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史记三家注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周本紀第四
秦本紀第五
秦始皇本紀第六上
秦始皇本紀第六下
項羽本紀第七
呂太后本紀第九
孝文本紀第十
孝景本紀第十一
孝武本紀第十二
三代世表第一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六國年表第三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禮書第一
樂書第二上
樂書第二下
律書第三
曆書第四
天官書第五上
天官書第五下
封禪書第六
河渠書第七
平準書第八
吳太伯世家第一
齊太公世家第二
魯周公世家第三
燕召公世家第四
管蔡世家第五
陳杞世家第六
衛康叔世家第七
宋微子世家第八
晉世家第九
楚世家第十
越王句踐世家第十一
鄭世家第十二
趙世家第十三
魏世家第十四
韓世家第十五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孔子世家第十七
陳涉世家第十八
外戚世家第十九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三王世家第三十
伯夷列傳第一
管晏列傳第二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商君列傳第八
蘇秦列傳第九
張儀列傳第十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穰侯列傳第十二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范睢蔡澤列傳第十九
樂毅列傳第二十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匈奴列傳第五十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上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下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汲鄭列傳第六十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夏本紀第二
发布时间:2006/2/6   被阅览数:2324 次
(文字 〖 〗)
 


      夏禹,〔一〕名曰文命。〔二〕禹之父曰鯀,鯀之父曰帝顓頊,〔三〕顓頊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黃帝。禹者,黃帝之玄孫而帝顓頊之孫也。禹之曾大父昌意及父鯀皆不得在帝位,為人臣。
〔一〕集解謚法曰:「受禪成功曰禹。」正義夏者,帝禹封國號也。帝王紀云:「禹受封為夏伯,在豫州外方之南,今河南陽翟是也。」

〔二〕索隱尚書云「文命敷于四海」,孔安國云「外布文德教命」,不云是禹名。太史公皆以放勳、重華、文命為堯、舜、禹之名,未必為得。孔又云「虞氏,舜名」,則堯、禹、湯皆名矣。蓋古者帝王之號皆以名,後代因其行,追而為謚。其實禹是名。故張晏云「少昊已前,天下之號象其德;顓頊已來,天下之號因其名」。又按:系本「鯀取有辛氏女,謂之女志,是生高密」。宋衷云「高密,禹所封國」。正義帝王紀云:「父鯀妻脩己,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又吞神珠薏苡,胸坼而生禹。名文命,字密,身九尺二寸長,本西夷人也。大戴禮云『高陽之孫,鯀之子,曰文命』。楊雄蜀王本紀云『禹本汶山郡廣柔縣人也,生於石紐』。」括地志云:「茂州汶川縣石紐山在縣西七十三里。華陽國志云『今夷人共營其地,方百里不敢居牧,至今猶不敢放六畜』。」按:廣柔,隋改曰汶川。

〔三〕索隱皇甫謐云:「鯀,帝顓頊之子,字熙。」又連山易云「
鯀封於崇」,故國語謂之「崇伯鯀」。系本亦以鯀為顓頊子。漢書律曆志則云「顓頊五代而生鯀」。按:鯀既仕堯,與舜代系殊懸,舜即顓頊六代孫,則鯀非是顓頊之子。蓋班氏之言近得其實。

當帝堯之時,鴻水〔一〕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其憂。堯求能治水者,群臣四嶽皆曰鯀可。堯曰:「鯀為人負命毀族,不可。」四嶽曰:「等之未有賢於鯀者,願帝試之。」於是堯聽四嶽,用鯀治水。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於是帝堯乃求人,更得舜。舜登用,攝行天子之政,巡狩。行視鯀之治水無狀,〔二〕乃殛鯀於羽山以死。〔三〕天下皆以舜之誅為是。於是舜舉鯀子禹,而使續鯀之業。

〔一〕索隱一作「洪」。鴻,大也。以鳥大曰鴻,小曰鴈,故近代文字大義者皆作「鴻」也。

〔二〕索隱言無功狀。

〔三〕正義殛音紀力反。鯀之羽山,化為黃熊,入于羽淵。熊音乃來反,下三點為三足也。束發蒙紀云:「鱉三足曰熊。」

堯崩,帝舜問四嶽曰:「有能成美堯之事者使居官?」皆曰:「
伯禹為司空,可成美堯之功。」舜曰:「嗟,然!」命禹:「女平水土,維是勉之。」禹拜稽首,讓於契、后稷、皋陶。舜曰:「女其往視爾事矣。」

禹為人敏給克勤;其德不違,其仁可親,其言可信;聲為律〔一〕,身為度,〔二〕稱以出;〔三〕亹亹穆穆,為綱為紀。

〔一〕索隱言禹聲音應鍾律。

〔二〕集解王肅曰:「以身為法度。」索隱按:今巫猶稱「禹步」。

〔三〕集解徐廣曰:「一作『士』。」索隱按:大戴禮見作「士」。又一解云,上文聲與身為律度,則權衡亦出於其身,故云「稱以出」也。

禹乃遂與益、后稷奉帝命,命諸侯百姓興人徒以傅土,行山表木,〔一〕定高山大川。〔二〕禹傷先人父鯀功之不成受誅,乃勞身焦思,居外十三年,過家門不敢入。薄衣食,致孝于鬼神。〔三〕卑宮室,致費於溝淢。〔四〕陸行乘車,水行乘船,泥行乘橇,〔五〕山行乘。〔六〕左準繩,右規矩,〔七〕載四時,〔八〕以開九州,通九道,陂九澤,度九山。令益予眾庶稻,可種卑溼。命后稷予眾庶難得之食。食少,調有餘相給,以均諸侯。禹乃行相地宜所有以貢,及山川之便利。

〔一〕集解尚書「傅」字作「敷」。馬融曰:「敷,分也。」索隱尚書作「敷土隨山刊木」。今案:大戴禮作「傅土」,故此紀依之。傅即付也,謂付功屬役之事。若尚書作「敷」,敷,分也,謂令人分布理九州之土地也。表木,謂刊木立為表記,與孔注書意異。

〔二〕集解馬融曰:「定其差秩祀禮所視也」。駰案:尚書大傳曰「高山大川,五嶽、四瀆之屬」。

〔三〕集解馬融曰:「祭祀豐絜。」

〔四〕集解包氏曰:「方里為井,井閒有溝,溝廣深四尺。十里為成,成閒有淢,淢廣深八尺。」

〔五〕集解徐廣曰:「他書或作『蕝』。」駰案:孟康曰「橇形如箕,擿行泥上」。如淳曰「橇音『茅蕝』之『蕝』。謂以板置(其)泥上以通行路也」。正義按:橇形如船而短小,兩頭微起,人曲一腳,泥上擿進,用拾泥上之物。今杭州、溫州海邊有之也。

〔六〕集解徐廣曰:「,一作『橋』,音丘遙反。」駰案:如淳曰「車,謂以鐵如錐頭,長半寸,施之履下,以上山不蹉跌也」。又音紀錄反。正義按:上山,前齒短,後齒長;下山,前齒長,後齒短也。音與是同也。

〔七〕集解王肅曰:「左右言常用也。」索隱左所運用堪為人之準繩,右所舉動必應規矩也。

〔八〕集解王肅曰:「所以行不違四時之宜也。」

禹行自冀州始。冀州:既載〔一〕壺口,治梁及岐。〔二〕既脩太原,至于嶽陽。〔三〕覃懷致功,〔四〕至於衡漳。〔五〕其土白壤。〔六〕賦上上錯,〔七〕田中中,〔八〕常、衛既從,大陸既為。〔九〕鳥夷皮服。〔一0〕夾右碣石,〔一一〕入于海。〔一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堯所都也。先施貢賦役載於書也。」鄭玄曰:「兩河閒曰冀州。」正義:按理水及貢賦從帝都為始也。黃河自勝州東,直南至華陰,即東至懷州南,又東北至平州碣石山入海也。東河之西,西河之東,南河之北,皆冀州也。

〔二〕集解鄭玄曰:「地理志壺口山在河東北屈縣之東南,梁山在左馮翊夏陽,岐山在右扶風美陽。」索隱鄭玄曰:「地理志壺口山在河東北屈縣之東南,梁山在左馮翊夏陽,岐山在右扶風美陽。」正義括地志云:「壺口山在慈州吉昌縣西南五十里冀州境也。梁山在同州韓城縣東南十九里,岐山在岐州岐山縣東北十里,二山雍州境也」孔安國曰:「從東循山理水而西也。」

〔三〕集解孔安國曰:「太原今為郡名。太嶽在太原西南。山南曰陽。」索隱嶽,太嶽,即冀州之鎮霍太山也。按:地理志霍太山在河東彘縣東。凡如此例,不引書者,皆地理志文也。正義括地志云:「霍太山在沁州沁原縣西七八十里。」

〔四〕集解孔安國曰:「覃懷,近河地名。」鄭玄曰:「懷縣屬河內。」索隱按:河內有懷縣,今驗地無名「覃」者,蓋「覃懷」二字或當時共為一地之名。

〔五〕集解孔安國曰:「漳水橫流。」索隱案:孔注以衡為橫,非。王肅云「衡,漳,二水名。」地理志清漳水出上黨沾縣東北,至阜城縣入河。濁漳水出上黨長子縣東,至鄴入清漳也。正義括地志云:「故懷城在懷州武陟縣西十一里。衡漳水在瀛州東北百二十五里平舒縣界也。」

〔六〕集解孔安國曰:「土無塊曰壤。」

〔七〕集解孔安國曰:「上上,第一。錯,雜也,雜出第二之賦。」

〔八〕集解孔安國曰:「九州之中為第五。」

〔九〕集解鄭玄曰:「地理志恆水出恆山,衛水在靈壽,大陸澤在鉅鹿。」索隱此文改恆山、恆水皆作「常」,避漢文帝諱故也。常水出常山上曲陽縣,東入滱水。衛水出常山靈壽縣,東入虖池。郭璞云「大陸,今鉅鹿北廣河澤是已」。為亦作也。

〔一0〕集解鄭玄曰:「鳥夷,東(北)〔方〕之民(賦)〔搏〕食鳥獸者。」孔安國曰:「服其皮,明水害除。」正義括地志云:「
靺鞨國,古肅慎也,在京東北萬里已下,東及北各抵大海。其國南有白山,鳥獸草木皆白。其人處山林閒,土氣極寒,常為穴居,以深為貴,至接九梯。養豕,食肉,衣其皮,冬以豬膏塗身,厚數分,以禦風寒。貴臭穢不絜,作廁於中,圜之而居。多勇力,善射。弓長四尺,如弩,矢用楛,長一尺八寸,青石為鏃。葬則交木作槨,殺豬積槨上,富者至數百,貧者數十,以為死人之糧。以土上覆之,以繩繫於槨。頭出土上,以酒灌酹,繩腐而止,無四時祭祀也。」

〔一一〕集解孔安國曰:「碣石,海畔之山也。」

〔一二〕集解徐廣曰:「海,一作『河』。」索隱地理志云「碣石山在北平驪城縣西南」。太康地理志云「樂浪遂城縣有碣石山,長城所起」。又水經云「在遼西臨渝縣南水中」。蓋碣石山有二,此云「
夾右碣石入于海」,當是北平之碣石。

濟、河維沇州:〔一〕九河既道,〔二〕雷夏既澤,雍、沮會同,〔三〕桑土既蠶,於是民得下丘居土。〔四〕其土黑墳,〔五〕草繇木條。〔六〕田中下,〔七〕賦貞,作十有三年乃同。〔八〕其貢漆絲,其篚織文。〔九〕浮於濟、漯,通於河。〔一0〕

〔一〕集解鄭玄曰:「言沇州之界在此兩水之閒。」

〔二〕集解馬融曰:「九河名徒駭、太史、馬頰、覆釜、胡蘇、簡、絜、鉤盤、鬲津。」

〔三〕集解鄭玄曰:「雍水沮水相觸而合入此澤中,地理志曰雷澤在濟陰城陽縣西北。」索隱爾雅云「水自河出為雍」也。正義括地志云:「雷夏澤在濮州雷澤縣郭外西北。雍、沮二水在雷澤西北平地也。」

〔四〕集解孔安國曰:「大水去,民下丘居平土,就桑蠶。」

〔五〕集解孔安國曰:「色黑而墳起。」

〔六〕集解孔安國曰:「繇,茂;條,長也。」

〔七〕集解孔安國曰:「第六。」

〔八〕集解鄭玄曰:「貞,正也。治此州正作不休,十三年乃有賦,與八州同,言功難也。其賦下下。」

〔九〕集解孔安國曰:「地宜漆林,又宜桑蠶。織文,錦綺之屬,盛之筐篚而貢焉。」

〔一0〕集解鄭玄曰:「地理志云漯水出東郡東武陽。」索隱濟水出河東垣縣王屋山東,其流至濟陰,故應劭云「濟水出平原漯陰縣東,漯水出東郡東武陽縣北,至千乘縣而入于海」。

海岱維青州:〔一〕堣夷既略,〔二〕濰、淄其道。〔三〕其土白墳,海濱廣潟,〔四〕厥田斥鹵。〔五〕田上下,賦中上。〔六〕厥貢鹽絺,海物維錯,〔七〕岱畎絲、枲、鉛、松、怪石,〔八〕萊夷為牧,〔九〕其篚酓絲。〔一0〕浮於汶,通於濟。〔一一〕

〔一〕集解鄭玄曰:「東自海,西至岱。東嶽曰岱山。」正義按:舜分青州為營州、遼西及遼東。

〔二〕集解馬融曰:「堣夷,地名。用功少曰略。」索隱孔安國云:「東表之地稱嵎夷。」按:今文尚書及帝命驗並作「禺鐵」,在遼西。鐵,古「夷」字也。

〔三〕集解鄭玄曰:「地理志濰水出琅邪,淄水出泰山萊蕪縣原山。」索隱濰水出琅邪箕縣,北至都昌縣入海。淄水出泰山萊蕪縣原山北,東至博昌縣入濟也。正義括地志云:「密州莒縣濰山,濰水所出。淄州淄川縣東北七十里原山,淄水所出。俗傳云,禹理水功畢,土石黑,數里之中波若漆,故謂之淄水也。」

〔四〕集解徐廣曰:「一作『澤』,又作『斥』。」

〔五〕集解鄭玄曰:「斥謂地鹹鹵。」索隱鹵音魯。說文云:「
鹵,鹹地。東方謂之斥,西方謂之鹵。」

〔六〕集解孔安國曰:「田第三,賦第四。」

〔七〕集解孔安國曰:「絺,細葛。錯,雜,非一種。」鄭玄曰:「海物,海魚也。魚種類尤雜。」

〔八〕集解孔安國曰:「畎,谷也。怪異好石似玉者。岱山之谷出此五物,皆貢之。」

〔九〕集解孔安國曰:「萊夷,地名,可以牧放。」索隱按:左傳云萊人劫孔子,孔子稱「夷不亂華」,又云「齊侯伐萊」,服虔以為東萊黃縣是。今按:地理志黃縣有萊山,恐即此地之夷。

〔一0〕集解孔安國曰:「酓桑蠶絲中琴瑟弦。」索隱爾雅云「,山桑」,是蠶食之絲也。

〔一一〕集解鄭玄曰:「地理志汶水出泰山萊蕪縣原山,西南入濟。」

海岱及淮維徐州:〔一〕淮、沂其治,蒙、羽其蓺。〔二〕大野既都,〔三〕東原厎平。〔四〕其土赤埴墳,〔五〕草木漸包。〔六〕其田上中,賦中中。〔七〕貢維土五色,〔八〕羽畎夏狄,〔九〕嶧陽孤桐,〔一0〕泗濱浮磬,〔一一〕淮夷蠙珠臮魚,〔一二〕其篚玄纖縞。〔一三〕浮于淮、泗,〔一四〕通于河。

〔一〕集解孔安國曰:「東至海,北至岱,南及淮。」

〔二〕集解鄭玄曰:「地理志沂水出泰山蓋縣。蒙,羽,二山名。」孔安國曰:「二水已治,二山可以種蓺。」索隱水經云淮水出南陽平氏縣胎簪山,東北過桐柏山。沂水出泰山蓋縣艾山,南過下邳縣入泗。蒙山在泰山蒙陰縣西南。羽山在東海祝其縣南,殛鯀之地。

〔三〕集解鄭玄曰:「大野在山陽鉅野北,名鉅野澤。」孔安國曰:「水所停曰都。」

〔四〕集解鄭玄曰:「東原,地名。今東平郡即東原。」索隱張華博物志云:「兗州東平郡即尚書之東原也。」正義廣平曰原。徐州在東,故曰東原。水去已致平復,言可耕種也。

〔五〕集解徐廣曰:「埴,黏土也。」

〔六〕集解孔安國曰:「漸,長進;包,叢生也。」

〔七〕集解孔安國曰:「田第二,賦第五。」

〔八〕集解鄭玄曰:「土五色者,所以為大社之封。」正義韓詩外傳云:「天子社廣五丈,東方青,南方赤,西方白,北方黑,上冒以黃土。將封諸侯,各取方土,苴以白茅,以為社也。」太康地記云:「城陽姑幕有五色土,封諸侯,錫之茅土,用為社。此土即禹貢徐州土也。今屬密州莒縣也。」

〔九〕集解孔安國曰:「夏狄,狄,雉名也。羽中旌旄,羽山之谷有之。」

〔一0〕集解孔安國曰:「嶧山之陽特生桐,中琴瑟。」鄭玄曰:「
地理志嶧山在下邳。」正義括地志云:「嶧山在兗州鄒縣南二十二里。鄒山記云『鄒山,古之嶧山,言絡繹相連屬也。今猶多桐樹』。」按:今獨生桐,尚徵,一偏似琴瑟。

〔一一〕集解孔安國曰:「泗水涯水中見石,可以為磬。」鄭玄曰:「泗水出濟陰乘氏也。」正義括地志云:「泗水至彭城呂梁,出石磬。」

〔一二〕集解孔安國曰:「淮、夷二水,出蠙珠及美魚。」鄭玄曰:「淮夷,淮水之上夷民也。」索隱按:尚書云「徂茲淮夷,徐戎並興」,今徐州言淮夷,則鄭解為得。蠙,一作「玭」,並步玄反。臮,古「暨」字。臮,與也。言夷人所居淮水之處,有此蠙珠與魚也。又作「濱」。濱,畔也。

〔一三〕集解鄭玄曰:「纖,細也。祭服之材尚細。」正義玄,黑。纖,細。縞,白繒。以細繒染為黑色。

〔一四〕正義括地志云:「泗水源在兗州泗水縣東陪尾山。其源有四道,因以為名。」

淮海維揚州:〔一〕彭蠡既都,陽鳥所居。〔二〕三江既入〔三〕,震澤致定。〔四〕竹箭既布。〔五〕其草惟夭,其木惟喬,〔六〕其土塗泥。〔七〕田下下,賦下上上雜。〔八〕貢金三品,〔九〕瑤、琨、竹箭,〔一0〕齒、革、羽、旄,〔一一〕島夷卉服,〔一二〕其篚織貝,〔一三〕其包橘、柚錫貢。〔一四〕均江海,通淮、

〔一〕集解孔安國曰:「北據淮,南距海。」

〔二〕集解鄭玄曰:「地理志彭蠡澤在豫章彭澤西。」孔安國曰:「隨陽之鳥,鴻鴈之屬,冬月居此澤也。」索隱都,古文尚書作「
豬」。孔安國云「水所停曰豬」,鄭玄云「南方謂都為豬」,則是水聚會之義。正義蠡音禮。括地志云:「彭蠡湖在江州潯陽縣東南五十二里。」

〔三〕索隱韋昭云:「三江謂松江、錢唐江、浦陽江。」今按:地理志有南江、中江、北江,是為三江。其南江從會稽吳縣南,東入海。中江從丹陽蕪湖縣西南,東至會稽陽羨縣入海。北江從會稽毗陵縣北,東入海。故下文「東為中江」,又「東為北江」,孔安國云「有北有中,南可知也。」

〔四〕集解孔安國曰:「震澤,吳南太湖名。言三江已入,致定為震澤。」索隱震,一作「振」。地理志會稽吳縣「故周泰伯所封國,具區在其西,古文以為震澤」。又左傳稱「笠澤」,亦謂此也。正義澤在蘇州西南四十五里。三江者,在蘇州東南三十里,名三江口。一江西南上七十里至太湖,名曰松江,古笠澤江;一江東南上七十里至白蜆湖,名曰上江,亦曰東江;一江東北下三百餘里入海,名曰下江,亦曰婁江:於其分處號曰三江口。顧夷吳地記云「松江東北行七十里,得三江口。東北入海為婁江,東南入海為東江,并松江為三江」是也。言理三江入海,非入震澤也。按:太湖西南湖州諸溪從天目山下,西北宣州諸山有溪,並下太湖。太湖東北流,各至三江口入海。其湖無通彭蠡湖及太湖處,並阻山陸。諸儒及地志等解「三江既入」皆非也。周禮職方氏云「揚州藪曰具區,川曰三江」。按:五湖、三江者,韋昭注非也。其源俱不通太湖,引解「三江既入」,失之遠矣。五湖者,菱湖、游湖、莫湖、貢湖、胥湖,皆太湖東岸,五灣為五湖,蓋古時應別,今並相連。菱湖在莫釐山東,周迴三十餘里,西口闊二里,其口南則莫釐山,北則徐侯山,西與莫湖連。莫湖在莫釐山西及北,北與胥湖連;胥湖在胥山西,南與莫湖連:各周迴五六十里,西連太湖。游湖在北二十里,在長山東,湖西口闊二里,其口東南岸樹里山,西北岸長山,湖周迴五六十里。貢湖在長山西,其口闊四五里,口東南長山,山南即山陽村,西北連常州無錫縣老岸,湖周迴一百九十里已上,湖身向東北,長七十餘里。兩湖西亦連太湖。河渠書云「於吳則通渠三江、五湖」。貨殖傳云「夫吳有三江、五湖之利。」又太史公自敘傳云「登姑蘇,望五湖」是也。

〔五〕集解孔安國曰:「水去布生。」

〔六〕集解少長曰夭。喬,高也。

〔七〕集解馬融曰:「漸,洳也。」

〔八〕集解孔安國曰:「田第九,賦第七,雜出第六。」

〔九〕集解孔安國曰:「金、銀、銅。」。鄭玄曰:「銅三色也。」

〔一0〕集解孔安國曰:「瑤,琨,皆美玉也。」

〔一一〕集解孔安國曰:「象齒、犀皮、鳥羽、旄牛尾也。」正義周禮考工記云:「犀甲七屬,兕甲六屬。」郭云:「犀似水牛,豬頭,大腹,庳腳,橢角,好食也。亦有一角者。」按:西南夷常貢旄牛尾,為旌旗之飾,書詩通謂之旄。故尚書云「右秉白旄」,詩云「
建旐設旄」,皆此牛也。

〔一二〕集解孔安國曰:「南海島夷草服葛越。」正義括地志云:「百濟國西南渤海中有大島十五所,皆邑落有人居,屬百濟。」又倭國,武皇后改曰日本國,在百濟南,隔海依島而居,凡百餘小國。此皆揚州之東島夷也。按:東南之夷草服葛越,焦竹之屬,越即苧祁也。

〔一三〕集解孔安國曰:「織,細繒也。貝,水物也。」鄭玄曰:「
貝,錦名也。詩云『成是貝錦』。凡織者,先染其絲,織之屬百濟。」又倭國,武皇后改即成〔文〕矣。」

〔一四〕集解孔安國曰:「小曰橘,大曰柚。錫命乃貢,言不常也。」鄭玄曰:「有錫則貢之,或時乏則不貢。錫,所以柔金也。」

〔一五〕集解鄭玄曰:「均,讀曰沿。沿,順水行也。」

荊及衡陽維荊州:〔一〕江、漢朝宗于海。〔二〕九江甚中〔三〕,沱、涔已道,〔四〕雲土、夢為治。〔五〕其土塗泥。田下中,賦上下。〔六〕貢羽、旄、齒、革,金三品,杶、榦、栝、柏,〔七〕礪、砥、砮、丹,〔八〕維箘簬、楛,〔九〕三國致貢其名,〔一0〕包匭菁茅,〔一一〕其篚玄纁璣組,〔一二〕九江入賜大龜〔一三〕。浮于江、沱、涔、(于)漢,踰于雒,至于南河。

〔一〕集解孔安國曰:「北據荊山,南及衡山之陽。」

〔二〕集解孔安國曰:「二水經此州而入海,有似於朝,百川以海為宗。宗,尊也。」正義括地志云:「江水源出岷州南岷山,南流至益州,即東南流入蜀,至瀘州,東流經三硤,過荊州,與漢水合。孫卿子云『江水其源可以濫觴』也。」又云:「漢水源出梁州金牛縣東二十八里嶓冢山。」

〔三〕集解孔安國曰:「江於此州界,分為九道,甚得地勢之中。」鄭玄曰:「地理志九江在尋陽南,皆東合為大江。」索隱按:尋陽記九江者,烏江、蚌江、烏白江、嘉靡江、沙江、畎江、廩江、隄江、箘江。又張湞九江圖所載有三里、五畎、烏土、白蚌。九江之名不同。

〔四〕集解孔安國曰:「沱,江別名。涔,水名。」鄭玄曰:「水出江為沱,漢為涔。」索隱涔,亦作「潛」。沱出蜀郡郫縣西,東入江。潛出漢中安陽縣(直)西〔南〕,北入漢。故爾雅云「水自江出為沱,漢出為潛」。正義括地志云:「繁江水受郫江。禹貢曰『岷山導江,東別為沱』,源出益州新繁縣。潛水一名復水,今名龍門水,源出利州綿谷縣東龍門山大石穴下也。」

〔五〕集解孔安國曰:「雲夢之澤在江南,其中有平土丘,水去可為耕作畎畝之治。」索隱夢,一作「瞢」,鄒誕生又音蒙。按:雲土、夢本二澤名,蓋人以二澤相近,或合稱雲夢耳。知者,據左傳云楚子濟江入于雲中,又楚子、鄭伯田于江南之夢,則是二澤各別也。韋昭曰:「雲土今為縣,屬江夏南郡華容。」今按:地理志云江夏有雲杜縣,是其地。

〔六〕集解孔安國曰:「田第八,賦第三。」

〔七〕集解鄭玄曰:「四木名。」孔安國曰:「榦,柘也。柏葉松身曰栝。」

〔八〕集解孔安國曰:「砥細於礪,皆磨石也。砮,石中矢鏃。丹,朱類也。」

〔九〕集解徐廣曰:「一作『箭足杆』。杆即楛也,音怙。箭足者,矢鏃也。或以箭足訓釋箘簬乎?」駰案:鄭玄曰「箘簬,聆風也」。

〔一0〕集解馬融曰:「言箘簬、楛三國所致貢,其名善也。」

〔一一〕集解鄭玄曰:「匭,纏結也。菁茅,茅有毛刺者,給宗廟縮酒。重之,故包裹又纏結也。」正義括地志云:「辰州盧溪縣西南三百五十里有包茅山。武陽記云『山際出包茅,有刺而三脊,因名包茅山』。」

〔一二〕集解孔安國曰:「此州染玄纁色善,故貢之。璣,珠類,生於水中。組,綬類也。」

〔一三〕集解孔安國曰:「尺二寸曰大龜,出於九江水中。龜不常用,賜命而納之。」

荊河惟豫州:〔一〕伊、雒、瀍、澗既入于河,〔二〕滎播既都,〔三〕道荷澤,被明都。〔四〕其土壤,下土墳壚。〔五〕田中上,賦雜上中。〔六〕貢漆、絲、絺、紵,其篚纖絮,〔七〕錫貢磬錯。〔八〕浮於雒,達於河。

〔一〕集解孔安國曰:「西南至荊山,北距河水。」正義括地志云:「荊山在襄州荊山縣西八十里。韓子云『卞和得玉璞於楚之荊山』,即此也。」河,洛州北河也。

〔二〕集解孔安國曰:「伊出陸渾山,洛出上洛山,澗出澠池山,瀍出河南北山,四水合流而入河。」索隱伊水出弘農盧氏縣東,洛水出弘農上洛縣冢領山,瀍水出河南穀城縣朁亭北,澗水出弘農新安縣東,皆入于河。正義括地志云:「伊水出虢州盧氏縣東巒山,東北流入洛。洛水出商州洛南縣冢領山,東流經洛州郭內,又東合伊水。瀍水出洛州新安縣東,南流至洛州郭內,南入洛。澗水源出洛州新安縣東白石山,東北與穀水合流,經洛州郭內,東流入洛也。」

〔三〕集解孔安國曰:「滎,澤名。波水已成遏都。」索隱古文尚書作「滎波」,此及今文並云「滎播」。播是水播溢之義,滎是澤名。故左傳云狄及衛戰於滎澤。鄭玄云:「今塞為平地,滎陽人猶謂其處為滎播。」

〔四〕集解孔安國曰:「荷澤在胡陵。明都,澤名,在河東北,水流泆覆被之。」索隱荷澤在濟陰定陶縣東。明都音孟豬。孟豬澤在梁國睢陽縣東北。爾雅、左傳謂之「孟諸」,今文亦為然,唯周禮稱「望諸」,皆此地之一名。正義括地志云:「荷澤在曹州濟陰縣東北九十里定陶城東,今名龍池,亦名九卿陂。」

〔五〕集解孔安國曰:「壚,疏也。」馬融曰:「豫州地有三等,下者墳壚也。」

〔六〕集解孔安國曰:「田第四,賦第二,又雜出第一。」

〔七〕集解孔安國曰:「細綿也。」

〔八〕集解孔安國曰:「治玉石曰錯,治磬錯也。」

華陽黑水惟梁州:〔一〕汶、嶓既蓺,〔二〕沱、涔既道,〔三〕蔡、蒙旅平,〔四〕和夷厎績。〔五〕其土青驪。〔六〕田下上,賦下中三錯。〔七〕貢璆、鐵、銀、鏤、砮、磬,〔八〕熊、羆、狐、貍、織皮。〔九〕西傾因桓是來,〔一0〕浮于潛,踰于沔,〔一一〕入于渭,亂于河。〔一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東據華山之南,西距黑水。」正義括地志云:「黑水源出梁州城固縣西北太山。」

〔二〕集解鄭玄曰:「地理志岷山在蜀郡湔氐道,嶓冢山在漢陽西。」索隱汶,一作「」,又作「」。山,封禪書一云瀆山,在蜀都湔氐道西徼,江水所出。嶓冢山在隴西西縣,漢水所出也。正義括地志云:「岷山在岷州溢樂縣南一里,連綿至蜀二千里,皆名岷山。嶓冢山在梁州金牛縣東二十八里。」湔音子踐反。氐音丁奚反。

〔三〕集解孔安國曰:「沱、潛發源此州,入荊州。」

〔四〕集解孔安國曰:「蔡,蒙,二山名。祭山曰旅。平言治功畢也。」鄭玄曰:「地理志蔡、蒙在漢嘉縣。」索隱此非徐州之蒙,在蜀郡青衣縣。青衣後改為漢嘉。蔡山不知所在也。蒙,縣名。正義括地志云:「蒙山在雅州嚴道縣南十里。」

〔五〕集解馬融曰:「和夷,地名也。」

〔六〕集解孔安國曰:「色青黑也。」

〔七〕集解孔安國曰:「田第七,賦第八,雜出第七第九三等。」

〔八〕集解孔安國曰:「璆,玉名。」鄭玄曰:「黃金之美者謂之鏐。鏤,剛鐵,可以刻鏤也。」

〔九〕集解孔安國曰:「貢四獸之皮也。織皮,今罽也。」

〔一0〕集解馬融曰:「治西傾山因桓水是來,言無餘道也。」鄭玄曰:「地理志西傾山在隴西臨洮。」索隱西傾在隴西臨洮縣西南。桓水出蜀郡山西南,行羌中入南海也。正義括地志云:「西傾山今嵹臺山,在洮州臨潭縣西南三百三十六里。」

〔一一〕集解孔安國曰:「漢上水為沔。」鄭玄曰:「或謂漢為沔。」

〔一二〕集解孔安國曰:「正絕流曰亂。」

黑水西河惟雍州:〔一〕弱水既西,〔二〕涇屬渭汭。〔三〕漆、沮既從,〔四〕灃〔五〕水所同。〔六〕荊、岐已旅,〔七〕終南、敦物至于鳥鼠。〔八〕原隰厎績,至于都野。〔九〕三危既度〔一0〕,三苗大序。〔一一〕其土黃壤。田上上,賦中下。〔一二〕貢璆、琳、琅玕。〔一三〕浮于積石,至于龍門西河,〔一四〕會于渭汭。〔一五〕織皮昆侖、析支、渠搜,西戎即序。〔一六〕

〔一〕集解孔安國曰:「西距黑水,東據河。龍門之河在冀州西。」索隱地理志益州滇池有黑水祠。鄭玄引地說云「三危山,黑水出其南」。山海經「黑水出崑崙墟西北隅」也。

〔二〕集解孔安國曰:「導之西流,至于合黎。」鄭玄曰:「眾水皆東,此獨西流也。」索隱按:水經云「弱水出張掖刪丹縣西北,至酒泉會水縣入合黎山腹」。山海經云「弱水出崑崙墟西南隅」也。

〔三〕集解孔安國曰:「屬,逮也。水北曰汭。言治涇水入於渭也。」鄭玄曰:「地理志涇水出安定涇陽。」索隱渭水出首陽縣鳥鼠同穴山。說文云:「水相入曰汭。」正義括地志云:「涇水源出原州百泉縣西南笄頭山涇谷。渭水源出渭州渭原縣西七十六里鳥鼠山,今名青雀山。渭有三源,並出鳥鼠山,東流入河。」按:言理涇水及至渭水,又理漆、沮亦從渭流,復理灃水,亦同入渭者也。

〔四〕正義括地志云:「漆水源出岐州普潤縣東南岐(漆)山漆溪,東入渭。沮水一名石川水,源出雍州富平縣,東入櫟陽縣南。漢高帝於櫟陽置萬年縣。十三州(地理)志云『萬年縣南有涇、渭,北有小河,即沮水也』。詩云古公去邠度漆、沮,即此二水。」

〔五〕集解音豐。

〔六〕集解孔安國曰:「漆、沮之水已從入渭。灃水所同,同于渭也。」索隱漆、沮二水,漆水出右扶風漆縣西,沮水地理志無文,而水經以水出北地直路縣,東過馮翊祋祤縣入洛。說文亦以漆、沮各是一水名。孔安國獨以為一,又云是洛水。灃水出右扶風鄠縣東南,北過上林苑。正義括地志云:「雍州鄠縣終南山,灃水出焉。」

〔七〕集解孔安國曰:「荊在岐東,非荊州之荊也。」正義括地志云:「荊山在雍州富平縣,今名掘陵原。岐山在岐州岐山縣東北十里。」尚書正義云:「洪水時祭祀禮廢。已旅祭,言理水功畢也。」按:雍州荊山即黃帝及禹鑄鼎地也。襄州荊山縣西荊山即卞和得玉璞者。

〔八〕集解孔安國曰:「三山名,言相望也。」鄭玄曰:「地理志終南、敦物皆在右扶風武功也。」索隱按:左傳中南山,杜預以為終南山。地理志云「太一山古文以為終南,(華)〔垂〕山古文以為敦物」,皆在扶風武功縣東。正義括地志云:「終南山一名中南山,一名太一山,一名南山,一名橘山,一名楚山,一名(泰)〔秦〕山,一名周南山,一名地肺山,在雍州萬年縣南五十里。」

〔九〕集解鄭玄曰:「地理志都野在武威,名曰休屠澤。」正義原隰,幽州地也。按:原,高平地也。隰,低下地也。言從渭州致功,西北至涼州都野、沙州三危山也。括地志云:「都野澤在涼州姑臧縣東北二百八十里。」

〔一0〕索隱鄭玄引河圖及地說云「三危山在鳥鼠西南,與岐山相連」。度,劉伯莊音田各反,尚書作「宅」。

〔一一〕集解孔安國曰:「西裔之山己可居,三苗之族大有次序,禹之功也。」

〔一二〕集解孔安國曰:「田第一,賦第六,人功少。」

〔一三〕集解孔安國曰:「璆,琳,皆玉名。琅玕,石而似珠者。」

〔一四〕集解孔安國曰:「積石山在金城西南,河所經也。龍門山在河東之西界。」索隱積石在金城河關縣西南。龍門山在左馮翊夏陽縣西北。正義括地志云:「積石山今名小積石,在河州枹罕縣西七里。河州在京西一千四百七十二里。龍門山在同州韓城縣北五十里。李奇云『禹鑿通河水處,廣八十步』。三秦記云『龍門水懸船而行,兩旁有山,水陸不通,龜魚集龍門下數千,不得上,上則為龍,故云暴鰓點額龍門下』。」按:河在冀州西,故云西河也。禹發源河水小積石山,浮河東北下,歷靈、勝北而南行,至于龍門,皆雍州地也。

〔一五〕正義水經云「河水又南至潼關,渭水從西注之」也。

〔一六〕集解孔安國曰:「織皮,毛布。此四國在荒服之外,流沙之內。羌、髳之屬皆就次序,美禹之功及戎狄也。」索隱鄭玄以為衣皮之人居昆侖、析支、渠搜,三山皆在西戎。王肅曰「昆侖在臨羌西,析支在河關西,西戎在西域」。王肅以為地名,而不言渠搜。今按:地理志金城臨羌縣有昆侖祠,敦煌廣至縣有昆侖障,朔方有渠搜縣。

道九山:〔一〕汧及岐至于荊山,〔二〕踰于河;壺口、雷首〔
三〕至于太嶽;〔四〕砥柱、析城至于王屋;〔五〕太行、常山至于碣石,入于海;〔六〕西傾、朱圉、鳥鼠〔七〕至于太華;〔八〕熊耳、外方、桐柏至于負尾;〔九〕道嶓冢,至于荊山;〔一0〕內方至于大別;〔一一〕汶山之陽至衡山,〔一二〕過九江,至于敷淺原。〔一三〕

〔一〕索隱汧、壺口、砥柱、太行、西傾、熊耳、嶓冢、內方、是九山也。古分為三條,故地理志有北條之荊山。馬融以汧為北條,西傾為中條,嶓冢為南條。鄭玄分四列,汧為陰列,西傾次陰列,嶓冢為陽列,山次陽列。

〔二〕集解鄭玄曰:「地理志汧在右扶風也。」索隱汧,一作「
岍」。按:有汧水,故其字或從「山」或從「水」,猶山然也。地理志云吳山在汧縣西,古文以為汧山。岐山在右扶風美陽縣西北;荊山在左馮翊懷德縣南也。正義括地志云:「汧山在隴州汧源縣西六十里。其山東鄰岐、岫,西接隴岡,汧水出焉。岐山在岐州。」

〔三〕索隱雷首山在河東蒲阪縣東南。

〔四〕集解孔安國曰:「三山在冀州;太嶽在上黨西也。」索隱即霍泰山也。已見上。正義括地志云:「壺口在慈州吉昌縣西南。雷首山在蒲州河東縣。太嶽,霍山也,在沁州沁源縣。」

〔五〕集解孔安國曰:「此三山在冀州(之)南河之北。」索隱析城山在河東濩澤縣西南。王屋山在河東垣縣東北。水經云砥柱山在河東大陽縣南河水中也。正義括地志云:「厎柱山,俗名三門山,在陝州硤石縣東北五十里黃河之中。孔安國云『厎柱,山名。河水分流,包山而過,山見水中,若柱然也』。」括地志云:「析城山在澤州陽城縣西南七十里。注水經云『析城山甚高峻,上平坦,有二泉,東濁西清,左右不生草木』。」括地志云:「王屋山在懷州王屋縣北十里。古今地名云『山方七百里,山高萬仞,本冀州之河陽山也』。」

〔六〕集解孔安國曰:「此二山連延,東北接碣石,而入于滄海。」索隱太行山在河內山陽縣西北。常山,恆山是也,在常山郡上曲陽縣西北。正義括地志云:「太行山在懷州河內縣北二十五里,有羊腸阪。恆山在定州恆陽縣西北百四十里。道書福地記云『恆山高三千三百丈,上方二十里,有太玄之泉,神草十九種,可度俗』。」

〔七〕集解鄭玄曰:「地理志曰朱圉在漢陽南。」孔安國曰:「鳥鼠山,渭水所山,在隴西之西。」

〔八〕集解鄭玄曰:「地理志太華山在弘農華陰南。」索隱圉,一作「圄」。朱圉山在天水冀縣南。鳥鼠山在隴西首陽縣西南。太華即敦物山。

〔九〕集解鄭玄曰:「地理志熊耳在盧氏東。外方在潁川。嵩高山、桐柏山在南陽平氏東南。陪尾在江夏安陸東北,若橫尾者。」索隱熊耳山在弘農盧氏縣東,伊水所出。外方山即潁川嵩高縣嵩高山,古文尚書亦以為外方山。桐柏山一名大復山,在南陽平氏縣東南。陪尾山在江夏安陸縣東北,地理志謂之橫尾山。負音陪也。正義括地志云:「華山在華州華陰縣南八里。熊耳山在虢州盧氏縣南五十里。嵩高山亦名太室山,亦名外方山,在洛州陽城縣北二十三里也。桐柏山在唐州桐柏縣東南五十里,淮水出焉。橫尾山,古陪尾山也,在安州安陸縣北六十里。」

〔一0〕集解鄭玄曰:「地理志荊山在南郡臨沮。」索隱此東條荊山,在南郡臨沮縣東北隅也。正義括地志云:「嶓冢山在梁州。荊山在襄州荊山縣西八十里也。」又云:「荊山縣本漢臨沮縣地也。沮水即漢水也。」按:孫叔敖激沮水為雲夢澤是也。

〔一一〕集解鄭玄曰:「地理志內方在竟陵,名立章山。大別在廬江安豐縣。」索隱內方山在竟陵縣東北。大別山在六安國安豐縣,今土人謂之甑山。正義括地志云:「章山在荊州長林縣東北六十里。今漢水附章山之東,與經史符會。」按:大別山,今沙洲在山上,漢江經其左,今俗猶云甑山。注云「在安豐」,非漢所經也。

〔一二〕索隱在長沙湘南縣東南。廣雅云:「岣嶁謂之衡山。」正義括地志云:「岷山在茂州汶川縣。衡山在衡州湘潭縣西四十一里。」

〔一三〕集解徐廣曰:「淺,一作『滅』。」駰案:孔安國曰「敷淺原一名傅陽山,在豫章」。索隱豫章歷陵縣南有傅陽山,一名敷淺原也。

道九川:〔一〕弱水至於合黎,〔二〕餘波入于流沙。〔三〕道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四〕道河積石,〔五〕至于龍門,南至華陰,〔六〕東至砥柱,〔七〕又東至于盟津,〔八〕東過雒汭,至于大邳,〔九〕北過降水,至于大陸,〔一0〕北播為九河,同為逆河,〔一一〕入于海。〔一二〕嶓冢道瀁,東流為漢,〔一三〕又東為蒼浪之水,〔一四〕過三澨,入于大別,〔一五〕南入于江,東匯澤為彭蠡,〔一六〕東為北江,入于海。〔一七〕汶山道江,東別為沱,又東至于醴,〔一八〕過九江,至于東陵,〔一九〕東迆北會于匯,〔二0〕東為中江,入于梅。〔二一〕道沇水,東為濟,入于河,泆為滎,〔二二〕東出陶丘北,〔二三〕又東至于荷,〔二四〕又東北會于汶,〔二五〕又東北入于海。道淮自桐柏,〔二六〕東會于泗、沂,東入于海。〔二七〕道渭自鳥鼠同穴,〔二八〕東會于灃,〔二九〕又東北至于涇,〔三0〕東過漆、沮,入于河。〔三一〕道雒自熊耳,〔三二〕東北會于澗、瀍,〔三三〕又東會于伊,〔三四〕東北入于河。〔三五〕

〔一〕索隱弱、黑、河、瀁、江、沇、淮、渭、洛為九川。

〔二〕集解鄭玄曰:「地理志弱水出張掖。」孔安國曰:「合黎,水名,在流沙東。」索隱水經云合黎山在酒泉會水縣東北。鄭玄引地說亦以為然。孔安國云水名,當是其山有水,故所記各不同。正義括地志云:「蘭門山,一名合黎,一名窮石山,在甘州刪丹縣西南七十里。淮南子云『弱水源出窮石山』。」又云:「合黎,一名羌谷水,一名鮮水,一名覆表水,今名副投河,亦名張掖河,南自吐谷渾界流入甘州張掖縣。」今按:合黎水出臨松縣臨松山東,而北流歷張掖故城下,又北流經張掖縣二十三里,又北流經合黎山,折而北流,經流沙磧之西入居延海,行千五百里。合黎山,張掖縣西北二百里也。

〔三〕集解孔安國曰:「弱水餘波西溢入流沙。」鄭玄曰:「地理志流沙在居延(西)〔東〕北,名居延澤。地記曰『弱水西流入合黎山腹,餘波入于流沙,通于南海』。」馬融、王肅皆云合黎、流沙是地名。索隱地理志云「張掖居延縣西北有居延澤,古文以為流沙」。廣志「流沙在玉門關外,有居延澤、居延城」。又山海經云「流沙出鐘山,西南行昆侖墟入海」。按:是地兼有水,故一云地名,一云水名,馬鄭不同,抑有由也。

〔四〕集解鄭玄曰:「地理志益州滇池有黑水祠,而不記此山水所在。地記曰『三危山在鳥鼠之西南』。」孔安國曰:「黑水自北而南,經三危過梁州,入南海也。」正義括地志云:「黑水源出伊州伊吾縣北百二十里,又南流二千里而絕。三危山在沙州燉煌縣東南四十里。」按:南海即揚州東大海,岷江下至揚州東入海也。其黑水源在伊州,從伊州東南三千餘里至鄯州,鄯州東南四百餘里至河州,入黃河。河州有小積石山,即禹貢「浮於積石,至於龍門」者。然黃河源從西南下,出大崑崙東北隅,東北流經于闐,入鹽澤,即東南潛行入吐谷渾界大積石山,又東北流,至小積石山,又東北流,來處極遠。其黑水,當洪水時合從黃河而行,何得入于南海?南海去此甚遠,阻隔南山、隴山、岷山之屬。當是洪水浩浩處,西戎不深致功,古文故有疏略也。

〔五〕索隱爾雅云:「河出昆侖墟,其色白。」漢書西域傳云:「
河有兩源,一出蔥嶺,一出于闐。于闐河北流,與蔥嶺河合,東注蒲昌海,一名鹽澤。其水停居,冬夏不增減,潛行地中,南出積石為中國河。」是河源發昆侖,禹導河自積石而加功也。

〔六〕集解孔安國曰:「至華山北而東行。」正義華陰縣在華山北,本魏之陰晉縣,秦惠文王更名寧秦,漢高帝改曰華陰。

〔七〕集解孔安國曰:「砥柱,山名。河水分流,包山而過,山見水中,若柱然也。在西虢之界。」正義砥柱山俗名三門山,禹鑿此山,三道河水,故曰三門也。

〔八〕集解孔安國曰:「在洛北。」索隱盟,古「孟」字。孟津在河陽。十三州記云「河陽縣在河上,即孟津」是也。正義杜預云:「盟,河內郡河陽縣南孟津也,在洛陽城北。都道所湊,古今為津,武王度之,近代呼為武濟。」括地志云:「盟津,周武王伐紂,與八百諸侯會盟津。亦曰孟津,又曰富平津。水經云小平津,今云河陽津是也。」

〔九〕集解孔安國曰:「洛汭,洛入河處。山再成曰邳。」索隱爾雅云「山一成曰邳」。或以為成皋縣山是。正義李巡云:「山再重曰英,一重曰邳。」括地志云:「大邳山,今名黎陽東山,又曰青壇山,在衛州黎陽南七里。張揖云今成皋,非也。」

〔一0〕集解鄭玄曰:「地理志降水在信都(南)。」孔安國曰:「
大陸,澤名。」索隱地理志降水字從「系」,出信都國,與虖池、漳河水並流入海。大陸在鉅鹿郡。爾雅云「晉有大陸」,郭璞以為此澤也。正義括地志云:「降水源出潞州屯留縣西南,東北流,至冀州入海。」

〔一一〕集解鄭玄曰:「下尾合名曰逆河,言相向迎受也。」

〔一二〕正義播,布也。河至冀州,分布為九河,下至滄州,更同合為一大河,名曰逆河,而夾右碣石入于渤海也。

〔一三〕集解鄭玄曰:「地理志瀁水出隴西氐道,至武都為漢,至江夏謂之夏水。」索隱水經云瀁水出隴西氐道縣嶓冢山,東至武都沮縣為漢水。地理志云至江夏謂之夏水。山海經亦以漢出嶓冢山。故孔安國云「泉始出山為瀁水,東南流為沔水,至漢中東流為漢水」。正義括地志云:「嶓冢山水始出山沮洳,故曰沮水。東南為瀁水,又為沔水。至漢中為漢水,至均州為滄浪水。始欲出大江為夏口,又為沔口。漢江一名沔江也。」

〔一四〕集解孔安國曰:「別流也。在荊州。」索隱馬融、鄭玄皆以滄浪為夏水,即漢河之別流也。漁父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是此水也。正義括地志云:「均州武當縣有滄浪水。庾仲雍漢水記云『武當縣西四十里漢水中有洲,名滄浪洲』也。地記云『
水出荊山,東南流為滄浪水』。」

〔一五〕集解孔安國曰:「三澨,水名。」鄭玄曰:「在江夏竟陵之界。」索隱水經云「三澨,地名,在南郡邔縣北」。孔安國、鄭玄以為水名。今竟陵有三參水,俗云是三澨水。參音去聲。

〔一六〕集解孔安國曰:「匯,回也。水東回為彭蠡大澤。」

〔一七〕集解孔安國曰:「自彭蠡,江分為三道入震澤,遂為北江而入海。」

〔一八〕集解孔安國及馬融、王肅皆以醴為水名。鄭玄曰:「醴,陵名也。大阜曰陵。長沙有醴陵縣。」索隱按:騷人所歌「濯余佩於醴浦」,明醴是水。孔安國、馬融解得其實。又虞喜志林以醴是江、沅之別流,而醴字作「澧」也。

〔一九〕集解孔安國曰:「東陵,地名。」

〔二0〕集解孔安國曰:「迆,溢也。東溢分流都共北會彭蠡。」

〔二一〕集解孔安國曰:「有北有中,南可知也。」正義括地志云:「禹貢三江俱會于彭蠡,合為一江,入于海。」

〔二二〕集解鄭玄曰:「地理志沇水出河東垣縣東王屋山,東至河內武德入河,泆為滎。」孔安國曰:「濟在溫西北。滎澤在敖倉東南。」索隱水經云:「自河東垣縣王屋山東流為沇水,至溫縣西北為濟水。」正義括地志云:「沇水出懷州王屋縣北十里王屋山頂,巖下石泉渟不流,其深不測,既見而伏,至濟源縣西北二里平地,其源重發,而東南流,為汜水。」水經云沇東至溫縣西北為泲水,又南當鞏縣之北,南入于河。釋名云:「濟者,濟也。」下「濟」子細反。按:濟水入河而南,截度河南岸溢滎澤,在鄭州滎澤縣西北四里。今無水,成平地。

〔二三〕集解孔安國曰:「陶丘,丘再成者也。」鄭玄曰:「地理志陶丘在濟陰定陶西(北)〔南〕。」正義括地志云:「陶丘在濮州鄄城西南二十四里。又云在曹州城中。徐才宗國都城記云此城中高丘,即古之陶丘。」

〔二四〕集解孔安國曰:「荷澤之水。」

〔二五〕正義汶音問。地埋志云汶水出泰山郡萊蕪縣原山,西南入泲。

〔二六〕正義地埋志云桐柏山在南陽平氏縣東南,淮水所出。按:在唐州東五十餘里。

〔二七〕集解孔安國曰:「與泗、沂二水合入海。」

〔二八〕集解孔安國曰:「鳥鼠共為雄雌同穴處,此山遂名曰鳥鼠,渭水出焉。」正義括地志云:「鳥鼠山,今名青雀山,在渭州渭源縣西七十六里。山海經云『鳥鼠同穴之山,渭水出焉』。郭璞注云:『今在隴西首陽縣西南。山有鳥鼠同穴。鳥名。鼠名鼣,如人家鼠而短尾。似鵽而小,黃黑色。穴入地三四尺,鼠在內,鳥在外』。」音余。鼣,扶廢反。鵽音丁刮反,似雉也。

〔二九〕正義灃音豐。括地志云:「雍州鄠縣終南山,灃水出焉,北入渭也。」

〔三0〕正義括地志云:「涇水出原州百泉縣西南笄頭山出涇谷,東南流入渭也。」

〔三一〕集解孔安國曰:「漆,沮,二水名,亦曰洛水,出馮翊北。」

〔三二〕集解孔安國曰:「在宜陽之西。」正義括地志云:「洛水出商州洛南縣西冢嶺山,東北流入河。熊耳山在虢州盧氏縣南五十里,洛所經。」

〔三三〕集解孔安國曰:「會于河南城南。」正義括地志云:「澗水出洛州新安縣東白石山陰。」地理志云瀍水出河南穀城縣朁亭北,東南入於洛。

〔三四〕集解孔安國曰:「會於洛陽之南。」

〔三五〕集解孔安國曰:「合於鞏之東也。」

於是九州攸同,四奧既居,〔一〕九山刊旅,〔二〕九川滌原,〔三〕九澤既陂,〔四〕四海會同。六府甚脩,〔五〕眾土交正,致慎財賦,〔六〕咸則三壤成賦。〔七〕中國賜土姓:「祗台德先,不距朕行。」〔八〕

〔一〕集解孔安國曰:「四方之宅已可居也。」

〔二〕集解孔安國曰:「九州名山已槎木通道而旅祭也。」

〔三〕集解孔安國曰:「九州之川已滌除無壅塞也。」

〔四〕集解孔安國曰:「九州之澤皆已陂障無決溢也。」

〔五〕集解孔安國曰:「六府,金、木、水、火、土、穀。」

〔六〕集解鄭玄曰:「眾土美惡及高下得其正矣。亦致其貢篚,慎奉其財物之稅,皆法定制而入之也。」

〔七〕集解鄭玄曰:「三壤,上、中、下各三等也。」

〔八〕集解鄭玄曰:「中即九州也。天子建其國,諸侯祚之土,賜之姓,命之氏,其敬悅天子之德既先,又不距違我天子政教所行。」

令天子之國以外五百里甸服:〔一〕百里賦納總,〔二〕二百里納銍,〔三〕三百里納秸服,〔四〕四百里粟,五百里米。〔五〕甸服外五百里侯服:〔六〕百里采,〔七〕二百里任國,〔八〕三百里諸侯。〔九〕侯服外五百里綏服:〔一0〕三百里揆文教,〔一一〕二百里奮武衛。〔一二〕綏服外五百里要服:〔一三〕三百里夷〔一四〕,二百里蔡。〔一五〕要服外五百里荒服:〔一六〕三百里蠻,〔一七〕二百里流。〔一八〕

〔一〕集解孔安國曰:「為天子(之)服治田,去王城面五百里內。」

〔二〕集解孔安國曰:「甸內近王城者。禾稿曰總,供飼國馬也。」索隱說文云:「總,聚束草也。」

〔三〕集解孔安國曰:「所銍刈謂禾穗。」索隱說文云:「銍,穫禾短鎌也。」

〔四〕集解孔安國曰:「秸,稿也。服稿役。」索隱禮郊特牲云「蒲越稿秸之美」,則秸是稿之類也。

〔五〕集解孔安國曰:「所納精者少,麤者多。」

〔六〕集解孔安國曰:「侯,候也。斥候而服事也。」

〔七〕集解馬融曰:「采,事也。各受王事者。」

〔八〕集解孔安國曰:「任王事者。」

〔九〕集解孔安國曰:「三百里同為王者斥候,故合三為一名。」

〔一0〕集解孔安國曰:「綏,安也。服王者政教。」

〔一一〕集解孔安國曰:「揆,度也。度王者文教而行之,三百里皆同。」

〔一二〕集解孔安國曰:「文教之外二百里奮武衛,天子所以安。」

〔一三〕集解孔安國曰:「要束以文教也。」

〔一四〕集解孔安國曰:「守平常之教,事王者而已。」

〔一五〕集解馬融曰:「蔡,法。受王者刑法而已。」

〔一六〕集解馬融曰:「政教荒忽,因其故俗而治之。」

〔一七〕集解馬融曰:「蠻,慢也。禮簡怠慢,來不距,去不禁。」

〔一八〕集解馬融曰:「流行無城郭常居。」

東漸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一〕聲教訖于四海。於是帝錫禹玄圭,以告成功于天下。〔二〕天下於是太平治。

〔一〕集解鄭玄曰:「朔,北方也。」

〔二〕正義帝,堯也。玄,水色。以禹理水功成,故錫玄圭,以表顯之。自此已上並尚書禹貢文。

皋陶作士以理民。〔一〕帝舜朝,禹、伯夷、皋陶相與語帝前。皋陶述其謀曰:「信其道德,謀明輔和。」禹曰:「然,如何?」皋陶曰:「於!〔二〕慎其身脩,〔三〕思長,〔四〕敦序九族,眾明高翼,近可遠在已。」〔五〕禹拜美言,曰:「然。」皋陶曰:「於!在知人,在安民。」禹曰:「吁!皆若是,惟帝其難之。〔六〕知人則智,能官人;能安民則惠,黎民懷之。能知能惠,何憂乎驩兜,何遷乎有苗,何畏乎巧言善色佞人?」〔七〕皋陶曰:「然,於!亦行有九德,亦言其有德。」乃言曰:「始事事,〔八〕寬而栗,〔九〕柔而立,〔一0〕愿而共,〔一一〕治而敬,擾而毅,〔一二〕直而溫,簡而廉,剛而實,彊而義,章其有常,吉哉。〔一三〕日宣三德,蚤夜翊明有家。〔一四〕日嚴振敬六德,亮采有國。〔一五〕翕受普施,九德咸事,俊乂在官,〔一六〕百吏肅謹。毋教邪淫奇謀。非其人居其官,是謂亂天事。〔一七〕天討有罪,五刑五用哉。〔一八〕吾言厎可行乎?」禹曰:「女言致可績行。」皋陶曰:「余未有知,思贊道哉。」〔一九〕

〔一〕正義士若大理卿也。

〔二〕正義於音烏,歎美之辭。

〔三〕正義絕句。

〔四〕集解孔安國曰:「慎脩其身,思為長久之道。」

〔五〕集解鄭玄曰:「次序九族而親之,以眾賢明作羽翼之臣,此政由近可以及遠也。」

〔六〕集解孔安國曰:「言帝堯亦以為難。」

〔七〕集解鄭玄曰:「禹為父隱,故言不及鯀。」

〔八〕集解孔安國曰:「言其人有德,必言其所行事,因事以為驗。」

〔九〕集解孔安國曰:「性寬弘而能莊栗。」

〔一0〕集解孔安國曰:「和柔而能立事。」

〔一一〕集解孔安國曰:「愨愿而恭敬。」

〔一二〕集解徐廣曰:「擾,一作『柔』。」駰案:孔安國曰「擾,順也。致果為毅」。

〔一三〕集解孔安國曰:「章,明也。吉,善也。」

〔一四〕集解孔安國曰:「三德,九德之中有其三也。卿大夫稱家,明行之可以為卿大夫。」

〔一五〕集解孔安國曰:「嚴,敬也。行六德以信治政事,可為諸侯也。」馬融曰:「亮,信;采,事也。」

〔一六〕集解孔安國曰:「翕,合也。能合受三六之德而用之,以布施政教,使九德之人皆用事。謂天子(也)如此,則俊德理能之士並皆在官也」

〔一七〕索隱此取尚書皋陶謨為文,斷絕殊無次序,即班固所謂「疏略抵捂」是也,今亦不能深考。

〔一八〕集解孔安國曰:「言用五刑必當。」

〔一九〕正義皋陶云我未有所知,思之審贊於古道耳。謙辭也。已上並尚書皋陶謨文,略其經,不全備也。

帝舜謂禹曰:「女亦昌言。」禹拜曰;「於,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難禹曰:「何謂孳孳?」禹曰:「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皆服於水。予陸行乘車,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行山刊木。〔一〕與益予眾庶稻鮮食。〔二〕以決九川致四海,浚畎澮〔三〕致之川。與稷予眾庶難得之食。食少,調有餘補不足,徙居。眾民乃定,萬國為治。」皋陶曰:「然,此而美也。」

〔一〕正義行,寒孟反。刊,口寒反。

〔二〕集解孔安國曰:「鳥獸新殺曰鮮。」索隱予音與。上「與」謂「同與」之「與」,下「予」謂「施予」之「予」。此禹言其與益施予眾庶之稻糧。

〔三〕集解鄭玄曰:「畎澮,田閒溝也。」

禹曰:「於,帝!慎乃在位,安爾止。〔一〕輔德,天下大應。清意以昭待上帝命,天其重命用休。」〔二〕帝曰:「吁,臣哉,臣哉!臣作朕股肱耳目。予欲左右有民,女輔之。〔三〕余欲觀古人之象。日月星辰,作文繡服色,女明之。予欲聞六律五聲八音,來始滑,以出入五言,女聽。〔四〕予即辟,女匡拂予。女無面諛。退而謗予。敬四輔臣。〔五〕諸眾讒嬖臣,君〔六〕德誠施皆清矣。」禹曰:「然。帝即不時,布同善惡則毋功。」〔七〕

〔一〕集解鄭玄曰:「安汝之所止,無妄動,動則擾民。」

〔二〕集解鄭玄曰:「天將重命汝以美應,謂符瑞也。」

〔三〕集解馬融曰:「我欲左右助民,汝當翼成我也。」

〔四〕集解尚書「滑」字作「曶」,音忽。鄭玄曰:「曶者。臣見君所秉。書思對命者也。君亦有焉,以出內政教於五官。」索隱古文尚書作「在治忽」,今文作「采政忽」,先儒各隨字解之。今此云「來始滑」,於義無所通。蓋來采字相近,滑忽聲相亂,始又與治相似,因誤為「來始滑」,今依今文音「采政忽」三字。劉伯莊云「聽諸侯能為政及怠忽者」,是也。五言謂仁、義、禮、智、信五德之言,鄭玄以為「出納政教五官」,非也。

〔五〕集解尚書大傳曰:「古者天子必有四鄰,前曰疑,後曰丞,左曰輔,右曰弼。」

〔六〕集解徐廣曰:「一作『吾』。」索隱「諸眾讒嬖臣」為一句,「君」字宜屬下文。

〔七〕集解孔安國曰:「帝用臣不是,則賢愚並位,優劣共流故也。」

帝曰:〔二〕「毋若丹朱傲,維慢游是好,毋水行舟,朋淫于家,〔二〕用絕其世。予不能順是。」禹曰:「予(辛壬)娶塗山〔辛壬〕,癸甲,生啟予不子,〔三〕以故能成水土功。輔成五服,至于五千里,州十二師,外薄四海,〔四〕咸建五長,〔五〕各道有功。苗頑不即功,〔六〕帝其念哉。」帝曰:「道吾德,乃女功序之也。」

〔一〕正義此二字及下「禹曰」,尚書並無。太史公有四字,帝及禹相答極為次序,當應別見書。

〔二〕集解鄭玄曰:「朋淫,淫門內。」

〔三〕集解孔安國曰:「塗山,國名。辛日娶妻,至于甲四日,復往治水。」索隱杜預云「塗山在壽春東北」,皇甫謐云「今九江當塗有禹廟」,則塗山在江南也。系本曰「塗山氏女名女媧」,是禹娶塗山氏號女媧也。又按:尚書云「娶于塗山,辛壬癸甲,啟呱呱而泣,予弗子」。今此云「辛壬娶塗山,癸甲生啟」,蓋今文尚書脫漏,太史公取以為言,亦不稽其本意。豈有辛壬娶妻,經二日生子?不經之甚。正義此五字為一句。禹辛日娶,至甲四日,往理水,及生啟,不入門,我不得名子,以故能成水土之功。又,一云過門不入,不得有子愛之心。帝繫云「禹娶塗山氏之子,謂之女媧,是生啟」也。

〔四〕集解孔安國曰:「薄,迫。言至海也。」正義爾雅云:「
九夷八狄七戎六蠻謂之四海。」釋名云:「海,晦也。」按:夷蠻晦昧無知,故云四海也。

〔五〕集解孔安國曰:「諸侯五國,立賢者一人為方伯,謂之五長,以相統治。」

〔六〕集解孔安國曰:「三苗頑凶,不得就官,善惡分別。」

皋陶於是敬禹之德,令民皆則禹。不如言,刑從之。〔一〕舜德大明。

〔一〕索隱謂不用命之人,則亦以刑罰而從之。

於是夔行樂,〔一〕祖考至,群后相讓,鳥獸翔舞,簫韶九成,鳳皇來儀,〔二〕百獸率舞,百官信諧。帝用此作歌曰:「陟天之命,維時維幾。」〔三〕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四〕皋陶拜手稽首揚言曰:「念哉,〔五〕率為興事,慎乃憲,敬哉!」〔六〕乃更為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舜)又歌曰:「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七〕帝拜曰:「然,往欽哉!」於是天下皆宗禹之明度數聲樂,〔八〕為山川神主。

〔一〕正義若今太常卿也。

〔二〕集解孔安國曰:「簫韶,舜樂名。備樂九奏而致鳳皇也。」

〔三〕集解孔安國曰:「奉正天命以臨民,惟在順時,惟在慎微。」

〔四〕集解孔安國曰:「股肱之臣喜樂盡忠,君之治功乃起,百官之業乃廣。」

〔五〕集解鄭玄曰:「使群臣念帝之戒。」

〔六〕集解孔安國曰:「率臣下為起治之事,當慎汝法度,敬其職。」

〔七〕集解孔安國曰:「叢脞,細碎無大略也。君如此,則臣懈惰,萬事墮廢也。」

〔八〕集解徐廣曰:「舜本紀云禹乃興九韶之樂。」

帝舜薦禹於天,為嗣。十七年〔一〕而帝舜崩。三年喪畢,禹辭辟舜之子商均於陽城。〔二〕天下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於是遂即天子位,〔三〕南面朝天下,國號曰夏后,姓姒氏。〔四〕

〔一〕集解劉熙曰:「若此,則舜格于文祖,三年之後,攝禹使得祭祀與?」

〔二〕集解劉熙曰:「今潁川陽城是也。」

〔三〕集解皇甫謐曰:「都平陽,或在安邑,或在晉陽。」

〔四〕集解禮緯曰:「祖以吞薏苡生。」

帝禹立而舉皋陶薦之,且授政焉,而皋陶卒。〔一〕封皋陶之後於英、六,〔二〕或在許。〔三〕而后舉益,任之政。

〔一〕正義帝王紀云:「皋陶生於曲阜。曲阜偃地,故帝因之而以賜姓曰偃。堯禪舜,命之作士。舜禪禹,禹即帝位,以咎陶最賢,薦之於天,將有禪之意。未及禪,會皋陶卒。」括地志云:「咎繇墓在壽州安豐縣南一百三十里故六城東,東都陂內大冢也。」

〔二〕集解徐廣曰:「史記皆作『英』字,而以英布是此苗裔。」索隱地理志六安國六縣,咎繇後偃姓所封國。英地闕,不知所在,以為黥布是其後也。正義英蓋蓼也。括地志云:「光州固始縣,本春秋時蓼國。偃姓,皋陶之後也。左傳云子燮滅蓼。太康地志云蓼國先在南陽故縣,今豫州郾縣界故胡城是,後徙於此。」括地志云:「
故六城在壽州安豐縣南一百三十二里。春秋文五年秋,楚成大心滅之。」

〔三〕集解皇覽曰:「皋陶冢在廬江六縣。」索隱許在潁川。正義括地志云:「許故城在許州許昌縣南三十里,本漢許縣,故許國也。」

十年,帝禹東巡狩,至于會稽而崩。〔一〕以天下授益。三年之喪畢,益讓帝禹之子啟,而辟居箕山之陽。〔二〕禹子啟賢,天下屬意焉。及禹崩,雖授益,益之佐禹日淺,天下未洽。故諸侯皆去益而朝啟,曰「吾君帝禹之子也」。於是啟遂即天子之位,是為夏后帝啟。

〔一〕集解皇甫謐曰:「年百歲也。」

〔二〕集解孟子「陽」字作「陰」。劉熙曰:「崇高之北。」正義按:陰即陽城也。括地志云:「陽城縣在箕山北十三里。」又恐「
箕」字誤,本是「嵩」字,而字相似。其陽城縣在嵩山南二十三里,則為嵩山之陽也。

夏后帝啟,禹之子,其母塗山氏之女也。

有扈氏不服,〔一〕啟伐之,大戰於甘。〔二〕將戰,作甘誓,乃召六卿申之。〔三〕啟曰:「嗟!六事之人,〔四〕予誓告女:有扈氏威侮五行,怠棄三正,〔五〕天用勦絕其命。〔六〕今予維共行天之罰。〔七〕左不攻于左,右不攻于右,女不共命。〔八〕御非其馬之政,女不共命。〔九〕用命,賞于祖;〔一0〕不用命,僇于社,〔一一〕予則帑僇女。」〔一二〕遂滅有扈氏。天下咸朝。

〔一〕集解地理志曰扶風鄠縣是扈國。索隱地理志曰扶風縣鄠是扈國。正義括地志云:「雍州南鄠縣本夏之扈國也。地理志云鄠縣,古扈國,有戶亭。訓纂云戶、扈、鄠三字,一也,古今字不同耳。」

〔二〕集解馬融曰:「甘,有扈氏南郊地名。」索隱夏啟所伐,鄠南有甘亭。

〔三〕集解孔安國曰:「天子六軍,其將皆命卿也。」

〔四〕集解孔安國曰:「各有軍事,故曰六事。」

〔五〕集解鄭玄曰:「五行,四時盛德所行之政也。威侮,暴逆之。三正,天、地、人之正道。」

〔六〕集解孔安國曰:「勦,截也。」

〔七〕集解孔安國曰:「共,奉也。」

〔八〕集解鄭玄曰:「左,車左。右,車右。」

〔九〕集解孔安國曰:「御以正馬為政也。三者有失,皆不奉我命也。」

〔一0〕集解孔安國曰:「天子親征,必載遷廟之祖主行。有功即賞祖主前,示不專也。」

〔一一〕集解孔安國曰:「又載社主,謂之社事。奔北,則僇之社主前。社主陰,陰主殺也。」

〔一二〕集解孔安國曰:「非但止身,辱及女子,言恥累之。」

夏后帝啟崩,〔一〕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國,〔二〕昆弟五人,〔三〕須于洛汭,作五子之歌。〔四〕

〔一〕集解徐廣曰:「皇甫謐曰夏啟元年甲辰,十年癸丑崩。」

〔二〕集解孔安國曰:「盤于遊田,不恤民事,為羿所逐,不得反國。」

〔三〕索隱皇甫謐云號五觀也。

〔四〕集解孔安國曰:「太康五弟與其母待太康于洛水之北,怨其不反,故作歌。」

太康崩,弟中康立,是為帝中康。帝中康時,羲、和湎淫,廢時亂日。〔一〕胤往征之,作胤征。〔二〕

〔一〕集解孔安國曰:「羲氏,和氏,掌天地四時之官。太康之後,沈湎于酒,廢天時,亂甲乙也。」

〔二〕集解孔安國曰:「胤國之君受王命往征之。」鄭玄曰:「胤,臣名。」

中康崩,子帝相立。帝相崩,子帝少康立。〔一〕帝少康崩,子帝予〔二〕立。帝予崩,子帝槐〔三〕立。帝槐崩,子帝芒〔四〕立。帝芒崩,子帝泄立。帝泄崩,子帝不降〔五〕立。帝不降崩,弟帝扃立。帝扃崩,子帝〔六〕立。帝崩,立帝不降之子孔甲,是為帝孔甲。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亂。夏后氏德衰,諸侯畔之。天降龍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七〕未得豢龍氏。〔八〕陶唐既衰,其后有劉累,〔九〕學擾龍〔一0〕于豢龍氏,以事孔甲。孔甲賜之姓曰御龍氏,〔一一〕受豕韋之後。〔一二〕龍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懼而遷去。〔一三〕

〔一〕索隱左傳魏莊子曰:「昔有夏之衰也,后羿自鉏遷于窮石,因夏人而代夏政。恃其射也,不修人事,而信用伯明氏之讒子寒浞。浞殺羿,烹之,以食其子,子不忍食,殺于窮門。浞因羿室,生澆及豷。使澆滅斟灌氏及斟尋氏,而相為澆所滅,后緡歸于有仍,生少康。有夏之臣靡,自有鬲收二國之燼以滅浞,而立少康。少康滅澆于過,后杼滅豷于戈,有窮遂亡。」然則帝相自被篡殺,中閒經羿浞二氏,蓋三數十年。而此紀總不言之,直云帝相崩,子少康立,疏略之甚。正義帝王紀云:「帝羿有窮氏未聞其先何姓。帝嚳以上,世掌射正。至嚳,賜以彤弓素矢,封之於鉏,為帝司射,歷虞、夏。羿學射於吉甫,其臂長,故以善射聞。及夏之衰,自鉏遷于窮石,因夏民以代夏政。帝相徙于商丘,依同姓諸侯斟尋。羿恃其善射,不修民事,淫于田獸,棄其良臣武羅、伯姻、熊髡、尨圉而信寒浞。寒浞,伯明氏之讒子,伯明后以讒棄之,而羿以為己相。寒浞殺羿於桃梧,而烹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之,死于窮門。浞遂代夏,立為帝。寒浞襲有窮之號,因羿之室,生奡及豷。奡多力,能陸地行舟。使奡帥師滅斟灌、斟尋,殺夏帝相,封奡於過,封豷於戈。恃其詐力,不恤民事。初,奡之殺帝相也,妃有仍氏女曰后緡,歸有仍,生少康。初,夏之遺臣曰靡,事羿,羿死,逃於有鬲氏,收斟尋二國餘燼,殺寒浞,立少康,滅奡於過,后杼滅豷於戈,有窮遂亡也。」按:帝相被篡,歷羿浞二世,四十年,而此紀不說,亦馬遷所為疏略也。奡音五告反。豷音許器反。括地志云:「故鉏城在滑州韋城縣東十里。晉地記云河南有窮谷,蓋本有窮氏所遷也。」括地志云:「商丘,今宋州也。斟灌故城在青州壽光縣東五十四里。斟尋故城,今青州北海縣是也。故過鄉亭在萊州掖縣西北二十里,本過國地。故鬲城在洛州密縣界。杜預云國名,今平原鬲縣也。」戈在宋鄭之閒也。寒國在北海平壽縣東寒亭也。伯明其君也。臣瓚云斟尋在河南,蓋後遷北海也。汲冢古文云太康居斟尋,羿亦居之,桀又居之。尚書云:「太康失邦,兄弟五人須于洛汭。」此即太康居之,為近洛也。又吳起對魏武侯曰「夏桀之居,左河、濟,右太華,伊闕在其南,羊腸在其北」。又周書度邑篇云武王問太公「吾將因有夏之居」,即河南是也。括地志云:「
故鄩城在洛州鞏縣西南五十八里,蓋桀所居也。陽翟縣又是禹所封,為夏伯。」

〔二〕索隱音佇。系本云季佇作甲者也。左傳曰杼滅豷于戈。國語云杼能帥禹者也。

〔三〕索隱音回。系本作「帝芬」。

〔四〕索隱音亡。鄒誕生又音荒也。

〔五〕索隱系本作「帝降」。

〔六〕索隱音覲。鄒誕生又音勤。

〔七〕正義音寺。

〔八〕集解賈逵曰:「豢,養也。穀食曰豢。」

〔九〕集解服虔曰:「后,劉累之為諸侯者,夏后賜之姓。」正義括地志云:「劉累故城在洛州緱氏縣南五十五里,乃劉累之故地也。」

〔一0〕集解應劭曰:「擾音柔。擾,馴也。能順養得其嗜慾。」

〔一一〕集解服虔曰:「御亦養。」

〔一二〕集解徐廣曰:「受,一作『更』。」駰案:賈逵曰「劉累之後至商不絕,以代豕韋之後。祝融之後封於豕韋,殷武丁滅之,以劉累之後代之」。索隱按:系本豕韋,防姓。

〔一三〕集解賈逵曰:「夏后既饗,而又使求致龍,劉累不能得而懼也。」傳曰遷於魯縣。

孔甲崩,子帝皋立。帝皋崩,〔一〕子帝發立。帝發崩,子帝履癸立,是為桀。〔二〕帝桀之時,〔三〕自孔甲以來而諸侯多畔夏,桀不務德而武傷百姓,百姓弗堪。迺召湯而囚之夏臺,〔四〕已而釋之。湯修德,諸侯皆歸湯,湯遂率兵以伐夏桀。桀走鳴條,〔五〕遂放而死。〔六〕桀謂人曰:「吾悔不遂殺湯於夏臺,使至此。」湯乃踐天子位,代夏朝天下。湯封夏之後,〔七〕至周封於杞也。〔八〕

〔一〕集解左傳曰皋墓在殽南陵。

〔二〕索隱桀,名也。按:系本帝皋生發及桀。此以發生桀,皇甫謐同也。

〔三〕集解謐法:「賊人多殺曰桀。」

〔四〕索隱獄名。夏曰均臺。皇甫謐云「地在陽翟」是也。

〔五〕集解孔安國曰:「地在安邑之西。」鄭玄曰:「南夷,地名。」

〔六〕集解徐廣曰:「從禹至桀十七君,十四世。」駰案:汲冢紀年曰「有王與無王,用歲四百七十一年矣」。索隱徐廣曰:「從禹至桀,十七君,十四世。」案:汲冢紀年曰「有王與無王,用歲四百七十一年」。正義括地志云:「廬州巢縣有巢湖,即尚書『成湯伐桀,放於南巢』者也。淮南子云『湯敗桀於歷山,與末喜同舟浮江,奔南巢之山而死』。國語云『滿於巢湖』。又云『夏桀伐有施,施人以妺喜女焉』。」女音女慮反。

〔七〕正義括地志云:「夏亭故城在汝州郟城縣東北五十四里,蓋夏后所封也。」

〔八〕正義括地志云:「汴州雍丘縣,古杞國城也。周武王封禹後,號東樓公也。」

太史公曰:禹為姒姓,其後分封,用國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尋氏、〔一〕彤城氏、褒氏、費氏、〔二〕杞氏、繒氏、辛氏、冥氏、斟(氏)戈氏。孔子正夏時,學者多傳夏小正云。〔三〕自虞、夏時,貢賦備矣。或言禹會諸侯江南,計功而崩,因葬焉,命曰會稽。會稽者,會計也。〔四〕

〔一〕集解徐廣曰:「一作『斟氏、尋氏』。」

〔二〕索隱系本男作「南」,尋作「鄩」,費作「弗」,而不云彤城及褒。按:周有彤伯,蓋彤城氏之後。張敖地理記云:「濟南平壽縣,其地即古斟尋國。」又下云斟戈氏,按左傳、系本皆云斟灌氏。

〔三〕集解禮運稱孔子曰:「我欲觀夏道,是故之杞,而不足徵也,吾得夏時焉。」鄭玄曰:「得夏四時之書,其存者有小正。」索隱小正,大戴記篇名。正征二音。

〔四〕集解皇覽曰:「禹冢在山陰縣會稽山上。會稽山本名苗山,在縣南,去縣七里。越傳曰禹到大越,上苗山,大會計,爵有德,封有功,因而更名苗山曰會稽。因病死,葬,葦棺,穿壙深七尺,上無瀉泄,下無邸水,壇高三尺,土階三等,周方一畝。呂氏春秋曰『禹葬會稽,不煩人徒』。墨子曰『禹葬會稽,衣裘三領,桐棺三寸』。地理志云山上有禹井、禹祠,相傳以為下有群鳥耘田者也。」索隱抵,至也,音丁禮反。葦棺者,以葦為棺。謂蘧蒢而斂,非也。禹雖儉約,豈萬乘之主而臣子乃以蘧蒢裹尸乎?墨子言「桐棺三寸」,差近人情。正義括地志云:「禹陵在越州會稽縣南十三里。廟在縣東南十一里。」

【索隱述贊】堯遭鴻水,黎人阻飢。禹勤溝洫,手足胼胝。言乘四載,動履四時。娶妻有日,過門不私。九土既理,玄圭錫茲。帝啟嗣立,有扈違命。五子作歌,太康失政。羿浞斯侮,夏室不競。降于孔甲,擾龍乖性。嗟彼鳴條,其終不令!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