒跣也。」索隱漢語是書名,荀爽所作也。

〔六〕集解應劭曰:「無以布衣車及兵器也。」服虔曰:「不施輕車介士也。」

〔七〕索解謂柩已下於壙。

〔八〕集解服虔曰:「當言大功、小功布也。纖,細布衣也。」應劭曰:「紅者,中祥大祥以紅為領緣也。纖者,禫也。凡三十六日而釋服。」索隱劉德云:「紅亦功也。男功非一,故以『工力』為字。而女工唯在於絲,故以『糸工』為字。三十六日,以日易月故也。」

〔九〕集解應劭曰:「因山為藏,不復起墳,山下川流不遏絕也。就其水名以為陵號。」索隱霸是水名,水徑於山,亦曰霸山,即芷陽地也。

〔一0〕集解應劭曰:「夫人以下有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長使、少使,凡七輩,皆遣歸家,重絕人類也。」

〔一一〕集解徐廣曰:「姓徐。」駰按:漢書百官表「典屬國,秦官,掌蠻夷降者」。

〔一二〕集解李奇曰:「馮奉世為右將軍,以將屯將軍為名,此監主諸屯也。」

〔一三〕集解如淳曰:「主穿壙填瘞事者。」索隱復音伏。謂穿壙出土,下棺已而填之,即以為墳,故云復土。復,反還也。又音福。

〔一四〕索隱按:百官表云內史掌理京師之官也。景帝更名京兆尹也。

乙巳,〔一〕群臣皆頓首上尊號曰孝文皇帝。

〔一〕集解漢書云:「乙巳葬霸陵。」皇甫謐曰:「霸陵去長安七十里。」

太子即位于高廟。丁未,襲號曰皇帝。

孝景皇帝元年十月,制詔御史:「蓋聞古者祖有功而宗有德〔一〕,制禮樂各有由。聞歌者,所以發德也;舞者,所以明功也。高廟酎,〔二〕奏武德、文始、五行之舞。〔三〕孝惠廟酎,奏文始、五行之舞。孝文皇帝臨天下,通關梁,不異遠方。〔四〕除誹謗,去肉刑,賞賜長老,收恤孤獨,以育群生。減嗜欲,不受獻,〔五〕不私其利也。罪人不帑,〔六〕不誅無罪。除(肉)〔宮〕刑,出美人,重絕人之世。朕既不敏,不能識。此皆上古之所不及,而孝文皇帝親行之。德厚侔天地,〔七〕利澤施四海,靡不獲福焉。明象乎日月,而廟樂不稱。朕甚懼焉。其為孝文皇帝廟為昭德之舞,〔八〕以明休德。然后祖宗之功德著於竹帛,施于萬世,永永無窮,朕甚嘉之。其與丞相、列侯、中二千石、禮官具為禮儀奏。」丞相臣嘉等言:「陛下永思孝道,立昭德之舞以明孝文皇帝之盛德。皆臣嘉等愚所不及。臣謹議:世功莫大於高皇帝,德莫盛於孝文皇帝,高皇廟宜為帝者太祖之廟,孝文皇帝廟宜為帝者太宗之廟。天子宜世世獻祖宗之廟。郡國諸侯宜各為孝文皇帝立太宗之廟。諸侯王列侯使者侍祠天子,歲獻祖宗之廟。〔九〕請著之竹帛,宣布天下。」制曰:「可。」

〔一〕集解應劭曰:「始取天下者為祖,高帝稱高祖是也。始治天下者為宗,文帝稱太宗是也。」

〔二〕集解張晏曰:「正月旦作酒,八月成,名曰酎。酎之言純也。至武帝時,因八月嘗酎會諸侯廟中,出金助祭,所謂『酎金』也。」

〔三〕集解孟康曰:「武德,高祖所作也。文始,舜舞也。五行,周舞也。武德者,其舞人執干戚。文始舞執羽籥。五行舞冠冕,衣服法五行色。見禮樂志。」索隱應劭云:「禮樂志文始舞本舜韶舞,高祖更名文始,示不相襲。五行舞本周武舞,秦始皇更名五行舞。按:今言『奏武德、文始、五行之舞』者,其樂總象武王樂,言高祖以武定天下也。既示不相襲,其作樂之始。先奏文始,以羽籥衣文繡居先;次即奏五行,五行即武舞,執干戚而衣有五行之色也。」

〔四〕集解張晏曰:「孝文十二年,除關,不用傳令,遠近若一。」

〔五〕集解徐廣曰:「減,一作『滅』。」

〔六〕集解蘇林曰:「刑不及妻子。」

〔七〕集解李奇曰:「侔,齊等。」

〔八〕集解文穎曰:「景帝采高祖武德舞作昭德舞,舞之於文帝廟,見禮樂志。」

〔九〕集解張晏曰:「王及列侯歲時遣使詣京師,侍祠助祭也。」如淳曰:「若光武廟在章陵,南陽太守稱使者往祭是也。不使侯王祭者,諸侯不得祖天子也。凡臨祭祀宗廟,皆為侍祭。」

太史公曰:孔子言「必世然後仁。〔一〕善人之治國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二〕誠哉是言!漢興,至孝文四十有餘載,德至盛也。廩廩鄉改正服封禪矣,謙讓未成於今。嗚呼,豈不仁哉!

〔一〕集解孔安國曰:「三十年曰世。如有受命王者,必三十年仁政乃成。」

〔二〕集解王肅曰:「勝殘暴之人,使不為惡。去殺,不用殺也。」

【索隱述贊】孝文在代,兆遇大橫。宋昌建冊,絳侯奉迎。南面而讓,天下歸誠。務農先籍,布德偃兵。除帑削謗,政簡刑清。綈衣率俗,露臺罷營。法寬張武,獄恤緹縈。霸陵如故,千年頌聲。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