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明史  

 
  本纪第一
本纪第二
本纪第三
本纪第四
本纪第五
本纪第六
本纪第七
本纪第八
本纪第九
本纪第十
本纪第十一
本纪第十二
本纪第十三
本纪第十四
本纪第十五
本纪第十六
本纪第十七
本纪第十八
本纪第十九
本纪第二十
本纪第二十一
本纪第二十二
本纪第二十三
本纪第二十四
志第一
志第二
志第三
志第四
志第五
志第六
志第七
志第八
志第九
志第十
志第十一
志第十二
志第十三
志第十四
志第十五
志第十六
志第十七
志第十九
志第二十
志第二十一
志第二十二
志第二十三
志第二十四
志第二十五
志第二十六
志第二十七
志第二十八
志第二十九
志第三十
志第三十一
志第三十二
志第三十三
志第三十四
志第三十五
志第三十六
志第三十七
志第三十八
志第三十九
志第四十
志第四十一
志第四十二
志第四十三
志第四十四
志第四十五
志第四十六
志第四十八
志第四十九
志第五十
志第五十一
志第五十二
志第五十三
志第五十四
志第五十五
志第五十六
志第五十七
志第五十八
志第五十九
志第六十
志第六十一
志第六十二
志第六十三
志第六十四
志第六十五
志第六十六
志第六十七
志第六十八
志第六十九
志第七十
志第七十一
志第七十二
志第七十二
志第七十三
志第七十四
志第七十四
志第七十五
志第七十五
表第一
表第二
表第三
表第四
表第五
表第六
表第七
表第八
表第九
表第十
表第十一
表第十二
表第十三
列传第一
列传第二
列传第三
列传第四
列传第五
列传第六
列传第七
列传第八
列传第九
列传第十
列传第十一
列传第十二
列传第十三
列传第十四
列传第十五
列传第十六
列传第十七
列传第十八
列传第十九
列传第二十
列传第二十一
列传第二十二
列传第二十三
列传第二十四
列传第二十五
列传第二十六
列传第二十七
列传第二十八
列传第二十九
列传第三十
列传第三十一
列传第三十二
列传第三十三
列传第三十四
列传第三十五
列传第三十六
列传第三十七
列传第三十八
列传第三十九
列传第四十
列传第四十一
列传第四十二
列传第四十三
列传第四十四
列传第四十五
列传第四十六
列传第四十七
列传第四十八
列传第四十九
列传第五十
列传第五十一
列传第五十二
列传第五十三
列传第五十四
列传第五十五
列传第五十六
列传第五十七
列传第五十八
列传第五十九
列传第六十
列传第六十一
列传第六十二
列传第六十三
列传第六十四
列传第六十五
列传第六十六
列传第六十七
列传第六十八
列传第六十九
列传第七十
列传第七十一
列传第七十二
列传第七十三
列传第七十四
列传第七十五
列传第七十六
列传第七十七
列传第七十八
列传第七十九
列传第八十
列传第八十一
列传第八十二
列传第八十三
列传第八十四
列传第八十五
列传第八十六
列传第八十七
列传第八十八
列传第八十九
列传第九十
列传第九十一
列传第九十二
列传第九十三
列传第九十四
列传第九十五
列传第九十六
列传第九十七
列传第九十八
列传第九十九
列传第一百
列传第一百一
列传第一百二
列传第一百三
列传第一百四
列传第一百五
列传第一百六
列传第一百七
列传第一百八
列传第一百九
列传第一百十
列传第一百十一
列传第一百十二
列传第一百十三
列传第一百十四
列传第一百十五
列传第一百十六
列传第一百十七
列传第一百十八
列传第一百十九
列传第一百二十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列传第一百二十二
列传第一百二十三
列传第一百二十四
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列传一百二十六
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列传第一百二十八
列传第一百二十九
列传第一百三十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列传第一百三十四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列传第一百三十八
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一
列传第一百四十二
列传第一百四十三
列传第一百四十四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
列传一百四十九
列传第一百五十
列传第一百五十一
列传第一百五十二
列传第一百五十三
列传第一百五十四
列传第一百五十五
列传第一百五十六
列传第一百五十七
列传第一百五十八
列传第一百五十九
列传第一百六十
列传第一百六十一
列传第一百六十二
列传第一百六十三
列传第一百六十四
列传第一百六十五
列传第一百六十六
列传第一百六十七
列传第一百六十八
列传第一百六十九
列传第一百七十
列传第一百七十一
列传第一百七十二
列传第一百七十三
列传第一百七十四
列传第一百七十五
列传第一百七十六
列传第一百七十七
列传第一百七十八
列传第一百七十九
列传第一百八十
列传第一百八十一
列传第一百八十二
列传第一百八十三
列传第一百八十四
列传第一百八十五
列传第一百八十六
列传第一百八十七
列传第一百八十八
列传第一百八十九
列传第一百九十
列传第一百九十一
列传第一百九十二
列传第一百九十三
列传第一百九十四
列传第一百九十五
列传第一百九十六
列传第一百九十七
列传第一百九十八
列传第一百九十九
列传第二百
列传第二百一
列传第二百二
列传第二百三
列传第二百四
列传第二百五
列传第二百六
列传第二百七
列传第二百八
列传第二百九
列传第二百十
列传第二百十一
列传第二百十二
列传第二百十三
列传第二百十四
列传第二百十五
列传第二百十六
列传第二百十七
列传第二百十八
列传第二百十九
列传第二百二十
张廷玉上明史表
 
 
列传第一百七十九
发布时间:2005/10/27   被阅览数:3826 次
(文字 〖 〗)
 

           忠义三

潘宗颜

潘宗颜,字士瓚,保安卫人。善诗赋,晓天文、兵法。举万历四十一年进士,历户部郎中。数上书当路言辽事,当路不能用。以宗颜知兵,命督饷辽东。旋擢开原兵备佥事。四十六年,马林将出师,宗颜上书经略杨镐曰:林庸懦,不堪当一面,乞易他将,以林为后继,不然必败。镐不从。宗颜监林军,出三岔口,营稗子峪,夜闻杜松败,林军遂哗。及旦,大清兵大至。林恐甚,一战而败,策马先奔。守颜殿后,奋呼冲击,胆气弥厉。自辰至午,力不支,与游击窦永澄、守备江万春、赞理通判董尔砺等皆死焉。事闻,赐祭葬,赠光禄卿,再赠大理卿,廕锦衣世百户,谥节愍,立祠奉祀。永澄等亦赐恤如制。

张铨,字宇衡,沁水人。万历三十二年进士。授保定推官,擢御史,巡视陕西茶马。以忧归,起按江西。时辽东总兵官张承廕败殁,而经略杨镐方议四道出师。铨驰奏言:敌山川险易,我未能悉知,悬军深入,保无抄绝?且突骑野战,敌所长,我所短。以短击长,以劳赴逸,以客当主,非计也。昔胪朐河之战,五将不还,奈何轻出塞。为今计,不必征兵四方,但当就近调募,屯集要害以固吾圉,厚抚北关以树其敌,多行间谍以携其党,然后伺隙而动。若加赋选丁,骚扰天下,恐识者之忧不在辽东。因请发帑金,补大僚,宥直言,开储讲,先为自治之本。又言:李如柏、杜松、刘綎以宿将并起,宜责镐约束,以一事权。唐九节度相州之溃,可为明鉴。又言:廷议将恤承廕,夫承廕不知敌诱,轻进取败,是谓无谋。猝与敌遇,行列错乱,是谓无法。率万余之众,不能死战,是谓无勇。臣以为不宜恤。又论镐非大帅才,而力荐熊廷弼。

四十八年夏复上疏言:自军兴以来,所司创议加赋,亩增银三厘,未几至七厘,又未几至九厘。辟之一身,辽东,肩背也,天下,腹心也。肩背有患,犹藉腹心之血脉滋灌。若腹心先溃,危亡可立待。竭天下以救辽,辽未必安,而天下已危。今宜联人心以固根本,岂可朘削无已,驱之使乱。且陛下内廷积金如山,以有用之物,置无用之地,与瓦砾粪土何异。乃发帑之请,叫阍不应,加派之议,朝奏夕可。臣殊不得其解。铨疏皆关军国安危,而帝与当轴卒不省。綎、松败,时谓铨有先见云。

熹宗即位,出按辽东,经略袁应泰下纳降令,铨力争,不听,曰:祸始此矣。天启元年三月,沈阳破,铨请令辽东巡抚薛国用帅河西兵驻海州,蓟辽总督文球帅山海兵驻广宁,以壮声援。疏甫上,辽阳被围,军大溃。铨与应泰分城守,应泰令铨退保河西,以图再举,不从。守三日,城破,被执不屈,欲杀之,引颈待刃,乃送归署。铨衣冠向阙拜,又遥拜父母,遂自经。事闻,赠大理卿,再赠兵部尚书,谥忠烈。官其子道浚锦衣指挥佥事。

铨父五典,历官南京大理卿,时侍养家居。诏以铨所赠官加之,及卒,赠太子太保。初,五典度海内将乱,筑所居窦庄为堡,坚甚。崇祯四年,流贼至,五典已殁,独铨妻霍氏在,众请避之。曰:避贼而出,家不保。出而遇贼,身更不保。等死耳,盍死于家。乃率僮仆坚守。贼环攻四昼夜,不克而去。副使王肇生名其堡曰夫人城。乡人避贼者多赖以免。

道浚既官锦衣,以忠臣子见重,屡加都指挥佥事,佥书卫所。顾与阉党杨维垣等相善,而受王永光指,攻钱龙锡、成基命等,为公论所不予。寻以纳贿事败,戍雁门。流贼起,山西巡抚宋统殷檄道浚军前赞画。道浚家多壮丁,能御贼。

崇祯五年四月,贼犯沁水,宁武守备猛忠战死。道浚遣游击张瓚驰援,贼乃退。八月,紫金樑、老回回、八金刚等以三万众围窦庄,谋执道浚以胁巡抚。道浚屡败贼,贼乃欲因道浚求抚。紫金樑请见,免胄前曰:我王自用也,误从王佳胤至此。又一人跽致辞曰:我宜川廪生韩廷宪,为佳胤所获,请誓死奉约束。道浚劳遣之,而阴使使啗廷宪图贼。贼至旧县,守约不动,廷宪日惎紫金樑就款,未决。官军袭之,贼怒,尤廷宪,遂败约,南突济源,陷温阳。

九月,廷宪知紫金樑疑己,思杀之以归,约道浚伏兵沁河以待。道浚遣所部刘伟佐之。是夕,贼攻诸生盖汝璋楼,掘地深丈余,楼不毁。贼怒,誓必拔。鸡鸣不得间,廷宪知事且泄,偕伟仓卒奔。贼追之及河,伏起,杀追者滚山虎等六人,皆贼腹心也。贼临沁河,索廷宪。窦庄东面河,道浚潜渡上流,绕贼后大噪,贼骇遁去。未几,官军扼贼陵川,师溃,道浚据九仙台以免。十二月,廷宪知紫金樑、乱世王有隙,纵谍遣书间之。乱世王果疑,遣其弟混世王就道浚乞降。时统殷以失贼罢,许鼎臣来代,主进讨。道浚权词难之曰:斩紫金樑以来,乃得请。混世王怏怏去,贼众遂分部掠诸郡县。

明年三月,官军蹑贼,自阳城而北。道浚设伏三缠凹,擒贼渠满天星等,巡抚鼎臣奏道浚功第一。八月,贼陷沁水。沁水当贼冲,去来无时,道浚倡乡人筑堡五十四以守,贼五犯皆却去,至是乃陷。道浚率家众三百人驰赴击贼,贼退徙十五里。道浚收散亡,捕贼众,倾家囷以饷。副使王肇生列状上道浚功。道浚故得罪清议,冀用军功自湔祓,而言者劾其离伍冒功。巡按御史冯明玠覆劾,谓沁城既失,不可言功,乃更戍海宁卫。

何廷魁,字汝谦,山西威远卫人。万历二十九年进士。授泾县知县,调宁晋,迁刑部主事,历归德、卫辉、河南知府,西宁副使。坐考功法,复为黎平知府。会辽事棘,迁副使,分巡辽阳。袁应泰纳降,廷魁争,不听。及沈阳破,同事者遣孥归,廷魁曰:吾不敢为民望。大清兵渡濠,廷魁请乘半济急击之。俄薄城,围未合,又请尽锐出御。应泰并不从。辽阳破,廷魁怀印率其妾高氏、金氏投井死,婢仆从死者六人。都司徐国全闻之,亦自经公署。事闻,赠光禄卿,再赠大理卿,赐祭葬,谥忠愍,世廕锦衣百户。国全赠恤如制。

高邦佐,字以道,襄陵人。万历二十三年进士。授寿光知县,教民垦荒,招集流亡三千家。历户部主事、员外郎。迁永平知府,浚泺河,筑长堤。裁抑税使高淮,不敢大横。迁天津兵备副使,平巨盗董时耀。转神木参政,屡破套寇沙计。以嫡母忧归,补蓟州道,坐调兵忤主者意,被劾归。天启元年,辽阳破,起参政,分守广宁。以母年八十余,涕泣不忍去,母责以大义乃行。熊廷弼、王化贞构隙,邦佐知辽事必败,累乞归。方报允,而化贞弃广宁逃。众谓邦佐既请告,可入关。邦佐叱曰:吾一日未去,则一日封疆臣也,将安之!夜作书诀母,策骑趋右屯谒廷弼,言:城中虽乱,敌尚未知。亟提兵入城,斩一二人,人心自定。公即不行,请授邦佐兵赴难。廷弼不纳,偕化贞并走。邦佐仰天长叹,泣语从者曰:经、抚俱逃,事去矣。松山吾守地,当死此。汝归报太夫人。遂西向拜阙,复拜母,解印缓自经官舍。仆高永曰:主死,安可无从者。亦自经于侧。事闻,赐祭葬,赠光禄卿,再赠太仆卿,谥忠节,世廕锦衣百户。邦佐与张铨、何廷魁皆山西人,诏建祠宣武门外,颜曰三忠。

同时顾颐,以右参政分守辽海道。广宁之变,力屈自经。赠太仆少卿,世廕本卫副千户。

崔儒秀,字儆初,陕州人。万历二十六年进士。历户部郎中,迁开原兵备佥事。时开原已失,儒秀募壮士,携家辞墓行。经略袁应泰以兵马甲仗不足恃为忧,儒秀曰:恃人有必死之心耳。应泰深然之。辽阳被围,分守东城,矢集如雨,不少却。会兵溃,儒秀痛哭,戎服北向拜,自经。事闻,赐恤视何廷魁,赐祠曰愍忠,以陈辅尧、段展配祀。

辅尧,扬州人。万历中举于乡。历永平同知,转饷出关,与自在知州段展驻沈阳。天启元年,日晕异常。展牒应泰言天象示警,宜豫防。逾月,沈阳破,展死之。辅尧方奉命印烙,左右以无守土责,劝之去。辅尧曰:孰非封疆臣,何去为。望阙拜,拔刀自刭,与展并赠按察佥事。辅尧官胶州时,有馈山茧者,受而悬之公币中。展,泾阳举人。

郑国昌,邠州人。万历三十五年进士。历山西参政。崇祯元年以按察使治兵永平,迁山西右布政使,上官奏留之。三年正月,大清兵自京师东行,先使人伏文庙承尘上,主者不觉也。初四日黎明登城,有守将左右之,国昌觉其异,捶之至死。须臾,北楼火发,城遂破。国昌自缢城上,中军守备程应琦从之。应琦妻奔告国昌妻,与之偕死。

知府张凤奇,推官卢成功,卢龙教谕赵允殖,副总兵焦延庆,东胜卫指挥张国翰及里居中书舍人廖汝钦,武举唐之俊,诸生韩洞原、周祚新、冯维京、胡起鸣、胡光奎、田种玉等十数人皆死。国昌、凤奇一门尽死。事闻,赠国昌太常卿,凤奇光禄卿,并赐祭葬,廕一子。成功等赠恤有差。凤奇,阳曲人,起家乡举。

党还醇,字子贞,三原人。天启五年进士。授休宁知县,有善政,以父忧归。崇祯二年服阕,起官良乡。十二月,大清兵薄城,督吏民乘城拒守。或言县小无兵,盍避去。还醇毅然曰:吾守土吏也,去将安之!救兵不至,力屈城破,与教谕安上达、训导李廷表、典史史之栋、驿丞杨其礼并死焉。事定,父老觅还醇尸,得之草间,赤身面缚,体被数枪,群哭而殓之。上达,贵州安顺人。万历末年举于乡,谒选得教谕,至日阖门死难。事闻,赠还醇光禄丞,予祭葬,有司建祠,官其一子。之栋等亦赠恤,给驿归其丧。已而吏科上言:还醇城亡与亡,之死靡贰,犹曰有守土责也。上达、之栋等,微员末秩,亦能致命遂志,有死无陨。宜破格褒崇,以为世劝。朝廷必不惜今日之虚名,作将来之忠义,乃仅赠国学教职、良乡主簿,于圣主忧恤之典谓何!帝感其言,下部更议,乃赠上达、廷表《五经》博士,与之栋等及千户萧如龙、何秉忠,百户李廕并配祀还醇祠。武举陈蠡测、诸生梅友松等十五人,烈妇硃氏等十七人,并建坊旌表。顺天府尹刘宗周以上达得死难之正,请赠翰苑宫坊,不报。

是时,列城以死事闻者,更有香河知县任光裕、泺州知州杨燫。光裕赠恤如还醇,燫赠光禄少卿,并任一子。

李献明,字思皇,寿光人。崇祯元年进士。授保定推官。明年十一月,大清兵临遵化,巡抚王元雅与推官何天球、遵化知县徐泽及先任知县武起潜等凭城拒守。时献明以察核官库驻城中。或谓此邑非君所辖,去无罪。献明正色曰:莫非王土,安敢见危避难。请守东门,城破死之。

元雅,太原人。为巡抚数月即遇变,自缢死。天球以永平推官理遵化军饷。泽,字兑若,襄阳人,献明同年进士。涖任七日,与天球、起潜并殉难。

起潜,字用潜,进贤人。天启五年进士。初为武清知县,有诸生为人所讦,纳金酒甕以献。起潜召学官及诸生贫者数人,置甕庭中,谓之曰:美酒不可独享,与诸生共之。酒尽,金见,其人惶恐请罪,即以金分畀贫者。治县一年,有声,调繁遵化。坐事被劾,解官候代,遂及于难。

巡抚方大任论畿辅诸臣功罪,因言元雅有失城罪,而一死节概凛然,足以盖愆。枢辅孙承宗请恤殉难诸臣,亦首元雅。帝赠献明、天球光禄少卿,泽光禄丞,俱廕一子。元雅以大吏失城,赠恤不及。

张春,字泰宇,同州人。万历二十八年举于乡。历刑部主事,励操行,善谈兵。天启二年,辽东西尽失,廷议急边才,擢山东佥事,永平、燕建二路兵备道。时大军屯山海关,永平为孔道,士马络绎,关外难民云集。春运筹有方,事就理而民不病。累转副吏、参政,仍故官。七年,哈刺慎部长汪烧饼者,拥众窥桃林口,春督守将擒三人。烧饼叩关愿受罚,春等责数之,誓不敢叛。

崇祯元年改关内道。兵部尚书王在晋惑浮言,劾春嗜杀,一日枭斩十二人。春具揭辩,关内民亦为讼冤。在晋复劾其通奄克饷,遂削籍,下法司治。督师袁崇焕言春廉惠,不听。御史李炳言:春疾恶过甚,为人中伤。夫杀之滥否,一勘即明,乞免提问。不从。明年,法司言春被劾无实,乃释之。

三年正月,永平失守,起春永平兵备参议。春言:永平统五县一州,今郡城及泺州、迁安并失,昌黎、乐亭、抚宁又关内道所辖。臣寄迹无所,当驻何城?臣以兵备名官,而实无一兵,操空拳入虎穴,安能济事。乞于赴援大将中,敕一人与臣同事,臣亦招旧日义勇率之自效。臣身已许此城,不敢少规避。但必求实济封疆,此臣区区之忠,所以报圣明而尽臣职也。因言兵事不可预泄,乞赐陛见,面陈方略,帝许之。既入对,帝数称善,进春参政。已而偕诸将收复永平诸城,论功加太仆少卿,仍涖兵备事,候巡抚缺推用。时乙榜起家者多授节钺,而春独需后命,以无援于朝也。永平当兵燹之余,闾阎困敝,春尽心抚恤,人益怀之。

四年八月,大清兵围大凌河新城,命春监总兵吴襄、宋伟军驰救。九月二十四日渡小凌河。越三日次长山,距城十五里,大清兵以二万骑来逆战。两军交锋,火器竞发,声震天地。春营被冲,诸军遂败,襄先败,春复收溃众立营。时风起,黑云见,春命纵火,风顺,火甚炽,天忽雨反风,士卒焚死甚众。少顷雨霁,两军复鏖战,伟力不支亦走。春及参将张洪谟、杨华征,游击薛大湖等三十三人俱被执,部卒死者无算。诸人见我太宗文皇帝皆行臣礼,春独植立不跪。至晚,遣使赐以珍馔。春曰:忠臣不事二君,礼也。我若贪生,亦安用我。遂不食。越三日,复以酒馔赐之,春仍不食,守者恳劝,感太宗文皇帝恩,始一食。令薙发,不从。居右庙,服故衣冠,迄不失臣节而死。

初,襄等败书闻,以春守志不屈,遥迁右副都御史,恤其家。春妻翟闻之,恸哭,六日不食,自缢死。当春未死时,我大清有议和意,春为言之于朝,朝中哗然诋春。诚意伯刘孔昭遂劾春降敌不忠,乞削其所授宪职。朝议虽不从,而有司系其二子死于狱。

阎生斗,字文澜,汾西人。由岁贡生,历保安知州。大清兵入保安,生斗集吏民固守。城破,被执死之。判官李师圣、吏目王本立、训导张文魁亦同死,时崇祯七年七月也。八月入灵丘,知县蒋秉采募兵坚守,力屈众溃,投缳死,合门殉之。守备于世奇,把总陈彦武、马如豸,典史张标,教谕路登甫并斗死。事闻,赠生斗太仆少卿,余赠恤如制。秉采,字衷白,全州举人。

王肇坤,字亦资,兰溪人。崇祯四年进士。除刑部主事,改御史。初,流贼破凤阳,疏言兵骄将悍之弊,请假督抚重权,大将犯军令者,便宜行戳。得旨申饬而已。出巡山海、居庸二关。九年七月,大清兵入喜峰口,肇坤激众往御,不敌,退保昌平。被围,与守陵太监王希忠,总兵官巢丕昌,户部主事王一桂、赵悦,摄知州事保定通判王禹佐分门守。有降丁二千为内应,城遂破,肇坤被四矢两刃而死。丕昌出降。一桂、悦、禹佐、希忠及判官胡惟忠、吏目郭永、学正解怀亮、训导常时光、守备咸贞吉皆死之。禹佐子亦从父死。

一桂,黄冈举人,督饷昌平,以南城最冲,身往扼之。俄西城失守,被执死。妻妾子女暨家众二十七人悉赴井死。悦以公事赴昌平,遂遇难。未几,大清兵攻顺义。知县上官荩,字忠赤,曲沃人。起家乡举,廉执有声,在官三年,荐章十余上。与游击治国器、都指挥苏时雨等拒守。城破,荩自经。国器、时雨及训导陈所蕴皆死。寻破宝坻,知县赵国鼎、主簿樊枢、典史张六师、训导赵士秀皆死。国鼎,山西乐平人。乡试第一,崇祯七年进士。破定兴,教谕泺州熊嘉志殉节死。破安肃,知县临清郑延任与妻同殉。教谕灵寿耿三麟亦死之。事闻,赠肇坤大理卿,予祭葬,官一子。一桂、悦并赠太仆少卿,廕子祭葬,余赠恤如制。

孙士美,青浦人。由乡举授舒城教谕。崇祯八年春,贼来犯,县令以公事出,士美代守七十余日,城以全。明年擢知深州。十一年冬,大清兵至,力守三日,城破,自刭于角楼。父讷亦自缢,一家死者十三人。赠太仆少卿,讷亦被旌。

是时,畿辅诸郡悉被兵,长吏多望风遁,失城四十有八。任丘白慧元、庆都黄承宗、灵寿冯登鰲、文安王钥、蠡县王采、新河崔贤、盐山陈志、故城王九鼎,皆以殉难闻。他若青县张文焕、兴济钱珍、庆云陈缄,城破被杀。教官死难者则有刘廷训、张纯儒、唐一中。乡官则乔若雯、李祯宁最著。而弃城者,吴桥知县李綦隆等十人,皆坐死。

白慧元,青涧人。崇祯七年进士。居官善祛蠹,吏民畏之。九年以守城功,命减俸行取。会与大阉有隙,摭其罪于帝,逮治之,未行,大兵已抵城下,乃与代者李廉仲共守。无何,廉仲缒城遁,慧元躬擐甲胄,防御甚力。及城破,一门俱死,赠佥事。

乡官李祯宁,万历三十八年进士。历山西按察使,罢归,佐慧元拒守。城破,率家众格斗,身中数槊而死,一门从死者数人。承宗,未详何许人。冯登鰲,肤施举人,其从父大纬为蠡县训导,亦死。王钥,武功举人。王采,泽州人,进士。崔贤,弋州举人。志、九鼎,亦未详何许人,志自经死,九鼎战死城上,各赠恤有差。

刘廷训,顺天通州人。岁贡生,为吴桥训导。崇祯十一年,大清兵入畿内,知县李綦隆欲遁,廷训止之,与共守。外围将合,綦隆缒城走。廷训急趋城上,语守者曰:守死,逃亦死,盍死于守,为忠义鬼乎!众泣诺,乃坚拒三昼夜。廷训中流矢,束胸力战,又中六矢乃死。逾月,其子启棺更殓,面如生。

张纯儒,新安人,为临城训导,率诸生共城守,城破死之。唐一中,全州人,为钜鹿教谕,抗节死。

乔若雯,临城人。万历四十七年进士。授中书舍人,迁礼部主事。崇祯元年春,廷臣争击魏忠贤党,若雯亦两疏劾兵部侍郎秦士文,御史张讷、智铤,备列其倾邪状。寻言:故辅魏广微,罪恶滔天,致先帝冒桓、灵之名,罪不下忠贤。其徒陈九畴、张讷、智铤为之鹰犬,专噬善类,罪不下彪、虎。乞死者削其官阶,生者投之荒裔。帝责其诋毁先帝,而九畴等下所司行遣。若雯寻改吏部,迁员外郎。出为衮州知府,剔除积弊,豪猾敛手,以疾归,士民遮道泣送。及城陷,若雯端坐按剑以待,遂被杀。

时乡官李崇德、董祚、魏克家并以城亡殉难。崇德,青县人。祚,隆平人。克家,高阳人。皆举人。崇德历户部员外郎。祚未仕。克家为邹平知县,有善政。若雯赠太常少卿,余赠恤有差。

张秉文,字含之,桐城人。祖淳,官参政,事具《循吏传》。秉文举万历三十八年进士,历福建右参政,与平海寇李魁奇。崇祯中,历广东按察使,右布政使,调山东为左。十一年冬,大清兵自畿辅南下。本兵杨嗣昌檄山东巡抚颜继祖移师德州,于是济南空虚,止乡兵五百,莱州援兵七百,势弱不足守。巡按御史宋学硃方行部章丘,闻警驰还,与秉文及副使周之训、翁鸿业,参议邓谦,盐运使唐世熊等议守城,连章告急于朝。嗣昌无以应,督师中官高起潜拥重兵临清不救,大将祖宽、倪宠等亦观望。大清兵徇下州县十有六,遂临济南。秉文等分门死守,昼夜不解甲,援兵竟无至者。明年正月二日,城溃,秉文擐甲巷战,已被箭,力不能支,死之。妻方、妾陈,并投大明湖死。学硃、之训、谦、世熊及济南知府苟好善、同知陈虞胤、通判熊烈献、历城知县韩承宣皆死焉,德王由枢被执。秉文赠太常寺卿,之训、谦光禄卿,承宣光禄少卿,皆建特祠,余赠恤如制。学硃死,不得尸,疑未实,独格不予,福王时,赠大理卿。鸿业及推官陆粲不知所终,赠恤亦不及。

学硃,字用晦,长洲人。崇祯四年进士。为御史,尝抗疏劾杨嗣昌、田维嘉,时论壮之。之训,黄冈人,进士。累官浙江按察使,坐事贬官,被荐未擢而遘难。望阙再拜,与妻刘偕死,阖门殉之。谦,孝感人,进士。战于城上,与季父有正偕死,母莫氏匿民间不食死,族戚傔从,死者四十余人。世熊,灌阳举人,分守西门,被杀。好善,醴泉人,进士。虞胤,未详。烈献,黄陂贡生,城破,与二子俱死。承宜,大学士爌孙,进士,与妻妾同死。有刘大年者,江西广昌人。官兵部主事,奉使南京,还朝,道历城,城破抗节死。赠光禄少卿。

时大清兵所破州县,守令失城者,皆论死。而临邑宋希尧、博平张列宿、茌平黄建极、武城李承芳、丘县高重光,皆以死节蒙赠恤。重光,字秀恒,保定人。由贡生为柏乡训导,率苍头击盗以全城,遂擢为令。及大军至,吏民欲负之逃,重光不可,抱印赴井死。

其缙绅殉难者,恩县李应荐,天启时,官御史。以附魏忠贤,丽名逆案。至是,捐赀募士,佐有司力守城,城破,身被数刃而死。历城刘化光与子汉仪先后举于乡,父子俱守城力战死,赠恤有差。

颜胤绍,字赓明,曲阜人,复圣六十五代孙也。崇祯四年进士。历知凤阳、江都、邯郸,迁真定同知,守城剿寇有功。十五年擢河间知府,比岁大饥,死亡载道,寇盗充斥,拊循甚至。闰十一月,大清兵至,与参议赵廷、同知姚汝明、知县陈三接等坚守。援兵云集,率逗遛。胤绍知城必破,豫集一家老稚于室中,积薪绕之,而身往城上策战守。城破,趋归官舍,举火焚室,衣冠北向再拜,跃入火中同死。

廷,字秉珪,慈溪人。崇祯元年进士。知南安、侯官二县,屡迁河间兵备佥事,一门十四人悉被难。

汝明,夏县人。天启初,举于乡。性孝友。崇祯间岁大寝,倾廪振济,立义冢,瘗暴骨。授蠡县知县,闻乡邑又饥,贻书其子,令振救如初。后官河间,与妾任同死。

三接,文水人。举崇祯六年乡试,知河间县。岁旱饥,人相食。三接至,雨即降。有疑狱,数年不决,至即决之。妻武氏贤,三接见封疆多故,遣之归,答曰:夫死忠,妻死节,分也。三接巷战死,武从之。

廷赠太仆卿,胤绍光禄卿,汝明、三接并佥事。

有周而淳者,掖县人。由进士拜兵科给事中,与同官六人分督畿辅诸郡城守事。而淳甫至河间,城即被围,遂与诸臣同死,赠太常少卿。

先是,大兵入霸州,兵备副使赵辉偕知州丁师羲、里居参政李时茪等督士民固拒。援军不至,城遂破。辉整冠带自尽,子琬同死。师羲、时茪皆死之。辉,字黄如,河津人,崇祯七年进士,赠光禄卿。师羲,字象先,楚雄人。选贡生,赠参议。时茪,进士,累官参政,赠太常卿。

吉孔嘉,洋县人。幼时诉父冤于巡按御史,获释,以孝称。举崇祯三年乡试。授宁津知县,蠲繁苛,除寇贼,阖邑颂德。累迁顺德知府。十五年冬,大清兵临城,与乡官知府傅梅,中书舍人孟鲁钵、张凤鸣募兵,悉力拒守,力屈城破,孔嘉与妻张、长子惠迪、次子妇王俱死。赠太仆少卿,妻子皆获旌。梅,刑台人。万历十九年举于乡。除知登封,有善政。迁刑部主事,治张差梃击案,事别见。死,赠太常少卿。鲁钵,工部主事。

时以守城殉难者,有王端冕,字服先,江陵举人。知赵州,以廉惠得民。城破,被执死之。教谕陈广心,元城人,起家乙榜。城将破,衣冠危坐,诸子环泣请避,厉声曰:吾平生所学何事,岂为儿女恋恋耶!遂被杀。训导王一统,成安人。居家多义行,死节明伦堂。唐铉,字节玉,睢州人。崇祯七年进士。历定州知州,死之。高维岱,昌邑人。举于乡,知永清县,视事甫旬余即遇变,一门死之。典史李时正、教谕邸养性、乡官刘维蕙同死。清丰破,教谕曹一贞、训导董调元皆死。乡官吏部郎中李其纪、黄州推官侣鹤举、富阳知县杜斗愚亦死之。而南乐监生郑献书、河间襄阳知县贾太初、永年山东副使申为宪皆抗节死。铉赠右参议。维岱佥事,余赠恤有差。

邢国玺,长葛人。崇祯七年进士。授潍县知县,改建石城,尽心民事。时帝以修城郭、练民兵、储糗粮、备戎器四事课天下,有司率视为具文,惟国玺奉行如诏。上官交荐,迁户部主事。运道梗于盗,有议开胶莱河者,国玺力陈其便。擢登莱兵备剑事,经度河道。十五年,畿辅戒严,部檄征山东兵入卫。国玺监督至龙冈,猝遇大清兵。部卒惊惧欲冲,国玺叱止之,身先搏战,矢刃交加,堕马死。抚按不奏,帝降旨严责,乃具闻,赠恤如制。

时大兵下山东,直抵海州、赣榆、汱阳、丰、沛,列城将吏,或遁或降。其身死封疆者,有冯守礼、张百新、张予卿、硃迥添、任万民等。

守礼,猗氏人,举于乡。县令有疑狱,语诉者得冯孝廉一剌,狱即解。其人怀金以告,拒不听。选平定州学正,诸生兄弟争彦相讦,馈以金,守礼严却之,劝以友悌,感悟去。历迁知莱芜县。城破,与二子摅奇、拱奇并自杀。

日新,浙江建德人。由岁贡为训导,造齐东教谕。见海内寇起,与诸生讲艺习射,招土寇安守夏降之。及齐东被围,与守夏登陴守,力屈及子光裔死之,妻方氏自刎,守夏亦从死。予卿知阳信,城陷殉难。迥添者,沈阳宗室也,居潞安。由宗学贡生为邹平知县,城失,全节以死。万民,阳曲诸生。见乡郡被寇,草救时八议、守城十二策,献之当事,果得其用。以保举授武城知县,在职三年,有能声,竟殉城死。

又文昌时,全州举人。知临淄县,以廉慎得民。及大清兵东下,城受围,与训导申周辅共守。城破,举家自焚,周辅亦殉难。同时,寿光知县李耿,大兴人。崇祯中进士,自缢城上。吴良能,辽东盖州人。举于乡,知滕县,城将破,尽杀家属,拜母出,力战死。吴汝宗,宁洋人。知东阿,城失守,死之。周启元,黄冈举人,知高苑县,城破,硃衣坐堂上,死之。

刘光先,未详里居,知丰县。大兵二千骑营西城外,不攻。夜一人自营逸出,语城上人曰:得梯即攻。不信。又有逸者曰:梯成,立攻矣。妇人亦自营出曰:尽甲矣。昧爽突攻西南陬,方力御,已登西北陬,光先殉焉。刘士璟,亦不知何许人,知沐阳,有强干声。竭力捍城,城破死之。赠山东佥事。

张振秀,临清人。万历三十八年进士。知肥乡、永平,迁兵部主事。泰昌元年改吏部,更历四司,至文选员外郎,乞假归。崇祯改元,起验封郎中,历考功、文选,擢太常少卿,坐事落职归。崇祯十五年,大清兵围河间,远近震恐。临清总兵官刘源清偕榷关主事陈兴言、同知路如瀛、判官徐应芳、吏目陈翔龙、在籍兵部侍郎张宗衡员外郎刑泰吉、临汾如县尹任及振秀等合力备御。未几,城被围,力拒数日,援不至,城破,并死之。兴言,南靖人。如瀛,陵川人。应芳,临川人。翔龙,萧山人。泰吉、任皆进士。宗衡自有传。源清,泽清弟,赠太子少保。

其时,城破殉难者,寿张王大年、曹州楚烟、滕县刘弘绪数人。大年举进士,历御史,加太仆少卿,以附魏忠贤名持逆案,至是尽节死。烟举进士,历户部主事,解职归。及城失守,力抗,子凤苞以身翼之,皆被杀。妻赵触柱死。弘绪历车驾郎中,遇变死。

邓籓锡,字晋伯,金坛人。崇祯七年进士。历南京兵部主事。十五年迁衮州知府,甫抵任,已闻大清兵入塞,亟缮守具。未几,四万骑薄城下,籓锡走告鲁王曰:郡有吏,国有王,犹同舟也。列城失守,皆由贵家惜金钱,而令窭人、饿夫列陴捍御。夫城郭者,我之命也。财贿者,人之命也。我不能畀彼以命,而望彼畀我以命乎?王诚散积储以鼓士气,城犹可存。不然,大事一去,悔无及矣。王不能从。籓锡与监军参议王维新,同知谭丝、曾文蔚,通判阎鼎,推官李昌期,滋阳知县郝芳声,副将丁文明,长史俞起蛟及里居给事中范淑泰等分门死守。至十二月八日,力不支,城破,维新犹力战,被二十一创乃死。籓锡受缚不降,被杀,其妾携稚子投井死。鲁王以派亦被杀。

昌期,永年人。芳声,忻州人。并起家进士。昌期尝监军破土寇万,众推其才。芳声治县有声。至是皆死。

起蛟,钱塘人。由贡生历官鲁府左长史,相宪王。及惠王立,欲易世子,起蛟力谏乃已。世子嗣位,值岁凶,劝王振贷,自出粟二千石佐之。大盗李青山率众来犯,偕淑泰出击,大破其众。及王被难,起蛟率亲属二十三人殉之。文明亦战死。

事闻,赠维新光禄卿,籓锡太仆少卿,昌期佥事,余赠恤有差。

有樊吉人者,元城人。由进士知滋阳,累擢山东兵备佥事。未行遇变,自刎死。淑泰自有传。

张焜芳,会稽人。崇祯元年进士。历南京户科给事中。十一年春,疏荐黄道周、惠世扬、陈子壮、金光辰,而为旧抚文震孟请恤。帝以沽名市恩,切责之。又纠太仆少卿史涘,为涘所讦,遂罢职,事具《薛国观传》。十六年正月,焜芳北上,抵临清,遇大清兵,与诸生马之騆,之駉俱被执死之。其妻妾闻之,赴井死。

时又有天津参将贺秉钺者,泰宁左卫人。崇祯四年第武科一甲第三,亦以扶父柩至临清,巷战终日,矢尽,被执死。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