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梦溪笔谈  

 
 
卷一 故事一
卷二 故事二
卷三 辨证一
卷四 辨证二
卷五 乐律一
卷六 乐律二
卷七 象数一
卷八 象数二
卷九 人事一
卷十 人事二
卷十一 官政一
卷十二 官政二
卷十三 权智
卷十四 艺文一
卷十五 艺文二
卷十六 艺文三
卷十七 书画
卷十八 技艺
卷十九 器用
卷二十 神奇
卷二十一 异事异疾附
卷二十三 讥谑
卷二十四 杂志一
卷二十五 杂志二
卷二十六 药议
补笔谈卷一
补笔谈卷二
补笔谈卷三
续笔谈十一篇
[补] 卷二十二 谬误谲诈附
 
 
卷六 乐律二
发布时间:2007/2/28   被阅览数:2057 次
(文字 〖 〗)
 
   
    前世遗事,时有于古人文章中见之。元稹诗有“琵琶宫调八十一,三调弦中弹不 出。”琵琶共有八十四调,盖十二律各七均,乃成八十四调。稹诗言“八十一调”,人 多不喻所谓。余于金陵丞相家得唐贺怀智《琵琶谱》一册,其序云:“琵琶八十四调。 内黄钟、太蔟、林钟宫声,弦中弹不出,须管色定弦。其余八十一调,皆以此三调为準, 更不用管色定弦。”始喻稹诗言。如今之调琴,须先用管色“合”字定宫弦下生徵,徵 弦上生商,上下相生,终于少商。凡下生者隔二弦,上生者隔一弦取之。凡弦声皆当如 此。古人仍须以金石为準,《商颂》“依我磬声”是也。今人苟简,不復以弦管定声, 故其高下无準,出于临时。怀智《琵琶谱》调格,与今乐全不同。唐人乐学精深,尚有 雅律遗法。今之燕乐,古声多亡,而新声大率皆无法度。乐工自不能言其义,如何得其 声和? 
    今教坊燕乐,比律高二均弱。“合”字比太蔟微下,却以“凡”字当宫声,比宫之 清微高。外方乐尤无法,求体又高教坊一均以来。唯北狄乐声,比教坊乐下二均。大凡 北人衣冠文物,多用唐俗,此乐疑亦唐之遗声也。 
    今之燕乐二十八调,布在十一律,唯黄钟、中吕、林钟三律,各具宫、商、角、羽 四音;其余或有一调至二三调,独蕤宾一律都无。内中管仙吕调,乃是蕤宾声,亦不正 当本律。其间声音出入,亦不全应古法。略可配合而已。如今之中吕宫,却是古夹钟宫; 南吕宫,乃古林钟宫;今林钟商,乃古无射宫;今大吕调,乃古林钟羽。虽国工亦莫能 知其所因。 
    十二律并清宫,当有十六声。今之燕乐止有十五声。盖今乐高于古乐二律以下,故 无正黄钟声,只以“合”字当大吕,犹差高,当在大吕、太蔟之间,“下四”字近蔟, “高四”字近夹钟,“下一”字近姑洗,“高一”字近中吕,“上”字近蕤宾;“勾” 字近林钟,“尺”字近夷则,“工”字近南吕,“高工”字近无射,“六”字近应钟, “下凡”字为黄钟清。“高凡”字为太吕清,“下五”字为太蔟清,“高五”字为夹钟 清。法虽如此,然诸调杀声,不能尽归本律,故有偏杀、侧杀、寄杀、元杀之类。虽与 古法不同,推之亦皆有理。知声者皆能言之,此不备载也。 
    古法,钟磬每虡十六,乃十六律也。然一虡又自应一律,有黄钟之虡,有大吕之虡, 其他乐皆然。且以琴言之,虽皆清实,其间有声重者,有声轻者。材中自有五音,故古 人名琴,或谓之清徵。或谓之清角。不独五音也,又应诸调。余友人家有一琵琶,置之 虚室,以管色奏双调,琵琶弦辄有声应之,奏他调则不应,宝之以为异物,殊不知此乃 常理。二十八调但有声同者即应;若遍二十八调而不应,则是逸调声也。古法,一律有 七音,十二律共八十四调。更细分之,尚不止八十四,逸调至多。偶在二十八调中,人 见其应,则以为怪,此常理耳。此声学至要妙处也。今人不知此理,故不能极天地至和 之声。世之乐工,弦上音调尚不能知,何暇及此?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