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梦溪笔谈  

 
 
卷一 故事一
卷二 故事二
卷三 辨证一
卷四 辨证二
卷五 乐律一
卷六 乐律二
卷七 象数一
卷八 象数二
卷九 人事一
卷十 人事二
卷十一 官政一
卷十二 官政二
卷十三 权智
卷十四 艺文一
卷十五 艺文二
卷十六 艺文三
卷十七 书画
卷十八 技艺
卷十九 器用
卷二十 神奇
卷二十一 异事异疾附
卷二十三 讥谑
卷二十四 杂志一
卷二十五 杂志二
卷二十六 药议
补笔谈卷一
补笔谈卷二
补笔谈卷三
续笔谈十一篇
[补] 卷二十二 谬误谲诈附
 
 
卷十 人事二
发布时间:2007/2/28   被阅览数:2237 次
(文字 〖 〗)
 

    蒋堂侍郎为淮南转运使日,属县例致贺冬至书,皆投书即还。有一县令使人,独不 肯去,须责回书;左右谕之皆不听,以至呵逐亦不去,曰:“宁得罪;不得书,不敢回 邑。”时苏子美在坐,颇骇怪,曰:“皂隶如此野很,其令可知。”蒋曰:“不然,令 必健者,能使人不敢慢其命令如此。”乃为一简答之,方去。子美归吴中月余,得蒋书 曰:“县令果健者。”遂为之延誉,后卒为名臣。或云乃大章阁待制杜杞也。     国子博士李余庆知常州,强于政事,果于去恶,凶人恶吏,畏之如神,末年得疾甚 困。有州医博士,多过恶,常惧为余庆所发,因其困,进利药以毒之。服之洞泄不已。 势已危,余庆察其奸;使人扶舁坐厅事,召医博士,杖杀之。然后归卧,未及席而死。 葬于横山,人至今畏之,过墓者皆下。有病虐者,取墓土着床席间,辄差。其敬惮之如 此。 
    盛文肃为尚书右丞,知扬州,简重少所许可。时夏有章自建州司户参军授郑州推官, 过扬州,文肃骤称其才雅,明日置酒召之。人有谓有章日:“盛公未尝燕过客,甚器重 者方召一饭。”有章荷其意,别日为一诗谢之,至客次,先使人持诗以入。公得诗不发 封,即还之,使人谢有章曰:“度已衰老,无用此诗。”不復得见。有章殊不意,往见 通判刁绎,具言所以。绎亦不谕其由,曰:“府公性多忤,诗中得无激触否?”有章曰: “无,未曾发封。”又曰:“无乃笔扎不严?”曰:“有章自书,极严谨。”曰:“如 此,必是将命者有所忤耳。”乃往见文肃而问之:“夏有章今日献诗何如?”公曰: “不曾读,已还之。”绎曰:“公始待有章甚厚,今乃不读其诗,何也?”公日:“始 见其气韵清修,谓必远器。今封诗乃自称‘新圃田从事’,得一幕官,遂尔轻脱。君但 观之,必止于此官,志已满矣。切记之,他日可验。”贾文元时为参政,与有章有旧, 乃荐为馆职。有诏候到任一年召试,明年除馆阁校勘。御史发其旧事,遂寝夺,改差国 子监主簿,仍带郑州推官。未几卒于京师。文肃阅人物多如此,不復挟他术。     林逋隐居杭州孤山,常畜两鹤,纵之则飞入云霄,盘旋久之,復入笼中。逋常泛小 艇,游西湖诸寺。有客至逋所居,则一童子出应门,延客坐,为开笼纵鹤。良久,逋必 棹小船而归。盖尝以鹤飞为验也。逋高逸倨傲,多所学,唯不能棋。常谓人曰:“逋世 间事皆能之,唯不能担粪与着棋。” 
    庆历中,有近侍犯法,罪不至死,执政以其情重,请杀之;范希文独无言,退而谓 同列曰:“诸公劝人主法外杀近臣,一时虽快意,不宜教手滑。”诸公默然。     景祐中,审刑院断狱,有使臣何次公具狱。主判官方进呈,上忽问:“此人名‘次 公’者何义?”主判官不能对,是时庞庄敏为殿中丞审判院详议官,从官长上殿乃越次 对曰:“臣尝读《前汉书》,黄霸字次公,盖以‘霸’次‘王’也。,此人必慕黄霸之 为人。”上颔之。异日復进谳,上顾知院官问曰:“前时姓庞详议官何故不来?”知院 对:“任满,已出外官。”上遽指挥中书,与在京差遣,除三司检法官,俄擢三司判官, 庆历中,遂入相。

    蒋堂侍郎为淮南转运使日,属县例致贺冬至书,皆投书即还。有一县令使人,独不 肯去,须责回书;左右谕之皆不听,以至呵逐亦不去,曰:“宁得罪;不得书,不敢回 邑。”时苏子美在坐,颇骇怪,曰:“皂隶如此野很,其令可知。”蒋曰:“不然,令 必健者,能使人不敢慢其命令如此。”乃为一简答之,方去。子美归吴中月余,得蒋书 曰:“县令果健者。”遂为之延誉,后卒为名臣。或云乃大章阁待制杜杞也。     国子博士李余庆知常州,强于政事,果于去恶,凶人恶吏,畏之如神,末年得疾甚 困。有州医博士,多过恶,常惧为余庆所发,因其困,进利药以毒之。服之洞泄不已。 势已危,余庆察其奸;使人扶舁坐厅事,召医博士,杖杀之。然后归卧,未及席而死。 葬于横山,人至今畏之,过墓者皆下。有病虐者,取墓土着床席间,辄差。其敬惮之如 此。 
    盛文肃为尚书右丞,知扬州,简重少所许可。时夏有章自建州司户参军授郑州推官, 过扬州,文肃骤称其才雅,明日置酒召之。人有谓有章日:“盛公未尝燕过客,甚器重 者方召一饭。”有章荷其意,别日为一诗谢之,至客次,先使人持诗以入。公得诗不发 封,即还之,使人谢有章曰:“度已衰老,无用此诗。”不復得见。有章殊不意,往见 通判刁绎,具言所以。绎亦不谕其由,曰:“府公性多忤,诗中得无激触否?”有章曰: “无,未曾发封。”又曰:“无乃笔扎不严?”曰:“有章自书,极严谨。”曰:“如 此,必是将命者有所忤耳。”乃往见文肃而问之:“夏有章今日献诗何如?”公曰: “不曾读,已还之。”绎曰:“公始待有章甚厚,今乃不读其诗,何也?”公日:“始 见其气韵清修,谓必远器。今封诗乃自称‘新圃田从事’,得一幕官,遂尔轻脱。君但 观之,必止于此官,志已满矣。切记之,他日可验。”贾文元时为参政,与有章有旧, 乃荐为馆职。有诏候到任一年召试,明年除馆阁校勘。御史发其旧事,遂寝夺,改差国 子监主簿,仍带郑州推官。未几卒于京师。文肃阅人物多如此,不復挟他术。     林逋隐居杭州孤山,常畜两鹤,纵之则飞入云霄,盘旋久之,復入笼中。逋常泛小 艇,游西湖诸寺。有客至逋所居,则一童子出应门,延客坐,为开笼纵鹤。良久,逋必 棹小船而归。盖尝以鹤飞为验也。逋高逸倨傲,多所学,唯不能棋。常谓人曰:“逋世 间事皆能之,唯不能担粪与着棋。” 
    庆历中,有近侍犯法,罪不至死,执政以其情重,请杀之;范希文独无言,退而谓 同列曰:“诸公劝人主法外杀近臣,一时虽快意,不宜教手滑。”诸公默然。     景祐中,审刑院断狱,有使臣何次公具狱。主判官方进呈,上忽问:“此人名‘次 公’者何义?”主判官不能对,是时庞庄敏为殿中丞审判院详议官,从官长上殿乃越次 对曰:“臣尝读《前汉书》,黄霸字次公,盖以‘霸’次‘王’也。,此人必慕黄霸之 为人。”上颔之。异日復进谳,上顾知院官问曰:“前时姓庞详议官何故不来?”知院 对:“任满,已出外官。”上遽指挥中书,与在京差遣,除三司检法官,俄擢三司判官, 庆历中,遂入相。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